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5章 初会

  从大年夜到正月初二,久木一直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这是从?#20174;?#36807;的。

  当然,并不只是和妻子两人过年,三十晚上,女儿知佳携丈夫?#20174;?#20108;老共度除夕,笑语?#28193;?#36807;了一个热闹的元旦。

  可是,女儿、女婿一走家里立刻冷清了下来。

  随着年纪的增加,夫妻间的对话日益减少,这种宁静说明了什么呢。

  久木现在没有那份?#37027;?#20027;动跟妻子说话,妻子当然也很体谅他,从不表现出特别的亲热。

  三日下午,和妻子两人去参拜神社,这是一年之始的习俗,仅此而已。

  神社位于离家十?#31181;?#24038;右?#26408;?#27665;住宅区里,来这儿参拜的都是住在附近的人。

  久木和妻子并肩站在神前,各自祈祷各自的。

  久木首先祈?#38468;?#24180;一年能平安健康,其次希望和凛子的恋情能进一步加深、持久下去。

  身旁合掌祈祷的妻子想的什么呢,一定是希望自己身体健康,工作顺利,或者早日抱上外孙子,以及久木所不知道的秘密。

  然后抽了签,妻子抽了个大吉,久木是小吉。

  妻子难得抽着一回大吉,满面笑容,久木对小吉也不在意。

  这就算尽了作丈夫的义务了,回家后久木马上又要出门。

  “我到董事家去拜一下年。”

  久木换上了崭新的西服,告诉妻子说是去董事家拜年,其实只是个幌子。

  他和凛子?#24049;?#20102;今晚六点在横滨饭店见新年第一面。

  去年岁末丧父的凛子,正月是在娘?#22812;?#30340;。

  长兄继承了家业,母亲孤单单的,所以凛子去陪伴她。

  电话里听凛子这么一说,久木就想问问她的丈夫,话还没出口,凛子就告诉他:“就我自己回去。”

  看这情形,她丈夫?#19981;?#33258;己?#22812;?#24180;了,知道她没和丈夫在一起,久木轻松了不少。

  只是凛子不同意元旦头两天见面。

  她借口“没有时间”啦,“特别忙”啦等等打马虎眼,其实恐怕还是对去年年底,守灵时那次的强行约会耿耿于怀。

  “那次都怪我。”

  久木一再地道歉之后,好不容易?#26049;己?#19977;日晚上,在上次去过的饭店大厅里碰面。

  然而久木还是放心不下,刚到元旦,又打电话给她,确认了一遍。心神不定的久木草草拜访了董事长,就告辞出来,提前到达了横滨的饭店。

  大厅里身着节日盛装的女性花枝招展,洋溢着新年的热闹气氛,今天是新年第三天,有的家庭正在准备退房回家。

  新来的人和要走的人混杂在一起,大厅里熙熙攘攘,久木坐在一张沙发上,不经意地看着门口。

  快六点了,凛子该到了。

  今天凛子会是什么打扮呢。

  久木惴惴不安地又看了一眼入口处,只见旋转门那边出现了一位和服装束的女性,久木蓦地站起身,看见凛子从旋转门里走了出来。

  今天的凛子是素色和服上配着豆沙色的腰带,手上搭着毛皮披肩,走近一看,从和服的前胸直到底襟,点缀着蔟蔟梅花。

  久木迎上前去,说了句“新年好?#20445;?#20955;子也轻轻问候了一句。

  “你穿这件和服真是美极了。”

  凛?#26377;?#28073;地微微低着头,从凛子的脸上已看不出守灵之夜那凄然的表情了。

  “咱们到楼上去吃点东西吧。”

  久木对横滨不大熟悉,所以就在饭店的餐厅订了座位。

  上到顶层的餐厅,两人面对面坐在靠窗的座位上。

  新年期间,一家一户的比较多,久木根本不在乎周围的目光,凛子也满脸无所谓的样子,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或者说胆子越来越大了。

  久木点完菜后,和凛子干起了白葡萄酒,久木道:“我以为你来不了了呢。”

  “怎么这么想啊?”

  “我也说不清,总觉得……”

  也许是由于那天晚上自己强迫凛子做那件事,而心有余悸吧,既然凛子现在来了,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新年在娘?#22812;?#30340;?”

  “嗯,去陪陪我母亲。”

  看来新年期间凛子和夫君是不在一起了。

  “大致安定下来了吧。”

  ?#23433;?#19981;多了。就是母亲还很难过。”

  父亲去得太突然了,凛子的母亲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那你就住下去吧。”

  “我当然可以啦。”凛子简练地回答了这一微妙的问题。

  先上了个蒸牡蛎,飘散着香摈酒的馥香。

  久木在董事长家几乎没吃什么,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他又要了杯白兰地。

  “咱们认识有一年了。”

  去年的正月久木认识的凛子,那时只是一般的关?#25285;?#20598;尔见个面,吃吃饭而已。

  回顾这一年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去年正月的时候,他没有料到会和凛子发展到这么亲密的程度。

  “同为一年,却各不相同啊。”

  有的一年令人刻骨铭心,也有的一年平淡无奇。从这个意义上讲,过去的一年是久木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年了。

  “再暖和一点,咱们还去热海怎么样?”

  和凛子最初的结?#24076;?#26159;去年到热海去看梅花之后。

  有一次偶然邀请凛子去热海赏梅,恰巧,她早就想去,于是他们尽情观赏到了早春绽开的梅花。后来回到东京,吃完饭,在酒吧喝酒时,久木不想放凛子回家,直接带她去了旅馆。

  二人已见过多次面加上鸡尾酒的作用,凛子稍稍抵抗了一下就顺从了他。

  回想着那时纯真无邪的凛子,久木深情地望着她的脸。

  “你穿这和服真好看。”

  和华丽的樱花相比,梅花的淡雅文静和凛子十分相配。

  “这是为今年元旦特意做的。”

  赏梅之后他们定的情,新年伊始凛子穿着梅花?#21450;?#30340;和服来赴约,更撩动了男?#35828;?#24515;。

  汤端上来后,凛子悠然地喝了起来。那优雅的坐姿,喝汤的架式,举手投足都给人以美?#23567;?br />
  久木看得着了迷,小声说:“这就叫梅花胜似樱花啊。”

  “怎么讲?”凛子停下了喝汤,?#23454;饋?br />
  “樱花当然美丽,但是太过奢华,咄咄逼人,比较起来还是梅花娴雅温柔,惹人喜爱。”

  “梅花太素朴了吧。”

  “不,梅花气质高雅,非常清纯。”

  “古代人说的花,就是?#35813;?#33457;吧?”

  “奈良时代以前是梅花,到了平安时代,樱花被捧了起来。梅花不仅仅花好看,花枝造型也很美。”

  “?#27809;?#21280;的话来说,叫做‘樱花画花,梅花画枝’,梅花是以凛然不俗的枝桠之美取胜的。”

  久木由此想到一句和歌。

  “有一?#23376;?#26757;的好诗句,就是石田波乡的‘梅花一枝犹如仰卧之死者’。”

  说完久木才意识到凛子的父亲刚故去,便道:“这首和歌并不是意在用梅花描绘死者,而是要表现梅花所具有的那种清冽、庄严的韵味。樱花容易给人以流于人情的脆弱感,而梅花则令人肃然起敬,……”

  “是有这种感觉。”

  “太不可?#23478;?#20102;。”

  “什么呀?”

  “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了。”

  一瞬间久木脑海里浮现出了凛子?#26376;?#30340;身姿。应该将其比作梅花好呢,还是樱花好呢,若是比作梅花的话,就是一簇上下腾挪,?#37096;?#20081;舞的梅花了。

  这些妖艳的念头一闪而过,久木一边用刀叉吃着烧烤?#26082;猓?#19968;边问:“今天去神社了吗?”

  “还是居丧期间,没去,你呢?”

  久?#20037;?#25552;和妻子一起去的,只说道:“去了一趟,抽了个小吉。”

  “去年你好像也是小吉吧?”

  “你的记性可真好。”

  一年前的正月,久木和凛子去了赤扳的日枝神社,那天是一月十日,已过了参拜的时候,就在两人一起拜神、抽签之后,觉得一下子亲密了许多。

  “那么,今年就不去了?”

  “今年还是不去为好。”

  久木随口?#23454;潰骸?#20320;丈夫呢?”

  “他也不去。”

  久木一听凛子这口气,不由停下了手里的刀叉。

  “他是女婿,问题不大吧?”

  “不是因为这个,我们那位从?#28147;?#19981;做没用的事情。”

  “没用的事情?”

  “在他眼里,参拜神社、抽签之类都是无聊的事。”

  “也是,他是科学工作者,所以……”

  “也许吧。”凛子的语调相当的冷淡。久木转了个话题:“你打算在横滨呆到什么时候?”

  “明天回去。”

  “那么快就……”

  久木以为她还得再呆两、三天呢。

  “你丈夫的大学还没放假吧?”

  凛子微微摇了摇头,提高了声调:“可是,猫在家等着我呢?”

  没想到凛子专门为了猫回家。

  “这么说你丈夫他不在家了?”

  “元旦回他父母家了,二日以后就在家了。”

  “就他自己……”

  “他要是不呆在自己的书房里,就没着没落的,整天泡在书堆里他才觉得幸福呢。”

  “他是科学工作者……”

  凛子没再说什么,久木喝了口葡萄酒,说道:“有你丈夫在,还怕猫没人管吗?”

  “当然了,他对活物从?#28147;?#27809;有一点兴趣。”

  “他不是医生吗?”

  “所以才不待见猫呐。去年有一次莎莎尿不出尿来,?#19968;?#24102;它去医院看过病呢。”莎莎是那只猫的爱称。

  “你猜当时他怎么说,他说去医院也?#21069;?#25645;,最多凑凑合合看看哪儿有病,?#31181;?#19981;好,甭管它算了。可是,我带它去医院看了一下,好点了。结果他又嘀咕医?#21697;?#22826;贵了。”

  “猫、狗都没有健?#24403;?#38505;一说,就显得特别贵。”

  久木说道。凛子皱起?#32426;?#35828;:“可是猫也难受呀,不给它?#23614;?#22810;可怜哪。”

  “那是,猫也是家庭?#31245;?#20043;一?#20581;!?br />
  “交给他的话,弄不好会拿去做动物试验呢。”

  “不至于吧。”

  “反正他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

  服务生来给久木和凛子的杯子里斟满了葡萄酒。

  窗外是一片灯海,久木一想到每个灯光底下都住着人家,都有一对?#38405;?#22899;在颠驾?#29399;錚?#19981;由产生了莫名的恐怖。

  可以肯定地说,这些情侣有的情投意?#24076;?#26377;的貌合神离。

  凛子和她的丈夫算是其中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吧。

  眺望着眼前的灿灿灯火,一个想法渐渐在久木?#38393;?#28165;晰了起来。

  以前他一直不明白凛子为什么会跟自己要好,总以为她是厌倦了自己的丈夫,想要找点刺激,才红杏出墙的。

  可是听了凛子的这番话,发觉她并不是出于消?#19981;?#36731;浮的心理。凛子的丈夫对参拜神杜、抽签等完全不屑一顾,冷漠而清高,对猫狗之类的宠物冷若冰霜,根本不去理解凛子的?#37027;欏?br />
  听起来都是些微不足道的琐事,然而对当事者而言,就不是小事了。在这些问题上。没有大道理可讲,它涉及?#35828;母行?#35748;识和价值观,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妥协和?#20302;?#30340;。

  凛子的丈夫外表潇洒,年轻有为,早早当了副教授,但是,在?#24895;?#21644;感觉方面和凛子似乎不大会拍。

  或许是对丈夫的不满和抵触感,使凛子向外寻求,结果才和自己亲近起来的。

  久木?#20102;?#30340;时候,凛子也轻轻地倚着窗边向外眺望。

  久木忽然觉得自己的心?#23478;?#34987;凛子看?#31119;?#20415;转过身不再看窗外,凛子也收回了视线,

  “真是无奇不?#23567;!?br />
  凛子听了,说道:“对不起,净跟你说些鸡毛蒜皮的事……”

  “哪里,正是我想听的。”久木并不是?#20197;?#20048;祸,而是因此放宽了心。

  “好了,今天是新年,不谈那些了。”久木端起酒杯跟凛子碰了碰杯,?#30333;?#20320;今年交好运。”

  两人又碰了一下杯,久木一本正经他说道:“今年会是什么样的一年呢?”

  “你是说我们吗?”

  “今年想要更多的在一起,更多的去旅游。”见凛子赞同的样子,久木说了句:“希望能更长久的呆在一起。你呢?”

  “那还用问。”凛子答道,忽然又?#27425;?#20182;:“照这么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呢?”

  “你的意思是?”

  “我们俩……”对这样直截?#35828;?#30340;问话,久木一时答不上来。如果拣好听的说当然容易,可是对于现在的凛子来说,那种?#29992;?#30340;回答是行不通的。

  男人要求更频?#22791;?#38271;久地来往,女人也愿意交往下去,于是海誓山盟,情意绵绵,使人陶醉在恋爱之?#23567;?#21487;是一旦冷静下来,面对残酷的现实时,就会遇到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或许有人认为,陶醉在爱河里时不必追究这个问题。

  显然这是?#27809;?#24819;的浪漫主义者的想法,什么实际问题也解决不了。因为根本就没有现成的答案,所以不愿正视这个问题。

  热恋中的女人是不?#19981;?#36825;种?#29992;?#30340;态度的,因为性在本质上是要求黑白分明的,模棱两可的回答是不能说服?#35828;摹?br />
  如果两人就这么继续热烈相爱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呢?

  随着更多地一起出去约会、旅游,两人不在自己家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那么最后呢?

  最后两个人会更为牢固地结合呢,还是落个惨不忍睹的下场呢?

  久木实在没有勇气来面对这个难题,就转了个问题:“今天不回去?#26032;穡俊?br />
  “就在这儿住一晚吧。”

  久木心想,先住上一晚再?#24760;歉?#25165;那个问题也不迟。

  主菜之后是沙拉和?#27748;摇?#20197;往一到快结束就餐时,赶紧现?#24760;?#19979;一步的安排,心里老不踏实,可是今天晚上早已安排就绪了,

  对久木的建议,凛子不置可否,内心很矛盾。久木知道在这种情形下,不必非要?#23454;?#37027;么清楚,自己决定就行了。

  他站起身来,去给服务台打电话预约了房间。

  “我要一个双人朝海的房间。”

  去年年底在这个饭店见面那次,凛子是夜间回去的,久木不一会儿也离开了旅馆,都没能看到清晨的大海景观。

  “我定了房间,今晚就住这儿了。”

  “我没说要住啊……”

  要是让凛子走掉了,久木就太?#27426;?#20102;。

  “这可是今年的初次约会?#20581;!?#20037;木?#37027;?#25235;住了凛子的手,“今天你也穿的是和服,太好了。”

  凛子想起了上?#25991;?#19968;幕,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放心,我不会像上?#25991;?#26679;的。”

  那次是由于时间有限,今天则是长夜漫漫,有充裕的时间。

  “现在就去房间好吗?”

  “不住行不行?”

  “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今年我也逃不了了,?#22253;桑俊?br />
  凛子虽然是冲着男人说的,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饭后要了红茶和白兰地。凛子不想喝,久木非要她喝一点儿。

  “这酒劲儿不大,没事儿。”

  凛子不能喝酒,喝一点就醉,是那种最好灌醉的类?#20572;?#36825;样的女性喝这种白兰地最见效。

  既然决定在这儿过夜,就可以放开了喝了,只要她能从这儿走回房间就行,剩下就是久木的事了。

  “对面是千叶县吧?”

  凛子指着窗外?#23454;潰?#20037;木这才回过神来,只见隔着黑漆漆的大海,?#23545;?#30340;彼?#28193;了?#30528;一条光带。

  “太阳就是从那边升起吧。”

  从横滨?#36739;?#30475;,千叶在东边。

  “今年的第一次日出看了吗?”

  “遗憾得很,没看着。”

  “那好,明天咱们一块儿?#31383;傘!?br />
  久木在心里描绘着和凛子?#24403;?#26102;迎接朝阳的情?#21834;?br />
  “从床上也能看到。”

  “这样会遭报应的。”

  躺着迎接喷薄而出的清纯的朝阳,的确有些不敬,却也不失一种?#29281;?#30340;?#25880;Α?br />
  “咱们走吧。”

  久木越来越心里发痒,催促着凛子,凛子说了句“等一等?#20445;?#23601;朝电话走去。

  不知她是给娘家打电话,还是给东京的家打,反正多半是解释今晚有事回不去了。

  不多久凛子回来了,脸色不太好。

  “我非得住下吗?”

  “是的。”

  久木断然答道,凛子想了想说:“明天早晨五点回去可?#26376;穡俊?br />
  到明天早上再说,久木想着站了起来。

  凛子还在犹豫,慢吞吞跟在久木后头进了屋,服务生放下钥匙就走了。

  久木立刻把凛子抱在怀里。

  “好想你啊……”

  去年岁暮匆匆忙忙只幽会了一个小时,今天一定要补回来。

  一边接吻,久木的手触到了和服的腰带。

  久木听说要想使穿和服的女人就范,必须先解掉和服的腰带。他不会解,好在?#24403;?#26102;,腰带已被弄开,长长的拖到?#35828;?#38754;。

  凛子也意识到了,说了声“等一下?#20445;?#23601;进了卧室,开始解腰带。

  现在,久木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她不会再说“我要回去”了。

  久木放心地坐在沙发上,凛子把和服收进了壁橱里,就去洗浴了。

  久木自己?#19981;?#19978;了浴衣,看了下表还不到九点。

  既使凛子明天早走,也有的是时间。

  久木?#39277;?#20102;一下房间。这是个套间,外间是起居室,靠墙有长沙发和桌子,窗前摆了个书桌,沙发贴靠的墙上,镶嵌着一面镜子,把房间照成了两个。里面的卧室,放着一张大大的双人床,正对着窗户,现在是夜晚,海面黑?#33080;?#30340;,明天太阳将和黎明一起从那里升起。他们为了看日出才要的这个朝海的房间,所以应该尽量把凛子留到日出时分。久木关掉了所有的灯,只剩下光线很暗的床头灯和外屋的壁灯。

  男人像个少年人似的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激动时刻的到来,为?#20439;?#22909;了一切准备。

  久木正猜测着凛子一会儿出来时的模样,只听喀咯一声门响,凛子洗完澡出来了。

  只见她穿一身白色和服内衣,系着腰带,头发高高的挽了上去。

  “我可喝多了。”

  凛子步履瞒珊地走了过来,久木站起身轻轻地一把抱住了她。

  “不要紧的。”

  他觉得凛子稍稍醉酒之后再一淋浴,愈加显得妩媚动人了。

  高高盘起的发髻下面露出了纤细的?#26412;保?#20174;圆圆的肩头到苗条的腰肢,再到丰满的臀部,曲线十分优美。白色内衣薄?#31383;?#36879;明,身体的轮廓清晰可见。

  “这是今年的初会。”

  久木在凛子耳边低语着。

  “你知道把这叫做什么吗?”

  “叫做姬始。”

  各自都有家庭,却在新年之始和别人结?#24076;?#20004;人既有罪恶感,其中也?#24615;?#30528;背叛的快?#23567;?br />
  翻云?#28799;?#21518;,久木搂着余韵?#28147;?#30340;女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每次相聚时都变化万?#35828;?#22899;体实在令人百思莫解。在最初的阶?#25991;?#20154;?#24515;?#24863;动、惊叹其绚丽多姿,然而现在已超越了这个界限,女人那旺盛的情欲使人不安,让人生畏。

  凛子似乎也有同?#23567;?br />
  “我想咱们今年不要再见面了。”

  “你怎么了?”

  “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只是身不由己。”

  这么说今晚能见面,多亏了凛子的身体了,久木觉得很滑稽。

  “心里想着这样不对,要尽快结束这一切,却管不住自己又来了。”

  凛子像是对久木说,又像是对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说道。

  联结男女的因素多种多样,其中肉体的联系与精神的联系具有同等的力量,甚?#33080;?#20046;其上。

  仅仅和女性保持关系的话,只要有身体的魁力就足够了,然而,恋爱则是身心两个方面的,缺一不可。

  凛子当然指的是后者,久木却故意挑衅道:“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时候和你丈夫……”久木一时语塞。凛子转过身来?#23454;潰骸?#20320;愿意听这些?”

  “愿意。”

  “真的?”凛子又叮问了一句后,说:“我们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性生活,偶尔也有,只是觉得?#27426;?#22823;意思。这时你突然出现了,从此我就变了一个人。”

  “后来和你丈夫还……”

  “我说过没有了。”

  “那你丈夫能满足吗?”

  “不清楚,我不愿意,他也?#35805;?#27861;。”

  “你不?#19981;?#20182;哪一点呢?”

  “这个嘛,他说话的声音,他的皮肤,反正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他怎么要求你也不答应?”

  “女?#35828;?#36523;体很挑剔,不像男人那样说行就行的。”

  在性的方面,女人确?#24403;?#36739;刻板一些。

  “那你丈夫怎么解决呢?”

  “我不知道。”凛子淡淡地说道。“都是因为你?#20063;?#21464;成这样的。”

  久木默然无语。男女接近后自然而然会有性的结?#24076;言?#20219;全推给男方有失公允。

  “那是因为我们合得来?#20581;!?br />
  凛子?#21653;?#28857;?#35828;?#22836;,说:“从第二次前后开始,我就感到要坏事。”

  “要坏事?”

  “嗯,就觉得好像掉进一个深不可测的不可知的世界中去了,好可怕。”

  男?#35828;?#27809;有这种感觉。

  “女?#35828;?#36523;体会变的。”

  “谁想到会变化这么大?#20581;!?br />
  “这样不好吗?”

  “不好,以前的我什么也不懂,现在却变成这样了。”

  “你的感觉可是越来越敏锐了。”

  “?#24515;?#30340;福,再?#19981;?#19981;去了。”

  凛子说完,抓住了久木的手,

  “你得负责任噢。”

  “什么责任?”

  “现在我只能和你才能满足啊。”

  凛子猛地掐起久木的手来,久木忍不住叫出声来。

  “好痛。”

  不言而喻,?#22253;?#26159;男女双方共同营造的,不该一方被追究什么责任。再说,久木自身也同样?#32842;?#22312;与凛子的情爱之中不能?#22253;巍?br />
  这不就是共同作案吗?

  想归想,久木不否认男人?#23637;?#35201;多负些责任的。

  这是因为女?#35828;男愿?#26159;由男人挑起、开发的。换言之,没有男?#35828;那?#21602;、刺激,女人几乎不可能懂得快?#23567;?#19982;此相反,男人天生就具有?#24895;校?#23569;年时期,大腿间的东西不知不觉开始?#26469;?#27442;动,触摸它时觉得很舒服,于是,自然而然学会了自慰。

  男人不需要女性的协助同样可以获得快乐,甚至比起笨拙地和挑剔的女性做爱来,不如一个人独自享受感觉更好。精神方面暂且不论,就快感而言,是不需要女性引导启发的。

  和男?#35828;?#33258;行成熟相反,女?#35828;?#24615;则是靠男人来开发、启蒙,逐渐成熟的。

  这么一想,凛子要他负起责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久木故意夸张地揉着被抓痛的手,说道:?#26696;?#31361;然袭击,你可真利害。”

  “谁利害?#20581;!?br />
  凛子看也不?#28147;?#26408;的手,说:“你是不是在?#20197;?#20048;祸?”

  “没有,没有,我很高兴你能变成这样。”

  “我可不好受啊,像个被你操纵的木偶似的。”

  “这是从何说起哟。”

  “就是,这么下去不成了你的奴隶了?”

  凛子说着,忽地坐起来,伸出涂着淡粉色指?#23376;?#30340;?#31181;福?#25139;着久木的喉咙说:“我问你,你怎么样,也是非我不?#26032;穡俊?br />
  “当然啦。”

  “骗人。”

  说着凛子扼住了久木的脖子。

  “是真的,我发誓你是最棒的。”

  “不许哄我。”

  “绝对没哄你。”

  十只?#31181;?#19968;用力掐紧了他的喉咙。

  “你干什么,干什么……”

  开?#23478;?#20026;凛子在闹着玩儿,没想到她不管不?#35828;厥咕?#25488;起来。女人力气小,不至于窒息,只是用力过?#20572;?#20037;木憋得直?#20154;浴?br />
  “松手啊……”

  “就不……”

  “别这样。”

  久木好容易才掰开凛子的手,止不住一阵?#20154;浴?br />
  “好狠心哪,我没准真得被你给掐死。”

  “死?#35828;?#22909;了。”

  久木轻轻地摸着喉咙,还有点儿不好受。

  “你吓了我一大跳。”

  久木嘟哝着,一边揉脖子,一边?#37322;?#27819;。他没想到凛子会来真格的,被她扼住喉咙时,久木真切感受到了被带拄遥远的世界去的不安,也品味到了某种甘美的感觉。

  久木既害怕这么被掐死,又自暴自弃地想,就这么昏死过去算了。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怪念头呢,真是莫名其妙。凛子小声道:“我恨你。”

  “以前你说?#19981;?#25105;的。”

  “没错,?#19981;?#25165;会恨呢。”凛子的口气认真起来,“你知道吗,去年年底我有多惨哪。”

  “守灵的时候?”

  “那种时候做了那样的事……”

  “被家里人发现了?”

  “我母亲有点怀疑,不过没人会往那儿想。我只是觉得对不起父亲……”

  久木无言以对。

  “父亲生前那么疼爱我,可是他的守灵之夜我却那么做,我算完了。为了这件事,我宁愿受到任何?#22836;#?#23425;愿下地狱……”

  凛子背朝着久木,声音哽咽。

  ?#25300;以?#20040;会干出那种事来。”

  “都是我不好。”

  “先不提你了,关键是?#20197;?#20040;也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做……”

  “你这?#31383;?#20398;,你父亲会原谅你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31383;参?#22905;了。

  正所谓身不由己。心里想的是不应该这样,必须停止,?#20174;?#19981;由自主地败在身体的诱惑之下,?#28193;?#28139;乐之?#23567;?br />
  有人严厉地谴责这一?#24418;?#20063;有的女性嘲讽说,再冷静、理智一些的话,就不会到那个地步的。

  这种说法是有它的道理,然而,?#35828;男形?#24182;不都是用道理可以讲得通的。

  凛子并非不具有理智和冷静,然而一到实?#25163;?#21364;不能自控。心里明知不应该,仍旧屈服于身体的诱惑,究其原因,一种可能是自我反省的能力不足,或者是由于性的愉悦具有压倒一切的无穷?#25880;Α?br />
  凛子可以说属于后者。

  纵使将所有的?#23194;鍘?#24527;悔都抛掉,也要为近在咫尺的爱而燃烧。

  这时不再有什么道理可讲,?#30830;?#35828;教也非理智,而是潜藏于身体深处的本能在觉醒,在发狂。

  对于这样欲火熊熊的女人而言,伦理和常规都毫无意义。

  明了一切,而自?#35782;?#33853;的女性眼里,有一个快乐的花园。只有她才知道那些讲求理智的人们所不了解的,令人眼花镣乱的快悦。这么一想,她便自豪起来,觉得自己是个百里挑一的性的佼佼者。

  世间所有的胜败争?#32602;?#26368;?#32431;?#30340;并不是失败之际,而是承认失败之时。

  现在凛子已知道了身不由己这个道理,一旦承认了它,便无所顾忌了,飘飘然?#19978;?#31354;中那愉悦的花园去了。

  一旦体验到快乐的刺激,就不会满足于此,又想寻求新的刺激。

  现在他们两人就处在这样的?#21050;?#20043;?#23567;?br />
  守灵之夜,女人穿着丧服接受了男人,在这无比难堪而羞耻的结?#29616;?#21518;,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不敢为的了……。

  凛子忽闪一下睁开了眼睛,好比是池中绽放的睡莲,她直直地盯着久木的喉咙咕哦道:“我又有了新的感觉。”

  久木又一次感到女人身体的深不可测。柔软温馨可以容纳男?#35828;?#19968;切的女体,眨眼间变成了面目全非的魔怪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倒一切地把我和你连在了一起,感受你的存在,什么都顾不上了……”

  “感受力变得这么好,可怎?#31383;?#21602;?”

  “不知道。”凛子自言自语道:“就是死了也心?#26159;?#24895;。”

  在?#24895;?#30340;极致,有的女人会喊出“我想死”来的。

  可是现实中没有女人真的去死,可见,这是一种甚至可以去死的那样强烈的快感,或是以在愉悦的顶点死去为最高幸福的愿望。

  久木虽然?#32842;?#20110;和凛子的?#22253;?#21364;没有体验过宁肯死去的感觉。

  只是那一瞬间,与迅速涌上来的失落感一起,全身不断地萎缩下去,对现世的所有欲望和执着都消失不见,觉得自己就要死去了。

  可见,在性快感的顶点出现死的幻觉是不分男女的。

  不同在于,女子是在无穷尽的深广的快乐之中想到死,而男子则是在?#22836;?#20986;一切后的虚无中想到死。两者相比,女?#35828;男愿?#35201;丰?#27426;嗖省?#20037;木怀着隐隐的?#20992;飾实潰骸?#21018;才你说情愿就这么死去,此话当真?”

  “当真。”

  凛子毫不犹豫地断然答道。

  “可是,那又死不了。”

  “那就掐我的脖子。”

  “让我掐吗?”

  “让啊。”

  凛子爽快地点着头。

  “你不想死吗?”

  “死也?#23567;?#20037;木想起了刚才被凛子掐住喉咙的事来。

  “可是,掐脖子的话,只能死一个人。”

  ?#25300;一?#26159;愿意一块儿死。”

  “那就只能同时互相掐脖子喽。”

  凛子把脸贴到久木的胸前,久木亲吻着她那宽展的前额,渐渐睡意袭来,闭上了眼睛。

  夜里,久木做了一个梦。

  看不清楚是什么?#35828;?#19968;双雪白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缓慢而用力地掐着,这么下去会窒息而死的。要赶紧弄开那双手,可他又希望这么气绝身亡算了。

  睡觉之前,被凛子扼住脖子,后?#20174;?#35848;到了死,所以才做的这个梦吧。

  可是那双雪白的?#38047;?#24590;么解释呢?

  联想到昨晚的事,应该是凛子的手,可是,梦中的凛子呆在宽敞的客厅里,笑吟吟地看着久木,可见是其他女?#35828;?#25163;。总之,梦中只见到雪白的手,却没见到关键的手的主人。

  更不可?#23478;?#30340;是,自己怎么挣开的那双手的呢?并没有?#21653;?#21453;抗就被放开了,会不会是凛子的手偶然缠绕住了久木的脖子了呢?

  久木忽然害怕起来,扭头一看,凛子正安样地?#20102;?#30528;。

  久木继续回忆着梦?#24120;?#24590;么也弄不明白前因后果,看了看床头的电子表,显示着6:30。

  突然久木想起了凛子说过要早点回去,叫不?#34892;?#22905;呢,?#27492;?#30561;得那么香甜,久木不忍心,一个人下了床,穿上白色的睡衣,走到窗前。

  打开窗?#20445;?#28422;黑的夜空下面,隐约浮现出一缕微光,黎明即将来临。离天亮还有一?#38382;?#38388;,久木?#21482;?#21040;床上,拍着凛子的肩头小声说:“六点半了。”

  凛子没理他,想继续睡,很快又扭过头来,半?#23547;?#30561;地闭着眼睛?#23454;潰骸?#20320;说什么?”

  “已经六点半了。”

  凛子这才睁开眼睛,问:“真的?”

  “你昨天不是说要早回去吗?”

  “?#21486;?#25105;给忘了……”

  她自己又看了一下电表,叫道:“麻烦了,我忘记上表了。”

  昨晚的两度昂奋之后,凛子昏?#33080;恋?#30561;去,难免会忘记的。

  “外面很黑吧?”凛子不安地看着窗户。

  “开始放亮了。”

  “我?#27809;?#21435;了。”

  “等一下。”久木慌忙捉住了正要起床的凛子的手。

  “这会儿回去会引起别?#35828;?#24576;疑。”

  “我想趁天黑回去,天一亮的话,会遇见熟?#35828;摹!?br />
  穿着和服回去的确太显眼了。

  “可是,现在回去已经迟了。”

  日出一般在六点四、五十分左右,紧赶也得天快亮才能到家。

  “不如十点或十一点的时候再回去为好。”

  “那哪儿行啊。”

  久木从背后摁住了凛子的肩头,把她拉到身边。

  “不要这样……”

  “现在走和呆会儿走是一样的。”

  “可是……”

  “不要紧的。”

  在久木的?#24403;?#19979;,凛子又一次沉入了床榻之?#23567;?br />
  远处地平线上的那一缕微光,现在越来越亮,中央开始发红,太阳就要喷薄而出了。

  “天快亮了。”

  “我?#27809;?#21435;……”凛子还在?#20855;?#30528;。

  渐渐发白的天空,是最适于这种时候的光线了。

  凛子已不再反抗,甚至主动配合起来,男人每动一下,女人就起伏一次,从窗户射入的光线,越来越清晰地照出了凛子那起伏不停的肉体。

  燃烧中的凛子早已忘却了太阳正在升起,天色逐渐放亮。

  不久,太阳出来了,窗外红彤彤一片时,两人与日出的同时共同结束了一?#23567;?br />
  与升起的太阳背道而驰,久木耗完了精力,木头人一样趴在床上。

  外面已开始了忙碌的一天,房间里却鸦雀无声,久木的腿和凛子的膝?#21069;?#22312;一起,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血脉的流动。

  两人就这样?#20004;?#22312;?#27604;?#30340;感觉之中,凛子?#37027;?#38752;过来说:“你也彻底了结吧?”

  “这回没忍住吧?”

  望着笑眯眯的凛子,久木再次品尝了失败的滋味。

  从昨晚到今早,久木一直竭力控制住了自己,这次遭到了女?#35828;?#21453;击,?#24576;?#24213;打败了。

  “太好了。”凛子得意地说。“这么一来,你也不想动了吧。”

  真的,现在就是叫他起来回去,也倦?#24651;?#19981;想动窝。

  “我也不走了。”凛子说完,像只小猫钻进了久木的怀里。感受着凛子那温暖的身体,久木又发现了她的新变化。

  虽然凛子没说出来,但久木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似乎不允许男人只让女人前行,自己后退一步欣赏,这样冷静的自我陶醉。

  凛子是在宣告,要由以前的?#27426;?#30340;性变为主动的性了。

  他们又双双沉入了梦乡。

  久木再次睁开眼睛时窗户大亮了,床边的表是九点半,刚才睡的时候是七点多,差不多睡了两个小时。

  现在做什么好呢,久木正发呆时,凛子也醒来了。

  “现在几点了?”

  久木告诉她时间后,凛子望着窗户说道“这可怎?#31383;?#21738;。”

  本想在天没亮时回去,现在日头这么高了,更回不去了。

  “你怎么打算?”

  “我正?#32842;?#21584;。”久木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家。

  昨天晚上跟妻子说去董事长家拜年,晚点儿回来,却没说在外面过夜。久木心里有数,一晚上去向不明,妻子不至于兴师?#39318;錚?#19981;过,多少有些惴惴不安,不知回去怎么解释为好。

  ?#25300;一沟没?#21435;。”

  凛子对自己说着,坐起身来。

  “硬把你留下,是我不好。”

  “没错,是你不好。”凛子说完,转过身来,“不过,很高兴能见到你……”

  “你那边没事吧?”

  “不知道。你也不好办吧?”

  久木暖?#24651;?#28857;点头,凛子朗声说道:“不光是我,你也一块儿为难,所以这回就饶了你吧。”

  “一块儿为难?”

  “?#21069;。?#20320;也不好交代吧。这不就和我一样了,所以我也能忍受了。”

  凛子说着下了床,朝浴室走去。

  飨餍之后便是?#25307;欏?br />
  久木和凛子结束了一夜之宴,快乐越深,其后袭来的?#25307;?#24863;愈甚。欢爱之后,除了感官的满足外,一无所得,留下的只有?#27809;凇?br />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应该适可而止的,久木反省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同时又庆幸有凛子和自己作伴。

  仔细想来,现在他们作为同谋者已被驱赶到了同一个苦海之中了。

  只有女人或男人某一方苦恼,另一方与己无关,悠然自得的时候早已过去了。

  女?#35828;目?#24700;也即是男?#35828;目?#24700;,反之亦然。

  这时,凛子从浴室出来,开始穿和服。一边对久木说:“?#20154;?#25918;好了,你去?#31383;傘!?br />
  久木正要进浴室,凛子系着腰带说道:“我下决心了,以后不管别人怎么说都不理?#24688;!?br />
  久木不解地问:“你指家里人?”

  “是我丈夫。”

  凛子简洁地答道。“不然,就不能和你见面了?#20581;?#20320;也把家里的事忘掉吧……”

  女?#35828;?#24577;度如此坚决,叫人无法反驳。

  “从今往后,我就只想你一个人了。”

  从年底到正月,男人一再强迫女人做这做那,他已满足于女人服从他了,可是不知从?#38382;?#36215;,女人成长起来,态度之决然令人?#25991;?#30456;看。

  “你说好不好啊?”

  久木点头同意,深深感到,新的一年将成为他?#21069;?#24773;的真正开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23548;祷?#30446;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