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3、吉祥

  這天夜里,兩人愛得比平時更熾烈。迪子

  腦海里浮現出阿久津妻子的影子……

  況且作愛前那激烈的摩擦、像是更煽起了

  兩人的情愫……一

  黃金周結束后的第一天上班,大家的臉龐上毫無例外地都滯溜著虛無的神情。

  從二十九日起連續一個星期里、人們理應擺脫了各自的工作盡情游樂的,卻偏偏都是-副疲憊而失意的面龐。

  幸好早晨工作開始得很晚,所有的部門都在談論著休假期間的事,人們悠閑地喝著茶、工作松松垮垮。

  阿久津來到輸血中心時,已是九點過了三十分鐘左右。

  部長本書就出自“上司來得太早部下就為難了”這-私利的婆心,老牌遲到,但九點半才來未免有些過分了。畢竟遲到了三十分鐘,阿久津不會責怪不干活兒聊著天的職員們。他在感到不好意思時反而會比平時更響亮地招呼道:“你們早!”

  隨之,職員們終于動起來,開始著手工作。

  阿久津若無其事地四下打量著,然后視線停留在迪子的身上。那目光總像是有話要說。

  將近中午,阿久律摸準迪子一個人在做配血試驗,便走過來,裝作找東西的模樣湊上前,停了停腳步,隨即又走開了。等他走過去后,迪子看見身邊的試管插座前放著一張紙條——

  今天六點在花山——

  是用圓珠筆寫的草體字。迪子將紙條在手心里捏成一團,塞進自大褂的口袋里。

  因為連續休假的緣故,配血試驗比平時多出一倍。即便公司休息,疾病不會停止肆虐。迪子連午休時也沒有停下,吃午飯時已經過了一點,然后三十分鐘小歇,下午還忙得應接不暇。一整天不停地埋頭工作著,迪子感到有一種愉悅的疲勞。她就喜歡這樣地工作。

  五點半結束,迪子稍稍休息后換下白大褂,離開了輸血中心。到花山餐廳時剛過六點。四周一打量,阿久津坐在墻角邊昨天和圭次青年坐的那個包廂里。迪子油然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

  “什么事?一個人在傻笑。”

  “呃。”

  迪子拿起菜單,讓女服務員送咖啡。

  “昨天很累。”

  阿久津故作夸張地嘆了口氣。

  “那樣的兜風游玩,以后再也不敢問津了。”

  “我也不去了。”

  “你胡言亂語鬼話連篇,很高興吧。”

  “我沒有胡言亂語呀,我是經過考慮才講的!”

  “是嗎?”

  “看來你和夫人談得很投機啊。”

  “那也是為了照顧圭次的面子,迫不得已的。”

  “看上去并不不像你說的那樣啊。”

  “別挖苦了。你做出那副模樣,我也不是不看懂啊。”

  “這用不著你懂嘛。”

  兩人處于膠著狀態,短兵相接,分庭抗禮。也許覺得有些過分,阿久津用稍稍緩和的語氣問道:

  “看來圭次君對你并不討厭吧。”

  “是啊。”

  迪子冷冷地答道,把頭扭向一邊。女服務員端來咖啡,放在迪子的面前離去。阿久津等服務員離去便湊上臉來:

  “他說昨天來這里后,去圓山散步了?”

  “他說了?”

  “我妻子在說。”

  “那樣的事都要一一匯報,像個孩子!”

  “可是,匯報能夠讓人放心。”

  “接吻的事,沒說?”

  “你們接吻了?”

  阿久津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騙你呀!”

  “真的騙人?”

  “別謊呀!”

  阿久津釋然地舒了口氣。

  “要是他真心和你交往,你打算怎么辦?”

  “怎么辦呢?”

  “喂,這不是游戲。這事對你,對我,都有關系。”

  “部長認為怎么辦好呢?”

  迪子輕輕地拌著咖啡,送到了嘴邊。

  “若有人說我和妻弟的妻子勾搭,那我就完了。我想你和他就到此為至,不要再見面了。”

  “我一直做你的妾?”

  “別說得那么難聽!”

  “難道不是?”

  “我們和那種陳舊的關系不同吧。相互愛慕,相互信賴,這你也應該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

  “你……”

  阿久津隨即發現自己聲音太響,慌慌地打量著四周。

  “我聽得見,你小聲些!”

  阿久律被挫了銳氣,一聲不吭了。

  接著,兩入默默地進著餐。但是,只沉默了幾分鐘,迪子又放下叉子。

  “走吧。”

  阿久津迫不及待地站起身,迪子跟隨在他的后面。

  種植著筱懸木街樹的街道已經籠罩著暮色,夜靄從四周壓上來。昨夜也是這個時候走在這條街上的。

  和昨夜一樣,也是兩人結伴而行,但心情卻調然不同。

  昨夜和圭次一起走著,總覺得自己像個大姐姐,是她帶著他走著。但現在,在白熾化的緊張氣氛中渡步,既傷害著對方,自己也在受著傷害。

  然而,迪子不是胡亂地傷害著對方。她是在合理沖撞的范圍內攻擊著,一邊攻擊著,一邊有時還忘乎所以著。

  “你若如此愛我,就應該和妻子離婚。離婚,才能明白無疑地證明你愛著我。”

  “結婚在一起并非就一定有愛情,有的夫婦雖待在一個房間里卻相互憎恨著。”

  “那是相互憎恨的夫婦嗎?看上去兩人那么快樂,你卻還硬說沒有愛情。”

  “這只是表面。”

  “胡說!如果是相互憎恨,即使表面也不會那樣啊。”

  “男人不一樣。”

  “不管你怎么不一樣,夫人不那么認為,你就毫無意義!”

  兩人爭吵著一路朝著南禪寺的旅館走去。不一會兒就要作愛,兩人卻還在相互抱怨著。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也許已經成了為尋歡而例行的手續。

  “連妻子都感覺到了,昨天妻子也覺得很奇怪。”

  “是啊,如果真是那樣我就高興啦。”

  為何要這樣惡開玩笑?為何不講一些令人喜歡的話?

  迪子一邊沖撞著,一邊對自己感到吃驚。

  但是,她無法止住感情的驅動。她為男人的狡黠生氣,同時內心里也蠕動著對他可以不用顧忌的那種嬌情。

  等到她頭腦明晰時,兩人已在旅館里。女服務員向客人致意,放下茶壺后退去。阿久津急切地將迪子樓在懷里。

  迪子瞬間還掙扎著,但旋即便倒在他的手臂里。

  迪子屏住氣被緩緩地吮吸著嘴唇時,剛才的各種嘔氣蕩然無存,相反叵測的安謐充溢著她的全身。

  這天夜里,兩人愛得比平時更熾烈。迪予腦海里浮現出阿久津妻于的影子,阿久津昨天也許擔慮了一整天。況且作愛前那激烈的摩擦,像是更煽起了兩人的情愫。二

  五月十五日葵祭(京都下賀茂神社、上賀茂神社的祭祀,古時在農歷四月中旬的西日舉行,現在五月十五日舉行——譯者注)。過了葵祭后的一個星期,五月底,道村圭次打來電話。那時迪子正在配制下午配血試驗要用的4%血液釋稀液。

  剛接電話時對方自報“道村”,迪子還不知道對方是誰,后來說“是阿久津的妻弟”,迪子這才發現是道村圭次。

  “現在我在京都……不,在東京。”

  好像想要逗逗迪子,但骨子里還是一個忠厚的人,他馬上改口道。

  “你到底在哪里?”

  “在東京的公司里,現在我正好一人,身邊沒有別人,所以就打個電話給你,上次得到你的關照……”

  “不,我才要謝謝您呢。”

  “你很忙吧。”

  “正是不很忙的時候。”

  “我姐夫呢?”

  “在啊,在我前面,離我有二十米左右。”

  迪子壓低了聲音。阿久津在化驗室門口,正和化驗員小泉說著什么。

  “這就不妙了,下月中旬我也許能到你那里去,到時你有空嗎?”

  “我一直等著你。”

  “定下來以后我再打電話給你,你能騰出空來嗎?”

  “呃。”

  “你要來東京嗎?”

  “眼下還……”

  “你要來玩玩。你若是來東京,去哪里我都能陪你呀。

  上次姐姐來信,問我怎么樣了?”

  “問你怎么樣?”

  “姐姐對我們的事好像很起勁。”

  “只是姐夫有些……”

  “他反對嗎?”

  “電話里很難講得清,見面后再談吧。我打電話給你的事,先不要對姐夫說。”

  “明白了。”

  “請多保重。”

  于是電話中斷。迪子怔怔地站在電話機前,阿久津走上前來。

  “硫酸銅的比重試溶液在哪里?”

  “在那個架子上。”

  迪子踞著腳尖從架子的第二層取出藍色的瓶。

  阿久津接過瓶,輕聲哺語道:

  “今天五點半……”

  只要不特地指明地點,兩人就是在花山餐廳約會。兩天前剛見過面,所以這次間隔極短。

  察覺到圭次來電話了?即使聽見,僅憑她的回答是察覺不出什么的。或是靈感閃現?迪子望著阿久律的目光點點頭。

  “這些可以了。還剩些試液,要把瓶口塞緊。”

  阿久津故意拍高嗓音讓別人聽見,一本正經地說道。

  這天,五點不到時,迪子就結束了工作。宮子她們要去岡崎會館看民歌公演,所以早早地就回家了。

  “你們先走吧。”

  “你辛苦了。”

  迪子一邊和她們搭著話,一邊用滅菌水洗著手,然后用清水重新沖洗。

  因為在處理血液和試液,因此用滅菌水消毒,如果不用清水重新沖洗,碳酸的消毒氣味就會留在身上,所以她總是再用清水沖洗一遍。

  自從那次妹妹說她:“姐姐身上有消毒味,煞費苦心打扮好的俊女人就被糟蹋啦!”以后她才開始在最后總要用清水再清洗一遍。

  洗完手,正整理著化驗臺時,管理事務的上崎走進房來。

  “所長想看化驗日記,放在哪里?”

  “在部長的桌子上吧。”

  “你把它送過來。”

  “好吧。”

  所長室在二樓會議室的隔壁。所長飯野二年前還是國立醫院的外科部長,等著直到六十歲退休后才調到了這里。他滿頭白發,商個,如一位品行端莊的者紳士。迪子她們和他幾乎沒有直接交談過,但在女職員中,也有人很撞憬他那穩健儒雅的風度。

  迪子帶著化驗日記敲響所長室的門。門把手邊上的“工作安排表”上表示他“在房間里”。

  “請進。”

  屋里傳出答應聲,迪子推開門,所長在接待室里面的桌子邊寫著什么。

  “我把日記送來了。”

  迪子說道。所長回過頭,露出驚訝的表情。

  “哎,是你嗎。”

  “是上崎君讓我送來的。”

  “是嗎?謝謝了。”

  所長站起身來,從迪子手上接過日記,忽然想起道:

  “不坐一會兒嗎?”

  “呃?”

  “有急事?”

  “沒有。”

  “那就坐一會兒吧。”

  所長馬上移到接待室那邊。迪子遲疑地在所長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頗感納悶。

  所長點上煙,把煙銜在嘴上,開始翻閱著日記。

  “你到這里有幾年了?”

  “三年。”

  “奧……那么,有二十五?二十四?”

  “二十四。”

  今年是二十四周歲。迪子慌忙糾正道。

  “二十四?……”

  所長若有所思地嘀咕著,將桌子上的煙缸挪近身邊。

  “今天你有空?”

  “不,有一些……”

  和阿久津約定的五點半快要到了。

  “是嗎?那么以后再說吧。”

  “有什么事?”

  “沒什么事,倘若有空,想請你一起去吃飯,今天算了。”

  “對不起。”

  迪子很歉疚地鞠躬道。

  從五月到六月,迪子把圭次的事早已忘了。不過,雖說忘了,也不可能忘一干二凈。

  偶爾聽到“東京”或“商社”之類的話,她會忽然想起圭次。但是,那只是轉瞬即逝,從來沒有惦記過。不管圭次怎么想,迪子的心還是在阿久津那里。和阿久律相比,圭次只不過是一個迎面錯過的、只記得名字和面容的青年。

  因此,六月底圭次來大板(大板在京都的邊上——譯者注)突然打來電話時,迪子措手不及了。

  “現在我在大阪。”

  “不是東京嗎?”

  “電話里不是說好六月中旬來的嗎?”

  真是,約好要來時再打電話或寫信通知她的。

  “我傍晚能到京都了。我們能見面嗎?”

  正好是星期六。如果沒什么事,當然能見面,但和阿久津已約好下午開車沿新綠的周山街道去北大杉一帶游玩。

  “不湊巧,我已經和朋友約好了……”

  “那么,再晚一些?”

  說是再晚一些,但也許直接和阿久津一起過夜了。

  “我今夜住在京都的M旅館,所以晚點也不要緊啊。”

  “你不住在部長家里嗎?”

  “這次是公司出差來的,所以可以住旅館。”

  “出差辦什么事?”

  “大阪明天起要召開汽車展覽會,所以還有業務洽談。”

  如此看來,開展覽會早該知道的。周末之夜,迪子也要有約會。這樣突如其來,也許圭次還以為迪子是很空閑的。

  迪子感到有些掃興。

  “再早點和我聯系就好了。”

  “我突然告訴你,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圭次毫無察覺,好像一味地認定,如果他來,迪子準會大吃一驚,然后歡天喜地。

  “你真地抽不出空嗎?”

  聽筒里傳來失望的聲音。他來大販出差,卻特地借宿在京都,由此可見,他確實想和迪子見面。

  “明天?”

  “明天也可以,如果你有空,我想今夜一起吃飯的。”

  聽他說么一說,迪子也拿不定主意了。

  “現在我還不知道,到八點鐘左右……”

  “吃飯在我這里吃,八點鐘時我已經到旅館里了,到時打個電話給我。”

  “你好不容易到大阪,也該有朋友吧。”

  “已經見過了,沒關系。”

  “那么,八點鐘,我無論如何向旅館打個電話。”

  “等你電話了。”

  圭次絲毫不問她和誰見面,去哪里。迪子也猜不透這是他的天真還是感覺遲鈍。

  星期六,輸血中心只上半天班。迪子下午一點去花山餐廳。

  一個月前圭次來電話時,迪子已經和阿久津約好在花山餐廳見面。那次她當然沒有把圭次來電的事告訴阿久律。

  而且,就連另一件事,就是所長請她吃飯的事,她也沒有向他提起過。

  對迪子來說,與圭次的來電相比,所長的邀請更是一件非同小同的事情。

  所長邀請迪子想做什么?只是敷衍,還是早就有那樣的打算?此后迪子有兩次和所長在走廊里遇見,但他好像忘了一樣,只字不提請她吃飯的事。

  迪子雖然再三思量是不是要把所長請她吃飯的事告訴阿久律,但結果還是沒有說,因為她看來還是將此當做自己內心里的秘密更好。不過,受到所長的邀請,著實讓迪子心花怒放了好一段時間。盡管現在還未如愿,但回想起來仍令人情意綢繆。

  迪子對所長既不喜歡也無惡感,僅認為他是一位溫敦的紳士,還未曾想過好惡。因為請她吃飯,她覺得和所長的距離突然靠近了。

  事到如今,迪子為拒絕所長的邀請而感到有些后悔了。如果一起吃飯,也許迪子又能瞥見另一個她從未涉足過的世界。見所長沒有再來邀請她,她感到自己已經放跑了一次機會。

  那期間,她把圭次忘記了,興許是因為她一直抱憾著那件事的緣故。

  青年那條道固然很好,但現在迪子已經被年長的男子那種懦雅文靜吸引住了。

  迪子到花山餐廳時,阿久津照例在里面的包廂里看著報紙。迪子一到,他便點點頭,折好報紙。

  “今天不去玩了。”

  “為什么?”

  “突然有急事,傍晚前必須趕去。”

  “去哪里?”

  “我正要出門時,不料有朋友來電話,說有事要商量一-下”“如果只是商量,明天……”

  “看樣子很急。”

  若是這樣,她就不會拒絕圭次的邀請了。迪子忽然對阿久津的違約怨恨起來。

  “如果是傍晚去,還有時間去高山寺那里后趕回來吧。”

  “反正,今天不去了。”

  阿久津好像根本就不想去。迪子還喝著咖啡,阿久津心急撩火地站起身,向停車場走去。

  “那么,我回家了。”

  “上車吧。”

  打開助手席的車門,迪子一上車,阿久津便把方向盤扳向左邊。

  “去哪里?”

  “嗯……”

  阿久津沒有回答,徑直在白川大街向南駛去。

  “到南禪寺去一下。”

  “不是沒有時間了?”

  “傍晚以前去就可以了。”

  “討厭啊,這么毛毛騰騰的!”

  迪子不喜歡擱下急事慌慌張張地作愛,但若現在和阿久津分手,周末下午她就失去了目標。

  這次也是如此,迪子在頭腦里違獺著,結果還是順從了阿久津的意思。和阿久津見面,前提就是為了得到愛,所以對去旅館的事毫無什么不滿,但問題在于那種過程。而且,依然是迪子的身體首當其沖地習慣了那種過程。

  令人忘記一切的歡娛過后,阿久津洗完澡,什么也沒說就穿上了衣服。

  阿久津沒有提起圭次的事,看來他不知道今天圭次來。圭次果真打算瞞著阿久律夫婦,佐在京都的旅館里。

  迪子想把圭次巳在京都的事告訴阿久津,但想想沒有必要,便又佳日了。

  兩人離開旅館時剛剛過了四點。太陽還很明亮,銀杏街樹的樹影橫臥在電氣列車的車韌上。

  “我去朋友那里,你怎么樣?”

  這樣的時候一個人被拋下,又沒有能去的地方,要是去見圭次,到八點還有近四個小時。

  “回家。”

  “送你到家附近吧。”

  到船岡山的交差路口,迪子下了車。

  “下星期再好好地去兜風玩一次吧。”

  阿久律在駕駛座上很抱歉地說道,但迪子沒有回答,快步在電氣列車的街上拐彎了。

  七點半,迪子又離開了家門。她并沒有打算一定要和圭次見面,內心深處還懷著阿久津為了朋友拋下她不管的極度不滿。

  迪子穿著喬其紗連衣裙,用珍珠花紋的腰帶收緊腰部,下午的迷亂心情便一掃而光。她既想讓圭次看看她的新衣服,也有著僅兩個人見面的緊張情緒。

  “我和朋友在旅館里見一下,過二小時就回來。”

  在母親的眼皮底下出了門。父親湊巧在店里,眼不見為凈。

  “早點回家啊。”

  父母還是一副老腦筋,對女兒的外出總是叮三囑四,極力勸她放棄工作,專心致志地學習婚嫁禮儀,希望她盡早出嫁。父母若聽說迪子現在的所為,也許會氣得吐血。

  這些事,迪子當然對父母守曰如瓶。在家里,她只對妹妹講。兩人正因為各有所圖,所以一鼻孔出氣。

  M旅館在栗田口的蹴上附近。迪子到旅館時已經八點過了十分。

  迪子用服務臺邊上的電話一打通,圭次便接電話了。

  “正巧啊,我剛回來。”

  “這么說,你累了吧。”

  “不累。我馬上下來,你不要走開。”

  不到五分鐘,圭次來到服務臺。他穿著藏育西服和白襯衫,整潔地系著領帶。看來他也許為了等她,在房間里也沒有解下領帶。

  “很久不見。”

  “是啊,上次是五月初的時候吧。”

  和阿久津夫婦一起駕車游玩后,已經過了近兩個月。

  “飯吃過了嗎?”

  “吃了。”

  “那么,喝點什么吧。”

  圭次徑自坐電梯去十一層樓的酒吧。也許京都是個古城的緣故,酒吧里外國人很多。圭次打量著四周,走進走廊盡頭的一個包廂里。

  “你喝什么?”

  “我不大會喝。”

  “這次是公司里付錢,你別客氣,喝吧。”

  圭次好像顯得格外的老練,看著桌上的菜單,點了杜松子酒。但看得出他對這樣的地方還沒有習慣,盡管一副很灑脫的架勢,但總顯得很不恰當,有勉強湊合之感。這對迪子來說反而頗感新奇。

  “我正擔心今天你們見不上了。”

  “你事先沒有通知我。”

  不知為何,迪子在感情上總把他當作小弟弟。

  “你明天回去嗎?”

  “回去,明天我再去一次大阪,坐傍晚的新干線回東京。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大阪嗎?”

  “我要上班啊。”

  “你們上班,也就兩三個小時的活兒吧。”

  “今天能見到就好了。”

  迪子把杯子端到嘴邊。因為奎寧水的甜味,喝起來很可口,但酒精成分很強。

  “我們見面的事,你沒有對你姐姐說嗎?”

  “沒有,傍晚時我已經從大阪打過電話了,所以他們認為我今天不佳在京都。”

  “為什么?”

  “姐姐好像感冒了,今天早晨起發高燒,燒到三十八度,我這時去只會給他們添麻煩。”

  “部長不在家?”

  “在啊。這種時候女傭人也吃不消啊。”

  說有事回家,就是為此?迪子想起阿久津那副慌里慌張的神態。

  “姐姐有風濕病,平時就常常發高燒。”

  “部長吃得消嗎?……”

  “提起姐夫,他在電話里又說了些令人費解的話。”

  “他說什么?”

  “他問我今晚是不是和有澤君見面,我說不知道能不能見著,他又糾纏著問我今天使在哪里。”

  “你說了要住在這里嗎?”

  “我說住在大阪。讓他平白無故地擔憂,這很不好。”

  “擔憂?”

  “姐夫好像不同意我們的交往,他自己提出替我介紹女朋友,卻又如此……”

  “莫非姐夫喜歡上你了吧。”

  “哪里的話!”

  迪子不由伏下了眼臉。

  “否則他不該對我們的交往刨根究底地打聽吧。”

  “是他介紹的,他有責任,所以不放心吧。”

  “真是這樣就好了,但我感覺到他太冷淡了。”

  迪子又喝了一口杜松子酒。她感覺到酒精在緩緩地滲透著她的全身。

  “明天你不去你姐姐那里了嗎?”

  “這次我直接回去,不去姐姐那里。”

  在斜對面座位上的一群外國人離去了。愛嘮叨的客人一走,酒吧里頓時安靜下來。

  “你了解我嗎?”

  圭次忽然想起,問道。

  “了解?”

  “我不是指名字、年齡之類的事。是我的工資、朋友,以及我對將來的打算。”

  被他這么一問,對圭次的這些情況,迪子確實一無所知。

  “對我的事,你不感興趣嗎?”

  “當然,我想聽聽啊。”

  “那么,我可以向你講講嗎?”

  圭次好像有些醉了,沒話找話地開始說起公司和朋友的事,也不管迪予聽不聽。

  迪子隨聲附和著,頭腦里卻滿是在家看護著妻子的阿久津。他現在也許正把毛巾墊在妻子的額頭上,喂著藥。妻一關上房門,房間里便只有兩個人。迪子知道那種事就是為了阿久津也是不能允許的,但她卻依然愿意沉溺在那樣的緊張之中——

  帆帆校對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