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2、阴谋

  看着试管里浮动着的鲜红的血液时,仿佛是受到了血

  液耶鲜红的引诱……

  阿久津好像洞察着迪子的心情变化,用手温柔地抚摸

  着她的Rx房……

  他那胡须稀薄的脸庞上,再次充满着随意摆事实弄迪

  子的自信……一

  早晨,迪子七点醒来。

  起床后刷牙洗脸进早餐,然后化妆一下便击输血中心。

  迪子家住在紫野,到圣护院的输血中心,坐车要三十分钟,再加上走到车站的路程和等车的时间,至少得要四十分钟。

  输血中心九点上班,所以最迟也必须在?#35828;?#20108;十分之前走出家门。夏季暂?#20063;?#35828;,在冬天和初春,她总是睡懒觉,有时直到七点半左?#20063;?#37266;来,那时,迪子连饭也不吃就离家了。化妆还来不及凝固,因此她把梳子插在向外卷起的发梢上,脸庞抹上化妆水轻轻扑上白粉,口红根据当时的心情而定,一般涂橙色。

  九点钟一到输血中心,迪子先在化验室里面的衣帽间换?#36335;?#31359;上白大褂。白大褂式样很时髦,衣领扣紧,轻轻收紧腰部,很像美容师的白上衣。

  这白色外套在一年前还是极普通的式样,显得很庸俗,没有气派,因此女职员们聚在一起商量,最后向所长提出,才改?#19978;?#22312;的式样。

  迪子平素穿着?#36335;?#26174;得清瘦,所?#22253;?#22823;褂非常合身。

  午休时穿着白大褂散步去附近的商店时,常常引得行人回头盼顾。谁都不知道这位身穿洁白大褂、满脸雅气的迪子,就是这样一副白衣装束在化验手术用的血液。

  迪子在衣帽间换好?#36335;?#22238;到化验室,站在配血用的桌子前,考虑着从哪里开始着手工作。所谓的配血,就是血型配合试验的省略说法。指血液的交差配合试验。

  判断血型,通常要在玻璃载片上各取几滴抗A、抗B血清,将患者耳朵上取下的血掺在血清上搅合,看它的凝固情况作出断定。比如,只凝固在抗A血清里的就是A型,只凝固在抗B血清里的就是B型,A、B都凝固?#35851;?#26159;AB型,A、B都不凝固,便是O型。平时如果只是化验血型,这就足够了。但要输血时,为了准确无误地确认血型一?#20048;褂蒖H因子产生的意外事故,必须再进一步作精密的核查。这种核查,便是血型的交差配合试验,简称配血。

  输血中心的工作,一言而蔽之,就是向健?#31561;?#37319;集血液,将它供应绘各地的医院。

  随着医学的发达,血液越来越不可缺少,以前因出血?#30475;?#32780;无法施行的心脏或肺部手术,现在也因能大量输血而可以施行了。

  据说,一般?#35828;?#34880;液总量是体重的十三分之一。比如,体重五十公斤的人,按十三分之一?#25169;悖?#20415;是三点九公斤,?#35851;?#35745;量将近约?#37027;C。假如流血三分之一以上,人便死了。又如五十公斤的人,失血一千三百CC到一千四百CC,便是致命的。

  可是,心脏或肺手术之类,出血起码在一千CC以上,有时达一千五百CC以上,厉害时甚至达二干CC以上6以前靠任求氏液或葡萄糖液补充不足部分,但如此大量的出血,光靠它也无济于事。对出血,最好是补充和原来一样的血液。

  为了适应血液的需要,输血中心就要向?#39654;指?#26679;的人采集血液,将血液象银行一样储存起来,根据需要供给。现在即使出血超过二千CC以上的大手术,只要预先向输血中心联络,备好血液,就用不着担心。

  在输血中心采集的血液,以前以买血为主。由供血者卖给输血中心,每一百CC多少钱。但现在全是献血,献血形式各异,有向需要输血的患者家属或熟人采集的,也有企业或政府机关里的团体献血的,还有个人自发要求的。

  用钱买血,这不合情理。血液应该以互助精神提供,健康者免费供血,自己生病时能得到帮助。为此,输血中心不?#21069;?#26085;本红十?#21482;?#25110;私营模式以经营赢利、而是以存储为目的的民间组织。迪子工作的输血中心也是市立的,一开?#23395;?#19981;以赢利为目的。

  其实,即使血液能靠献血免费采集,为?#39038;?#33021;用于输血,检查、精制等费用浩大。因此凭医院方面能支付的费用,要维持输血中心职员的开支和?#39654;?#21270;验器械的开支,是很困难的。

  不过,迪子没有必要为那些事操心。经费和经营管理,是所长和市里的理事们考虑的事。在迪子的头脑里,现在唯有工作和阿久津。

  化验台上放着几张《C血型配合试验结果报告单》。

  报告单上段设有医院、患者姓名、病名、患者血液采血日期等项目,中段是ABO式、型等记录,下段是配血试验、?#39654;?#21270;验、测定、备考等?#25913;俊?br />
  迪子化验后填?#35828;模?#26159;中段和下段。

  迪子?#32043;?#20316;配血试验的准?#28014;?#26700;子上排着试管和溶液,备有吸量管。

  阿久津还没有来上班。他如果来,在走廊里与人遇见,总要说一声“您早?#34180;?#38463;久津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清晰,即使离得很远,只要?#21069;?#20037;律的声音,迪子一听就知道。即使没有听到,他到输血中心后,总是穿着白大褂,?#32043;?#20986;现在化验室里。

  表面上看来像是在工作开始时作为化验部长巡视化验室,但实际像是顺便来看迪子有没有到的。走进房间只要和职员们打着招呼,?#25239;?#26397;迪子那边一扫就明白了。而且,迪子也像呼应似地回瞥一眼,虽然仅只一瞬间,但?#25239;?#20132;织一下,两人便心绪稳定地投入了工作。

  今天该来了吧。

  她心想昨夜有些口角,今天阿久津不会马上来这里,而是先走进研究室,待二、三十分钟后,才?#37027;?#22320;出来。

  即使阿久津不在,日常工作也无甚妨碍。只要没有特别的困难或阿久津有急事,他就不用来化验室。

  最好别来!

  迪?#35825;?#20040;想着,感到心灰意乱。她再也不想看见他那副嘴脸。昨夜他自己任性,断然甩开焦急地等待着他的迪子,回到妻子那里去了。虽然过了一夜,凭他那样的嘴脸,真叫人不堪忍受。

  就是来也不去理他!装作没有看见,继续做自己的试验,即使因此被同事们见怪也毫不理会。她这样想。

  九点十分了。

  宫子和伸代在干热灭菌器前唠着话,好像在讲着昨天和供给部的山崎他们坐车去琵琶湖游玩的事。迪子也受到了邀请、但她担心会赶不上去接阿久津,所以便拒绝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和大家一起去玩了。若是那样,昨夜就不会爱那窝囊气了。

  迪子有意无意地听着两?#35828;?#35848;话,一边汇总着前天的化验结果。

  九点二十分,阿久津还没有来。通向走廊的门打开着,阿久津?#28909;?#36208;过、马上就能看见。阿久津总是要迟十分钟左右来。在这一意义上来说,在她人所以来,他是老牌迟到的。

  有一次迪子问他为何迟到时,阿久津极认真地说:“部长来得太早,职员们可就苦?#29627;?#19978;班眼睛老盯着部长不?#23567;?br />
  为了能让大家在九点以前自觉赶到,我故意晚点来的。”

  迪子听了觉得很可笑,后来一起过夜才知道,阿久津是个爱睡懒觉的人,喊他一两次是叫不起来的,?#29677;牛?#21999;”地答应着朦朦胧胧地又睡了。“为了大家?#20445;?#36825;纯是?#20843;?#32773;的借口。不过对大家来说,这其实并非坏事。部长稍稍?#29486;?#19968;些,部员们便可以悠然自得地工作。

  迪子又看了看时间。慢慢地快九点半了。

  尽管如此,今天也好象太迟了。和刚才的心绪相反,迪子反而感到有些不安了。

  “有泽君,铭的试溶液已经没有了。”

  大厚伸代在背后向她说道。

  “药库里也没有?#20426;?br />
  “没?#23567;!?br />
  “马上填表申请啊。”

  迪子从抽屉里取出药品申请单。伸代二十三岁,比迪子小一岁,和迪子一样毕业于药科大学,去年进输血中心,只是做一些操作简单的血液化验和肝功能检查等的工作。

  ?#30333;?#22825;玩得真?#32431;臁?#26377;泽君也在就好了。”

  “回家时几点了?#20426;?br />
  “九点左?#37326;傘!?br />
  那样看来,从一开?#23395;?#24456;勉强的。迪子不由安下心来。

  “把这送到事务那里去。”

  迪子正在申请单上填写药名时,不防伸代喊道:

  “您早!”

  迪子一回头,见阿久津站在门口,和平时一样,穿着藏青西服,系着淡色花纹的领带。

  “您早,来得迟了些。”阿久津向伸代打了一声招呼。

  他在化验室打量了一圈后,朝迪子瞥了一眼,又回到走廊里。

  在?#25239;?#30340;一?#39034;?#30528;阿久律的身影消失,迪子喘了一日气。起先她想漠视他,但因为他突然出现,她的初衷失败了。可是,他那腮视着的?#25239;猓?#24212;该察觉出迪予不太高兴。

  迪?#35828;?#25972;了一下情绪,拿起吸量管,开始化验医院送来的患者样血。

  上午,阿久津两次出现在化验室里。一次把盛有血清的试管挂上离心沉淀器,一次是宫于去请?#35848;?#21151;能检查上的事,他来?#38468;?#30340;。

  起初,阿久津站在离心沉淀器边上想要和迪子?#19981;埃?#20294;迪子视而不见。第二次在对富于?#19981;?#26102;,他来到迪子的紧背后取试药,那时也好像要说什么,但迪子毫无表情地转动着吸量管。

  “先准备九支试管,然后各取一CC生理食盐水,再加上一CC血清。就这样。”

  阿久津的解说是亲切的。迪子一窥视,见富于一边听着,一边认真地点着头。

  “然后倍数释稀,从二倍到五百二十倍制作……就这样,用吸量管吸。”

  宫子挨得很近,快要贴上阿久津的身体了。迪子陡感一阵气急,忙跑出了房间。

  午休。十二点,大家都去了休息室,只有迪子还留在化验室里继续做着化验。大家的工作是?#22266;?#30340;鉴别和肝功能检查,只有迪子负责的验血是不能耽搁的,也急不出。按医院的要求,若是上午,就必须在上午送出化验报告。

  大家先去吃饭,只有自己一个人留着,迪子并不因此感到特别难熬,只要是负责血液化验这一?#24515;?#24230;且座急的试验,也是没有办法的。而且能负责承担这一试验的,包括阿久津,只有两三个人。作为其中的一个,宁可说是一种荣耀。

  但是,?#20843;?#36825;么说,大家都在吃饭时,光自己一个人在干活,这毕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午休可以比别人迟一些,但到了下班时间?#24202;?#33021;回家,那更不好受。不知道血液什么时候哪家医院需要,紧急手术无论早晨还是晚上都会?#23567;?#21482;要有手术,输血便必不可少。正准备着回家时,有时突然需要供血,便不得不化验完血液以后才回家。

  当然,供给部值班的人也会验血,能临时应付一下,但若遇上不甚明?#35828;?#32454;节处,还是要来请?#22871;?#38376;做这一工作的迪子。在这一意义上,对输血中心来说,迪子是不可缺少的角色。

  一个人留下工作时,阿久律常常会?#31383;?#24537;。阿久津什么都会,又是化验部的负责人,所以他当然要留下?#31383;?#24537;。

  若和阿久律两个人干,无论多么晚,迪子都不会感到寂寞。

  用吸量管取着血清,用生理盐水释稀着,宁可说迪子感到其乐融融。

  女?#35828;?#31505;声通过走廊传了进来。护士们都在对面的采血室里聊着天,化验室里空旷旷的,只有迪子一个人。

  他也许已经去吃饭了吧。

  迪子一边?#39654;?#30528;2%的血液悬浮液,一边又想起阿久津。

  阿久律平时在研究室里吃午饭,总是独自一人,所以迪子有时也?#37027;?#22320;去那里一起吃饭。现在想必他还在研究室里。

  她一边想着阿久津,一边?#40092;?#22320;转动着吸量管。她熟能生巧技术糟湛,能够手和脑分别使用。

  十二点二十分。

  迪子注视着淡淡的浮着血的液体,预感到阿久律会来的。她仿佛觉得他没有吃饭,在等着她结束。

  传来脚步声,几分钟后门打开了。一回头,阿久津果然穿着白大?#35825;?#22312;那里。

  “怎么样?结束了吗?#20426;?br />
  “没?#23567;?br />
  迪子刚想说?#30452;?#19978;了嘴。不能这么轻易地开口,和阿久津还暂时处于战争状态,一上午都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开口就失去了好不容?#20934;?#25345;到现在的价值。

  迪子突然板着脸握着吸量管。

  ?#30333;?#22812;是?#20063;?#22909;,你还在发火?#20426;?br />
  迪子没有回答。现在回答就?#25442;?#20351;阿久津更加得意放肆。

  “我?#31383;?#20320;吧。”

  “我一个?#22235;芐小!?br />
  ?#20843;?#20102;吧,没有比你再倔的人了。”

  阿久津说着,也不等她回答,便从打开着的干热灭菌器里取出试管。

  阿久津毕竟技术精练,不用十分钟,就结束了剩下的配血试验。

  若在平时还要道谢,但迪子现在缄然不语。迪子有她自己的理由。是他自己要来,自己要帮忙,道什么谢!

  “怎么样,去吃饭吧。”

  阿久津对迪子毫无谢意并不在意,如往常一样,毫不顾忌地说道。

  “用不着你那?#24202;?#24515;!”

  迪子一副极冷漠的样子,心想,昨夜那副熊样,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20843;憷玻?#21035;那么生气了,去‘韦里拉’吧?#34180;?#25105;带着饭。”

  迪子在水龙头下将刷子伸进用过的试管里使劲地擦着。阿久律不知所措地摆弄着吸量管。

  “那么,下班后再见吧,在花山餐厅等我。”

  她这么说了一句,便走出了化验室。

  下午,迪子一直把阿久津给忘了。

  不过,说是忘记,还不如说是没有时间去想他。下午采血车送来了血液,迪子忙于作血液的化验,阿久律又像在和所长会面,去了二楼的会议?#28082;?#23601;没有出现过。

  直到下午四点以后,迪子?#24222;?#24819;起阿久津。那时一阵忙碌已经过去,宫于和伸代正在化验室的角落开始闲聊。

  怎?#31383;歟?br />
  迪子一边听着两?#35828;?#38386;谈,一边考虑着和阿久津的约会要不要去。

  花山餐厅是两人在下班后常去约会的地方,离输血中心沿御池大街步行十分钟左右。餐厅在一幢小楼房里面,不大引?#20439;?#30446;,输血中心的人也不会去那里。要瞒着别人光两人见见面,那是绝好的地?#20581;?br />
  阿久律故意不讲时间,只说“下班后见面?#20445;?#24847;思是一下班就去那里等着。

  只要没有特别的事,输血中心五点下班,两人见面总在五点二十分到三十分之间。大抵总?#21069;?#20037;津先到,迪子迟十分钟左右。万一谁接下了需要匝急的工作,因为在同一部门,所以马上就知道了。那样的时候,一?#25605;?#22312;输血中心,和晚下班的一方碰头就行了。

  白天拒人千里,但现在迪子已经没?#24515;?#20040;气恼了。虽然她乐此不疲,但阿久津白天主动?#31383;?#22905;,对她很温情,这果然使迪子心中消停。尽管如此,是不是要去赴约,她还踌躇不定,心想再娇纵一下,让他难堪。总之,尽管他对她已经变得温润了一些,但她还不至于如此下贱马上言听计从。

  “姐姐太认真了!”

  她想起昨夜妹妹讲的话。那时迪子还在生气,责怪她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但冷静一想,也觉得不无可取之处。让阿久津稍稍下不了台,这虽然不好,但也许还是应该这样。这样做,男子反而会认真、热切地追慕她。

  ?#21069; ?br />
  迪子独自?#20302;?#22320;?#33510;?#36947;。

  五点,下班的铃声响了。职员们?#27604;?#26143;火地去衣帽闷作回家准?#28014;?#36842;子在铃声中整理着化验报告单。若在平时,五点就结束了,但今天她故意慢悠悠地干着。整理结束时,阿久津正走过她的身边。

  伸代就在迪子的前面,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25239;?#23450;定地看?#35828;?#23376;一眼。

  职员们一个个消失在绿?#21592;?#21518;。阿久津穿着藏青色西服,走在换成便装的护士们后边。

  迪子目送着她们离去,站起身,走向衣帽间。

  迪子到花山餐厅时是五点半刚过不久,阿久津在里面的包厢里正看着报纸,一见迪子进来,便松了一口气,折上了报?#20581;?br />
  “来晚了?#20426;?br />
  他漫不经心地露出亲昵?#35851;?#24773;,迪子马上?#30452;?#32039;着脸。

  “吃点什?#31383;傘!?br />
  “?#20063;?#21507;了。”

  “为什么?#20426;?br />
  “?#34915;?#19978;要回家。”

  女服务员走过来,于是迪子要了一杯咖?#21462;?br />
  “你有什么事吗?#20426;?br />
  阿久津看?#35828;?#20102;一眼,随即从口袋里取出香烟。

  “你还在发火?#20426;?br />
  “没有,有什么好发火的!”

  “那你为什么?#20426;?br />
  “因为有事呀!”

  “什么事?#20426;?br />
  “有人替我说?#20581;!?br />
  “说?#20581;俊?br />
  阿久津失声惊道。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连迪子自己也大吃一惊。

  迪子是脱口编造了一个谎话,想不到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效果。阿久津怔怔地望着迪子。

  “今天?现在就去?#20426;?br />
  “?#21069; !?br />
  “可是,昨夜你什么也没有提起啊。”

  “我没有说。”

  脱缰的谎话已无法止住,事到如今,只好这样说下去。

  “在哪里?#20426;?br />
  “我家。”

  “对方来你家?#20426;?br />
  “?#21069; !?br />
  “可是在家里见面时,一般是女方去男方家里的!”

  “你自己也是那样的?呢,部长是自由恋爱?#20581;!?br />
  “别说混帐话。”

  阿久津责怪道。这时,女服务员送来了咖?#21462;?#31561;她离去,阿久津?#23454;潰?br />
  “你是说谎吧。”

  “如果你以为是在说谎,可以去问?#20107;錚?#32422;好是七点?#20581;!?br />
  迪子装作看时间的模样。

  “是以前就决定的?#20426;?br />
  “两三天前,你出差时决定的。”

  “约好是今天?#20426;?br />
  “对方今天正好?#28147;┒及?#20107;,所以临时决定的。”

  “不是京都人?#20426;?br />
  “是东京人啊。”

  “他是干什么的?#20426;?br />
  ?#24052;葡薄!?br />
  “在哪里工作呢?#20426;?br />
  “好像是一家经营电器的公?#23613;!?br />
  开始时是骗他的,但后半部分却是真的。从两三个月前起,通过佐在深草的伯母要求与迪予?#40092;?#30340;那个对象,确是在东京的电器公司里工作。

  “年龄呢?#20426;?br />
  “二十八吧,是个特别能干的人?#20581;!?br />
  “所?#38405;?#24819;和他见面了?#20426;?br />
  “并非为了这个。”

  好歹阿久津开始相信了。迪子为这样的谎话游戏感到喜不自禁起来。

  “这么说来,你很?#34892;?#36259;?#20426;?br />
  “我已经二十四岁?#29627;?#27809;有人来说一两次媒就成问题了吧。”

  “?#20063;晃收?#20010;,是问你想不想去。”

  “并非特别想,但总这样下去也不好吧。”

  “这样下去?#20426;?br />
  “就是和你来往着……”

  阿久津一瞬间怔怔地望着迪子,片刻便低着头思索着。

  迪子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

  确实,迪子感到即使和阿久津这样交往下去,到头来也是空?#19981;?#19968;场、但她并不?#37322;?#23130;事。现在能如?#35828;?#21040;阿久津的爱慕,她就心满意足了。虽然她也并非没有要找对象的想法,但那是?#25913;?#30340;现劝,也是毫无办法的。说不想相亲,那是胡说,但是说想,这也不是真话。说实话,迪子正在这两者之间徘徊瞻顾举足不定。

  “?#21069;。?#36825;样不好……”

  阿久津油然说道。迪子虽自感话讲已过了头,但同时又为自己稍作虚晃他便深信不疑而感到一种隐隐的快意。

  “不可能一直一个人吧。”

  迪子现在在头脑里已经是一个即刻就要去赴约的女人。

  “女?#35828;男?#31119;,毕竟还是结婚吧。”

  近来常在头脑里违锄着的平庸想法脱口而出。说它违拗,仅仅是表面而已,在心底里或许是融合的。

  “即使和不中意的人,也能结婚吗?#20426;?br />
  “当然最好是能和中意的人结婚啊,可是做不到,就只好找替身了。”

  “替身?#20426;?br />
  “?#21069;。?#26367;补队员?#20581;!?br />
  看来这话确实使阿久津很苦恼。迪子?#39654;?#22914;此,却仍不松口。

  “即使对对方有些不中意,结婚以后女人总是能过得很好的。”

  ?#21834;?br />
  “暂时也许难以忍受,但渐渐就会习惯了。”

  “你好像还不太了解,结婚是要相互忍耐的。在漫长的岁月中,有时会枝节横生。那样的时候,若是中意的人就能够忍受,若是讨厌的人就忍受不了,立?#28147;?#26080;药可救了。”

  “这么说,你们是属于能够忍受的吧。”

  “别开玩笑。”

  “?#20063;?#24320;什么玩笑啊,只是向结过婚的前辈讨教。”

  迪子?#32431;?#28107;漓地嘲讽道,但她没有察觉到,那种嘲讽同时已经成为她?#22253;?#20037;津的爱的执著。

  “你们是恋爱结婚吧,即使爱得很炽烈,也有相处不好的时候。”

  阿久津默默地抱起手臂。

  “听得再多,不试试也没有体会啊。”

  “反正我去赴约试试,即使不行,见见面也没有什?#27492;?#22833;?#20581;!?br />
  “是吗?#20426;?br />
  也许死心了,阿久津回答得格外平?#30149;?br />
  “倘着想去,试试也好。”

  “当然要试的,今天?#24418;?#20986;来,你打算怎么样?#20426;?br />
  “只是想两人见见面。”

  “可是,昨夜已经见过了?#20426;?br />
  “见过了,但分手时?#28082;?#19981;放心明。”

  “就这些?#20426;?br />
  “这——”

  “好,就到这里吧。”

  说实话,迪子想听到阿久津当面向自己道?#28014;?#22914;果他明白无疑地对她说,昨夜是?#20063;?#22909;,骗了你,说好佐下的,中途却回家了,其实?#37326;?#30340;一直是你?#20581;?#21482;要这样,她就消气了。现在,阿久津吞吞吐吐地模样,使迪子反而感到心里憋气。

  “今天大家都早点回?#37326;桑?#25105;有约会,你?#38047;?#22827;人在等着。”

  她折盼和解,但从嘴里出来的,?#28147;?#26159;事与?#32925;?#30340;话。

  “?#19968;?#23478;了。”

  阿久津点点头,但好像还很不愿意站起来。

  “明天把结果告诉我。”

  “不放心我?#20426;?br />
  “当然。”

  阿久津恼火地说道,看着窗户。迪子为?#24515;?#20154;为她的一句戏言如坐针毡而感到暗暗窃?#30149;?br />
  “别扭心啊,我只是试试替?#21307;?#32461;对象是怎么回事。”

  “可是,这对对方不好,一开?#23395;?#19981;应该这么做。”

  “对方是个男人,别的不会有什么事吧。”

  “话是这么说,但对方当真的话怎?#31383;歟俊?br />
  “这和我无关啊。”

  “是吗?#20426;?br />
  “反正,?#20197;?#26102;是独身?#20581;!?br />
  不知刮来一阵什么风儿,最初的不良心术一扫而光,现在她反而更想?#20219;?#38463;久津的心。见阿久津深信不疑,一副痛苦不堪?#35851;?#24773;,迪子便心软了。

  “周末驾车到湖北那边去游玩吧。”

  阿久津讨好迪予似地说道。

  “听说昨天伸代君她们去了。坐供给部山崎君的车。”

  “下个月要来新车了。”

  “你要换车?#20426;?br />
  以前阿久律乘坐的是T社的1500CC轿式小客车,迪子好几次坐那辆车随他一起去兜风游玩。

  “这次换什么车?#20426;?br />
  “和上次一样就行,但?#19994;?#24351;说要金属顶盖的车啊。”

  “你弟弟懂车?#20426;?br />
  “是妻子的弟弟,他?#24418;?#21733;哥,是个车?#22253; !?br />
  “在哪里工作?#20426;?br />
  “是东京的商事公司,这里有家分店,所以常?#28147;?#37117;。”

  “若是带顶盖的汽车,样子很好?#31383;傘!?br />
  ?#25226;?#23376;暂?#20063;?#35770;,比以前的有劲吧。”

  “呢,你妻弟是单身?#20426;?br />
  “和你去约会的那个一样,二十八岁。”

  “很英俊?#20426;?br />
  “嘿,?#25910;?#24178;什么?#20426;?br />
  “很像夫人吧。”

  “本?#28147;?#26159;姐弟俩嘛。”-

  “那准保漂亮,你把他向?#21307;?#32461;一下吧。”

  “别开玩笑!”

  “哟!再不走就晚了呀!”

  迪子猛然想起似地看了看时间,一把抓起放在边上的手提包。三

  迪子和阿久津再次见面,是在这一星期的星期六。

  在这期间,阿久津屡次窥伺化验室里没有别人时来邀她,但迪子都装作有事的样子拒绝了。然而,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充其量维持一个星期。过了四、五天,也许对迪子的顽梗死心了,阿久律有时也不来约她了。这时,迪子反而食不甘味。

  效果太甚,结果不是反而把他推向了妻子那一边?

  第六天,阿久津的邀请正是在这当儿。这天下午,迪?#35825;?#24596;地看着化验着的血液时,阿久津从背后挨上来。

  “今夜见面吧。”

  迪子急不可待地?#20449;?#20102;。

  总之,这样见面可以不伤害自己的面子,迪子内心释然。但是,她还不想放弃摆架子的态?#21462;?#22905;一边告诫着自己只去赴约,别处不去,一边来到了幽会地点“花?#20581;薄?br />
  可是,等到她醒悟时,迪子仍然已经来到了上次的那家旅馆。

  也许熬了一个星期,情欲难忍,阿久律的爱抚比平时更是狷?#34180;?#20294;是,迪子在内心深处也等待着?#21069;憒直?#30340;抚爱,开始时还作出抵抗的模样,片刻便半推半就,以后便索性也欲情?#37266;?#20102;。

  经过忘乎所以的一刹那间,刚才的那种焦灼的心情抬然消逝,如今只有快愉的倦怠感充溢着全身。

  迪子感到实在不可?#23478;欏?br />
  在这之前还尽想着什么男子是卑怯的,什?#24202;?#24819;输给他的妻子,什?#24202;?#24819;把他让给别人,等等。

  现在,得到了他的爱之后,一切都显得非常无聊。为什?#28147;?#20026;那些事蹩不过劲来?她百思不解。

  刚才还决心要压一压他的傲气,这念头现在已荡然无存。为何自己能如此遂心如意?迪子财自?#26680;?#38388;?#35851;?#33410;感到愕然。她不承认这样?#35851;?#33410;是因为受到了男子的抚爱。

  也希望是一种稍?#38405;?#22815;理解的精神性的原因。但是,回想从不良的心术到温柔的心意之间,除?#35828;?#21040;过抚爱之外,毫无任何显著?#35851;?#21270;。她又想再稍稍有所希求。

  想腻了,迪子忽然想起,莫非是因为那时她正注视着血液?

  看着试管里浮动着的鲜红的血液时;阿久津在她?#35851;?#21518;轻声说说:“今夜,见面吧。”她?#25163;?#22320;点点头,仿佛是受到了血液那鲜红色的引诱。

  什么理由都可以,迪子此刻只要有着和作爱不同的像模像样的理由,就能因此而放下心来。

  “怎么样?上次的约会?#20426;?br />
  阿久津好像洞察着迪予的心情变化,用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肩膀?#23454;饋?#20182;那胡须稀簿的脸庞上,再次充满着随意摆弄迪子的自信。

  迪子觉得这张充满自信的脸庞有些可恶,一边不假思索地答道:

  ?#25353;道玻 ?br />
  “为什么?#32771;?#24613;忙忙地赶回家却……”

  “那种类型,?#20063;幌不丁!?br />
  ?#20658;ā?br />
  阿久津伏趴在床上,点着香烟。

  “你?#19981;?#20160;么样的类型?#20426;?br />
  “已经拒绝了,就不要说了。”

  经过灵肉的交融之后,听说拒绝了,阿久津的心中好象一块石?#20223;淞说亍?#20182;衔着香烟,眼睛里溢着笑意。看着他的眼睛,迪子又想稍稍作弄他一下,就这样言归于好,实在让他太轻松了。

  “我?#19981;?#30340;类型,要告诉你吗?#20426;?br />
  “什么类型?#20426;?br />
  ?#29240;心輳?#24615;格稳重,工作热情,而且待人温柔。”

  “你说什么……”

  “要说的话,就是你这样的类型,可是你有夫人,所?#22253;?#20037;津露出尴尬?#35851;?#24773;。看着他这副模样,迪子的?#38498;?#37324;忽然又冒出一个新的计划。

  “我想,下次把你的妻弟介绍给我……”

  “我的妻弟?#20426;?br />
  “?#21069;。?#20182;下个月要出差?#28147;┒及傘!?br />
  “说是想参观京都,所以我正想开车带着他去看看。”

  “到时带我一起去兜风游玩。”

  “那样好是好,但一起去你要干什么?#20426;?br />
  “兜风游玩,顺便和你妻弟相?#20303;!?br />
  “你在说什么!”

  “你的妻弟是单身吧。”

  ?#21834;?br />
  你说过是二十八岁,比我大四岁,不是正?#40092;事穡俊?br />
  阿久律望着迪子,惊得?#24247;?#21475;呆。他越是一副窘迫?#35851;?#24773;,迪子越是感到快活。

  “你妻弟只是?#31383;?#20107;,一定很无聊吧。顺便来相亲,不就很高兴了?#20426;?br />
  “可是,那样做会让妻子知道的。”

  “?#36824;叵担?#39034;便把夫人也带上,是自己的亲弟弟相亲,夫?#35828;?#28982;要来嘛。”

  虽然觉得有些恶作剧,但头脑里的阴谋使她进一步膨胀。

  “我也要你把夫人好好地向?#21307;?#32461;一下。”

  “所以才和我妻弟相亲?#20426;?br />
  “就算?#21069;傘!?br />
  “可是,?#28909;?#25105;妻弟?#19981;渡夏悖?#24590;?#31383;歟俊?br />
  “那就结婚吧。”

  “啊?#20426;?br />
  “不行?#20426;?br />
  迪子支着面颊,歪着头,?#29677;牛?#36825;不是什么坏事吧。”

  阿久津不快地注视着手上的香烟。

  “我们,反正不能结婚。”

  “没?#24515;?#26679;的事。”

  “你不爱夫人,可是你清楚地说过,你们不能分手。”

  ?#21834;?br />
  “我们相互爱慕,而且一直想在一起的?#20426;?br />
  “那当然。”

  “那么,我如果和你妻弟结婚,我们就能永远不分开了。?#34180;?#20320;和我妻弟结婚后,还和我见面?#20426;?br />
  “你感到奇怪?#20426;?br />
  迪子虽这么说着,但为自己的大胆妄为感到吃惊。为?#20301;?#35762;出那样的话?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话既已出口,这一计划就不会毫无意义。迪子此刻正为自己的诡计而陶醉了。

  “你的妻弟,是很认真的人吧?#20426;?br />
  “比你还要认真啊。”

  “若要结婚,和疏不相识的人结婚,还不如和与你有些沾亲带故的人结婚,这样不好吗?#20426;?br />
  “你还是想结婚?#20426;?br />
  “那当然嘛!”

  “不过,即使万一和你妻弟在一起,我?#19981;?#30340;还是你网。”

  迪子喃语着,感到自己像个恶魔,能想出这样的阴谋,她已经不是寻常的迪子,也许正在变成另一个迪子,卖弄着自己。

  但此刻,迪子还不想有所收?#29627;?#25104;为恶魔,对她反而是一种乐趣。

  “这一个星期里,你一直在想这件事?#20426;?br />
  “不,是现在突然想起的,但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吧。”

  阿久律无可置否地苦笑了。

  “呃?不能试试?#20426;?br />
  “如果你想这么做,那就试?#22253;傘!?br />
  “真的……”

  迪子探起了身子。

  “那么,你先替我向夫人讲好?#20426;?br />
  “当然要?#29627;?#19981;过还有十多天呢。”

  “那么,?#24179;?#21608;(在日本,四月末至五月初连续休假最多的一个星期——译者注)可以过得很开心了。”

  “你是为了图快乐才相亲的?#20426;?br />
  “也并不全是,不过这事你别想得太多了。即使名义?#40092;?#30456;亲,其实只是想和你夫人、你妻弟四人一起去兜风游玩?#20581;!?br />
  阿久津仍然一副不可理解?#35851;?#24773;。

  “你夫人不知道?#37326;傘!?br />
  “只是知道有个叫有泽的女人,常常帮我做事。”

  “?#20351;?#36825;样的事吗?#20426;?br />
  “看她的样子好像有些怀疑,但知道得不会很清楚。”

  “真高兴啊!你表情怎么样?#20426;?br />
  “什么表情?#20426;?br />
  “就是和夫人一起提起我的时候?#20581;!?br />
  “有什么两样?和现在一样啊。”

  阿久律挺起胸逞强道。

  “如果说‘喂’,或光喊我的名字,马上就会败露啊!”

  “不要说我,你怎么样?#20426;?br />
  “?#20063;?#35201;紧,这种事,还是女人善于掩饰啊。”

  “被我妻弟察觉就麻烦了。”

  “?#36824;?#31995;啊。”

  迪子拍着胸脯的动作很奇怪,两?#20439;?#35270;着对方的脸,小声地笑了。阿久津也好像不知不觉地被迪子那魔鬼般的游?#32954;?#24341;住了。

  “但愿不要败露啊。”

  “还有,但?#25913;?#22971;弟不要?#19981;段搖!?br />
  “这个计划不管会怎么样,对我都没有好处啊。”

  “呢,车由你开,夫人坐在你边上,我们两人坐在后边吧。”

  “你在背后看着我,?#20063;幌不叮?#35753;我妻弟开车吧。”

  “不?#37266;劍?#37027;天我们是客人。”

  “若这么说就算了。”

  “那么先说好,座位的事暂时不谈,你妻弟来的话,我们一定四个人一起去兜风游玩。”

  迪子把纤白的小指伸到阿久津的面前。阿久津注视着她的纤指?#35835;算叮?#29467;然抓住她的手臂,连同她的身体一起拽了过来。

  “我们拉拉?#24120; ?br />
  “我知道啊。”

  阿久津苦笑着将迪子那娇小的身体楼在自己的怀里。

  “如果我相亲,你夫人就放心了。”

  迪子偎在阿久律的怀里,轻声地笑了。

  四月里,整整一个月,两人之间风乎?#21496;病?br />
  所谓的风平?#21496;玻?#20415;是每星期去一?#28201;?#39302;,其他是一同吃午饭,或回家顺便兜兜风,上班时?#25239;?#20132;织一下,相互点点头。这些都是两人间风调雨顺的证明。

  迪子在受阿久津爱慕的真实感觉中,一想到和他的妻弟见面的日子在迫近。便会在慌乱中感到一阵徽妙的亢奋情绪。说起来,这也是在与阿久律之间的平淡无奇的恋情中,增添了一贴刺激剂。

  “你对夫人讲好了?#20426;?br />
  ?#24179;?#21608;的三天前,迪子在花山餐厅里喝着咖?#20219;释?#20037;律。

  ?#30333;?#22825;…”

  “说了什么?#20426;?br />
  “问对方是谁,?#21307;?#20102;你的名字。”

  “她怎么说?#20426;?br />
  “说还要去问问她弟弟本人,不过也许是一门很好的亲事……”

  “那么,她没有发现我们的计划吧。”

  “看来是的,?#20063;换?#35828;那样的事。”

  迪子总感觉到自己在做对不起阿久津妻子的事。

  迪子自知这样的计划不足取。不言而喻,这会伤害阿久津的妻子。可是她又觉得,因为她坐在妻子的座位上,所以应该接受那样的?#22836;!?#19968;日三餐加午睡,况且又将阿久津束缚着,迪子觉得让她受到?#22836;?#26159;理所当然的。

  可是,要是太顺利地迎合她和阿久津两?#35828;?#35745;划,她还是会拉不下脸来。?#28909;?#38463;久津的妻子再感到有些怀疑,这反而会使迪子涌出?#20998;尽?br />
  “那么,你的妻弟什么时候来?#20426;?br />
  “上次电话里说,下个月五日。”

  “是孩子的节日(五月五日是口本男孩子的鲤鱼节——译者注)啊。”

  “你是真的想见面吗?#20426;?br />
  “当然嘛,怎么样?#20426;?br />
  “丑话说在前,到那时一旦讲出什么傻话来,我们就无?#25151;赏死病!?br />
  “不要紧啊。”

  “因为你这人太反复无常。”

  “请放心。”

  “我真搞不懂你啊。”

  “行?#30149;!?br />
  迪子只要想像着四人相逢的情景,便会变得兴致勃勃。四

  约定的那天,五月五日,云层密布,但天气温和,真是个极时行乐的好日子。迪子十点不到离开了船冈山的家。

  约好十点在F旅馆的门廊里和阿久津他们见面。F旅馆坐落在二条大街的?#21363;?#27827;?#31232;?br />
  为了这一天,迪子特地新做了一套衣?#26775;?#40657;?#23376;?#23567;柬花朵的花纹。

  初次介绍?#40092;?#30340;男青年暂?#20063;?#35828;,她是?#34915;?#30528;阿久津妻子的服饰。

  她只是不想输给他的妻子。

  迪子比阿久津的妻子小八岁,所以她不想因为年轻而输掉,但脸蛋儿偏偏褊着心眼儿,还?#21069;?#20037;津的妻?#35825;?#19978;风。她是英挺清秀的美人型,迪子是圆型的,总之是讨男人欢心的类型。

  ?#28909;?#20809;从脸蛋儿的秀美来说,很遗憾,迪子无望取胜。

  可是,这靠服饰多少能遮掩一些,既不太华丽,但也不?#21448;剩?#32780;且饱含着年轻和痴情。她想表现出那样的感觉。在这一点上,这次的服装,迪子比较称心。花纹?#29976;?#30528;活力,和腰部的宽松紧紧吻合的扣?#32602;?#34920;现出一种雅典的神态。

  迪子深切地感到二十四岁是一个很困惑的年龄。女?#35828;?#24180;轻、搁?#30149;?#25104;熟都稍稍沾些边,然而又都不透彻。她觉得也是为结婚或独身这一分界线烦恼的年龄。最近自己内心?#20307;?#26080;从着落,兴许就是为了这左右为难的年龄。

  到了北大路,迪子坐上出租汽车。也许因为是孩子的节日,街上由?#25913;?#38506;同着的孩子很多,大概要去参拜神社,穿着长袖和服的女孩子很引?#20439;?#30446;。

  从车窗望着那些衣着华丽的孩子们,迪子忽然对自己接着要做的事感到害怕了。由于和阿久律夫妇的关?#25285;?#35753;他们介绍?#40092;?#38463;久津的妻弟,然后一起去兜风游玩。这全是迪子策划的。

  但是,迪子并不是一开?#23395;?#37027;样企盼,只是和阿久律交谈着时无意中想起的,心情浮躁地想起的事,现在变成了现实。所谓的“节外生校?#20445;够?#26159;这样的。

  事到如今已经避之不及,迪子微微感到惶惑。

  迪子到达旅馆时,时间已经十点十五分。一定进入口处的自动门,阿久津便马上从左边的门廊里迎上前来。

  “正等着你呢!”

  阿久津穿着平时的那件西服,里面是淡黄色的开襟衬衫。

  “对不起,您们?#23478;?#32463;……”

  “他们在对面。”

  阿久津指着门廊前?#35828;?#20241;息室。在透过玻璃窗能看见日本式庭园的座位上,坐着一?#38405;信?#21644;孩子。一看见他们,迪子感到一阵慌乱。

  “呃,怎么样?#20426;?br />
  迪子轻轻拽着想要走在前面的阿久津的手臂,“我的化妆,行不行?#20426;?br />
  “很好?#31383; !?br />
  想必因为紧张,阿久津一笑不笑地答道。

  张望着窗外等候着的两个人,回头看见迪子他们走来,忙站起身。

  “很抱?#31119;?#25105;迟到了。我是有泽迪子。”

  迪子打量着阿久津的妻子和青年招呼道。

  “妻子,和妻子的弟弟圭次君,这是女儿弓子。”

  阿久津拘谨而拙笨地介绍道。

  “我?#21069;?#20037;律的内人,丈夫总得到您的关照……”

  她穿着白色套装,脖子上围着绿色围巾,和苗条的身材很相称。青年比阿久律稍稍高大,有一米七十,整洁地穿着衬衫结着领带,英挺?#35851;?#26753;和透彻的双险眼,与夫人长得一模一样。

  “哪里的话,还是我一直受到部长的关照呢。”

  迪子留意到夫人说的是“丈夫?#34180;?br />
  “丈夫很感激,说总是得到你的帮助,工作很顺利。”

  “太客气了。”

  迪子表情莫测地鞠躬道。

  她知道我们的事吗?#21051;热?#24050;经知道,她就是大狐狸,?#28909;?#19981;知道,她就是大好人。

  阿久律故作镇静地点上香烟,青年腼腆地望着窗边。

  迪子向走上前来的女服务员要了杯咖?#21462;?br />
  “很忙吧。”

  夫人搭话道。在这种场合,谈话最不感拘束的,只有夫人。

  “不过,我常常会得到部长的帮助。”

  “呃,你在家里也稍?#22253;?#25105;做些家务吧。”

  夫人望着阿久津微微地笑了。

  “我们走吧。去哪里?#20426;?br />
  阿久津站起身想要逃避。

  “弓子也在,所以我们一直可以玩到傍晚。”

  “去哪里好?#20426;?br />
  阿久津望着迪子。

  “?#20063;?#31649;去哪里都……”

  迪子望着对面坐着的青年。

  ?#25226;劍∥也?#22826;清楚。”

  “去过琵琶湖吗?#20426;?br />
  “没?#23567;!?br />
  青年朝池子瞥了一眼。他皮肤浅黑,但很象夫人,一副?#20439;?#30340;脸神。

  “那么,去琵琶湖大桥附近看?#31383;桑俊?br />
  “那里我去过一次。”

  女儿富有神气地说道。

  “就这样,行不行?#20426;?br />
  ?#29677;擰!?br />
  迪子用?#25239;?#34920;示赞同。

  “那走吧。”

  “等一等,有泽君还没有喝完咖啡呢。”

  “不,?#20063;?#21917;了。”

  “对不起、我想早些走。”

  夫人冷漠地看着窗户。的确是个有些任性的人,和这样的妻子在一起生活,难怪阿久津也不想逃走了。迪子突然涌出亢奋的?#20998;尽?br />
  大家在旅馆的门口等着时,阿久律从里面的停车场把车开过来。

  “来,上车。”

  阿久津从?#30340;?#25171;开车门。

  “我开车,你和弓子坐在前面吧。”

  “可是,女的和女的结伴坐在后面,这不是很好吗?有泽君,您说怎么样?#20426;?br />
  “我随便。”

  “先这样吧,阿圭,坐在孩子他?#20540;谋呱稀!?br />
  夫人这么说着,打开了后车门。

  阿久津坐在驾驶座上,边?#40092;?#38738;年圭次,后座坐着夫人、迪子和弓子三人。

  “去琵琶湖大桥,从?#35851;?#36208;好啊?#20426;?br />
  “上次是从比窖山的汽车道去的吧。”

  “还是从那边去吗?#20426;?br />
  “从八獭那边不是也能去吗?#20426;?br />
  迪子的心里?#38047;?#29616;出恶作剧的念头。

  “从八濒穿过寂光院到坚田,怎么样?#20426;?br />
  去年秋天,迪子曾和阿久津沿那条线路去过大桥那里。平时下班后,天黑得早便返回到引桥一带,半途中还在山道边停下?#21040;游恰?#38463;久津不会健忘的。

  “呢,?#24515;?#26679;的小道吗?#20426;?br />
  夫人兴致盎然。

  “道不太好走,但山道上杉?#20037;?#23494;,车辆很少,景色非常美丽。”

  “你知道的?#20426;?br />
  “我想大概能通车的。”

  阿久津?#25239;?#21069;视着答道。

  “?#28082;团?#21451;去过,地方非常清?#30149;?#20598;尔去那里的,只是情侣结伴的车。”

  “是吗?真高兴,走那条路看?#31383;桑俊?br />
  迪子看见阿久律那宽阔的后背上滞着困惑。她笑容可掬地向夫?#35828;?#28857;头。

  汽车开出丸太町大道,在白川大街上向北开去。道路两侧的银杏街树在阳光的?#19976;?#19979;闪着令?#22235;?#30505;的光亮。坐在前面的阿久津和青年圭次缄然无言。夫人一边回答着女儿的提问,一边解释着建筑物和树木的种类。

  迪子忽然想起,这汽车里的平和情?#20843;?#26159;什么呢?

  在不知道的人看来,也许会以为是全家一起兴高采烈地兜风游玩,又象是?#24515;?#22827;妇和年轻情侣结伴的旅行,异常热闹。然而实?#26159;?#20917;却全然不同。一个个各居心态却坐在同一辆车里,漂荡着和表面迥然不同的怪诞的气氛。

  道路在高野川上游的左边开始?#23454;牵?#19981;久便能看见八獭的游园地进入山道。

  “有泽君,我间这话也许很失礼,我觉得你已经是大龄快三十了吧?#20426;?br />
  夫人?#23454;饋?#20174;车窗外吹来的风儿撩拨着她的头发。

  “哎,?#19968;?#21482;有二十四。”

  “对不起,丈夫常夸你是个很精明的人,所以我就有了那样的印象。”

  “我,一点儿也不精明。”

  “不会的。想不到您很年轻美?#29627;液?#21507;惊。”

  “别哄我了。”

  “哎,真的呀!我在嫉妒你?#20581;!?br />
  “这……”

  迪子看着夫人。夫人一副既不是玩笑,又不象认真?#35851;?#24773;望着前面。

  不知道阿久律有没有听着,他握着方向盘抽着烟。

  “说实话,我见到夫人,今天不是第一次。”

  “呢?在哪里见过?#20426;?br />
  “冬天时您到输血中心来过一次吧。”

  “对,对,去过。”

  “那时,我在传达室的窗口看着。”

  “难看死了,我穿着什么?#36335;俊?br />
  “那是冬天,您穿着骆驼毛色的外?#20303;?br />
  “?#21069;。?#19976;夫说下班时要?#20808;?#30475;看老前?#29627;?#24102;些东西给他。”

  “想不到你这么漂亮。”

  “谢谢了。这副半老徐娘的模样,还说我漂亮!”

  “真的很漂亮啊,今天见面,?#20197;?#21457;这么感觉到。”

  “你这样表扬我,我于心不安啊。”

  道路豁然开阔,有着“左,三千院——右,寂光院”的路标。也许在焚烧草?#30505;?#30333;色的烟雾从那角上的野地里腾起。

  “部长能娶到夫人这么漂亮的人,真的很福气?#20581;!?br />
  “你,听着,不得?#35828;?#20107;?#20581;!?br />
  ?#29677;擰?#21999;……”

  阿久津心慌意乱地打着哼哼,迪子瞬感一阵更险恶的冲动。

  “有着这么漂亮的夫人,所以部长可认真?#30149;!?br />
  “哎,哎,真的吗!”

  “部长的?#32420;啵?#22312;输血中心也是有名的。”

  “真叫人不敢相信啊。”

  “很多女?#20439;?#24917;他,但部长连瞧都不瞧一眼。”

  “若是象您这么漂亮的人,就另当别论了吧。”

  “即使比我更漂亮的人接近,也不行啊。”

  “玩笑别开过头了,汽?#21040;?#20102;小道,我怕他要捏错方向盘?#30149;!?br />
  道?#20998;?#20110;伸进山里,车道狭窄,车的交错变得困难起来。也许是靠近窖山北边水井山的缘故,山貌?#24335;?#33395;的嫩绿,高野川在山下流倘着。

  道路有的地?#20132;?#35905;然变宽,那是设有停车休息的地方,看得见香鱼料理的?#20449;啤?br />
  “你说的没错,这是一条很漂亮的小道啊。”

  好像忘记了刚才的交谈,夫人迎着窗外吹来的风眯着眼睛眺望着四周的绿?#21834;?br />
  在嫩绿中,露出黑黢黢?#35851;?#23665;杉密林。

  “阿圭,东京没有这样的地方吧。”

  夫人向坐在前面的弟弟?#23454;饋?br />
  ?#29100;?#37117;是很不错的,离市区不到一个小时就能看见这样的绿色。”

  “如果你也?#28147;?#37117;佐呢?#20426;?br />
  ?#29677;擰?br />
  “有泽君去过东京吗?#20426;?br />
  “去过几次……”

  “那里街道怎么样?#20426;?br />
  “的确人多?#24615;樱?#20294;年轻时为了生活,还是那样的地方好吧。”

  “是吗?#20426;?br />
  “因为城市大,所以大家都不管闹事,又很自由啊。”

  “年轻人会这么想吧,可是我也许上了年龄,有时真想在这样的地方建造一幢小屋隐居呢。”

  “像建礼门院那样吗?#20426;?br />
  “那太不知足了。”

  “这样安静的地方偶尔来玩玩很好,但一直住在这里,想到街上去走走很不方便,会受不?#35828;摹!?br />
  “可是,?#28909;?#21644;?#19981;?#30340;人,两个?#20439;?#20303;,这很好吧。”

  “那么,和部长一起搬过来怎么样?#20426;?br />
  “?#28082;?#22909;,但这个人不行啊。”

  “别乱说!”

  阿久津难得地开口了。虽然只说了一句,但语气里总隐含着焦躁的情绪。

  “你看他这个样子。”

  夫人?#23433;?#21735;”笑了。

  道口两侧簇拥着几间房子,标着“途?#23567;?#30340;地名。在道路的中途有着“途?#23567;?#30340;地名,这很有趣。迪子第一次来时就记住了。

  ?#35825;?#37324;?#25163;?#19979;去就是花折巅,向右拐去便到坚田。

  和阿久津?#28216;?#30340;地方就在这前面不?#27934;Α?#22312;夕阳下的花草丛中,迪子一边被?#34109;?#30528;嘴唇,一边听着男子那猖急的喘息。现在正在通过那个地?#20581;?#21518;边的原野豁然开阔,一直?#30001;?#21040;琵琶湖边。五

  树林密密?#35328;?#22320;从两侧?#36842;?#36947;路,宛如在穿越一条绿色的隧道。在这绿的巷子中弯弯曲曲地穿行,一到树林的深处,便有一条小径。那小径前就是秋天两人停下?#21040;游?#30340;地?#20581;?#24403;时天巳近夕,走进小径二、三十?#22918;?#21464;得有些昏暗。虽然有些悚然,但要是光两个人,不想被人打搅,那是个绝妙的场所。

  “上次,两人结伴来时,汽车就停在这边。”

  迪子对迎着风眯着眼睛的夫人哺语道。

  “对情侣来说,确是个很好的去处啊。”

  夫人微微探出身子打量着四周。迪子注视着前面的座位。阿久津一动不动,但在他那僵硬的后背里,子于看出了?#25345;只?#20081;的神情。

  ?#28909;?#35201;欺骗夫人折磨阿久津,怎么做都可以。她不断地想把两人逼进如芒刺在背的不安状态里。说这纯是嫉?#21097;?#36824;不如说在感到嫉妒的同时,迪子在确认自己的位置。

  穿过密林深处,便来到?#28966;?#30340;小平地?#31232;?#23567;道上的地砖断断续续地常有中断,也许汽车卷起着?#23601;?#30340;缘故,路边的草蒙着一层花?#20303;?br />
  不久返回到?#22871;?#36947;路上,便是和缓的山坡。坡道曲曲弯弯蜿蜒伸去。下山时原野豁然开宽。道路两侧田地?#26377;?#25955;落着白色墙壁的农房。这里已是坚田的镇区。十二点不到,汽车穿过城镇到达琵琶湖大桥跟前。离开京都时是十点半,到这里化了约一个小时。

  “正好啊,在那家餐厅里吃饭吧。”

  在桥边的停车场一下车,夫人走在前面,向湖边的餐厅走去,连续休假的最后一天,也因为上帝赐给的好天气,这里全家来游玩的人不少。

  迪子一个人留下,等着阿久津下车锁门。

  “累了吧。”

  “不累……”

  夫人和女儿在前面十来米处走着,青年走在她们的后边。夫人?#28909;?#22238;头便知丈夫和迪子并肩走着。迪子故意和阿久津说着话,希望她回过头来。

  “夫人真漂亮啊。”

  “别多废话!”

  “不高兴了?#20426;?br />
  “你要适可而止!”

  “难道……”

  为什么偏要惹得阿久津惊慌失措?迪子自己也不如道。

  “?#32844;郑?#20320;看船!”

  女儿弓子回过头来,她和夫人挽着手。白?#35835;?#33394;相间的彩色游?#26469;?#22312;湖面上游戈。阿久津望着游?#26469;?#21521;孩子点点头。夫人兴许没有注意两人在并肩走路,她没有回头来。

  “呢,今夜不能见面了?#20426;?br />
  “今天是你的约会啊。回到京都后我们就分手,你?#26786;院?#22317;次君两人散散步。”

  “我想和你见面。”

  “你不?#19981;?#20182;?#20426;?br />
  “不,我对他很有好感,不过你更好。”

  “别胡说!”

  阿久津立即一副慌邃?#35851;?#24773;,注视着前?#20581;?br />
  坐在二楼的餐厅里,通过宽敞的窗户,湖景尽收眼?#20303;?br />
  眼前是芦苇,前边伸坦着?#28193;?#30340;湖水,右边琵琶湖大桥横跨湖水。大桥在琵琶湖东西两侧最窄处,连结着守山市和坚田镇,全长一千三百五十?#20303;?#26725;的?#37266;?#37096;隆起,桥下能通行船只。银色的栏杆和谈?#28193;?#30340;桥衍在湖面上描出一个半弧形,闪闪发光。

  在餐厅里,阿久津和青年并排坐着。对面坐着夫人、女儿和迪子。让迪予和青年面对面坐着,许是夫?#35828;陌才擰?br />
  “吃什么?#20426;?br />
  ?#35828;?#26469;了,但迪子不大有胃口。

  阿久津和青年点了炸?#28023;?#22827;人和弓于要了细面条。迪子想了想,要了一份色拉和咖?#21462;?br />
  “这座桥是付费的?#20426;?br />
  青年圭次问网久律。

  “普通客车是三百元吧。”

  ?#29677;牛?#20809;过过桥,这很贵啊。”

  “公团(政府出资经营,统制重要物资的机构——译者注)也很会做生意啊。”

  “桥上的灯在夜里全?#30475;?#24320;后,很壮观吧。”

  “夜里从比窖山看,像一条光带啊。”

  夫人插嘴道。

  “夫人夜里到比窖山游玩过吗?#20426;?br />
  “我偶尔也想出去走走的?#20581;!?br />
  “和部长一起来的吧。”

  “那当然,那是去年夏天的事吧?#20426;?br />
  要说去年夏天,正是迪子第一次和阿久津作爱的时候。

  那时,迪子也和阿久律去过。这样看来,阿久津接连带着妻子和迪子去了同一个地方?

  迪子感到胸闷。

  “?#19968;?#27809;有在夜里去过比容山呢!”

  “哎,是吗?那么今夜?#26786;院?#22317;次一起去看看?#30149;!?br />
  “部长能带我们去吗?#20426;?br />
  “光您们两人去,很好啊。”

  迪子默默地望着窗外。

  “知道琵琶湖八景吗?#20426;?br />
  阿久津?#35851;?#35805;题?#23454;饋?br />
  “濒田、石山清流的夕阳,比容森林的雨雾,雄松崎白汀的凉风,还有贱?#26469;?#35266;的新雪,彦根古城的明月,安士八幡水乡的春色……”

  讲到这里,阿久津结巴了。

  “还有二个呢!”

  ?#29240;觥?#23545;了,竹生岛沉影的深绿,还有一个……”

  “海津大崎?#21307;?#30340;晓雾。”

  “对,对!”

  “迪子君全知道啊。”

  夫人一边拿着刀叉,一边说道。

  “我在输血中心和朋友一起背诵过。”

  “那么你在输血中心也……”

  “呃,?#21069; ?br />
  “因为有空闲,所以大家闹着玩呢。”

  “看来你们真的很有空?#32844; !?br />
  夫?#35828;?#35805;里带着刺,但迪子也不?#36866;救酢?br />
  “部长最近也终于能记住了。”

  “?#26775;?#27809;?#24515;?#31181;事啊。”

  “可是上次午休时,不是因为讲不出还罚雪糕请客了阻?#20426;?br />
  “那时就会讲了呀,只是地名和风景搞错了。”

  “这和不会一样?#20581;!?br />
  “?#21069;。?#22805;阳和明月等,搞错了观赏的地方就糟了。”

  圭次怂恿着迪子道。

  “可是,也有八个?#29627;?#21040;了我这把年龄,能记住就很不容易了。”

  “这八景中,在这附近的有吗?#20426;?br />
  “今天能?#35825;?#37324;看见的,也就是獭田的夕阳吧。”

  “这在最近也越来越难以看清了。也许还是名神大津的高速公?#25151;?#37027;里看见的夕阳好。”

  阿久津抢着答道。迪子为夫人在交谈中插不上嘴而感到很快活。

  “那么,从现在起,给部长的八景加上大津的夕阳,怎么样?#20426;?br />
  ?#20843;?#26159;新八景吧。”

  “不,这是新的,旧近江八景是以前关?#20303;?#36817;卫他们那些人选择的,还有三井晚钟,石?#35282;?#26376;等,全部收全了呢!”

  “还有什么?#20426;?br />
  ?#20843;?#20102;,到这里为止吧。”

  也许发现夫人缄然不语,阿久津一副很正经?#35851;?#24773;。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五人离开了餐厅。

  “这次我们坐在前面,阿圭坐在后面,年轻人还是和年轻人坐在一起吧。”

  夫人打开车门,自己坐在前面的助手座?#31232;?br />
  “对不起。”

  青年轻轻地说道,坐在迪子?#35851;呱稀?br />
  汽车上了桥,须?#35851;?#21040;大桥的最高处停下。从那里可以一览琵琶湖南北两侧的景色。以?#30460;?#30028;,南边叫湖?#24076;?#21271;边叫湖?#34180;?#28246;南因为人口密集,湖水混浊,北边还残留着琵琶湖古时候那幽静的面?#21834;?br />
  “照张相吧。”

  夫?#22235;?#20986;照相机。?#38498;?#20255;的桥衔为背景,迪子和弓?#35825;?#22312;中间,阿久律和青年站在左右两边。拍完一张后,迪子说道:

  “下一?#30460;?#26469;替你们拍。”

  “你们都去站好吧。”

  阿久津换下夫人架好照相机。这是无论谁都会摆弄的EE相机。

  “夫人,您请站中间。”

  “哎,有泽君,你请站在中间。”

  “行了,我站在边上看得更清楚。”

  “这……”

  “哎,怎么站都可以,快站好!”

  迪子硬?#21069;?#22827;人推到中间。因为还?#20449;?#20799;弓子,所以正确地讲不是三个人,但迪子想起一种迷信,说三人合影的照片中,站在中间的人早死。

  “呢,下面部长和夫人两人合影一张吧。”

  照完相,迪子马上跑上前来。

  “美男子和美女子,天生的一?#22253; !?br />
  “别嘲笑了,我?#19988;?#32463;是老头子和老太婆了。”

  “最近你们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照过相吧。”

  “?#21069;。?#24050;经好几年没有照了。”

  “我要拍了,快站好。”

  “那么,我们去站着吧。”

  夫人很有兴致地望着阿久津。

  “行了,胶卷快没有了。”

  “部长,您难为情了吗?你们以前常常两人在一起照吧。”

  “?#24515;?#30340;美意,你替我们照一张吧。”

  “?#32844;?#21644;妈妈,是自由恋爱结婚的?#20581;!?br />
  “弓子!”

  夫人申斥道。迪子毫不介意地把阿久津向桥杵推去。

  “?#26775;?#21035;恶作剧!”

  “不是恶作剧啊。”

  迪子推着,用力抓住阿久律的手肘。

  在初夏的阳光下,阿久津和夫人并肩站立着,夫?#22235;?#30528;白色的手提包,微微斜对着照相机,但阿久津却表情窘迫地把?#25239;?#31227;开了。

  “部长,再向夫人靠一靠,放松些。”

  阿久津一动不动,于是夫人向他靠拢。

  从取景器中窥见的两个人,确是一对颇般配的夫?#23613;?br />
  迪子一边自己挑唆着,一边为自己干这样的事而感到生“我拍?#30149;!?br />
  迪子说着,不?#28193;?#33394;地移动着取景器,夫?#35828;?#33080;在取景器的中心线条时,迪子按了快门。

  “谢谢了。”

  “你们很会照相。”

  “接着你们两个人,怎么样?#20426;?br />
  夫人望着迪子和青年。

  “不行,我们……”

  “阿圭,别怕羞啊。”

  “他说不行,所以不要强逼啊。”

  阿久津责备道。夫人还是一副不?#20064;?#20241;的模样。女?#35828;?#24515;眼儿为什么这么?#25285;堪?#25324;她名己。迪子忽然感到可怕。

  五人又坐上汽车渡过大桥。从那里穿过守山,从栗东的高速公?#25151;?#36827;名神。

  途中不时地停车休息,到大津的高速公路时,已是下午三点半。虽然夕暮已经降临,但可以眺望和大桥一带风格截然不同的湖?#21834;?br />
  一行人在大津的高速公路出入口处小歇,穿过山?#21697;?#22238;京都时,时间刚过四点。

  “接下来怎么样?#20426;?br />
  到五条大街的岔道时,阿久津?#23454;饋?br />
  “吃晚饭还早了些,在哪里?#38405;兀俊?br />
  夫人打量着四周。

  “我要告辞了。”

  “呃?怎么了?#20426;?br />
  “还要让您们请客……”

  “那有什么关?#25285;俊?br />
  不知为何,迪子感到深深的疲乏。一直坐在车上,身体不会感到劳累,所以她的疲乏是精神性的。一边欺骗着夫人,让阿久津感到难堪,一边实际上她自己也在受着伤害。

  “真的,随便吃一些,怎么样?#20426;?br />
  “谢谢你们的好意。”

  “不好办啊。”

  夫人望着阿久津。她还牵挂着弟弟的亲事。

  “非要?#28982;?#23478;吗?#20426;?br />
  阿久津替夫人?#23454;饋?br />
  “也不是,不过……”

  “那么,我们在这里分手吧。以后任凭两个年轻人了。”

  “有泽君,这样好吗?#20426;?br />
  “呃……”

  青年暂?#20063;?#35828;,若能和阿久津夫妇分手,迪子求之不得。

  “那么,按你们说的地方下车吧。在哪里下车?#20426;?br />
  “?#20063;?#22826;熟悉……”

  青年望着迪子求援。

  “那么,在花山餐厅。”

  “花?#20581;?br />
  阿久津讷讷地喃语道。为什么说出这个名字?突然之间,连迪子自己也不明?#20303;?#21482;是她不能自控地想一切?#23478;?#25282;逆阿久津的意思行动。

  “是输血中心附近面临御池大街的地?#20581;!?br />
  “你,知道的?#20426;?br />
  ?#29677;擰?br />
  阿久津低声回答。

  “是一家小餐厅,好吗?#20426;?br />
  迪子?#26159;?#24180;。

  “我没有关系。”

  又在伤害阿久津。不行!迪?#35825;?#20040;想着,望着他那在夕阳下?#35851;秤啊?br />
  从那里到设有花山餐厅的大楼,一路上四人都没有?#19981;啊?#21040;大津的高速公路时一路欢闹的弓于,此刻也倚靠在夫?#35828;?#36523;上睡着了。

  混蚀的疲顿,在?#30340;誄脸?#22320;?#31361;?#30528;。

  十几分钟后,汽车到达花山餐厅的门前。

  “我在这里告辞了。”

  迪子下了车,青年跟着走下车来。

  “今天实在?#34892;?#20320;们。”

  迪子对正在下车的夫人恭敬地鞠躬道。

  “哪里,随便拉你出来,请不要见怪。恭请您以后再作陪。”

  “我请你们作陪,拜托了。”

  “阿圭,迪子君很累了,别太晚啊。”

  青年憨厚地点点头。

  “那我走了。”

  夫人乘上车,关上了车门。

  “再见。”

  夫人轻轻摆着手。里侧露出阿久津稍稍显得疲惫的脸。

  “再见。”

  迪子摆动着手,追遂着阿久津。阿久津只是?#25239;?#26397;她扫了一眼,便马上望着方向盘的前?#20581;?br />
  汽车发出沉闷的发动机声,在流霞下的筱悬木街树前远去。

  “走吧。”

  汽车在头一个信?#35834;?#22788;往右拐去时,迪子向青年说道,脚步有些轻松地定下通往地下的阶梯。六

  花山餐厅里冷冷清清的。里面有近二十个包厢,但情侣结伴和携家带口的客人?#21152;?#20116;、六个,其余全都空着。假日里因为附近的公司都休息,所以门可罗?#28014;?br />
  迪子一定进花山餐厅,便径直定向里面的包厢。左边靠墙的一个包厢,是她常和阿久律见面的地?#20581;?#20004;人在那里面对面坐下。

  女服务员马上端来凉水。

  “?#20146;诱?#30340;有些饿了,吃点什?#31383;桑俊?br />
  “好吧,吃点什么呢?#20426;?br />
  迪子想了想,点了汤和伴虾杂烩饭。

  “我也这样,再加一?#31185;【疲?#20320;也喝点吧。”

  圭次问?#35828;?#23376;、向女服务员关照了以后,说道:

  “这是个好地方啊,很清?#29627;?#20320;常来这里吗?#20426;?br />
  “餐厅不大,不过离输血中心很近,所以……”

  ?#25353;诱?#37324;到输血中心,要多少时间?#20426;?br />
  “步行十分钟左右。”

  “那么在午休时来?#20426;?br />
  “午休,有时也下班以后来,和部长一起也来过一次,正好是这个座位。”

  圭次又打量了四周。

  “我觉得姐夫很不通人情,但他?#36865;?#24456;顺利。”

  “没有什?#24202;?#36890;人情呀!在输血中心狠吃香呢。”

  “是吗?#20426;?br />
  “不?#24615;?#26679;,他做事很踏实,而且待人亲切,在输血中心的女职员中,还有人非常钟情于部长。”

  “哦……”

  “我们还在传说,怀疑部长和那个女孩子关系很深呢。”

  “真的?#20426;?br />
  “这是女孩子们的道听途说,所以不知是否真的,但那女孩子?#19981;?#37096;长,这是肯定的。”

  啤酒来了,两人相互斟满对方的酒杯。

  “来!”

  圭次像干杯似地端起酒杯,一口饮干。

  “我正好渴着,所以真可口。”

  迪子又斟满酒杯。

  “刚才你说的那个钟情的女人,也是化验技师吗?#20426;?br />
  “是的,是个很漂亮的人。”

  迪子模仿着自己,开始编造着。

  “名字叫什么?#20426;?br />
  “这不能说。”

  “我想学当间谍,可是看起来很遗憾。”

  圭次?#28082;?#22320;笑了。

  “不过?#36824;叵担?#37096;长很坚定,在输血中心,大家都说他是个爱妻的人。”

  “是不?#21069;?#22971;,我难得来,不太清楚,但姐夫在家里好像是受管柬的。”

  “果然……”

  “我认为姐夫还可以凶一点儿。”

  “那么?#40092;担俊?br />
  “你这么郑重其事地问,我也说不清楚,但姐姐现在还管姐夫?#23567;?#38463;恭’。”

  “他不反?#20426;?br />
  “?#21069;。也?#22826;懂。如果?#21307;?#23130;,?#19968;?#24819;男?#35828;?#23478;呢。大概一上了年龄就会那样吧。”

  圭次又喝干了啤?#21860;?br />
  “可是,夫人那么漂亮,部长很幸福啊。”

  “是吗?#20426;?br />
  “两人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吧。”

  “是的,我记得结婚前姐夫常来电话。”

  菜看送来。女服务员在两人面前摆上汤离去。迪子在点菜时还有食欲,现在已经不大想吃了。

  “自然是部长热切地?#38750;?#20320;姐姐吧。”

  “据说开始时是去山里参加团体活动时?#40092;?#30340;,可是第二天他马上就闯到?#21307;?#22992;这儿来了。”

  “这么说,那是一见钟情?#20426;?br />
  迪子刨根?#24247;?#22320;问着,心里?#24202;?#30001;渐渐地阴郁起来,“这么说来,那人真可铃啊。”

  “哪个人?#20426;?br />
  “输血中心的女人啊,她真得很认真。”

  “可是,?#21307;?#22827;不是那?#21482;?#28789;得能在两个女人之间巧妙周旋的人啊。”

  “是吗?#20426;?br />
  “他一点儿也不会啊。如果干那种事,马上就会在?#21307;?#22992;那里败露的。”

  “太笨头笨?#22253;傘!?br />
  “主要是胆小吧。”

  “那么,岂止?#21069;?#22971;的人,而?#19968;?#26159;妻管?#22799;兀俊?br />
  这和平时阿久津说的话大?#26029;?#24237;,迪子越发不快起来。

  “你如果结婚,处于部长那样的处?#24120;?#20250;怎么样?#20426;?br />
  “你突然问我,这不好回答啊。关键要看对?#20581;!?br />
  “如果对方是我这样的女?#22235;兀俊?br />
  “那要除了你以外。”

  “你不回答也可以。”

  “因为还有一个人是我的姐姐。”

  两人一起笑了。迪子终于拿起匙?#24525;饋?br />
  “如此受到爱慕,是你姐姐的福气?#20581;!?br />
  “可是,一看姐姐的生活,每天做饭,打扫,照顾孩子,翻来覆去那些事,人会变笨的。”

  “想不到你也这么想。不管怎样,是女人,就该关在家里,这会不断地落后,连丈夫的工作也不了解了。?#20063;幌不?#25104;?#28082;?#20809;干做饭打扫之类的事。”

  迪?#35825;?#22320;这么想。待在家里光为了拴住丈夫而神经紧张,这太惨了。如果为那些事费尽心机,还不如在外边工作,即使独身也在所不辞,那不知道会有多么地?#32431;臁?#22905;觉得为了一个男人关在家里,那种生活方式既愚蠢又平庸。

  “你的确不是那?#27490;?#22312;家里的类型啊。”

  “很遗憾,在这一意义上,?#28082;?#20687;当不了一个好妻子。”

  拥有自己的职?#25285;?#19981;依靠男人也能?#25042;?#22320;生活,这是迪子现在的向往。和阿久津的妻子那样受男?#35828;?#20379;养不同,自己掌握着能自?#31216;?#21147;的?#21028;?#25216;术。这么想着,迪予终于产生了勇气。

  ?#21543;?#20250;上的妻子们,常为那些事感到满足呢。”

  “我认为不会全部满足的,有时本人没?#24515;?#26679;的企求,男人也会那么要求你。”

  “也许是的,可是女人受男?#35828;?#20379;养,这是最轻松的。”

  “一日三餐加午睡吗?#20426;?br />
  “而且,还有孩子呢。”

  迪子觉得话有些过份了,嘴上却还是不知不觉地滑了出来。表面像在谈论着一般的有夫之妇,但实质上却在贬低阿久津的妻子。可是,圭次丝毫没有察觉。

  “再来一?#20426;!?br />
  圭次又要了一?#31185;【啤?#20063;许正是疲累的时候,迪子只喝了一杯啤?#30130;?#20415;脸色泛红了。

  “听说你的工作是和血液打交道,?#28082;?#20329;服啊。”

  “觉得我像男人一样吧。”

  “不是这个意思。我虽然不承认自己神经过敏,但对血液是很胆小的。上次发生超速撞车事故,看见人家满脸是血,我吓得脸色?#37326;祝?#36824;受到了朋友们的讥笑。?#34180;?#25105;们那里没有伤,只有血。”

  “可是,那血是从别?#35828;?#34880;管里抽出来的吧。”

  “那当然。”

  “看着血,你在想什么?

  “这个嘛……”

  要说看着血在想的,就?#21069;?#20037;津,或他的妻子,再有就是作爱时的追忆。她觉得胡思乱想着的,尽是那些事。

  “你穿着白大褂,凝视着试管里的鲜血,这样的身影一定很美吧。”

  “我一看见血,就会想像着献血或需要输血的人,有时心里觉得很奇怪。”

  “你说奇怪……”

  “想到人因为那些鲜红的液体或生或死……”

  ?#29677;擰!?br />
  圭次点点头,端起酒杯。

  “这么看来,我的工作很平凡啊。”

  “商事公司也是很了不起的?#20581;!?br />
  “不,现在这时搞些票据整理之类。嘿!即使女孩子也能干。”

  “也有英语的文件吧。”

  “习惯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圭次坦率而不矜不伐。那?#25351;?#35273;即使姐弟俩毕竟也和夫人不同,这也许正是男人和女?#35828;那?#21035;。

  迪子觉得他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子。

  此后过了三十分钟左右,两人离开了花山餐厅。

  两人各自谈了自己的学生时代,结果开了三?#31185;【啤?br />
  圭次喝得多了些,但站起身时,还是迪子感到微微的醉意。

  走到店外,暮色苍茫,初夏漫长的一天快要结束,筷悬木树的绿色在路灯下变得更幽暗。

  “散散步,怎么样?#20426;?br />
  “呃……”

  圭次留意着迪子的脚步缓缓地朝着东山的方向走去。

  也许是靠近八扳神社的缘故,一走过长着嫩叶的樱花街树,便是密林,前面看得见知思院的山门。

  一到密林里,风儿停?#20572;?#19981;热也不冷。现在是最?#24051;说?#23395;节。

  ?#29100;?#37117;真好啊。”

  圭次停下脚步,抬头望着天空。空中没有月亮,但东山在眼前黑黢黢地耸立着,散发着树叶的馨香。

  “?#28082;?#32673;慕你能住在这样的地?#20581;!?br />
  “我想住在东京,住一次就够了。”

  “是吗?我认为这里要好得多。”

  ?#29100;?#33394;很美,但地方小,嘴?#21360;?br />
  ?#30333;?#26434;?#20426;?br />
  “大家尽说别?#35828;?#20107;,我正想在东京那样的大城市里能自由自在地生活。”

  就在刚才还在谈论着别?#35828;?#20107;,此?#20504;?#35013;作一副受害者的面?#20303;?#22914;若心怀戒意,便可察觉迪子的话不打自招,但圭次毫无所知。

  左边是知思院的山门,再下去便是?#37319;交?#22253;。不知圭次是不是知道,他?#36824;?#36825;样走着。不久走进花园,在银杏树的跟前有张凳子。这一带是东山的山麓,有几处小丘,透过树林间,能俯瞰京都的夜?#21834;?br />
  两人在凳子上默默地坐了一会儿。

  一对情侣在四、五?#33258;?#30340;地方走去。只是山下街道的?#24615;由?#35937;海潮一般?#23545;?#22320;传来,四周暗然静寂。迪子忽然感到圭次的膝盖碰到了她的右膝。仅仅这一点,却热得像被熨?#38450;?#30528;似地。

  两人之间?#33268;?#30528;窘迫的气氛。

  迪子注视着黑?#25285;?#24605;考着圭次要求?#28216;?#26102;的境遇。如果索?#36234;?#21463;他的?#28216;牵?#20063;许能够忘掉阿久津。

  这么想着时,一年前的那个夜晚在迪子的?#38498;?#37324;苏醒。一年前,第一次和阿久津?#28216;?#20063;是在这附近。地方是离这儿稍稍进去些的靠近安养寺的角落里。从那里透过树梢也能俯瞰街道的夜?#21834;?#36842;子看着那米粒般的光点,受纳着阿久津的嘴?#20581;?#29616;在,季节、场所与那时都几乎没有变,然而对象却?#21069;?#20037;津的妻弟。

  真不可?#23478;椋?#36842;子想道。

  ?#38047;?#19968;对情侣在树林里慢慢地走过去。这对情侣不知为何事高兴,留下快乐的笑声远去了。

  迪子感觉到圭次的?#25239;?#27491;对着她。

  接受阿久津和圭次两个?#35828;?#21563;,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处?#24120;?#36842;子一边?#38405;?#26679;的?#32454;?#24863;到快意,一边对自己沉浸在那种恶魔般的关系里,感到一阵自虐般的喜悦。

  全赖于圭次的手段了。

  但是,和迪子相比,看来圭次还是非常纯洁的。处于充满着紧?#24222;止鲜?#33922;落之?#24120;?#20294;?#24248;?#27425;的嘴里出现的,却都是和恋爱的气氛无缘的话题。

  “累了吧?#20426;?br />
  “有一点……”

  迪子?#37027;?#22320;窥视着圭次。在黑暗中隐现的圭次的脸庞?#33080;?#22320;吐出了一口气。于是,紧张的气氛便一扫而光。

  这样的时候,若?#21069;?#20037;津,他会不容分说地搂住她。这种场合里根本用不着什么?#29260;怕?#22920;的话语,而且如果那样的话,女人也容易决定自己的态?#21462;?#36825;对人近?#24515;?#30340;阿久律,做起来易如反?#30130;?#20294;?#38405;?#36731;的圭次来说,也许是勉为其难的。

  “那么,回?#37326;傘!?br />
  迪子点点头,心里总感到他对她的陌生。也许心中想着?#36824;?#27425;求吻时的境遇,以致对时间短暂得什么也没有发生而感到失望。

  迪?#35825;?#20316;地站起身,像要拂去那?#32844;芐说?#24863;觉。圭次也好像很无奈地跟随着站起了身。

  ?#25353;诱?#37324;下去,就回到刚才的宽道?#31232;?#22352;车送你回?#37326;傘!?br />
  “我一个人回家。”

  “可是,我一定要送。”

  迪子没有再争执,率先在和缓的坡道上走去。

  “最近有什么事要来东京办的?#20426;?br />
  “这……”

  迪子想起了去东京的秋野。最后一次见面后,已经快过了两年。

  “如果要来东京办事,就和我联系一下。”

  圭次在?#20540;?#19979;站住,从西服的口袋里取出名片。

  “这是电话号码。”

  “你明天回东京吗?#20426;?br />
  “坐九点的新干线回去。”

  迪子在灯光下朝名片瞥了一眼,把它放进手提包里。

  “下次再来的话,?#26786;院?#20320;联络吗?#20426;?br />
  “我等着你。”

  两?#22235;?#40664;地走下山坡。走过八扳神社的鸟居回到明亮的道?#40092;保?#36842;子终于为两人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而感到微微的欣?#20426;?br />
  帆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