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3、吉祥

  这天夜里,两人爱得比平时更炽烈。迪子

  脑海里浮现出阿久津妻子的影子……

  况且作爱前那激烈的摩擦、像是更煽起了

  两?#35828;那?#24875;……一

  ?#24179;?#21608;结束后的第一天上班,大家的脸庞上毫无例外地都滞溜着虚无的神情。

  从二十九日起连续一个星期里、人们理应摆脱了各自的工作尽情游乐的,却偏偏都是-副疲惫而失意的面庞。

  幸好早晨工作开始得很晚,所有的部门都在谈论着休假期间的事,人们悠闲地喝着茶、工作松?#29053;?#22446;。

  阿久津来到输血中心时,已是九点过了三十分钟左右。

  部长本书就出自“上司来得太早部下就为难了”这-私利的婆心,老牌迟到,但九点半才来未免有些过分了。毕竟迟到了三十分钟,阿久津不会责怪不干活儿聊着天的职员们。他在感到不好意思时反而会比平时更响亮地招呼道:“你们早!”

  随之,职员们终于动起来,开始着手工作。

  阿久津若无其事地四下打量着,然后视线停留在迪子的身上。那目光总像是有话要说。

  将近中午,阿久律摸准迪子一个人在做配血试验,便走过来,装作找东西的模样凑上前,停了停脚步,随?#20174;?#36208;开了。?#20154;?#36208;过去后,迪子看见身边的试管插座前放着一张纸条——

  今天六点在花山——

  是用圆珠笔写的草体字。迪子将纸条在?#20013;?#37324;捏成一团,塞进自大褂的口袋里。

  因为连续休假?#33041;?#25925;,配血试验比平时多出一倍。即便公司休息,疾病不会停止肆虐。迪子连午休时也没有停下,吃午饭时已经过了一点,然后三十分钟小歇,下午还忙得应接不?#23613;?#19968;整天不停地埋头工作着,迪子感到有一?#38047;?#24742;的疲劳。她就?#19981;?#36825;样地工作。

  五点半结束,迪子稍稍休息后换下白大褂,离开了输血中心。到花山餐厅时刚过六点。四周一打量,阿久津坐在墙角边昨天和圭次青年坐的那个包厢里。迪子油然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什么事?一个人在傻笑。”

  “呃。”

  迪子拿起?#35828;ィ门?#26381;务员送咖啡。

  ?#30333;?#22825;很累。”

  阿久津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

  “那样的兜风游玩,以后再也不敢问津了。”

  “我也不去了。”

  “?#24875;?#35328;乱语鬼话连篇,很高兴吧。”

  “我没有胡言乱语呀,我是经过考虑才讲的!”

  “是吗?#20426;?br />
  “看来?#24875;头?#20154;谈得很投机啊。”

  “?#19988;?#26159;为了照顾圭次的面子,迫不得已的。”

  “看上去并不不像你说的那样啊。”

  “别挖苦了。你做出那副模样,我也不是不看懂啊。”

  “这用不着你懂嘛。”

  两人处于胶着状态,短兵相接,?#28382;?#25239;礼。也许觉得有些过分,阿久津用稍稍缓和的语气问道:

  “看来圭次君?#38405;?#24182;不讨厌吧。”

  “?#21069; !?br />
  迪子冷冷地答道,把?#25918;?#21521;一边。女服务员端来咖啡,放在迪子的面前离去。阿久津等服务员离去便凑上脸来:

  “他说昨天来这里后,去圆山散步了?#20426;?br />
  “他说了?#20426;?br />
  “我妻子在说。”

  “那样的事?#23478;?#19968;一汇报,像个孩子!”

  “可是,汇报能够让人放心。”

  “?#28216;?#30340;事,没说?#20426;?br />
  “你们?#28216;?#20102;?#20426;?br />
  阿久津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骗你呀!”

  “真的骗人?#20426;?br />
  “别谎呀!”

  阿久津释然地舒了口气。

  “要是他真心和你交往,你打算怎?#31383;歟俊?br />
  “怎?#31383;?#21602;?#20426;?br />
  “喂,这不是游戏。这事?#38405;悖?#23545;我,都有关系。”

  “部长认为怎?#31383;?#22909;呢?#20426;?br />
  迪子轻轻地拌着咖啡,送到了嘴边。

  “若有人说我和妻弟的妻子勾搭,那我就完了。我想?#24875;?#20182;就到此为至,不要再见面了。”

  “我一直做你的妾?#20426;?br />
  “别说得那么难听!”

  “难道不是?#20426;?br />
  “我们和那种陈旧的关系不同吧。相互爱慕,相互信赖,这你也应该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

  “你……”

  阿久津随即发现自己声音太响,慌慌地打量着四周。

  “我听得见,你小声些!”

  阿久律被挫了锐气,一声不吭了。

  接着,两入默默地进着餐。但是,只?#32842;?#20102;几分钟,迪子又放下叉子。

  “走吧。”

  阿久津迫不及待地站起身,迪子跟随在他的后面。

  种植着筱悬木街树的街道已经笼罩着暮色,夜霭从四周压上来。昨夜也是这个时候走在这条街上的。

  和昨夜一样,也是两人结伴而行,但?#37027;?#21364;调然不同。

  昨夜和圭次一起走着,总觉得自己像个大姐姐,是她带着他走着。但现在,在白炽化的紧?#29260;?#27675;中渡步,既伤害着对方,自己也在受着伤害。

  然而,迪子不是胡乱地伤害着对方。她是在合理冲撞的范围内攻击着,一边攻击着,一边有时还忘乎所以着。

  “你若如此爱我,就应该和妻子离婚。离婚,才能明白无疑地证明你爱着我。”

  “结婚在一起并非就一定有爱情,有的夫妇虽待在一个房间里却相互憎恨着。”

  “那是相互憎恨的夫妇吗?看上去两人那么快乐,你却?#35074;?#35828;没有爱情。”

  “这只是表面。”

  “胡说!如果是相互憎恨,即使表面也不会那样啊。”

  “男人不一样。”

  “不管你怎么不一样,夫人不那么认为,你就毫无意义!”

  两人争吵着一路朝着?#21709;?#23546;的旅馆走去。不一会儿就要作爱,两人却还在相互抱怨着。从某?#32440;?#24230;上来说,这也许已经成了为寻欢而例行的手续。

  “连妻子都感觉到了,昨天妻子也觉得很奇怪。”

  “?#21069;。?#22914;果真是那样我就高兴?#30149;!?br />
  为何要这样恶开玩笑?为何不讲一些令人?#19981;?#30340;话?

  迪子一边冲撞着,一边对自己感到吃惊。

  但是,她无法止住感情的驱动。她为男?#35828;慕?#40672;生气,同时内心里也蠕动着对他可以不用?#24605;?#30340;那?#32440;?#24773;。

  等到她头脑明晰时,两人已在旅馆里。女服务?#27605;?#23458;人致意,放下茶壶后退去。阿久津急切地将迪子楼在怀里。

  迪子瞬间还挣扎着,但旋即便倒在他的手臂里。

  迪子屏住气?#25442;?#32531;地吮吸着嘴唇时,刚才的各种?#40644;?#33633;然无存,相反?#21916;?#30340;安谧充溢着她的全身。

  这天夜里,两人爱得比平时更炽烈。迪予脑海里浮现出阿久津妻于的影子,阿久津昨天也许担虑了一整天。况且作爱前那激烈的摩擦,像是更煽起了两?#35828;那?#24875;。二

  五月十五日葵祭(京都下贺茂神社、上贺茂神社的祭祀,古时在农历?#33041;?#20013;旬的西日举行,现在五月十五日举?#23567;?#35793;者注)。过了葵祭后的一个星期,五月底,?#26469;?#22317;?#26410;?#26469;电话。那时迪子正在配制下午配血试验要用的4%血液释稀液。

  刚接电话时对方自报“?#26469;濉保?#36842;子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后来说“?#21069;?#20037;津的妻弟?#20445;?#36842;子这才发现是?#26469;?#22317;次。

  “现在我在京都……不,在东京。”

  好像想要逗逗迪子,但骨子里还是一个?#28082;?#30340;人,他马上?#30446;?#36947;。

  “你到底在哪里?#20426;?br />
  “在东京的公司里,现在我正好一人,身边没有别人,所以就打个电话给你,上次得到你的关照……”

  “不,我才要谢谢您呢。”

  “?#24875;?#24537;吧。”

  “正是不很忙的时候。”

  “我姐夫呢?#20426;?br />
  “在啊,在我前面,离我有二十米左右。”

  迪子压低了声音。阿久津在化验室门口,正和化验员小泉说着什么。

  “这就不妙了,下月中旬我也许能到你那里去,到时你有?#31456;穡俊?br />
  “我一直等着你。”

  “定下来以后?#20197;?#25171;电话给你,你能腾出空来吗?#20426;?br />
  “呃。”

  “你要来东京吗?#20426;?br />
  ?#25226;?#19979;还……”

  “你要来玩玩。你若是来东京,去哪里我都能陪你呀。

  上次姐姐来信,问?#20197;?#20040;样了?#20426;?br />
  “问你怎么样?#20426;?br />
  “姐姐对我们的事好像很起劲。”

  “只是姐夫有些……”

  “他反对吗?#20426;?br />
  “电话里很难讲得清,见面后再谈吧。我打电话给你的事,先不要对姐夫说。”

  “明白了。”

  “请多保重。”

  于是电话中?#31232;?#36842;子怔怔地站在电话机前,阿久津走上前来。

  “硫酸铜的比重试溶液在哪里?#20426;?br />
  “在那个架子上。”

  迪子踞着脚尖从架子的第二层取出?#28193;?#30340;瓶。

  阿久津接过瓶,轻声哺语道:

  “今天五点半……”

  只要不特地?#35813;?#22320;点,两人就是在花山餐厅约会。两天前刚见过面,所以这次间隔极短。

  察觉到圭次来电话了?即使听见,仅凭她的回答是察觉不出什么的。或是灵感闪现?迪子望着阿久律的目光点点头。

  “这些可以了。?#25925;?#20123;试?#28023;?#35201;把瓶口塞紧。”

  阿久津故意拍高嗓音让别人听见,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天,五点不到时,迪子就结束了工作。宫子她?#19988;?#21435;冈崎会馆看民歌公演,所以早早地就回家了。

  “你们先走吧。”

  “你?#37327;?#20102;。”

  迪子一边和她们搭着话,一边用灭菌水洗着手,然后?#20204;?#27700;重新冲洗。

  因为在处理血液和试?#28023;?#22240;此用灭菌水消毒,如果不?#20204;?#27700;重新冲洗,碳酸的消毒气味就会留在身上,所以她总是再?#20204;?#27700;冲洗一遍。

  自从那次妹妹说她:“姐姐身上有消毒味,煞费苦心打扮好的俊女人就被糟蹋啦!”以后她才开始在最后总要?#20204;?#27700;再清洗一遍。

  洗完手,正整理着化验台时,管理事务的上崎走进房来。

  “所长想看化验日记,放在哪里?#20426;?br />
  “在部长的桌子上吧。”

  “你把它送过来。”

  “好吧。”

  所长室在二楼会议室的隔壁。所长饭野二年前还是国立医院的外科部长,等着直到六十岁退休后才调到了这里。他满头白发,商个,如一位品行端庄的者绅?#20426;?#36842;子她们和他几乎没有直接交谈过,但在女职员中,也有人很撞憬他那稳健儒雅的风度。

  迪子带着化验日记敲响所长室的门。门把手边上的“工作?#25165;?#34920;”上表示他“在房间里”。

  “请进。”

  屋里传出答应声,迪子推开门,所长在接待室里面的桌子边写着什么。

  “?#37326;?#26085;记送来了。”

  迪子说道。所长回过头,露出惊讶的表情。

  “哎,是你吗。”

  “是上崎君让我送来的。”

  “是吗?谢谢了。”

  所长站起身来,从迪子手上接过日记,忽然想起道:

  “不坐一会儿吗?#20426;?br />
  “呃?#20426;?br />
  “有急事?#20426;?br />
  “没?#23567;!?br />
  “那就坐一会儿吧。”

  所长马上移到接待室那边。迪子迟疑地在所长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颇?#24515;?#38391;。

  所长点上?#36427;?#25226;烟衔在嘴上,开始翻阅着日记。

  “你到这里有几年了?#20426;?br />
  “三年。”

  “奥……那么,有二十五?二十四?#20426;?br />
  “二十四。”

  今年是二十四周岁。迪子慌忙纠正道。

  “二十四?#20426;?br />
  所长若有所思地?#27490;?#30528;,将桌子上的?#35848;着?#36817;身边。

  “今天你有空?#20426;?br />
  “不,有一些……”

  和阿久津约定的五点半快要到了。

  “是吗?那么以后再说吧。”

  “有什么事?#20426;?br />
  “没什么事,倘若有空,想请你一起去吃饭,今天算了。”

  “对不起。”

  迪子很?#22919;?#22320;鞠躬道。

  从五月到六月,迪子把圭次的事早已忘了。不过,虽说忘了,也不可能忘一干二净。

  偶尔听到“东京?#34987;頡吧?#31038;”之类的话,她会忽然想起圭次。但是,那只是转瞬即逝,从来没有惦记过。不管圭次怎么想,迪子的心还是在阿久津那里。和阿久?#19978;?#27604;,圭次只不过是一个迎面错过的、只记得名字和面容的青年。

  因此,六月底圭次来大板(大板在京都的边上——译者注)突然打来电话时,迪子措手不及了。

  “现在我在大阪。”

  “不是东京吗?#20426;?br />
  “电话里不是说好六月中旬来的吗?#20426;?br />
  真是,约好要来时再打电话或写信通知她的。

  “?#37326;?#26202;能到京都了。我们能见面吗?#20426;?br />
  正好是星期六。如果没什么事,当然能见面,但和阿久津已约好下午开车沿新绿的周山街道去北大杉一带游玩。

  “不凑巧,我已经?#22242;笥言?#22909;了……”

  “那么,再晚一些?#20426;?br />
  说是再晚一些,但也许直接和阿久津一起过夜了。

  “我今夜住在京都的M旅馆,所以晚点也不要紧啊。”

  “你不住在部长家里吗?#20426;?br />
  “这次是公司出差来的,所以可以住旅馆。”

  “出差办什么事?#20426;?br />
  “大阪明天起要召开汽车展览会,所以?#35074;幸?#21153;洽?#28014;!?br />
  如此看来,开展览会早该知道的。周末之夜,迪子也要有约会。这样突如其来,也许圭次还以为迪子是很空闲的。

  迪子感到有些扫兴。

  “再早?#24875;?#25105;联系就好了。”

  “我突然告诉你,是想给你一个惊?#30149;!?br />
  圭次毫无察觉,好像一味地认定,如果他来,迪子准会大吃一惊,然后欢天喜地。

  “你真地抽不出?#31456;穡俊?br />
  听筒里传来失望的声音。他来大贩出差,却特地借宿在京都,由此可见,他确?#36842;?#21644;迪子见面。

  “明天?#20426;?br />
  “明天?#37096;?#20197;,如果你有空,我想今夜一起吃饭的。”

  听他说么一说,迪子也拿不定主意了。

  “现在?#19968;?#19981;知道,到?#35828;?#38047;左右……”

  “吃饭在我这里吃,?#35828;?#38047;时我已经到旅馆里了,到时打个电话给我。”

  “?#24875;?#19981;容易到大阪,也该有朋友吧。”

  “已经见过了,没关系。”

  “那么,?#35828;?#38047;,我无论如何向旅馆打个电话。”

  “等你电话了。”

  圭次丝毫不问她和谁见面,去哪里。迪子也猜不透这是他的天真还是感觉迟钝。

  星期六,输血中心只上半天班。迪子下午一点去花山餐厅。

  一个月前圭次来电话时,迪子已经和阿久津约好在花山餐厅见面。那次她当然没有把圭次来电的事告诉阿久律。

  而且,就连另一件事,就是所长请她吃饭的事,她也没有向他提起过。

  对迪子来说,与圭次的来电相比,所长的邀请更是一件非同小同的事情。

  所长邀请迪子想做什么?只是敷衍,还是早就有那样的打算?#30475;?#21518;迪子有两次和所长在走廊里遇见,但他好像忘了一样,只字不提请她吃饭的事。

  迪子虽然再三思量是不?#19988;?#25226;所长请她吃饭的事告诉阿久律,但结果还是没有说,因为她看来还是将?#35828;?#20570;自己内心里的秘密更好。不过,受到所长的邀请,着?#31561;?#36842;子心花怒放了好一段时间。尽管现在还未如愿,但回想起来仍令人情意绸缪。

  迪子对所长既不?#19981;?#20063;无恶感,仅认为他是一位?#38706;?#30340;绅士,还未曾想过好恶。因为请她吃饭,她觉得和所长的距离突然靠近了。

  事到如今,迪子为拒绝所长的邀请而感到有些后悔了。如果一起吃饭,也许迪子又能瞥见另一个她从未涉足过的世界。见所长没有再来邀请她,她感到自己已经放跑了一次机会。

  那期间,她把圭次忘记了,兴许?#19988;?#20026;她一直抱憾着那件事?#33041;?#25925;。

  青年那条道固然很好,但现在迪子已经被年长的男子那种懦雅文静吸引住了。

  迪子到花山餐厅时,阿久津照例在里面的包厢里看着报纸。迪子一到,他便点点头,折好报纸。

  “今天不去玩了。”

  “为什么?#20426;?br />
  “突然有急事,傍晚前必须赶去。”

  “去哪里?#20426;?br />
  “我正要出门时,不料有朋友来电话,说有事要商量一-下”“如果只是商量,明天……”

  “看样子很急。”

  若是这样,她就不会拒绝圭次的邀请了。迪子忽然?#22253;?#20037;津的违约怨恨起来。

  “如果?#21069;?#26202;去,还有时间去高山寺那里后赶回?#31383;傘!?br />
  “反正,今天不去了。”

  阿久津好像根本就不想去。迪子还喝着咖啡,阿久津心急?#27809;?#22320;站起身,向停车场走去。

  “那么,?#19968;?#23478;了。”

  “上车吧。”

  打开助手席的?#24471;牛?#36842;子一上?#25285;?#38463;久津便把方向盘扳向左边。

  “去哪里?#20426;?br />
  ?#29677;擰?br />
  阿久津没有回答,径直在白川大街向南驶去。

  “到?#21709;?#23546;去一下。”

  “不是没有时间了?#20426;?br />
  “傍晚以前去就可以了。”

  “讨厌啊,这么毛毛腾腾的!”

  迪子不?#19981;?#25601;下急事慌慌张张地作爱,但若现在和阿久津分手,周末下午她就失去了目标。

  这次也是如此,迪子在头脑里违獭着,结果还是顺从了阿久津的意思。和阿久津见面,前提就是为?#35828;?#21040;爱,所以对去旅馆的事毫无什么不满,但问题在于那种过?#29549;?#32780;且,依然是迪子的身体首当其冲地习惯了那种过?#29549;?br />
  令人忘记一切的欢娱过后,阿久津洗完澡,什么也没说就穿上了衣服。

  阿久津没有提起圭次的事,看来他不知道今天圭次来。圭次果真打算瞒着阿久律夫妇,佐在京都的旅馆里。

  迪子想把圭次巳在京都的事告诉阿久津,但想想没有必要,便又佳日了。

  两人离开旅馆时刚刚过了四点。太阳还很明亮,银杏街树的树影横卧在电气列车的?#31561;?#19978;。

  “我去朋友那里,你怎么样?#20426;?br />
  这样的时候一个人?#24908;?#19979;,又没有能去的地方,要是去见圭次,到?#35828;?#36824;有近四个小时。

  “回家。”

  “送你到家附近吧。”

  到船冈山的交差路口,迪子下了车。

  “下星期再好好地去兜风玩一次吧。”

  阿久律在驾驶座上很抱歉地说道,但迪子没有回答,快步在电气列车的街上拐弯了。

  七点半,迪子又离开了家门。她并没有打算一定要和圭次见面,内心深处还怀着阿久津为了朋?#38597;?#19979;她不管的极度不满。

  迪子穿着乔其纱连衣裙,用珍珠花纹的腰带收紧腰部,下午的迷乱?#37027;?#20415;一扫而光。她?#35748;?#35753;圭次看看她的?#20081;?#26381;,也有着仅两个人见面的紧张情绪。

  “我?#22242;?#21451;在旅馆里见一下,过二小时就回来。”

  在母亲的眼皮底下出了门。父亲凑巧在店里,眼不见为净。

  “早点回?#37326; !?br />
  ?#25913;?#36824;是一副老脑筋,对女儿的外出总是叮三嘱四,极力劝她?#29260;?#24037;作,专心致志地学习婚嫁礼仪,希望她尽早出嫁。?#25913;?#33509;听说迪子现在的所为,也许会气得吐血。

  这些事,迪子当然对?#25913;?#23432;曰如瓶。在家里,她?#27426;悦妹媒病?#20004;人正因为各有所图,所以一鼻孔出气。

  M旅馆在栗田口的蹴上附近。迪子到旅馆时已经?#35828;?#36807;了十分。

  迪子用服务台边上的电话一打通,圭次便接电话了。

  “正巧啊,我刚回来。”

  “这么说,你累了吧。”

  “不累。我马上下来,你不要走开。”

  不到五分钟,圭次来到服务台。他穿着藏育西服和白?#32435;潰?#25972;洁地系着领带。看来他也许为?#35828;人?#22312;房间里也没有解下领带。

  “很久不见。”

  “?#21069;。?#19978;次是五月初的时候吧。”

  和阿久津夫妇一起驾车游玩后,已经过了近两个月。

  “饭吃过了吗?#20426;?br />
  “吃了。”

  “那么,喝点什?#31383;傘!?br />
  圭次径自坐电梯去十一层楼的酒吧。也许京都是个古城?#33041;?#25925;,酒吧里外国人很多。圭?#26410;?#37327;着四周,走进走廊尽头的一个包厢里。

  “?#24875;?#20160;么?#20426;?br />
  “我不大会喝。”

  “这次是公司里付钱,你别客气,喝吧。”

  圭次好像显得格外的老练,看着桌上的?#35828;ィ?#28857;了杜松子酒。但看得出他对这样的地方还没有习惯,尽管一副很洒脱的架?#30130;?#20294;总显得很不恰当,有勉强凑?#29616;小?#36825;对迪子来说反而颇感新奇。

  “我正担心今天你们见不上了。”

  “你事先没有通知我。”

  不知为何,迪子在感情上总把他当作小弟弟。

  “你明天回去吗?#20426;?br />
  “回去,明天?#20197;?#21435;一次大阪,坐傍晚的新干线回东京。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大阪吗?#20426;?br />
  “我要上班啊。”

  “你们上班,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活儿吧。”

  “今天能见到就好了。”

  迪子把杯子?#35828;?#22068;边。因为奎宁水的甜味,喝起来很?#29053;冢?#20294;?#20973;?#25104;分很?#20426;?br />
  “我们见面的事,你没有?#38405;?#22992;姐说吗?#20426;?br />
  “没有,傍晚时我已经从大阪打过电话了,所以他们认为我今天不佳在京都。”

  “为什么?#20426;?br />
  “姐?#24875;?#20687;感冒了,今天早晨起发高烧,烧到三十八度,我这?#27604;?#21482;会给他们添麻?#22330;!?br />
  “部长不在家?#20426;?br />
  “在啊。这种时候女佣人也吃不消啊。”

  说有事回家,就是为此?迪子想起阿久津那副慌里慌张的神态。

  “姐姐有风湿病,平时就常常发高烧。”

  “部长吃得消吗?#20426;?br />
  “提起姐夫,他在电话里又说了些令人?#21568;?#30340;话。”

  “他说什么?#20426;?br />
  “他问我今晚是不是和有泽君见面,我说不知道能不能见着,他又?#21862;?#30528;问我今天使在哪里。”

  “你说了要住在这里吗?#20426;?br />
  “我说住在大阪。让他平白无故地担忧,这很不好。”

  “担忧?#20426;?br />
  “姐夫好像不同意我们的交往,他自己提出替我介绍女朋友,?#20174;?#22914;此……”

  “莫?#22681;?#22827;?#19981;渡?#20320;了吧。”

  “哪里的话!”

  迪子不?#29022;?#19979;了眼脸。

  “否则他不该对我们的交往刨根究底地打听吧。”

  “是他介绍的,他有责任,所以不放心吧。”

  “真是这样就好了,但我感觉到他太冷淡了。”

  迪子又喝了一口杜松子酒。她感觉到?#20973;?#22312;缓缓地渗透着她的全身。

  “明天你不去你姐姐那里了吗?#20426;?br />
  “这次我直接回去,不去姐姐那里。”

  在?#20493;?#38754;座位上的一群外国人离去了。爱唠叨的客人一走,酒吧里顿时安静下来。

  “你了解我吗?#20426;?br />
  圭次忽然想起,问道。

  “了解?#20426;?br />
  “我不是?#35813;?#23383;、年龄之类的事。是我的工资、朋友,以及我对将来的打算。”

  被他这么一问,对圭次的这些情况,迪子确实一无所知。

  “对我的事,你不感兴趣吗?#20426;?br />
  “当然,我想听听啊。”

  “那么,我可以向你?#27493;?#21527;?#20426;?br />
  圭次好像有些醉了,没话?#19968;?#22320;开始说起公司?#22242;?#21451;的事,也不管迪予听不听。

  迪子随声附和着,头脑里却满是在家看护着妻子的阿久津。他现在也许正把毛巾垫在妻子的额头上,喂着药。妻一关上房门,房间里便只有两个人。迪子知道那种事就是为了阿久津也是不能允许的,但她却依然愿意?#32842;?#22312;那样的紧张之?#23567;?br />
  帆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