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08、秋寒

  一个女人能做出把另一个女人逼进死路

  的举止吗?那纵然是为了独占爱恋着的男人,

  竟然让人哀?#35828;?#24819;死吗?……

  她想逃走,想A彪样的男人和女?#35828;?#27877;沼

  中爬出来,回到纯洁无邪的少女时代……一

  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是岚山的红叶祭,妹妹亮子说要去看红叶祭,早晨九点就坐上男朋友来接的车出门了。

  迪子去年和阿久津一起去看过红叶?#26469;?#19978;午起,笋曲小督船,今样歌舞船(平安时代时?#35828;?#27468;舞船。今样:平安时代时?#35828;?#19996;西——译者注)等出现在渡月桥上的大堰川里,披?#30563;?#26679;念佛、六面念佛等。从下午起,祗王船、天龙寺船、落柿舍船等,各自竖着旗帜出现,往返于河面上,表演着京都的艺能,船里奏着悠然的雅乐,在宛如燃烧一般的小仓山的红叶中缓缓地划过。这样的情景,具有会令人回想起平安时代的往事的雅趣。

  去年的红时祭,凑巧从下午起就濒濒沥沥地下着雨。

  在秋雨中的河峡,红时又增添了一种特有的情趣。

  今年,天气从早晨起就万分晴朗,不用担心会下雨。

  迪子在三天前见到阿久津时就想起了红时祭。她正想问今年怎么样,但欲言面止。她没有想一起去的打算,只是想说已经到了这样的季节而已。

  然而,不知为何,迪子总?#36335;?#35273;得讲不出口。

  从十天前起,阿久律的妻子又佐进了国立医院。看来家里仍是岳母赶来照顾孩子,但星期天,阿久律和孩子们说不走都要去医院。

  她不想若无其事地提起什么红叶祭,给阿久津在心理上添加哪怕些微的负担。

  以前连阿久津去医院里探望,她都会感到生气,但现在即使听他说要去医院,她也没有什么感觉。她已经明白,只要是丈夫,探望病妻是无可非议的。

  纵然为那样的事争辩也无济于事,这样的乏力感笼罩着迪子的心。

  迪子装作不知,但这次偏偏阿久律也好像不常去探望了。

  得知是慢性病而不想一下子护理得太原?还是顾忌着迪子?总之,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会因那些?#38706;?#24694;化了。

  夫人成为迪子和夫人、阿久津这三角形的焦点。兴许因为夫人生病,迪子已经无意恋战。

  那天,迪子待在家里没有出去。打扫、洗涤,从中午起,她?#24092;?#24471;池编织起毛衣来了。那是冬天穿的粉红色对襟毛线衣。

  阳光明媚,温照照的,简直想不到这会是十一月的天迪子停下手望着窗户。她感到在这明媚的爽秋中,呆呆地待在家里是很?#19978;?#30340;,但是那样的念?#20998;?#26159;转瞬即逝,随即她又热衷于编织之?#23567;?br />
  缠着毛线戳动着棒针,在这简单的动作中,迪子感到有一种充实?#23567;?#22312;一?#35762;?#22320;,虽步态缓慢,但预感到在踏踏实实地结出硕果。经期已经过了二个星期,但还没有行经。

  虽然还没?#26143;?#26224;的征兆,但感觉到身体夜缓缓地起着变化,有微微的倦怠感,乳头好像比平时更敏感了。

  ?#38498;?#26377;孕吐的话,便?#38750;?#26080;疑了。

  她担虑着倘若真的怀孕该怎?#31383;歟?#21516;时又感到自己希望怀?#23567;?#22905;觉得那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同时又为想像着那样的场面而感到心满意足。

  从下午到傍晚,迪子一直在窗边晒着太阳,怀着那样的惬怀感,戳动着棒针。

  “有电话啊!”

  楼下传来母亲的喊声。这时明亮的太阳正要在对面的屋顶上隐下去。

  迪子走下楼梯。听筒放在电?#30333;?#19978;。

  “喂,喂。”

  迪子一呼叫,马上传来男子的声音,是圭次。

  “我现在在京都。”

  “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早晨,我想现在马上见你,你能出来吗?”

  “这么急……”

  于是电话中断。好像是公用电话规定的三?#31181;?#32467;束了。迪子放回听筒,?#20154;?#37325;新打来。

  不久,电话铃又响起。

  “刚才电话断了。我现在要去上次我们见面的H旅馆。

  我在走廊里等你,请你来一下。”

  “这么急,有什么事吗?”

  “见面就知道了。”

  “你见过部长……”

  “见着了,刚分手。”

  也许阿久津和圭次之间已有过争?#24120;?#22317;次的声音比平时高亢和激动。

  “我等着你来。”

  于是电话?#21494;稀?#36842;子放回听筒,预感到有一种结局正在逼近。

  较洁的月亮已经悬挂在流霞?#36824;?#30340;西空。一过十一月中旬,黑夜毕竟寒冷。迪子在淡黄色宽袖上衣外穿着法兰绒色彩鲜艳的西服,去向H旅馆。

  也许有什么事情,虽然她已经习惯圭次突然打来的电话,但尽管如此,今天他的声音非同寻常。到了星期天的傍晚才突然打来,想必他昨天就已经在京都了。

  三十?#31181;?#21518;,迪子到达旅馆,圭次已经在走廊里等着。

  他空着手,兴许行李已经放好,右手挎着外套伫立着。

  “怎么了?”

  迪子一靠上前,圭次怎么也没有说,就径直朝着走廊前?#35828;?#21654;啡角走去。

  在咖啡?#24039;?#22788;透过玻璃看得见院子的座位上,二人面对面坐下。圭次仍是一副正颜厉色的目光阴视着迪子。

  “怎么?#29627;?#37027;?#32431;?#24597;的?#24120;俊?br />
  服务员送来?#39038;?#38382;二人要点什么。

  “咖啡?”

  圭次冷冷地说道。迪子随之点点头。圭次很不?#22836;车?#31561;着服务员鞠躬离去后,说道,“我见到姐夫了。”

  他唐突地说了一句,又闭上了嘴。

  “怎么了?”

  “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提问,行不行?”

  圭?#25991;?#21452;眼脸的眼眸里凝聚着忿懑。

  “请不要说谎。”

  “我不说慌。”

  迪子盯了视着圭次点点头。

  “我接连不断地询问你,是不是和?#21307;?#22827;有来往……”

  瞬间,迪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36924;穡?#22905;就有着某种预感,但她没有想到会如此直截?#35828;?#22320;受到他的责问。

  “这是怎么回事?”

  迪子垂下眼险。她觉得低头不语,等于在默认圭次说的话,但她无法回答。

  “有关系的吧。”

  圭次又问道。迪子缓缓地点点头。

  “果然……”

  圭次低声呢喃道。

  迪子不敢正视圭次的?#22330;?#26080;论遭到怒斥,还是受到轻蔑,不管被他怎?#32431;矗?#37117;已经无可娩救。在圭次的面前,迪子完全成了罪人。

  长久的沈默。

  服务员送来咖啡,放在二?#35828;?#38754;前。在?#22836;?#30340;目光一端,看得见服务员的?#24092;?#30528;匙子在碗皿里发出“咯咯”的声音搅着。迪子注视着放在桌子上乳白色的咖啡杯,哑然无曰。

  一瞬间的怯意变成惨沮,不久一种适意感笼罩着迪子。她一边感到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一边又觉得这事该结束了。她甚至感到一阵轻松,觉得可以不必再遮掩了。

  “我明白了。”

  圭次沉吟地嗫嚅道。

  迪子缓缓地抬起头,圭?#38382;种?#25903;在桌子上,双?#30452;?#30528;头,?#36214;?#30340;?#31181;?#25578;着头发蠕蠕地搔动着。

  自己的放荡已经败露,迪子却心安理得,?#32431;?#30340;反而是圭次。有权指责她的圭次却受不了了。

  迪子为自己明知廉耻却不象圭?#25991;前閫纯?#32780;惊呆了。

  因此,她一边感到自己太自私,太靠不住,?#20174;?#27627;无愧恨之?#23567;?br />
  想来她很早以前就觉悟到这样的欺骗不会长久,早晚要东窗?#36335;ⅰ?#21482;是虽然知道那是迟早的事,但那个“迟早?#20445;?#37027;个时刻,来得稍稍早了一些。迪子的心里已经有着这样的精神?#24613;浮?#29616;在的处?#24120;?#20854;差别也许就在于这种精神?#24613;?#36896;成的错误里。

  不久,圭次慢慢地抬起头,那眼睛里,说是愤怒,不如说是近乎坦然的目光。

  “真的是那样的。”

  “对不起……”

  迪子现在聊以自慰地向圭次表示歉意。如果可能的话,她真想把头扣在地上道歉,虽然道歉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但不那么做,她便得不到安宁。

  ?#23433;?#30693;道……”

  圭次孤零零地哺语道,接着还不敢相信似地望着迪子。

  现在,对迪子来说,想知道圭次怎么会了解她和阿久津的事。

  “是部长说的?”

  须夷,圭次摇了摇头。

  “那些事,姐夫没有说。”

  “那么,你怎么……”

  “我只是猜测。”

  圭次忿然地说道,“上次问你为何不和?#21307;?#23130;,你说去问姐夫。可是不知为何,我怕问他,?#20197;?#24863;到倘若一问,我们的关系就完了,所以我只是和姐姐见了一面就回去了。”

  迪子可以理解了。

  “后来我想了许多事情。为什么你不愿和?#21307;?#23130;?为什么问?#21307;?#22827;就能知道?在输血中心,你是不是还有意中人?

  也许正因为遭到你的拒绝,?#20197;?#21457;想要得到你。在这一个月里,我尽想着这件事。可是光想也无济于事,今天早晨我狠狠心便来了京都,想再找到你和姐夫,当面?#26159;?#26970;。”

  “你?#29123;?#21040;了部长!”

  “开始时姐夫只是?#20102;?#20854;辞,说‘她有她的道理吧,’这时我忽然觉得姐夫也许正爱着你,否则他一个人就没有理由如此反对,于是我试探了一句,‘难道姐夫爱着迪子君?’”迪子避开圭次的犀利的目光,只顾伏下着眼睑。

  “姐夫马上说,‘不对!’可是那时他的表情很狼狈,一刹那满脸通红,接着又变得很?#22253;祝?#20105;辩起来语无伦次,判若两人。”

  “那是在部长的家里?”

  “是的。幸好姐姐不在。”

  须夷,圭次的嘴边浮出苦涩的笑意,但马上又?#25351;?#20102;原来的认真表情。

  “姐夫不住地争辩说,你的事情他不太清楚。但是越说越不打自?#23567;?#22992;夫不是个刁滑的人,所以不管怎样,他的话和神色都已经露出了破绽。”

  阿久津那被触及隐私而不胜狼狈的身影,迪子触目可见。

  “在争辩时,他还脱日说出‘迪子’呢!”

  “我的名字?”

  “话出口后,姐夫忙又改口说‘她’,可是尽管如此,我已经明白了。我径直跑出姐夫的家,绘你打?#35828;?#35805;。”

  电话里的声音很高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迪子想起一小时前圭?#25991;?#24613;切的嗓音。

  “总之,我全都明白了。”

  圭次点上烟,抽了一日后,说道。

  ?#25300;艺?#28151;!”

  ?#21834;?br />
  “完全受骗了。”

  ?#21834;?br />
  “还想抵赖吗?你还想装作没有骗我吗?”

  迪子哑然。

  她无言答对。的确,迪子和阿久津在欺骗忠厚诚实的圭次。迪子罪孽尤其深重。她是主谋,甚至还演了一幕相亲的闹剧。

  仅?#23613;?#23545;不起”是不能原谅的。而且,这话讲出口来,也变得虚情假意。

  然而,迪子从一开始并没有欺骗和作弄圭次的打算,这是?#38750;?#26080;疑的。虽然结果已经如此,但开始时只是想作个小小的游戏。而且说是对圭次,不如说是为了接近阿久律的妻子,是为了接近她探摸她的真面目,试探阿久津的心。和圭次见面,只不过是为了这一目的的手段。

  对圭次来说,从一开始起,她就没有厌恶和憎恨。宁可说,她甚至觉得他是一?#32531;?#26377;好感的青年。此后两人能够来往,也是出自这样的?#37027;欏?#36825;话听起来像是在为自己辩解。

  开始仅仅是手段,后来宁可说变成了好意。虽然拒绝了他却还是在见面,就是因为她不?#24736;?#22317;次。

  “我没有那样的打算。”

  “事到如今,我不想听你的争辩。”

  圭次喝了口?#39038;?#25226;还长长的香?#20504;?#28781;在烟灰缸里。

  “我随便问问。你在第一次和我见面时,就已经和?#21307;?#22827;有关系了吧。”

  迪子想了想后,点点头。现在,她情愿倾其所知,甘心受罚。

  “是一边暗中交往着,一边欺骗我和我的姐姐来和我相?#35013;伞!?br />
  “请你别这么讲!”

  “难道不是吗?#30475;?#20102;?”

  圭次耸?#22987;紓?#24754;哀突然在迪子的体内扩散。自己干了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事,圭次专断地不愿体谅她的内心,这都令她感到可耻和?#23194;鍘?br />
  “你玩弄了我们姐弟俩。”

  “请别……”

  迪子用双手捂着?#24120;?#30524;前一黑,泪水立即溢出,渗出她的?#31181;?#38388;。

  ?#25300;医?#22992;也受骗了。”

  “对不起。”

  迪子捂着脸站起身。

  “等等。”

  圭次的声音从背后追来,但迪子径直穿过走廊,跑出大门。

  出租汽车在旅馆的门前候客。迪予钻进车里,说了声“东山”。

  司机插上钥匙,按下计?#21776;鰲?br />
  “东山什么地方?”

  “哪里都行,快走!”

  要去哪里?#30475;?#21051;迪子毫无目标。她只想一个人清静一下。无论在街上走,还是回到家里,都会碰上人。?#30340;?#26159;独自一?#35828;?#26368;好场所。

  暮秋星期天的一天已经?#36842;?#24119;幕,家家点起?#35828;?#28779;,大街上也许因为是休息天,显得冷冷清清的,人影稀少。无论在淮家,现在都是星期天的晚饭时间。

  “出了什么事?”

  司机从后望镜里窥察着,见迪子掩着?#24120;?#30097;窦顿生。

  迪子没有回答,深深地埋在座泣上望着街道的夜色。

  车在白川大街朝北开去。是不知看过多少次的熟悉的街道。是和阿久津幽会一起坐车经过的路。这街道,现在却显得落寞而陌生。

  “怎么样?去将军冢,还是登比睿山?”

  “那……”

  “去哪里?”

  “远的吧。”

  迪子好像在说别?#35828;?#20107;似的。也许有了目标,司机定下心来,把正了?#36739;?#30424;。

  现在圭次怎么样了?她离开旅馆时,他叫她“等等?#20445;?#36825;是什么意思?#21487;?#38899;那么严历,还言犹?#28147;?#21527;?还是仍依恋着她?不管怎样,和圭次的交往,这就结束了。

  正因为他是个真诚而厚道的青年,所以她想在分手时做得更漂亮洒脱。既然自己?#20130;?#19981;怨恨池,圭次也爱着她,那么分手就应该能够做得更潇洒。

  为什么会变得这样?虽然她觉得一?#24615;?#22240;都在于自己,但如此分手仍是不堪忍受的。

  圭次也许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阿久津的妻子。如果这样,她会怎么说呢?

  圭次跑走后,阿久津也许现在正和孩子一起在家里。

  他在家里想着什么?知道自己的事情已?#36824;?#27425;察觉,会先去了妻子的医院?还是楞楞地待在家里考虑着正在逼近的悲?#21307;?#23616;?

  也许圭次径直回东京,再也不会?#28147;?#37117;了。而?#37326;?#20037;津和迪子之间,也许和以前一样,按同样的?#38382;?#32487;续着,不会有任何变化。

  车从山中越进入比睿山的公路。凿开山腰开出的道路豁然开朗,不久在密林的前端看得见一溜灯光,这是琵琶湖?#22253;?#30340;街道。一串光珠在黑暗中跃起,掠过?#21344;洌?#37027;准是横跨琵琶湖的琵琶湖大桥的灯光。

  今年初夏,迪子和阿久律、阿久津的妻子、孩子、圭次五个人坐车渡过这座桥。迪子和圭次两人坐在后座上,在桥中央,迪子把阿久律和夫人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的形象摄进了照相机里。

  那?#38498;?#21482;过了半年。阿久津和迪子之间,好像从那?#36924;?#23601;突然分崩离析。那是突如其来的。分崩离析的原因是在两人之间象?#24651;?#29289;一样渐惭地沉积着的。

  这种时候,也许正是一个时机。

  车在密林间往左拐弯,开过夜色中的琵琶湖又往?#22812;眨?#36716;眼就已经快到山顶。毕竟已是十一月,很少有车去山顶。再往左驶一个大弧形,右边看得见广播中转站,再开一段路程,便到了山顶的停车场。

  “下车吗?”

  司机担忧地问道。

  “我下去走走。”

  迪子竖起衣领走到车外。即使在平地也已经很寒冷,一到这里,更是秋风萧瑟,寒如严冬。夏季人声?#20173;?#30340;了望台,现在也空荡荡的,一片岑寂,只是到处可见一对对情侣的情?#21834;?br />
  迪子走向了望台的右边,从那里俯瞰散落在山峡里的房屋的灯光。在晚秋的幽空下,那些灯光显得时隐时现零零落落,无论在哪里,在那样的一个个的灯光下,人们正相互爱抚,相互怨恨着。正这么想着,迪予忽然感到要呕吐。

  一?#20260;?#21619;从胃里提起似地往上涌。冲涌了好几次,迪子好不容易只吐出了?#25954;?#20284;的酸汁。

  迪子倚靠在栏杆上,用倦怠的目光重又望着笼罩着夜色的京都,她忽然想起这也许就是孕吐。

  在比睿山散心的第二天,迪子没有上班。

  早晨起来梳着头便想呕吐,她马上跑进卫生间蹲着,有十来?#31181;?#19968;动不动。结果,吐出的只是少量的唾液和?#25954;海?#25509;着身体便感疲竭,象要下沉一般。

  “怎么了?姐姐,你?#25104;园装 !?br />
  从卫生间一出来,妹妹亮子纳闷地望着迪子。

  三十?#31181;?#21518;,母亲来叫她们吃早饭,迪子毫无食欲,只要一想到早餐的香味就感恶心。

  “去医院?#32431;窗伞!?br />
  “没关系。休息一下就好了。”

  去医院检查也许会知道是孕吐。即使不去检查,母亲对这一类事情也特别敏?#23567;?br />
  迪子全身乏力。她模模糊糊地睡着,一边想起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作盘算。

  圭次、阿久津、妊娠,她思绪纷乱,然而那些都是极重要的事情。

  但是,尽管如此,刚刚一想到如何处置才好,便?#20013;?#20081;如麻,思绪无法集中,光感到焦虑,就这样昏昏庸庸涯过了一上午。

  过了中午,她又剧烈地感到想呕吐。

  ?#30475;?#35201;吐便跑进卫生间,这会被母亲见怪的。迪子把报纸铺在洗脸盆上伏着?#24120;?#20294;仍然只是想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母亲知道她怀孕肯定会大吃一惊,岂止是吃惊,也许会晕倒在地。一想到此,迪子便感郁?#30130;?#21516;时也觉得微微的轻松。索性春光泄尽,巴不得被父母、被社会骂成“荡?#23613;薄?br />
  这不是假作正经为自己辩解,而是她希望能有人嘲笑也是个厚颜无耻的女恶棍,不知廉耻的女人,那样不知会有多么的轻松和心安。

  尽管如此,事到如今,所谓妊娠,总是一种嘲讽。

  以前,光凭经期迟来还半信半疑,现在连孕吐症状都出现了,这是不容置疑的。此刻,就在这一瞬间,她一想到肚子里栖息着一颗小生命,每时?#38752;?#22312;不断地成长,便会有一?#24092;?#26377;名状的感动。

  受孕,无疑是因为上次没有作预防便接受了阿久津的抚爱的?#20498;省?#24403;时她还制止阿久津,?#20852;?#21035;动,就这样!”

  所以,责任无疑在她自己。妊娠是?#36867;?#33258;取的。

  不过,她想怀孕一?#38382;?#35797;,不管结果是否分娩,她总想体验一下妊娠这一女性的生理现象。这不是意识或情理要求,而是和头脑不同的身体的要求。她意识到?#38498;?#20250;有很大的麻烦降临,但与此相比,迪予首先想通过妊扩确认自己是一个女人。

  然而,如今一妊娠才知道好象是一件很不易的事情。

  ?#38498;?#21040;底会怎么样?若说简单的,就是堕胎,但一想像出到医院里接受诊察做手术的情景,她便心惊肉跳,感到恐惧和不安,而且又要在中?#24452;?#21462;好不容?#33258;?#32946;着的小生命,她于心不忍。凭自己的一念之差做那样的事,她感到畏惧。

  孕吐刚开始,却已经在考虑堕胎,这是个罪孽多么深重的女人?这不是要坠落地狱吗?

  也许在想着可怕的事,迪子陡感一阵干哕,想要呕吐,她忙又把脸伏在洗脸盆上,忍受了片刻后,服了两片昨夜回家时从店里买来的“止吐”药。

  原来想早晨服用的,但一想到服药会影响胎儿,便又作罢了。她一边觉得即使担心怕会给还没有分娩的孩子造成畸形或疾病,也?#21069;追?#21170;,一边却还是担忧着。即使堕胎,她也希望是个健康的孩子。

  服药后,迪子将吐有唾液的报纸揉成一团扔进厕所,将洗脸盆放回厨房,倘若母亲突然进来撞见就麻烦了。也许服了药的?#20498;剩?#22905;有些想睡觉,感到疲软,浑身没有力已经过了中午,早晨还晴朗着的天气,从中午起雨云扩散,还稀稀落落地下起雨来。

  雨,似乎又加深了秋意。

  迪子听着?#20040;?#30528;房檐的雨声,昏昏欲睡。

  满目都是生长着?#22374;?#19995;的原野,边于在原野中奔去。

  莽莽原野无边无际,象是连结琵琶湖的辽阔的草原,又象是学生时代去过的北海道的旷野。

  不知是芦苇,还是狗尾草,齐人高的草挡注了她的去路。不知在黎明中还是在夕暮中,还是在晓光中,秋风正轻拂而来。无论跑到哪里,荒野无限漫无边际。跑哪跑的,但孤零零寂无人声,脚好像踏进了泥泽地似地拖弹不动,缓缓地下沉,眼?#28147;?#35201;把迪子吞没。

  在芦苇的前端朦朦胧胧地露出一张?#24120;?#30475;得见在向她招手。象?#21069;?#20037;津,又象是圭次。不知在哭还是在笑,?#21557;?#27169;模糊糊地无法看清。她想尽快地扑向那边,但不知为何,脚却不听使?#20581;?#22905;觉得自己眼?#28147;?#35201;倒下,被埋没在芦苇里。

  一个人太寂寞了。她希望有人来陪伴她。

  迪子又想奔出去,但胸口被什么东西挂住,离不开。有个?#35828;?#25163;抓着她的肩膀。迪子殊死地想要挣说。

  “姐姐!”

  远处传来喊声。好像是亮子在?#21834;?#22905;想?#23567;熬让保凑?#19981;开嘴唇,全身像被藤缠佐似地往下沉着,感到衰惫。

  “姐姐!姐姐!”

  远处的声音在接近,迪子?#27836;?#30529;开了眼睛。

  眼前,亮子坐着,用?#21482;?#21160;着她的肩膀。

  是在二楼的房间里,?#38393;?#20381;然如故,和她入睡时一样。

  “你怎么了?在做恶梦?”

  不知几点了,这时天色已?#25285;位?#22312;淡淡的夕暮中缓缓地隐退。

  “你的电话啊。”

  “哪里来的?”

  “是他呀!”

  “他?”

  “阿久津。”

  迪子感到不?#20260;家欏?#23601;在刚才,在梦里,阿久津还在喊她。现在他却在现实中正打电话来。即使是偶然,这也太巧合了。

  “早就打来了,叫了几次,怎么也叫不醒你。”

  阿久津难得直接打电话到家里来,不知是因为没有勇气,或是有妇之夫的自卑感,他绝对不会打电话到她家里来。他曾经打来过一次,但那时是喝醉后通过酒吧的女人打来的。

  迪子忙拢起睡衣的衣襟翻起身。她是在长衬裙外穿着毛巾睡衣睡觉的,从腋下到胸前?#39038;?#28107;漓,也许做恶梦时在出汗。

  她用房间里的毛巾简单地擦一擦,急急忙忙地走下楼梯。电话在楼梯口,楼梯口那里已经笼罩着黑?#24608;?br />
  “喂喂!”

  迪子将听筒尽?#21051;?#36817;嘴边喊道。

  “喂,是你?”

  ?#21069;?#20037;津的声音。也许打的是公用电话,微微地传来?#24615;?#30340;人声和脚步声。

  “我是迪子。”

  大概刚才在梦中追寻他的?#20498;剩?#36842;子竟然怀念起他来。但是,尽管如此,冷不?#26469;?#30005;话来,总会有什么事情。迪子回到现实中,顿感不安。

  “有什么事?”

  “你身体怎么样?”

  阿久津的声音压得很?#20572;啊?#25105;明天能出来。”

  怀孕的事还没有告诉阿久津,所以他不可能知道。

  “现在我在医院里。”

  “呃……”

  “妻子自杀了。”

  “你说什么?”

  迪子不由捏紧了听?#30149;?#21548;说他在医院里,一刹那间,她还感到很没趣。

  “为什么……”

  “我不知道。”

  “那么现在……”

  “还不要紧……”

  “要救醒她呀!”

  “她睡着了,但医生说还不知道……”

  迪子伏下眼?#24120;?#31449;在那里呆呆地楞了片刻。事情为什么会那样?因为粹不及防,迪子还来不及考虑它的原因。

  ?#30333;?#22812;圭次去医院,好像讲了我们的事。”

  “呃……”

  迪子不由哑然。

  “生病时本来意志就很脆弱,再听到那种事,?#20848;?#21463;到了打击。”

  “圭次君全都讲了?”

  “看来是的。”

  为什么说那样的事?即使是姐弟,也有该说与不该说之分!迪子对圭次的?#23383;?#29983;气了。

  “她虽然还不大相信,但她是个很要强的人,也许是实在受不了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

  “今天早晨,服药好象是昨夜很晚的时候。”

  “药……”

  “象是服了一百片糗米那制药。”

  “这……”

  迪子的声音已经变?#35828;鰨?#22905;欲哭无泪。她并不讨厌谁。

  多嘴多舌的圭次,听说这事竟然自杀的夫人,到傍晚?#29228;辞那?#22320;告诉她的阿久津,还有焦头烂额的自己,她全都感到讨厌。那样的人?#20351;叵担?#22905;厌恶得简直想疯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

  “通知输血中心了吗?”

  “因为休息,所以我只对所长说了。”

  只要一想到这事苦?#36824;?#23376;和伸代她们知道会怎么样,迪子便不寒而栗。

  “讨?#23706; ?br />
  迪子握着听筒,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

  “明天我能出来。”

  “呃……”

  “明天傍晚见面,?#20197;?#35814;细告诉你。”

  “夫人正在那样的时候……”

  “明天她也许能安静一些。”

  妻子图谋自杀,可是在第二天,却和引起她自杀的另一个女人见面,这样的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迪子头脑里一片混吨。

  “今夜你一直在医院里吗?”

  “大概是的。”

  “请多保重。”

  ?#23433;?#35201;对别人讲。”

  “当然,我不讲。”

  对别人怎么讲得出口!迪子在心里喃语道。

  “正因为事出有因,所以我只想和你联络。”

  “我明白了。”

  “那么,再见………”

  “再见。”

  迪子点点头,放下听?#30149;?br />
  回到房间,秋季的一天已经投暮。秋雨依然渐惭沥沥地下个不停。

  迪子听着单调的雨声,又钻进床上。

  她一边想着必须?#20852;?#30424;算,一边?#27492;?#32490;纷乱,怎么也集中不起来,只是怔怔地注视着昏暗的天花扳。

  “姐姐,你怎么了?”

  亮子又回到房间,打开电灯。

  荧光灯豁然捻亮,迪子被投在那光亮里。

  “你在哭?”

  “没?#23567;?br />
  迪子忙转过身去。

  没什么值得哭的,至少对迪子来说,不是那么悲?#35828;?#20107;。可是,眼泪却偏偏往外淌,究竟是因为惊恐失措?还是因为来不及调整自己的?#26143;椋?br />
  “他说什么了?”

  “行了,你下去,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

  “嘿……”

  亮于夸大地皱着眉头,扮了个鬼?#22330;?br />
  “那么,你一个人好好地苦恼一下。”

  亮子走后,迪子起身关掉电灯。现在的状态,最好是在黑暗处听着雨声渡过。

  迪子已经没有勇气和自信面对着光亮。

  尽管圭次告诉了夫人,但把夫人逼进自杀?#36710;?#30340;根本原因在于迪子。迪子一边表面上和圭次相亲,交往得很好,一边实际上和阿久津维持着已经有两年之久的关系。

  淬然得知迪子在和丈夫、弟弟两人同时往来,夫人无疑受到了打击。和丈夫有默契,那是当然的,但却一无所知,这样的打击把夫人摧垮了。

  遭到背叛却还蒙在鼓里,受着丈夫和迪子的欺骗,这样的屈辱,对夫人来说,也许更感委屈。

  我,是个多?#32431;?#24694;的女人啊!

  房间里已经漆黑,迪子在黑暗中倾听着自己心脏的鼓观。

  一个女人能做出把另一个女人逼进死路的举止吗?那纵然是为了独占爱恋着的男人,竟然让人哀?#35828;?#24819;死吗?

  事到如今,夫人是死是活已经变得无关紧要,?#32431;?#24471;想死,这样的经历是撼?#35828;摹?br />
  听了圭次的诉说后,整个晚上,夫人在想着什么,怨恨着什?#31383;桑?#20063;许在憎恨丈夫的行为,后悔自己的愚纯。

  然而,最后服药时,夫人满怀着憎恨和诅咒的,不正是我吗?

  ?#23433;唬?#19981;!”

  迪子又摇着头。

  她想逃走,想从这样的男人和女?#35828;?#27877;沼中爬出来,回到纯洁无邪的少女时代。

  无论谁,都想得到真正的自由。

  迪子闭上眼睛这么祈祷着时,一?#20260;?#21619;又从胸腹往上涌。她想呕吐。四

  第二天,京都还是下着雨。

  雨不象昨夜的秋雨那样发出浙浙沥沥的雨声,而象细帘一样?#21754;?#30528;京都的市街。

  迪子望着那雨?#20445;?#29369;豫着,不知是不是要去输血中心。

  早晨醒来没有呕吐的欲念,但昨夜辗转不眠,整整一夜都在想着阿久津妻子的事,天亮时稍稍打了个腕儿,脑袋显得很沉重。

  “姐姐,你又请假了?”

  迪子穿着睡衣,正怔怔地望着窗外,亮子在背后问道。

  “姐姐,你近来好像很奇怪啊。”

  “怎么?”

  ?#29677;牛?#26377;一些……”

  亮子意?#28193;?#38271;地戛然而止,径自走下楼梯。迪子的身体变化,亮于也许已经模模糊糊地?#20852;?#23519;觉。

  “走吧。”

  迪子自言自语地呢哺道,甩了甩?#33080;?#30340;头站起身来。

  雨依然下着,下得不伦不类,撑伞不兔有些小题大作,但是不撑伞,头发和肩膀就会不知不觉地淋湿了。

  迪子穿着带白色?#24471;?#30340;大衣,伞折叠着拿在手里,离开家门。在细雨霏霏的早晨,街上去上班的职员们一齐涌向电气列?#21040;幀?#20154;们?#36127;?#37117;不?#19981;埃?#21482;顾朝前走着。到电气列?#21040;?#19978;,车站前已经排成长队。人们都穿着大衣撑着伞。

  职员们每天在同一时间同一场所排起长长的?#28216;欏?br />
  迪子站在这队列的后面时,忽然感到一阵想去相反?#36739;?#30340;冲动。

  现在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念头?只不过是随便想到。

  可是想来那好像从很早以前起就已经潜伏在迪子的心里了。今天产生这样的冲动,想必是因为从早晨起就在犹豫要不要去上班的?#20498;省?br />
  迪子主意已定,走出队列,走向对面的人行道,然后逆着人流缓缓地朝着西边走去。说实话,迪子自己也毫无目标,不知道能去哪里,只是逆着人流反向而去就?#23567;?br />
  前方,衣笠山在雨帘中隐约可见。枫树开始凋落,整座山峦在雨中显得寒森森的。

  迪子边走边看手表。?#35828;?#21322;。要赶去输血中心上班已经来不及了。这么一想,她心里反而感到坦然。

  沿着衣笠山麓向?#22812;?#21435;,便到?#35828;?#25345;院。再往前去,就是龙安寺大街的电气列车车?#23613;?br />
  迪子在那里坐上电气列车,在终点站岚山下车。

  并没有特别的目的地,只是漫无目标地走着,到?#35828;?#27668;列车车站,见去岚山的车很空,于是就上了车。

  岚山的早晨?#24944;?#36824;很少。附近的旅馆前,在前一天夜里顺便住下的人们开始出门,但这些人也像是被雨挡了回迪子把手提皮包挂在?#30452;?#19978;,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从车站开始朝着野野营的?#36739;?#36208;去。

  因为没有明确的目标,所以她避开通车的大街,挑选幽静的小道走去。

  这一带是嵯蛾野。古代是天皇的?#36866;彝恋兀?#19981;久又成为天皇的隐?#21448;?#22788;,现在住宅拔地而起,一直波及山麓,已失却了往日古风的遗痕。

  尽管如此,走进竹林稀疏的原野里,仍还弥漫着古时代的幽寂。

  迪子在竹林间的小?#28193;?#32531;缓地走着。雨象纤丝一样降落,无声地,黑黑地濡湿在大地上,竹子的翠绿令人赏心?#23194;俊?br />
  不久,走出竹林,到田梗上有一旧的路标等候着迪子。

  北一厌离庵、野野宫天龙寺大道东、释迎堂前街西、落柿舍二尊院前。

  迪子在这路标前?#26623;?#20102;一会儿,开始在道上向西走去。

  天空依然低低地?#21754;?#30528;雨云。雨依然不紧不慢地继续下着。从这里再走二百?#33258;叮?#21491;边就能够看见落柿舍,再走过去,能够看见二尊院的总门。迪子走到那里,才想起这一带曾经来过一次。

  回想起来还是在大学时代,一起来的全都是大学里的同学,记得有五、六个人,其中应该也有秋野。

  的确,那时迪子还是处女,和秋野还没有关系。

  从那?#36924;穡?#24050;经过了四个年头。

  突然,迪子为自己竟然还有处女时代感到不?#20260;家欏?br />
  无论怎么样的女性,都有处女时代,但对她来说,那?#36335;?#26159;某一?#36924;?#30340;、非常遥远的往事。二十年和四年,处女和非处女的?#36924;冢?#24180;岁的长?#36867;?#24456;大的差别,但在现实中,令人觉得还是短的?#36924;?#20855;有的沉重感超过了二十年以上的处女期。

  记得那时是坐车去清溯那边兜风,只是路过这里。对田野和寺院,还没有什么兴趣,只是?#25605;?#36710;很新奇地接连着通过。

  从那?#38498;螅?#21482;过了四年。

  在这条道上,以前她们是喧闹着通过的,现在是迪子一个人淋着雨走着。

  大家穿着牛仔裤,高声哼着歌走去,这副模样,对迪子来说好像已经从?#20174;?#36807;一样。她?#36335;?#24863;到,那虽说是青春,还不如说是?#22253;?#24773;等一无所知的转瞬即逝的情景。

  前边又有路标。路标有迪子的个子那么高。

  北一二尊院、祈王寺、爱富道、小仓山常寂光寺歌仙词、小仓定家乡旧迹。

  迪子在路标那里向?#22812;?#21435;。

  道路的?#35762;嘌有?#30528;郁苍的竹薮,在竹薮中?#29616;?#22788;,露出围着枫树林的抵王寺。

  在和?#23433;?#24245;”这一名称很般配的草屋的正殿里,抵王、祈女们的木像?#37027;?#22320;置立着。

  迪子在这庵?#35828;?#21488;上坐着,又回想起四年前的事。

  那?#38498;螅?#22905;把爱奉献给了秋野,接着又?#40092;读?#38463;久津。

  尽管遇上了两个男人,但无论对谁,对迪子来说,都是真心的。?#30475;?#22905;都爱情专注,愿意和他一起去死。

  对此,她毫无侮意。

  尽管如此,现在的这种空虚是什么呢?

  秋野的事已经成为过去,不必再提了。

  可是,和阿久津的事是现实问题。他的妻子企图自杀,他的孩子寄宿在她的肚子里。就是在现在这一刻,这条小生命还在继续成长,想要开拓新的未来。

  然而,她偏偏感到倦怠,感到乏力,这是什么原因?

  她?#36335;?#24863;到一切如同一场?#20301;茫?#29978;?#20142;?#32922;子里感觉到的小生命的充实感,也好像是会失去的?#20301;?#30340;前兆。

  兴许来到了还留有古人那凄抢的愁思的寺院,或是在雨中嵯峨野独自仿惶走来的?#20498;剩?#36842;予突然感到自己很脆弱。

  传来人声的喧哗,出现一?#27827;慰汀?#36319;随着向导的,是一群年轻的女性。所有的脸庞都象四年前的迪子一样天真烂漫,充满着生气。

  迪子象被撵赶着似地站起身。

  雨刚停下,但云层还很低。

  十点。

  迪子徘徊着是否要回家。也许走在田梗上的?#20498;剩?#22905;?#36335;?#26469;到了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然而,现在即使赶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可做。迪子在爱宏大道上又向西走去。

  这一带是徒野。迪子想起这里和洛东的鸟边山一起,都是京都有名的墓地。

  不知谁为淮建造和供养的、刻着大大小小三角形和圆形脸庞的、光滑溜乎的各种各样的石佛,?#37027;?#22320;忙立在雨中的枫树下。

  成千上万的人长眠在这里。

  曾经荣华?#36824;?#30340;、欢?#24266;?#36291;的人们,在这里一声不响地返回了大地,一个个质朴的石佛也许都蕴含着往日的爱的?#38431;?#21644;悲哀。

  迪子又想起了阿久津。

  阿久津现在在于什么?夫人能保住性命吗?

  迪子靠着树叶开始凋落的枫树树干,看着石佛。

  她从家里出来,想考虑的就?#21069;?#20037;津妻子的事。早晨,从出门前起,她就觉得有必要考虑一下。然而,她头脑里一片空白。之所以停下脚步,也许是因为害怕想起这些事。

  自己要把一个女人逼进死路。她不想干那种令人诅咒的事。现在,那个女人正挣扎着想要活下去。在那样的?#32431;?#20013;,夫人也许正冥思苦索地在痛骂着她。

  我是前世就注定的罪恶深重的女人,难道不是吗?

  雨滴滴在石佛的白色石台上的积水中,波纹荡叠。除了林子深处微微的鸟声外,?#38393;?#19975;籁俱寂。

  迪子想要回家。在这样的地方,只会心事重重黯然神伤。

  阿久津在电话里说?#23433;?#35201;紧?#20445;?#20294;他的嗓音已万般颓唐。

  有疑虑,也有?#30007;?#30340;含意。

  想来现在不是在这样的地方发怔的时候,应该回输血中心或家里,等着阿久津来连络。现在正是一个人能不能得救的紧要关头。

  迪子突然感到胆怯似地把双手从口袋里伸出,对石佛瞧也不瞧一眼,开始在来时的道上返回。五

  二十?#31181;?#21518;,迪子在爱窝大道临街的礼品店里,用公用电话向输血中心打电话。

  拿起听筒时想要打到输血中心的,但又伯被人刨根究底地询问,便决定打到家里。何况她还牵挂着没有把休息的事告诉家里。

  家里的电话马上就通了。

  “你去哪里了?”

  突然传来母亲的声音。

  “现在我……”

  “你没有去上班?”

  ?#21834;?br />
  “你刚走,输血中心就来电话了,?#24515;?#25171;电话给所长。”

  “所长来的?”

  有什么事?迪子重又?#25112;?#20102;听?#30149;?br />
  “有什么急事?”

  “什么也没有说,看样子很急,你说去上班的,倒底去哪里溜达了?”

  触及到女儿的隐私,母亲的声音很不安。

  “没关?#25285;?#21322;途中突然有件急事要办一下,不就马上和您联系了?”

  迪子?#21494;系?#35805;,马上拨了输血中心的电话?#24597;搿?br />
  电话铃响了三次,接电话的是个耳熟的女电话员。

  “对不起,我要所长。”

  迪子没有报自己的名字。

  “请等一下。”

  发出轻轻的接线声,传来所长的声音,“是你吗?刚才去哪里了?”

  所长好像很意外,突然抢高了嗓音。

  “我去嵯峨野那边了。”

  “嵯峨野?……”

  所长?#35835;算叮?#26377;件事必须转告你。”

  “什么事?”

  “阿久津君的夫人去世了。”

  迪子猛然讲不出话来,两?#30830;?#36719;,在那里蹲厂下去。昨夜阿久津还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

  “可是……”

  “实际上看来服的?#20142;?#24456;大。”

  迪子无言答对,她简直没有夫人去世的实际感觉,只觉得在这阴霾的天空下,一个远方的陌生人死了。

  “现在这事已经向输血中心的人转告了,但自杀的事,对谁也没有说。知道的只有你和我。”

  “那么,部长呢?”

  “?#20848;?#21644;遗体一起回家了。”

  迪子握着听筒,望着?#26377;?#21040;前面常寂光寺院的狗尾草地。在白浪一般翻动着的狗尾草地的前端,看得见?#24189;?#26519;的红叶,还看得见红叶前的寺院山门。

  “因为措手不及,所?#22253;?#20037;津君也懵了。你也很吃惊吧,但必须沉佐气。”

  迪子现在已无以答对,将一个女人逼死的恐惧笼罩着她的全身。

  “阿久津君好像很担心你,说自杀不是因为你的?#20498;剩?#32780;是因为病不能治愈悲观造成的。”

  虽说病不能治愈,但也不能认为夫?#35828;?#30149;?#29616;?#24471;要自杀。纵然因为患病而泄气,也不能否认和迪子的艳情是主要原因。

  也许阿久津心中明白,但不想让迪子?#32431;唷?br />
  “你今天还是在家休息吧。”

  “是。”

  迪子答道,但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即使去输血中心,看来也无法着?#27490;?#20316;,但是在家里一个人也待不?#36873;?#20877;在这里?#27809;蹋?#23601;只会越发忧闷。

  “人生多变故,一件?#36335;?#29983;了,当然?#38405;?#20214;事必须好好地想一想。”

  迪子望着幽远的原野,听着听筒里传来的所长的声“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无论考虑多久,归根到底,都只是结果。”

  “你是说要忘掉它?”

  ?#23433;唬?#19981;是的,只是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因此气馁和懊丧。”

  “我能挺住!”

  “那就好。”

  听着所长的教诲,迪子眺望着?#21754;?#30528;原野的狗尾草?#21069;?#33394;的波浪。

  也许起风了。白色的草叶一律地向右边翻滚着。

  “为什么今天去了那种地方呢?”

  “没……”

  “无故地不上班,这很?#32531;?#21834;。”

  “对不起,”迪子这么答道,随?#20174;?#24819;起,“我想休息四、五天。”

  “做什么?”

  “我想一个人好好地想一想。”

  ?#29677;擰?br />
  短暂的沉默后,所长说道,“嘿!?#37034;。?#19981;过,这次的事情,不要想得太多啊。”

  “我知道了。”

  “那么……”

  这时所长稍稍停顿了一下,“有事要商量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是……”

  迪子点点头,想起所长说的、男人和女人分手的时候,现在也许正一?#35762;?#22320;在逼近——

  帆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