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3章 良宵

  十月的最后一周的星期六,久木一直呆在家里看电视。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看的节目,不外是一周的社会动态追踪报道或高尔夫比赛等等,到了下午三点,他忽然想起什么,关上?#35828;?#35270;。

  久木起身到自己的房间去,开始准备外出的行装。

  以往有妻子帮着,最近几乎都是久木自己准备了。他穿上花格夹克上衣,浅褐色的裤子,打好领带,便提着已装好包的高尔夫用具包回到客厅,妻子正在桌前摆弄计算机,眼看临近年底送礼季节了,这会儿她像是在计算成套陶器价格的估价。

  “我该走啦。”

  听到久木的声音,妻子才摘下老花镜,转过头来。

  “今天晚上不回来?#21069;桑俊?br />
  “嗯,先参加一个招待会,然后去箱根的仙石原饭店住一晚,明天在那儿打高尔夫球。”

  说完久木走到门口,妻子随后起来送他。

  “我六点在银座也有个洽谈会,得晚些回来。”

  久木点?#35828;?#22836;,背起包走出家门。

  其实,今天晚上是去和凛子幽会的。拿着高尔夫包出门,是为了给自己外宿打掩护。

  不过,久木刚才对妻子所说的也并不都是假话。

  今天傍晚出席在赤坂的饭店颁奖酒会,以及,晚上在仙石原的饭店住宿都是事实,只不过,发奖仪式是凛子参加的书法协会举办的,而仙实原是和凛子两个人去。

  尽管确有其事,同伴者是密而不宣的。这固然是为了瞒着妻子,似乎不大合适,但多年来形成的冷淡的夫妻之间,适当的隐瞒或许不能一概说成是恶意的。

  从世田谷到赤坂的饭店,开车需要差不多一个小时。

  坦率他说,妻子并没有特别值得挑剔的地方。年龄比久木小六岁,今年四十八岁,圆圆的脸庞,显得很年轻。她说年轻的男职员猜出的年龄比她真?#30340;?#40836;小了五、六岁还多,看她那副高兴劲儿,不像是在瞎说。

  她长相一般,性格十分开朗,家务事以及养育女儿方面?#24049;?#31934;干利落。另外与十年前去世的婆婆的关系也处得不错。若全面打分的话,可以打到七八十分。然而,也正是这种无可挑剔的安心感,使人觉得过于平淡无聊而成为一种缺?#35835;恕?br />
  久木与妻子之间已有十年不再有性生活了。当然,以前就不算频繁,所以,就自然消亡了,对他而言,妻子与其说是女人不如说是生活伴侣更合适。

  久木公司?#24615;?#26377;这么一种奇谈怪论,说是“工作和性交不带回家去?#20445;?#29616;在久木和妻子的关系就跟这差不多。

  这或许是男人们的信口托词,然而,对于二十多年来朝夕相处,彼此已了如?#21018;?#30340;妻子,要她“兴奋起来”也是枉然。这么长时间的生活在一起,妻子更像是近亲,因此,有人打浑地说“不?#24049;?#36817;亲交配。”

  总之,二十五年之久的婚姻,已没有了浪漫和激情,两人之间只有安定在维系着。换句话说,男女之间,或者?#21450;?#23425;,或者要激情,二者不可兼得。

  不能说完全出于这个原因,但现在的久木在寻求后者的激情,并?#20004;?#20110;其中了。

  星期六的傍晚,道路格外拥挤。离家时还觉得出来得太早了,看现在这样子,五点以前能到就不错了。穿过堵塞的涩谷,沿青山路朝赤坂方向开着车,久木看了眼助手席上的高尔夫包苦笑了一下。

  和凛子一起出去旅行过不止一次,?#30475;?#37117;是从公司直接去目的地的,所以比较轻松,可是今天是假日,不方便出门,想来想去只好说成是和朋友去住饭店打高尔夫球了。

  昨天晚上跟妻子说了之后,她没有表现出怀疑的样子,今天,久木出门时她的表情也很正常。

  久木觉得妻子还没觉察到什么,同时又觉得妻子早已看穿了一?#23567;?br />
  妻子原本不是个嫉妒?#37027;俊⑾才?#26080;常的人,什么都不往心里去,总是我行我素,久木很难摸透她的真实心态。

  结果,妻子的好脾气倒纵容了久木,他不断地在外面结交女友。

  妻子那麻木不仁的沉静态度里,似乎隐含着唠叨也是多余的,丈夫迟早会回到身边来的想法。

  但这次情况与以往不大一样,久木是相当认真地?#24230;?#30340;,可是她怎么还是这么满不在乎呢。

  这一段时间,她正热衷于陶器顾问的工作,所以顾不上他,不过,也说不定有别的要好的男人了。久木想像不出哪个男人会去追求一个快五十岁的女人,可又一想,自己比妻子还大呢,看来不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妻子移情别恋,是件令人不快的事,然而现在的久木根?#20037;?#26377;资格去责备她。

  到达饭店时已是四点五十分,离颁奖开始还有不到十分钟。

  久木把车存在停车场,来到二楼会场,那里已聚集了一些书法家和有关人员。

  从人?#35088;?#38388;穿过,久木在接待处签?#35828;健?#36825;时,早已在等候他的凛子走近前来。

  凛子身着淡紫色?#22836;?#31995;一条白色绣花腰带,?#22120;?#39640;高盘起,上配珍珠发饰。走近一看,?#22836;?#33016;前的?#21450;?#26159;小朵的菊花,色泽逐渐加深,接近裙边时,变成了绽放的大朵橘花了。久木呆呆地看着,凛子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啦?”

  “哎呀,实在是太美了。”

  穿西服和?#22836;?#20955;子给?#35828;?#21360;像迥然不同。穿西服时,聪明伶俐,惹人喜爱;穿?#22836;?#26102;,是一副端庄稳重,光彩照?#35828;?#22827;人风度。

  ?#30333;?#31561;右等不见你的人影,真让?#35828;?#24515;。”

  “车堵得走不动。”

  久木在凛子的引导下进了会场,坐在中央偏后的地方。

  “你就在这儿先呆一会儿。”

  “你坐哪儿啊?”

  “我坐前边。会后在隔壁有个小型招待会,你也参加一下。”

  久木点点头,凛子转过身朝前面走去,她背后的腰带是两个扇面的鼓形结。

  在这次书法?#20272;乐校?#20955;子获得鼓励奖,其作品在?#26391;?#39302;展出,一平米左右的纸上,书写着?#21543;?#22987;敬终”四个字。

  “以谨慎开始,以恭敬告终。”

  久木读着,凛子解释说:“任何事情?#23478;?#36825;样才对。”

  话是不错,可是在久木看来,有点儿过于凝重古板了些。想说出来,又觉得这就是凛子作?#35828;?#20934;则,就一个劲儿点头赞同。

  先是大奖和优秀奖,然后是鼓励奖,这回有三人入选。

  “你一定得?#31383; !?br />
  应凛子之邀而来的久木,又有些担心她的丈夫也会来,按说她应该不会把两人男?#36865;?#26102;请来的。

  按预定时间,发奖仪式五点准时开始。

  书法家和有关人员共有近二百人出席,首先由主办单位的报社和书法家代表?#19981;啊?#20037;木这才知道,这是个具有全国规模的传统悠久的协会,已举办过近三十届书法?#20272;?#20102;。

  主办者?#19981;?#21518;开始授奖。从最优秀奖起获奖者?#26469;?#19978;台领取奖状和奖品。不愧是书法家,身着盛装?#22836;?#30340;老者至妙龄少妇,一位接一位地登台,每一位都得到与会者的热烈掌声。

  轮到获鼓励奖的凛子领奖了,和她同时获奖的还有两位,一位是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另一位是更为年长的女性,正值盛年的凛子夹在中间,愈显得光彩照人。

  被念到名字的人上前一步领奖,凛子是第二个。

  霎时间,会场里掌声四起,比其他?#35828;畝家?#28909;烈。

  凛子恭恭?#28147;?#22320;行了礼,接过奖品。久木不由充满了自豪?#23567;?br />
  与会者似乎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凛子身上,凛子因紧张而脸色略?#22278;园祝?#19982;浅紫色?#22836;?#30456;映?#27169;?#26082;雍容大方,又不失姣妍和妩媚。

  不知女宾们作何感想,?#34892;?#20204;大多注视着台上的凛子,他们一定是从外表的美一直想像到脱去衣服后的裸体美。

  这种优越感也许就是拥有美丽的女演员或艺?#35828;?#22971;子、情?#35828;?#30007;人们所独自享有的快感了。

  就在久木品味着这一感觉时,凛子在又一阵热烈的掌声中走下了领奖台。评委作了讲?#20048;?#21518;,颁奖结束了。

  接下来,在隔壁大厅里有个庆祝酒会,大家站起来向那边移动着。

  久木正犹豫要不要去参加时,凛子走过来对他说:“去一会儿就?#23567;!?br />
  “要很长时间吧?”

  “呆上三、四十分钟就可以溜走了。”

  “好吧,去呆一会儿,然后我在一楼的咖啡厅等你。”

  凛子点点头,又回到书法家那边去了。

  在酒会会场里,比颁奖仪式来的人还要多,有将近三百?#35828;?#26469;宾。首先由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祝酒,然后,酒会正式开始。

  久木在离人口处不远桌旁喝着啤酒,一边环视着会场,凛子正在靠近主桌的地方,和一位上年纪的男人交谈着。

  书法名人除外,一般的书法家以女性居多,在这众多的女性之中,凛子的姿色?#27973;?#24341;人注目。虽然不那么雍容华贵,但是,典雅的气质中,透出成熟女性的动人魅力。出席者们似乎都有同感,凛子的身旁聚集了很多男人,都笑容可掬地跟凛子说话。

  久木这才知道,原来凛子是这个圈子里的后起之秀,他正望着凛子出神,背后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头。

  “你到底还是来了。”

  回头一看,原来是衣川。

  “你呀,是凛子叫我来的。”

  “我本来不打算来,今天完事早,就来看看。”

  衣川说着,朝里边瞧了瞧,

  “看见她那么受欢迎,心里美?#22871;?#30340;吧?”

  这种时候遇到衣川,和凛子一块儿走不大方便了,不过一个人正无聊,有个人说说话满不错。

  “没想到书法协会里有这么?#21999;园 !?br />
  “从事绘画的也不少,但不如书法的多,要说这也算是个问题。”

  “热热闹闹的多好啊。”

  “热闹是热闹,不过你?#37096;?#35265;了,名书法家大多是?#34892;裕?#20182;们周围有这么多不同年龄,各式各样的女性围绕着,会发生什么呢?#38752;?#23450;会?#38405;?#36731;貌美的女性另眼相看喽。”

  “不对不对,她可是例外。当然,弟子当中有位年轻女性,态度会不自觉地亲切和蔼起来。这与其说是偏向,莫如说是男?#35828;?#26412;能吧。”

  久木听着点?#35828;?#22836;,衣川压低了声音,

  “有的先生在弟子当中选定一个样板,让其模仿自己写的字,从而入选的。”

  “是不是分各种流派或集团吧。”

  “当然啦,流派掌门?#35828;拿?#27668;越大,弟子就越得势,否则就倒霉了。”

  “这么说和舞蹈界、插花界类似了?”

  “基本上差不多吧。”

  衣川以前在报社干过,所以对书法界好像也相当了解。

  “展出的书法,什么人买呢?”

  “除有名望的先生或在传媒界挂了名的极少数先生的作品外,几乎都是被弟子买走。”

  “弟子买去做什么呢?”

  “以此来表示对先生的忠诚啊。”

  一想到凛子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久木突然同情起她来,同时,也很?#24352;?#22905;。

  会场里的凛子好像注意到了久木在和衣川?#19981;啊?br />
  衣川朝凛子招了招手,见凛子走过来,就笑着说:“今天你可真出众啊,一进会场就看见你了。”

  衣川平日总叹惜自己太腼腆,不会对女人说好听的,现在可是一反常态了。

  “刚才他给我讲了些书法界的内幕。”久木转了话题。

  “什么内幕呀?”

  “这跟你没什么关系的。”

  衣川摇着脑袋说。就在这时,一位记者模样的中年男子递给凛子一张名片,后面跟着的摄影师?#20855;笈具?#22320;给凛子拍起照来。

  不是优秀奖,?#35789;?#21040;明星级的礼遇,想必是因为凛子的美貌吧。

  久木退后一步观看着,衣川问他:“呆会儿你们有什?#31383;才牛俊?br />
  久木吱晤着“这个嘛……?#20445;?#34915;川立刻明白了。

  “别为难了,今天晚上你们也该干杯庆祝一下噢。”

  衣川?#24179;?#20154;意他说道。

  “她家里今天没来人吗?”

  久木也正担心这个,?#21482;饭?#20102;一遍会场。

  “不过,你也真够大胆的,要是她丈夫来了可怎?#31383;?#21738;?”

  听衣川这么一说,久木本想回一句“是凛子要我来的?#20445;?#21487;是话到嘴边,变成了话里有话的“大胆的是她呀。”

  “不至于为了美女来一场决斗吧。”

  衣川想入非非的自得其乐,见久?#20037;?#26377;?#20174;Γ?#35273;得无趣,又呆了十来分钟就离开了会场。

  又剩下久木自己了,招待会正是酒宴方酣。

  久木的目光追逐着凛子的身影,同时想起了衣川刚说的“大胆”这个词来。

  听他的口气像是在讥讽不是丈夫的男人出席招待会。本来没说凛子的丈夫要来,?#35789;估?#20102;,也不认识他不会有麻烦的。

  久木边自我宽心边喝着啤酒,看了下?#30452;恚?#24050;过了三十多分钟了,于是,离开会场,来到一搂的大厅,穿过大厅往左手去就到了咖?#20161;摇?#20182;坐在里面靠墙的位子上,要了杯咖?#21462;?#27491;是周末,到处是来出席婚礼的男男女女。

  咖啡很快就端来了,又瞧了眼?#30452;恚?#20845;点半过了。

  照这趋势来看,到箱根得九点了。

  久木手里闲得没事干,翻起了?#22987;?#26412;,点燃第二根香烟时,凛子在大厅里出现了。

  和一位上年纪的女性告别后,凛子提着大大的纸口袋向这边走来。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咱们走吧。”

  凛子担心被人注意到,尽快想离开这儿。

  两人穿过大厅来到地下停车场,坐进车里,凛子才算放下心来,?#21482;指?#20102;平日温和的神情。

  “今晚把你弄得晕头转向的,真抱歉。”

  “哪里,多亏了你我今天开了眼界,?#27973;?#24841;快。”

  久木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直接去箱根行吗?”

  “按说还有第二轮酒会呢,不过我事先说好不参加的。”

  “衣服用不?#27809;换唬俊?br />
  凛子还穿着出席招待会的?#22836;?br />
  “我带了要换的衣服了,到那边再换吧。”

  车子开出了停车场后,立刻被笼罩在赤扳五光十色的霓红灯之中了。

  “今天你太美了。我现在才知道你有那么多崇拜者。”

  “哪有什么崇拜者呀。”

  凛?#26377;?#36199;地把头掉向车窗,拿出了粉盒补妆。

  “有不少人向你献殷勤吧?”

  “我总是和大伙儿一起出去。”

  “不过,先生和大人物净是?#34892;园傘!?br />
  “先生都是老年人,没有像你这么脸皮厚的。”

  “男人可不好说噢。”

  “人家全是绅士,放心吧。”

  车子朝霞关驶去,从那儿上首都高速公路。久木望着前方明灭的灯光说道:“衣川说咱们俩胆子大。”

  “为什么这么说?”

  “他的意思是万一你丈夫来了怎?#31383;?#21738;。”

  “他不会来的。”

  “有事出去了?”

  “不是,他说了不?#28147;?#19981;会来的。”

  凛子的语气很果断,丝?#28872;?#26377;犹豫。

  车子从霞关的坡道上了高速公路,经由涩谷直奔用贺而去。然后再上东名高速路,可直达御殿场。

  久木开始加速,接着又问道:“他知道今天的颁奖式吗?”

  久木还是省掉了“你丈夫”这个词。

  “知道他也不会关心的。”

  凛子凝观着灯光?#20102;?#30340;前方答到。

  “难道也没说想来看看?”

  “没有,什么表示都没?#23567;?br />
  “你今天晚上不回家的理由呢?”

  “找说和协会的人一起出去。”

  “可是他?#38405;?#22806;宿不归就一点儿也不怀疑吗?”

  “可能会怀疑的。”

  这回答使久木有些意外,他紧握着方向盘问她:“就是说他无所谓?”

  “也不是无所谓,他不爱刨根问底。”

  久木愈加不明白这对儿夫妻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是有所怀疑的了?”

  “他这人自尊心很强,不愿意知道不利于他的事。若是了解之后确有其事,多没面子呀。”

  “不过如果?#38405;?#19981;放心的话……”

  “有各种各样的男人。有的人什么都想知道,也有像他这样的,害怕知道了有伤自己的尊严。”

  “可是,老是这样下去……”

  “?#21069;。?#20182;难受,我也难受。”

  凛子出神地看着前方。

  星期六的夜晚,南去的高速路意外的通畅。

  车子过了用贺的收费口,进入了东名高速路,有三条车道,久木又加大了油门。灯光璀璨的大城市迅速远去,静?#37027;?#30340;住宅区和黑黢黢的森林不?#20185;?#36807;。

  对于凛子夫妇,久木再怎么想也没有用。本?#28147;?#26159;夺人之妻的罪魁祸首,倒为人家丈夫担心,太不?#19979;?#36753;了。

  于是,久木把话题转到了书法上,

  “你一坐到桌前,拿起毛?#21097;那?#23601;平静下来了吗?”

  “即使不太平静时,研着研着墨,也自然而然消失了,拿起毛?#36866;保木?#24050;经十?#32844;?#23425;了。”

  久木还从未见过凛?#26377;?#27611;笔字的样子,但想像得出凛子?#24515;?#21644;铺开纸书写时的姿态,一定是?#27973;?#31471;庄而优美的。

  ?#30333;?#33021;?#20174;?#20986;?#35828;?#21697;格吧。”

  “当然,字如其人嘛。”

  的确,?#20013;?#24471;帅气的人,性格也是很潇洒的。

  “常有人说我的字显得妩媚。”

  “这次的作品怎么样?”

  “很遗憾,不怎么妩媚吧,我是尽?#38752;?#21046;自己不写出那种感觉来的。”

  “这也能控制?”

  “写四个字?#38405;?#36824;问题不大,我也说不好。”

  这次凛?#26377;?#30340;是?#21543;?#22987;敬终”四个大字。

  “不知你的妩媚的字什么样,不过,这几个?#20013;?#24471;很有生气,很美。”

  “你这么说我真高兴。”

  “不过?#19968;?#26159;希望你写的是‘慎始乱终’。”

  “那是什么意?#21450;。俊?br />
  “开始谨慎,最终?#26376;摇!?br />
  “别胡说。”

  凛子瞪了他一眼,每到夜里,凛子就会?#23665;?#24910;矜?#30452;?#20026;疯狂?#26376;?#30340;。为了目睹这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久木驱车飞奔在夜晚的东名高速公路上。

  到达仙石原饭店时?#21069;说?#21322;钟。离开东京时,以为得九点才能到,没想到一路顺畅,提前到了。

  在服务台办了?#20013;?#21518;,他们被引到了三层尽头的客房。

  久木以前来这个饭店打过高尔夫球,所以知道白天从?#22266;?#21487;以眺望仙石原平原以及高尔夫球场。

  凛子本想马上换衣服,一看时间不早了,就决定先去吃饭。

  餐厅在一层,窗外已是漆黑一片。隔着落地玻璃窗,看见下面的游?#22659;?#34987;水下灯饰照得湛蓝?#35813;鰲?br />
  “真像仙境一样啊!”

  从受奖典礼到酒会凛子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好容易才松懈了下来。

  在放松?#35828;男那?#19979;两人?#31181;?#26032;干了杯啤酒,酒会上已多少吃?#35828;?#19996;西,所以只要了份清淡的菜?#21462;?br />
  “不知为什么,到了这儿安心多了。”

  正如凛子所言,一进入箱根的山地,久木就产生一种与世隔绝的安心感,或许两人?#23478;?#20026;不正当的恋情而内疚的?#20498;?#21543;。

  芦湖产的虹?#23376;?#21152;奶酪的冷盘瑞了上来,喝了口葡萄酒,久木又想起了刚才的话题。

  “你作品上的署名‘翠玉’,也叫做雅号吧,是你自己起的?”

  “有人是自己起的,我是先生给起的。”

  ?#25353;?#29577;,这个名字不错,真想让你用这个雅号写一幅妍丽的字呢。”

  “那么下次就写一首名人作的恋歌吧。”

  “你听这?#33258;?#20040;样,

  肌肤柔嫩,激情满怀热血涌。

  不为所动,孤独?#25293;?#27714;真理。”

  久木朗诵了一?#23376;?#35874;野晶子的和歌,凛子不禁苦笑了一下。久木接着又朗诵起了中?#27465;?#32654;子的和歌,这位战后不久和寺山所司一起走红歌坛女歌人,年仅三十六岁就英年早逝了。

  “我们女人,任?#20037;?#22836;鹰、小蝌蚪还有花朵。

  和爱情一起,?#23395;?#25105;们的心灵。

  这首歌把女?#35828;?#23047;媚表达得淋漓尽致吧。”

  “?#21069;。?#30340;确是好诗。”凛子随声附合着。

  晚餐用完已过十点了。

  凛子紧张了一天,感到有些疲惫。

  从餐厅回到房间,关上门后,就成了两人世界,久木很自然地?#24403;?#20102;凛子,凛子也早已期待着这一刻,顺势靠在他的胸前,和他接吻。

  夜色笼罩的饭店里,悄无声息,静得能听见凛子衣服发出的悉簌声,长长的亲吻之后,凛子拢了拢头发,走到窗边。

  玻璃窗着落地面,外面的?#22266;?#19978;放着一张白色的桌子和两把椅子。

  “出去瞧瞧可?#26376;穡俊?br />
  凛子想吹吹晚风,打开?#22266;?#38376;走到外面,久木跟在她后边。

  “挺冷的。”

  入夜时刮起的风,掠过了秋天的高原。

  “你看月亮?#20040;?#21834;。”

  久木抬头一看,月亮高悬天边,皎洁如水。

  从屋里看时,?#22266;?#21069;面黑黑的,现在借着月光可以?#32769;?#30475;到宽阔的草地和高尔夫球场,远处耸立着屏障般的外轮山。清新的?#25484;?#20351;人觉得连月亮也比城市里所见到的更大更亮。

  “我都不敢看这月亮了。”凛子望着月亮小声说。“?#36335;?#20116;脏六腑都被它射透了似的……”

  “今晚就来它个月光浴怎么样?”

  “你说不出正经话来。”

  凛子缩起脖子说了声“好冷啊?#20445;?#27492;时的久木已被淫亵的念头?#23395;?#20102;。

  两人从?#22266;?#22238;到了屋里,里面的暖和气与外面袭?#35828;?#23506;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边赏月,久木涌起了情欲。此时的凛子正准备去淋浴。

  久木换了浴衣,躺在床上等凛子。凛子关上了门厅的灯,开始脱?#22836;?br />
  一下子屋里黑了下来。只有月光洒在窗户上,微微泛?#20303;?#20037;木凝望着这宁静中的朦?#23460;?#33394;。

  凛子在床的左侧,紧挨着洗澡间的地方,弓着身子在脱衣服,能听到衣服发出的悉悉簌簌的声音,解下了腰带,又抽去了几条系带后,?#22836;?#20415;长长的拖到?#35828;?#19978;。

  起初觉?#26126;?#28129;的月光,渐渐习惯之后,能模模糊糊看见东西了。只见凛子背对着他,身上披着?#22836;?#26406;胧中看起来很像是过去贵妇人出门时披的蒙头披肩。

  ?#27492;?#24207;是先脱?#22836;?#20877;脱长衬衣,然后是贴身衬衣,这么一件件往下脱的,凛子在已有肌肤之交的男人面前,仍旧背着他,披着?#22836;?#33073;着。

  久木之所以被凛子吸引,正是因为她具有这样的矜持和品味。

  脱完后,凛子披着?#22836;?#36827;了洗澡间。

  凛子这时一定完全一丝不挂了。

  久木闻着这些衣物的香气,在皎洁的月光下?#20102;?#36215;来。

  端庄而文静的女人变得?#26376;?#20351;人心醉,若原?#28147;兔月?#30340;女人,再怎么?#26376;?#20063;毫无情趣。

  从洗澡间传来凛子淋浴的细碎的水流声。

  久木关掉了所有的灯,以备凛子洗澡出来的需要。表面上是为凛子着想,其实,自有久木的打算。房间里温暖如春,从两扇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那儿照进了一抹轻柔的月光。

  设置好这一杨景,就只等美丽的?#26197;?#19978;场了。

  不知什么原因,凛子从洗澡间出来后,站在门边半天不动窝,久木奇?#20540;?#22352;了起来,凛子这才问他:“干么不拉上窗帘?”

  这根本用不着解?#20572;?#20037;木不作声。凛子走到窗前,要拉上窗帘的一瞬间,凛子?#30053;?#30340;风姿袒露在淡淡的月光下了。

  刚刚出浴的棵体上裹一件白色的浴衣,腰带长长垂了下来,头发盘在脑后,仰起脸眺望窗外的身姿,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剪影。

  久木看得入了神,翻身下?#29627;?#26469;到窗边抓住了凛子的手。

  “我刚才不是说过要月光浴的吗?”

  “不要,不要。”

  久木也不理会,把凛子拽到了床上。

  凛子虽然顾虑窗外的月光,一旦被搂抱着躺到了床上时,也就顺从地?#22836;读恕?br />
  “现在开始月光下的解?#30465;!?br />
  “别玩儿花样啊,我可害怕。”

  “你只要老老实实的保管你没事。一动不动地把一切都交给月亮好了。”

  久木发布完命令后,先拽掉她浴衣的带子,然后,双手轻轻地解开前襟,丰满的胸部?#26376;读?#20986;来。

  不知是久木的命令起了作用,还是清澈如洗的月色卸掉了凛子的抵抗力,她头一次这么温?#24120;?#20498;使久木有些不习惯,他接下去?#35328;?#34915;全部掀开了。顿时,女?#36865;?#20840;裸露在月光之下了。

  凛子的皮肤本?#28147;?#24456;白,月光下更显得白皙,只留下一处阴翳。宛如一具?#26700;?#38613;塑。

  “美极了……”

  无论怎样残忍的刽子手,看到绝色美人都会心旌摇曳,何况久木这样的速成的刽子手,不可能抗拒这美的诱惑。

  久木本想立刻就对这一丝不挂的肉体进行一番猛烈的袭击,却陶醉于这美的享受之中,于是改变主意,继续欣赏下去。

  年轻时只知道不顾一切地去占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更?#19981;?#29992;目光来欣?#20572;?#33258;己变成了月光,目光犀利地在这白皙的肉体上来回扫瞄着。

  雪白的肌肤和黑色的阴翳一齐呈现出来的一?#29627;?#22899;?#35828;?#32431;净便消逝得无影无踪。

  男人已不满足仅是目光的享乐了,开始爱抚起女人来。

  上千年的人类生活中,都在反复着同样的行为,为同样的目的而拼命,现在我们所做的和几千年前的人们是一脉相承的。

  “这种事不用学,自然而然就会了。”

  “可是每个人都不一样啊。”

  诚然,没有比性更普遍的了,也没有比性更富于私人秘密性的了。

  无论是几千年前的人还是现代人,尽管是在重复同一件事,仔细分析的话,却有着千差万别,从感受方式到满足程度都大相径庭。

  恐怕只有这个世界是无所谓进步与退步的。或许科学文明的进步使现代人更有?#35760;桑?#21476;代人较为笨拙,但都是从各自的体验和感觉中慢慢摸索,并为之一喜一忧的。

  唯独这一领域,科学也好,文明也好都难以介人进去,这是男人女人以其本来面目相互接触而得到的,仅此一代的智慧和文化。

  “你说对不对?”久木在心里问着自己。

  长时间的爱抚加上有力的?#24403;В?#20351;凛子立刻燃烧了。

  刚才还在月色下端着架子的女人,顿时化作一股冲天的火柱。

  “女人就是贪得无厌呀。”

  久木半是?#36153;?#21322;是羡慕他说,凛子听了轻轻摇了摇头。

  “最开始可不是这样的。”

  的确,刚认?#35835;?#23376;的时候,她十分拘谨,感觉迟钝。

  现在突然发现,凛子不知何时已找到了感觉,满足她的要求倒成了久木应尽的义务了,操纵女?#35828;?#25351;导者,成了为女人竭力服务的?#38518;?#20102;。

  “没想到你的进步这么快。”

  “这还不是你的功劳吗?”

  被女人这样夸赞,是男人最为得意的事了。不过,凛子能够如此盛开,其自身条件的优秀是不容忽视的。换言之,无论怎样的育花名手,没有优良品种,也不可能培育出美丽的花朵。

  “其实是因为你有能力。”

  “这也是能力吗?”

  “说不太清楚,反正,这里相当的棒。”

  久木说着把手轻轻按在凛子的小腹上。

  凛子感到?#24576;?#36190;这种部位,有点?#34962;蟆?br />
  凛子自己也模模糊糊地觉察到自己近来的变化,可是被这么明目张胆他说出来,自然会不知所措了。

  久木照旧往下说,

  “妙极了,简直是日本首屈一指的。”

  “别拿我开心了。”

  “我说的是真的。”

  ?#25300;也欢?#20320;的意思。”

  久?#20037;话?#27861;,只好寻找合适的措辞加以解释。

  “是一种温暖的,被从四周紧紧吸住的感觉……”

  “女人不都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每个人都不同。”

  凛子还是不明?#20303;?br />
  “女人自己可能不大了解,?#24189;?#36825;样优秀的到差劲儿的,什么样的都?#23567;!?br />
  “这跟男人也有关系吧?”

  “当然有关?#36947;病?#20294;是有时好容易对方?#24189;?#20102;自己,兴奋地进去之后,觉得不舒服,就早早撤退了。”

  凛子?#22871;?#31505;说道:“男人也太任性了。”

  “大概有点儿吧。”

  “可是,?#19981;?#36825;个女人才追求的呀。”

  “不发生关系的话还很难说。”

  “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

  “男人都明白的,只是对女性说不出口。”

  见凛子?#20102;?#30528;,久木把话题转到了平安朝时代。

  ?#21834;对词?#29289;语》里有位叫六条御息所的女性,她那个地方可能就不大理想。”

  “真的?”

  到调查室以后,久木看书的机会增多了。

  为以后编纂昭和史做准备,他主要看的是现代史,偶尔也重?#36335;?#32763;以前看过的书,其中就?#23567;对词?#29289;语》,在研?#31354;?#21644;史上的恋爱事件时,想起了光?#35789;希?#20110;是重读了一遍,不料发掘出了一些新意。

  久木自我解嘲的想,这还得多谢被降职了。年轻时没留意的东西,现在有了新的发现。六条御息所就是其中的一位令人?#34892;?#36259;的女性。

  “她不仅身份高贵,而且美丽端在,品味优雅。从表面上看是位毫无瑕疵的理想的女人,然而,重要的那个地方,似乎不那?#28147;?#22914;人意。”

  “真是这样吗?”

  “遗憾的是有极少数人是这样。”

  “治得好吗?”凛子认真起来。

  “如果特别爱她的男人拼命努力,而她自己也积极配合的话,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男人很难做到总是这样,这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19981;?#36825;个女子吗?”

  “即使?#19981;叮?#22914;果差劲儿的话,就会产生欲求不满,当别的女性出现时,?#26143;?#21487;能会转移。”

  “归根到底男人是很随意的。”

  “那我得问问你,女人是不是也不愿意和?#38405;?#21147;差的男人发生关?#30340;兀俊?br />
  “不愿意。”

  “这不是一回事吗。男人也不愿意和差劲儿的或迟钝的女人做爱呀。”

  月光洒在床上,两人并?#30424;?#30528;,探讨着性的?#26053;睢?br />
  ?#23545;词?#29289;语》里有句“雨夜品评?#20445;?#29616;在算是“月夜品评”吧。不,都赤棵着身子,还是“裸体品评”最恰如其分了。

  “六条御息所的悲剧,除了她太过清高,嫉妒?#37027;?#31561;原因外,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这里。”

  “连这都写在书上了?”

  “紫式部是女性,所以没写明或者不好写明吧,不过,从前后的内容来分析,是有这个意思的。”

  凛子很有兴致地望着久木,听他讲下去。

  “?#35789;?#30475;上了这个女人,追求她,终于如愿以偿,同床共枕了。可是,好不容易结合了之后,立刻又疏远起她来,后?#28147;?#20877;也没有主动去找她。”

  “那是因为?#35789;?#22826;狠心了。”

  “不错,女人大都会这么想的。事实上,女性评论家们几乎一致谴责?#35789;?#30340;薄情寡义。”

  久木轻抚着凛子的后背。

  “六条御息所也憎恨?#35789;?#30340;薄情,以至于化作冤鬼附体在?#35789;现?#29233;的正妻葵上及夕颜身上,使二人命丧黄泉。”

  “真是个刻薄的人哪。”

  “表面上稳重、闲静,实际上却是个钻牛角尖的人,一旦嫉恨起?#28147;头浅?#21487;怕。”

  “是?#35789;?#20808;冷淡她的呀?”

  “那倒是,可也实在够难为?#35789;?#30340;。男人有苦衷说不出,而对方还逼着他回答为什么不?#19981;?#22905;。”

  “女人不会了解男?#35828;摹!?br />
  六条御息所失去了?#35789;?#30340;爱,原来由于她的某个部位缺乏魅力,凛子很在意这个问题。

  “如果被男人说自己不怎么样的话,女人肯定会受不了这个刺激的。”

  “男人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35789;?#34429;不满意六条御息所,却什么也没有说,还?#32972;?#23492;一些优美的和歌和信笺给她,她去伊势时,?#35789;?#36824;到野野宫去探望了她。”

  “不是不?#19981;?#22905;了吗?”

  “她爱慕自己,当然不能过于冷淡了。即使有什么不满,表面上也要尊重女性,恭恭?#28147;?#30340;,这大概就是平安贵族的温文尔雅吧。”

  “这么说来,?#35789;?#34987;女?#22253;?#36140;,挺可怜的了?”

  “他尽力温和地对待她们,但并不为人所理解。”

  “那是自然啦,正是他那假?#24066;?#30340;和蔼,女人才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不?#19981;?#20154;家的话,就不该?#25159;?#36825;样引起误会的态度呀。”

  “但是如果?#35789;?#25509;触一、二次后便完全置之不理的话,会怎样呢?更会被女人责骂为冷酷无情的男人吧。”

  凛子?#20843;?#20102;一会儿说,

  “那么,有没有不问男人也能知道的方法?”

  “像?#35789;?#37027;样接触一、二次后,不再继续的就有问题了。”

  “这就能说明问题了吗?”

  “不能绝对的说,但可以理解为在性的方面不合拍。”

  在皎洁、清澄的月光下谈论这类话题似乎不大协调,应该谈些高雅的事。然而深究起来,对于人而言,没有比性的问题更重要更根本的事了。

  “从前,男女之间从不谈及这种事,他们互相之间一直没有?#20302;ā!?br />
  凛子对久木的话表示同意,欠起身问他:“还有一个问题请教一下,有许多?#31561;?#25110;夫妻开始阶段?#27973;?#20146;热,慢慢变得冷漠了,这种情况也是说明那儿有问题吗?”

  “不见得,只是对对方厌倦了,并不说明别的什么。”

  “那么,这种情况和六条御息所的情况怎么区分好呢?”凛子的提问越来越尖锐了。

  “刚才说了,?#35789;?#21644;六条御息所只接触了一、二次,尔后?#35789;显?#20063;没有主动提出过要求;而一般的?#31561;?#25110;夫妇的情况则是多次发生关系,产生了厌倦之后,男?#22870;?#24471;不积极了,性质完全不一样。”

  “就是说,连续几次以上就算合格喽?”

  “差不多吧,否则,一般家庭主妇就都不合格了。”

  凛子总算明白了,于是又问了个新的问题。

  “为什么男人会厌倦呢?”

  “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常听男人说在家里对妻子不大上心,不想搞新花样或没什么热情,这是怎么回事呢?”

  凛子的尖锐提?#36866;?#20037;木有些警觉起来。

  “不好说,妻子老在身边,太频繁了,男人怕自己吃不消,才半开玩笑这么说的吧。”

  和凛子如此深入地探讨性的问题还是头一次,这么袒露男?#35828;?#38544;私,使女人对自己了如?#21018;疲?#20037;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亲密无间的?#31561;?#24212;该是无话不谈的。

  久木暗自思忖着,凛子?#21482;?#20102;个问题。

  “据说?#20998;?#29579;室有?#25442;?#22826;子,结婚前就和一位年纪比他大的夫人关?#24471;?#20999;,真有其事?”

  从?#23545;词?#29289;语》突然谈到了外国的王室,久木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而且,皇太子结婚之后还一直和夫人保持关系,皇太子妃?#36335;?#25104;了三人家庭中的一员了,这怎么解释呢?”

  “你觉得奇怪吗?”

  “这么说?#38405;?#20301;夫人或许有些不敬,无论从年龄上还是外貌上,皇太子妃都占有绝对的优势,为什么还不和夫人分手呢?”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这背后恐怕还是存在着一个性的问题。”

  “那么出众的太子妃也不行吗?”

  “不是不行,皇太子和夫人在一起时精神上更能得到安宁,加上性方面更有魅力,所?#38405;?#20197;割舍吧。”

  “可是年龄大那么多,也不怎么漂亮。”

  “这你就不懂了,”久木把手搭在凛子的肩头,“性与年龄和外貌没什么必然的联系,有的?#35828;?#20102;夫?#35828;?#24180;龄还充满魅力,也有的人年轻漂亮却没有性?#23567;?#24635;之一句话,没有比性的问题更为属于私人秘密的,外界无从窥测的东西了。正因为如此,才显得神秘莫测,别?#26143;?#36259;的。”

  “别?#26143;?#36259;?”

  “如果女性都是?#38405;?#36731;漂亮取胜,就太没意思了。为?#20048;?#36825;一点,上帝就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加上了性这种不易看到的、具有威力的东西。”

  “月夜品评会”快要告一段落了,久木也困了,可是凛子还不肯?#25307;蕁?br />
  “听你说了半天,觉?#27809;?#26159;女人吃亏。因为男人就没有这类的问题呀。”

  “不对,男人也有难处。女人是属于身体构造上的差异,而男人有阳痿啦、早?#20272;?#31561;等?#34924;鍘?#36825;些?#24049;?#31934;神上的影响有关,所以情况更加复?#21360;!?br />
  “能治好吗?”

  “首先得有自信,女方的鼓励是最有效的。然而,无论看起来多么风流倜傥的男子,在性接触时没?#26143;?#36259;或笨?#30452;拷牛?#37117;会被女性厌倦的。”

  “那倒是。”

  “和女性一样,男子在性方面被埋怨是最受伤害的了。”

  “女人会埋怨吗?”

  “就算不当面说,从事后的态度上也觉察得出来,而且女人在吵嘴时是什么都往外说的。”

  “你被说过吗?”

  “?#24515;?#30340;福,还没有过。”

  “是完全没有吧。”凛子逗他。“看来男人和女人都不容?#35013; !?br />
  “很少有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十分和谐的男女。”

  “我们还可?#22253;桑?#27809;有一、二次就停止呀。”

  “这还用说,你是日本第一呀。”

  凛子靠了过来,久木紧搂着这柔软光滑的躯体,沐浴着月光?#33080;了?#21435;了。

  黎明时分,久木做了个奇怪的梦。

  一个男人站在一片芒草丛生的荒野上,正注视着自己这个方向。不用问,这人是凛子的丈夫。凛子也在旁边,她若无其事地朝大路方向走去,只留下久木和那个男人面对面地站在芒草丛?#23567;?br />
  久木只记得这些,至于那?#35828;?#34920;情以及什么时候,到哪儿去了都忘记了,只剩下了被看穿一切的冰冷的感觉。

  久木?#29992;沃行?#26469;,瞅了瞅身旁正在熟睡的凛子。

  不知什么时候凛子穿上了浴衣,领口严严实实的。

  枕旁的?#30452;?#25351;着五点半,天快要亮了。在厚厚的窗帷下端,透出了一缕晨曦。

  久木望着微微泛白的窗子,脑子里还萦绕着昨晚的梦?#22330;?br />
  梦见白色的芒草,大概是因为来这饭店的途中,仙石原满?#22870;?#37326;的芒草给他的印像太深了;而凛子的丈夫,是由于自己一直难以释怀才出现在梦中的,没有见过他所以?#35874;秀便?#30340;看不清什么长相和表情。

  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凛子侧着身从他们两人中间穿了过去,就好像要把两人分开似的。

  久木不再回忆这不着边际的梦了,起身走到窗边,掀开窗帘向外张望,外面浓雾笼罩,外轮山只还露出了顶端,?#23545;?#30475;去宛然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离天大亮还有一段时间,平原上覆盖的雾霭正慢慢开始退去。

  久木又迷糊了一会儿,再次睁开眼睛时,刚过七点半,窗帘下边露出了明亮的光线。

  凛子还在酣睡中,久木一个人下了?#29627;?#20174;?#22266;?#30340;窗帘缝隙里看见天已放亮,碧空如洗,外轮山的群峰如同近在眼前。

  这一带是山峦叠蟑的盆地,所以山腰以下依然雾气蒙蒙,就像一个椭圆形的棉花团悬浮在半空里。

  以前也是秋天来的这里,清晨的浓雾散去之后,平原才得以?#26376;?#20986;来。今天也一样,透过薄雾,?#32769;?#21487;以看到高尔夫球场的一角,已有人影在晃动。

  这时久木想起了离开家?#22791;?#22971;子说的在箱根打高尔夫球的事来。

  妻子真的相信自己的话吗。久木突然感到有愧于妻子,于是拉严了窗帘,不去想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凛子听到他的动静,睁开了眼睛。

  “你要起?#29627;俊?br />
  “不,我也?#25307;选!?br />
  久木回到床上,没有告诉凛子刚才做梦的事。

  “再躺会儿。”

  在晴朗的秋日里打高尔夫球再有趣,也比不上凛子柔软的皮肤的温?#21834;?br />
  对一夜的幽会而言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外面的雾早已散尽,而两?#35828;?#33391;宵还未过完。

  黎明时分在梦中见到了凛子的丈夫,这件事久?#20037;?#26377;跟凛子说,怀着残留的冷冰冰的感觉。久木搂着凛子又睡了过去。

  已经九点半了,窗外鸟在鸣啭,外面是晴空万里,球场上人们追逐着小白球。和这些健康的人们相对照,久木还呆在床上,享受着凛子暖融融的体温。

  一想到只有自己一人是沉迷在怠情、不健全、不道德的世界之中,久木就感到?#27973;?#24812;意。

  他一动不动地躺着,这时,凛子轻轻扭了一下头,慢馒睁开了眼睛。

  “我又睡着了呀。”

  “因为你折腾得太厉害了。”

  “不许你胡说……”凛子捂住了久木的嘴,不让他往下说,

  “哎哟,都十点了。”

  今天的?#25165;?#26159;上午游览秋天的芦湖,下午返回东京,纵情而任性的生活即将告一段落了。

  “起床吧。”在凛子的一再催促下,久木才懒洋洋地下了床。

  窗帘还未打开,房间里很黑的,凛子一下床就奔浴室而去。

  久木开开电视,当二人沉缅于情爱之中时,外面的世界似乎还是老样子。

  不一会儿,凛子洗了澡出来,坐到了镜前,轮到久木进浴室了。

  久木从洗澡间出来时,窗帘已敞开,凛子在窗旁的梳妆台前梳着头。

  望着凛子雪白玲球的?#26412;保?#20037;木冲着镜子里的凛子说:“好美的女人哪……”

  “认识你以后,我比以前上妆了。”

  “这种事有利于荷尔蒙的分泌,连这儿也滑溜溜的了。”久木?#20302;?#22320;碰了一下她的臀部,凛子慌忙躲闪。

  “别?#30452;?#38393;,头发要弄乱的。”

  “乱了怕什么。”

  久木从后面亲吻着凛子的脖子。

  “性的满足使女人越来越滋润,男人却越来越干瘪。”

  “净瞎说。”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与生俱来的宿命。”

  凛子觉得“宿命”这个词很有意思,不禁笑了起来。

  “可怜的男人,快穿衣服吧。”

  在凛子催促下,久木不情愿地脱掉浴衣,换上了出门的衣服。

  在饭店的餐厅吃了顿不当不正的饭,两人出了饭店,略微有些凉意。在满目秋色中,来到湖夙,从那里乘渡船去游览芦湖。

  星期日人很多,中途在箱根园停靠了一下,从那儿坐缆车上到驹岳山顶,站在这里,箱根的群山、远处的富土山直至骏?#27833;?#30340;美景一览无余。

  海拔一千三百公尺的驹岳山上,满?#22870;橐案?#30422;着鲜艳夺目的红叶,在湖水的倒映下,山水一色,连成红艳艳的一片。

  两人饱览了高原的湖光山色之后,?#27515;?#36710;下山,回到湖尻时是下午四点。不早点下山的话,回东京的路就不好走了。

  “怎?#31383;歟俊?br />
  凛子没有马上回答,看样子不大想回去。

  “晚回去行吗?”久木又问道,凛子点了下头,于是两人决定在箱根再?#27627;?#19968;会儿。

  “驹岳的半山上有个能看见芦湖的餐厅。”

  穿过渐渐拥挤的道路,上了山路就到了餐厅。餐厅位于不到驹岳半腰的地方,脚下方的芦湖犹如近在眼前。

  赶着吃完晚饭后,他们才注意到,外轮山已被晚?#26082;?#32418;了。

  山太高了,所以?#31456;?#20063;早,从云间?#23396;?#20986;的光线,斜射在山冈上和湖面上。

  久木来到?#22266;ǎ?#30522;望着晚?#21152;?#29031;下的起伏的群山,对凛子低语道:“就这么呆下去该多好啊。”

  凛子没吱声,久木下决心说了一句:“咱们再呆一晚吧。”

  远望着黯黑下去的湖面,凛子微微点?#35828;?#22836;,“好啊。”

  其实,久木虽然这么提议,并没有抱多大期望,只是随意说说而已。

  “你真的行吗?”

  “你呢?”

  被凛子这么一反?#25285;?#20037;木一时无言以对。

  的确,为此要和妻子联络,得?#30452;?#29702;由,而且明天还要上班。好在工作清闲,没有要紧的事,但是,最晚也得十点左右到公?#23613;?br />
  然而最叫他担心的还是凛子的家庭。

  虽说借口招待会后和大家一起出去,但两个晚上不回?#19968;?#19981;会有问题呢。再说明天是星期一,凛子的丈夫也得去上班了。

  “我这边怎么?#24049;?#35828;,你行吗?”

  久木咽下了“你丈夫怎?#31383;?#21738;”这句话,窥视着凛子,凛子望着太阳落山后通红的天?#23454;?#35821;道,“只要你没事就?#23567;!?br />
  夕阳西下后,群?#20132;啡?#30340;湖水霎时失去了光辉,变得黑?#33080;?#30340;了。

  望着?#33391;?#30340;湖面,久木脑子里?#25351;?#29616;出了清早那个梦?#22330;?br />
  已经过了一天了,梦的轮廓已不大清晰了,只有那冷冰冰的印像一直挥之不去。

  他猜想凛子或许是不顾一切要住下的,和丈夫发生冲突也在所不惜。

  “真的可?#26376;穡俊?br />
  久木叮问道。与其担心凛子,不如说是在问自己,能不能为此承担责任。

  “没关系吗?”久木又问,凛子凝视着黑乎乎的?#28193;劍?#19968;动不动。

  见凛?#26377;?#24847;已决,久木就到餐厅门口的电话亭去给白天住的饭店打电话,幸亏是星期日,饭店比较空,要的还是昨天住的那一间。

  然后他又提着心往家里拨了个电话,没人接,只听见看家电话的声音,真是万幸,久木留了句“同伴邀?#20197;?#30041;宿一晚,明天回去。”就挂断?#35828;?#35805;。

  自己这边暂时没什么了,凛子会怎么样呢?

  回到餐厅,告诉凛子定了房间,然后问道:“你用不用也打个电话?”

  凛子稍稍思忖了一下,站起身来,几分钟不到就打完回来了。

  “他没说什么?”

  久木不安地问。凛子淡然地答道:“管他呢。”

  “可是明天是星期一呀,你不方便的话回去也?#23567;!?br />
  “你想回去?”

  又一次被反?#25285;?#20037;?#20037;?#19981;迭地摇起头来。

  “我是怕你为难。”

  ?#25300;一?#26377;办法的。”

  凛子的语气里多少含有豁出去的味道。既然如此,久木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么今晚咱们就呆在一起吧。”

  凛子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男人也不能胆?#21360;?#26080;论后果如何,有凛子和自己在一起,就没什么可怕的。

  “咱们走吧。”

  久木忽然有些激动,抓住凛子的手说道:“多谢你了。”

  这与其说是对凛子决定留下来的?#34892;唬?#19981;如说是对她给予自己勇气的谢意更为恰当。

  决定作出后两人回到了饭店。

  上午刚退了房,现在又回来了,两人觉得不大自在,服务台的人若无其事地把他们领到了昨天那个房间。

  四周昏?#25285;?#26381;务生打开门开?#35828;疲?#23627;内的陈设一如昨日。

  服务生放下提箱离开后,两人站在房间当中没有挪地儿,互相对视了一眼,便不约而同地紧紧?#24403;?#22312;了一起。

  没有任何语言的交谈,然而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你到底还是没回去啊。”

  “你也为我又呆了一晚哪。”

  尽管都是在心里这样说,然而实实在在的身体接触,已使对方感知了一?#23567;?br />
  久木更紧地?#24403;?#30528;凛子,一边吻她,一边在心里问:“被丈夫叱责你都不在乎吗?”

  凛子也以接吻回问:“你妻子生气你也无所谓吗?”

  一番热吻作了回答:“妻子说什么我都无所谓。”

  “丈夫怎么说我也不在乎。”

  他们的脸颊紧贴在一切,感受着对方的情感,此刻,久木断定,两人已越过了那条鸿沟。

  尽管互相爱慕,也没有想过会到这个地步。到了这个地步,恐怕再难回头了,前面是枪林弹雨的前线,弄不好二人会双双中弹倒下的。

  “你还好吧?”

  久木想用语言再确认一下,却发现凛子这时已泪流满面了。

  这突如其来的眼泪究竟是担心两天不归会引起的后果呢,还是想到自己居然作出这样的决定而?#37027;?#28608;动呢。不管怎样,这会儿是什么也?#20160;?#20986;来的。

  久木为凛子擦去脸上的泪珠,脱掉了她的上衣,解开了衬衣的扣子。

  凛子闭着双眼,衣服一件件落到了脚边,最后裙子也落下了,凛子像偶人一样纹丝不动地站立着。

  久木抱起凛子来到床上。

  床的大小与弹性和昨天一样。二人一下子倒在床上,跟着紧紧?#24403;?#36215;来,胸贴着胸,腰挨着腰,四肢互相缠绕着,久木渐渐感觉到了凛子肉体的温热,与?#36865;?#26102;,萦绕在头脑中的家庭、妻子、工作等等,都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久木一点点溶化于、陶醉于凛子的温馨之中,他产生了一种错觉,?#36335;?#33258;己正在被无边无际的空间慢慢吸进去了。

  这既可以说是孤独感,?#37096;?#20197;说是堕落感吧。

  做这样的事不会有好结果。这样下去,会被同事们唾弃,陷入无法挽回的?#36710;?#30340;。他这么想着,在心里念叨着,却依然迷?#30340;亲?#33853;下去的感觉,全身心地沉醉于这一坠落的舒适之中了。

  ?#25300;?#38505;……”

  这个词在久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两人再度朝着放纵情欲的快乐的花园坠落了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