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1、回京都

  在站臺上穿梭著的人們,沒有人會知道,

  這個年僅二十四歲、體態嬌小、顯得郁郁寡歡

  的年輕女入,正在為一個小時后將要和下車的

  男子偷救而渾身燥熱……一

  傍晚,有澤迪子從紫野的家里趕到新干線的京都車站時,時間是七點十分。雖說快過了四月中旬,白晝日漸延長,但一過七點,畢竟天色昏暗,車站前已開始閃爍著霓虹燈那光怪陸離的燈光。

  迪子沿左邊筆直地穿過站臺,在檢票口抬頭望著列車的時刻表。

  “光號71”特快列車到站時間是七點二十三分,還有十分鐘。天己近夕。迪子看了看時間以后,在靠近檢票口的玻璃墻邊站著,眺望著京都街道的夜景,站前大樓非常簡陋,遠非新干線車站那么氣派、時髦,與商店和霓虹燈相比,外觀更是相形見絀。但是,迪子觀望著的,不是那些建筑物。她目光朝著那邊、思卻在別處。

  十分鐘后,阿久津恭造將從二十米開外的檢票口下來。相互間發現對方之后。他便會喊著揮動著手跑上前來。

  倘若他還沒有吃過飯,就先去吃飯,然后去旅館,旅館也許是在南禪寺一帶,或是若迪子要求便去山科那綠花叢中的房間。在那里,阿久津等著服務員一離去,便追不及待地撲上前來狂吻迪子的嘴唇。到那一刻,還等不了一個小時。至少,一個小時以后,迪子無疑已在接受著阿久津的愛撫。

  在站臺上穿梭著的人們,沒有人會知道,這個年僅二十四歲、體態嬌小、顯得郁郁寡歡的年輕女人,正在為一個小時后將要和下車的男子偷歡而渾身燥熱。

  迪子從遐想中醒來,望著檢票口時,時鐘正顯示著七點二十分。不久,麥克風也終于帶著雜音廣播著“光號71”到達的消息。

  不知剛才都躲在哪里,接客的人瞬然都聚集在檢票口的周圍,在檢票口圓圓地圍成一堵人墻。迪子在檢票口的右邊,站在人墻后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總之,她是來接客的,卻站在很難被下車的人發現的位置上。

  迪子不想讓阿久津看見自己擠在人群中盼顧著的模樣。她希望盡量能先看見他,然后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等著阿久津奔跑上來。若是那樣,她就能在看見阿久津下車的欣慰中裝出一種表情。否則,如果在神態上都做不到這一點,迪子就會覺得自己瞞著父母來接他太不值得了。

  從“光號”下車的乘客源源不斷地從撿票口涌出。也許是因為周日的夜晚,很多是攜帶家眷的。有的人在樓梯上發現來接的人,便揮動著手。有的情侶興許是利用周末作一次秘密旅行回來,相互擁著肩走下車來。

  站臺上的燈光將檢票口照得通亮。下車人的臉上全都是一副疲憊的神情,每個人的表情都滯留著周末結束后的悠閑和輕微的失望。

  迪子的目光在流動的人群中追尋著阿久津的身影。人流涌出撿票口便向四處散去。迪子站在撿票口的邊上。她擔心自己會看漏了阿久津;于是改變初衷,稍稍向撿票口靠近。倘若站在這邊,人流還沒有散去,對下車的人一目了然。

  迪子靠近檢票口跟前時,下車的人已漸漸地接近了尾聲。看著人群變得稀稀落落,迪子突然感到不安了。

  阿久津三天前離開京都時,說好回來時一定坐這趟電氣列車。如果時間有變動,應該先打個電話來的。這個周日天氣分外晴朗,迪子生怕情況有變,還特地在家里待了一整天,但沒有接到過阿久津打來的電話。

  迪子從檢票口的一端望著樓梯那邊。人流還在繼續,下車的人變得稀少,也有年輕人,但大多是帶孩子的乘客和年邁的老人。阿久津只帶著一個旅行包,下車應該是根方便的,奇怪……

  迪子把目光從縷銻前移向站臺。也許是人群剛開始涌出時真地看漏了。迪子又回到原來的位置上,這時,有一個人從前方筆直地朝著這邊走來。

  他穿著灰色西服,帶著褐色的旅行包。沒錯!正是阿久津。

  看見他走來,迪子心里頓時松了口氣,同時也微微感到不快。能見面自然無話可說,但這樣的見面,她有些不滿,“我來了”阿久津的聲音毫無歉意。

  “你從哪里下車的?”

  “出口就這-個吧。”

  阿久津回頭望著幾乎已經沒人的檢票口。

  “我早就來了。”“我知道。”

  “那你怎么從那邊過來?”“我和國立醫院的守屋在一起。”“守屋君……”

  迪子慌亂地從站臺到出口的方向掃了一眼,沒有守屋的人影。

  “我在東京上車時,無意中看見守屋坐在我前面的座位上,所以一路上還不算寂寞。下車時,我還擔心著要和你見面呢。”

  “守屋君沒有發現我?”

  “你在檢票口的右邊,所以我們從左邊出來,在那里分手的。”

  阿久津和守屋是西京藥科大學的同窗,令年都是三十五歲。兩人都有藥劑師許可證,但沒有私人開業。阿久津從大學研究室當上輸血中心化驗部長,守屋是國立醫院輸血部長。兩人是同學,又都在京都的公立機關工作,因此關系很密切。這次也是因為參加二天前起在東京召開的輸血學會后回家,才在車上相遇的。

  迪子也畢業于西京藥科大學,在阿久津的手下工作,任化驗技師,所以和守屋見過幾次,相互認識。在守屋來輸血中心和阿久津兩人一起去喝酒時,迪子對男同事之間竟然如此親密無間,還稍稍感到嫉意。

  “今天開會的人幾乎都回來了。我們去哪里?”

  阿久津提著旅行包,朝著和站臺出口相反的方向走去。

  “守屋君也許在那邊的出租汽車站。我借口有事才分手的所以被他撞見就不好了,去咖啡店喝杯咖啡后再走吧。”

  也許旅行包很沉,阿久津將包從右手換到左手。

  “你的晚飯呢?”

  “和守屋君在食堂里吃過了。你還沒有吧?”

  “我在家里吃過后來的。”

  “從家里直接來的?”

  “是啊,怎么?”

  “沒什么……”

  阿久津瞬間結巴了,隨即問道;

  “星期天晚上你不是不能出來嗎?”

  “我是說去住在字治的朋友那里,才出來的。”

  “字治……”

  “是啊,你感奇怪嗎?”

  阿久津只顧走著,沒有回答。從檢票口走過去有五十米的站臺前,設有食堂和咖啡店。兩人在咖啡店里面對面坐下。即使到了夜里,店內還擁擠著候車的乘客。

  “學會開得怎么祥?”

  “盛況空前,太家提出了不少問題。”

  阿久津在這次學會上發表的,是一篇題為(關于一例后天性B型血液)的論文。

  這篇論文的起因是迪子為了給結腸癌患者輸血化驗血里開始的。那位五十五歲的男性患者以前一直是A型血型,但迪子化驗后發現,血球對抗A血清和抗B血清同時出現凝集現象,若是A型,血球只對抗A血清凝集,所以她頗感疑惑,便又從抗體方面進行化驗,于是血球在抗體方面只凝集在和普逼A型人同樣的抗A血清里。

  迪子向阿久津報告了這側畸形的血型。阿久津親自重新化驗檢測,結果推定這是后天性血型變型,原因估計是癌癥所致。

  對論文從各方面進行考證和整理的是陌久津,但最初提出疑問的是迪子。因此,論文的發表者是阿久津,作為共同研究者,迪子也榜上有名。

  “也有人提出或許是先天性B型的亞型,但這會被血緣調查否定,所以沒有問題。”

  “預先調查一下就好了。”

  也許嗓子渴,阿久津一口氣喝干了飲料。

  “在與癌癥的關系方面怎么祥?”

  “假設變型是癌癥所致,就能成為癌癥早期診斷的有力證據。但很多人認為,實例很少,光靠這些還不能作出結論。”

  “很可惜啊。”

  “光靠一例病例不能說明問題,守屋也只有一例,他發言說,他知道有一癌癥患者血球凝集反應出現后天性變化的病例。”

  迪子啜了一口咖啡,望著阿久津。從當時想像著一小時后和阿久津親昵的時候來看,情況多少有些不同。現在,對迪子來說,對學會的反應懷有的關切,決不亞于愛的獲取。

  “守屋說的是直腸癌,但據其他化驗肺癌患者血型的人講,沒有發現過這樣的變型病例。”

  “就是說,血型變型是根據癌癥的種類而不同?”

  在沒有旁人時,迪子和阿久津的交談很隨意,態度溫和。但一涉及工作上的事情,她便很自然地使用恭歉的措辭。

  “也有意見認為,從只在腸癌患者中出現的情況來看,也許和腸內細茵有關。我們的病例也是如此。守屋的一例病情已經相當嚴重,是癌癥末期,所以要把它馬上應用于早期診斷,也許還為時過早。”

  “不過,如果在初期癌癥患者中再擴大檢查范圍,也許還能發現已經變化的血型啊。”

  “也許是的,但早期癌癥患者很難找啊。”

  “我們是輸血中心。不是醫院,所以對這樣的研究,條件不是很有利。”

  “不過,大家對論文的評價很高,都說很有趣。”

  “那就好了。”

  “多虧了你。”

  “呃……”

  迪子又啜了一口咖啡。

  “守屋聽說共同研究者是有澤迪子,便問我說,就是那個愛動的漂亮女人吧。”

  “取笑我?”

  “不,是真的。那小子裝作從沒見邊的模樣,卻看得很仔細。不過,我們的事,他壓根兒就不知道,在學會上聽論文的人也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事。”

  阿久津揉滅著剛剛點起的香姻,站起身。

  “差不多了,走吧。”

  “家里沒問題?”

  阿久津支支吾吾地沒有回答,走向帳臺。

  站臺檢票口一帶依然乘客擁擠。有個團隊還揮動著小旗,人群旗擁在小旗的后邊。兩人讓他們過去后走出車站。

  出租汽車站的車輛排了有二、三十米,但也許是星期天夜晚的緣故,空車一輛接一輛地等候著。沒有看見守屋的人影。兩人等了不到五分鐘便坐上了車。

  “去南撣寺。”

  阿久津一上車就對司機說道。司機點點頭啟動了車。

  車駛出八條口渡過陸橋便到鹽小路,車在鹽小路右拐向東開去。因為周日的夜晚,路燈很少。迪子望著車窗外幽暗而漫長的圍墻輕聲說道,“我想去山科,上次去過的那地方很安靜。”

  一個月前,迪子曾隨阿久津去過山科的旅館。那里的旅館深居在東山的一隅,毫無市街的喧囂。南撣寺一帶也有好幾家為情侶而開的旅館,其中K旅館已經去過好幾次。迪子兩年前第一次接受阿久津的愛撫時,也是在這家旅館里。對迪子來說,這是一家令人懷念并十分熟悉的旅館。但是,南撣寺離市區太近。阿久津在回家之前先和她約會去旅館,然后才分手,這是不用說的,今夜的事,她在一開始就和阿久津約好了。

  從學會回來先不回家,兩人悠然地住上一夜,這與其說是迪子死皮懶臉地央求的,不如說是阿久津自己提出的。男人如何向妻子解釋,這不是迪子所關心的事,迪子只要能獨占阿久津一夜就足夠了。

  自從送阿久津去參加學會時起,迪子就在想,兩人好不容易過上一夜,一定要在山科渡過。

  可是……

  阿久津欲言而止。每次有車迎面開過,阿久津右側的半個臉龐便會浮現出來,接著又暗淡下去。

  “呃,已經到五條大街了。”

  車在河原町大道上向北駛去,前邊看得見五條大街那寬闊的馬路,右邊露出京阪電氣列車的車站。要是去山科,也該對司機說了。

  “去南撣寺也可以嘛。”

  “那里靠近市區,太吵了。”

  阿久津抱著手臂望著窗外思索著。駛過五條大街時,一群修學旅行的女學生在信號燈前等著穿馬路。車在她們的前面駛過。

  “你今天打算住下嗎?”

  “當然羅,不是這洋說好的,你不住了?……”,道路瞬然變暗,道邊延續著低矮的房子,剛才談起學會時那股子得意勁兒,在阿久津的臉上已經消失。

  “今天碰到了守屋,所以……”

  “碰到守屋又怎么樣?是怕被夫人知道吧。”

  迪子住視著前方,任憑車窗外吹來的風撩撥著她的頭發。車外的景色在迅速地向后退去。幽眇的夜晚一臨近,景龜便變得很單調,車徑直靠近四條大街。二

  也許因為天陰,月亮消隱了。在街燈的燈光下,水溝邊的柳樹顯得黑黢黢的,阿久津注視著黑黜的樹影,輕輕哨咕道;

  “沒什么好怕的。”

  “怕夫人又怎么樣?”

  迪子目光前視,反唇相諷。須夷,阿久津答道:

  “今夜不住下了,以后還有機會,下星期六怎么樣,要是星期六,第二天休息,可以盡興地來。”

  “不行!”

  迪子聲音低微,但很堅決。

  “非今夜不可!”

  “別太任性了!”

  “你才任性呢!”

  迪子不由嗓音陡起。也許擔心兩人的談話被司機聽見,阿久津責怪似地望著迪子。

  車內恢復平靜。低沉的發動機聲又響起。

  車靠近三條大街,在前面燈火通明的大街上右拐渡過鴨川,不用十分鐘就能到達南撣寺。在沉默之中,迪子偷偷地瞥著坐在邊上的阿久津的側臉。阿久津一動不動,在黑暗中思考著什么。如果這樣一聲不吭,最后就會在南撣寺一帶下車去那里的旅館。

  “呃,非今天不可呀,今天,一開始就約好要住下的!”

  “……”

  “要是到南憚寺,我就不下車。”

  阿久津默默地握著迪子伸出在座位上的纖指。迪子猛然甩開阿久津的手,他的手又放回在迪子身邊的座位上。

  “被夫人知道有那么可怕嗎?你這樣害怕夫人?”

  迪子想起阿久津是養子。妻子的娘家在東京開著一家很大的家具店。

  車不久到達三條太街。在兩邊的燈先下沉滯著一條黑色的帶子。因紛亂晃動的閃光可知那就是鴨川。迪子看著河面上的泛光,想著他的家庭。

  迪子曾見過阿久津的妻子。只見過一次。那是在半年前的十一月底。也許有何急事,阿久津的妻子來到丈夫工作的輸血中心。當時,迪子正好在化驗室和阿久津背靠背做著輸血用的配血試驗。

  “阿久津部長,您夫人來了。”

  傳達室叫杉木的女人來招呼道。阿久津正在向年輕的化驗員指導澳大利亞抗原的辨別方法,一聽到喊聲,他說了句“我出去一下”便離開了房間。

  大概是事先約好的,阿久津出去時臉上毫無疑惑的表情。

  迪子注視著玻璃板上血液的凝固,豎著耳朵聽著阿久津的腳步聲在走廊里一消失,便趕身走出了房間。

  化驗室是走進正大門往右拐去第三個房間,那里透過窗戶看得見院子,但看不見院子外面的情景。迪子在走廊里走過二問房問到傳達室里,裝作在看黑板上日程表的模祥,窺察著接待室那邁。

  在正大樓的采血者接待室跟前,阿久津手上端著一個也許是剛送來的紙包,和女人面對面地站著。女人側著臉向阿久津說著什么。她嬌小玲瓏,穿著米黃龜和橙龜相間的粗花呢外套,手上提著包,仰著臉望著阿久津。接待室里人來人往看不清楚,好像她長著一張清秀的瓜子臉,女人不久便點著頭離開阿久津,來到迪子跟前約十米前的窗口,向傳達室的女人輕輕鞠躬道謝后,便急急地走出了大門。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迪子總算從正面看了一眼阿久津的妻子。宮子曾去過阿久津的家,據她說阿久津的妻子清稚靈秀,從她的側臉上看,確有一股脫俗的傲氣。迪子目送著女人的背影走出大門消失在綠叢背后,然后走出采血室,去化妝室簡單地修妝一下臉龐后回到化驗室,阿久津已在那里忙著。剛才妻子給他的紙包就放在他身邊的桌子上,用T百貨店的包裝紙包著,想必是回家時順便捎給誰的。

  迪子從未對阿久津提起過看見他妻子的事,阿久津也從未向她說起妻子來過。

  阿久津不說是以為她知道,但迪子不說不知是為何原因。如果說:“我看見了你的夫人。”興許阿久津會點點頭,兩人間因此而懷有的芥蒂就會消失了。

  然而,迪子總覺得很難啟口提起那件事。雖然她抱心提起這件事會令人感到不快,但兩人之間也有不想讓妻子介入的憋拗情緒,他們不想讓局外人闖入煞費苦心的、只有兩人的世界里。迪子決定忘掉阿久津的妻子。

  但是,這違反了正常的心理,心情顯然變得壓抑。想要忘掉它,這本身就是徒勞的。

  從此,迪子的腦海里常常會浮想起阿久津妻子的面影,雖說只是偷看一眼,但連目光的冷漠和鼻梁的秀整都歷歷在目。也許心理原囚,迪子總覺得她那挺著胸徑直走去的身影,象在顯示她的妻子的地位。

  車繼續向東開去。正前方,東山那朦朧高大的山影在漸漸逼近。

  迪子往視著車燈光拄前的黯淡的樹影,患著阿久津的妻子,她那白皙清秀的面容凜然直對著迪子,一副在責問她“你是誰”似的眼神,什么都不說,只是目光犀利,凝眸監視著賊貓一般。

  面對那副透徹的目光,阿久津翻然醒悟,想要回家去。

  性格活躍愛耍調皮的阿久津,神秘地裝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神情嚴肅地回到家。妻子默默地等著他,把菜肴送上桌子,阿久津略帶疲愚的模樣伸著懶腰,然后換上衣服坐在桌子邊,在熾白的燈光下,妻子那白嫩的臉龐這才浮現出笑容,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勝利。

  阿久津此刻還在身邊,但回家后興許就會那樣的。

  “討厭……”

  迪子唐突地喃語道,這不是她要說的,只在頭腦里想著,卻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

  “你說什么?”

  “沒什么。”

  迪子搖搖頭。車穿過美術館那細細的黑欄柵,逼近票田口。穿過栗田口向左拐,再往右拐去,便駛向南撣寺的山門。

  兩人要去的旅館,就在穿過山門從右拐去二百米左右的地方。到那拐角時,阿久津要司機把車停下。車穿過小道,在前面的路燈下停住。

  阿久津預先備好了零錢。他付了錢先下車。司機打開車門,等迪子下車后關上車門。

  一下車,嫩葉的清香撲鼻而來,在杳杳黑夜之中,新綠已經早早地散發出花草的馨香。

  阿久津熟門熟路地穿過山門往右拐去。他右手提著旅行包輕輕地搭拉著右肩。前方看得見左側“K旅館”的霓虹燈。兩人是那家旅館的常容。三

  迪子第一次在那家旅館里和阿久津擁抱,是兩年前的六月初那天,迪子留在化驗室幫助阿久津工作,核對比較五年來供血者在ABD式血型檢驗方面的復制試驗和載片試驗的結果。說是“五年來”數目非常龐大,每年都要復查試驗結果進行檢查作出統計。阿久津是為一周后召開的學會作準備,從十天前起,他就為此每天工作到八、九點鐘。

  迪子主動幫助他這并非有何特別的理由,只是看到部長每天一個人工作到深夜,起了惻隱之心,不過,阿久津也是為了想在學會上發表論文,完全出自專研學問的興趣在作調查,才每天工作到很晚,并非輸血中心布置的任務。

  所以,迪子盡管是他手下的化驗技師,但也沒有必須幫助他的義務。

  眼下在化驗部,和迪子一樣有著藥劑師許可證的女性和化驗技師、化驗助手共有八人,但偶爾幫忙的,在化驗部只有一名男性技師,叫布部,其他女職員都一聲不響地回家了。

  只是讀出表示有紅圈的配血試驗報告單,核對報告單上的兩個試驗結果,所以兩人搭檔,顯然效率最高。

  迪子讀出數據,阿久津核對數據。

  工作告一段落時已是八點半,五點下班隨便吃了一些晚飯后,又已經工作了近三個小時。

  “今天就到此為至吧,謝謝你了,多虧你來幫忙,進展很快。”

  阿久津這么說著,邀請迪子去花見小道的那家簡易酒吧。花見小道離輸血中心不遠,也許因為太累了,在酒吧只喝了二杯摻水的威士忌,迪子就微微感到了醉意。

  離店時,她腳底下有些虛,但頭腦是清醒的。以后怎么去了旅館?現在想來也不甚了然。坐上車,說好在東山腳下醒醒酒的,卻不知不覺地去了旅館,無可挽回。

  看起來阿久津是有計謀的,迪子無意中接受了邀請,但也不能完全怪罪于阿久津。至少可以肯定,阿久津不是一開始就有那種算計的,因為那天是迪子自己主動提出幫忙的。結果且姑不論,開始幫忙時她也沒有想到阿久津會懷有惡意。

  去酒吧,去寂無人跡的山麓,迪子都欣然允諾,只是在進旅館時,畢竟有些怯意,但最后還是順從了,光看這段艷情,顯得突如其來,有些出乎意外,但去那里的整個兒過程也在情理之中。

  以前,阿久津確實對迪子很親切。雖是化驗技師,但對血液的知識一無所知的迪子,在阿久津的指導下,從配血試驗的鑒定到抗體的凝集,她的能力已經超過了男取員。

  迪子現在二十四歲,在化驗部的女職員中成了業務骨。

  干,但和她的年齡相比,她的業務能力是獨一無二的,這雖有迪子不甘認輸的好學性格,但也是阿久津不褊頗迪子的技術,讓她干多種工作的結果,在旁人的眼里,阿久津對迪子頗有好感,待她非常溫和,這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部長喜歡有澤君。”女職員們都在背地里這么議論著。

  迪子也知道因為阿久津對自己另眼相持,所以同事們都在這么傳說,被人議論,她既感到為難,同時又覺得唯獨自己受到上司的青睞,心中中飄飄然的。

  阿久津性格穩健,勤奮好學,所以也受到其他職員們的好評,化驗部長要統率化驗技師和資厲高低參差不齊的女人們,其處境很窘迫,但阿久津天生工作熱情,對那些不易對付的事總是應付自如。

  迪子喜歡阿久津的隨和,對他的熱情好學更有非同一般的好感。

  倘若現在在大學的研究室里,這暫且不論,開業或在醫院里工作的話,大多數的藥劑師都已經不再專研,只能做到在工作上得心應手,沒有障礙就很滿足了。至于在學會和雜志上發表研究結果,這既不會增加工資,也不會受到提拔。工作后的學習,要說起來也是一種樂趣。

  然而,阿久津只要一有空就想讀書,研究新的題課,向學會作報告。雖然沒有學究或書生那種堅韌,但他確實很愛學習,阿久津已經三十五歲,有著妻子和兩個孩子,還念念不忘學習,這使迪子感到很難能可貴,兩年前受邀又原諒他,無可否認,在迪子的心底里,就是因為對阿久津有著如此的好感。

  雖說阿久津引誘她,占有她,但迪子也有滿不在乎淡然處之處之的某種可趁之處。

  毫無疑問,那時迪子正在尋求能給予她溫情和慰藉的人,雖說不論男女都無關緊要,但穩健沉著的中年人阿久津,對她來說,可稱是恰如其分的。

  在那半年前,迪子剛和以前的戀人秋野中斷了往來。

  秋野是她犬孛時代的朋友,兩人也有著肉體關系,但和迪子分手以后,他和比迪子小兩歲的女人結婚了,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心平氣和地看,和那女性相比,還是迪子性格開朗,頭腦也靈活,但對迪子的那種靈活,秋野說不定反而感到是一種壓力,秋野老成持重,兩人分道揚鑣也許是早晚的事。

  盡管如此,分手畢竟是痛苦的。迪子無論顯得多么快活,心靈總極易受到傷害。可以說,正因為不堪忍受內心里的傷痛,迪子才接近阿久津。或者也可以換句話說,阿久津適逢其時地填補了她的空白。

  道路的前端,有兩個人影在向這邊走來。好像是從前面不遠處的旅館里結伴出來的。迪子在旅館的門前走過,朝著那人影走去。

  阿久津稍稍拉開距離,跟隨在迪子的后面。

  在街燈的余光處,迪子他們和那對男女迎面而過,雙方都象故意躲著似地,備自沿著道路的兩側走去,所以看不清對方的容貌但不難看見黑暗中男人用手摟著女人的腰,女人依偎在男人的肩上。

  他們的腳步聲在身后漸漸遠去,道上又只剩下兩個人。

  “往回走吧。”

  阿久津說道。迪子毫不理會,繼續走去。

  前面露出黝黑的密林,透過密林的間隙,看得見向日暮時來觀賞夜櫻的游客出售飲料的小賣部的提燈,如果到那里去,便人來攘往,很是熱鬧。

  “別往前去了吧。”

  阿久津又說道。迪子充耳不聞,只顧想著剛才迎面而過的那兩個人。

  無法揣測那兩人是戀人,還是有婦之夫與單身女子偷情,但他們的身影卻是很親昵的,確有目空一切的神態。是作愛后的充實感使池們這樣醉心的?

  作愛后,兩人為何顯得如此自信?迪子忽然嫉妒起剛才那兩個人了。

  迪子等了阿久津三天。她對自己說,三天后,要和阿久津盡興地過上一夜。可是想不到遭挫了。一邊祈望著得到撫愛,一邊卻不能順利如愿,這洋的朦朧狀態,使迪子的內心欲火難熬。

  “嘿,我知道,所以……”

  道路看側延續著的旅館的石墻到了盡頭。這時,阿久津說道。

  “知道什么?”

  “反正,走吧。”

  “不行。”

  迪子走著斷然地搖搖頭,她心里希望往回走,想去平時的那家旅館任憑他的愛撫,她仿佛覺得此刻無論山科還南撣寺,不管什么地方她都不在乎,但他不松口,她怎么也難以回頭,迪子也有脾氣,現在,她緊閉著嘴唇,一味地拗著脾氣。

  “怎么辦啊?你不肯……”

  不管如何,倘若今夜想把她帶到這家旅館,可以從后面一把抓住她的衣領拽回去,倘若她不愿意,也可以煽她的耳光,訓斥她“為何不聽我的話?”如果需要我,也可以這樣蠻橫一下。阿久津明明需要,卻還裝作一副紳士的摸祥,這反而使迪子感到生氣,不久,右側出現綠叢,前面看得見誘蟲燈。在那蒼白的光亮中,夜櫻悠然開放著。

  走到綠叢中段的時候,迪子終于忍不住站下。

  “你打算怎么佯?給我講清楚。”

  迪子詰問道,眼睛里滯著悲哀。

  她希望他說“住下”,然后把她帶回旅館。即使隨口哄騙她,現在只要他這么說一句,迪子就會往回走。倘若那樣,迪子就能裝作意氣用事的模樣和他親熱。

  “無論如何非要去山科嗎?”

  阿久津窺察著迪子,在幽暗的光亮中,浮現出剛從旅途歸來的男子那稍感疲憊的面龐。

  “沒有的事!”

  迪子注視著道路前端誘蟲燈那邊。

  “我只是想今夜一起住下。”

  “我知道,是我不好。”

  “那么,住下了?”

  “住下。”

  阿久津擾豫了一下,答道。

  于是,兩人在黝黑的樹影前轉過身,沿著剛才走來的道上走回去,迪子一邊還感到有些自得,雖然不能去山科,但旅館的事不是什么大問題,迪子希求的,是和阿久津一起過一夜。搶在妻子前面享用從旅途歸來的新鮮男人,讓男人背叛妻子,出差回來卻不回家,這也是迪子現在對阿久津的妻子唯一能做到的抵抗。

  “-開始這么講就好了……”

  迪子對他的順從暗暗竊喜,同時感到他有些可伶。

  阿久津外表強悍,但骨子里卻非常懦弱,現在因迪子的固執,他才改口答應以前許下的諾言,他膽小怕事奉命是慎,迪子硬要住下,也是因為深知他的秉性,而且,倘若這樣半途回家,到了家里后,他恐怕又要唯妻子是從了。

  兩人在旅館里安頓下來時,剛過九點,因為在車站的咖啡店里耽擱了一會兒,再加上有些小摩擦,才拖延了時間。

  暑旅館里的房間,對迪子來說巳是很熟悉了,進門處有半間(長度單位,一間為六尺半至七尺,一譯者注)大的脫鞋處。再進去是六疊大的一間,中間有一張桌子,右邊擺著冰箱和電視機。隔著屏風,背后設有臥室,放著臺燈,左邊門前有浴室和衛生間。剛開始來這家旅館時住的是西式房間,近來光住和式房間,這是阿久津的嗜好,迪子也覺得住和式房間能靜下心來。

  “呃,我馬上去洗澡……”

  等女服務員離去后,迪子道。

  “好啊。”,阿久津脫下西服,解開領帶,迪子起身去試水溫,女服務員預先放著洗澡水,但水還只剛剛淹過浴池底。

  “累了吧。”

  迪子從浴室回來,撿起阿久津扔在席上的西服。衣櫥嵌在冰箱邊的墻壁里。迪子剛把西服掛在壁櫥的衣架上,突然被阿久津從背后緊緊抱住。

  “呀……”

  迪子聳縮起脖子輕聲驚道,把他的雙手從腋下位到胸前。阿久津的嘴唇從背后逼上來。迪子忸怩著,但并非真心拒絕。嘴唇不能吻合,男子片刻便會焦灼。她是陶醉在作愛以前的那種感覺里。錯過幾次后兩唇終于含攏,阿久津松開背后伸來的手轉到前面,于是兩人面對面相互擁抱著。

  在阿久津出差的前一天夜里,兩人在這家旅館里作愛過。此后中間隔了三天,今天是第四天。平時兩人作愛每周一次,或一般十天一次,所以四天也并不是那么長久的間隔,但迪子卻覺得已經分別了根久,仿佛感到男子完全是為了作新的體驗才回來的。

  平時的間隔雖說是一個星期或十天,但在作愛前的那些天里,每天可以見面,而且,不僅僅是見面,有時工作時間有一半以上在一起。即使身體不媾和,但相互交談,心靈相通。相比之下,這次的三天時間是完完全全的空白,從未見過一面,也不能打電話,對迪子來說,這樣的體驗,自從和阿久津偷情以后還是第一次,迪子盡情地吮吸著坷久津的嘴唇,好像要彌補這三天的空白似地。和剛從旅途歸來的男子相互撫爰,這是獨占還沒有沾上妻子手垢的新鮮肉體。阿久津緊緊泯著迪子的嘴唇,把迪子抱起。花紋連衣裙往上滑起,長襯裙映在身后的鏡子里。

  “不行……”

  迪子的嘴唇緊貼著他的嘴唇喃語道,但那只是嘴唇的嚅動,沒有發出聲音來。阿久津拖著迪子那嬌小的纖體徑走進里間。臥室中央鋪著被褥,在淡紅色的燈光下,浮現出白色凸星花紋的被單和兩只枕頭。兩人糾合在一起倒在被褥上。

  “放著水呢!”

  迪子說道,但阿久津毫不顧忌地解開迪子的衣襟。

  “呃,我去關上啊!”

  “讓它去……”

  阿久津把掙扎著想要起身的迪子壓倒在床上,急切地拉開她背后的拉鏈。阿久津如此火撓火鐐是罕見的。明知她愿意,卻偏偏急得好象錯錯過機會就會被她逃走似地。也許三天的空白,使阿久津餓慌了,迪子想起浴池里還放著水,只是此后幾秒鐘的事。

  水和浴池都在幽遠的沉靜中消逝,迪子在無邊無際的波浪中飄浮。

  時間漫長無際,又短暫如逝,若徜祥在體內的余韻,茫昧而虛無,片刻,迪子從深淵里緩緩醒來。一時間飄渺的感覺徐徐消失,同時,手和腳,一個個指頭,都終于漸漸恢復了知覺。

  清醒時,迪子發覺自己已經赤身裸體。

  她記得在他剛開始脫她的衣裙時還微微抵抗,后來寧可說是她自己在幫著脫了。在形式上有渴求和被渴求之分,但那只是在開始時,以后便傾蓋如故了。

  迪子慚詐地慢慢抬起臉。眼前是瘦瘠的胸膛,上面有一張胡須微興的下顎。沒錯,是阿久津的臉。也許睡著了,他瞑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作愛以后,阿久津照列要緊緊地摟著迪子入睡。

  清醒時,迪子躺在他的臂膀里,有時她也曾一起入睡,雖感到時間不長,還不到十分鐘,但有一段虛無飄眇昏昏欲睡的時間,迪子在半年以前還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有的人不管午休,還是在巔簸的車上,都能安然人睡,但迪子卻做不到,何況作愛以后,她怎么也不能若無其事地和男人一起睡覺,不知從何時起,現在她已經能心平靜氣了,近來有時并不感到累卻也和他一起入睡。

  也許在無意之中,迪子漸漸地習慣了阿久津的習性。

  迪子發現自己還赤裸著身體,她將被單掩上肩頭,這才想起浴池里還放著水。

  浴水剛剛浸沒瓷磚,發出潺潺的流水聲,迪子挪開搭在左肩上的阿久津的手,從他的臂膀里爬起身,于是,阿久津也許有些驚動,翻了個身。迪子趕緊一動不動地看著他,然后撿起扔在邊上的貼身衣服走進浴室。

  水不知何時從浴池里溢出來,把地上的瓷磚淹了有幾厘米深,迪子拿著貼身襯衣踮著腳尖走近浴池,關掉水閘。浴室里水氣氳氤,連在高處的窗戶也看不清楚,一片渾純。

  關掉水龍頭,調好水溫,將貼身衣服放進洗衣筐里,接著迪子泡入浴池呈。

  滿溢的浴水隨著身體的下沉而漫出,又發出一陣嘩嘩的水聲。迪子深深地浸泡在水里,只露出一個腦袋,盡情地伸坦著手腳,在水中映出的四肢,因水的折光而變得很短。

  迪子的身體,外表顯得清減但不瘦削,光著身子便顯豐盈卻不臃腫,父母和姐妹,迪子家里的人都是這樣的細挑身材,阿久津喜歡苗條而嬌小的女人,在這一點上,迪子正合他的胃口。

  第一次委身于他時,阿久津很珍惜地緊緊摟著地那纖細的身體,不停地呢喃道;

  “我喜歡你這擇的女人。”

  迪子掙禮著,不久便松下勁來半推半就著時,阿久津突然想起問道,“你,是第一次嗎?”

  迪子閉著眼睛沒有回答。她想反間他,若是第一次,就放開我,否則就要占用我嗎?如果不在乎她怎么回答,只想要占用,那么不問她不是也能占用嗎?

  阿久津犬溉對迪子的緘然興味素然,愣了片刻,叮囑道:“來吧。”

  想起那時的情景,迪子便覺得可笑。

  初次交孽的前一個月的一天夜里,迪子受阿久津的邀請去吃飯時,向他坦言了與秋野的事。雖然沒說有肉體關系,但聽了迪子的話,他就應該察覺到有過那樣的事。迪子說和秋野一起去過東京,從而認為有肉體關系是極自然的。但是,阿久津偏偏認真地刨根究底地追間那些事。

  如此想來,供出真情的一個月后委身于他,說是喜歡阿久津,不如說迪子有一種釋然的感覺;若是他,他知道她的一切。倘若談不上什么欣慰感,那么至少迪子也有著一種嬌情,要用阿久津來彌補拋棄她的秋野。

  “占用”,這是男人的說法,女人有時決不會這么認為,即使暫時性抵抗,但在默許的一瞬間,有時寧可說是祈望被男人占用的。至少,在阿久津時是這樣。但是,不知道阿久津是否真正理解迪子的心。

  此后,已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迪子漸漸地,然而確確實實地和阿久津溶合了。也許是年齡的緣故,和秋野相比,阿久津更能使迪子感到滿足。

  適逢其時地想解解悶的,卻不知不覺地真心起來,玩世不恭卻變得真心誠意。“真怪吁。”

  迪子躺在浴池里,再一次看著自己的肌膚,呢喃道。五

  幾分鐘后,迪子從進旅館前在路上迎面而過的丑阝個男子的回患中諒醒,從浴池呈站起身。

  與浴池相連接的更衣室里,嵌著映出上半身的太鏡子,鏡子前放著化妝水和發刷。迪子在鏡子前戴上胸罩,穿上長襯裙。

  衣箱里有漿過的睡衣,但迪子從未用過。且不說若是雅斂而合身的浴衣,睡衣是為了睡覺才穿的,有著這樣的感覺,她無論如何也睡不著,況且迪子體態嬌小,白色的長襯裙更適合她的身材,阿久津也喜歡她這樣的打扮。

  迪子穿好長襯裙,對著鏡子梳理著蓬松的頭發,用毛巾擦去額頭微滲的汗珠。鏡子里那張剛出浴的臉龐紅潤潤的,雖有二十四歲,但她那張臉還是不化妝顯得更年輕。

  仔細地端譯,迪子的臉上井無顯著的優點,鼻子滾圓,鼻尖隆起,那張嘴下唇比上唇稍稍突出眼睛是雙眼臉水泡眼,笑起來時因眼外角的緣故顯得色迷迷的,那些都是阿久津所指責的,迪子也自覺如此,怎么看,也不是美人兒具有的那種秀整的臉蛋。

  “這樣的臉有什么好?去找一個漂亮的吧。”

  受到他毫無顧忌的評論,迪子憤債地抱怨道,但阿久津絲毫沒有慌亂的神情。

  “不,我喜歡你不是美人。”

  “怪人!”

  “你的臉雖然不漂亮,但討男人喜歡。一句話,是一張容易接近的臉。”

  “所以你才趁機來了吧?”

  “是啊。”

  “厚臉皮!”

  “仔細看沒有特別的優點,但整個兒看就很美了,有親切感,用狗打比方,就是德國尖嘴犬。”

  “尖嘴犬不好呀!”

  “這種類型的人不會老,而且很耐看。”

  “別說了!”

  “我是在表揚你。”

  阿久津心不在焉地說了一句,一把摟住了迪子。

  阿久津明白無疑地說她不漂亮時,迪子感到一陣微微的哀傷,但又說她討男人喜歡時,她覺得輕飄飄的。一開始就斷定自己不是美人,所以只要聽說能討男人的歡心,她就心滿意足了。聽說“笑起來色迷迷的”時,她頗感驚訝。據阿久津說,迪子的眼睛一笑,眼外角就變得細長,眼眸內側就象扭曲的勾針似地凹陷著。

  迪子一邊對他連那些乏味之處都看得如此細致而感到吃驚,一邊重新審視著自己的臉,自己也感到確是那樣。

  這是男人們感到好色的眼睛嗎?她端詳著,但對作為女人的迪子來說,她仍然不解。

  說起不解,就連阿久津說的“甜”她也不能領悟它的含意。

  無論臉龐還是身體,迪子都是嬌小玲瓏的,但沒有干癟之感。正因為顯得瘦小,所以因圓的感覺而毫不形銷骨立。阿久津說那是因為骨格小,說正因為骨格小,所以適當地長些肉,整個兒體態就有一種甜感。

  “甜”是一種味覺,卻使用在體態表現中,這很滑稽。

  然而,帶著那樣的感覺看著出浴后自己那面頰紅潤的白嫩的軀體、迪子仿佛覺得能理解他的話了。從長襯裙的肩紐窺露的胸脯,和把頭發盤結在腦后顯露的耳朵,都散發著“甜甜”的韻味。暫且不說這是否阿久津說的“甜”但鏡子中映現的身體和臉龐都很和暢,進旅館之前的那種肉刺已經消失了,說這是洗澡的緣故,不如說是因為得到了阿久津的滋潤,光是出浴后的裸體,在家里的鏡子里也不是沒有看見過,但沒有這樣地柔和。雖同樣的潤紅滿面,但決沒有象現在這徉帶有一種悠然自得的情態,雖也心情舒暢、歡悅,但沒有全身溶化般的感覺。

  迪子只在這張柔和的素臉上撲了些化妝水,便離開了鏡臺。她只穿著長襯裙走出更衣室,回到房間。阿久津在那里。他穿著旅館里的睡衣,坐在桌子前,吸著煙。

  “怎么啦?已經起來了?”

  迪子在阿久津的對面坐下,用毛巾又輕輕地抹著頸脖。

  “很熱啊,喝點啤酒吧?”

  迪子從斜后邊的冰箱里取出啤酒,拔掉瓶蓋,給兩只酒杯斟滿啤酒,將其中的一只杯子推到阿久津的面前。

  “很可口啊,只是開頭第一杯才確實感到很可口。”

  迪子一口氣喝了半杯,但阿久津連酒杯也不碰一下,只顧抽著煙。

  “你不想喝?”

  于是,阿久津端起酒杯,只啜了一口便放回到桌子上。

  “洗了澡怎么樣,我去換浴水。”

  “行了,不用了……”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迪子端起啤酒將杯子斟滿。

  “我想要不要回去。”

  “回去?……你要回家……”

  阿久津端著酒杯點點頭。

  “剛才你清楚地說要住下的。一開始就想要騙我吧。”

  “沒有那回事,剛才我確實想住下的。”

  “那么為什么要回家?什么時候改變主意的?”

  “也不是改變主意。只是,現在想要住下是不可能的。”

  “為什么?……”

  “這……”

  阿久津欲言而止,喝了一口啤酒,“果然是害怕吧。”

  “不……”

  “完事了就回家,這是卑怯呀,不象一個男子漢!”

  男人也許房事結束后就神致清醒了。以后只是兩個人睡覺過夜,有沒有都一樣,但是,這不是太自私了嗎?好像只是為了尋歡才來的。

  “馬上又能見面的,星期六見面吧。”

  “這不行,我非要今天夜里?”

  “你這人真蠻纏啊。”

  “蠻纏的是你!疑神疑鬼的,沒有自尊心,所以才隨心所欲,你這樣的人還是滾回夫人那里去吧!”

  “可以回家?”

  “請吧!馬上回去,回家可以讓夫人放心呀!”

  “喂,迪子……”

  “迪子?是你隨隨便便亂叫的嗎?”

  迪子一口氣喝干杯中的啤酒,苦味溢滿口內,滲入干渴的嗓眼里。迪子頗感辛酸,覺得男人太自私了。這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從兩人最初交往時起,阿久津就瞞著妻子和同事保持著兩人的關系,幽會時挑選不引人注意的咖啡店,然后坐車徑直去旅館,交歡以后,男子又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神情回到有妻子等待著的家里,這樣的自私,不只是有婦之夫才有,就連秋野,盡管單身,但他的自私是一樣的,一邊說愛著迪子,已經離不開她了,結果一邊卻去了東京,男人不管說多么喜歡,總有清醒的時候。這些話,只是虛與委蛇信口開河。

  由此看來,迪子不會欺騙自己。對她來說,喜歡的,即使犧牲一切也在所不辭,討厭的,無論怎樣花言巧語也總是令人生厭的,喜歡的,常常因一種好惡而涇渭分明,當然,初次受到阿久津的撫愛時,她還不能抹去對秋野的回憶,她一邊依偎在阿久津的懷里,一邊忽然想起了秋野,但是,那只是在變換主人時的一瞬間,現在她無疑是愛著阿久津的。縱然秋野提出想和她見面,她也不會見他。現在她一心一意地追戀著阿久津。

  女人一旦有了喜歡的人,便會對那人專心致志毫無二心。男人即使有了意中人,卻同時也會和別人產生關系。迪子摸模糊糊地感覺到,這好像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她心想,男人和女人,也許就是因為生理上的不同,所以在想法上也有很大的差異。在這一意義上,她似乎多少有些理解了男人的心思。然而,那只是心情舒暢的時候,關鍵時就不會那么冷靜地對待。不能冷靜是因為愛之深刻,所以對迪子來說,現在要求她冷靜是勉為其難的。

  阿久津一言不發,默默地往自己的杯子里斟著啤酒,然后給迪子的杯子斟滿。在對方憤怒時,保持著沉默,好像在等著對方憤怒、指責,不久便會疲憊。這種沉默,想必是男子的狡黠。

  “你想回家,你就可以回家吁!”

  迪子用稍帶冷漠的口吻說道。

  “你能靜下心來搞研究,也是托了夫人的福吧。”

  “你在說什么?”

  “你聽不懂嗎?”

  迪子那張討男人喜歡的臉蛋變形了。雖然眼淚還沒有流出來,但現在只要有一個開頭,立即就會淚流如注。迪子的臉龐正勉勉強強地忍受著極限。

  “今夜回家,說到底也不是為了妻子。”

  “不是為了妻子,你說是為了什么?”

  “為了我們。”

  “別說的好聽!”

  “反正,你聽一聽嘛。今天如果不回家,家里就會知道我住在外面了。守屋是我的好友,和我妻子的關系很密切,所以馬上就會知道的。”

  “你想說什么?”

  “那小子最近察覺出我們兩人的關系有些神秘,盡管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但懷疑我們之間有好感。”

  “我們的事,他不該告訴你夫人吧。”

  “這還不會。不過女人的感覺很靈敏,雖然我不會露出明顯的破綻,但她感覺到我另有喜歡的女人。從我冷淡的態度里發現我有外遇,而且如果真有的話,估計是你。”

  “為什么是我?”

  “最近我沒有提起過,但以前我常常說起你是個好姑娘,總是幫我的忙,所以她還記得那些事。”

  “今夜你回家,你為什么說是為了我們?”

  “這……”

  阿久津喝了一口啤酒后,說道;

  “今夜不回家,那小子就會懷疑我們的關系了,而且他會覺得準是那么回事。這么一來,不知道會鬧出什么亂子來。”

  “那些事,和我無關吁!”

  “當然在家里發生的事,是我單方面的問題,因我而起,我也只好認了。但一旦鬧僵了傳到單位里就麻煩了。”

  “那會怎么樣?”

  “如果那小子到所長那里去匯報我們的事,我們兩人在這里就待不下去了,也許會調走一個。”

  “難道把那種事……”

  “不!若是那樣倒好了,她娘家在東京,她總想回到東京去。”

  “太任性啦!”

  “是啊,是太任性了。”

  “我是說你呢。”

  “說我?”

  “隨便找個借口,就想要回家啊。”

  “我不是我借口。為了我們能好下去,我想我還是先回家的好。”

  “我們,還不如散伙呢!”

  “反正,我今天要回家,你要理解我的處境。”

  阿久津雙手抱著杯子垂下了頭。迪子從屏風的隙縫間望著臥室。在微弱的光亮中看得見被褥的一角。在那里盡興作愛的,僅僅是一個小時之前。那時,她做夢也沒有想到作愛后就要回家。阿久津的妻子,單位里的事,全都忘記了。那時,只有兩個人的熾熱的愛。

  回想起來,那是短暫的。好像為了那短暫的愛,一時間產生了錯覺,忘記了現實。

  “我先送你回家吧。”

  阿久津將迪子的沉默錯當作是一種承諾了。他在壁櫥前快快地脫下睡衣,穿上褲子。

  看見男子在急急地作著淮備,迪子站起了身。再絮絮叨叨地,就只會增添她的屈辱感。

  你去任性吧!

  迪子一言不發,又走進浴池前的更衣室,穿上衣服,整了整臉。走出浴室時,柔和的臉龐已經變得蒼白,有些緊繃繃的。

  “能走了嗎?”

  迪子一打開打開更衣室的門,阿久津便問道。他已經穿著西服,系著領帶,有手提著旅行包。

  “……”

  “對不起了。”

  阿久津微微鞠躬道。

  迪子的心里陡然涌出哀傷,那是什么樣的哀傷?是憐憫不得不回家的男子?自己卻愛著這樣的男子,她感到非常悲哀。

  “你還在發火嗎?”

  “呃……”

  迪子在阿久津的肩頭窘笑著搖搖頭。

  “我喜歡你,你只要相信這一點。”

  阿久津用手指梳理著迪子的頭發;

  “你要理解我啊!”

  “你要答應我。”

  阿久津愕然地回過頭,不知是什么事。

  “今天,不要和夫人同房。”

  “難道……”

  “同意我吁!”

  “你說作愛?難道還能做房事?”

  阿久津微微一笑,擁著迪子的后背向房間門走去。六

  兩人走出南禪寺的正大門,坐上了車。

  “我送你吧。”

  “我沒事的,你先回家。”

  阿久津住在上賀茂,迪子的家靠近大德寺的船岡山。

  要說從南撣寺順道而去,還是迪子的家離得遠。

  “船岡山。”

  阿久津向司機講了迪子家的地名。

  “我先送你回去。”

  “別廢話了。我還有地方要去。”

  “你不回家?”

  “回家不回家,和你沒關系。還是你先回家,家里還有人等著你呢。”

  “你……”

  阿久津撫摸著迪子端坐著的大腿。

  “別講氣話,你特地等著我,所以原來我也不會回家的,今天是因為碰到守屋……”

  “我知道了。”

  迪子不耐煩地打斷了地的話。阿久津嘴唇嚅動著欲言又止,便緘然不語了。再稍稍多說幾句,兩人之間就會產生裂痕。走出旅館時暫時顯得和解一樣,但那僅是外表。

  右邊出現下鴨神社外院的樹叢,車朝著北大路的交差口駛去。再往前,就是阿久津的家。

  “司饑,筆直下去。”

  “說好先送前面的吧。”

  “行啊,讓我在這里下車吧。”

  “你要去哪里?”

  “你不用擔心我。司機,請在前面路口停下。”

  “喂……”

  阿久津慌忙抓住迪子的手臂,對司機說道;

  “沒關系。你把車開到船岡山。”

  “到底去哪里?你們……”

  司機不快地問。

  “去船岡山。”

  “不再改變啦!”

  “對不起。”

  司機輕輕咋了一下舌頭,又加快了速度,從爭執的當事人來看是極認真的,但在旁人的眼里,只當是撒嬌慪氣。

  車在北大路向西行駛。一過十一點鐘,紫野一帶便靜悄悄的。電氣列車站也已經關閉,只有賣酒的商店還點著孤寂的燈。

  “明天再說吧。”

  大街上的信號燈翻成綠色時,阿久津好像改變了主意,說道;

  “中午在里韋拉見面吧。”

  “里韋拉”是一家餐廳,離輸血中心只隔著一條橫馬路。雖說離輸血中心狠近,但也有四、五百米遠,途中還有別的咖啡店,所以輸血中心的職員去里韋拉餐廳的很少。

  “行嗎?”

  阿久津又叮囑道。迪子默默地望著車窗外,緘然無言。

  車在深夜的海道中疾駛。司機也許怨在這里補回白天因車輛擁擠而失去的時間。

  “在這前面向左拐彎。”

  駛過太德寺時,阿久津說道。以前送迪子回家有過幾次,所以阿久津記得迪子的家。在大德寺前向左拐彎,第二條小道上的藥店就是迪子的家。

  四周紅格子外墻、擱摟那般高的房子軒鄰比肩,呈現出京都特有的風情,迪子家也是京都風格的幽深的擱摟房子,但除了藥品外連化妝品都放進來以后,就變得很逼仄。

  “在這里下車吧。”

  到房子跟前時,迪子說道,車往前開了二十來米才停下。

  “明天,記住了嗎?”

  阿久津在車門里對下了車的迪子說道。

  迪子感覺到背后阿久津的目光,默默地疾步走去。片刻,身后響起汽車的排氣聲,知道汽車在遠去,過了十一點鐘,兩側的商店都已經關門,直到家門前,迪子才轉回身注視著遠去的汽車。載著阿久津的汽車的紅尾燈在小道的前端遠去,不久向右拐彎消失了。

  目送著紅色尾燈消失后,迪子站在恬靜的小道中央,仰臉望著自己的家。看得見寫著營養藥劑名的大招牌前那間擱摟的窗戶亮著燈。

  怎么辦?

  出門時對母親說好住在宇治的朋友家的,所以今天可以不回家,在阿久津面前她也堅持說不回家,但阿久津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說實話,她自己也不知道能去哪里,當時只是想讓阿久津擔心才那么說的。

  即使不去字治,無論清水還是山科,倘若只是過夜,朋友的家還是有的,可是到了這時候再特地去敲門,實在不雅,無論去哪里,這事本身如果不讓阿久津知道,不使他牽掛肚,就變得毫無意義,阿久津硬把她送到這里,看來是有效的。

  “這人太自私了!”

  迪子輕聲忿然道,敲響了百葉窗邊上的小門。

  母親他們看來已經睡下,出來開門的是妹妹亮子。

  “啊,你不是去字治了嗎?”

  “不,去了。”

  “為什么?”

  “沒有最后說定,常常會改變的呀。”

  “呃?”

  亮子詫然,走在前面上著樓梯,兩人睡覺的房間在二樓靠窗的一側。

  “你難得有這樣的事啊。”

  亮子重又打量著跟隨在后的迪子。

  “眼睜睜地放跑了好不容易能住下的機會回來……”

  “你關心得太多了。”

  亮子聳聳肩。她二十歲,比迪子小四歲,在私立的D大學社會系讀三年級,眼下正振作精神在寫論文《日本婚姻制度的變遷》。她是妹妹,個子卻比迪子大,男朋友看來也很可靠,很多是大學的朋友,但是她曾得意洋洋地說,中年男子也請她吃過飯。在迪子看來,總覺得她很危險,但她反唇相譏,說“危險的是姐姐。”

  除了亮子,迪子從不向別人提起阿久津J,所以這些事,在亮子的面前,她無法逞強。

  “和他見面了吧?”

  亮子鉆進被窩里問道。興許剛才正躺著看書,她穿著便服,忱邊攤著女性周刊雜志。

  “當然見面了。”

  迪子拉開拉鏈脫下連衣裙。亮子用戲謔的目光注視著她,等迪子脫了裙子只剩長襯裙,便急不可侍地湊上前來。

  “那么,不太順利?”

  “你別多管閑事啊。”

  迪子在鏡臺前抹去化妝。服飾、化妝都是幾小時前在這間房間里打粉好才出門的。那時裝束漂亮,頭腦里盡想著和阿久津的撫愛,結果得到的卻是一肚子的氣。

  迪子對著鏡子嘆了口氣。

  “吵架了吧?”。

  亮子在身后說道。

  “他回家了?”

  “……”

  “姐姐愛得太認真了,這不行啊。”

  “你說什么?”迪子回過頭來。

  “別這樣,不這么認真就不會失望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別亂說啊。我的戀愛不是像你們那樣的逢場作戲。”

  平時和味妹一起談論著戀愛,聽著戀愛故事過來的,但現在她對妹妹反而感到很膩煩。

  “可是,對那種有妻子的男人,一認真就不會很順利啊。”

  “阿亮,所謂的愛,并不是進展順利就交往下去,不順利就停止啊:不管進展如何,總得發展啊!”

  “這就是太認真了。”

  亮子一副無可挽救的表情望著迪子。

  “就連和秋野君的事,都是因為太認真了,所以才被他逃走了呀。無論什么樣的戀情,只要心里感到有些快活就行了。”

  “我不會做那樣的事,也不想做。”

  迪子站起身脫下長襯裙,穿上寬袍。亮子愛穿便服睡覺,但迪子睡覺時從小就愛穿寬袍。

  “厄,去下邊把威士忌和杯子拿來。”

  “你要喝酒?”

  “嗯!”

  “說不定會被爸爸罵的。”

  “別多-嗦,快拿來。”

  不喝些酒,她靜不下心來。喝些酒,最后帶著醉意就能入睡。

  亮子走下樓梯。威士忌在飯廳的餐具架上,父親愛喝清酒,威士忌很少喝。很走運,威士忌幾乎沒有動過。

  亮子返回房間時,迪子把雙肘支在桌子上,正怔怔地望著墻壁。

  “姐姐,瞧!”

  亮子把威士忌和冰塊放在桌上。

  “你也喝點吧。”

  “又要和我作伴,你要學壞的!”

  亮子嘴上很硬,但仍很樂意地摻著淡酒。

  “為了姐姐的失戀,干杯!”

  “哪來的失戀啊!”

  “今夜你這張臉,怎么看也不是成功的模樣吧?”

  很遺憾,不幸被亮子一言道中。迪子忍著噎嗆,喝著。

  迪子第一次喝威士忌,是在大學時代,和朋友鬧著玩喝的。自從認識秋野后便常喝了,從那以后只要去快餐酒吧就喝,不過一般也就喝兩三杯淡酒。

  說實話,現在她品嘗不出威士忌的香味,為什么會喝那么辣的酒?她感到不可思議,但心情煩亂時就要喝威士忌。只要喝得稀泥爛醉,第二天心情便又輕松了。

  以前喝得最多的一次,是秋野棄她而去的時候。那天夜里她一直喝到早晨三點,最后醉倒在朋友的房問里。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但前一天夜里無論如何想要尋死尋活的心情霍然消失。令夜的心情還沒有到當時那樣的程度。

  光從兩人的談話來看,還算不上是傷害,但是一發愣,還是會想起阿久津,想像出阿久津和妻子親親熱熱的身影。

  阿久津和妻子兩人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從認識阿久津的時候起就知道了。事到如今,再對他的妻子說三道四,這是不明智的。

  今夜之所以心神不寧,是因為阿久津破了和她的約會,要去守著妻子。阿久津說,為了保持兩人的關系,這是沒有辦法的。但是,那畢竟像是托辭。

  “厄,別一個人悶悶不樂了,今夜的事講給我聽聽吧,心里好舒暢些。”

  亮子端著杯子,嗔視著迪子,圓圓的大眼睛里充滿著好奇。

  “也沒有什么好說的,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就回家來了。”

  也許喝了威士忌的緣故,心里多少有些寧靜了。

  “人家好心問你,你這人真怪!”

  亮子猛然躺下,但隨即又象突然想起似地:

  “什么中年男子,還是滾他的蛋吧!”

  “滾池的蛋?”

  “姐姐這么迷人的女人,沒有必要攆在那種男人的屁股后面啊。”

  “我沒有攆啊。”

  “那就好了。總之,要讓對方追你,讓他心急撩火地緊緊地纏著你才對呢!”

  “你說什么?”

  “而且,那樣還有樂趣。”

  雖然覺得她任性,但想來也不無道理。迪子也井非不知道那種樂趣,和阿久津之間開始時就是那樣的,至少,在有性關系后的半年里,是阿久津追戀著她的,現在卻不知不覺地變成迪子在追戀他了。兩人的關系,不知從何時開始逆轉的。

  “姐姐追得太緊,男人就心安理得啦。”

  “他沒有什么心安呀。”

  “再多找幾個男朋友,要讓她知道,男人不是你一個,這是拽住男人的關鍵吁。”

  “這種事,你不說我也知道。”

  “有人來說媒的事也說了?”

  “我沒說。”

  “不行呀!說給他聽,讓他難過一陣。嘿!下次讓他遇上我……”

  “你,遇見他準備怎么樣?”

  “要好好地整治他一下。”

  “你別瞎起勁!”

  “姐,你心痛啦!”

  亮子抱著手臂,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帆帆校對

返回列表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