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2章 妻子不忠

  想象力是人類具有的極其出色的能力。當丈夫懷疑妻子不忠時,它就會起不好的作用:丈夫會在頭腦中描繪出妻子與其他男子做愛的情景。在他的想象世界里,一定是妻子與自己的情敵做得更好;他們會表現出與自己做愛時從未有過的愉悅和丑態……他越是這樣想,越會背上自卑的包袱,從而被從未見過的東西擊潰。

  得知妻子不忠時,丈夫們幾乎無一例外地感到狼狽、委屈,同時他們會大發雷霆。有趣的是:他們暴怒的程度與熱愛妻子的程度是一致的。

  對日本人來說,由于丈夫不忠而引起妻子悲憤不已、痛哭流涕的情景已是屢見不鮮了。妻子們毫無顧忌地向朋友或親戚訴說丈夫不忠的情形,而周圍的人都會給予同情、鼓勵及安慰。

  然而,與此相反,一般情況下很少看到由于妻子不忠致使丈夫悲嘆、痛哭的情形。事實上,并不是很少有人會遇到那種惡運,而是因為有一種特定的社會理念約束著男性,即,“男人不該在別人面前為個人的事情嘆息、悲泣”。偶而有人那樣做了,就會被他人說成“不像個男子漢”啦,“女人氣太重”啦,因而越發被人瞧不起。

  也就是說:女人適合發牢騷。正因為她們哭訴苦衷能夠得到同情和安慰,因此,即便她們發發牢騷也不被視為不成體統。然而,男人是不適合發牢騷的。如果他們膽敢發牢騷,那么只能被人輕視,除此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如果妻子對丈夫說出諸如“如果你離開我,我就不活啦”之類的話,那么多數丈夫都會改變主意仍舊與妻子守在一起的。但是,與之相反,如果丈夫對妻子說“你要是離開我,我就不能活”,那么也許有些妻子會受感動的;但是大多數妻子只會把他視為可憐蟲而疏遠他。

  由于有這種社會觀念的差異,多數男子注意到妻子不忠時也只是在內心感到憤怒,承受著打擊,但在表面上仍很坦然地對待妻子,對所發生的事裝聾作啞。當然,剛得知情況時丈夫們也會怒發沖冠,但是,男人們是要面子的,因此,很少有人在盛怒之際與對方接觸。尤其是所謂出色的男人,更不習慣唐突行事,他們極力控制著那種感情。

  這種不直接行動的背后有這樣一種因素在起作用:男人們擔心盛怒之下斥罵妻子,讓她“滾出去”可能真地會導致妻子離家出走。

  這并非是男人們天生怯懦,而是如果妻子真地離家出走的話,自己的生活馬上會陷入困境,如:從明天起如何安排生活?尤其是有了孩子的場合,如果妻子棄子而去,那么自己連工作都不能保證了。因此,很多男人在妻子即將離去的瞬間就能預見到生活方面的諸多不便。

  而且,男人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把妻子因有外遇而離家出走的事情說給他人聽的。那種事若是傳到他人耳里,作為男人可謂丟盡面子了。由于事先就有這么多顧慮和恐懼,男人們很難采取斷然的態度。

  盡管夫妻之間的關系已經非常緊張,但是在朋友和親戚面前男人們仍然裝作什么也沒有發生,盡力掩飾著一切。

  然而,這些并不是沒有成為他們的精神負擔,其中有些男人甚至為此患上了神經官能癥和身心癥。

  近年來,被妻子不忠所苦的男人在不斷增加。但之所以曝光率不高,是因為在某種意義上男人們過度地忍氣吞聲或顧及面子而不愿張揚。

  然而,常常有些女性說:“女人敏感,所以能夠立即發覺丈夫的不忠,而男人鈍感,所以很難發現妻子的不忠。”

  其實,這種看法是她們的錯覺,正如剛才敘述過的那樣:盡管男人發現了妻子的不忠行為,也只是裝聾作啞。

  多數妻子只要一懷疑丈夫有外遇,就立即直接逼問丈夫:“你是不是有外遇了?”有時更會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刨根問底。就算她們最終能夠寬恕丈夫的不忠,但是同時也會警告對手“我本人已經知道了”,并且以后她還會時常舊事重提,揭丈夫的傷疤。

  可是,男人卻無論如何也不會問妻子:“你是不是有外遇了?”即使他們心存疑點,也會慎重考慮應采取的反應方式的。因為他們擔心:一旦私下逼問,而妻子又坦率地承認的話,自己就會無地自容,丟盡面子。總之,他們害怕知道事實真相。從某種意義上說,丈夫比有外遇的妻子更怕丟人現眼。

  因此,即使確切地發覺妻子有了外遇,男人們也只是說:“近來回來的是不是晚了點?”“妝是不是化得太濃了?”

  等等,僅止于稍加提醒而已。如果妻子反駁說:“沒那回事!”男人則不會追問下去。盡管在內心犯嘀咕,憤怒,但是在表面上,他們仍然若無其事。活雖這么說,男人們在內心還是希望妻子收斂一下的。

  即使丈夫偶而想稍加嚴厲地追問一下,也只是委婉地問上一句:“近來是不是經常和那個男人約會?”而很少直接逼問:“是不是有外遇了?”

  對此如果妻子辯解說:“與那個男人不過是工作上的交往,經常在一起吃吃飯而已。”那么丈夫就會見好就收,轉而從輿論與他人的看法的角度提醒她說:“我沒有懷疑你什么,不過,人言可畏,你要把握好自己。”

  這樣,女人也許會以為“男人到底是感覺遲鈍,沒有發現問題”,從而深深地松一口氣,其實她未免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

  在此我們舉個例子吧:某人在出版社工作,是個非常勤懇的人。每天都主動找事做而工作到很晚。有時下班后與朋友出去喝完酒,之后還要返回公司繼續工作。一位關系很要好的同事覺得蹊蹺就問他其中的原因,他說出了實活:“一想到自己回家時妻子有可能不在,就不敢回去。”

  此君的妻子結婚后仍繼續工作,并且已取得相當的職位,最近常常深夜才回家。這樣,他如果回到家里而妻子尚未回來,就會產生“妻子是不是有了外遇”的念頭。結果疑心生暗鬼會坐立不安的。盡管這樣,他卻難以開口問她:“為什么總是回來那么晚?”如果問了,說不定就會動口角。

  甚至鬧分手。由于害怕出現麻煩,他就在公司呆到很晚,在妻子后面回家。

  也就是說,他老早就覺察到妻子有外遇,只是不愿那樣懷疑,所以每天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從旁觀者的立場看,他越是回去的晚,其妻就越覺得心安理得,因而在感情上就會更加疏遠他。總之,畢竟還有像他這樣態度黏糊,只會苦惱的軟弱男性。

  男人們就是這樣盡力裝作沒看見或不知道妻子的不忠,即使他們知道妻子的外遇對象是誰也未必就會做出急速的反應,這與妻子知道丈夫的外遇對象時的反應截然不同。

  這種時候男人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面子,他會告誡自己不能不顧臉面。因為他怕見到情敵會傷害自己,他自身有一種自卑感。如果私下去見情敵,那么一旦發現對方比自己更具魅力,經濟上也更富有時,他就會被徹底打垮,從而蒙受巨大的心靈創傷。

  更為可悲的是男人見到妻子的情人后會出現性無能的情況。這種情況對女性而言可能無足輕重,但是正如前面所說的那樣,男人的性是極為心理性的。因此,男人中由自卑感產生性無能的病例不在少數。也即是說,妻子的外遇會給男方的性造成致命的損傷。

  那么,男人在什么情況下會懷疑妻子有外遇呢?

  首先是夫婦之間的性生活中發生了紊亂。

  一般而言,女方一旦有了其他男人就會疏遠丈夫或避免與之性交。在這點上女人與男人不同,男人可以和不愛的女人性交,而女人卻做不到。雖然本心不想引起丈夫懷疑,但是,為了避開丈夫,她們的這種態度在床上也會明顯地表露出來。當丈夫提出要求時,開始她以身體不舒服,累了等借口推搪。但是,經常拒絕的話丈夫就會起疑心了。另外,有時盡管她滿足了丈夫的要求,本人卻沒有興致,敷衍了事或者表現得比以前更加熱烈,等等。從這些微妙的反應丈夫就能夠感知妻子的不忠。

  與之相反,如果丈夫有了外遇,妻子大多從他身上沾到的香水味以及他的舉止就能作出判斷。然而,并不是丈夫們不善于觀察這些方面,而是妻子們善于隱藏它們。因此,男人們大多是做愛時產生疑心。也許這就是男女嗅覺對方是否有外遇的方法的差異吧。

  一旦真正懷疑起妻子不忠,在床上丈夫也會表現出微妙的變化。

  想象力是人類具有的極其出色的能力。當丈夫懷疑妻子不忠時,它就會起不好的作用:丈夫會在頭腦中描繪出妻子與其他男子做愛的情景。在他的想象世界里,一定是妻子與自己的情敵做得更好;他們會表現出與自己做愛時從未有過的愉悅和丑態……他越是這樣想,越會背上自卑的包袱,從而被從未見過的東西擊潰。

  如果這樣下去的話,結果是非常悲慘的。即使他與妻子保持著以往的關系,也會因想象力的影響而達不到滿意的性交效果,最終也許會導致性無能。

  想象自己不能滿足妻子而那個男人可以做得到,對男人來說這是致命的打擊,是自己雄性的失敗,或者說這意味著自己失去了資格。因此,這樣下去也必將給男人的肉體上造成巨大影響。

  另外,一想到妻子被其他男人摟抱過,其體內還殘存著其他男人的渣滓,作丈夫的就會產生強烈的骯臟感,進而更加憎恨對方。

  如上所述,知道妻子不忠無論在精神上還是在肉體上都會對丈夫造成致命傷害。到了這種地步,仍不逼問妻子,繼續裝聾作啞的話,他們就會明顯地焦慮不安:酗酒、生活紊亂,沒有工作熱情。此外,作為妻子背叛自己的代價,有的人格外地疼愛孩子,甚至對貓狗也表現出強烈的愛戀之情。

  這時他們只有用自己勢力能及的孩子或動物來安慰自己。

  這種情況下,男人最為痛苦的是不能向親朋好友傾訴因妻子不忠而極度苦惱的事實情況,反之,他只能一個人悶悶不樂。也許這就是男子在性方面的悲劇。

  剛才我們舉了一個丈夫對妻子不忠裝聾作啞的例子,不過,在實際生活中也有對妻子錙銖必較的丈夫。

  能夠這么做的丈夫不論在社會上還是在經濟方面都居于優越的地位,因此,即使妻子萬一離家出走了他們也毫不在乎。這種男人大多擁有眾多的女友,所以他們有足夠的自信去質問妻子。

  男女之間或夫妻之間的關系歸根結底是力量對壘的關系。由于所處立場的優劣、勢力的強弱不同,雙方作出的反應也各自不同。

  完全靠丈夫撫養的妻子們非常擔心:如果丈夫離開,自己便失去了經濟支柱,因而不敢深究丈夫的不忠行為而甘心忍受眼前的一切,同樣,害怕妻子一旦離家出走便無人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以及孩子的丈夫們盡管知道妻子有外遇也只好原諒她們。

  近些年來女性的勢力日益強大,因此,丈夫們即便知道妻子們有越軌行為也不敢疾言厲色地責問,而是自甘忍受了。

  不過,這類丈夫都屬善良之輩,他們在很好的公司單位工作,既有地位又有面子。

  如果情形并非這樣的話,比如說,男主人公是黑社會的人,他們既沒地位又無面子,一遇到前述情況便極力聲張,甚至不惜訴諸暴力。即使男方不屬于黑社會,如果他缺乏男子漢的胸懷,不講體面的話,說不定也會做出荒唐事來。

  當然,當有了充分的證據證明妻子有外遇時,采取行動是必要的。

  時下不愿與有外遇的丈夫分手的妻子及不愿與有外遇的妻子離婚的丈夫都在不斷地增加。換個角度看,所謂夫婦關系并非完全是靠愛情去維系的。

  即便達不到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境界,雙方各自擁有自己的情人,但是形式上的夫婦關系還是可以維持的。由此可見,現代夫婦可謂徒有虛名。

  特別是有了孩子的場合,多數夫妻為了盡作父親或母親的義務而繼續維持夫妻關系。本著一切為孩子著想的倫理大綱精神,加之看透了“所謂夫妻不過爾爾”這一“紅塵虛境”,許多男女都不由自主地打消了離婚的念頭。

  如果是戰前,夫婦之間的情形就大為不同了。那種時候,丈夫不僅在經濟上完全支配著妻子,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為妻子們提供全方位的保障。由于在力量對比上男人占絕對的主導地位,因此,妻子的不忠是對丈大的莫大的反叛行為,所以是絕對不允許的。妻子一旦有了外遇,就會被毒打,離棄。

  然而,現今時代夫婦的力量對比關系與戰前全然不同了。如果娶了有工作的女性為妻,雙方勢力就幾乎分庭抗禮了。除此之外,學生時代,出色的女生遠比男生多,于今可以說是真正的陰盛陽衰了。也就是說,現在男性父權思想正逐漸地被淡漠。在某種意義甚至可以說男人是看老婆的臉色過日子的。

  隨著女性不斷涉足社會,原有的男女關系,夫妻關系也發生了變化,所謂“何為夫婦”這一本質問題,隨著時代的變遷,不可避免地產生了動蕩趨勢。

  今后,夫妻雙雙有外遇卻能維持完整的家庭的情況也許會有所增加。

  近來,年輕男性越來越不會處理人際關系或表現自己;缺乏主動向女方求愛的氣魄。與之相反,女性大都積極主動了。被動、等待,這種男人將來即使被妻子“背叛”了,也只能一味地忍受。而且,如果這種勢態蔓延開去的話,妻子們會越發不滿足于只有柔情的丈夫們了,她們也許會在外面尋求更有男人味的情人。

  從前,已婚女子與其他男人發生關系會被處以通奸罪。

  因此,要想越軌,從某種意義上說,必須下必死的決心。所以,當時女人的不忠也許從一開始就是以決心離棄家庭為前提的,換言之,唯有外遇才算得上她們真正的追求。

  然而,現代生活中的大多數妻子們并不是抱著上述堅定的信念去尋求外遇的。她們從一開始就未打算與丈夫離婚,而只是想輕輕松松地尋求刺激和消遣。尤其是到了三十五歲以后,她們無需花費過多精力去照顧孩子,加上又有青春不再的焦慮,因此,自然而然地就產生了“梅開二度”的愿望。婚后,隨著歲月的流逝,與丈夫間幾乎沒有了浪漫的情調,一想到作為女人的花季就這樣迅即消逝,她們著實心有不甘。因此,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了一位還把自己當作女人看待的男人的話,說不定她就會欣然與之交往。

  發生了這種事情,大多數妻子會覺得有愧于丈夫,且最終她們都希望回到丈夫身邊,都希望丈夫能夠寬恕她們一時間的荒唐行為。這一點與從前的男人希望妻子寬恕自己的稍許放蕩行為的心理幾乎毫無二致。

  總而言之,就像男人越軌卻不愿毀掉家庭一樣,現代妻子中似乎也有不少人雖然對丈夫不忠卻想維系著家庭。

  從這種潮流看,姑且不論夫妻關系的好壞,我們可以說,有上述傾向的夫妻在人數上已不能對半開了,妻子一方可能已占據百分之六十的優勢。

  夫妻平等是現代社會所追求的理想,雖然它是美滿夫妻的象征,但是,與此同時,它又促使夫妻雙方互為不忠,使夫婦關系名不符實,所以,又不能不說這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天涯在線書庫掃描校對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