<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6章 男人為何去"風流"

  所謂男性是女性難以想象和理解的具有強烈的性好奇心的動物。對于異性,他總想通過觀賞。撫摸甚至是進入對方身體等手段來滿足自己的性好奇心。這種強烈的性好奇心同愛情分屬兩個領域,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系。

對女性來說,男人花錢去尋求性快樂即所說的“買春”或曰“買笑”,實在是一種難以理解又不可原諒的罪過。

然而,據說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商業行為就是賣淫,而且考慮到歷史上每個時代都有它的蹤影,所以可以看出它既然能存在到現在,一定是有其理由的。

在這一章里我們想圍繞男人為什么花錢去尋求魚水之歡做些研究。

很多女性對光顧妓院的男人感到非常厭惡。讓她們最感到困惑不解的就是:為什么男人對與素不相知的女人發生性關系一事毫無排斥感,而且為此不惜花費金錢卻絲毫不覺得有什么可恥。要讓男人們對這個讓女人們感到難以理解的問題做出回答的話,恐怕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我們是男人”。

當然,現實中也有一輩子從未涉足過風流場所的人,或厭惡此類事情的人。

然而即使在這樣的男人中,很多人也只是因為有其它原因才一直與此道隔著一層屏障的。譬如說無人邀請,或缺乏單刀赴會的勇氣,或以為自己魅力十足而等著會有人主動投懷送抱等,他們對此道并非毫不感興趣。換句話說,沒去過的人并不一定是因為自己更有理性,而去過的人也不見得就是低俗下流。總之這很難用一兩句話概括得清。可以說只要是男人,對此類事情或多或少都抱有一定的興趣。

那么為什么在男女之間會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們先考察一下男女之間生理上的差別。

可以說,在性方面男性處于施與地位,而女性則處于接受地位。這種施與和接受的差異極其顯著,在實際生理感覺中,它們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如果我們考察一下與性愛同屬人類本能之一的飲食欲,我們會發現,人們在攝取食物時,對它是否有毒,以及對人體是否有用之類的問題,非常小心敏感,并以此作為基準來選擇食物。雖然性愛與飲食不能完全等同視之,但在面對對人體有害、來歷不明的東西時,人體會自然產生警戒心理并采用防御措施這一點上,兩者不能說沒有相似之處。

與這種行為模式相對應的是男性的性行為,男性在性行為中,進入對方體內,排放出精子。相形之下,男性的性模式顯得直截了當,對性伴侶的選擇也沒有什么特別限制。

作為雄性的動物,男性在性方面激情洶涌,對異性帶有強烈的性沖動。尤其是十五至三十歲的男人,性欲十分強烈,只要有合適的機會,就想一泄為快。至于對方究竟是什么樣的女性倒并不重要,因為男人本身的性騷動使其并無多大選擇的余地。女性很難了解或體會到男性對性方面的好奇心及其欲望的強烈程度,它已遠遠超出女性的想象范圍。

簡單他說,在性涉獵中,男人是探險家。探險家為好奇心及欲望所驅使,踏上前所未知充滿艱辛的世界。男人對待性的態度與之相近,對于未知的女性及其肉體,總是抱著強烈的好奇心,即使要冒一定的風險,也樂于挑戰。相反,對早已熟知的、毫無新奇感的女性,他們則產生不了探險的沖動。男人與同一女性發生數次關系后,就會逐漸產生厭倦心理,隨后便將注意力轉移到陌生的異性身上去。

雄性動物就像探險家一樣,對尚是未知世界的女性的軀體抱著強烈的渴望,希望探明其內在的奧秘。這種欲望促使他去觀察了解他所不知道的,去觸摸他所不曾接觸過的女性。若在他面前站著一位身著衣裳的女性,他便會為褪下她的衣裳從而盡情領略她的肉體這種想法所刺激。但如果一開始就換上一個裸體婦人,恐怕就不會激起作為雄性動物的男人們的大大欲望。這與去一個容易涉足的地方便感覺不到探險的愉悅是同一個道理。

所以對男人來說,即使身邊守著一位年輕美貌的嬌妻,有時候還是情不自禁地想接觸其他女性,男人的這種與生俱來的強烈性沖動并不簡單地為女方的外貌所左右。很多時候對男人來說最關鍵的往往是新鮮感,男人為這種對新鮮感的渴望所驅使,有時雖然新結識的女性遠遠不及自己的妻子,但僅僅因為她有未知性,所以極大地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雖然最終不見得發展到肉體關系,但是以此為想象的題材,做一些白日夢,這對于在現實生活中的好男人來說也是常有的事。

在脫衣舞舞廳,男人們的這種對性的好奇心更是顯露得一覽無遺。當脫衣舞女在舞臺上叉開大腿時,男性觀眾們一齊發出“哦”的驚嘆,紛紛探出身子爭著看舞女的私處。表面看上去一本正經的職員們這時表現出的爭先恐后的神情實在滑稽可笑,這也是男人真實的一面吧。

這種情形同女人們紛紛涌向名牌商品減價拍賣場所也有些相似。拍賣現場的女人們根本顧不上仔細選擇貨物,只是一味搶購,唯恐落后。

聚集在脫衣舞廳的男人們的舉止,與此相差不多。或許有人會說,男人爭看裸體女性與女人爭購名牌皮包是兩碼事。不過從男人的角度看,女人們爭先恐后地沖向拍賣場地,爭購名牌貨的行為也同樣讓人費解。

總而言之,所謂男性是女性難以想象和理解的具有強烈的性好奇心的動物。對于異性,他總想通過觀賞、撫摸甚至是進入對方身體等手段來滿足自己的性好奇心。這種強烈的性好奇心同愛情分屬兩個領域,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系。

看到這里,人們或許會對男人的這種低俗的、類似動物的品性感到失望。實際上正是憑借著這種無止境的對性的追求,人類自身的繁衍生殖才得以保證,可以說男人的這種欲望正是造物主安排的。

所有的雄性動物,都具有廣泛傳播自己的種子以延續自己遺傳基因的本能。另一方面雌性動物為保證能生出具有優良遺傳基因的后代,對其交配的對象也嚴加挑眩通過這種性的分工,物種得以延續下去。作為自然界一員的人類,理所當然的也具有這一特性。

如果男人和女性一樣,對性伴侶橫挑豎揀,若無滿意的寧可不要的話,恐怕人類早已滅絕。雙方互相審視盤算、窺視打量,抱著這種心態便很難成功。相形之下,一方強迫推銷,另一方謹慎選擇,或許這種組合更能取得平衡,也更為有效吧。

造物主賦予男性性器官以強烈的性欲求,使其對性交對象不加任何選擇,只要能滿足性欲望即可。如此一來,陰陽之間的結合也就更為頻繁,其過程也更為順利。

這一點在精子與卵子的結合中亦表現得十分明顯。通過顯微鏡觀察卵子受精的一瞬間,我們可以發現卵子穩穩當當地靜等在一處,這時上億只精子爭先恐后地游向她。其中游得最快的精子第一個沖破卵子的細胞膜,完成受精。

我們可以看出,精子具有無條件地沖向卵子、進入卵子的本能,而卵子則有著以無數的追求者中選擇出一個候選者的本能,這就是性的原理。

如前文所述,男性強烈的性要求,早已作為一種本能存貯在其遺傳基因內了。不過事實上由于人類社會里有著各種各樣的限制和規范,人類并不能像動物那樣隨心所欲。但是男性的性好奇心及性沖動都源自于本能,這一點是值得我們注意的。

說幾句題外話,最近有人指出:結婚率之所以開始下降,主要是由于女性開始步入社會,她們的價值觀發生了變化,而且社會對獨身男女的偏見也有所回落。我個人認為,除了這幾點以外,男性與生俱來的、作為雄性動物積極主動向女性發起進攻的本能的衰弱,是不是也可以算作其中的一個因素呢?

男女之間對性要求的差異,也是賣淫行業存在的一個前提,通過這個手段,男女之間由性要求不一致而產生的矛盾多多少少可以得到緩和。

但是由于其中涉及到金錢,所以很受女性鄙夷。她們指責這種做法無異于把女性當作性商品來使用。

然而從男人的角度來說,正因為其中牽涉到金錢,換句話說,男人是用金錢來換取性滿足的,所以就不會招致不必要的麻煩。這樣男人不僅對性的欲求和對新鮮女性的追求欲望可以得到滿足,同時又不會引發社會性矛盾。

總之,對男人來說,性同愛是兩碼事。男人在愛情產生之前,早已有性的沖動,渴望同陌生的女性有性的交流。然而如果因此打算與普通女性進行交往,首先要雙方認識,其次是邀請對方一起吃飯,接下來是一次次的約會,在經歷了這么多手續后,對方也不見得會輕易地以身相許。因此還必須進一步地想方設法博取對方的歡心,做一些使她高興的事,即使這樣,她也不一定會答應共赴陽臺。一句話,這的確是件勞神費心、事倍功半的作業。

在這種場合,若對方是以性為職業的女性,則無需如此繁瑣的鋪墊,當即便可解決男人們的性要求。很多女性不明白男人為何會一下子把三、四萬日元付給賣淫女郎。對男人來說,三、四萬日元雖不是筆小數目,但同普通女人約會數次,結果仍不能共享床第之樂,與那種場合花費的金錢相比、后者要劃算得多。女性無疑會對這種赤裸裸的金錢關系勃然大怒,感到難以接受,但對為性欲所煎熬的男人來說,賣淫行業的女性無疑是撫慰他們身心的女神。倘若男人的要求僅限于性服務,恐怕沒有比“買春”更合適的了。

另外,這種牽涉到金錢的性關系,實際上也是一種契約關系,它不會給男人帶來任何麻煩,讓他們為此傷腦筋。若對方是一般人家的女孩,雙方發生關系后,女方往往要求男人負起責任,男人若表現得不好,則會遭到周圍人的指責。

總而言之,事情的善后十分棘手。所以從男人的角度來說,若僅僅為解決生理要求卻并非出于愛,而與女性產生性愛關系時,與其肩負責任找一個普通女性,不如花點錢找一個賣淫女郎要來得省事。

很多妻子對丈夫無視自己的存在而頻繁光顧妓院感到異常憤怒,有的人甚至產生一種深深的屈辱感。但丈夫們則認為自己花錢得到了專業級的服務,而且沒有什么后顧之憂,又何樂而不為?妻子對此根本不必如此在意。

與同自己廝守在一起的妻子相比,賣淫女郎的肉體更富有新鮮感,容易讓男人得到滿足。既然男人的本性就是渴求未知的女性,那么同樣是女人,倒不如找賣淫女郎之類的女性一樂來得更為便捷。

正如總有對夫婦之間的性愛感到不滿意的妻子一樣,也有一些丈夫對妻子的性愛感到不滿。丈夫對妻子總是有各種各樣的要求,譬如希望妻子在性愛方面更加奔放熱烈些,不要像履行義務似的;也有人對女方做愛時缺乏情趣感到不滿,還有人則希望妻子在性愛中稍微收斂些等等。倘若這些要求一次又一次地被拒絕,丈夫們會很自然地想到賣淫女郎,希望從她們那兒獲取性滿足。

這類雖有家室卻得不到性滿足的男人為數不少,他們在性欲高漲之時,很自然地前往能夠提供這類服務的場所。

當然男人的這些理由,在女性看來只不過是單純為自己開脫的一種借口罷了。但事實上這確實是男性生理上的特點使然。

還有人認為,男人用金錢買歡是侵犯女性的人權,因而感到憤憤不平。實際上出人意料的事實是從事這類性服務的女性大多生活得輕松平和,對于那些用金錢來換取她們肉體的男人,她們抱有的心理往往不是抵觸,而是同情,覺得這種男人既可憐又可悲。賣淫女郎大多懷有這種想法:“如果我的身體能給你以滿足,那就盡管享受吧,只要你愿意出錢,我把我的身體借給你又何妨。”或許其中也有不少人在內心深處盼望著早日擺脫這種職業,但至少從表面看,她們表現出的都是前一種態度。

賣淫女郎清醒地認識到其作為女性所具有的性價值,這種價值是可以用金錢交換的商品價值。如此斷言聽起來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事實上男女之間性愛的本質就是如此。

對于這些從事性服務的女性,既有同情的聲音,宣稱她們的人權被侵犯;也有蔑視的目光,認為她們所從事的職業卑賤低微。普通的女性更容易抱后一種看法。但實際上不僅有眾多的男性在她們那里解決了性煩惱,而且還有很多女人不知不黨中也蒙受著這些女性的恩惠,得以享受安逸的生活。

譬如對于依靠女人生活的男人,我們輕蔑地稱之為“吃軟飯的”,而對那些依靠男人生活的女人,我們則稱之為“妻子”。對于這一已得到社會默認的現象,我們認真考慮一下,便會發覺其不可思議的一面。當然妻子會強調她平時負擔的家務,可是,所謂的“吃軟飯的”,平時不也是對其女主人唯唯諾諾、處處小心以求她的歡心嗎?尤其是在性方面,時刻讓自己處于備戰狀態,以供女主人的不時之需。

簡單他說,“妻子”與“吃軟飯的”兩者之間的差別在于社會上通行的一種觀念,即認為女性從男性那里接受經濟方面的庇護是理所當然。甚至女性本身亦如此考慮。實際上這從一個側面揭示出了女性的性本質,即女性的性,具有一種用金錢可以交換的價值。關于這一點,絕大多數女性即使不會明言,至少在潛意識中也有這樣的想法。在這里我們暫不論其善惡好壞,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賣淫女郎對女性的這一性本質有著相當清醒的認識,并將之付諸于實施。

男人們不僅自己主動去提供性服務的場所,同時作為工作上的應酬,也時常接受工作對方提供的女性。

在各種各樣被揭發的貪污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所謂的“接待”自古以來無外乎是圍繞請客吃飯、贈送現金以及提供女人這三點展開的。

對很多女性來說,用提供女性作為工作上的一種“接待”,實在讓人不能容忍。最近出于艾滋病的威脅,此類接待已有所減少。不過在海外出差時,接待一方提供女性這類事情仍是層出不窮。

之所以搞“接待”,無非是希望以此來取悅對方,調整雙方的關系,并取得一定回報。就像無論誰面對著美味佳肴都會喜形于色一樣,男人若得知對方提供了女人,恐怕沒有人會無動于衷的吧。特別是高層官僚及一流公司的領導層人士,平時礙于各自的地位,不敢輕舉妄動,一旦在海外出差時得到性服務,個個都會喜不自禁。

很多在國內過著沉悶生活的男人,都向往著在異國他鄉毫無顧忌地懷抱陌生的美女,盡情取樂。這種想法有時甚至遠遠超過渴望在高級飯店享用美味佳肴的欲望。此時倘若工作對方負責“接待”的是女性,男性便會因享受不到這種特別服務而心存不滿。如此看來,這一點恐怕也是限制女性參加工作的一個原因吧。

這點姑且不談。總而言之,自遠古時代至今,賣淫之所以能作為一種商業一直延續下來,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男人的性欲特點同女性的截然不同。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提供性服務的女性過于專業化,接受服務的男人們除了單純的性快感以外,在別的方面沒有什么充實感。在性交時,女人會大聲呻吟做出異常熱烈的反應,夸獎男人的魅力。但當男人領悟到這一切只不過是性服務的一部分后,會不由得心灰意冷起來。意氣高漲地奔向妓院,待完事后踱出房間時,很多男人都會產生難以名狀的空虛感。在這種心境下,男人們便想追求精神上的愛——那種在本質上與前者提供的服務截然不同的、清純高潔的愛情。

打個比喻,這與人在饑餓時只貪吃飽,在不愁吃喝時就開始講究美味佳看這一點多少有些相似。在娛樂報紙的廣告欄里,時常有關于“有夫之婦”及“女大學生”的廣告,廣告詞中著重強調了這些女子并非專門的賣淫女郎這一點。男人們往往正為這一點所吸引,憧憬著這種普通的非職業女性那清純、羞答答的神態,紛紛涌向前去。

雖然最終這種關系還是離不開金錢,但對男人來說,畢竟還有那么一絲情調和類似戀愛的感覺,男人們的要求僅此而已。

最近,性產業界流行一種被稱作“援助交際”(即物質金錢的贈予后的色情交際——譯者注)的新商品,因其推出的女子都是非職業性賣淫女郎,所以受到男人們的異常歡迎。其中有些尚是女高中生,具有已婚婦女所不具備的清純魅力。

參與“援助交際”的男人大都希望能與對方共享魚水之歡。為了欣賞、享用年輕陌生女子的身體,男人們不惜以名牌皮包或首飾相贈,并邀請她們去酒樓。

雖然進行這種“援助交際”的男人們在內心里都懷有渴望,企盼著與對方發生關系,但事實上并不是每次都能如愿以償。

但對男人們來說,即使沒有達到這一目的,僅僅充滿期待地和年輕女子約會,感受她們身上所洋溢的青春氣息,就覺得很有情調了。

這種交往間接地滿足了開始步入中年的男性渴望重返青春的愿望。

男人都羞于承認他們迷戀與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女孩,并為此大把大把地花錢的事實。但另一方面只要不為人知,他們總想犯規一次。這就是作為雄性動物的男人所具有的一種先天性沖動。女性對這種沖動往往感到煞是費解。

曾有這樣一位中年女子,年輕時交游廣泛,男友眾多。

后來她與一個比自己年輕的男子開始交往。某一天她突然意識到每次在飯店里進餐其實都是自己付錢,在商店里看見合適的衣服時也都是自己付錢買下送給他,甚至自己還主動給他零花錢。這樣一來,自己不是在用錢博取這個年輕男子的歡心嗎?意識到這一點后,一種難以名狀的空虛和悲哀籠罩了她,不久她便和這位男友分手了。

同樣的事情在男人看來,卻并不那么無聊,例如利用自身的金錢和社會地位來追求女人,就很值得一做。對他們來說,與年輕女性一起進餐時男方付錢是天經地義的。而且,女性一般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但倘若兩者角色進行互換,讓女孩來結賬,恐怕男人便會感到十分害臊和沒有面子。這種感覺及意識上的差距,便是男女之間的差別。當然現今在大城市,有時也可見到買名牌貨送給男朋友的女性,但為數很少,而且她們本人對此也不覺得很光彩。

現在流行的“援助交際”之所以對男人們有吸引力,當然是由于參加交際的女性都非常年輕之故。女性也十分清醒地認識到了這一點,心安理得地接受來自男人的禮物和金錢。尤其是女高中生,經常可以聽到她們滿不在乎地說:“女人只有在年輕時,才會有這樣的好事。”“女人若過了二十五歲的話,可就沒戲了。到那時就得趕快結婚了。”可以說她們出于本能地意識到,男人們之所以不借花錢蜂擁而至,主要是因為她們尚是女高中生。

在這一點上,初看這些女性已同職業賣淫女郎無多大區別,不過她們的高校制服和清純的氣息,又讓她們顯得像天真幼稚的少女。這,也正是“援助交際”的誘人之處。

前面我們已說過靠女人過日子的男人被稱作“吃軟飯的”,而依賴男人生活的女人則被稱作“妻子”。這種差異歸根結底源自男女雙方在性方面的差別。迄今為止的婚姻制度,規定了男人須向妻子承擔經濟責任,這同賣淫及“援助交際”相比實際上其本質是一樣的,即男人付錢購買特定女性提供的性服務。

說到這里,或許會有女性高聲反駁,宣稱女性并不僅僅是為滿足男性的性要求而存在的。誠然如此,男女之間并非只有性,但對男人來說,性愛確實是十分寶貴的東西,值得為此破費。

且不管是非對錯,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女性的肉體以及性愛是男人永遠的追求目標,這種追求近乎本能。

至此,我們已簡要探討了男人的本性,對此表示能夠理解的女性恐怕不多。

女性最大的不滿便是:“即使男人的本性果真如此,難道他的理性就不能加以控制或阻止嗎?”

在她們看來,男人們屈服于自身的本能而去花錢買歡,正是意志軟弱的表現。但在另一方面,如果男人們硬性壓抑自身的性欲,那么或許表面上會成為一個舉止得體、溫文爾雅的男子,但與此同時,他作為雄性動物所特有的色彩也將逐漸消失。

妻子們會反駁道:“沒有那樣的事。男人們完全可以不去花錢買歡,單從妻子身上就可以獲得幸福。”但實際上大多對妻子感到膩味的丈夫都沒有興致從妻子那兒得到滿足,而且事實上也得不到。于是他們不惜花大價錢,追求性的新鮮感及酣暢淋漓的性愛,而這兩者正是他們的妻子所無法提供的。

有的妻子知道這點后或許會建議:“早知是這樣,干脆直截了當地當面提出來不好嗎?”話雖如此說,但實際生活中男人一般不向妻子要求過份挑逗和激烈的性愛。究其原因,主要是男人們希望自己的妻子首先必須是自己孩子的合格的母親和自己的生活伴侶。

如此聽來,這又同男人們企盼妻子美貌動人之說有些矛盾了。不過認真探究一下他們的內心深處便會發現,男人們常會暗自擔心如果妻子一旦對激烈的性愛開始感興趣,那么自己將來就有可能滿足不了她。

還有很多做母親的,要求自己的單身兒子同正經人家的女兒交往,而不要去花錢買歡。實際上去花錢買歡的男人們往往是苦干沒有伴侶,又無法克制自身的欲望,在不得已情況下才為之的。

還有人提出在遇到理想的人選之前,最好保持禁欲。可是如此一來,內在的沖動有可能就此發生變化,演變為諸如強暴女子或襲擊幼女之類的變態心理也未可知。

如前文所述,男性的性沖動本是極其正常的,與其對之加以壓抑,不如設法讓它不受束縛地、自然地存在始為上策。為了使這種性沖動正常發展,并得到控制和誘導,很多男人會很自然地去找提供性服務的賣淫女郎來解決問題。

但如果進一步壓抑性沖動,便有可能導致性沖動衰退,使男人失去其作為雄性動物應有的風采。

在做母親的看來,那些對大人言聽計從的男孩性情柔和,成績優秀,很是招人喜愛。可這些性情溫柔得如同小綿羊的男孩們卻不見得能受到女孩們的青睞,因為他們身上缺乏雄性動物所應有的剽悍和粗獷,他們只是母親們的小寵物。

常有這樣的事情:剛舉行過隆重熱鬧的婚禮,男方卻不能履行作為丈夫的義務,因此雙方不得不離婚。個中的部分原因,就在做母親的身上,她們一味要求男孩聽話、乖巧。

女性都喜歡品行端正、有紳士風度的男人,不過當她得知這個男人在性方面有障礙后恐怕就不會再迷戀于他。關于這一點,不僅普通女性心知肚明,就連處女在其潛意識中都對富有雄性魅力的男人充滿渴望。

一個男人若想在性的方面磨煉自己,或不愿壓抑沖動而扭曲了自我,那么有一個值得他考慮的選擇,即去花錢購買性服務。

探討到這里,大家對去“那些”地方的男人,多多少少會抱以寬容的態度了吧?——

天涯在線書庫掃描校對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