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4、淫雨

  那天夜里,圭次强行要得到迪子,一改以

  前的优柔寡断,变成一个胆大鲁莽的汉子……

  紧紧地抱住她,迪子激烈地挣扎着……

  只是?#22253;?#20037;津的爱很炽烈,所以才竭力挣

  扎,关键时要为阿久津保住自己的贞洁……

  男人为何如此急遂地清醒?迪子的体内还

  余韵萦绕,全身倦怠,残留着随波漂浮的感觉,

  蕴含着一股残火,倘若再受到阿久津从颈脖到

  背后的温柔的爱抚,就会再次燃烧起来……

  迪子和圭次见面以后的下一个星期一,阿久津没有上班。

  “今天部长说休息。”

  最先带来这一消息的是富于。九点刚过,大?#19968;?#32858;在化验室的角落里喝着早茶。

  “说是夫人感冒了。”

  “为那种事休息?”

  爱蜚短流长的伸代问道。

  “说感冒很厉害,?#27531;?#35201;住院。”

  “感冒住院?”

  “是管理事务的上崎君说的,?#20063;?#22826;清楚,如果夫人要住院,又有孩子,这下可受累了。”

  “看来部长今天要在家里照顾夫人了吧。”

  伸代说着,朝迪子瞥了一眼。

  “开始干活吧。”

  随着宫子的招呼,大家站起身开始工作。迪子来到配血试验的化验台前,坐在圆椅上。

  右边是恒温器,前面试管林立。只有这一角才是迪子的领地。只要坐在这里,就可以和富于、伸代她们完全隔开。迪子凝神望着今天清晨刚采集在试管里的鲜红的血液,想着阿久津的事。

  圭次星期六说的没有错。阿久津因为妻子?#34892;?#24863;冒才取消了远出游玩的念头,只是和迪子亲热一番就回家了。

  而且,夫?#35828;?#30149;还不见好转,隔了一个星期天,夫?#35828;牧成?#26356;难看了。

  如果感冒恶化,就会成为肺炎,或是别的什么病,?#31383;?#20037;津不上班,?#27531;?#30149;情已经很严重了。

  迪子用长长的吸管将血吸到0.2CC的刻度,一边感到心里很舒展。什么夫人,发高烧受苦了。那张美丽漂亮的脸蛋儿,若因发高烧变丑又红?#31181;?#25165;好呢!

  接着一瞬间,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阿久津楞坐在病妻身边的身影。

  夫人?#27531;?#27491;好趁着生病,在向丈夫撒娇。在去琵琶湖时,夫人就表现出多余的脉脉温情。阿久津对此也?#23460;?#35270;而不见。这次她兴许趁着发高烧正大泼娇情呢。

  迪子越想越觉得夫人和阿久津都?#24378;?#19981;住的。那两人柔情如水一往深情。

  他说不定现在正和夫人温存着呢!迪子忽然想起前天夜里的事情。

  那天夜里,正如她的危惧,圭次强行要得到迪子,一改以前的优柔寡断,变成一个胆大鲁莽的汉于。圭次拽住她,紧紧地抱佐她,迪予激烈地挣扎着。

  她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刚才还想着如果他向她求爱,?#37096;?#20197;承诺他,但一到关键时便拼命抵抗了。最后还是圭次受了惊吓,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现在清醒下来再回头一想,当初那种宽容?#37027;?#24875;,像是一瞬间的心灵的游荡,以为实际上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才凭空想像的。

  无论怎样违逆着阿久津,关键时要为阿久津保佐自己的贞洁。迪子在反抗、逃遁的内心里,窥见了自己?#22253;?#20037;津的爱的忠贞。

  那以后,圭次怎么样了?他受到抵抗,被迫把她放走,感到无地自容。说实话,迪子并不那么嫌弃圭次,只是?#22253;?#20037;津的爱很炽烈,所以才竭力挣扎。

  对圭次很无礼。她感到对不起他。

  下午,迪子决定把那事忘掉。

  傍晚,侠要下班时,上崎来转告说所长找她。这时迪子正在整理单据。她停下手去二楼的所长室。

  所长合上正在阅览的文件,移到接待室的椅子上。

  “工作已经结束了吧。”

  “只是整理整理单据。”

  “来,请坐。”

  这次,迪子大大方方地在所长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夕阳被浅?#28193;?#30340;窗帘遮挡着,被隔成一条条的光亮映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

  “今天有?#31456;穡?#26041;便的话去吃饭,上次?#24049;?#30340;。”

  “好的。”

  “那么,五点半在东山旅馆的门廊里见面。那里的西餐很好吃,你去过吗?”

  “没?#23567;!?br />
  “我在外面吃饭时,一般总在那里吃的。”

  东山旅馆离输血?#34892;?#22352;车有两站路。即使步行十五、六?#31181;?#20063;能到了。

  “今天轮到妻子去学舞蹈,所以我每周总有一次不得不在外面吃饭。”

  “夫人在学舞蹈吗?”

  “到老了才学当然瞧不上眼,但她自己想学好的。”

  所长衔着烟?#32954;?#24494;笑了。迪子望着他那在夕阳下闪着银光的白发。

  “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顺便想和你谈?#28014;!?br />
  “谈什么事?”

  “吃饭时再说吧。”

  所长看看时间。迪子站起身,鞠躬道谢后离开了房间。

  回到化验室,化三十?#31181;?#32467;束了工作。宫子她们说要去四条河大街那边?#20309;錚?#22312;作回家的?#24613;浮?br />
  “有泽君怎么样?不陪陪我?”

  “不凑巧,和妹妹?#24049;?#20102;,下次陪你。”

  虽然她觉得问心有愧,但谎话还是脱口而出。等大家都走了以后,她在?#26053;?#38388;换上?#36335;?#21521;东山旅馆走去。

  一走进门廊,所长正在?#20063;?#30340;橡胶树边上和一个男人讲着话。那人和所长年龄相仿,一副绅士的派头。迪子从未见过他。

  她径自走到柱子边的椅子上坐下。所长和对方分手后走上前来。

  “他是府立医院的外科部长,这次看样子要去大阪。”

  所长这么说着,率先走进门廊?#20063;?#30340;餐厅。虽然正值晚餐时分,但?#27531;?#26102;间尚早,里面空荡荡的。所长在餐厅?#20063;?#30475;得见院子的座位上和迪予面对面坐下。

  “这里的拷肉很软,很好吃,你爱不爱吃拷肉?”

  “多谢了。”

  “那么,里脊肉两份,加上汤,和葡萄酒。”

  看来所长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服务员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虽然地方不大,但这里很雅。”

  这家旅馆,迪子听到过名字,但从未来过,档次比和阿久津约会的花山餐厅高,而且?#38590;?#24471;很。

  “我来这里吃饭已经有五年了。”

  “和夫人也一起来过?”

  “妻子来得比?#19968;?#22810;。”

  所长又开始给烟斗装上烟叶。迪子望着所长那端庄的脸庞,心想这时候著换了阿久津,他就不会谈起妻子。

  不久,服务员送来葡萄酒,将两?#35828;?#26479;子斟满。

  “来。”

  所长端起杯子,看?#35828;?#23376;一眼。

  “谢谢。”

  “你会喝吗?”

  “会,但很少喝。”

  迪子回答道,想起前天和圭次喝酒时也有过这样的对话。

  “去年的忘年会,你不是喝醉了吗?”

  “这……”

  “我记错了?”

  所长坦率地点着头。去年的忘年会上,迪子确实喝醉了,酒会结束时摇摇?#20301;?#22320;扶着阿久津的肩头。?#27531;?#25152;长还记得那时?#37027;?#26223;。迪予不由感到不好意思起来。

  “您找我谈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其实,有人说起你们的事。”

  “我们的事?”

  所长等着服务员放下汤后离去。

  “你和阿久津的事,听说你们很要好。”

  “谁把那些事……”

  “嘿!有的人就是?#19981;?#20256;播别?#35828;?#20107;。”

  所长喝着汤,是一种文静儒雅的品尝方式。

  ?#25300;也?#19981;是?#23460;?#22312;责怪你们。即使确有其事,或者搞错了,都没有关?#24608;?#22240;为只要有男人和女人,在男女之间就会产生好恶感,这是不可避免的。”

  迪子甚至想哭了。是谁说的?即使知道那些事,也没有必要向所长告密!迪子于突然感到输血?#34892;?#24217;小妖风大。

  “你错怪我,这就不好了。?#20063;?#26159;要评判那些事的?#27809;怠?#20320;请喝吧。”

  迪子拿起?#20303;?br />
  “输血?#34892;?#22320;方小,所以?#35828;男?#30524;儿也小,?#19981;?#20256;那样的话。反正,一半是出自嫉妒吧。只要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总会有那样的事。”

  迪子喝着汤,很感委屈。

  “不用介意别?#35828;?#20256;说。”

  “可是……”

  “说实话,我也怀疑有那样的事。不!即使有,也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所长放?#40065;祝?#29992;餐巾擦着嘴唇。

  “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相互爱慕是无可?#19988;?#30340;,但在工作场所不要太肆无忌惮了。”

  “我没有肆无忌惮啊!”

  迪子用力地摇摇头。

  “嘿,我相信正是这样,但周围的私利眼不那么看你。

  好像认定,你是受着阿久津的宠爱。”

  ?#25300;夜?#20316;无暇可击,不?#28909;?#20309;人差……”

  “我知道你工作很好,只是那些入?#37096;?#30528;你,还是注意一下为好。”

  “这事,您?#22253;?#20037;津部长也说了?”

  “没有,他是个懂世故、善于把握自己的人,那种事,事到如今也不用说了。”

  “您是说,?#20063;?#33021;把握自己……”

  “不要那么极端嘛。”

  服务员送来拷肉,将拷肉放在两人中间时,交谈暂时中断。点菜时想吃拷肉,但现在迪子已经没有食欲。服务员斟满葡萄酒离去。

  “那样的事,比?#20808;?#26131;出现在女?#35828;?#31070;态里,所?#38405;?#35201;注意一些,仅此而已,请不要放在心上。”

  所长轻轻混了口葡萄酒后拿起刀叉,一副安样的表情,任凭迪子睨视着。

  “我…不?#19981;?#37096;长。”

  “哈。”

  所长拿着叉子望着迪予,白发的下面一双轮廓鲜明?#37027;?#28552;的茶色眼睁。

  “我讨厌那种厚颜无耻的自私的人。”

  “他那么自私吗?”

  “反复无常,?#34892;┪严濉?br />
  迪子嘴上说着,但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些话。她一边感觉到?#34892;?#19981;妥,一边却脱口而出。

  “他这人太狡猾了。”

  “是吗?”

  所长默默地用着刀叉。

  ?#25300;也?#30693;道部长不在,会是多么地快畅。”

  “嘿!请?#22253;傘!?br />
  所长又催道。迪子拿起?#35828;丁?br />
  用餐后离开餐厅时,已经过了七点。天空阴?#33080;?#30340;,没有风,不热也不冷。两人只喝了一小?#31185;?#33796;酒,但迪子感到微微的醉意。

  “呢,我要回家了,你怎么样啊?”

  所长站在门前的出租汽车站台上。

  “我好像醉了,一个人走回去,散散步。”

  迪子感到自己?#34892;?#37257;态,一个人很难回家。她一边极力控制着自己,一边摇晃着走着。所长在后面跟了过来。

  旅馆的拐角是一条小道,小道的右边是旅馆的院子,左边像是哪一家寺院的围墙。小道的前边只有两辆前后紧挨着停靠着的黑色面包车,没有人影。

  “你要去哪里?”

  所长跟随在后边困惑地问。

  “你直接回家不是很好吗?”

  “所长回?#37326;桑?#25105;一个人能回去的。”

  “是吗?……”

  迪子察觉到所长的脚步声停丁下来,便陡感一阵孤寂。一回头,所长那顾长的身影在二十米前仁立着。于是,迪子碎步跑了回去。

  “我,是个不中用的女人吧。”

  “不,没有那回事。”

  所长的温和的语气,反而引发?#35828;?#23376;的悲哀。

  “我陪你一起走吧。”

  所长朝幽暗的围墙前端望着,稍?#38901;?#20102;一下,便开始缓缓地走去。

  星期一和星期二,阿久津休息。星期三早晨,他来到输血?#34892;摹?#21152;上星期天,整整有三天时间,迪子没有见到过阿久津。三天没有碰到,从阿久津四?#36335;?#21435;东京参加学会以来,还是头一次。

  迪子望着阿久津,象看着一件稀罕物。阿久津照例掩饰着上班迟到的尴?#21361;?#21521;大家打量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早!”

  “您早。”迪子也和着大家轻声说道。

  ?#27531;硇那?#20851;系,阿久津?#38901;?#24980;?#30149;?br />
  “听说夫?#35828;?#36523;体不好,现在怎么样了?”

  富子代表大家问道。

  “开始时还以为是感冒,后来成了肺?#20303;!?br />
  “住院了吗?”

  “待在家里,家里有孩子,休息不好,所以我让她使进了国立医院。”

  “这么说来,很严重吧?”

  “住一个星期十来天就能出院,令大家担忧了。工作没有什么变化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36824;?br />
  宫子朝迪子瞥了一眼,好像在说,你怎么样?迪子装作没有看见,缄然不语。

  “那么,我去忙了。”

  阿久津点点头,消失在里面的研究室里。

  迪子又一个人来到化验台前。

  这三天里要说变化,也并非没?#23567;?#22312;做配血试验时,出现了一个估计是B?#33073;?#22411;的血液,不用抗体化验就无法确定,兴许是亚型的新种类。后来在采血车送来的血液里有一个血球溶解了。究竟是血液特殊,还?#21069;?#36816;上有失误?一无所知。这些?#24613;?#39035;向阿久津报告,让他马上查明原因。

  但是,对迪子来说,现在这些事并不太重要。说实话,说不说都可以。相比之下,这几天穿透迪子内心里的风暴,要?#23545;?#29467;烈得多。

  星期六的夜晚,和阿久津分手盾,她受到了圭次激烈的追逼。

  当然,迪子殊死地进行?#35828;?#25239;。但在眼?#28147;?#35201;?#31561;?#22317;次的怀里的一瞬间里,迪子既想为阿久津守住贞洁,同时又忽然想顺从他。她曾产生了一种泄愤的?#37027;椋?#24819;向说了个谎话便急急赶回妻子身边的阿久津复仇。

  星期一,她和所长吃完晚饭后,要求所长陪她一起走走。后来回想起来,也令她万分愧作。若在平时,迪子决做不出那样的事。

  迪子这几天的行动,实在是不可?#23478;?#30340;。

  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现在见到阿久津,迪子才渐渐地明白星期六到昨天自己内心失落的原因。

  因为阿久津请假在护理着夫人。

  无疑,迪子内心里骤起狂澜,就是为此。

  在和圭次扭拧着时,在和所长散步着时、她的头脑里总装着阿久津的影子。和圭次争执、遭阿久津冷落、另觅所长,这些好像都是为了?#22253;?#20037;津的警告。

  至此,迪子总算放下心来。她虽然为头脑里总摆脱不了阿久津的影子而感委屈,但又为因此而能保持?#22253;?#20037;律的那份感情感到释然。

  午休时,配血试验的申请突然增加。下午,迪子忙得连喘息的时间也没?#23567;?br />
  从采血瓶取出血样,注入试管释稀。这一释稀作?#25285;?#21363;便不看着吸管的刻度,凭捻动软管的感觉也能估测。因为繁忙,使迪子暂时能?#34892;衣?#22836;工作忘掉一?#23567;?br />
  下午三点,她稍作休息,正怔怔地望着窗外时,阿久津靠上前来。

  “今天活很多啊,要帮忙吗?”

  “我?#23567;!?br />
  但是,阿久津不容分说地动手排起试管来。

  在化验部,除?#35828;?#20104;以外,要说确实会做配血试验的人,就只有部长。别人也不是不会,但是否凝固,一碰到难以确定的血?#20572;?#20415;总要来求教这两人中的一人。

  ?#27531;?#26159;为了弥补休假时?#37027;?#24847;,阿久津帮得很认真。

  开始时迪子还无视他,认为他是来讨好的,中途起开始作三言?#25509;?#30340;交?#28014;?#20004;个人果然比一个人做得快。

  做第三份配血试验时,阿久津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今天,五点半。”

  迪子注视着试管,毫不理会。

  “行不行?我等着。”

  阿久津叮嘱道。迪子尽管?#22253;?#20037;津为照料夫人竟然休假两天颇感生气,但实际上一见面眷?#25269;?#24773;仍油然而起。

  而且,迪子觉得现在还有其他事情必须在两个人见面时告诉他。

  迪子到达花山餐厅时,比约定的五点半迟了十?#31181;印?br />
  阿久津揉灭香烟,马上说道:

  “好像很久没有见面啊。”

  “是吗?”

  迪子不置可否地答道,向走上前来的服务员要了一杯咖?#21462;?br />
  “还在不高兴?”

  “没?#23567;!?br />
  她为见面感到兴奋,但关键时又装作一副冷漠的表情。

  “为了妻子,这三天里倒霉透了。”

  “不是三天,是四天吧。”

  “四天?”

  “不是从星期六就开始的?”

  “星期六和你见过面……”

  “以后就慌里慌张地回家了!”

  阿久津?#25104;下?#20986;窘迫的神情。

  “那天夜里,我见到圭次了。”

  “在哪里?”

  “在京都的旅馆里,我们还一起喝酒了呀。夫人发高烧,你傍晚急急忙忙地赶回?#19968;?#29702;,他都告诉我了。”

  阿久津撅着嘴唇,注视着眼前的咖啡杯,这是他尴尬时的习惯。

  “说什么和朋友见面,不能驾车去游玩,你为什么说谎?”

  “这……”

  “别强嘴了!”

  “说实话,是为了你……”

  “为了我?”

  “我想,要是说妻子感冒了,你反而会不放心……”

  “你是丈夫,夫人感冒时进行护理,这是理所当然的!”

  不知为何,从迪子嘴里出来的,尽是违心的话。

  “我只是你?#37027;?#20154;,用不着那?#27425;也?#24515;!”

  “喂!”

  阿久津责怪地望着迪子。迪子毫不理睬地嘎着咖?#21462;?br />
  “别胡搅蛮缠!”

  “胡搅蛮缠的,是你呀!”

  “和圭次见面,他讲了些什么?”

  “你们夫妇的事!你没有打喷嚏?”

  “别恶作剧。”

  “我没有恶作剧呀。”

  “见面只是?#27493;不?#21527;?”

  “当然,不行吗?”

  看着他那张狐疑的脸,迪子的不良心术越发膨胀。

  “如果我说和圭次亲嘴了,你打算怎么样?”

  “真的?!”

  “别大声!大家都听着呢!”

  正是公司的下班时间,店里一片嘈杂,但没有人竖着耳朵听两?#35828;奶富啊?br />
  “你真的和圭次?#28216;?#20102;?”

  “你想怎么样?”

  “别?#25918;?#25105;!”

  “我要不要和圭次?#28216;牽?#36825;和你无关吧。”

  “我是他的姐夫。”

  “姐夫反对妻弟结婚?”

  “我反对?”

  “看来圭次很恨你啊。”

  “他连这些事都说了?”

  “反正他?#38405;?#27809;有好?#23567;!?br />
  “圭次的事?#20063;还埽?#26368;重要的是你打算怎么样?我和圭次,谁重要?”

  “这我已经想好啦,谁有可能和我结婚,就是谁重要啊。”

  “你……”

  阿久津欲?#36828;?#27490;,阴视着迪子,迪子装作没有看见,把脸扭向一边。

  “你真的这么想?”

  阿久津的声音突然变得微弱。?#27531;磧行?#22826;刁难阿久津了。迪子的心里又涌出怜悯。

  “你以为?#19968;?#24819;那么做吗?”

  “那么,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吧。”

  “没?#37266;健!?br />
  迪子回答道,一边为阿久津还不知道她如何抵抗圭次才保伎了对他的贞洁而?#36141;?#36215;他来。

  “反正,希望你别和圭次交往得太深。”

  “最重要的是,星期一,所长把我找去,向我提出了警告。”

  “什么……”

  “我们的事,说?#19981;端?#26159;自由的,但别在上班时太亲昵了。”

  “所长那么说的?”

  “只有我一个人被叫去,太惨了。”

  为圭次的事,两人争辩不下,但这次两人都是受害者。

  “说阿久津君是个懂世故的人,所以他很放心,但我是个女人,干什么事都不太懂,所以事先要提醒我注意。真气人!”

  “那些事,谁对所长说的?”

  “不知道。我一想到有那种告密的人,就不想去上班了。”

  “别介意,不要为那种事败下阵来。”

  “我知道。”

  “反正我们工作比人强一?#21486;?#35841;也没有理由在背后指责我们。”

  “我也这么想啊。”

  两人刚才还在吵架,现在发现了?#39184;?#30340;敌人,便变得亲密起来。

  “走吧?”

  “去哪里?”

  迪子坐着一动不动,仰着脸望着阿久律。

  倘若接着要去什么旅馆,她想拒绝。被接连四天护理着妻子的男人搂抱,对不起了。现在去旅馆,就等于被迫充当病妻的替身。

  “今天原想和你再待一会儿,但我现在必须去医院。”

  “夫人那里?”

  “她叫我买一些东西,所以……”

  “家里怎么样?”

  “岳母从东京赶来,替我照顾孩子。”

  “你现在就去医院?”

  阿久津歉疚地点点头。迪子?#37027;?#38497;变。

  ?#25300;也?#24895;意!”

  “不愿意?”

  “别去医院,今天夜里和我在一起。”

  阿久律的?#25104;?#28165;楚地露出踌躇。迪子见状便越发?#35752;礎?#20320;要干什么?”

  “带我去旅馆。”

  迪子终于说出和自己刚才的心愿相违背的话。她讨厌当她妻子的替身接受他的抚爱,同时?#20174;制?#24895;现在立?#28147;?#20498;在他的怀里。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连。有的,只是想把阿久津从妻子那里拽过来,任凭自己随心所欲。

  “倘若无论如何一定要去医院,就先和我去旅馆。”

  “晚上探望病?#35828;?#26102;间是七点以前,所以……”

  “来不及的话,明天一早去也行吧。”

  阿久津?#20102;?#20102;片刻,抓起了发票。在结帐处?#35835;?#38065;,上阶梯走出店外。?#27531;?#26159;天气阴霾的缘故,暮色苍茫,雨眼看快要落下来。

  “?#33579;?#21435;医院的话,我讨厌你!”

  阿久津默默地向停车场走去。上车后,阿久津回头望着迪子。

  “明天还能见面,今天就算了吧。”

  “不行!”

  “那么,我先去一次医院,你等?#19968;?#26469;。”

  “如果你这么想去,那就去吧!”

  迪子打开?#24471;?#35201;?#40065;怠?br />
  “喂,听我讲啊。”

  看样子阿久律还瞻前顾后,手按在方向盘上,?#25239;?#27880;视着前方。

  “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我已经听腻了,光听你的解?#20572;?#24403;个好孩子,我恶心!”

  阿久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停车场向右,朝着?#31995;?#23546;旅馆的方向扳动着方向盘。三

  直到走进旅馆,阿久津才终于对去医院的事死心了。

  一如往常,争吵后两人欲情更浓。阿久津摇撼着,催促着潜伏在迪子体内的恶魔。迪予情意绸缎,尽情地陶醉在这受淫虐的喜悦里。争执成为一种刺激,使两?#35828;难?#24773;更加炽烈。

  但是,两人情迷意乱忘记一切的?#37096;癯中?#24471;并不那么长久。

  迪子觉得不可?#23478;椋?#30007;人为何如此急遂地清醒?迪子的体内还余韵萦绕,全身倦怠,残留着随波漂浮的感觉,蕴含着一股残火,倘若再受到阿久津从颈脖到背后的温柔的爱抚,就会再次燃烧起来。

  然而,阿久津仰天躺着,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右臂隐含着作爱后的余温垫在迪子的肩膀下,但?#31181;?#19968;动不动,能感觉到他还在虚与委蛇。即使赤身裸体,相互之间抚摸着肌肤,两?#35828;?#34701;合,也仅是一瞬间。

  “还在想医院里的事?”

  阿久津什么也没有回答,转向迪子一边。

  “还是放心不下夫人吧。”

  “不是……”

  他否定道,但语气宁可说?#24378;?#23450;的。

  引诱着女人将她搂在怀里的时候,男人是热衷于女?#35828;模?#20294;一旦结束便马上迷途知返恢复自我。无论反复多少次,男人总是男人,决不会游离自己。

  “反悔了吧。”

  “没?#23567;!?br />
  这次,阿久津清楚地答道。

  迪子让阿久津抽回伸在她颈脖下的手臂,爬起身。

  她拾起散乱在四周的裤子和扔在休息室里的?#36335;?#36208;进浴室,在浴室里只是淋浴了一下便穿上?#36335;?#26803;理好头发。照着镜子时,她觉得和男人作爱时的柔情已经荡然无存。

  回到房间,阿久津趴在床上抽着烟。?#25104;?#30422;着毛毯,裸露着肩膀。

  “还不起来?”

  ?#29677;拧?br />
  阿久津回头,见迪子在穿?#36335;?#22909;像很吃惊。

  “怎么了?你要回家吗?”

  阿久津仰脸望着迪子,不久便拉住站在边上的迪子的“让你早点起来到夫人那里去,即使过了七点,求求人家也能进去吧。”

  她自己也觉得窝囊,但还是说了。

  镜台前映出她站立着的身影。丰满圆润的臀部,从?#38405;?#35033;里露出的膝盖,都还残留着青春的活力,至少比阿久津的妻子年轻。迪子现在依仗的,只有这个年轻。

  虽然她娇小玲珑,但丰润?#37027;?#20307;里吮吸着男子的精气。接着跑去探望妻子的男人,是失去了精气?#37027;?#22771;。“只剩下躯壳去妻子那里才好呢!”迪子对着镜子喃语道。

  阿久津拿起香烟和火柴站起身。

  “快些穿?#36335; ?br />
  “过了七点,什么时候去都一样啊。”

  “医院的事?#20063;还埽?#20294;?#19968;?#26377;地方要去,你快穿?#36335; ?br />
  “你去哪里?”

  “这与你无关。”

  阿久津望着迪子,接着无可奈何地开始穿起?#36335;?br />
  “上次,所长请我吃过饭了。”

  “所长请你?”

  “在东山旅馆。”

  阿久津正拉上裤子,楞楞地站在那里。

  “所长说,他?#19981;?#37027;里的餐厅。”

  “提醒我们的事,就是那个时候?”

  “那是另外一次啊。”

  “这么说,见过两次了?”

  “说是见面,只是吃饭,谈?#23500;?#21834;。”

  迪子对着镜子照着颈?#20445;?#29992;手轻轻地撩拨着后发。

  “他是?#19981;?#20320;?”

  “呃?怎么了?”

  “所长请化验?#38469;?#21507;饭,这不是很奇怪吗?”

  “是吗?”

  “你怎么样?”

  “并不特别讨厌啊。”

  “我们相比呢?”

  “要说你,太性急?#30149;?#19981;是和?#19981;?#30340;人就不能一起吃晚饭吗?”

  “可是,那是很重要的事啊。”

  “我和谁吃饭,难道还要你同意?你太过分了吧/阿久津讷讷地闭上了嘴,默默地勒紧领带。迪子注视着他那气鼓鼓的后背,心想对跑向妻子那里去的男子,这样的复仇是应该的。四

  到了七月,在六月里还不那么明显的梅雨,从六月底开始就滴?#26410;?#31572;地落下,连续五天几乎没有停过。阿久津的妻子开始时还说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但直到现在还伎在医院里。

  “部长的夫人好像是风湿病啊。”

  午休时,化验部的职员们聚在一起,谈论着阿久津的妻子。“会是肺炎吗?”

  “也有可能,但经诊断,好像是风湿病,高烧也没有退。”

  “若是风湿病,那就没治了吧?”

  “?#27531;?#26159;的,真可怜呀。”

  “家里岳母来替他照顾着孩子。”

  “岳母来,部长是女婿,总会有拘束的。”

  宫子颇为同情。

  一谈起阿久津,迪子就会很自然地受到冷落,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大家?#23478;?#35782;到迪子和阿久津的关?#24608;?br />
  “我真佩服部长,一下班总是马上跑去医院。”

  “这么说起来,最近在值班室里,我真没有看见他玩过麻将。”

  正如富于她们说的,阿久津最近好像一下班就去了医院。迪子和他偶尔也约会,但只是一个小时左右,他便急急忙忙地起身走了。

  迪子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勉强地拦着他,即使硬拉他去旅馆,两?#35828;?#24863;情高xdx潮只是一个小时。激情一过,阿久津准是又想着妻子的事。迪子起先想借此泄愤的,但一想到以后他和妻子在病房里见面。就是反感也是枉然。

  “夫人一生病,你才懂得了夫?#35828;?#23453;贵吧。”

  已经很久没有和阿久津一起去“里韦拉”喝咖啡了。午休时,迪子喝着咖?#30830;?#21050;道。

  “没有的事。”

  “你每天去医院,大家都很感动啊。”

  “现在腿关节还在痛,不能走路,岳母身体也不好,所以?#20063;?#21435;不?#23567;!?br />
  “夫人不能走路吗?”

  “去厕所什么,还能走走,但那也只是挪着脚,不能走得再多了。”

  “我去探望一下吧?是我倍受关照的上司的夫人,又在和圭次相亲时见过面,去探望,这不也是礼貌吗?”

  阿久津默默地喝着咖?#21462;?br />
  “今天我跟着你去,还是趁早去看一次吧。”

  “今天,我现在还要去一趟大学。”

  “五点之前能菠回?#31383;傘!?br />
  “能赶回来。你还是在梅雨期过后去探望吧。”

  “住院要伎那?#28147;茫俊?br />
  “我也不知道……”

  “你是不想带我去吧。”

  阿久津什么也没有回答,拿起发票站起了身。

  那天,下午梅雨停了一阵,但傍晚时又开始下了。迪子洗曲颈蒸馏瓶时被划破左手食指,就是那场面落下的一个小时后。蒸馏瓶在消?#31350;?#37324;时就好像已经有裂缝。迪子不知道,在水龙头下用?#20238;?#19968;边转动一边使劲地擦着时,蒸馏瓶突然破碎,手被划破。

  她感到一阵刺痛,忙松开手一看,食指尖有一道红色的细印痕,血瞬涌出来。在对面的富于发现后?#29750;Ρ寂?#36807;来,但这时食指已经鲜血淋漓。

  “不得了了!伤口有玻璃进去了!”

  “不要动,快捏紧指根。”

  宫子她们乱成一团,大声叫嚷着。这时,鲜红的血滴在下边的瓷砖上。大家对血?#23478;?#32463;习惯了,但关键时亲眼看见血从伤口里涌出来,便都慌了手脚。

  “部长呢?”

  “刚去了大学啊。”

  “呢,给所长看看。”

  所长来输血?#34892;?#20197;前是国立医院的外科部长。

  “我去拿消毒药和?#24202;?#26469;,你待着别动呀。”

  宫子跑去了。

  一看伤口,玻璃碴儿在鲜血中闪着光亮。蒸馏瓶的碎玻璃又硬又锋利。迪子看着发光的碎片,心想阿久津倘若在场,知会怎样待她。

  不久,宫子带着所长赶来了。

  “怎么了?”

  上次吃过饭后已经过了半个月,迪予和所长?#25239;?#20132;织。

  “在?#20945;?#39311;瓶时划破的。”

  宫子抢着答道。

  所长从宫子端来的消?#20061;?#37324;用小钳子钳起?#24202;跡?#22312;伤口上轻轻地擦着。

  “马上就好,忍一下。”

  虽然所长已上年?#20572;?#20294;捏住迪子的手仍然很有力。

  血一边擦去,一边不断地涌出来。擦去血后一瞬间,所长拔出扎在里面的玻璃碎片。有?#23047;?#38271;方形的碎片,长五毫米和三毫米左右。

  “扎得很深啊。”

  重又清洗伤口,确认没有玻璃以后,所长用浸透消毒液的棉花洗完伤口扎上?#24202;肌?br />
  “拿软膏来。”

  宫子又跑开去。所长用力按着指根望着迪子。

  ?#23433;?#29827;器皿很危险,要小心啊,你在想什么?”

  “没?#23567;!?br />
  迪子摇着头优下眼脸。蒸馏瓶是不易破碎的,即使发生裂痕,只要不碰撞硬器就不会破碎。看那裂痕,?#27531;?#26159;用着很大的劲在擦着。

  当时,迪子用布擦着蒸馏瓶时发出?#24110;?#38143;”的声响。迪子一边擦着,一边想着阿久津和妻子的事。两人在病房里交谈着什么?#32943;?#30422;疼痛的夫人是如何向丈夫撤娇的?阿久津是怎样温情地安慰着她的?她这么想像着时,不知不觉地?#32929;?#20102;劲儿。?#37096;?#20197;说,受伤,是为了阿久律。

  宫子带着软膏来了。

  在采血时,难得也会遇上止不住血的人,所以输血?#34892;?#22791;有一?#29366;?#29702;外?#35828;?#22120;?#25285;?#25152;长换下渗透着血的?#24202;跡?#37325;新用了一块新的?#24202;几?#19978;软膏,贴在伤口上包扎着。

  “?#23521;?#35201;扎得稍稍紧一些,两三小时后完全止住了,就可以再放松些。”

  “谢谢。”

  “手暂时不能下水,不要做下水的事。”

  所长轻描淡写地这么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谢谢了。”

  迪子向在?#24080;安?#29827;碎片的宫子她们道谢。

  “很?#31383;桑?#20170;天你就回?#37326;傘!?br />
  “不要紧。”

  迪子尽力地逞强道,离开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27531;?#26757;雨天气的缘故,刚过四点,房间里就已经?#36842;?#26469;。

  ?#31181;?#22312;隐隐作痛,虽然还能忍受,但仍不间断地阵阵袭来。迪子望着淌着雨水的窗口,想着阿久律的事。

  他看见她手上的包扎带会怎么样?

  即?#39038;?#38382;为何会这样,她也不能说是在想他。只要看见她忍着疼痛的模样,阿久津就肯定会担心的。

  这么想着时,迪子渐渐地为受?#35828;?#20107;感到庆幸起来。

  她?#36335;?#35273;得,因为受伤,她和他的妻子处于同等的地位。她甚至觉得可以心安理得地撒撒娇了。

  迪子用右手握着吸管,再化验一份血液,今天的活儿就结束了。她回到原来的座位上时,设在化验室门口的电话铃响了。正在电话附近的宫予拿起听?#29627;?#19977;言?#25509;?#22320;应答后,说“我明白了?#20445;?#20415;放下听?#30149;?br />
  “部长今天从大学直接回家了,所以向大家打一声招呼。”

  宫子特地大声地说道,使大家都能听到。

  “不回来才好呢!”

  伸代作了个滑稽的模样回答道,引得大家都笑了。

  在笑声中,迪子心想,阿久津今天不回输血?#34892;模?#20934;是怕她死皮赖脸地央求他一起去探望妻子,所以才溜了——

  帆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