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3章 白夜

  北海道没有梅雨季节。不过,每年的六月至七月可能会有几天连续阴雨的日子,札幌当地的居民称之为“虾夷梅雨”。

  修平抵达札幌参加医学会议的这一天,天气和这种“虾夷梅雨”十分相似,飞机场一带覆盖着厚厚的云层。

  每次来到北海道,首先令修平叹为观止的就是浩瀚的天空。宽阔的天空一直?#30001;?#21040;无止境的彼岸,不由地令修平产生苍穹无限,个人渺小的浩叹。

  ?#26377;?#24179;抵达的第二天开始,天气恢复为北海道典型的凉爽初夏,而叶子到的那一天则阳光普照大地欣欣向荣。

  当天,修平?#35828;?#21407;本住宿的旅馆之后,接着出席会议,下午的专题演讲听到一半时,他?#37027;?#22320;把?#27427;?#31227;往中岛公园附近的某家旅馆。

  修平原来住宿的旅馆位于札幌的?#34892;?#22320;带,距离医学会议的会场相当近,但是星期天晚上还是有很多会员将住在那里,譬如修平的部属染谷医师明天打算到积丹寻幽揽胜一番,因此决定再住一个晚上。

  在这种地方修平根本无法安心地和叶子在一起。

  当然,新换的这家旅馆应该也有其他与会的医师投宿,但其中并没有和修平特别熟稔的人。

  下午三点,修平在旅馆柜台办好住宿登记之后,随即到客房里略事休息。

  前几天修平睡的都是单人房,只有今天订的是双人房,?#22839;?#22791;有一组简单的沙发和茶几。由窗户往外望去可见到绿油油的山峦,俯视则可看到一座被柳树团团围住的池塘。池塘是中岛公园的一部分,有不少游客泛舟其间。

  这里比位于?#26143;?#30340;那家旅馆宁静,景色也比较自然。

  修平凝视着池塘,好一会儿才低?#25151;?#20102;看手表。

  叶子的飞机将在三点降落,从飞机场坐车到札幌市约需一个小时,所以她应该在四点左右抵达旅馆。

  叶子抵达后一定会立刻从大厅打电话上来,但是她向来?#19981;?#21046;造惊喜,说不定会向柜台打听房间号码,直接走来敲门。

  现在,修平的心里已经把医学会议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论文的发表在今天下午之前顺利地结束,接下?#28147;?#26159;自己和叶子的娱乐节目。

  这是修平和叶子第一次相偕出远门。他们虽曾约在大阪见过一次面,但当时叶子主要的目的是参加某个亲戚的结婚典礼,并不是特地为了和修平幽会。

  只有今天,叶子?#21069;?#20998;之百为了和修平见面,才远从东京风尘仆仆地飞来。

  对于她的热情修平相当感动,但同时也有些许不安。

  “这次出来玩,叶子究竟对她丈夫编了什么藉口呢?”

  即使没有小孩,他也不能不告诉丈夫一声就?#20302;?#22320;跑出来玩吧!

  当然,这件事修平没有追究的必要,但是,?#28909;?#20182;发现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的男?#35828;?#26413;幌度假,修平绝不会善罢甘休。不止修平会有这种?#20174;Γ?#26222;天下的所有男人应该都一样才对。

  这么说,叶子的丈夫大概还没有发觉吧?

  修平料想的没错,叶子没有打电话,而是直接在?#23458;?#25970;门。

  ?#32610;?#22909;,你来了。”

  修平紧紧地?#24403;?#20303;笑容可掬的叶子。

  “累了吧!”

  “有一点,不过沿途的风景实在太美了。”

  不知道叶子是否为了这次旅行添购了新装,她穿着一件修平从未看过的白色外套,衣领上系着一条水?#28193;?#30340;围巾。

  “会议已经结束了吗?”

  “今天下午结束的,几乎所有与会的人?#21363;?#20056;傍晚的飞机回去了。”

  “可是,是不是还有人没回去?”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出去吧!”

  修平带着叶子到号称东亚第一高峰的大仓山,在山顶的了望台俯瞰夕阳西下的札幌市,然后回到旅馆的餐厅吃晚饭。

  叶子站在了望台时吓?#27809;?#39134;胆破,紧抱着修平大?#23567;昂每?#24598;哦!”当她看到札幌的黄昏景致时,又不由地连声赞道:“太美了。”

  第一天的节目似乎今叶子充分得到满足。

  吃晚饭时修平?#22411;?#31163;席,走到餐厅入口的电话前。他事先?#20113;?#23376;说过今天不回东京,但他觉?#27809;?#26159;应该再打个电话回家比?#34430;謾?br />
  然而,电话接通后却一直没有人来接,修平正想?#21494;?#20877;重打时,有人拿起?#35828;?#35805;。

  “喂……”

  接电话的是弘美。

  “弘美吗?你怎么会在?#22839;兀俊?br />
  弘美住在学校宿舍,只有周末才会回家,现在已经是星期天的晚上,她应?#27809;?#23487;舍了。

  “明天是我们学校的校庆,所以不必上课。”

  “?#26032;?#22920;来听电话好吗?”

  “妈妈出去了。”

  “去哪里了?”

  “大阪……”

  修平是星期四下午从东京出发的,妻子对大阪之行根本只字未提。

  “哪时候去的?”

  “今天早上。爸爸不知道吗?”

  ?#23736;园。?#19981;是啦……”

  修平担心弘美会嘲笑自己居然不知道芳子要去大阪,遂赶紧改变口气。

  “你知道她住哪里吗?”

  “不知道哎!”

  “她什么都没说吗?”

  “我又不是负责报告妈妈行踪的人。”

  不知道弘美是不是在开玩笑,她的口气有点冲。

  “这么说,你一个人在家罗?”

  “我有朋友陪我,没关系的。”

  “那?#31383;萃心?#22909;?#27599;?#23478;罗!”

  挂电话回到座位上时,叶子正在吃饭后附送的点心。

  “怎么了?”

  叶子看修平脸色不对,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

  “是病人的事吗?”

  叶子还以为修平是打电话回医院。

  修平的心里不停地?#27425;剩浩?#23376;到大阪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修平离开东京时,芳子根本没有提到她要到大阪的事,就算临?#26412;?#23450;的,她也应该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啊!她也不是不知道修平住在哪家旅馆。

  难道她发觉把叶子叫到北海道度假的事,为了报复修平才跑到大阪?

  然而,这次旅行进行得十分小心,芳子不太可能发觉才对。

  思前想后,修平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芳子接受?#20284;?#20182;男人的邀约才到大阪的。

  饭后,修平和叶子一起到地下楼的酒吧,但是?#37027;?#36824;是无法平静。大约过了三十分钟,修平利用到洗手间的机会,又打电话回东京的家。

  这次还是弘美接的。

  “怎么了?爸爸……”

  一小时内修平打了两通电话回家,弘?#32769;?#24471;有点不?#22836;场?br />
  “你的朋友还在吗?”

  ?#23736;园。?#26377;什么事吗?”

  “妈妈刚刚才说要到大阪的吗?”

  “哦,对了,妈妈刚才打电话回家。”

  “她说了些什么?”

  “她问爸爸有没有打电话回家?”

  “你怎么回答?”

  “我说有啊!”

  “她还有没有说什么?”

  “她问你住哪家旅馆?”

  出门时修平曾告诉妻子原本住宿的旅馆名字,但是却没有通知她自己已经换了旅馆。

  “我跟她说我不知道。”

  “还有呢?”

  “没有了。”

  隔了一会儿弘美问道:

  “没有事了吧?”

  “没有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我转告妈?”

  “你知道你妈妈住在哪里吗?”

  “她没有说,不过我想明天早上她还会再打电话回家,你有没有话要我转告她?”

  “不用了……”

  ?#21494;?#30005;话,修平叹了一口气。

  他和芳子真是一?#20113;?#22937;的夫妻。他们不知道彼此住在哪里,只是一个劲地打电话给在家的女儿,希望藉此套出对方的住处。

  “弘美也真是的……”

  在走回酒吧的途中,修平喃喃自语地嘟囔着。

  ?#25913;?#34429;然都不在家,她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修平实在搞不懂,现在的年轻女孩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修平用拳头往自己的脑袋敲了两下,坐回座位后,叶子立刻问道:

  “医院的事没问题吧?”

  “没问题了,你不必担心。”

  叶子始终认为修平是在为医院的事?#22235;?#31563;。

  “今天晚上我们痛快地?#20154;?#20960;杯。”

  他们很少有机会在外面过夜,如果为妻子的事而郁郁寡欢虚度春宵的话,就未免太不解风情了。

  回到房间叶子靠在窗前轻声问道:

  “这里真是札幌吗?”

  “没错,是札幌!”

  “这么说,不会有任何人追来这里了。”

  叶子话中的含意修平也非常了解。的确,来到这里之后,修平仿佛觉得东京一切烦人的事?#23478;?#28040;失,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叶子两个人。

  “明天你有什么打算?”

  “先好好地睡一觉,然后到?#21442;?#22253;参观,回程?#24444;?#20415;到支笏湖一趟,好不好?”

  “这样时间来得及吗?”

  “只要明天回得了?#21494;?#27809;关系吧?”

  叶子点点头,但好像又突?#24140;?#21040;了什么,说道:

  “只住一个晚上实在意犹?#28147; !?br />
  “你可以再住一个晚?#19979;穡俊?br />
  “可是,你不行啊!”

  对于叶子大胆地提出再住一个晚上的要求,修平显得十分惊讶。

  “明天是星期一,而且……”

  “你要上班,我看算了吧!”

  修平一边点头,一边想着叶子家里的事。

  她身为?#20284;蓿?#24590;么能够连续两天不回家?#20174;?#27627;不在乎呢?

  修平本想开口问她,但又怕破坏气氛而作罢。

  修平摇摇头摒弃?#24189;睿?#36208;到浴室脱掉外出服,换上浴衣。

  “你不换衣服吗?”

  “你打算要睡了吗?”

  “我要洗澡,你要不要一起洗?”

  “我待会再洗。”

  于是,修平走进浴室大肆冲洗一番,洗完后走出浴室,叶子正在打电话。

  修平不想打扰她,遂蹑手蹑足地走到她身后,轻声说道:“那么?#20445;?#21494;子立刻慌张地把电话挂掉。

  修平心想也许是打回家的,叶子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微笑着站起来,随即消失在浴室里。

  修平站在原地用毛巾擦拭濡湿的头发,然后走到窗口,对面的群山已消失在黑?#25269;校?#27744;塘边也不见半个人?#21834;?br />
  修平喝了一口桌上的冷饮,顺势躺在双人床上。

  特地跑来北海道玩,谁知道?#35895;?#25552;不起一点兴致。

  修平感觉自己的内心里充满了焦虑。

  然而,却不是工作或人?#20351;?#31995;上发生了问题。他在医学会议上发表的论文,获得颇高的评价,同时,他在医院里颇得病人们的人缘。五、六月间,几乎各科的病患都显著减少,唯独修平的整形外科有增无减,从表面上来看他算得上是一帆风?#22330;?br />
  尽管如此,他心底却有一股难以?#26434;?#30340;郁闷,时常令他产生想大叫或?#31361;?#20960;拳的冲动。

  究其原因,最近妻子的行为正是因素之一。

  虽然无法百分之百地确定,但他总觉得妻子已红杏出墙,尽管他一再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几个月来,这种疑惑始终无法根除。

  修平本身却不肯承认此刻他内心的焦虑是因妻子而起。否则,不就等于承认自己已被妻子的红杏出墙击倒了吗?他一直认为芳子没有理由红杏出墙,而且也不可能找到适当的对象,所以事到如今,他极不愿意看到自己因妻子的不忠而紧张失措。

  于是,修平努力地保持冷静。

  如果因此而乱了方寸,必定会成为社会的笑柄。修平才不希望出这种洋相,故而将?#36865;?#28145;藏于内心深处,焦虑的情绪才随之与日俱增。

  回想起来,和叶子之间的关系,可能是发泄这种焦虑的一种方式。

  当然,修平和叶子开始交往,是在妻子没有任何红杏出墙的迹象之前,他是在坚信芳子将永?#28193;?#29233;自己的情况下,才和叶子接近的。

  也就是说,他是在非常笃定的状况下开始有外遇,如今,这份笃定已变得十分靠不住了。

  ?#28909;?#33459;子真的对修平不忠,修平就不必再对自己和叶子的关系感到愧疚万分。

  在相信妻子忠于自己那段时期,修平每次和叶子幽会之后,内心里都会产生一种“心虚”的感觉,现在这种歉疚可能已是多余的了。

  这次,之所?#22253;?#21494;子带到札幌游玩,或许是修平有意藉着此行达成平衡焦虑的作用。就在这么漫无边际地思索的当儿,叶子已穿着她自己带来的睡衣,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修平在拂晓前醒来过一次,他起来上厕所,回到床上时,顺便看了窗外一眼,发觉天空隐隐泛白。

  六月的札幌天亮得相当早,从天色尚未大明看来,时间应?#27809;?#27809;有超过五点。

  修平轻轻地把背向着自己的叶子的背部和腰部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双手轻触她柔软的乳这是房,眼睛却没有睁开。

  就这样感受着叶?#30001;?#21457;的温暖,修平不久后又睡着了。

  修平在三个小时之后又再度醒来。他觉得好像有人在远方叫他,睁开眼睛后才发觉是电话铃声在响。

  修平缓缓地翻了一个身,拿起听?#30149;?br />
  “喂……”

  修平心想这么早会是谁打来的,这一声“喂”充满了不快,紧接着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醒了吗?”

  修平一时搞不清楚对方是谁,?#35835;?#19968;下,对方立刻又问道:

  “还在睡吗?”

  听到那口齿清晰的声音,修平才发觉对方居然是妻子。

  ?#23736;?#19981;起。”

  “没关系……”

  到底几点了?修平想看一下床柜旁的时钟,遂把身体往上挪,此时,妻子说道:

  “现在?#35828;恪!?br />
  突然间,修平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回头一看,叶子似乎已经醒了。

  “吓了一跳吧?”

  修平真正担心的是,妻子的声音有没有被叶子听到。

  “没有和你联络上,所以我?#26102;?#20102;所有的札幌旅馆,才知道你住这里。”

  修平把听筒紧贴住耳朵,以免电话里的声音外泄。

  “你还好吧?”

  ?#29677;擰?br />
  叶子就在旁边,回答必须愈简短愈好。

  “你那里天气怎么样?”

  “很好。”

  修平说话的口吻连他自己?#23395;?#24471;十分不自然。

  “你是不是今天就回来?”

  “是……”

  “哪时刻到羽田?”

  “?#19968;?#27809;决定。”

  “你现在是不是不方便说话?”

  “没?#23567;?br />
  修平慌张地摇摇头,然后问道:

  “你在哪里?”

  “你没有问弘美吗?我突然有急事,来大阪办。”

  假如在大阪的话,为什么不告诉弘美你住在哪家旅馆?修平心里有很多不满,但现在却不能说,因为怕被叶子听到。

  “如果不方便,我待会再打过去好了。”

  妻子的话令修平不知该如?#20301;?#31572;。

  “我打算在事情办完之后,搭今天下午的飞机回家。”

  “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在羽田碰头?”

  “在羽田?”

  “弘美一个人在家,我想带她到羽田的餐厅吃晚饭,算是对她的补偿。”

  如果和妻子在羽田碰面,自己和叶子在一起的事势必会穿梆。修平默不作声,妻子随即追问。

  “不行吗?”

  “不是…”

  “那么,我们约什么时间呢?”

  “你突然……”

  修平说话时,叶子起床了。修平斜看了她一眼,然后以十分客气的口气,说道:

  “现在?#19968;?#27809;有决定坐几点的飞机,所以……”

  “你身上没有机票吗?”

  “还没去买。”

  “那?#27425;?#24453;会儿再打电话给你好了,到时候可要决定坐几点的飞机哦!”

  ?#21834;?br />
  “我要挂了哦!对不起,把你给?#25215;?#20102;。”

  电话随即?#36824;叶稀?#20462;平握着发出“嘟嘟”声的听筒,叹了一口气。

  妻子仿佛已经察觉自己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其实,单凭刚才的对答,任何人都听得出来有些蹊跷。相对于芳子的喋喋不休,修平却自始至终只说了“是?#34987;頡?#19981;是”这几句话。

  问题是,芳子为什么那么早打电话来呢?

  她说要补偿弘美,该不会只是藉口,最终的目的是想探一探修平这里的虚实?

  她平常一副淡然又明理的态度,或许内心里仍不可避免存在着女人惯有的嫉妒。

  从窗口望去,太阳已高挂在群山山?#39134;稀?#20462;平从床上爬起来,坐在窗边的椅?#30001;希?#38543;手点了一根烟。

  本以为时候还早,但一看时钟,却已经?#35828;?#21322;了。如果在家的话修平早已起床,妻子却一个劲地说:?#23736;?#19981;起,这么早把你?#25215;?#20102;。”不是在挖苦人吗?

  说到挖苦,刚才芳子在电话里所说的话不都是有意挖苦修平吗?她说出“你是不是不方便说话?”这句话,无异表示她已经知道修平和叶子在一起。

  “我输了……”

  修平一面凝视着烟雾,一面嘟囔着。今天早上,遭到偷袭的修平显然输了,妻子的偷袭一如当年的日?#23601;?#34989;珍珠港,没有任何迹象可寻。

  这个?#26053;?#30340;偷袭使得修平溃不成军,好比乱了方寸而摇摆不定的舰队。看样子敌人不把修平击沉是不会罢手,发动第二波的攻势只是早晚的问题。

  芳子如果再打电话来,该如?#20301;?#31572;呢?

  其实,修平真的还没有决定搭几点的飞机。会议已经在昨天结束,而且现在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应该随时都有空位。再说,叶子似乎并不急着回去,所以修平打算参观支笏湖之后,再搭晚一点的班机回东京。

  如果和妻女相约在羽田见面,就必须改变计划。下午四点,最晚五点不搭上回程的飞机,势必来不及和她们一起吃晚饭。

  而且,在羽田和她们碰头的话,就不便和叶子搭同一班飞机回去。就算一起回去,也必须在出口处分道扬镳。

  特地把叶子找来北海道度假,回程时却各分东西,实在有点遗憾。何况,若是让叶子知道家人将在机场迎接自?#28023;?#22905;一定会不高兴的。

  “?#19968;?#26159;应该?#20808;?#25298;绝才对。”

  可是,一旦?#20808;?#25298;绝,芳子必定会更加怀疑。搞不好这回不再采取迂回的挖苦战术,而是直接?#35828;?#22320;劈头就问:“你不是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事实上,修平原本处于绝对优势的立场。昨天晚上他还在想,今天回到东京他势必要彻?#30528;?#38382;妻子的行踪,岂料一夜之隔,攻守易位,修平已然毫无招架之力。

  “态度强硬地予以还击,?#21069;?#22238;劣势的唯一方法。”

  修平点点头为自己加油,叶子刚好从浴室走出来。她已经穿好外出服,脸上?#19981;?#30528;淡妆。

  “干嘛那么快就把衣服穿上了?”

  “我看你好像很忙嘛!”

  修平本想抚摸叶子柔软的肌肤,再休息一会儿。

  “今天几点回东京?”

  “几点都无所谓。”

  “早一点回去不是比?#34430;?#21527;?”

  叶子似乎约略听到了刚才电话的内容。

  “你也赶快去换衣服吧!”

  修平无可奈何地站起来,走进浴室梳洗起来。

  如果可能的话,修平希望在浴室里接到妻子的电话,如此一来,就不必担心谈话内容被叶子听到,他大可自由地畅所欲?#28020;?br />
  但天不从人愿,梳洗的当儿始终没有电话,走出浴室,坐下来正要喝一口叶子泡的茶时,电话铃声却响了。

  “喂……”

  妻子的第二波攻击似乎算准了最佳时机。

  “回来的时间决定好了吗?”

  “还没有决定。”

  修平感受到背后叶子的视线,于是毅然决然地说道。

  “今天可能会晚点回去,所以还无法决定。”

  “有事吗?”

  ?#23736;浴?br />
  “我特地要让弘美高兴一下的,你不能想想办法吗?”

  “不?#23567;!?br />
  ?#20808;?#25298;绝后,妻子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沉默地僵?#33267;?#19968;会儿,修平有点过意不去,正想打?#24179;?#23616;时,妻子却先开了口:

  “我知道了,那?#22812;?#20102;。”

  “没关系吧……”

  “没办法啊……”

  电话即?#36824;叶希?#20462;平看了听筒一眼,才放了下来。

  “你太太打来的吗?”

  修平回头时叶子正好问道。修平腼腆地点了一根烟。

  “是不是有急事?”

  “根本就是无聊嘛!”

  抽了一口,修平突然?#20113;?#23376;的作法感到十分生气。她任性地一早就打电话过来,得知修平无法和她配?#24076;?#23601;立刻把不高兴的情绪表现出来。她始终不提自己擅自外宿的事,却一味地指责自?#28023;?#36825;种作法简直是不要脸嘛!

  “怎么回事?”

  叶子紧盯着修平。她那种担心的眼神,令修平产生一吐为快的冲动。

  “她在外面有男人。”

  “你说什么?”

  ?#30333;?#22825;晚上她好像和其他的男人一起住在大阪。”

  “怎么会呢……”

  “我看错不了。”

  说完之后修平并不觉得?#38480;文?#22570;,于是话匣子就打开了。

  “我亲眼看过那男的?#36864;?#22238;家。”

  “可能是误会吧!”

  “不是误会,根本就是证据确凿嘛!”

  修平的口气十分凝重,叶子突然变得不知所措,她以一种半惊半疑的眼神看着修平。接触到那种视线,修平立即变得十分?#38480;巍?br />
  一个大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坦白相告妻子的红杏出墙的事实,无异宣布自己是个戴绿帽的龟公。

  “她实在太过分了。”

  修平苦笑着把香?#20504;?#29060;,叶子缓缓地点头说道:

  “你太太实在很幸福。”

  “你这话什么意思?”

  “因为她被你深爱着。”

  “?#20063;?#19981;爱她呢!就因为不爱她,我刚刚才会?#20808;?#22320;拒绝她。”

  “可是,你不是很生气吗?”

  “当然生气,被?#20284;?#21040;?#39134;希?#38590;道你还要?#22839;?#19981;吭声吗?”

  “你生气就证明你还爱着她。像我先生,他根本连生气的火气都没?#23567;!?br />
  “不会吧!”

  “难道他是强行?#25346;?#19979;来的吗?”

  “他爱你,所以才会?#25346;帧!?br />
  “也许他根本没有所谓的?#34892;?#33258;尊心。”

  “说不定你先生和我太太很适?#21523;叮 ?br />
  “一个是强行?#25346;?#30340;丈夫,一个是戴着假面具的老婆?”

  修平想起了换?#23395;?#20048;部。

  “改天让他们见见面,试试看。”

  “好啊!”

  “可是我们说好没有用,他们不答应的话还是行不通。”

  “冲着新鲜这一点,我想他们会愿意的。”

  修平突然觉得十分可笑。在旅馆的房间里,一个有妇之夫和一个有夫之妇,居然兴致勃勃地谈着换偶的话题。

  ?#30333;?#32780;言之,一?#38405;?#22899;如果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太久,一定会合不来的。”

  修平从冰箱里拿出一?#31185;?#37202;,倒了两杯。

  “大概是在一起太久的话,两个人都会原形?#19979;?#21543;!”

  “一切都不像恋爱时那么美好了。”

  “可是我和他从一开?#23395;?#19981;是很好。”

  “如果不好,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回想起来,修平也不是因为深爱芳子才和她结婚。如果叶子问他相同的问题,他?#19981;?#19981;知该如?#20301;?#31572;。

  “我和他现在都分房睡。”

  “如果他想向你求欢,该怎?#31383;歟俊?br />
  “放心吧!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

  “可是,如果发生了呢?”

  叶子的丈夫比修平年轻五、六岁,一个时?#24213;?#24180;的男人,居然不会想和叶子这样的老婆亲热,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那时候?#19968;?#20197;各种理由拒绝。女人扯这种谎简直是轻而易举。”

  听叶子这么一说,修平觉得有些不安,自己该不会也被妻子巧妙的谎?#20113;?#39575;过吧!

  “他会相信吗?”

  “就算他不相信,这种事如果不是?#36739;?#24773;愿的话,那不是很乏味吗?”

  叶子的确很了解男人的心理。修平把杯子里的啤酒喝完,然后又倒了一些在杯子里。

  “你太太没有用这些方法对付过你吧?”

  “没?#23567;?br />
  “那你们两个还有?#21462;!?br />
  修平觉得自己被叶子看得太低了,又一口气把啤酒喝完。

  “你先生在外面是不是也有女人?”

  “我想应该有吧!”

  “你爱不爱他?”

  “这个嘛……以他给我充分的自由这一点来看,他的确是个好人,而且我本身也很?#19981;?#24037;作。”

  叶子似乎有点避重就轻,修平不太了解她说的话。

  “就算他外面有女人,我想也应该仅止于不牵扯?#26143;?#30340;肉体关系。”

  “即使是真心相爱的夫妻,也难保对方不会走私。”

  叶子虽然才三十出头,对于婚姻却似乎了解得颇为透彻。

  “我的朋友每个人都有她们对婚姻的不满与牢骚。”

  “是不是她们的要求过高了?”

  “也许吧……”

  “她们是不是只是发发牢骚,不会有分手的念头?”

  “那是因为她们还没有找到其他的对象……”

  “这么说,如果找到适合的对象,她们就会要求离婚?”

  “这个嘛!我想只要找到,她们都会要求分手。”

  女人的大胆实在出乎修平的意料。必要时,她们可以干脆地抛弃一?#26657;?#33267;少,叶子就具有这种壮士断腕的决心与勇气。

  ?#30333;?#36817;,女人提出离婚要求的比例不断地增加。”

  “女人都有洁?#20445;?#19968;旦讨厌一个人就绝无法忍受和那个人一起生活。”

  “男人也无法忍受啊!”

  “可是,你不会离婚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人好……”

  说到这里,叶子以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修平。

  ?#23736;夷?#21448;爱着你太太啊!”

  “喂,不要开玩笑好不好?”

  “可是,你并不打算离婚,不是吗?”

  “被你突然这么一问,我……”

  “我说嘛?你果然?#21069;?#22905;的。”

  修平认为夫妻是否离婚,其间牵扯的问题十分复杂,但如果有人问他:“你不离婚的原因是什么??#24444;?#20063;无法立即回答。

  “我们不要再谈这种无聊的话题了。”

  或许从一早开?#23395;途?#35828;些严肃的话,修平和叶子?#20960;?#21040;有些疲倦。

  叶子明快地打下休止符,修平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看着窗外。

  没有梅雨季节的北国天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绿意盎然的青山在不远处耸立着,仿佛在对修平招手。

  在视眼良好的第十二层日式?#31243;?#21507;过早饭之后,修平和叶子先到?#21442;?#22253;参观了一阵子,紧接着?#33268;接?#33258;然景观十分雅致的东北大学。

  中午,他们在山脚下的露天餐厅吃了一顿丰富美味的成吉?#24049;?#26009;理,随即驱车前往支笏湖。

  途中,他们请司机在俯视湖面的了望台上,为他们拍了一帧照片。隔着取景?#25285;?#20462;平心想计程车司机不知道是以什么眼光看他和叶子。

  从年龄与外表来看,他们也许像一对夫妻,但举止似乎稍嫌亲呢,不像是结婚多年的夫妇,或许司机已经看穿他们只是一?#26376;?#27700;鸳鸯。

  当修平发觉自己的表情不够自然时,司机正好按下了快门。

  “我们走吧!”

  计程车司机载着他们从了望台往下行驶,然后开上呈半圆?#27425;?#32469;支笏湖的收费公路,不久就抵达湖畔。

  他们两个人在那里又拍了几张照片,在湖畔的餐厅略事休息后,遂往飞机场方向出发。

  “如果时间充裕一点的话,你们就可以看到夕阳西下了。”

  计程车司机好心地说道,但是这么一来,他们势必会赶不上飞机。

  修平心里一直担心,万一叶子执意在湖畔观赏夕阳的话,他就一定回不去了。

  到时候,叶子大概会开口要求:“我们再住一个晚?#34430;?#19981;好?”

  不知道为什么,修平居然感到继续和叶子一起旅行,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两个人旅行虽然快乐,但是修平无法抗拒叶子的魅力,似乎将一?#35762;?#22320;沉人无底的泥沼。

  计程车穿过白桦树林,驰骋在黄昏的草原上,到达千岁时已经六点四十分了。

  搭机的手续办完之后,他们来到二楼的登机大厅,修平总算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

  “只玩一天实在不够尽兴。”

  透过玻璃帷幕,看着?#24140;?#38451;染红的天空,叶子轻声说道。

  “如果现在能再折回支笏湖,那有多好啊!”

  修平点点头,叼起一根香烟。他们就这样眺望着渐渐天黑的机?#28023;?#19981;久,机场服务员已透过麦克风催促飞往东京的?#27599;?#36827;关了。

  ?#30333;?#21543;!”

  说话的同时,修平的脑海里又浮?#30452;?#31034;想在羽田见面的妻子的脸庞。

  修平心想实在应该答应和她碰面,但事到如今,想想这些?#23478;延?#20107;无补了。

  飞机在七点多一点起飞。他们的位子相连在一起,叶子坐在窗户旁,修平的座位则靠近走道。

  “累了吗?”

  “?#19968;?#22909;。”

  叶子昨天来今天就回去,对她而言,这实在是一次相当紧张的旅行,不过她丝毫不感觉疲倦。倒是修平离开家已经五天了,这段期间他参加医学会议,又招待叶子畅游北海道,到现在已经有点疲倦了。

  若是平常,回家后他真想好好地休息一下,但是,今天晚上妻子的脸色想必不会太?#27599;礎?br />
  “下了飞机你是不是要直接回家?”

  飞机呈水平线飞行时,修平问道。

  ?#23736;园。?#24590;么了?”

  “没?#23567;?br />
  和自己一起旅行的叶子待会儿就要回到另一个男?#35828;?#30528;她的家,修平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20843;?#25105;冒昧地问你一句,你先生会不会在家等你?”

  “我不知道耶!今天是星期一,我想他应该比较晚回家。”

  “再怎么晚?#19981;?#21644;你碰面吧?”

  “大概?#21069;桑 ?br />
  “到时候你要怎么解释来札幌的事?”

  突然间,叶子噗嗤地笑了开来。

  “原来你心里还在想着你太太的事。”

  修平被说到痛处,赶紧摇头否认。

  “到时候我大概会说和朋友一起来的吧!”

  “和朋友……”

  ?#23736;园。?#25105;已经想好某个朋友的名字,到时候我就说是这个人约我的,他绝对不会怀疑的。”

  “可是,假如他打电话到你朋友家问,那不就穿帮了吗?”

  “不会的,男人绝不会打电话到太太的朋友家。再说,就算会打电话,只要事先串通好,不就万无一失了?”

  “有这么好的朋友吗?”

  “这叫做互惠嘛!”

  “什么意思?”

  “她和男朋友约会时,还不?#21069;?#25176;我帮她?#19981;選!?br />
  “原来如此……”

  修平本来以为只有男人为了坐享齐人之福而绞尽脑汁,没想到女人也发展出一套有利于红杏出墙的对策。

  “你最好也小心一点。当你太太拿她的好朋友做?#24067;?#29260;时,就表示其中必然有诈。”

  “我太太是因公出差,所以……”

  “就是这样问题才更?#29616;兀?#32844;业妇女最容易有外遇了。”

  这些话虽?#24674;?#26159;叶子个人的想象,修平听了还是觉得相当不安。

  “你自己也要谨慎一点。”

  “我知道!万一被他赶出来的话我不就无路可走了?再?#30340;?#20063;不会收容我!”

  修平苦笑了一下,然后用毛巾擦了擦手。

  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有许多夫妻十分恩爱,但是彼此背叛、相互憎恨的夫妻也绝不在少数。奇怪的是他们往往不协议离婚,仍然继续过着貌合神离的生活。

  “实在不可思议……”

  “你说什么?”

  “没?#23567;?br />
  修平含糊地答道,随即闭目养神——

  豆?#25925;?#24211;收集整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