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2、陰謀

  看著試管里浮動著的鮮紅的血液時,仿佛是受到了血

  液耶鮮紅的引誘……

  阿久津好像洞察著迪子的心情變化,用手溫柔地撫摸

  著她的Rx房……

  他那胡須稀薄的臉龐上,再次充滿著隨意擺事實弄迪

  子的自信……一

  早晨,迪子七點醒來。

  起床后刷牙洗臉進早餐,然后化妝一下便擊輸血中心。

  迪子家住在紫野,到圣護院的輸血中心,坐車要三十分鐘,再加上走到車站的路程和等車的時間,至少得要四十分鐘。

  輸血中心九點上班,所以最遲也必須在八點二十分之前走出家門。夏季暫且不說,在冬天和初春,她總是睡懶覺,有時直到七點半左右才醒來,那時,迪子連飯也不吃就離家了。化妝還來不及凝固,因此她把梳子插在向外卷起的發梢上,臉龐抹上化妝水輕輕撲上白粉,口紅根據當時的心情而定,一般涂橙色。

  九點鐘一到輸血中心,迪子先在化驗室里面的衣帽間換衣服,穿上白大褂。白大褂式樣很時髦,衣領扣緊,輕輕收緊腰部,很像美容師的白上衣。

  這白色外套在一年前還是極普通的式樣,顯得很庸俗,沒有氣派,因此女職員們聚在一起商量,最后向所長提出,才改成現在的式樣。

  迪子平素穿著衣服顯得清瘦,所以白大褂非常合身。

  午休時穿著白大褂散步去附近的商店時,常常引得行人回頭盼顧。誰都不知道這位身穿潔白大褂、滿臉雅氣的迪子,就是這樣一副白衣裝束在化驗手術用的血液。

  迪子在衣帽間換好衣服回到化驗室,站在配血用的桌子前,考慮著從哪里開始著手工作。所謂的配血,就是血型配合試驗的省略說法。指血液的交差配合試驗。

  判斷血型,通常要在玻璃載片上各取幾滴抗A、抗B血清,將患者耳朵上取下的血摻在血清上攪合,看它的凝固情況作出斷定。比如,只凝固在抗A血清里的就是A型,只凝固在抗B血清里的就是B型,A、B都凝固的便是AB型,A、B都不凝固,便是O型。平時如果只是化驗血型,這就足夠了。但要輸血時,為了準確無誤地確認血型一防止由RH因子產生的意外事故,必須再進一步作精密的核查。這種核查,便是血型的交差配合試驗,簡稱配血。

  輸血中心的工作,一言而蔽之,就是向健康人采集血液,將它供應繪各地的醫院。

  隨著醫學的發達,血液越來越不可缺少,以前因出血量大而無法施行的心臟或肺部手術,現在也因能大量輸血而可以施行了。

  據說,一般人的血液總量是體重的十三分之一。比如,體重五十公斤的人,按十三分之一計算,便是三點九公斤,改變計量將近約四千CC。假如流血三分之一以上,人便死了。又如五十公斤的人,失血一千三百CC到一千四百CC,便是致命的。

  可是,心臟或肺手術之類,出血起碼在一千CC以上,有時達一千五百CC以上,厲害時甚至達二干CC以上6以前靠任求氏液或葡萄糖液補充不足部分,但如此大量的出血,光靠它也無濟于事。對出血,最好是補充和原來一樣的血液。

  為了適應血液的需要,輸血中心就要向各種各樣的人采集血液,將血液象銀行一樣儲存起來,根據需要供給。現在即使出血超過二千CC以上的大手術,只要預先向輸血中心聯絡,備好血液,就用不著擔心。

  在輸血中心采集的血液,以前以買血為主。由供血者賣給輸血中心,每一百CC多少錢。但現在全是獻血,獻血形式各異,有向需要輸血的患者家屬或熟人采集的,也有企業或政府機關里的團體獻血的,還有個人自發要求的。

  用錢買血,這不合情理。血液應該以互助精神提供,健康者免費供血,自己生病時能得到幫助。為此,輸血中心不是按日本紅十字會或私營模式以經營贏利、而是以存儲為目的的民間組織。迪子工作的輸血中心也是市立的,一開始就不以贏利為目的。

  其實,即使血液能靠獻血免費采集,為使它能用于輸血,檢查、精制等費用浩大。因此憑醫院方面能支付的費用,要維持輸血中心職員的開支和各種化驗器械的開支,是很困難的。

  不過,迪子沒有必要為那些事操心。經費和經營管理,是所長和市里的理事們考慮的事。在迪子的頭腦里,現在唯有工作和阿久津。

  化驗臺上放著幾張《C血型配合試驗結果報告單》。

  報告單上段設有醫院、患者姓名、病名、患者血液采血日期等項目,中段是ABO式、型等記錄,下段是配血試驗、各種化驗、測定、備考等欄目。

  迪子化驗后填人的,是中段和下段。

  迪子首先作配血試驗的準備。桌子上排著試管和溶液,備有吸量管。

  阿久津還沒有來上班。他如果來,在走廊里與人遇見,總要說一聲“您早”。阿久津的聲音雖然低沉但清晰,即使離得很遠,只要是阿久律的聲音,迪子一聽就知道。即使沒有聽到,他到輸血中心后,總是穿著白大褂,首先出現在化驗室里。

  表面上看來像是在工作開始時作為化驗部長巡視化驗室,但實際像是順便來看迪子有沒有到的。走進房間只要和職員們打著招呼,目光朝迪子那邊一掃就明白了。而且,迪子也像呼應似地回瞥一眼,雖然僅只一瞬間,但目光交織一下,兩人便心緒穩定地投入了工作。

  今天該來了吧。

  她心想昨夜有些口角,今天阿久津不會馬上來這里,而是先走進研究室,待二、三十分鐘后,才悄悄地出來。

  即使阿久津不在,日常工作也無甚妨礙。只要沒有特別的困難或阿久津有急事,他就不用來化驗室。

  最好別來!

  迪子這么想著,感到心灰意亂。她再也不想看見他那副嘴臉。昨夜他自己任性,斷然甩開焦急地等待著他的迪子,回到妻子那里去了。雖然過了一夜,憑他那樣的嘴臉,真叫人不堪忍受。

  就是來也不去理他!裝作沒有看見,繼續做自己的試驗,即使因此被同事們見怪也毫不理會。她這樣想。

  九點十分了。

  宮子和伸代在干熱滅菌器前嘮著話,好像在講著昨天和供給部的山崎他們坐車去琵琶湖游玩的事。迪子也受到了邀請、但她擔心會趕不上去接阿久津,所以便拒絕了。

  早知如此,還不如和大家一起去玩了。若是那樣,昨夜就不會愛那窩囊氣了。

  迪子有意無意地聽著兩人的談話,一邊匯總著前天的化驗結果。

  九點二十分,阿久津還沒有來。通向走廊的門打開著,阿久津倘若走過、馬上就能看見。阿久津總是要遲十分鐘左右來。在這一意義上來說,在她人所以來,他是老牌遲到的。

  有一次迪子問他為何遲到時,阿久津極認真地說:“部長來得太早,職員們可就苦啦,上班眼睛老盯著部長不行。

  為了能讓大家在九點以前自覺趕到,我故意晚點來的。”

  迪子聽了覺得很可笑,后來一起過夜才知道,阿久津是個愛睡懶覺的人,喊他一兩次是叫不起來的,“嗯,嗯”地答應著朦朦朧朧地又睡了。“為了大家”,這純是貪睡者的借口。不過對大家來說,這其實并非壞事。部長稍稍拖咨一些,部員們便可以悠然自得地工作。

  迪子又看了看時間。慢慢地快九點半了。

  盡管如此,今天也好象太遲了。和剛才的心緒相反,迪子反而感到有些不安了。

  “有澤君,銘的試溶液已經沒有了。”

  大厚伸代在背后向她說道。

  “藥庫里也沒有?”

  “沒有。”

  “馬上填表申請啊。”

  迪子從抽屜里取出藥品申請單。伸代二十三歲,比迪子小一歲,和迪子一樣畢業于藥科大學,去年進輸血中心,只是做一些操作簡單的血液化驗和肝功能檢查等的工作。

  “昨天玩得真痛快。有澤君也在就好了。”

  “回家時幾點了?”

  “九點左右吧。”

  那樣看來,從一開始就很勉強的。迪子不由安下心來。

  “把這送到事務那里去。”

  迪子正在申請單上填寫藥名時,不防伸代喊道:

  “您早!”

  迪子一回頭,見阿久津站在門口,和平時一樣,穿著藏青西服,系著淡色花紋的領帶。

  “您早,來得遲了些。”阿久津向伸代打了一聲招呼。

  他在化驗室打量了一圈后,朝迪子瞥了一眼,又回到走廊里。

  在目光的一端瞅著阿久律的身影消失,迪子喘了一日氣。起先她想漠視他,但因為他突然出現,她的初衷失敗了。可是,他那腮視著的目光,應該察覺出迪予不太高興。

  迪了調整了一下情緒,拿起吸量管,開始化驗醫院送來的患者樣血。

  上午,阿久津兩次出現在化驗室里。一次把盛有血清的試管掛上離心沉淀器,一次是宮于去請教肝功能檢查上的事,他來指教的。

  起初,阿久津站在離心沉淀器邊上想要和迪子講話,但迪子視而不見。第二次在對富于講話時,他來到迪子的緊背后取試藥,那時也好像要說什么,但迪子毫無表情地轉動著吸量管。

  “先準備九支試管,然后各取一CC生理食鹽水,再加上一CC血清。就這樣。”

  阿久津的解說是親切的。迪子一窺視,見富于一邊聽著,一邊認真地點著頭。

  “然后倍數釋稀,從二倍到五百二十倍制作……就這樣,用吸量管吸。”

  宮子挨得很近,快要貼上阿久津的身體了。迪子陡感一陣氣急,忙跑出了房間。

  午休。十二點,大家都去了休息室,只有迪子還留在化驗室里繼續做著化驗。大家的工作是抗體的鑒別和肝功能檢查,只有迪子負責的驗血是不能耽擱的,也急不出。按醫院的要求,若是上午,就必須在上午送出化驗報告。

  大家先去吃飯,只有自己一個人留著,迪子并不因此感到特別難熬,只要是負責血液化驗這一有難度且座急的試驗,也是沒有辦法的。而且能負責承擔這一試驗的,包括阿久津,只有兩三個人。作為其中的一個,寧可說是一種榮耀。

  但是,話雖這么說,大家都在吃飯時,光自己一個人在干活,這畢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午休可以比別人遲一些,但到了下班時間卻不能回家,那更不好受。不知道血液什么時候哪家醫院需要,緊急手術無論早晨還是晚上都會有。只要有手術,輸血便必不可少。正準備著回家時,有時突然需要供血,便不得不化驗完血液以后才回家。

  當然,供給部值班的人也會驗血,能臨時應付一下,但若遇上不甚明了的細節處,還是要來請教專門做這一工作的迪子。在這一意義上,對輸血中心來說,迪子是不可缺少的角色。

  一個人留下工作時,阿久律常常會來幫忙。阿久津什么都會,又是化驗部的負責人,所以他當然要留下來幫忙。

  若和阿久律兩個人干,無論多么晚,迪子都不會感到寂寞。

  用吸量管取著血清,用生理鹽水釋稀著,寧可說迪子感到其樂融融。

  女人的笑聲通過走廊傳了進來。護士們都在對面的采血室里聊著天,化驗室里空曠曠的,只有迪子一個人。

  他也許已經去吃飯了吧。

  迪子一邊調制著2%的血液懸浮液,一邊又想起阿久津。

  阿久律平時在研究室里吃午飯,總是獨自一人,所以迪子有時也悄悄地去那里一起吃飯。現在想必他還在研究室里。

  她一邊想著阿久津,一邊諳熟地轉動著吸量管。她熟能生巧技術糟湛,能夠手和腦分別使用。

  十二點二十分。

  迪子注視著淡淡的浮著血的液體,預感到阿久律會來的。她仿佛覺得他沒有吃飯,在等著她結束。

  傳來腳步聲,幾分鐘后門打開了。一回頭,阿久津果然穿著白大褂站在那里。

  “怎么樣?結束了嗎?”

  “沒有……”

  迪子剛想說又閉上了嘴。不能這么輕易地開口,和阿久津還暫時處于戰爭狀態,一上午都是這樣過來的,現在開口就失去了好不容易堅持到現在的價值。

  迪子突然板著臉握著吸量管。

  “昨夜是我不好,你還在發火?”

  迪子沒有回答。現在回答就只會使阿久津更加得意放肆。

  “我來幫你吧。”

  “我一個人能行。”

  “算了吧,沒有比你再倔的人了。”

  阿久津說著,也不等她回答,便從打開著的干熱滅菌器里取出試管。

  阿久津畢竟技術精練,不用十分鐘,就結束了剩下的配血試驗。

  若在平時還要道謝,但迪子現在緘然不語。迪子有她自己的理由。是他自己要來,自己要幫忙,道什么謝!

  “怎么樣,去吃飯吧。”

  阿久津對迪子毫無謝意并不在意,如往常一樣,毫不顧忌地說道。

  “用不著你那么操心!”

  迪子一副極冷漠的樣子,心想,昨夜那副熊樣,現在還有什么話好說?

  “算啦!別那么生氣了,去‘韋里拉’吧”“我帶著飯。”

  迪子在水龍頭下將刷子伸進用過的試管里使勁地擦著。阿久律不知所措地擺弄著吸量管。

  “那么,下班后再見吧,在花山餐廳等我。”

  她這么說了一句,便走出了化驗室。

  下午,迪子一直把阿久津給忘了。

  不過,說是忘記,還不如說是沒有時間去想他。下午采血車送來了血液,迪子忙于作血液的化驗,阿久律又像在和所長會面,去了二樓的會議室后就沒有出現過。

  直到下午四點以后,迪子才又想起阿久津。那時一陣忙碌已經過去,宮于和伸代正在化驗室的角落開始閑聊。

  怎么辦?

  迪子一邊聽著兩人的閑談,一邊考慮著和阿久津的約會要不要去。

  花山餐廳是兩人在下班后常去約會的地方,離輸血中心沿御池大街步行十分鐘左右。餐廳在一幢小樓房里面,不大引人注目,輸血中心的人也不會去那里。要瞞著別人光兩人見見面,那是絕好的地方。

  阿久律故意不講時間,只說“下班后見面”,意思是一下班就去那里等著。

  只要沒有特別的事,輸血中心五點下班,兩人見面總在五點二十分到三十分之間。大抵總是阿久津先到,迪子遲十分鐘左右。萬一誰接下了需要匝急的工作,因為在同一部門,所以馬上就知道了。那樣的時候,一方留在輸血中心,和晚下班的一方碰頭就行了。

  白天拒人千里,但現在迪子已經沒有那么氣惱了。雖然她樂此不疲,但阿久津白天主動來幫她,對她很溫情,這果然使迪子心中消停。盡管如此,是不是要去赴約,她還躊躇不定,心想再嬌縱一下,讓他難堪。總之,盡管他對她已經變得溫潤了一些,但她還不至于如此下賤馬上言聽計從。

  “姐姐太認真了!”

  她想起昨夜妹妹講的話。那時迪子還在生氣,責怪她是個孩子,什么都不懂。但冷靜一想,也覺得不無可取之處。讓阿久津稍稍下不了臺,這雖然不好,但也許還是應該這樣。這樣做,男子反而會認真、熱切地追慕她。

  是啊——

  迪子獨自偷偷地囁嚅道。

  五點,下班的鈴聲響了。職員們急如星火地去衣帽悶作回家準備。迪子在鈴聲中整理著化驗報告單。若在平時,五點就結束了,但今天她故意慢悠悠地干著。整理結束時,阿久津正走過她的身邊。

  伸代就在迪子的前面,所以他什么也沒說,只是用目光定定地看了迪子一眼。

  職員們一個個消失在綠叢背后。阿久津穿著藏青色西服,走在換成便裝的護士們后邊。

  迪子目送著她們離去,站起身,走向衣帽間。

  迪子到花山餐廳時是五點半剛過不久,阿久津在里面的包廂里正看著報紙,一見迪子進來,便松了一口氣,折上了報紙。

  “來晚了?”

  他漫不經心地露出親昵的表情,迪子馬上又繃緊著臉。

  “吃點什么吧。”

  “我不吃了。”

  “為什么?”

  “我馬上要回家。”

  女服務員走過來,于是迪子要了一杯咖啡。

  “你有什么事嗎?”

  阿久津看了迪了一眼,隨即從口袋里取出香煙。

  “你還在發火?”

  “沒有,有什么好發火的!”

  “那你為什么?”

  “因為有事呀!”

  “什么事?”

  “有人替我說媒。”

  “說媒……?”

  阿久津失聲驚道。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連迪子自己也大吃一驚。

  迪子是脫口編造了一個謊話,想不到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效果。阿久津怔怔地望著迪子。

  “今天?現在就去?”

  “是啊。”

  “可是,昨夜你什么也沒有提起啊。”

  “我沒有說。”

  脫韁的謊話已無法止住,事到如今,只好這樣說下去。

  “在哪里?”

  “我家。”

  “對方來你家?”

  “是啊。”

  “可是在家里見面時,一般是女方去男方家里的!”

  “你自己也是那樣的?呢,部長是自由戀愛呀。”

  “別說混帳話。”

  阿久津責怪道。這時,女服務員送來了咖啡。等她離去,阿久津問道:

  “你是說謊吧。”

  “如果你以為是在說謊,可以去問問嘛,約好是七點呀。”

  迪子裝作看時間的模樣。

  “是以前就決定的?”

  “兩三天前,你出差時決定的。”

  “約好是今天?”

  “對方今天正好來京都辦事,所以臨時決定的。”

  “不是京都人?”

  “是東京人啊。”

  “他是干什么的?”

  “推銷員。”

  “在哪里工作呢?”

  “好像是一家經營電器的公司。”

  開始時是騙他的,但后半部分卻是真的。從兩三個月前起,通過佐在深草的伯母要求與迪予認識的那個對象,確是在東京的電器公司里工作。

  “年齡呢?”

  “二十八吧,是個特別能干的人呀。”

  “所以你想和他見面了?”

  “并非為了這個。”

  好歹阿久津開始相信了。迪子為這樣的謊話游戲感到喜不自禁起來。

  “這么說來,你很感興趣?”

  “我已經二十四歲啦,沒有人來說一兩次媒就成問題了吧。”

  “我不問這個,是問你想不想去。”

  “并非特別想,但總這樣下去也不好吧。”

  “這樣下去?……”

  “就是和你來往著……”

  阿久津一瞬間怔怔地望著迪子,片刻便低著頭思索著。

  迪子覺得自己有些過火了。

  確實,迪子感到即使和阿久津這樣交往下去,到頭來也是空喜歡一場、但她并不渴望婚事。現在能如此得到阿久津的愛慕,她就心滿意足了。雖然她也并非沒有要找對象的想法,但那是父母的現勸,也是毫無辦法的。說不想相親,那是胡說,但是說想,這也不是真話。說實話,迪子正在這兩者之間徘徊瞻顧舉足不定。

  “是啊,這樣不好……”

  阿久津油然說道。迪子雖自感話講已過了頭,但同時又為自己稍作虛晃他便深信不疑而感到一種隱隱的快意。

  “不可能一直一個人吧。”

  迪子現在在頭腦里已經是一個即刻就要去赴約的女人。

  “女人的幸福,畢竟還是結婚吧。”

  近來常在頭腦里違鋤著的平庸想法脫口而出。說它違拗,僅僅是表面而已,在心底里或許是融合的。

  “即使和不中意的人,也能結婚嗎?”

  “當然最好是能和中意的人結婚啊,可是做不到,就只好找替身了。”

  “替身?”

  “是啊,替補隊員呀。”

  看來這話確實使阿久津很苦惱。迪子明知如此,卻仍不松口。

  “即使對對方有些不中意,結婚以后女人總是能過得很好的。”

  “……”

  “暫時也許難以忍受,但漸漸就會習慣了。”

  “你好像還不太了解,結婚是要相互忍耐的。在漫長的歲月中,有時會枝節橫生。那樣的時候,若是中意的人就能夠忍受,若是討厭的人就忍受不了,立即就無藥可救了。”

  “這么說,你們是屬于能夠忍受的吧。”

  “別開玩笑。”

  “我不開什么玩笑啊,只是向結過婚的前輩討教。”

  迪子痛快淋漓地嘲諷道,但她沒有察覺到,那種嘲諷同時已經成為她對阿久津的愛的執著。

  “你們是戀愛結婚吧,即使愛得很熾烈,也有相處不好的時候。”

  阿久津默默地抱起手臂。

  “聽得再多,不試試也沒有體會啊。”

  “反正我去赴約試試,即使不行,見見面也沒有什么損失呀。”

  “是嗎?…”

  也許死心了,阿久津回答得格外平靜。

  “倘著想去,試試也好。”

  “當然要試的,今天叫我出來,你打算怎么樣?”

  “只是想兩人見見面。”

  “可是,昨夜已經見過了?”

  “見過了,但分手時我很不放心明。”

  “就這些?”

  “這——”

  “好,就到這里吧。”

  說實話,迪子想聽到阿久津當面向自己道歉。如果他明白無疑地對她說,昨夜是我不好,騙了你,說好佐下的,中途卻回家了,其實我愛的一直是你呀。只要這樣,她就消氣了。現在,阿久津吞吞吐吐地模樣,使迪子反而感到心里憋氣。

  “今天大家都早點回家吧,我有約會,你又有夫人在等著。”

  她折盼和解,但從嘴里出來的,卻盡是事與愿違的話。

  “我回家了。”

  阿久津點點頭,但好像還很不愿意站起來。

  “明天把結果告訴我。”

  “不放心我?”

  “當然。”

  阿久津惱火地說道,看著窗戶。迪子為有男人為她的一句戲言如坐針氈而感到暗暗竊喜。

  “別扭心啊,我只是試試替我介紹對象是怎么回事。”

  “可是,這對對方不好,一開始就不應該這么做。”

  “對方是個男人,別的不會有什么事吧。”

  “話是這么說,但對方當真的話怎么辦?”

  “這和我無關啊。”

  “是嗎?”

  “反正,我暫時是獨身呀。”

  不知刮來一陣什么風兒,最初的不良心術一掃而光,現在她反而更想穩穩阿久津的心。見阿久津深信不疑,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迪子便心軟了。

  “周末駕車到湖北那邊去游玩吧。”

  阿久津討好迪予似地說道。

  “聽說昨天伸代君她們去了。坐供給部山崎君的車。”

  “下個月要來新車了。”

  “你要換車?”

  以前阿久律乘坐的是T社的1500CC轎式小客車,迪子好幾次坐那輛車隨他一起去兜風游玩。

  “這次換什么車?”

  “和上次一樣就行,但我弟弟說要金屬頂蓋的車啊。”

  “你弟弟懂車?”

  “是妻子的弟弟,他叫我哥哥,是個車迷啊。”

  “在哪里工作?”

  “是東京的商事公司,這里有家分店,所以常來京都。”

  “若是帶頂蓋的汽車,樣子很好看吧。”

  “樣子暫且不論,比以前的有勁吧。”

  “呢,你妻弟是單身?”

  “和你去約會的那個一樣,二十八歲。”

  “很英俊?”

  “嘿,問這干什么?”

  “很像夫人吧。”

  “本來就是姐弟倆嘛。”-

  “那準保漂亮,你把他向我介紹一下吧。”

  “別開玩笑!”

  “喲!再不走就晚了呀!”

  迪子猛然想起似地看了看時間,一把抓起放在邊上的手提包。三

  迪子和阿久津再次見面,是在這一星期的星期六。

  在這期間,阿久津屢次窺伺化驗室里沒有別人時來邀她,但迪子都裝作有事的樣子拒絕了。然而,這副冷若冰霜的模樣,充其量維持一個星期。過了四、五天,也許對迪子的頑梗死心了,阿久律有時也不來約她了。這時,迪子反而食不甘味。

  效果太甚,結果不是反而把他推向了妻子那一邊?

  第六天,阿久津的邀請正是在這當兒。這天下午,迪子怔怔地看著化驗著的血液時,阿久津從背后挨上來。

  “今夜見面吧。”

  迪子急不可待地承諾了。

  總之,這樣見面可以不傷害自己的面子,迪子內心釋然。但是,她還不想放棄擺架子的態度。她一邊告誡著自己只去赴約,別處不去,一邊來到了幽會地點“花山”。

  可是,等到她醒悟時,迪子仍然已經來到了上次的那家旅館。

  也許熬了一個星期,情欲難忍,阿久律的愛撫比平時更是狷急。但是,迪子在內心深處也等待著那般粗暴的撫愛,開始時還作出抵抗的模樣,片刻便半推半就,以后便索性也欲情沸揚了。

  經過忘乎所以的一剎那間,剛才的那種焦灼的心情抬然消逝,如今只有快愉的倦怠感充溢著全身。

  迪子感到實在不可思議。

  在這之前還盡想著什么男子是卑怯的,什么不想輸給他的妻子,什么不想把他讓給別人,等等。

  現在,得到了他的愛之后,一切都顯得非常無聊。為什么盡為那些事蹩不過勁來?她百思不解。

  剛才還決心要壓一壓他的傲氣,這念頭現在已蕩然無存。為何自己能如此遂心如意?迪子財自己瞬間的變節感到愕然。她不承認這樣的變節是因為受到了男子的撫愛。

  也希望是一種稍稍能夠理解的精神性的原因。但是,回想從不良的心術到溫柔的心意之間,除了得到過撫愛之外,毫無任何顯著的變化。她又想再稍稍有所希求。

  想膩了,迪子忽然想起,莫非是因為那時她正注視著血液?

  看著試管里浮動著的鮮紅的血液時;阿久津在她的背后輕聲說說:“今夜,見面吧。”她率直地點點頭,仿佛是受到了血液那鮮紅色的引誘。

  什么理由都可以,迪子此刻只要有著和作愛不同的像模像樣的理由,就能因此而放下心來。

  “怎么樣?上次的約會?”

  阿久津好像洞察著迪予的心情變化,用手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肩膀問道。他那胡須稀簿的臉龐上,再次充滿著隨意擺弄迪子的自信。

  迪子覺得這張充滿自信的臉龐有些可惡,一邊不假思索地答道:

  “吹啦!”

  “為什么?急急忙忙地趕回家卻……”

  “那種類型,我不喜歡。”

  “哩……”

  阿久津伏趴在床上,點著香煙。

  “你喜歡什么樣的類型?”

  “已經拒絕了,就不要說了。”

  經過靈肉的交融之后,聽說拒絕了,阿久津的心中好象一塊石頭落了地。他銜著香煙,眼睛里溢著笑意。看著他的眼睛,迪子又想稍稍作弄他一下,就這樣言歸于好,實在讓他太輕松了。

  “我喜歡的類型,要告訴你嗎?”

  “什么類型?”

  “中年,性格穩重,工作熱情,而且待人溫柔。”

  “你說什么……”

  “要說的話,就是你這樣的類型,可是你有夫人,所以阿久津露出尷尬的表情。看著他這副模樣,迪子的腦海里忽然又冒出一個新的計劃。

  “我想,下次把你的妻弟介紹給我……”

  “我的妻弟?”

  “是啊,他下個月要出差來京都吧。”

  “說是想參觀京都,所以我正想開車帶著他去看看。”

  “到時帶我一起去兜風游玩。”

  “那樣好是好,但一起去你要干什么?”

  “兜風游玩,順便和你妻弟相親。”

  “你在說什么!”

  “你的妻弟是單身吧。”

  “……”

  你說過是二十八歲,比我大四歲,不是正合適嗎?”

  阿久律望著迪子,驚得目瞪口呆。他越是一副窘迫的表情,迪子越是感到快活。

  “你妻弟只是來辦事,一定很無聊吧。順便來相親,不就很高興了?”

  “可是,那樣做會讓妻子知道的。”

  “沒關系,順便把夫人也帶上,是自己的親弟弟相親,夫人當然要來嘛。”

  雖然覺得有些惡作劇,但頭腦里的陰謀使她進一步膨脹。

  “我也要你把夫人好好地向我介紹一下。”

  “所以才和我妻弟相親?”

  “就算是吧。”

  “可是,倘若我妻弟喜歡上你,怎么辦?”

  “那就結婚吧。”

  “啊?…”

  “不行?”

  迪子支著面頰,歪著頭,“嗯,這不是什么壞事吧。”

  阿久津不快地注視著手上的香煙。

  “我們,反正不能結婚。”

  “沒有那樣的事。”

  “你不愛夫人,可是你清楚地說過,你們不能分手。”

  “……”

  “我們相互愛慕,而且一直想在一起的?”

  “那當然。”

  “那么,我如果和你妻弟結婚,我們就能永遠不分開了。”“你和我妻弟結婚后,還和我見面?”

  “你感到奇怪?”

  迪子雖這么說著,但為自己的大膽妄為感到吃驚。為何會講出那樣的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話既已出口,這一計劃就不會毫無意義。迪子此刻正為自己的詭計而陶醉了。

  “你的妻弟,是很認真的人吧?”

  “比你還要認真啊。”

  “若要結婚,和疏不相識的人結婚,還不如和與你有些沾親帶故的人結婚,這樣不好嗎?”

  “你還是想結婚?”

  “那當然嘛!”

  “不過,即使萬一和你妻弟在一起,我喜歡的還是你網。”

  迪子喃語著,感到自己像個惡魔,能想出這樣的陰謀,她已經不是尋常的迪子,也許正在變成另一個迪子,賣弄著自己。

  但此刻,迪子還不想有所收斂,成為惡魔,對她反而是一種樂趣。

  “這一個星期里,你一直在想這件事?”

  “不,是現在突然想起的,但這是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吧。”

  阿久律無可置否地苦笑了。

  “呃?不能試試?”

  “如果你想這么做,那就試試吧。”

  “真的……”

  迪子探起了身子。

  “那么,你先替我向夫人講好?”

  “當然要講,不過還有十多天呢。”

  “那么,黃金周(在日本,四月末至五月初連續休假最多的一個星期——譯者注)可以過得很開心了。”

  “你是為了圖快樂才相親的?”

  “也并不全是,不過這事你別想得太多了。即使名義上是相親,其實只是想和你夫人、你妻弟四人一起去兜風游玩呀。”

  阿久津仍然一副不可理解的表情。

  “你夫人不知道我吧。”

  “只是知道有個叫有澤的女人,常常幫我做事。”

  “問過這樣的事嗎?”

  “看她的樣子好像有些懷疑,但知道得不會很清楚。”

  “真高興啊!你表情怎么樣?”

  “什么表情?……”

  “就是和夫人一起提起我的時候呀。”

  “有什么兩樣?和現在一樣啊。”

  阿久律挺起胸逞強道。

  “如果說‘喂’,或光喊我的名字,馬上就會敗露啊!”

  “不要說我,你怎么樣?”

  “我不要緊,這種事,還是女人善于掩飾啊。”

  “被我妻弟察覺就麻煩了。”

  “沒關系啊。”

  迪子拍著胸脯的動作很奇怪,兩人注視著對方的臉,小聲地笑了。阿久津也好像不知不覺地被迪子那魔鬼般的游戲吸引住了。

  “但愿不要敗露啊。”

  “還有,但愿你妻弟不要喜歡我。”

  “這個計劃不管會怎么樣,對我都沒有好處啊。”

  “呢,車由你開,夫人坐在你邊上,我們兩人坐在后邊吧。”

  “你在背后看著我,我不喜歡,讓我妻弟開車吧。”

  “不行呀,那天我們是客人。”

  “若這么說就算了。”

  “那么先說好,座位的事暫時不談,你妻弟來的話,我們一定四個人一起去兜風游玩。”

  迪子把纖白的小指伸到阿久津的面前。阿久津注視著她的纖指愣了愣,猛然抓住她的手臂,連同她的身體一起拽了過來。

  “我們拉拉鉤!”

  “我知道啊。”

  阿久津苦笑著將迪子那嬌小的身體樓在自己的懷里。

  “如果我相親,你夫人就放心了。”

  迪子偎在阿久律的懷里,輕聲地笑了。

  四月里,整整一個月,兩人之間風乎浪靜。

  所謂的風平浪靜,便是每星期去一次旅館,其他是一同吃午飯,或回家順便兜兜風,上班時目光交織一下,相互點點頭。這些都是兩人間風調雨順的證明。

  迪子在受阿久津愛慕的真實感覺中,一想到和他的妻弟見面的日子在迫近。便會在慌亂中感到一陣徽妙的亢奮情緒。說起來,這也是在與阿久律之間的平淡無奇的戀情中,增添了一貼刺激劑。

  “你對夫人講好了?”

  黃金周的三天前,迪子在花山餐廳里喝著咖啡問網久律。

  “昨天…”

  “說了什么?”

  “問對方是誰,我講了你的名字。”

  “她怎么說?”

  “說還要去問問她弟弟本人,不過也許是一門很好的親事……”

  “那么,她沒有發現我們的計劃吧。”

  “看來是的,我不會說那樣的事。”

  迪子總感覺到自己在做對不起阿久津妻子的事。

  迪子自知這樣的計劃不足取。不言而喻,這會傷害阿久津的妻子。可是她又覺得,因為她坐在妻子的座位上,所以應該接受那樣的懲罰。一日三餐加午睡,況且又將阿久津束縛著,迪子覺得讓她受到懲罰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要是太順利地迎合她和阿久津兩人的計劃,她還是會拉不下臉來。倘若阿久津的妻子再感到有些懷疑,這反而會使迪子涌出斗志。

  “那么,你的妻弟什么時候來?”

  “上次電話里說,下個月五日。”

  “是孩子的節日(五月五日是口本男孩子的鯉魚節——譯者注)啊。”

  “你是真的想見面嗎?”

  “當然嘛,怎么樣?”

  “丑話說在前,到那時一旦講出什么傻話來,我們就無路可退啦。”

  “不要緊啊。”

  “因為你這人太反復無常。”

  “請放心。”

  “我真搞不懂你啊。”

  “行啦。”

  迪子只要想像著四人相逢的情景,便會變得興致勃勃。四

  約定的那天,五月五日,云層密布,但天氣溫和,真是個極時行樂的好日子。迪子十點不到離開了船岡山的家。

  約好十點在F旅館的門廊里和阿久津他們見面。F旅館坐落在二條大街的鴨川河畔。

  為了這一天,迪子特地新做了一套衣裙,黑底于小柬花朵的花紋。

  初次介紹認識的男青年暫且不說,她是掛慮著阿久津妻子的服飾。

  她只是不想輸給他的妻子。

  迪子比阿久津的妻子小八歲,所以她不想因為年輕而輸掉,但臉蛋兒偏偏褊著心眼兒,還是阿久津的妻子占上風。她是英挺清秀的美人型,迪子是圓型的,總之是討男人歡心的類型。

  倘若光從臉蛋兒的秀美來說,很遺憾,迪子無望取勝。

  可是,這靠服飾多少能遮掩一些,既不太華麗,但也不樸質,而且飽含著年輕和癡情。她想表現出那樣的感覺。在這一點上,這次的服裝,迪子比較稱心。花紋透示著活力,和腰部的寬松緊緊吻合的扣環,表現出一種雅典的神態。

  迪子深切地感到二十四歲是一個很困惑的年齡。女人的年輕、擱靜、成熟都稍稍沾些邊,然而又都不透徹。她覺得也是為結婚或獨身這一分界線煩惱的年齡。最近自己內心惶遽無從著落,興許就是為了這左右為難的年齡。

  到了北大路,迪子坐上出租汽車。也許因為是孩子的節日,街上由父母陪同著的孩子很多,大概要去參拜神社,穿著長袖和服的女孩子很引人注目。

  從車窗望著那些衣著華麗的孩子們,迪子忽然對自己接著要做的事感到害怕了。由于和阿久律夫婦的關系,讓他們介紹認識阿久津的妻弟,然后一起去兜風游玩。這全是迪子策劃的。

  但是,迪子并不是一開始就那樣企盼,只是和阿久律交談著時無意中想起的,心情浮躁地想起的事,現在變成了現實。所謂的“節外生校”,竟會是這樣的。

  事到如今已經避之不及,迪子微微感到惶惑。

  迪子到達旅館時,時間已經十點十五分。一定進入口處的自動門,阿久津便馬上從左邊的門廊里迎上前來。

  “正等著你呢!”

  阿久津穿著平時的那件西服,里面是淡黃色的開襟襯衫。

  “對不起,您們都已經……”

  “他們在對面。”

  阿久津指著門廊前端的休息室。在透過玻璃窗能看見日本式庭園的座位上,坐著一對男女和孩子。一看見他們,迪子感到一陣慌亂。

  “呃,怎么樣?”

  迪子輕輕拽著想要走在前面的阿久津的手臂,“我的化妝,行不行?”

  “很好看啊。”

  想必因為緊張,阿久津一笑不笑地答道。

  張望著窗外等候著的兩個人,回頭看見迪子他們走來,忙站起身。

  “很抱歉,我遲到了。我是有澤迪子。”

  迪子打量著阿久津的妻子和青年招呼道。

  “妻子,和妻子的弟弟圭次君,這是女兒弓子。”

  阿久津拘謹而拙笨地介紹道。

  “我是阿久律的內人,丈夫總得到您的關照……”

  她穿著白色套裝,脖子上圍著綠色圍巾,和苗條的身材很相稱。青年比阿久律稍稍高大,有一米七十,整潔地穿著襯衫結著領帶,英挺的鼻梁和透徹的雙險眼,與夫人長得一模一樣。

  “哪里的話,還是我一直受到部長的關照呢。”

  迪子留意到夫人說的是“丈夫”。

  “丈夫很感激,說總是得到你的幫助,工作很順利。”

  “太客氣了。”

  迪子表情莫測地鞠躬道。

  她知道我們的事嗎?倘若已經知道,她就是大狐貍,倘若不知道,她就是大好人。

  阿久律故作鎮靜地點上香煙,青年靦腆地望著窗邊。

  迪子向走上前來的女服務員要了杯咖啡。

  “很忙吧。”

  夫人搭話道。在這種場合,談話最不感拘束的,只有夫人。

  “不過,我常常會得到部長的幫助。”

  “呃,你在家里也稍稍幫我做些家務吧。”

  夫人望著阿久津微微地笑了。

  “我們走吧。去哪里?”

  阿久津站起身想要逃避。

  “弓子也在,所以我們一直可以玩到傍晚。”

  “去哪里好?”

  阿久津望著迪子。

  “我不管去哪里都……”

  迪子望著對面坐著的青年。

  “呀!我不太清楚。”

  “去過琵琶湖嗎?”

  “沒有。”

  青年朝池子瞥了一眼。他皮膚淺黑,但很象夫人,一副端莊的臉神。

  “那么,去琵琶湖大橋附近看看吧?”

  “那里我去過一次。”

  女兒富有神氣地說道。

  “就這樣,行不行?”

  “嗯。”

  迪子用目光表示贊同。

  “那走吧。”

  “等一等,有澤君還沒有喝完咖啡呢。”

  “不,我不喝了。”

  “對不起、我想早些走。”

  夫人冷漠地看著窗戶。的確是個有些任性的人,和這樣的妻子在一起生活,難怪阿久津也不想逃走了。迪子突然涌出亢奮的斗志。

  大家在旅館的門口等著時,阿久律從里面的停車場把車開過來。

  “來,上車。”

  阿久津從車內打開車門。

  “我開車,你和弓子坐在前面吧。”

  “可是,女的和女的結伴坐在后面,這不是很好嗎?有澤君,您說怎么樣?”

  “我隨便。”

  “先這樣吧,阿圭,坐在孩子他爸的邊上。”

  夫人這么說著,打開了后車門。

  阿久津坐在駕駛座上,邊上是青年圭次,后座坐著夫人、迪子和弓子三人。

  “去琵琶湖大橋,從哪邊走好啊?”

  “上次是從比窖山的汽車道去的吧。”

  “還是從那邊去嗎?”

  “從八獺那邊不是也能去嗎?”

  迪子的心里又涌現出惡作劇的念頭。

  “從八瀕穿過寂光院到堅田,怎么樣?”

  去年秋天,迪子曾和阿久津沿那條線路去過大橋那里。平時下班后,天黑得早便返回到引橋一帶,半途中還在山道邊停下車接吻。阿久津不會健忘的。

  “呢,有那樣的小道嗎?”

  夫人興致盎然。

  “道不太好走,但山道上杉木茂密,車輛很少,景色非常美麗。”

  “你知道的?”

  “我想大概能通車的。”

  阿久津目光前視著答道。

  “我和朋友去過,地方非常清靜。偶爾去那里的,只是情侶結伴的車。”

  “是嗎?真高興,走那條路看看吧?”

  迪子看見阿久律那寬闊的后背上滯著困惑。她笑容可掬地向夫人點點頭。

  汽車開出丸太町大道,在白川大街上向北開去。道路兩側的銀杏街樹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令人目眩的光亮。坐在前面的阿久津和青年圭次緘然無言。夫人一邊回答著女兒的提問,一邊解釋著建筑物和樹木的種類。

  迪子忽然想起,這汽車里的平和情景算是什么呢?

  在不知道的人看來,也許會以為是全家一起興高采烈地兜風游玩,又象是中年夫婦和年輕情侶結伴的旅行,異常熱鬧。然而實際情況卻全然不同。一個個各居心態卻坐在同一輛車里,漂蕩著和表面迥然不同的怪誕的氣氛。

  道路在高野川上游的左邊開始攀登,不久便能看見八獺的游園地進入山道。

  “有澤君,我間這話也許很失禮,我覺得你已經是大齡快三十了吧?”

  夫人問道。從車窗外吹來的風兒撩撥著她的頭發。

  “哎,我還只有二十四。”

  “對不起,丈夫常夸你是個很精明的人,所以我就有了那樣的印象。”

  “我,一點兒也不精明。”

  “不會的。想不到您很年輕美貌,我很吃驚。”

  “別哄我了。”

  “哎,真的呀!我在嫉妒你呀。”

  “這……”

  迪子看著夫人。夫人一副既不是玩笑,又不象認真的表情望著前面。

  不知道阿久律有沒有聽著,他握著方向盤抽著煙。

  “說實話,我見到夫人,今天不是第一次。”

  “呢?在哪里見過?”

  “冬天時您到輸血中心來過一次吧。”

  “對,對,去過。”

  “那時,我在傳達室的窗口看著。”

  “難看死了,我穿著什么衣服?”

  “那是冬天,您穿著駱駝毛色的外套……”

  “是啊,丈夫說下班時要趕去看看老前輩,帶些東西給他。”

  “想不到你這么漂亮。”

  “謝謝了。這副半老徐娘的模樣,還說我漂亮!”

  “真的很漂亮啊,今天見面,我越發這么感覺到。”

  “你這樣表揚我,我于心不安啊。”

  道路豁然開闊,有著“左,三千院——右,寂光院”的路標。也許在焚燒草堆,白色的煙霧從那角上的野地里騰起。

  “部長能娶到夫人這么漂亮的人,真的很福氣呀。”

  “你,聽著,不得了的事呀。”

  “嗯……嗯……”

  阿久津心慌意亂地打著哼哼,迪子瞬感一陣更險惡的沖動。

  “有著這么漂亮的夫人,所以部長可認真啦。”

  “哎,哎,真的嗎!”

  “部長的嚴肅,在輸血中心也是有名的。”

  “真叫人不敢相信啊。”

  “很多女人追慕他,但部長連瞧都不瞧一眼。”

  “若是象您這么漂亮的人,就另當別論了吧。”

  “即使比我更漂亮的人接近,也不行啊。”

  “玩笑別開過頭了,汽車進了小道,我怕他要捏錯方向盤啦。”

  道路終于伸進山里,車道狹窄,車的交錯變得困難起來。也許是靠近窖山北邊水井山的緣故,山貌呈嬌艷的嫩綠,高野川在山下流倘著。

  道路有的地方會豁然變寬,那是設有停車休息的地方,看得見香魚料理的招牌。

  “你說的沒錯,這是一條很漂亮的小道啊。”

  好像忘記了剛才的交談,夫人迎著窗外吹來的風瞇著眼睛眺望著四周的綠景。

  在嫩綠中,露出黑黢黢的北山杉密林。

  “阿圭,東京沒有這樣的地方吧。”

  夫人向坐在前面的弟弟問道。

  “京都是很不錯的,離市區不到一個小時就能看見這樣的綠色。”

  “如果你也來京都佐呢?”

  “嗯……”

  “有澤君去過東京嗎?”

  “去過幾次……”

  “那里街道怎么樣?”

  “的確人多嘈雜,但年輕時為了生活,還是那樣的地方好吧。”

  “是嗎?”

  “因為城市大,所以大家都不管鬧事,又很自由啊。”

  “年輕人會這么想吧,可是我也許上了年齡,有時真想在這樣的地方建造一幢小屋隱居呢。”

  “像建禮門院那樣嗎?”

  “那太不知足了。”

  “這樣安靜的地方偶爾來玩玩很好,但一直住在這里,想到街上去走走很不方便,會受不了的。”

  “可是,倘若和喜歡的人,兩個人佐住,這很好吧。”

  “那么,和部長一起搬過來怎么樣?”

  “我很好,但這個人不行啊。”

  “別亂說!”

  阿久津難得地開口了。雖然只說了一句,但語氣里總隱含著焦躁的情緒。

  “你看他這個樣子。”

  夫人“卜哧”笑了。

  道口兩側簇擁著幾間房子,標著“途中”的地名。在道路的中途有著“途中”的地名,這很有趣。迪子第一次來時就記住了。

  從這里筆直下去就是花折巔,向右拐去便到堅田。

  和阿久津接吻的地方就在這前面不遠處。在夕陽下的花草叢中,迪子一邊被吮吸著嘴唇,一邊聽著男子那猖急的喘息。現在正在通過那個地方。后邊的原野豁然開闊,一直延伸到琵琶湖邊。五

  樹林密密匝匝地從兩側擁向道路,宛如在穿越一條綠色的隧道。在這綠的巷子中彎彎曲曲地穿行,一到樹林的深處,便有一條小徑。那小徑前就是秋天兩人停下車接吻的地方。當時天巳近夕,走進小徑二、三十米便變得有些昏暗。雖然有些悚然,但要是光兩個人,不想被人打攪,那是個絕妙的場所。

  “上次,兩人結伴來時,汽車就停在這邊。”

  迪子對迎著風瞇著眼睛的夫人哺語道。

  “對情侶來說,確是個很好的去處啊。”

  夫人微微探出身子打量著四周。迪子注視著前面的座位。阿久津一動不動,但在他那僵硬的后背里,子于看出了某種慌亂的神情。

  倘若要欺騙夫人折磨阿久津,怎么做都可以。她不斷地想把兩人逼進如芒刺在背的不安狀態里。說這純是嫉妒,還不如說在感到嫉妒的同時,迪子在確認自己的位置。

  穿過密林深處,便來到山谷的小平地上。小道上的地磚斷斷續續地常有中斷,也許汽車卷起著塵土的緣故,路邊的草蒙著一層花白。

  不久返回到鋪磚道路上,便是和緩的山坡。坡道曲曲彎彎蜿蜒伸去。下山時原野豁然開寬。道路兩側田地延續,散落著白色墻壁的農房。這里已是堅田的鎮區。十二點不到,汽車穿過城鎮到達琵琶湖大橋跟前。離開京都時是十點半,到這里化了約一個小時。

  “正好啊,在那家餐廳里吃飯吧。”

  在橋邊的停車場一下車,夫人走在前面,向湖邊的餐廳走去,連續休假的最后一天,也因為上帝賜給的好天氣,這里全家來游玩的人不少。

  迪子一個人留下,等著阿久津下車鎖門。

  “累了吧。”

  “不累……”

  夫人和女兒在前面十來米處走著,青年走在她們的后邊。夫人倘若回頭便知丈夫和迪子并肩走著。迪子故意和阿久津說著話,希望她回過頭來。

  “夫人真漂亮啊。”

  “別多廢話!”

  “不高興了?”

  “你要適可而止!”

  “難道……”

  為什么偏要惹得阿久津驚慌失措?迪子自己也不如道。

  “爸爸,你看船!”

  女兒弓子回過頭來,她和夫人挽著手。白藍兩色相間的彩色游覽船在湖面上游戈。阿久津望著游覽船向孩子點點頭。夫人興許沒有注意兩人在并肩走路,她沒有回頭來。

  “呢,今夜不能見面了?”

  “今天是你的約會啊。回到京都后我們就分手,你可以和圭次君兩人散散步。”

  “我想和你見面。”

  “你不喜歡他?”

  “不,我對他很有好感,不過你更好。”

  “別胡說!”

  阿久津立即一副慌邃的表情,注視著前方。

  坐在二樓的餐廳里,通過寬敞的窗戶,湖景盡收眼底。

  眼前是蘆葦,前邊伸坦著藍色的湖水,右邊琵琶湖大橋橫跨湖水。大橋在琵琶湖東西兩側最窄處,連結著守山市和堅田鎮,全長一千三百五十米。橋的中央部隆起,橋下能通行船只。銀色的欄桿和談藍色的橋衍在湖面上描出一個半弧形,閃閃發光。

  在餐廳里,阿久津和青年并排坐著。對面坐著夫人、女兒和迪子。讓迪予和青年面對面坐著,許是夫人的安排。

  “吃什么?”

  菜單來了,但迪子不大有胃口。

  阿久津和青年點了炸蝦,夫人和弓于要了細面條。迪子想了想,要了一份色拉和咖啡。

  “這座橋是付費的?”

  青年圭次問網久律。

  “普通客車是三百元吧。”

  “嗯,光過過橋,這很貴啊。”

  “公團(政府出資經營,統制重要物資的機構——譯者注)也很會做生意啊。”

  “橋上的燈在夜里全部打開后,很壯觀吧。”

  “夜里從比窖山看,像一條光帶啊。”

  夫人插嘴道。

  “夫人夜里到比窖山游玩過嗎?”

  “我偶爾也想出去走走的呀。”

  “和部長一起來的吧。”

  “那當然,那是去年夏天的事吧?”

  要說去年夏天,正是迪子第一次和阿久津作愛的時候。

  那時,迪子也和阿久律去過。這樣看來,阿久津接連帶著妻子和迪子去了同一個地方?

  迪子感到胸悶。

  “我還沒有在夜里去過比容山呢!”

  “哎,是嗎?那么今夜可以和圭次一起去看看啦。”

  “部長能帶我們去嗎?”

  “光您們兩人去,很好啊。”

  迪子默默地望著窗外。

  “知道琵琶湖八景嗎?”

  阿久津改變話題問道。

  “瀕田、石山清流的夕陽,比容森林的雨霧,雄松崎白汀的涼風,還有賤岳大觀的新雪,彥根古城的明月,安士八幡水鄉的春色……”

  講到這里,阿久津結巴了。

  “還有二個呢!”

  “囑……對了,竹生島沉影的深綠,還有一個……”

  “海津大崎巖礁的曉霧。”

  “對,對!”

  “迪子君全知道啊。”

  夫人一邊拿著刀叉,一邊說道。

  “我在輸血中心和朋友一起背誦過。”

  “那么你在輸血中心也……”

  “呃,是啊……”

  “因為有空閑,所以大家鬧著玩呢。”

  “看來你們真的很有空鬧啊。”

  夫人的話里帶著刺,但迪子也不甘示弱。

  “部長最近也終于能記住了。”

  “喂,沒有那種事啊。”

  “可是上次午休時,不是因為講不出還罰雪糕請客了阻?”

  “那時就會講了呀,只是地名和風景搞錯了。”

  “這和不會一樣呀。”

  “是啊,夕陽和明月等,搞錯了觀賞的地方就糟了。”

  圭次慫恿著迪子道。

  “可是,也有八個啦,到了我這把年齡,能記住就很不容易了。”

  “這八景中,在這附近的有嗎?”

  “今天能從這里看見的,也就是獺田的夕陽吧。”

  “這在最近也越來越難以看清了。也許還是名神大津的高速公路口那里看見的夕陽好。”

  阿久津搶著答道。迪子為夫人在交談中插不上嘴而感到很快活。

  “那么,從現在起,給部長的八景加上大津的夕陽,怎么樣?”

  “算是新八景吧。”

  “不,這是新的,舊近江八景是以前關白、近衛他們那些人選擇的,還有三井晚鐘,石山秋月等,全部收全了呢!”

  “還有什么?”

  “算了,到這里為止吧。”

  也許發現夫人緘然不語,阿久津一副很正經的表情。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五人離開了餐廳。

  “這次我們坐在前面,阿圭坐在后面,年輕人還是和年輕人坐在一起吧。”

  夫人打開車門,自己坐在前面的助手座上。

  “對不起。”

  青年輕輕地說道,坐在迪子的邊上。

  汽車上了橋,須夷便到大橋的最高處停下。從那里可以一覽琵琶湖南北兩側的景色。以橋為界,南邊叫湖南,北邊叫湖北。湖南因為人口密集,湖水混濁,北邊還殘留著琵琶湖古時候那幽靜的面影。

  “照張相吧。”

  夫人拿出照相機。以宏偉的橋銜為背景,迪子和弓子站在中間,阿久律和青年站在左右兩邊。拍完一張后,迪子說道:

  “下一張我來替你們拍。”

  “你們都去站好吧。”

  阿久津換下夫人架好照相機。這是無論誰都會擺弄的EE相機。

  “夫人,您請站中間。”

  “哎,有澤君,你請站在中間。”

  “行了,我站在邊上看得更清楚。”

  “這……”

  “哎,怎么站都可以,快站好!”

  迪子硬是把夫人推到中間。因為還有女兒弓子,所以正確地講不是三個人,但迪子想起一種迷信,說三人合影的照片中,站在中間的人早死。

  “呢,下面部長和夫人兩人合影一張吧。”

  照完相,迪子馬上跑上前來。

  “美男子和美女子,天生的一對啊。”

  “別嘲笑了,我們已經是老頭子和老太婆了。”

  “最近你們兩個人還沒有在一起照過相吧。”

  “是啊,已經好幾年沒有照了。”

  “我要拍了,快站好。”

  “那么,我們去站著吧。”

  夫人很有興致地望著阿久津。

  “行了,膠卷快沒有了。”

  “部長,您難為情了嗎?你們以前常常兩人在一起照吧。”

  “承你的美意,你替我們照一張吧。”

  “爸爸和媽媽,是自由戀愛結婚的呀。”

  “弓子!”

  夫人申斥道。迪子毫不介意地把阿久津向橋杵推去。

  “喂,別惡作劇!”

  “不是惡作劇啊。”

  迪子推著,用力抓住阿久律的手肘。

  在初夏的陽光下,阿久津和夫人并肩站立著,夫人拿著白色的手提包,微微斜對著照相機,但阿久津卻表情窘迫地把目光移開了。

  “部長,再向夫人靠一靠,放松些。”

  阿久津一動不動,于是夫人向他靠攏。

  從取景器中窺見的兩個人,確是一對頗般配的夫婦。

  迪子一邊自己挑唆著,一邊為自己干這樣的事而感到生“我拍啦。”

  迪子說著,不露聲色地移動著取景器,夫人的臉在取景器的中心線條時,迪子按了快門。

  “謝謝了。”

  “你們很會照相。”

  “接著你們兩個人,怎么樣?”

  夫人望著迪子和青年。

  “不行,我們……”

  “阿圭,別怕羞啊。”

  “他說不行,所以不要強逼啊。”

  阿久津責備道。夫人還是一副不肯罷休的模樣。女人的心眼兒為什么這么壞?包括她名己。迪子忽然感到可怕。

  五人又坐上汽車渡過大橋。從那里穿過守山,從栗東的高速公路開進名神。

  途中不時地停車休息,到大津的高速公路時,已是下午三點半。雖然夕暮已經降臨,但可以眺望和大橋一帶風格截然不同的湖景。

  一行人在大津的高速公路出入口處小歇,穿過山科返回京都時,時間剛過四點。

  “接下來怎么樣?”

  到五條大街的岔道時,阿久津問道。

  “吃晚飯還早了些,在哪里吃呢?”

  夫人打量著四周。

  “我要告辭了。”

  “呃?怎么了?”

  “還要讓您們請客……”

  “那有什么關系?”

  不知為何,迪子感到深深的疲乏。一直坐在車上,身體不會感到勞累,所以她的疲乏是精神性的。一邊欺騙著夫人,讓阿久津感到難堪,一邊實際上她自己也在受著傷害。

  “真的,隨便吃一些,怎么樣?”

  “謝謝你們的好意。”

  “不好辦啊。”

  夫人望著阿久津。她還牽掛著弟弟的親事。

  “非要先回家嗎?”

  阿久津替夫人問道。

  “也不是,不過……”

  “那么,我們在這里分手吧。以后任憑兩個年輕人了。”

  “有澤君,這樣好嗎?”

  “呃……”

  青年暫且不說,若能和阿久津夫婦分手,迪子求之不得。

  “那么,按你們說的地方下車吧。在哪里下車?”

  “我不太熟悉……”

  青年望著迪子求援。

  “那么,在花山餐廳。”

  “花山……”

  阿久津訥訥地喃語道。為什么說出這個名字?突然之間,連迪子自己也不明白。只是她不能自控地想一切都要拂逆阿久津的意思行動。

  “是輸血中心附近面臨御池大街的地方。”

  “你,知道的?”

  “嗯……”

  阿久津低聲回答。

  “是一家小餐廳,好嗎?”

  迪子問青年。

  “我沒有關系。”

  又在傷害阿久津。不行!迪子這么想著,望著他那在夕陽下的背影。

  從那里到設有花山餐廳的大樓,一路上四人都沒有講話。到大津的高速公路時一路歡鬧的弓于,此刻也倚靠在夫人的身上睡著了。

  混蝕的疲頓,在車內沉沉地滯積著。

  十幾分鐘后,汽車到達花山餐廳的門前。

  “我在這里告辭了。”

  迪子下了車,青年跟著走下車來。

  “今天實在感謝你們。”

  迪子對正在下車的夫人恭敬地鞠躬道。

  “哪里,隨便拉你出來,請不要見怪。恭請您以后再作陪。”

  “我請你們作陪,拜托了。”

  “阿圭,迪子君很累了,別太晚啊。”

  青年憨厚地點點頭。

  “那我走了。”

  夫人乘上車,關上了車門。

  “再見。”

  夫人輕輕擺著手。里側露出阿久津稍稍顯得疲憊的臉。

  “再見。”

  迪子擺動著手,追遂著阿久津。阿久津只是目光朝她掃了一眼,便馬上望著方向盤的前方。

  汽車發出沉悶的發動機聲,在流霞下的筱懸木街樹前遠去。

  “走吧。”

  汽車在頭一個信號燈處往右拐去時,迪子向青年說道,腳步有些輕松地定下通往地下的階梯。六

  花山餐廳里冷冷清清的。里面有近二十個包廂,但情侶結伴和攜家帶口的客人占有五、六個,其余全都空著。假日里因為附近的公司都休息,所以門可羅雀。

  迪子一定進花山餐廳,便徑直定向里面的包廂。左邊靠墻的一個包廂,是她常和阿久律見面的地方。兩人在那里面對面坐下。

  女服務員馬上端來涼水。

  “肚子真的有些餓了,吃點什么吧?”

  “好吧,吃點什么呢?”

  迪子想了想,點了湯和伴蝦雜燴飯。

  “我也這樣,再加一瓶啤酒,你也喝點吧。”

  圭次問了迪子、向女服務員關照了以后,說道:

  “這是個好地方啊,很清靜,你常來這里嗎?”

  “餐廳不大,不過離輸血中心很近,所以……”

  “從這里到輸血中心,要多少時間?”

  “步行十分鐘左右。”

  “那么在午休時來?”

  “午休,有時也下班以后來,和部長一起也來過一次,正好是這個座位。”

  圭次又打量了四周。

  “我覺得姐夫很不通人情,但他仕途很順利。”

  “沒有什么不通人情呀!在輸血中心狠吃香呢。”

  “是嗎?”

  “不拘怎樣,他做事很踏實,而且待人親切,在輸血中心的女職員中,還有人非常鐘情于部長。”

  “哦……”

  “我們還在傳說,懷疑部長和那個女孩子關系很深呢。”

  “真的?”

  “這是女孩子們的道聽途說,所以不知是否真的,但那女孩子喜歡部長,這是肯定的。”

  啤酒來了,兩人相互斟滿對方的酒杯。

  “來!”

  圭次像干杯似地端起酒杯,一口飲干。

  “我正好渴著,所以真可口。”

  迪子又斟滿酒杯。

  “剛才你說的那個鐘情的女人,也是化驗技師嗎?”

  “是的,是個很漂亮的人。”

  迪子模仿著自己,開始編造著。

  “名字叫什么?”

  “這不能說。”

  “我想學當間諜,可是看起來很遺憾。”

  圭次忠厚地笑了。

  “不過沒關系,部長很堅定,在輸血中心,大家都說他是個愛妻的人。”

  “是不是愛妻,我難得來,不太清楚,但姐夫在家里好像是受管柬的。”

  “果然……”

  “我認為姐夫還可以兇一點兒。”

  “那么老實?”

  “你這么鄭重其事地問,我也說不清楚,但姐姐現在還管姐夫叫‘阿恭’。”

  “他不反?”

  “是啊,我不太懂。如果我結婚,我還想男人當家呢。大概一上了年齡就會那樣吧。”

  圭次又喝干了啤酒。

  “可是,夫人那么漂亮,部長很幸福啊。”

  “是嗎?”

  “兩人是自由戀愛結婚的吧。”

  “是的,我記得結婚前姐夫常來電話。”

  菜看送來。女服務員在兩人面前擺上湯離去。迪子在點菜時還有食欲,現在已經不大想吃了。

  “自然是部長熱切地追求你姐姐吧。”

  “據說開始時是去山里參加團體活動時認識的,可是第二天他馬上就闖到我姐姐這兒來了。”

  “這么說,那是一見鐘情?”

  迪子刨根究底地問著,心里卻不由漸漸地陰郁起來,“這么說來,那人真可鈴啊。”

  “哪個人?”

  “輸血中心的女人啊,她真得很認真。”

  “可是,我姐夫不是那種機靈得能在兩個女人之間巧妙周旋的人啊。”

  “是嗎?”

  “他一點兒也不會啊。如果干那種事,馬上就會在我姐姐那里敗露的。”

  “太笨頭笨腦吧。”

  “主要是膽小吧。”

  “那么,豈止是愛妻的人,而且還是妻管嚴呢?”

  這和平時阿久津說的話大徑相庭,迪子越發不快起來。

  “你如果結婚,處于部長那樣的處境,會怎么樣?”

  “你突然問我,這不好回答啊。關鍵要看對方。”

  “如果對方是我這樣的女人呢?”

  “那要除了你以外。”

  “你不回答也可以。”

  “因為還有一個人是我的姐姐。”

  兩人一起笑了。迪子終于拿起匙喝湯。

  “如此受到愛慕,是你姐姐的福氣呀。”

  “可是,一看姐姐的生活,每天做飯,打掃,照顧孩子,翻來覆去那些事,人會變笨的。”

  “想不到你也這么想。不管怎樣,是女人,就該關在家里,這會不斷地落后,連丈夫的工作也不了解了。我不喜歡成家后光干做飯打掃之類的事。”

  迪子真地這么想。待在家里光為了拴住丈夫而神經緊張,這太慘了。如果為那些事費盡心機,還不如在外邊工作,即使獨身也在所不辭,那不知道會有多么地痛快。她覺得為了一個男人關在家里,那種生活方式既愚蠢又平庸。

  “你的確不是那種關在家里的類型啊。”

  “很遺憾,在這一意義上,我好像當不了一個好妻子。”

  擁有自己的職業,不依靠男人也能獨立地生活,這是迪子現在的向往。和阿久津的妻子那樣受男人的供養不同,自己掌握著能自食其力的優秀技術。這么想著,迪予終于產生了勇氣。

  “社會上的妻子們,常為那些事感到滿足呢。”

  “我認為不會全部滿足的,有時本人沒有那樣的企求,男人也會那么要求你。”

  “也許是的,可是女人受男人的供養,這是最輕松的。”

  “一日三餐加午睡嗎?”

  “而且,還有孩子呢。”

  迪子覺得話有些過份了,嘴上卻還是不知不覺地滑了出來。表面像在談論著一般的有夫之婦,但實質上卻在貶低阿久津的妻子。可是,圭次絲毫沒有察覺。

  “再來一瓶。”

  圭次又要了一瓶啤酒。也許正是疲累的時候,迪子只喝了一杯啤酒,便臉色泛紅了。

  “聽說你的工作是和血液打交道,我很佩服啊。”

  “覺得我像男人一樣吧。”

  “不是這個意思。我雖然不承認自己神經過敏,但對血液是很膽小的。上次發生超速撞車事故,看見人家滿臉是血,我嚇得臉色慘白,還受到了朋友們的譏笑。”“我們那里沒有傷,只有血。”

  “可是,那血是從別人的血管里抽出來的吧。”

  “那當然。”

  “看著血,你在想什么?

  “這個嘛……”

  要說看著血在想的,就是阿久津,或他的妻子,再有就是作愛時的追憶。她覺得胡思亂想著的,盡是那些事。

  “你穿著白大褂,凝視著試管里的鮮血,這樣的身影一定很美吧。”

  “我一看見血,就會想像著獻血或需要輸血的人,有時心里覺得很奇怪。”

  “你說奇怪……”

  “想到人因為那些鮮紅的液體或生或死……”

  “嗯。”

  圭次點點頭,端起酒杯。

  “這么看來,我的工作很平凡啊。”

  “商事公司也是很了不起的呀。”

  “不,現在這時搞些票據整理之類。嘿!即使女孩子也能干。”

  “也有英語的文件吧。”

  “習慣了,沒有什么了不起的。”

  圭次坦率而不矜不伐。那種感覺即使姐弟倆畢竟也和夫人不同,這也許正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迪子覺得他是一個很不錯的男子。

  此后過了三十分鐘左右,兩人離開了花山餐廳。

  兩人各自談了自己的學生時代,結果開了三瓶啤酒。

  圭次喝得多了些,但站起身時,還是迪子感到微微的醉意。

  走到店外,暮色蒼茫,初夏漫長的一天快要結束,筷懸木樹的綠色在路燈下變得更幽暗。

  “散散步,怎么樣?”

  “呃……”

  圭次留意著迪子的腳步緩緩地朝著東山的方向走去。

  也許是靠近八扳神社的緣故,一走過長著嫩葉的櫻花街樹,便是密林,前面看得見知思院的山門。

  一到密林里,風兒停滯,不熱也不冷。現在是最宜人的季節。

  “京都真好啊。”

  圭次停下腳步,抬頭望著天空。空中沒有月亮,但東山在眼前黑黢黢地聳立著,散發著樹葉的馨香。

  “我很羨慕你能住在這樣的地方。”

  “我想住在東京,住一次就夠了。”

  “是嗎?我認為這里要好得多。”

  “景色很美,但地方小,嘴雜……”

  “嘴雜?”

  “大家盡說別人的事,我正想在東京那樣的大城市里能自由自在地生活。”

  就在剛才還在談論著別人的事,此刻卻裝作一副受害者的面孔。如若心懷戒意,便可察覺迪子的話不打自招,但圭次毫無所知。

  左邊是知思院的山門,再下去便是圓山花園。不知圭次是不是知道,他只顧這樣走著。不久走進花園,在銀杏樹的跟前有張凳子。這一帶是東山的山麓,有幾處小丘,透過樹林間,能俯瞰京都的夜景。

  兩人在凳子上默默地坐了一會兒。

  一對情侶在四、五米遠的地方走去。只是山下街道的嘈雜聲象海潮一般遠遠地傳來,四周暗然靜寂。迪子忽然感到圭次的膝蓋碰到了她的右膝。僅僅這一點,卻熱得像被熨斗烙著似地。

  兩人之間彌漫著窘迫的氣氛。

  迪子注視著黑暗,思考著圭次要求接吻時的境遇。如果索性接受他的接吻,也許能夠忘掉阿久津。

  這么想著時,一年前的那個夜晚在迪子的腦海里蘇醒。一年前,第一次和阿久津接吻也是在這附近。地方是離這兒稍稍進去些的靠近安養寺的角落里。從那里透過樹梢也能俯瞰街道的夜景。迪子看著那米粒般的光點,受納著阿久津的嘴唇。現在,季節、場所與那時都幾乎沒有變,然而對象卻是阿久津的妻弟。

  真不可思議!迪子想道。

  又有一對情侶在樹林里慢慢地走過去。這對情侶不知為何事高興,留下快樂的笑聲遠去了。

  迪子感覺到圭次的目光正對著她。

  接受阿久津和圭次兩個人的吻,自己會是什么樣的處境?迪子一邊對那樣的瓜葛感到快意,一邊對自己沉浸在那種惡魔般的關系里,感到一陣自虐般的喜悅。

  全賴于圭次的手段了。

  但是,和迪子相比,看來圭次還是非常純潔的。處于充滿著緊張又瓜熟蒂落之境,但從圭次的嘴里出現的,卻都是和戀愛的氣氛無緣的話題。

  “累了吧?”

  “有一點……”

  迪子悄悄地窺視著圭次。在黑暗中隱現的圭次的臉龐沉沉地吐出了一口氣。于是,緊張的氣氛便一掃而光。

  這樣的時候,若是阿久津,他會不容分說地摟住她。這種場合里根本用不著什么婆婆媽媽的話語,而且如果那樣的話,女人也容易決定自己的態度。這對人近中年的阿久律,做起來易如反掌,但對年輕的圭次來說,也許是勉為其難的。

  “那么,回家吧。”

  迪子點點頭,心里總感到他對她的陌生。也許心中想著被圭次求吻時的境遇,以致對時間短暫得什么也沒有發生而感到失望。

  迪子振作地站起身,像要拂去那種敗興的感覺。圭次也好像很無奈地跟隨著站起了身。

  “從這里下去,就回到剛才的寬道上。坐車送你回家吧。”

  “我一個人回家。”

  “可是,我一定要送。”

  迪子沒有再爭執,率先在和緩的坡道上走去。

  “最近有什么事要來東京辦的?”

  “這……”

  迪子想起了去東京的秋野。最后一次見面后,已經快過了兩年。

  “如果要來東京辦事,就和我聯系一下。”

  圭次在街燈下站住,從西服的口袋里取出名片。

  “這是電話號碼。”

  “你明天回東京嗎?”

  “坐九點的新干線回去。”

  迪子在燈光下朝名片瞥了一眼,把它放進手提包里。

  “下次再來的話,可以和你聯絡嗎?”

  “我等著你。”

  兩人默默地走下山坡。走過八扳神社的鳥居回到明亮的道上時,迪子終于為兩人之間什么也沒有發生而感到微微的欣慰——

  帆帆校對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