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1章 落日

  “好可怕……。”

  久木听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悄悄窥视着凛子的表情。

  久木宽阔的后背覆盖了凛子那纤巧而匀称的身体。

  透过床头昏暗的灯光,只见凛子紧蹩着眉头,眼睑微微颤动,像是在哭泣。

  凛子正临近快乐的巅峰,她的心灵和肉体已经挣脱了一切束缚,一步步沉入了愉悦之?#23567;?br />
  这种时候她怎么会说出“可怕”来呢?

  久木轻声问道:“你说怕什么?”

  耳畔热乎乎的气息使凛子浑身倏地一抖,她没有吭声。

  “你到底怕什么呢?”

  久木再次追问时,凛子才懒懒地低声说道:“我只觉得身体里的血在倒流,简直要喷涌出来了……”

  这种感觉久木是无法体味的。

  凛子紧紧贴了上来,久木用力搂住她那灼热的身躯,真切地感受到了凛子的新变化。

  男人慢慢地把手伸到女?#35828;?#21518;背,上下摩挲起来,此时的凛子好像忘却了刚才的狂热,静如处子,小狗似的温顺地闭上双眼,享受着爱抚,在满足与安宁感中,慢慢阎上了眼睛。

  两人入睡时都是很舒服的,醒来后常常是凛子的头枕在久木肩上,压得他胳膊发麻。有时上身不挨着,只有下肢搅在一起。今天会是什么样还难说呢。

  总之,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19981;?#22312;事后身体不即不离,恰到好处地依偎着,去感受那种飘忽于床第的,缠绵而缭乱的怠情。

  久木沉浸在这感觉中,毫无睡意,他瞅了一眼被窗?#38381;?#25377;的窗户。

  差不多快六点了,太阳正缓缓地呈现出弧形,沉入了遥远的海平线。

  他们是昨天来到这个旅馆的。

  星期五,久木三点刚过就离开了九段的公司,到东京站与凛子会合,然后乘横须贺线去镰仓。

  旅馆座落在七里滨海岸。夏季熙熙攘攘的海岸大街,一入九月份,车流减少,乘出租车二十?#31181;?#20415;到达了旅馆。

  久木选择这个旅馆与凛子幽会,是因为这儿离东京有大约一个小时的行程,有着离开喧嚣都市的旅行情调,而且房间临海,又是镰仓古都,环境?#38590;牛?#20877;加上是新建的旅馆,常客不多,不大容?#23376;?#35265;熟人。

  再怎么小心,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久木工作的出版社,?#38405;?#22899;之事比较看得开,但是,和妻子以外的女?#35828;?#26053;馆来的事被人发现的话,也要惹麻烦的。

  久木迄今为止,在和女?#35828;?#20132;往上一直是相当谨慎小心的,省得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

  可是自从认?#35835;?#20955;子之后,久木就没有了刻意要避开别人眼目的心气了。

  一是因为能和凛子这么可爱的女性约会,冒多大风险也不在话下。其次是由于一年前他被解除了部长职务,调到调查室这样闲适的部门来了。

  这次人事变动对久木的打击很大。在此之前,久木也和其他人一样,居于公司的中枢,有望得到逐级提升的机会。在他五十三岁?#24708;輳?#26366;一度风传他将成为下一届干部候选人,他自己也颇以为?#24359;?br />
  没想到一夜之间,不仅没得到提升,还丢掉了出版部长一职,被调到众人皆知的闲职部门。回过头想想,两年前更换了新社长,其亲信?#26263;?#31995;势力日渐抬头,久木对此估计不足,才导致了这一结局,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久木意识到,这次失去机会的话,两年后就五十五岁了,与提升再也无缘了。即便有所升迁,也只会调到更加乏味的岗?#25442;?#20998;公司去。

  这时的久木忽然有了新的发现。

  从今往后不必太辛苦了,要更加自由自在地生活。再不愿服输,人也只有一辈子。看问题的角度稍稍这么一变,以前认为重要的东西就变得无足轻重了,相反,以前觉得不重要的东西忽然觉得宝贵起来了。

  被解职以后,久?#20037;?#20041;上是“编委?#20445;导?#19978;几乎没有正经工作可干。调查室的工作是收集各种资料,或从这些资料中组织特集,提供给有关?#21448;尽?#32780;且这些工作都没有明确的期限要求。

  自由空闲了下来,久木才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发?#38405;?#24515;地爱过一个女人。

  当然,他对妻子?#32422;?#19968;些女人产生过感情,也?#20302;?#22320;逢场作戏过,但都是不冷不热的,根?#20037;?#26377;燃烧般热烈的激情。

  照这样活下去,将会给人生留下一大遗憾。

  ?#31245;?#20955;子就是在这?#32972;?#29616;在久?#20037;?#21069;的。

  恋情的发生往往很偶然,久木和凛子的邂逅也是如此。

  到调查室三个月后,即去年年底,在报社所属的文化中心工作的衣川,邀请他去中心的“文章写作方法”讲座上,给三十名学员做一次有关写作的讲演。

  久木推托说自己一直搞的是编辑工作,很少写作,实在讲不了。衣川?#26263;溃?#19981;必多虑,?#27493;?#36825;些年来看了各式各样的文章,?#32422;?#32534;辑成书?#26408;?#39564;就?#23567;?#34915;川还补了一句“反正你现在挺闲的?#20445;?#36825;才把久木说动了心。

  其实衣川并不单纯是为了请他?#37096;危?#20063;想给闲散无聊的久木鼓?#26408;?#20799;打打气。

  这位衣川是久木大学时代的同窗,一起从文学部毕业后,衣川就职于报社,久木进了出版社,两人经常不断地一起喝喝酒。六年前,久木出任出版部长,衣川紧随其后,当了文化部长。可是三年前衣川突然被调到都内的文化中心去了。不知他本人对这次调动怎么想,从他说的“快轮到我出线了”这句话来看,对总社多少有些恋恋不舍。

  总之,从“出线”的意义上说,衣川先走了一步,因?#35828;?#24551;久木才特意来邀请的。

  久木也意识到了这一层,接受了邀请,于当晚来到文化中心,讲了一个半钟头的课,然后和衣川一起吃了饭。吃饭时还有一位女士在座,衣川介绍说是在中心担?#38382;?#27861;的讲师,她就是凛子。

  如果那时不接受衣川的邀请,或他没带凛子来吃饭的话,就不会有两?#35828;?#30456;逢,?#32422;?#29616;在非同寻常的关系了。爱情真是令人?#20558;?#33707;解的宿命,每当回想起和凛子的?#21152;觶?#20037;木总是感慨系之。

  在衣川的介绍下与凛子相见的那一瞬间,久木不由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激动。

  说实话,久木以前也和妻子以外的女性发生过关系,年轻时不用说,到了?#24515;?#20043;后,也不乏交往的女性。有的说看上了他的深沉,还有的说迷上了他那与年龄不相称的少年气。久木对这些奇妙的赞美很不以为?#24359;?br />
  然而,对于凛子就不仅止这些了,而是不由自主地投入了真实的情?#23567;?br />
  比方说,仅在衣川介绍时见过一面,一周后,自己竟然凭着名片主动给对方打?#35828;?#35805;。以前对女性也上心,但这么积极出击还从没有过,久木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却收不回离弦之箭了。

  后来,他们发展到每天打电话的会,今年开春的时候两颗心终于结合了。

  正如所预感到的一样,凛子是个很有魁力的女性,久木重新审视起究竟她什么地方吸引了他。

  从相貌来看她算不上是出众的美人,脸庞娇小玲拢,惹人喜爱,身材纤巧而匀称,穿着筒裙套装,显得稳重大方。年龄三十七岁,看起来很年轻,最吸引久木的还是凛子对书法的爱好,其中楷书尤为得意,还曾经专门来中心教过一段时间楷书。

  初次见面时,凛子像楷书那样的规范与格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凛子对久木越来越温柔和蔼,直到以身相许,进而发展到后来的彻底崩溃,不能自?#36873;?br />
  这一崩溃的过程,以久木的男性眼光来看?#24708;?#20040;可爱而娇美。

  一番亲热之后两人紧紧地依偎着,双方都能察觉到对方的一点儿动静。

  久木刚把头转向窗户,凛子的左手就?#24551;?#22320;伸到了他的胸前。久木轻轻按住她的手,看了一限床头柜上的时钟,六点过十分。

  “太阳快下山了吧。”

  从宽大的落地窗向外望去,七里滨海和江之岛尽收眼底,夕阳即将在那边落下。昨天,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太阳正要落山,眼看着火球般炽热的太阳渐渐西沉在横跨江之岛的大桥桥畔。

  “你也过来看看呐。”

  久木冲着凛子说着,从床上起来,拣起掉在地上的睡衣穿上,打开了窗帘。

  霎时间,晃眼的阳光射了进来,照亮?#35828;?#38754;和床头。

  只见夕阳刚巧落在江之?#25022;悦?#30340;丘陵上,天际的下半部被染得一片通红,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

  “正好赶上,快来看哪。”

  “在这儿?#37096;?#24471;见。”

  赤裸的凛子怕见这骤然明亮的光线,用被单裹着全身,朝窗户这边看。

  “今天比昨天的还红还大。”

  把窗帘全打开后,久木回到了凛子的旁边?#19978;隆?br />
  夏季刚过,热气腾腾的雾霭?#33268;?#22312;空中,落日愈显得硕大无比,当太阳的底边一落到丘陵上,便迅速萎缩变形,变成了凝固的绛红色的血团。

  “这么美的夕阳?#19968;?#26159;头一次见到。”

  凛子燃烧的身体也像空中消逝的落日一样,渐渐平息下来了吧。

  久木这样想象着,从凛?#30001;?#21518;凑了上来,一只手去抚摸她的腹部。

  当夕阳隐没在地平线下之后,?#36763;?#30340;火红的光芒迫不及待地变成了紫色,紧接着黑暗笼罩了四周。一旦没有了阳光,黑夜便立即降临,刚才还金光?#26434;?#30340;大海立刻一片黢黑,只有远处江之岛的轮廓与海岸线的反光一起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昨天晚上,久木才听说江之岛上有一座灯塔,从那里放射出的微弱的光照,与晚霞的余晖交相?#26434;场?br />
  “天黑了。”

  从话音里久木隐约察觉凛子在想?#36965;?#19981;由屏住了呼吸。

  据衣川说,凛子的丈夫是东京一所大学医学部的教授,年纪比凛子大了近十岁,有四十六、八岁吧。

  “只有老实这一点还算是可取之处。”凛子有一次这?#31383;?#24320;玩笑的说过,而久木通过朋友了解到,他还是位身材颀长的美男子。

  有这么像样的丈夫,凛子怎么会和我这样的男人亲近起来呢。

  这的确令人费解,从凛子嘴里恐怕是得不到满意的答案的,况?#36965;?#30693;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对久木来说,此刻的约会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此刻,互相要忘掉各自的家庭,全身心地投入到两人世界中去。

  可是,凛子望着黯淡下去的天空,她的侧脸上,明显的有着一层郁悒的神色。

  昨晚和凛子来的这里,今天再住一夜的话,就是连着两天在外过夜了。

  凛子?#28909;?#20986;来想必是有这个思想准备的,那么,会不会是触景生情,忽然想起家来了呢。

  久木猜想着,那一瞬间到底凛?#30001;?#36807;了什么念头呢。

  久木很想亲口问问她,说出的话却走了样。

  “咱们该起床了吧?”

  落日早已沉入海里,两人依然躺在床上。

  “你把窗帘拉上吧。”

  久木遵照?#24895;?#25289;上了窗帘,凛子用被单遮掩着前胸,找着散落在床四周的内衣。

  “我都弄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了。”

  下午他们?#39034;?#20174;七里滨到江之岛游览了一圈儿,回到旅馆时是三点,然后直到太阳西斜都没有下床,久木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惊?#21462;?#20182;到另一间屋子的冰箱?#24515;?#20102;瓶啤酒喝起来。

  当他出神地眺望着黯黑下去的大海时,凛子冲完澡出来,她换上了白色的连衣裙,用白色的发带把头发拢在后边。

  “出去吃晚饭好不好?”

  昨天晚上他们俩是在旅馆二楼的临海餐厅吃的晚饭。

  “可是已预约了餐厅呀。”

  昨晚,经理过来对他们说,如果明天还在这儿住的话,可以为他们准备好新打捞的鲍鱼。

  “那就还去那儿吧。”

  凛子有些疲倦,懒得到旅馆外面去。

  久木打电话预约了座位之后,就和凛子一起到二层的餐厅去了。

  星期六晚上?#28147;筒?#30340;多是一家一户的。他们俩被引到经理事先为他们准备好的靠窗的桌?#24359;?#20004;人挨坐在四方桌的两边,正对着玻璃窗。

  “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了。”

  白天,从这里能观赏到一望无际的海景,可是夜幕已降临的现在,只有窗?#38405;?#26869;巨大的松树隐约可见。

  ?#26263;故前?#21681;们给照出来了。”

  夜晚的窗户变成一面昏暗?#26408;?#23376;,映照出坐在桌旁的他们俩,?#32422;?#20182;客人和枝状吊灯,好像窗户那边还有一个餐厅似的。

  久木瞧着玻璃上映出的餐厅,用眼睛搜索着有没有认识的人。

  从一进门他们一直由侍者引导着来到这个座位,无?#31455;?#21450;周围有些什么人。久木略微低着头穿过其它餐?#28291;?#36830;走路的姿势也多少表现出了这类伴侣的心虚之态。

  到了这个地步被人撞上也无所谓了,不过,镰仓这个地点不得不让人忧?#24688;?br />
  若是在东京的饭店里碰见熟人,可以借口谈工作?#29627;?#25110;者会朋友啦来敷衍,可是远在镰仓的饭店,又是夜晚与女性单独吃饭,就不能不让人起疑心了。再加上这湘南一带,有不少老朋友和?#28796;藎?#24456;难说舍不会碰上他?#24688;?br />
  久木从来没有这么担忧过,坚强与软弱在心里搏斗着,最后,他对自己说道:就说是来这儿办点儿事,顺便和认识的女性吃吃饭。

  想到这儿他收回了视线,看见凛子姿态优雅地端坐在那里,凝望着窗外的夜色。她的侧脸上,显现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也不为所动的自信与沉着。

  侍者来询问要什么饮料,久木要了清淡的?#28796;?#33796;酒,正在吃拼盘时,服务生端来了一大盘在近海打捞的鲍鱼。

  “就做成清蒸和油?#35828;?#21543;。”

  按说生吃味道鲜美,应该做成生鱼片,不过想想还是随厨师去做好了。

  夜色衬托的玻璃窗使餐厅的内景一览无余,连近处客?#35828;?#30456;貌都清晰可见。

  “有什么认识的人吗?”久木呷了一口葡萄酒向凛子问道,“这儿离横滨很近……”

  凛子的娘家是横滨老字号的家具进口商,凛子又是在横滨上的大学,所以,这一带熟人很多,可是凛子看都不看,干脆地答道:“好像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从一进旅馆直到现在,凛子始终没有一丝怯懦之态。

  “刚才太阳下山时,你好像有点沉默,是不是想家了?”

  “你是说我吗?”

  “你有两天没回家了……”

  凛子端着酒杯,芜尔一笑,“我担心的?#24708;?#21482;猫呀。”

  “你担心的是猫?”

  “我出门的时候它无精打采的,不知是怎么了。”

  久木知道凛子养着一只猫,可是听她这么一说,又不免有些失望。

  一瞬间,在久木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男人正给猫喂食的情景。

  现在凛子的丈夫只得和猫作伴了吧。

  说实在的,他对凛子的丈夫和她的家庭虽然有兴趣,但要张口打听就有些犹豫了。内心迫切地想知道,同时,又害怕知道得太多。

  “那只猫吃什么呢?”

  “我给它放了些猫罐头,饿不着的。”

  那么她的丈夫吃什么呢,这是他最挂念的,可又怕问过了头,至少这会儿不宜谈论这个话题。

  侍者过来给他们添满了葡萄酒,这时,服务生端来了做好的鲍鱼。牛排烤得外焦里嫩。

  久木一向?#19981;?#27861;国料理独特的清淡口味,凛子也一样。

  “我不客气啦。”

  凛子感觉肚子饿了,说完就吃了起来,她使用刀叉的姿势十分地道而优美。

  “真好?#22253; !?br />
  凛子专注于美味的料理,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久木看着她,?#21482;?#21619;起了刚才床上的情景。

  那种场面实在无法言传,要说“真好吃?#20445;?#37027;正是凛子自身,那种柔软而有弹性的玄妙感触,才是美味之中的美味。

  凛子完全不知男人在想什么,香甜地吃着,久木也跟着夹起一块蒸鲍鱼放进了嘴里。

  吃完饭已过九点,总共喝了一红、一白两瓶葡萄酒。

  凛子不胜酒力,从脸颊到胸脯都微微泛红,醉眼?#24742;?#30340;。久木也比平时醉得快了些,但是,还不想马上就去休息。

  从餐厅出来,去酒吧看了看,人太多,只好回了房间。

  “去外面走走吧。”凛子提议道。

  ?#22266;?#22806;面是个庭?#28023;?#21313;米左右的地方有植物环?#30130;?#20877;往前就是夜色茫茫的大海了。

  “空气真清新啊。”

  凛子任凭海风吹抚着秀发,深深吸了一口气。久木也随着做起了深呼吸,恍然觉得和大海愈加贴近了。

  “江之岛好明亮啊……”

  正像凛子所说的那样,由路灯和车灯照亮的海岸大道婉蜒伸向小动?#25285;?#20174;那里凸向海中的江之岛在海滨亮光的倒映下犹如一艘军舰。正中央山顶上的灯塔,在黑夜中放射着光芒,照亮了日头隐去的?#35282;?#21644;黑沉沉的大海。

  “好舒服……”

  久木靠近迎风仁立的凛子,一只手拿着杯子无法?#24403;В?#21482;好把脸凑过来跟她接?#24688;?br />
  此时,唯有灯塔才看得到他们在大海浓浓的气息包围中的接?#24688;?br />
  “我去拿杯酒,要加水吗?”

  “给我拿杯白兰地吧。”

  在海风吹拂的庭院一角,摆着一套白色的桌椅,似乎在?#21364;?#20182;们来小坐,经海风一?#25285;?#20182;们?#26408;?#20852;又上来了。

  “这叫海?#20843;?#20154;酒吧。”凛子说得一点儿不错,除了夜空中?#20102;?#30340;繁星和海上的灯塔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搅扰他们的了。

  在这秘密酒吧里品味美酒时,他们恍然觉得这一小块儿天地与现实的一切隔绝开来,浮游在?#20301;?#30340;世界中了。

  “我都不想离开这儿了。”

  凛子的意思是就这样在风中对饮下去呢,还是不想回东京了呢,久木不解地问道:“你想在这儿住下去?”

  “?#24515;?#38506;着的话……”

  两人默默地仰望着夜空,凛子喃喃自语道:“这是不可能的,?#22253;桑俊?br />
  久木还是不解其意,也不想再问下去了,同时,不?#19978;?#36215;自己的家来。

  久木是瞒着其他人来这个旅馆的。昨天,临下班时他对调查室的女职员说,“今天我得早点回家?#20445;?#23545;妻子只说了句“有个外调的事,要去京都两天?#34180;?#22971;子没再问什么,反正,家里有什么事的话,给公司挂个电话就能找到他。

  独生女出嫁后,剩下了夫妇二人,没多久,有人给妻子介绍了一个陶器制造厂业务指导的工作,妻子干得很起劲儿,常常比久木回来?#27809;?#26202;。夫妻之间只有公式性的谈话,连一起出去吃饭,或外出旅?#21619;?#27809;有过。

  即便这样,久木从没想过要和妻子分开。虽说这种毫无激情的状态令人厌倦,他却总是一再他说服自?#28023;?#21040;了这种年龄夫妻间也不过如此了。

  至少在认?#35835;?#23376;前久木一直是不以为然的。

  一阵海风吹来,又把凛子的家?#21040;?#20102;他的思绪之?#23567;?br />
  “刚才你说担心那只猫,?#24708;?#19976;夫呢?”

  在众目睽睽的餐厅里不好问这些,现在仗着茫茫的夜色久木壮了?#36710;ā?br />
  “两天不管?#36965;?#27809;关系吗?”

  “又不是第一次出门。”

  凛子望着星空答道,像在跟?#20999;?#35828;话。

  “以前?#32972;?#36319;着书法老师到外地去,或参加?#20272;?#20250;什么的。”

  “那么这回也是这个理由?”

  “不是,我告诉他今天晚上去朋友家玩儿。”

  ?#25353;?#20004;天?”

  ?#23736;?#23376;那儿有我的好朋友,再说又是周末呀。”

  这样说难道能瞒过做丈夫的吗,再说,万一有急事时,从家里打电话来怎?#31383;?#21602;?

  “你朋?#38414;?#36947;你在哪儿吗?”

  “大致说了一下,没关系的。”

  久木不明白凛子说的没关系是什么意思,这时,凛子以不容?#23460;?#30340;口吻说道:“我那位是不会找我的,他就知道工作。”

  凛子的丈夫是医学部的教授,总是一头扎在研究室里,可是也太没有戒备心了。

  “他没怀疑过你吗?”

  “你担心我吗?”

  “我想要?#24708;?#19976;夫知道了,比?#19979;?#28902;……”

  “你怕他知道?”

  女人好象是在追问男?#35828;?#24213;是不是怕我丈夫知道,其实,女?#35828;那?#21488;词是在表明即使被丈夫知道了也无所?#38477;木?#24515;。

  “你丈夫知道我们的事吗?”

  “不好说……”

  “没?#38405;?#35828;过什么?”

  “没?#23567;?br />
  久木稍稍放了心,忽然凛子淡淡他说道:“说不定他已经知道了。”

  “可是他并没有盘问你呀。”

  “也许只是不想知道而已……”

  骤然间,一阵强风从海面刮过来,把最后那个字远远拽走了,久木的思绪也随风飘去。

  不想知道也就意味着害怕知道吧。即使意识到妻子和别人偷情,也不愿意正视这一现实的丈夫,可能是觉得与其贸然知道不如不知为好的吧。

  久木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位高高的个头,穿一件白大褂的医生形象,无论从地位还是从外表上看,都是无可挑剔的,甚至可以说是个令人羡慕的男人,却默默的忍受着对妻子不轨的怀疑。

  真是这样的话,他是因为爱妻子而不盘问呢,还是故意装不知道,冷眼旁观妻子的不忠呢。久木的醉意一下子消失了,这?#36828;?#22855;怪的夫妻引起久木的?#20102;肌?br />
  “你觉得我们很?#32844;傘?br />
  久木刚要表示赞同,转念一想,如果说已不再相爱的夫妻很怪的话,那么,这样的夫妻不是数不胜数吗?

  “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夫妻啊。”

  “真是这样吗?”

  “其他人也多少会有些不协调,只是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而已。”

  “要是装不出来该怎?#31383;?#21602;?”

  房间里射出的光线照在凛子仰望夜空的侧脸上,久木注视着她这半面光泽,发现自己正面临一个新的课题。

  凛子问的正是自己和丈夫不能再装模作样下去的话该怎?#31383;?#30340;问题。究竟是说他们现在已到了无法弥合的程度呢,还是说早晚会面对这种事态的的意思呢?总之她是在期待久木的回答。

  “那他还跟你……”

  不知什么?#20498;剩?#29616;在称呼凛子的丈夫为“你丈夫”觉得别扭得很,他只想以单纯的第三人称相称,不涉及那种关?#24608;?br />
  “他还跟你同房吗?”

  话一出口,久木意识到这才是自己最想知道的。

  凛子沉默了片刻,朝着夜空说了句,“不了……”

  “什么都不做?”

  “是我老拒绝他。”

  “他也能忍受?”

  “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反正这种事是无法勉强的。”

  好像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似的,凛子的侧脸上呈现出丝毫不愿妥协的,女人特有的洁癖和倔强的禀性。

  恋情早晚要到达一个顶点。

  从最初的相识到相互爱慕,再发展到难以克制而肉体结合,这一过程?#24708;?#20040;一帆风顺,恋人们自?#21644;?#24448;无所察觉,?#19968;?#33324;燃烧的恋情使他们忘却了这世间的种种不如意。然而就在情爱逐步升级达到顶峰的一瞬间,他们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条峡谷而裹足不前了。当两人沉浸在快乐之中,以为这就是?#22253;?#30340;?#24651;?#22253;时,才意识到前面是杂草丛生的荒野,他?#20999;?#35201;冷静加?#24742;?#23545;了。

  现在的久木和凛子经过了顺风满帆的时期,走到了一个顶点,能否越过这个关卡,就要取决于他们的爱情了。

  他们一般?#21549;?#32422;会几次,有时,商定好时间出去旅游几天。要是满足于这种程度的话,就没有必要越过峡谷了,可是他们对现状感到不满足,双方都想更频繁的见面,更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为此就要准备冒风险,鼓起勇气,再向前跨出一步,越过深?#21462;?br />
  不言而喻,所?#25509;?#27668;即是采取不顾自己家庭的胆大妄为行动?#26408;?#24515;。只要具有这样坚定的意志,两人就可以更为自由而热情奔放地充分享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时间了。

  当然,为此将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凛子和久木将会引起各自配偶的怀疑,发生争?#24120;?#24456;可能最终导致家庭的崩溃。因此,既能满足两?#35828;?#24895;望,又兼?#24605;?#24237;是眼下最大的问题。

  如果现在凛子的家庭如她所说的那样的话,就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妻子不?#24189;烧?#22827;,没有性的关联的话,结婚、作夫妻的意义又何在呢?当然在这一点上久木和妻子也是一样,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说久木的家庭也已经崩溃了。

  不过,凛子比久木更难办,作为妻子要拒绝丈夫的要求,而久木只要不主动就没事了,可见男女是有所不同了。

  迎着海风的吹拂,久木渐渐认真起来了。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能再顾虑重重了,乘此机会,要问明凛子的态度,商?#21487;?#37327;以后怎?#31383;臁?br />
  “他知不知道你为什?#28147;?#32477;他呢?”

  “大概知道吧。”

  久木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凛子那位学究气的丈夫。尽管一次也没见过面,总觉得他一定是个戴着眼?#25285;?#19981;苟言笑的人。

  不知为什么,久木对这个情敌怎么也恨不起来。自己爱上了有夫之妇的凛子,对方成了被?#24213;?#22971;子的“乌龟?#34180;?#20063;许是对方的可悲处境引起了他的同情,或者由于对方被妻子拒绝也默默忍耐的沉静使他丧失了抗争的意识。

  不管怎么说,现在久木比那个男人占有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越是处于优势地位,也就越负有责任了。

  “看到你这么难,我心里很难过。”

  久木心里很?#24352;?#20955;子。

  “你好办,男人不会有什么的。”

  “也不见得,男人有时也一样。”

  又一阵疾风从海上刮来,只听凛子小声说:“我大概不行了。”

  “什么不行?”

  凛子脸朝着空中,缓缓点?#35828;?#22836;。

  “我已经作好准备了。”

  “你胡说什么哪……”

  “女人有时也不怎么灵活。”

  凛子闭着眼睛听凭?#29399;?#21561;拂。看着这副殉道者般的容颜,男人内心充满了对女?#35828;?#29233;怜,忍不住抱住了她。

  久木一边接吻,抚摸着她那被海风吹湿的头发,一边搂着她走回房间、眨眼间两人已躺在了床上,也说不上是谁先主动了。

  谈到各自的家庭时,随着话题的深入渐渐不能自?#30130;?#20004;人苦恼于没有解决的?#30142;擼?#33021;够逃避的地方就只有床上了。

  现在的凛子也正渴望着被紧紧?#24403;А?br />
  两人情绪激动,迫不及待紧紧?#24403;?#22312;一起,他们的身体之间,无论是凛子的丈夫,还是灯塔的光线和?#29399;紓?#23601;连屋里的空气都没有插足之地。他们的接?#24688;⒂当?#32039;密得要嵌入对方的身体中去了……

  这时久木想起了“身体语言”这个?#35270;鎩?br />
  刚才他们两人正是以身体互相交谈的。

  当遇到难以用语言表述清楚的,?#25945;?#35770;?#20132;?#20081;的难题时,只有依?#21487;?#20307;来交谈了。在充满激情地相互?#24403;?#32780;得到满足后,任?#25991;?#39064;都自行解决了。

  现在两人就已忘却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平静而慵懒地躺着。现实的问题就算一个?#27493;?#20915;不了,身体与身体一交谈,就能?#25442;?#30456;理解与宽容对方了。

  男人察觉到了女?#35828;?#28385;足,稍稍松弛了一些,也更加自信了。

  “感觉还好?”

  这个问题?#30475;?#26159;多余的,刚才凛子的?#20174;?#24050;经再明白不过了,可他还想问问看。凛子好像故意要让他失望似的一声不吭,把头轻轻地抵在男?#35828;男?#21069;。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不过是耻于说出口罢了,也许?#24708;?#21453;心理在作?#32844;傘?br />
  女人越是回避,男人就?#36739;?#35201;听听这句话。

  “?#19981;?#25105;吗?”

  这个问题也是多余的。背着丈夫到这里来,怎么会不?#19981;?#20182;。男人是在明知故问。

  ?#26263;?#24213;?#19981;?#19981;?#19981;叮俊?br />
  久木又追问道。这回凛子飞快地答到:“不?#19981;?#21568;。”

  久木注意地盯着她的?#24120;?#20955;子的语气很爽快。

  “我觉得挺难受的。”

  “怎么了……”

  “被你?#24403;?#21568;。”

  久木一时没有?#20174;?#36807;来,凛子又道:“我讨厌像现在这样自己不能把握自?#28023;?#36855;失在情欲?#23567;!?br />
  失去理性不就意味着完全的满足吗。久木小心地问了句:“比以前有感觉了?”

  “我好像落入你的圈套了。”

  “哪里,我才是落人圈套了呢。”

  “反正就?#24708;?#36825;个?#23548;一?#25226;我变成这样的。”

  “可是,责任在你呀。”

  “在我?”

  “因为你太好吃了。”

  “可我是第一次啊。”

  “什么第一次?”

  “变?#19978;?#22312;这样啊……”

  久木看了一眼枕边的手表,刚过十一点。凛子和自己都已相当疲倦了,又舍不得马上就睡,于是就这样耳鬓?#22235;?#30528;享受难得的两人天地,久木乘兴又一次问道:“总之是?#19981;独玻俊?br />
  “我不是说了讨厌吗。”

  女?#35828;目?#27668;?#21248;?#27809;有丝豪妥协。

  “?#24708;?#29616;在怎么会……”

  “我怎么会这么容易上当?”

  对凛子这种自虐式的口吻,久木有点发怵,小心翼翼他说道:“我没想到能得到这么好的女人。”

  “你也不错嘛。”

  “你别哄我?#29627;?#25105;这人最缺少自信。”

  “我就?#19981;?#20320;这一点。”

  和凛子初识时,正是久木刚刚?#36824;?#21496;划到线外,调任闲职的时候。

  “像你这样年纪的男人,都挺傲慢的。忙着递名片,自我介绍是董事或某某部长等等,一个劲儿吹嘘自己在公司里怎么有本事,有权力,你却什么也没说过。”

  “也想说,只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女人并不大注意这些东西,而是?#19981;?#28201;和又有情调的……”

  “情调?”

  ?#23736;裕?#20320;给人一种疲惫而忧郁的感觉。”

  久木当时?#26408;?#31070;状态的确正处于低?#21462;?br />
  “我记得跟你说过,以后清闲了,想研究一下昭和史上的?#32557;?#22899;?#24742;恰?#36825;是很有意思的,而且……”

  “相当不错。”

  凛子直视前方,淡然地说出了这样大胆的话。

  以前和女性交往时,一般来说,自我感觉都使对方得到了满足,但是还没有人夸过他“不错?#34180;?br />
  男人自己说不算数,要取决于女?#35828;?#24863;觉,而且是经历过不止一个男?#35828;?#22899;人。

  能被女人称赞“不错”使久木感到高兴,加上是从最固执的凛子嘴里说出来的,这?#36879;?#22686;强了他的自信,不过,还不能盲目轻信。

  “是真心话还是开玩笑?”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还用编假话。”

  久木得到了赞扬,继续逗她说:“就是说还算合格唆。”

  ?#29677;牛?#21512;格。”

  凛子当即应道。

  “这么说你很有经验喽。”

  “没有哇……”

  “怕什么,不用隐瞒,这样我心里也平衡了。”

  两人在一起呆了两天,凛子已充分松弛了下来。

  “你说这种感觉是第一次,以前呢?”

  “什么呀?”

  凛子故意问道。

  “和他的性生活。”

  “有点儿感觉,没这么强烈。”

  “就是说从来没有过这么……”

  “我不是说了吗,你是让我知道了这种感觉的?#23548;一鎩!?br />
  “那是因为你具备这种素?#30465;!?br />
  “这也算素?#21097;俊?br />
  看着凛子认真的样子,久木越发觉得她十分纯真可爱,?#30001;?#21518;把手伸到了凛子的前胸。

  对于男人来说,没有比眼看着最心爱的女人逐渐体味到了性的愉悦,更快乐、自豪的了。原来像坚硬的蓓蕾一样未开发的身体,渐渐松弛、柔软起来,最终开出了大朵的鲜花,绽放飘香了。男人能在女人开花成熟的过程中起到催化的作用,证明了自己的身影已深深植入了女?#35828;?#24515;,就会感受到某种生命意义上的满足。

  现在凛子就直言这都?#24708;?#30340;功?#20572;?#27491;?#24708;?#20037;木这个男人开发出了自己沉眠未醒的快?#23567;?#22905;的诉说明明?#35013;?#22320;表明了,迄今为止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快乐,换句话说,和丈夫之间从没有过这样快乐的感受。

  “觉得特别舒服吧……”

  久木又凑近凛子的耳边悄悄耳语道。

  “这样一?#28147;?#24536;不了我了。”

  现在久木已把楔子嵌入了凛子的身体,这楔子粗大而坚实,从女?#35828;?#22836;顶直穿到腰间,无论凛子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你逃不掉的。”

  “别说大话,我要是真的逃不掉了你怎?#31383;歟俊?br />
  久?#20037;?#26377;?#20174;?#36807;来,凛子毫不放松,又叮问了一句。

  “你不害怕吗?”

  这使久木想起了?#31456;?#21069;,凛子在床上说出过“好可怕”的话,那时是在担忧他们的不正当关系,而现在则是对现实的忧虑了。

  “我们会下地狱的。”

  “下地狱?”

  “不知道你会不会,反正我是毫无疑问的。”

  说着凛子紧紧地抱住了他,“?#26579;?#25105;,千万别松手……”

  凛子的身心都在激烈动荡着。

  “没事的,别害怕。”

  久木安慰着凛子,又一次感受到男女性感的差异。

  和女性相比,男性?#23616;?#19978;性的快感薄弱,所以,比起自己沉浸在快感中,更满足于亲眼看到对方渐渐走向快感高xdx潮的全过程。尤其到了久木这个年龄,早已不像年轻人那么急不可耐了,而是反被动为主动,从使对方感到愉悦、满足当中,来发现男?#35828;?#20215;?#24608;?br />
  拿凛子来说,起初是个很拘谨的,楷书一样刻板的女人,当她被从种种束缚中解放出来后,懂得了什么是快感而沉迷其中,进而蜕变为一个成熟的女人纵情享受,最终深深耽溺于淫欲的世界不能?#22253;巍?#36825;就是女人肉体逐渐崩溃的过程,同时也意味着女性潜在的本真性感的苏醒,?#38405;?#20154;而言,没有比能够亲眼看到这一擅变?#26408;?#36807;更刺激,更感动的事了。

  这个变化说明了,通过身体的接触,?#24708;?#22815;感知女人和女?#21248;?#20307;的本来面目,及其演变过程的。

  不过,作为观察者和旁观者所获得的快乐是有限的。?#28909;?#24615;是以身体的结合为前提,就不可能总是一方主动,另一方被动。尽管?#24708;?#20154;先发起进攻,但是女人很快燃起了热情,逐渐升温时,男人又受其挑动,紧追上来,等到明白过来时,男女双方都已深深陷入?#35828;?#29425;般的?#22253;?#30340;深渊之中了。

  虽说达到快乐顶峰的途径有所不同,但是?#28909;?#21452;方都觉得彼此不能分离的话,那就不应该仅仅一方坠入地狱了。

  再继续沉迷其中的话,两人极有可能陷入无可挽回?#26408;?#22320;。凛子称之为地狱,害怕坠落下去。

  说实话,久木并不认为现在的快乐是一种罪恶。他觉得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相爱确实是不合道?#25314;?#26377;饽伦理的,但是反过来说,相爱的两个人相互?#26159;?#21448;有什么不?#38405;亍?br />
  无论常识和伦理如何随着时代发展变化,相爱的?#35828;?#32467;合是万古不移的大义。遵守这一宝贵的法则有什么可心虚的呢,久木在心里这么说服着自己。

  久木再怎么勇?#36965;?#20955;子若不赞同,两?#35828;?#29233;也持久不了。无论男人怎样平静,女?#35828;?#23567;的话,就难以使他们的爱进一步升华。

  “绝不会坠入地狱的,我们什么坏事也没做啊。”

  “不,做了。”

  凛子毕业于教会办的大学,加上自己又是有夫之妇,所以她的罪恶感特别的强烈。

  “可是,我们是非常相爱的呀。”

  “怎么说也是不正当的。”

  到了这个份儿上,道理是讲不通了,男人只?#24515;?#40664;的服从固执己见的女人了。

  “那咱们就一块儿下地狱吧。”

  这么眈于快乐下去,迟早会进地狱的,可是,禁欲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进天堂。还不如干脆彻底地享受这一切,坠落到地狱中去呢。久木已不再犹豫了。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