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5、晚霞

  所长无论多么温和,也不能成为阿久津的

  替身……

  迪子用右手的吸管把含有病毒的血清吸

  到吸管的第二刻度处,将那澄清的液体滴在红

  润的伤口上……一

  第二天早晨,阿久津发现?#35828;?#23376;手指上绷着的包扎带。这天,阿久津照例晚十分钟到达,向职员们打着招呼,目光不由停留在迪予的手指上。

  “怎么了?”

  “不小心……”

  “是昨天洗蒸馏瓶时被划破的。”

  不出所料,宫子抢着替她解释道。

  “痛吗?”

  “没事了。”

  阿久津又朝白色的包扎带望了一眼,但仅此而已,便消失在自己的房间里。迪子总觉得受了冷落,但她自?#37326;?#24944;是因为有别人在场,他不便过多地询问罢了。

  过了一夜,伤痛几乎已经感觉不到,但双手一起用力毕竟不便。做配血试验若在乎时二十分钟能做一份,现在要三十分钟。上班后过了一个小时,富于靠上前来。

  “要帮忙吧?”

  “谢谢,总算还能凑合,没关系。”

  “来不及的话,你说一声呀。”

  宫子待人很和气,但她们中间自然有告密迪子和阿久律的人。一想到这里,尽管手指受伤,也不想得到她们的帮助。迪子装作心平气和的模样,但内心里在等待着阿久津会?#31383;?#24537;。她知道他正在忙于制定暑假采血计划表和研究新的供血瓶,但他若有那份心,自然能帮上一两个小时。

  一上午,阿久津来了两次化验室,一次是取试药,一次只是宋问问大家在暑期休假里有什么要求,便离开了房间。

  过了中午,迪子稍稍晚一会儿去食堂里吃饭。吃完饭一回到化验室,富子招呼道:

  “刚才没有碰到所长?说要替你换纱布,让你去他的房间呢,现在大概还在房间里吧。”

  宫子旁若无?#35828;?#35828;道。迪子径自走上二楼敲响了所长室的门。

  “请进。”

  里面传来答应声。一?#29942;?#38376;,所长正躺在沙发上抽着烟。

  “伤怎么样?”

  “痛止住了。”

  所以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消毒药和装着消?#20037;?#29699;的瓶走过来,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包扎带也已经备着一卷新的。

  “哪个手?”

  迪子顺从地伸出左手。

  “也许有些?#31383; !?br />
  “不要紧。”

  所长慢慢解开包扎带。迪子被他牢牢地抓着手腕,无法退缩。可是,所长的表情温和而安详。

  迪子被抓着手,局倦起来。半个月前的夜里,自己强人所难地要求他陪她走走以后,这次是第一次两个?#35828;?#29420;在一起。那件事还没有道谢,这?#25105;?#21463;伤却又受到了关照。而且,所长亲自来替她换纱布,虽说是工伤,但对她已表现出极大的好?#23567;?br />
  所长望着迪子的手指,好像忘掉了以前的事。

  “也许会有些痛。”

  取掉包扎带,最后只剩一层纱布,昨天附着软膏贴上去的,因为被压迫得很紧,所以纱布还有一部分粘在伤口“一下子掀掉就不痛了。”

  “忍一下。”

  所长唬着她,在纱布上浸湿硫柳汞液,?#20154;?#36719;时从一端轻轻?#30772;稹?br />
  现在再看,伤口在食指外侧有五、六厘米长。血已经止住,但伤口里面呈红色,伤口边的皮肤湿润润的,呈白色。

  “这伤口兴许还是缝一下好。”

  “这样不行吗?”

  “好是会好的,但要多化一些时间。”

  看见伤口,疼痛又阵阵袭来。所长轻轻地擦掉伤口周围的软膏,用硫柳汞液消毒之后,重新贴上徐着药的纱布。

  “包扎带也要换成新的吧。”

  “谢谢。”

  迪子伸出手,窥察着所长的?#22330;?#22312;向两边分开的白发下,长着一张端庄的脸庞,皱纹叠叠但鼻梁很高,眼脸是深深的双眼皮,和颜悦色,在端庄中透出须眉的松柏之姿。

  所长大概是?#19981;段野傘?br />
  请她吃饭、受伤后又如此亲切地替她包扎换药,足见所长对她怀有好意,至少不会是毫不关心的。总之,为了这伤口,要比阿久律亲切得多。

  “好,可以了。”

  “谢谢。”

  “明天我出差不在,你可以让采血部的护士换换药,我也向她们打一声招呼。”

  “到伤口愈合还要几天?”

  “手指的伤口,皮肉格外难长,但你年轻,所以要一个星期左?#37326;傘!?br />
  “我,不那么年轻。”

  “那么,需要十天。”

  所长笑着,盖上消毒药,把小钳子包在油纸里。

  “这,我来还给采血部吧。”

  “交给坂本君就行了。”

  迪子把消毒药盒夹在腋下,用没有受?#35828;?#21491;手拿着棉球瓶。

  “我告辞了,谢谢您了。”

  “还不能碰水啊。”

  迪子千点点头行礼后,走到走廊里。她一路走着,看着手指上的包扎带,对所长只宇不提上次的事感到释然,同时又微微地感到失望。

  下午,迪子还等着阿久律来约她。他的妻子还在住院,她知道他今天夜里还要去医院,但在去医院之前,应该有时间在花山餐厅喝一杯咖?#21462;?br />
  可是,等下班的铃声一响,阿久律便马上穿过化验室前的走廊朝大门走去。看着他朝大门走去的那副身影,简直好像在?#23460;?#36530;着她,生怕她看见似的,尽管他也许没有那样的打算。

  迪子还有一份配血试验要做,她站在窗边,目光?#20998;?#30528;阿久津的背?#21834;?#30452;到下午还在下着的雨已经停下,天空轻轻地泻出谈淡的流露。

  一辆自底子?#28193;?#27178;线条的采血?#31561;?#22806;面的大街上驶回来,阿久津的瓷?#28193;?#36710;与它交错而过,消失在棱悬木街树的后边。

  又是去妻子的医院。

  妻子生病不能不去,但不管如何都没有必要这么着急。而且,何至是着急,简?#27605;?#26159;逃跑似地,这是为什么?也许是生怕迪予心里焦急,但那副模样反而使迪子不堪忍受。

  倘若想去妻子那里,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对她说他想去。迪子已经没有心思阻拦他了。

  “这种人!最?#20040;?#22312;妻子身边别回来!”

  迪子对着阿久津消失的路那边轻声哺语道。

  “有泽君,你还没有结束吗?”

  一回头,宫子隔着化验台站立着。

  “只剩一份了。”

  “我们?#28982;?#23478;了,怎么样啊?”

  “你们先走吧,我马上就结束了,不用担心。”

  “那我们先告辞了。”

  “再见。”

  伸代她们跟着宫子珊珊地离开了化验室,都是一副很同情的表情。以前迪子也常常一个人留下加班的,那时宫于她们只说“先告辞了”,从来没有问她“我们?#28982;?#23478;怎么样”之类的话。配血试验无论怎么多,她们也认定是迪子干的,丝毫没有想?#31383;?#24537;的意思。

  最近她们常常很歉疚似地主动来和迪子搭汕,这像是迪子手指受?#35828;?#32536;?#21097;?#20294;那种情况从十天前就开始了,所以也不仅仅是因为受伤。

  也许是在可怜我。

  宫子她们对她不无同情,原因似乎是因为阿久津没有留在输血中心。以前迪子即使一个人留下工作,部长总会?#31383;?#24537;的。她们离去时露出一副用心险恶的态度,?#36335;?#22312;说,我们决不傻乎乎地打搅你们。

  最近不管迪子有多忙,阿久津也不?#31383;?#24537;了。上班时间一结束就马上赶回家。宫子她们看出那样的蹊跷后,突然开始对迪子亲热起来。

  宫子她们很同情她。阿久津的妻子生病,他的心被妻子夺走了,不管阿久津怎样爱着迪子,妻子一生病,便回到了妻子的身边。宫子她们兴许觉得迪子很可怜。

  迪子突然怨恨起阿久津了。宫于她们表现出多余的同情和神秘的温情,这都是因为阿久津。他跑向住院的妻子那里,所以才会这样。

  尽管如此,阿久津最近有些太认真了。也许他回心转意,如今又重新认识到妻子的价值。

  ?#32610;?#35752;厌!”

  迪子不由忿恨出声。白天觉得能受到所长的宠爱即使没有什?#31383;?#20037;津也无妨的?#37027;?#40687;然消失,现在她热切地企盼着阿久津。

  所长无论多么温和,也不能成为阿久津的替身。不管怎么看,迪子?#22253;?#20037;津的感情?#21069;?#23545;所长的感情是好?#23567;?br />
  即使能够用“爱”弥补“好?#23567;保?#20063;不能用“好?#23567;?#34917;偿“爱”。

  梅雨已经停止,但云层很低。夕暮在?#36843;?#28526;湿中急速降临。晚霞从云层中斜射出来,附近的塔顶在这霞光中明晃晃地浮现着。看这?#36843;?#30340;模样,也许还要下一场雨。

  眺望着层层密云下的夕景时,迪子从自己的手指伤口想起了某种算计。

  迪子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想出那样的花?#23567;?#22312;这把戏的深处隐藏着?#22253;?#20037;津妻子的对抗心理,这是事实。但尽管如此,那种计谋因太大胆妄为而过于离奇了。

  迪子猝然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打量了一下化验室。宫子她们已经回家,房间里没有人,在昏暗中隐隐地浮现出离心器和恒温糟的白色轮廓。

  输血中心的职员几乎都已经回家,从大门前的会客室里,?#23545;?#22320;传来电视机的音响声,也许是值班员在看电视。

  迪子打量一下房间,?#21857;?#27809;有人后,便走进化验室角落里的研究室里,走到冰柜前。大型冰柜有迪子的个头那么高,把手正对着她的眼睛处。冰柜虽然高大,但门格外地轻巧。在黑暗中,冰柜里显得很亮,各层塞满着试管和试溶药。

  迪子又打量着四周,?#21857;?#25151;间里没有人以后,取出第二层右边第二个附着软木封印的试管。

  在冰柜的灯光下,试管中段贴着的标记上用英文写着“澳大利?#24378;?#21407;血清”。这?#21069;?#22823;利亚原住民的血清,其中含有急性肝炎的病毒。这血清是为了能在输血时分辩传染性肝炎的血液,而用于对照比较。

  迪子拿着这支试管,合上冰柜门,返回化验室。在化验室里打开灯,再次?#21857;?#26631;?#23613;?#26524;然没错,是含有急性肝炎病毒的血清。迪子把它插在试管架上,然后开始解开左手包扎带上的结。

  大门前依然传来电视机的声音,但好像没有人在看电视。一辆车在窗外离去,也许是哪伎晚下班的职员回家了。

  手腕上的包扎带完全解开,不久手指上也只剩下一层纱布。纱布因为白天所长涂了很多软膏,所?#38405;?#24456;轻松地掀下。

  在萤光灯下,伤口开得很大。在白皙纤弱的手指上,只有伤口处红得非常鲜嫩。迪子楞楞地看着这伤口,不久便像中了邪似地点点头,取掉那支试管上的软木塞。试管里因血液表层的血清很澄清,所以呈徽黄色。

  窗外急遂黑?#25285;?#21018;才在霞光下能看见的塔顶,现在成了黑黢黢的影子。迪子望着这幽暗的夕空,然后对着食指的伤口小声哺语道:

  “让?#19968;几?#28814;住院。”

  接着,她用右手的吸管把含有病毒的血清吸到吸管的第二刻度处,将那澄清的液体滴在红润的伤口上。

  翌晨,迪子比平时早一个小时醒来。打量四周,窗帘边的窗玻璃框已经明亮,装饰橱上的摆钟正指着六点钟。

  昨夜十二点上床的,但担心着手指上的伤口,她怎么也睡不着。回想起来,为什么要把含有急性肝炎病毒的血清滴在伤口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阿久津对她被蒸馏瓶割破的伤口毫不关心,近?#27492;?#19968;心扑在妻子的身上,对迪予很冷淡。所长对她的温和态度,以及雨停后的美妙夕景,都相互作用着煽动着她采取了一次荒唐的行动。

  这是一件蠢事。

  如果病毒真的从伤口侵入传染?#38686;?#24615;肝炎的话,怎?#31383;歟?br />
  患上肝炎,至少必须静躺一个月。要服药,吃饭必须避开油腻的?#28548;鎩?#23682;止如此,而且有可能会转慢性,变成肝?#19981;?#27515;亡。她曾经听输血中心的护士说,治疗肝炎始终靠安静和饮食?#21697;ā?#33509;?#21069;?#38745;两三天暂?#20063;?#35828;,如若要住院一个月、二个月,那真让人受不了。

  现在冷静下来一想,她无法理解自己当时的精神状但是,在后悔的同时,迪子也有些?#20945;?#33258;?#30149;?br />
  如果患上肝炎住院,人们就会来探望她。在输血中心,首先准是富于和伸代来看她,然后是大学里的同学淘气鬼阿?#20102;?#20204;。阿久津从宫子她们那里打听到情况后,也许晚一两天来。在白缝无暇的病房里,他会送来一柬鲜花。

  “是?#20063;?#22909;。”

  阿久津向她道歉后,在迪子的额头上?#37027;?#22320;吻一下。

  迪子穿着白色的晨服。

  所长也会来。他一如往常,用安样的目光安慰她说:

  “早点康复后,再一起去吃饭。?#22791;?#28814;并非胃口不好,所以会带些迪子爱吃的京屋堂小甜饼或水果来。

  圭次从阿久津那里听说后,也会从东京赶来。如果阿久津不告诉他,她也可以自己和他联系。池待人很?#40092;担?#20063;许会住一天护理她。而且,母亲不用说,妹妹也会替她担心。连平时很烦?#35828;母?#20146;,见女儿生病了,也会待她温和些吧。

  躺在床上休息,?#20040;?#23478;担惊受怕,得到大家的关怀,这也不赖。而且,那时迪子会比现在更苗条,更清秀,更漂亮。

  迪子的想像漫无止境地扩散着。

  如果真的瘦?#36731;?#23755;,躺在床上爬不起来,怎?#31383;歟?br />
  那血清确是急性肝炎患者的血清。这可怕的血清,是在判?#25472;?#20182;血清是否正常时用于辨别异常血清的,当然含有相当数量的、会引发肝炎的病毒。

  但是,在伤口上用吸管滴上血清就会传染疾病吗?病毒只在生物体中繁?#22330;?#36825;些常识在大学里学过,但病毒难道果真会被这伤口吸?#31456;穡?br />
  迪子又凝视着用白色包扎带包扎着的手指。

  她一想到现在病毒正在包扎带里被不断地吸收着,便感毛骨悚然。也许因此明天起会发高烧,眼睛稍?#21592;?#40644;,身体怠倦不想上班。

  现在解救为时过晚了吗?不!倘若现在解开包扎带,用酒精擦洗伤口,也许还来得及。

  怎?#31383;臁?br />
  她半是胆怯半是快愉地入睡了。那时已经过了凌晨二点。

  妹妹亮子戴着收音机的耳机听着深夜广播睡着了。迪子很羡慕妹妹能心境坦然无忧无虑地入睡。迪子从睡着到六点只睡了四个小时,而且尽在做恶梦,比如患了重病,或化验室里因血清遗失而哗然,睡眠很浮?#22330;?br />
  早晨起来,迪子觉得脑袋沉叠叠的。

  她心想也许是睡眠不足,但心?#35874;?#26159;担心着肝炎的事。身体怠倦,接着说不定还会发高烧。

  迪子起?#29627;?#31359;着晨服打开窗户,然后坐在镜台前。她将脸凑近镜台窥察着自己的眼睛,用双手拨开眼险,仔细地观察眼自。?#20960;?#28814;的人大多眼白会发黄。

  镜子里映出模糊而疲倦的脸庞,皮肤?#31245;錚?#27611;孔一个个清晰可见。也许?#37027;?#20851;系,眼白似乎真地好像有些微微的发黄。

  她用手捂着额头,好像还没有发高烧。

  离昨天傍晚接触血清还只过了十二个小时多一点,到症状出现,也许没有这么快。

  “姐姐,你已经起来了?”

  突然亮子睡眼惺忪地问道。

  “你起来一下。”

  “干什么?”

  妹妹不快地揉着眼睛。

  “呃,看看我的眼睛,黄不黄?”

  ?#25226;?#30555;……”

  “到光亮处来,替我看看眼睛。”

  迪子站在窗边侧着身子,亮子仰着脸察看着她的眼睛。

  “什么都没有啊。”

  ?#32610;?#30340;?说实话?”

  “你的?#25104;?#21644;平时一样啊。”

  “可是,我感到疲倦,有些发冷。”

  “讨厌啊,还只有六点钟啊!”

  亮子昨一?#24459;?#22836;,又钻进了被窝里。

  那天,迪子没有上班。

  即使眼睛会发黄,也不一定发高烧。但她明显感到身体疲软,脑袋沉甸甸的。

  “好像感冒了。”

  迪子?#35828;?#38047;时给输血中心的值班员打电话。

  说实话,这事还不值?#20204;?#20551;。这么一想,迪予觉得自己能够出去,但她约束着自己,今天绝对不能去上班,否则从昨天起想好的事就白费了。

  黎明,停了一会儿的雨又开始下起来。

  这天,迪子在二楼的房间里看了一整天的书和电视。

  父亲和母亲以及输血中心的人都在上班,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她感到很不安,同时又为只有自己在家歇着感到欣慰。但是,随着午饭时间的临近,她还是会不断地想起输血中心的事。

  迪子请假的事应?#31859;?#21578;给了阿久津和宫子她们,还有所长。配血试验谁做?是宫子,还?#21069;?#20037;津?不管是谁,如果配血试验很多,阿久津也许不能在五点一下班就回去了。即使宫子代替,从责任上来说,阿久律也不得不留到全部结束以后。阿久?#20260;?#28982;暂时将迪子忘记了,但不得不因此而重新估价迪子的价值。最近他有些低估工作勤恳又可信赖的迪子了。

  随着夕暮的降临,迪子暗暗思忖得,觉得今天请假是值得的。

  一到晚上,清晨头沉的感觉已经消失,但身上还感到懒散,不知道是?#37027;?#20851;系,还是真是?#20960;?#28814;的征?#20303;?br />
  哪管这么多!听天由命吧。

  一天休息下来,迪子的?#37027;?#21464;得舒畅。

  翌日,天气晴朗。自云在东山前飘浮,令人想起出梅的天气。

  这天,迪子依然一醒来便照镜子。兴许因为休息了一天,她皮肤松展,但眼白出现?#36214;?#30340;血丝,显得稍稍有些浑浊。

  难道真的?#20960;?#28814;了?……

  迪子陡感沮丧。也许是这么担忧着的缘?#21097;?#36523;体仍觉得很疲乏。

  用不着硬撑着去上班呀。

  九点钟,迪子又向输血中?#37027;?#20102;假,然后去附近的诊所。

  先去外面的医院诊断一下也没什么坏处。伤口碰到过含肝炎病毒的血清一事,迪子没有向医生提起,只说肝脏可能有病。医生采取血液替她检查肝脏,说化验结果要等三天后才能出来。迪子?#21491;?#38498;回到家里正在发怔,便接到宫于打来的电话。

  “你怎么样?”

  “好了很多,但人还有些乏力,去诊所看了一下,结果还没有出来,工作怎么样?”

  “你请假了,这才知道你的活很累啊。部长也正在为难呢!”

  “别这么……”

  迪子嘴上很客气,但听她这么说,心里毕竟很高兴。

  “还要休息一段时间吗?”

  “没什么大事,不过?#19968;?#30097;别是肝?#20303;!?br />
  ?#32610;?#21487;怕呀……”

  “不过,现在还不清楚。”

  “我们要来探望你吗?”

  “不用了,再过一二天就知道化验结果了。”

  “若是肝炎,不会那么容易就治愈吧。”

  “探望的事,化验结果出来后再说吧。反正工作就拜托给你们了。”

  “不管怎样,我们总得顶着,你别担心,好好休养。”

  也许有些哗众取宠,还说什么是肝?#20303;?#36842;子感到后悔,但这已是马后炮了。最重要的是,已经这么说了,明天也不可能去上班。

  迪子迟疑不决地休息了三天。

  开始的第一天、第二天暂?#20063;?#35828;,三天、四天待在家里,到底会待腻的。如果休息能出去各处走走,又另当别论,但她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便更?#24515;?#20197;忍受。没有食欲,全身懒洋洋的,但也不能?#30171;?#20415;认定是肝炎的症状。

  已经过了四天,怕羞的阿久津也许正?#28120;?#30528;要不要给迪子打电话。

  若以部长的身份就不成问题,他却如此窝襄。可见,他也许是畏畏缩缩,也许是仍牵挂着妻子的事。总之,迪子希望得到他的电话。

  第五天,迪子在附近的医院询问化验的结果。

  “没有异常啊。”

  医生看着夹在病历卡里的红色化验单,说道。

  迪子大所失望。那么,五天来?#37027;?#38452;郁,委?#20063;徽瘢?#36825;算是什么呢?

  “肝脏真的没有异常吗?”

  “完全正常。有些累了,你近来有什么心事吧。”

  迪子摇摇头。

  “给您配药。服用一个星期左右。”

  迪子站起身来,她觉得再在这里磨蹭下去,就会被医生看透了心事。

  果然,没有生病?

  迪子心绪复杂,既感到松了口气,又觉得有些懊丧。

  迪子离开医院,在拐角的公用电话处向宫于打电话。

  她想向宫子她们道歉,自己?#25105;?#22320;断定是肝炎,引?#20040;?#23478;都为她着急。听说没什么大事,明天开始上班,富于着实替她高兴。

  ?#26263;?#25601;了这些天,真对不起了。”

  “帮助是相互的嘛。”

  宫子说着,压低了声音。

  ?#23433;?#38271;的夫人出院了呀!”

  “什么时候?”

  “昨天,说她已经一个人能走了,部长也好像有些振作起来了。”

  “是吗?……”

  如果连妻子都已经出院了,那么迪子请假,他就心平气和了?迪子又无名火起,放下听?#30149;?br />
  翌日,迪子正好九点到达输血中心。连同星期天,她有六天没有上班了,大家?#24049;?#20146;热地聚在一起。

  “怎么样?伤口好了吗?”

  阿久津一看见迪子便马上问道。他果然和迪子休息前不同,如宫子说的那样精爽不衰。妻子的病一治愈,男人就会如此健旺?阿久津的振奋,在迪子的眼里显得很可恶。

  下午,迪子正做着配血试验,她感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干活了。这时阿久津凑上前来,把纸条放在边上便走了。

  纸条上写着“六点,花山”。迪子包了他一眼,马上把纸条撕碎,揉成一团扔进了?#29616;?#31699;里。

  一直到下班之前,迪子始终在?#28120;?#30528;该不该去,但结果还是去了花山餐厅。她自圆其说,这不是为了想他才去见面,而是为了?#21857;?#38463;久津的真心。

  “很久不见啊。”

  依然?#21069;?#20037;津先到,看见她来了,他便收起报纸,颇感怀念地望着迪子。

  “听说你患了肝?#20303;!?br />
  “没什么大不?#35828;?#20107;。”

  “别是玩得太过分了,累出来的吧。”

  “别瞎说。”

  “听说所长很担心你的伤呢。”

  “只是替?#19968;换?#32433;布呀!”

  “他待你很亲?#23567;!?br />
  阿久津于是轻轻地笑了。

  这个人丝毫不知道,我有多么地想他!

  他根本不知道,她?#21051;?#20174;窗口里目送着他一下班便急急忙忙地赶向医院的身影,为了想得到和夫人同样的安抚,竟把肝炎的血清涂到伤口上。从?#22253;?#20037;津的思念来看,所长之类的好感是微不足道的,但他却偏偏不懂,什么事都只想着自己。

  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吃点什?#31383;桑俊?br />
  “我要回家。”

  迪子拿起手提包站起身。

  “喂,怎么了?”

  阿久津?#35835;?#24080;追上来。迪子毫不理?#29301;瓶?#24215;门走到外面。初夏的暑热还滞溜在夕暮的街上。

  “好不容易定下心来,好久没有见面了,你却……”

  “你早点回?#37326;傘!?br />
  “已经出院了,没关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被她这么一反?#25285;?#38463;久律的目光困惑地在空中?#25105;啤?br />
  “夫人在家,你就见异思迁,不在家,你就不会了?”

  “没有那回事……”

  “我知道,你实际上爱着的是夫人,有夫人这一安定的港口,你才会寻花问柳,总之,我只是附属品!”

  “这……”

  “?#20063;?#24819;当你的附属品!”

  迪子猛然转身,在横行道上,朝着对面的人行道碎步跑去——

  帆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