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9章 “種子的衍續”

  在強烈的快感中,男人釋放出了自身的激情,與此同時,留下的只是類似死亡的虛無感。這種感受愈是深刻,男人愈是強烈地渴望將自己的遺傳基因傳播下去。可以說,男人的這種渴望傳宗接代的執著,與其性行為的虛無感有著直接的聯系。

眾多男性,婚后都比女性更為強烈地想要擁有后代。

對男性而言,所謂婚姻,除了意味著要和自己心愛的女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之外,還包含著讓她替自己傳宗接代這層意義。同前者一樣,后者也是決定結婚與否的一個重要因素。

當然也有一些男人不要孩子,他們就此與女方達成一致意見后才結為夫婦。不過,相對而言這是極個別的情況。多數男性都認為結婚等于成立家庭和生兒育女,而且對此充滿夢想。因此,討厭生孩子的女性,自然也就不在他們的擇偶范圍內了。

在武士社會,家庭中若沒有繼承人,家業,血統便會無以為繼。因此,無論如何都必須保證后代的繁衍,哪怕為此拋棄不能生育的妻子。

時至今日,這樣的情形已不見蹤跡,但就渴望擁有后代的強烈程度而言,男人們毫不亞于江戶時代的祖先們。

男人如此渴望擁有自己的后代,其原因在于他們希望能永遠存在下去。

如能把自己有生之年締造的事業或創造的一切流傳后世,這將是證明自身存在的最好的方法。但遺憾的是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是極少數人,絕大多數人將隨著死亡的來臨而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得蹤影皆無。

然而,這種情況下若能有自己的孩子,而且這個孩子也能擁有他自己的后代,那么自己生存過的印記便能得到真正的保留,盡管只局限于一個很小的范圍內。世界上恐怕沒有比這更確鑿有力的證據了。

人生有限。人們深知無論是家財萬貫的豪門望族,還是權傾一時的王侯將相,最終都免不了一死,因此總是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希望在自己辭世之前,能在這個世界上留下與自身血脈相連的根。

從生物學角度來看,不僅僅是人類、任何動物都具有將自身的遺傳基因保留下去的本能。只不過人類能夠對自身的死亡進行思考、賦予它意義。也正基于這一點,人類與動物的單純本能相比,雖然渴望傳宗接代的意愿在本質上相同,但同時又有一些本能以外的因素在起作用。

當然女性也同樣面對著死亡,因此按理說她們也同樣希望傳播自身的基因。但仔細觀察后,我們卻發現在這一點上男女之間還存在著微妙的差異,而這種差異正源于雙方性本質的不同。

男人在性方面容易產生一種幻滅感,具體來說,即使對方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射xx精結束后,男人也會對性迅速失去興趣,他們對女性的熱情會像泡沫一般轉瞬即逝。

一方面,已經性成熟的女性在性行為之后,能夠繼續感受到性的愉悅,而且還能對今后的懷孕、分娩展開一系列聯想。換言之,女性的性行為并不終結于單純的性交,它還包括在此以后的懷胎受孕和生育撫養等因素。

仔細想來造物主便是在此際,賦予女性與男性不同的性感受的。男性做愛之后那種單純的滿足感恐怕難以承受起日后漫長的懷孕期和分娩過程中的艱難困苦的煎熬。

通過性愛,女性有可能孕育新的生命,因此無論其本人是否意識得到,女性的性行為都可以說是一種面向創造新生命的過程。

而男人的性行為則非常短暫,儀終止于射xx精的一瞬間。

雖然在其過程中有時甚至帶有暴力色彩,但是一旦結束,一切都煙消云散。

在強烈的快感中,男人釋放出了自身的激情,與此同時,留下的只是類似死亡的虛無感。這種感受愈是深刻,男人愈是強烈地渴望將自己的遺傳基因傳播下去。可以說,男人的這種渴望傳宗接代的執著,與其性行為的虛無感有著直接的聯系。

因此,與女性的“想為自己喜愛的人生孩子”這種極其自然的想法相比,男人的渴望則側重于留下自己的種子。

再深入分析一下,我們便可以看到,同樣是生孩子,女性希望生下與心上人相像的孩子,而男人則愿意留下與自己差不多的孩子。這便是男女間存在的微妙差別。

總之,由于男人一般將結婚等同于生孩子,所以在決定結婚時,這一點起了相當大的作用。在選擇結婚對象時,男人優先考慮適合為自己生育孩子、并且能夠認真撫育孩子的女性。所以不管對方如何美艷動人,假如她把玩樂或工作看得比撫育孩子還重要或者其智商有限,那么她就很難成為男人結婚時考慮的對象。有句俗語叫作“傻女招人愛”,其實只有傻男才這么認為,一般的男人終歸還是喜歡聰明伶俐的女性。

所謂遺傳,當然不僅僅指姿態容顏,還包括五臟內腑以及大腦,因此渴望獲得優良后代的男人基于這點考慮,他們自然會從外在的容貌到內在的頭腦等方面,對可能成為自己妻子的女性嚴加篩選。完成這些程序后好不容易才得以結婚,此時男人若知道自己的妻子懷孕了,他會感到一種即將做父親的忐忑不安,同時也感到無比喜悅。

具體分析一下這種喜悅之情,我們便會看到這里面首先就有男人對自己能讓妻子受孕而感到歡喜若狂的成份,其次是得知自己即將成為人父時的那種有些靦腆的自豪之情。男人從自己作為男人已具有正常繁衍子孫的能力這一事實中獲得了巨大的自信和安心感。

相反,如果男人得知自身沒有讓妻子受孕的能力時,他會覺得這是做為男人的一種缺陷,甚至由此而產生自卑感,扭曲了精神狀態。

德川家的五代將軍綱吉便是典型的例子,他因無生育能力,心理產生畸變,致使后來制訂出了讓人貽笑大方的法令。

回到先前的話題上,結婚不久如果丈夫知道了妻子懷孕的消息,便會處處愛護妻子的身體。無論妻子的體型變得怎么臃腫、毫無美感,做丈夫的都不會在意。

不僅如此,做丈夫的還會饒有興致地看著妻子的腹部一天天地鼓起來,有時央求讓他貼在妻子的腹部上傾聽孩子的動靜,有時甚至會掰著手指計算孩子降臨人世的日子。丈夫對懷著自己孩子妻子確確實實地抱有深深的愛憐和敬意。

然而究其原因,與其說丈夫如此表現是因為覺得懷孕時的妻子很辛苦等等,不如說這是由于他們覺得妻子懷的是自己的孩子才對妻子的身體無微不至地照顧的。說到底,丈夫關心的不是妻子的身體,而是妻子體內的孩子。

當然做丈夫的不會將這種意思說出來。同時由于妻子懷的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懷孕的妻子便顯得更可愛了。

終于等到了分娩時刻,男人和妻子一樣充滿期望和不安,他們無法平靜下來。等他們得知生下的嬰兒很健康,男人們都會情不自禁地痛快淋漓地高聲喊叫:“太棒了!”

近年來,據說希望生兒育女的女性人數比以前有所增加,但是就男人而言,絕大多數都偏向要兒子,尤其是在第一次生育時。這是因為,男人繁衍后代的愿望總是基于渴望自身永遠存在下去的本能。之所以選擇兒子,是因為兒子更接近自己,更能讓自己清楚地感受到兩代人之間血肉相連的親情。

男人有一點讓女性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當孩子出生后,丈夫在她懷孕期間所表現出的溫柔體貼也迅速隨之消失。當然對于完成分娩這一艱巨任務的妻子,丈夫是萬分感激的,但與此同時,他關心的重點又轉移到了今后如何讓孩子健康平安地成長一事上了。

或許這便是男人自私的地方:雖然他希望妻子作為一名母親應該盡善盡美,但如果妻子為撫育孩子而漸漸失去其女性的一面,做丈夫的便會難以忍受。

例如,妻子平日里蓬頭垢面地替嬰兒換尿布,或給嬰兒喂完奶后倒身即呼呼大睡,做丈夫的看見這種“不檢點”的生活情形很容易對妻子產生厭惡心理。同時,如果妻子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有意或無意地忽視了丈夫,都會使其不滿情緒愈發激烈。

在前文中我們已觸及過,就男性的性行為而言,不可或缺的勃起現象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精神狀態,如果對方沒有浪漫的情感和欲求,便很難實現。

因此,要讓男人對整日在身邊蓬頭垢面、不修邊幅地照顧孩子的妻子產生性欲,實在是勉為其難了。

因此,在妻子忙于照顧孩子以致于忽略了男女關系間的神秘感之際,男人便有可能將視線轉向外界,開始“打野食(獵艷)”了。妻子發現后,往往會感到十分憤慨,她會說:“平時那么喜歡孩子卻做出這樣的事情,真讓人難以置信……”于是一場家庭戰爭就此爆發。

誠然從妻子的角度看,要求妻子在孩子很小的時候仍堅持像新婚燕爾時一樣,天天打扮得光彩照人、對丈夫百依百順,實在是強人所難。

事實上,要求做母親的認認真真地照顧孩子的同時,還盡量保持女性風采這一點,可以說是來自男性的一種相當自私的要求。能夠同時達到這兩方面要求的女性恐怕為數不多。

然而,也正因為其難度很大,所以對此每個女性的反應均不一樣。這里面既有兩方面同時兼顧得不錯的,也有為此而努力的,還有做得差強人意的,更有一些人從一開始便以“不可能”為由對之加以拒絕。總之,如何迎接這項挑戰,完全取決于當事人各自的能力和對外界的感受性。

在現實生活中,男性對那些能夠在應付沉重的撫育孩子之類的家庭負擔的同時,還保持著女性獨有魅力、并為此一直在努力的女性感到由衷的敬意和感激。女性在此時如何尋找適合自身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出各自內在的素養。

在此,有一個問題希望未來的產婦們認真地考慮一下,這便是產婦分娩時,丈夫是否有必要在常近幾年來,“拉馬茲分娩法”得到極大普及,妻子分娩時有越來越多的丈夫開始出現在她們身邊。這種由法國婦產科醫生拉馬茲提出的無痛分娩法,旨在通過丈夫在一旁給妻子予以精神上的鼓勵,以便進一步減輕妻子分娩時的痛苦。

雖然有很多男人不愿意進入產房,但是迫于妻子的固執,最終往往還是不得已而為之。

分娩現場對男人來說是一種莊重的圣地,對此男人大多愿意在一旁靜等。然而現實生活中由于妻子堅持要求丈夫在自己分娩時在場,很多丈夫雖然心里不情愿,卻又說不出口,只能聽從妻子的吩咐。

不過如果要我發表意見的話,我會明確地反對分娩時讓丈夫在場這一做法。

其中有諸多理由,最重要的一點便是,妻子分娩時讓丈夫在場有可能將至此為止丈夫對妻子擁有的性幻想摧毀殆荊男性自性意識開始覺醒的青春期起,便對女性性器官抱有一種浪漫的憧憬。對男性來說,女性的性器官既是容納男性性器官、給予他以快樂的地方,又是一個永遠不可知的謎;是一片花園,一片綠洲。

然而一旦目睹分娩場面,至此為止男性對女性性器官所抱有的具有浪漫色彩的感情都會被徹底粉碎,取而代之的將是一種深深的厭惡心理,認為女性性器官丑陋且骯臟,而這種心理很有可能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影響到夫妻雙方的性生活。

同其它動物一樣,人類在分娩時,亦是一邊大聲呻吟,一邊隨著大腿上流下鮮血而生下了后代,這種過程沒有絲毫美感。

面對這種動物性的行為,能夠握著妻子的手而無動于衷的只能是那些感覺遲鈍的男人。任何多少有所感知的男人,都會從中受到震驚,目不忍睹。

在男人看來,年輕時曾經那么富有吸引力和神秘感的女性性器官,突然間在自己眼前奇怪地打開,伴隨著一陣陣呻吟聲從中擠壓出一大塊血肉模糊的東西。

一旦目睹了這樣的場面,男人對妻子那富于浪漫色彩的情感立刻會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對再次進入這樣丑陋的部位的一種抵觸感。

從醫生的角度看,根據反復多次的臨床經驗,他們一般認為妻子分娩時丈夫在場雖然一時能加強雙方的感情紐帶,但從長遠來看,它破壞了丈夫對妻子所抱有的神秘感和憧憬感。從此之后,無論妻子怎樣千嬌百媚地作態,都很難使丈夫像以前那樣熱血沸騰、忘我地投入。

當然,妻子們希望通過這種形式來讓丈夫們體會到分娩的重要性的這種想法,是能夠理解的。

然而分娩時,丈夫在一旁握住妻子的手雖能減輕妻子的部分痛苦,但總體而言這僅是一種短暫的安全感。因此而忽略了丈夫的敏感的感覺,結果便有可能破壞掉丈夫對妻子所抱有的性幻想,從而在今后夫妻雙方的關系上投下一層微妙的陰影。

很多女性或許對此持樂觀態度,認為“沒關系”,但男人往往不愿把這種場合受到的精神上的刺激毫無遮攔地告訴自己的妻子。相反,以后他們很難再對妻子產生性的興趣。

如果他們所受到的刺激成為一種禁忌一直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話,那么就有可能驅使丈夫另覓新歡。

“拉馬茲分娩法”提出之后,其優點得到廣泛傳播,并因此獲得了眾多女性的認同。當然,也正因為它有獨到的優點,才得以如此普及。但是,同時不可否認的是,它還隱藏著發生剛才所述問題的可能性。

無論怎樣親密的夫婦,相互間都有必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雙方一旦毫無隱秘可言,那么就有可能互相開始感到厭倦,夫妻關系也由此進入倦怠期。

夫婦關系,不是一年兩年的關系。雙方既然要共同生活幾十年,度過大半個人生,那么相互間保持一定的緊張感和神秘感,以便互相保持性魅力是十分必要的——

天涯在線書庫掃描校對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