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4章 骤雨

  飞机在?#35828;?#21322;抵达羽田,比预定时间慢了十分钟。登机时北海道的黄昏已略带凉意,而东京却至少在摄氏十五度以上,感觉上略嫌闷热。

  “这次玩得真高兴,谢谢你。”

  降落后坐在开往机场大厅的巴士内,叶子低头向修平道谢。

  修平点点头,心想身旁的人若是妻子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果真是妻子的话,她绝不会在旅行接近尾声时向自己道谢,反而会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叶子面对她丈夫时,是不是也如此客客气气的呢?

  正在东想西想时,叶子开口问道:

  “喂,待会儿我们是不是该分别出去?”

  “为什么?”

  “这样不是比较安全吗?”

  “没有必要。”

  修平早上断然地拒绝了芳子的要求,照理说她不会在羽田等修平。尽管如此,快到出口时修平却自然而然地加快了脚步。

  修平超越叶子大约四、五公尺,走到大门时他装出一副单独回家的表情,环顾四周。

  由于并不是星期假日,又是晚班的飞机,在大厅接人的人寥寥可数,修平大致晃了一眼,没有发现妻子和弘美。他安心地停在原地,等叶子赶上来才又跨开步伐。

  “你尽管先走,不必管我。”

  从修平刚才的举动,叶子似乎看穿了他的不安。

  “再见。”

  “实在非常谢谢你。那么,我就?#21364;?#35745;程车走了哦!”

  “我也要坐车回家。”

  为了搭计程车,他们只?#20040;?#36234;人境口,走到出境大厅。

  和叶子并肩走到出境大厅正中央时,修平突然发觉右手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啊……”

  修平惊叫一声,慌张地把脸别过去。

  和他们同班飞机的人鱼贯地走向对面的出口,妻子和女儿弘美就站在这些人潮的前方,往修平这里看。

  她们两个和修平相距不过二十公尺,在人影稀疏的大厅中央,显得特别突出。

  修平无法确定?#38477;?#26159;不是她们,遂战战兢兢地?#19981;?#35270;线,这回却和她们两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已经毫无疑问,是妻子和弘美。

  “怎么回事?”

  叶子本想问道,但她很快就察觉到事态非比寻常,看到呆立在原地的修平,和他目光延长线上的芳子与弘美,她立刻明白了状况,马上把脸别过去,快?#38477;?#31163;开。

  “喂……”

  修平故作静定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跨步走向妻子。

  “怎么……”

  虽然强自镇定,但修平的声音颤抖得连他自己都听得出来。

  “怎么来了?”

  “来接你呀!”

  妻?#30001;?#31359;白色套装,右手拿着一个旅行时经常使用的半圆形皮包。

  “我不是说过今天会晚点回来的吗?”

  ?#20843;?#20197;我只和弘美约呀!”

  “可是……”

  修平干咳了一下。

  “你今天从大阪回来的吗?”

  “五点钟抵达这里。”

  “你一直都待在这里吗?”

  为了掩?#26080;?#23596;,修平特意提高了音量。

  “我们两个人在这上面的餐厅吃饭。”

  “吃完饭之后,我们想你可能会搭这班飞机回来,所以才在这里等你。”

  妻子应该看到了叶子,但她的表情居然十分镇定。

  “为什么不回家呢?”

  “我?#21069;?#24344;美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所以我想请她吃顿晚饭,慰劳慰劳她……”

  弘美在妻子解释的当儿,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修平很久没有和她见面时,没想到一见面就让她看到自己和叶子在一起。

  “我们走吧!”

  一行三人终于肩并肩往出口走去。修平心里还在惦记着叶子,但在计程车招呼站并没有看到她。

  “其?#30340;?#21487;以搭前一个班次的飞机回来。”

  ?#21834;?br />
  “弘美实在太寂寞了。”

  听着妻子说的话,修平感到一股怒意逐渐涌上心头。

  “还不是该怪你自己任意外出。”

  “可是,我有事要办呀!”

  好不容易压抑住“是不是和男人约会?”这句话,修平又干咳了一声。

  女儿就在旁边,他们绝不能吵架。一旦修平说出什么抱怨的话,所有的事都将被?#35835;?#20986;来。

  “这么说,你们已经吃过饭罗?”

  “你呢?”

  “我什么都没吃。”

  修平本来打算直接坐车回家,叫妻子弄点东西给他吃,早知如此,他应该和叶子一起在机场的餐厅吃饭才对。

  “那么,是不是要找个地方?#38405;兀俊?br />
  妻子说话的口气平静到令人生惧的地步。

  “可是你们已经吃过了啊!”

  “我们可以喝咖啡陪你呀!”

  计程车招呼站距离机场出境大厅约五、六十公尺,那里也没有叶子的踪影。

  “对面那家旅馆很晚才打烊。”

  “弘美今天要回学校吗?”

  “当然要回去罗!我?#31383;?#29240;和妈妈你们两个人吃就好了。”

  弘美住在学校宿舍,今天晚上必须回去报到。其?#25269;?#35201;家长打电话到学校告知一声,她大可以晚一点回去,然而从一开始她似乎就没打算要留下来。

  “这里倒是离品川蛮近的。”

  “我的事你们不必操心。”

  弘美的话中带刺。

  “那么,我们送走弘?#20048;?#21518;要去哪里呢?”

  今天妻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很不愿意回家。

  “品川去不去?”

  计程?#36947;?#20102;,修平坐在前座,妻子和弘美坐在后座。

  “今天是学校的校庆吗?”

  车子发动后,修平向弘美问道。

  “去年也是今天吗?”

  “当然罗!”

  对于这种无异是废话的问题,弘美回答得相当冷淡。

  ?#30333;?#22825;晚上你有朋友到家里玩吗?”

  “?#21069; ?br />
  今天弘美变得十分沉默,是不是看到父亲和?#21543;?#22899;子一同走出机场而深受刺激?

  修平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着?#20302;?#20116;光十色的街景,他又再度对妻子的所作所为感到由衷的愤怒。

  一个做母亲的不是应该隐瞒父亲所?#36214;?#30340;错误吗?她却特地把弘美带到机场,让她亲眼目睹,这究竟是何道理呢?

  “这次去北海道感觉怎么样?”

  沉默了一会儿,妻子开口问道。

  “没什么。”

  “现在不是天气最宜人的季节吗?”

  妻子虽然亲眼看到修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但是她?#28147;?#21475;不提。

  她是根本就不在乎,还是强自压抑了愤怒?她这种平静的本事实在令人望尘莫?#21834;?br />
  夜晚的交通相当?#21557;?#20174;羽田到品川也不过三十分钟。到达品川车站后,弘美提着一个百货公司的手提袋,走下计程车。

  “自己要当心哦!待会儿妈妈会和宿舍的老师联络。”

  妻子说完后弘美点点头,看了修平一眼。

  弘美好不容易因为星期日和校庆而连放了两天假,修平却始终没有面对面地和她说上几句话。基于这种内疚,修平默不作声,弘美便一溜烟地转过身,快步往车站的方向走去。

  修平出神地凝视着弘美消失的方向,司机随?#27425;?#36947;:

  “现在要去哪里?”

  “这个嘛……”

  修平觉得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妻子吃饭实在不是件舒服的事。

  “家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有?#20102;?#21644;拉面,要不要再到超级市场买点别的?”

  “我无所谓,反正饿了什么?#24049;?#21507;。”

  妻子默不作声,一副随你的便的样子。

  “那么司机先生,麻烦你开?#38477;?#31561;力。”

  妻子的态度使修平极为不满,他把双手抱在胸前,凝视着前方,藉此表示内心的愤怒。

  自己伙同其他女?#35828;?#21271;海道旅行的确不对,然而妻子的行为也未兔太任性了。她事前没有知会一声,就突然跑到大阪,事后也不曾打电话到北海道报备,昨天晚上要是修平没有打电话回家,事情不就被她瞒过去了?此刻只?#20852;?#20204;夫妻俩个人,她却依然压根儿不对这件事略作解释。

  想着想着,修平又渐渐地生起气来。

  虽然早在几个月前修平就已开始怀疑妻子,他却都忍了下来,但是今天晚上他说什么也不放过她。?#28909;?#22905;这么不顾虑自己的尊严,修平似乎也没有必要为她保留什么。

  计程车愈接近家门,修平的脸色变得愈阴沉。

  他们在途中曾下车到超级市场买?#35828;?#19996;西。直到十点五分才回?#38477;?#31561;力的公寓。

  妻子立刻把买回来的鲑鱼放进烤箱里烤,又作了一大碗加了裙带菜的味噌汤,不一会儿一顿还满像样的晚饭就端上桌了。

  芳子虽然在?#21448;?#31038;干编辑,但是她相当会理家,做起家事来手脚也颇为利落。

  然而,在今天这种情况下,修平无法因此而善罢?#24066;蕁?#23601;算是她早点回家,不跑到机场让修平下不了台,修平绝不会为了这顿美味的晚餐而强自压抑怒火。

  不可?#23478;?#30340;是,吃着妻子仓促间做出来的晚?#20572;?#20462;平竟然产生息事宁人的念头。事到如今,再追究妻子的丑事,徒然造成家庭的不和,倒不如填饱肚子之后立刻倒头就睡。

  可是话又说回来,一味地?#40644;?#23376;瞒骗而闷不吭声的滋味,实在也不好受。如果不彻底地盘?#26159;?#26970;,情况?#24179;?#32487;续恶化。

  修平吃完饭后又喝了一杯茶,随即走向站在洗碗台旁的妻子。

  这种时候,修平总是背对着妻子说话,否则面对面地他实在不知如何启齿。

  “你昨天去大阪了?”

  妻子正在洗碗的手停止了动作,过了一会儿她才说:

  “?#22253;。?#20844;?#23601;?#28982;派我去的。”

  ?#30333;?#22825;不是星期天吗?”

  “?#21448;?#31038;的工作往往和星期?#35813;?#26377;关系。”

  “什么事?”

  “我去跟一个大阪的家庭主妇拿她亲手写的一些笔记。”

  “不可以让她自己送过来吗?”

  “这样时间会来不及,而且?#19968;?#35201;亲自采访她。”

  沉默了一会儿,妻子接着又说:

  “你是不是怀疑我?”

  “我和驹井小姐一起去的,你怀疑我的话就去问她好了。”

  驹井是妻子的同事,修平也曾见过一次,她和妻子同年,彼此的交情不错。

  ?#20843;?#20063;和你搭同一班飞机回来吗?”

  ?#20843;?#22312;京都还有事,没有跟我一起回来。”

  修平想起了叶子在旅馆里说的话。女人为掩饰红杏出墙的事实,总是拿同性朋友作挡箭牌。

  “可是你要出门前总应?#20040;?#30005;话告诉我一声啊!”

  “我有啊!可是你已经不在原来的那家旅馆了。”

  “早上我应该还在啊!”

  “中午?#20063;?#20915;定要去大阪的。”

  妻子洗碗的手完全停了下来,把身体面向着修平的背影。修平感觉得到妻子的视线,但他仍然继续开火:

  “你怎么做?#21494;?#26080;所谓,但是请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什么意思?”

  妻子突?#35805;?#27700;龙头的水量开得很大,在水槽发出?#29677;?#21808;”的?#24615;由?#20013;,她说:

  “如果你想说什么的话,你尽管明说好了。”

  “过分的应该是你才?#22253;桑 ?br />
  修平回过身后,发觉妻子就站在他身旁。

  “居?#35805;?#22899;人带到札?#31232;?br />
  就是这句话让修平决定该怎么做。妻子?#28909;?#35828;出这种话,他也只有应?#38477;降住?br />
  “你也让我说几句话好不好?”

  为了稳定情绪,修平缓缓地抽了一口烟,才开口说道:

  “你是不是另外有了意中人?”

  那一瞬间妻子显得?#34892;?#30031;惧的样子。

  “有的话不要隐瞒,坦白一点没关系。”

  “你为什么说出这种话呢?”

  “你以为我?#19981;?#35828;吗?前一阵子我接到一个男人打来的莫名其妙的电话,过没多久一个下雨天的晚上,我又亲眼看到一个男人送你回家,而且……”

  芳子紧握的拳头?#34892;?#39076;抖,也许是罪状被人揭发,情绪受?#25509;?#21709;的缘故。

  “你以为我是个瞎子吗?你欺人太甚了。”

  说完之后修平觉得压抑已久的怒气获得了纤解,感到十分畅快。

  “欺人太甚的是你!”

  妻子不甘示弱地叫道。

  “我哪里欺人太甚?”

  “你干的事我全都知道,我知道那个女人是个有夫之妇,你们每个礼拜见一次面,还有,这一?#25991;?#20204;一起到北海玩……”

  ?#30333;?#21475;!”

  修?#38477;?#24515;被街坊邻居听到,芳子却似乎意犹?#28147; ?br />
  “我偏偏要说,你根本瞒不了我的。”

  “我也没有瞒你什么?”

  “还说没有?你做了那么?#20302;得?#25720;的事,你自己知道!”

  芳子往前走了一步。

  “你?#20302;?#22320;帮她买机?#20445;低?#22320;打电话给她,就是今天早上她也在你身边……”

  “那你呢?把弘美一个人留在家里,跑到大阪和那个男人私会!”

  “哪个男人?你指谁?”

  “打电话来家里的那个男人,瘦瘦的,头发长长的,你爱他的话就跟他在一起好了。”

  “你也和那个不干净的女人在一起好了。”

  ?#20843;?#19981;干净?”

  “你啊!”

  “你才不干净呢!”

  芳子闻言无力地跌坐在旁边的椅?#30001;希?#20004;只手捂住脸号啕大哭起来。

  听着妻子的哭声,修平突然搞不清楚自己做了些什么。从在羽田碰面直到回家之前,修平始终为妻子的不贞感到愤怒,并打算彻底地追究。没想到妻子却首先发动攻击,等到修平回过神来,他们已经两败俱伤了。

  修平实在有点厌倦这种气氛。在陈述芳子的罪状时,他感觉自己好比审问刑犯的检察官,痛快无比,如今他的罪行也被?#35835;?#20986;来,身份也随之变为阶下囚。

  修平站起来走到厕所。这?#21482;?#25581;疮疤的行为非但没有一点?#20040;Γ?#32780;且只会把夫妻的关系搞得更差。

  小完便走出厕所,妻子手?#24515;?#30528;一条手帕,楞楞地看着天花板。

  ?#30333;?#32780;言之……”

  修平嘟囔着,为了缓和气氛,他走?#36739;?#30871;台旁喝了一杯水。

  “今天的事你再好好想一想。”

  修平原本不想就此?#25307;藎?#20294;是折腾了整个晚上,他已经身心俱疲,因此希望早点结束这场战争。

  “好不好?”

  修平语气轻柔地问道,妻子却依然看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20843;?#21543;……”

  说完后修平随即发现这句话和此刻的气氛极不协调。这句话无异表示希望芳子和他上床。在这种情况下,芳子虽不至于会错意,修平仍然觉得自己说错话而有点尴尬。

  修平丢下坐在椅?#30001;?#30340;妻子,往卧房走去。

  卧房里黑漆漆的,棉被也?#40644;獺?#33509;在平常芳子一定会说:“我来铺被。”但经过如此激烈的争吵之后,她绝不会开口了。

  修平无可奈何地拿出棉被来铺,然后换上睡衣。看了一眼摘下来的手表,十二点过五分,漫长而痛苦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躺进?#26179;?#37324;,修平紧抓着被褥往墙边挪,让出偌大的空间,这么一来,待会儿芳子铺她自己的被时,他们两个人自然不会靠得太近。

  修平把卧房的大灯熄了,只留下枕边的台?#30130;?#21518;来发觉还是太亮,便也熄掉台?#30130;?#25972;个卧房又再度陷入黑?#25269;小?br />
  客厅里没有半点动静,芳子是不是仍然瞪着天花板看呢?

  修平仰躺着,随?#21050;?#20102;一口气。

  夫妻交相指责大吵一架的结果,显然只是得知对方不忠于自己的事实。

  修平本以为妻子会遮遮掩掩力图掩饰,没想到她却爽快地承认了。她虽然没有明说外头已?#24515;?#21451;,但那句“你也和那个不干净的女人在一起好了。”对于修平的追问,无异给予肯定的答复。

  “唉……”

  修平了解他?#22836;?#23376;的婚姻正面临?#29616;?#32771;验,他却连就问题本身认真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

  窗外传来阵阵小鸟的啼声,并?#24615;?#30528;挥打高尔夫球的球声。

  聆听这些熟悉的动静,修平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已经回到东京。

  高尔夫的球声来自于对面街上的某一户人家,他们在院子里搭了球网,?#21051;?#26089;上都会?#39134;?#20960;个十分钟。

  枕边的台灯依然关着,阳光却已从窗口肆无忌惮地?#20013;?#36827;来,卧房里的一?#26143;?#26224;可见。

  修平的左手边是一面白色的墙壁,正对面是通往客厅的纸门,妻子则背对着他睡在右手边。

  看着妻子的背影,修平想起昨天的事情。

  昨天,从札幌回到家里,吃过晚饭之后他?#22836;?#23376;激烈地吵了一架。结婚十七年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么赤裸裸地抒发彼此的不满。

  单看此刻宁静安详的卧房,实在找不出一丝的不?#20303;?#20182;们夫妻之间被褥的距离相当于平日的两倍,或许可以勉强说得上是唯一争吵过的痕迹吧!

  修平看着两床被褥间的距离,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就算芳子待会儿起床后,他们不会再重复昨天那?#32456;常?#28982;而要?#25351;?#24448;日的平?#35033;?#31995;,似乎已难上加难。

  在光线愈来愈充足的卧房里,修平叹了一口气。

  芳子平常总?#21069;?#38393;钟摆在枕边,六点钟必定准时起床,今天却不见闹钟的踪影。是她压根儿就不打算这么早起床,还是太过激动而忘了摆呢?反正,看样子短时间内她是不会起床了。

  芳子的鼻息规则而均匀,显示仍在熟睡中,于是修平蹑手蹑足地从?#26179;?#37324;爬出来,加了一件睡袍,往书房走去。

  走进书房修平立刻把窗帘拉开,坐在椅?#30001;稀?#22681;壁上的时钟已经指着六点十分。平常,从这个时候一直到吃早饭为止,他总会趁机阅读一些论文或?#21448;荊?#20170;天却提不起劲来。于是,修平点起一根烟,走到门口拿报纸,然后从第一版开始看起。

  将近七点半的时候,车声与人们的?#24615;由?#20174;敞着的窗口传了进来。修平已经抽了七根烟,他重重地干咳了一声。

  修平大约都在?#35828;?#38047;左右出门上班,如果芳子还打算做早饭的话,这个时候她实在?#38391;?#26469;了。她继续睡觉究竟做何打算呢?

  修平看着时钟,愈想愈气。

  ?#28909;?#33459;子以后不再煮饭烧菜整理家务,修平可就?#22235;越?#20102;。经过昨天晚上激烈的争?#24120;?#20462;平大概可以想象芳子的心情,但总不能因此而拒绝履行妻子的义务吧!

  突然间,修平真想跑进卧房怒斥芳子一番。

  “你在磨蹭什么?赶快起来煮饭!”

  如果芳子顶嘴反抗的话,修平一定要让她明白一个事实:

  “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做人家的妻子一天就必须履行一天的义务!”

  为了稳定情绪修平又点了一根烟,然后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不一会儿,客厅那边传来了动静。

  芳子总算起来了。修平坐回椅?#30001;希?#30053;坐仰躺姿势。

  修平心想,?#28909;?#33459;子起床了,自己就不必太焦躁了。应该暂时不动声色,先看看对方的表现再决定自己的态度。他摊开已经读遍了的报纸,想象着芳子走进书房时的表情。

  她会坦率地道歉,说一声?#30333;?#22825;的事很对不起?#20445;?#25110;是依然?#26377;?#26152;天那种臭硬的脸色?

  修平在?#38391;?#19982;焦躁的矛盾情绪中,?#21364;?#30528;芳子进门来和他说话。

  然而,一晃眼过了十五分钟,芳子竟然没有出现。已经快?#35828;?#20102;,修平出门的时间到了。

  芳子不可能不知道修平在书房里,难道她是有意漠视修平的存在吗?再这样耗下去,甭说吃早饭,他连换衣服的时间都快不够了。

  修平忍无可忍地咳了一声,此时芳子却在门外敲门。

  修平立刻把身体背向门口,然后尽可能以最冲的声音,问道:

  “干什么……”

  “早饭准备好了。”

  芳子的声音竟然十分的平静。修平把报纸折起来,熄掉香烟,这才慢吞吞推开书房的门。

  他不发一言地坐在餐桌旁,喝了一口柳丁汁。芳子从冰箱里拿出奶?#20572;?#25670;在桌?#30001;希?#20415;默默地走进卧房。

  上班时间已十分迫?#26657;?#20462;平草率地填了肚子,随即跑进卧房换衣服。芳子似乎不愿和他同处一室,见状立刻?#38391;?#34915;服到浴?#19968;弧?#31561;修平换穿完毕走回客厅时,芳子已在阳台上?#20132;ā?br />
  修平一个人走到门口穿鞋子,临走前他轻轻地往地下一踩,表示自己已要出门了,芳子却始终不曾回头,无可奈何修平只得悻悻然地打开门往外走。

  “真不明白!”

  在走往车站的途中,修平喃喃自语着。

  对于昨天的争?#24120;?#33459;子究竟作何感想?是认为自己不对?丈夫不对??#21482;?#35748;为他们夫妻?#21152;?#35813;好好反省一番呢?

  今天早上起床后,芳子只说了“早饭准备好了”这么一句话。除此之外,她简直就像个闷葫芦,修平根本无法从?#26434;?#20013;判断她心底真正的想法。然而,她保持沉默的态度,等于表示她根本没?#20852;?#27627;反省或抱歉的意思。

  ?#28909;?#33459;子如此强硬,自己也不必再企图挽回什么。修平郑重地告诉自?#28023;?#28982;后搭上电车。

  修平一整天都在忙?#25269;?#24230;过。

  参加医学会议而阔别六日的医?#28023;?#22686;加了很?#22024;?#30149;人,其中包括门诊与住院的病人,下午,修平又主持了三个因医学会议而延期的开刀手术,等一切都忙完时已经将近六点了。

  因此,他得以暂时忘记?#22836;?#23376;之间的争?#24120;?#30452;到手术结束,洗过澡回到主任办公室时,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一切才又在他的脑海里?#27492;鍘?br />
  其实,修平虽然?#22836;?#23376;大吵了一架,但是他本来以为芳子到最后一定会先低头。出乎意料的是,今天早上芳子的态度却没有任何谈和的迹象。

  在彼此毫不留情地互揭疮疤之后,他们等于都承认了自己已做出不忠于对方的行为,可谓两败俱伤,然而,修平却不认为男人不忠与女人不忠,两者的罪行应该等量齐观。

  这一点只要从男女在性行为上所扮演的角色来看,就能豁然明了。男人是射出、攻击性的,女人是被射人、被动性的;男人在性行为结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女人却会?#24515;?#20123;东西残留于体内。

  生理上如此,在精神上女人也比较容易动情。换句话说,即使没有爱情男人照样可以?#34892;?#34892;为,女人若缺乏感情基础就不太可能以身相许。反之,女人一旦以身相许,就表示对对?#25509;心?#31181;程度的感情。?#28909;?#22914;此,女人不忠的罪行当然比?#29616;?#32599;!

  修平思想前后,终于推演出这样的结论。

  芳子犯了这么重的罪,却不俯首认罪好言道歉,岂不是太傲慢了吗?

  修平的脑海里再度浮现站在阳台上?#20132;?#30340;妻子背影。她穿着一件碎花洋装,腰?#27663;?#20102;一条皮带。她原本十分瘦削,胸部也相当娇小,修平始终觉得她缺乏女性特有魅力,然而,这一阵子以来,她的胸部丰满了起来,连肤色也白皙许多。

  这些改变难道是和其他男人相爱的结果?

  “太过分了……”

  修平全身热血?#21009;冢?#20223;佛亲眼看到妻子的肉体任凭其他男人玩弄戏耍。

  “我?#20040;?#20063;是个?#21028;?#30340;医生……”

  不知情的人听到这句话也许会忍不住地大笑起来,然而修平的态度却是一本正经的。

  “我的体力绝不会输给年轻人!”

  这句话一说出口,修平立刻环顾四周,生怕被人听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修平不知道是不是?#20040;?#30005;话回家,交代妻子煮饭。然而,当他想到妻子那张?#19997;?#38754;孔,他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该怎?#31383;?#21602;……”

  修平开始感到饥肠辘辘,于是打算找医院里的几个年轻医生一起去喝一杯,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修平慢条斯理地?#38391;鴰巴玻?#26159;叶子。

  “我说的是真的啊!”

  “拜托你不要再骗我了,因为我不是你的玩物!”

  叶子说完这句话后,随即“喀”地一声?#21494;?#30005;话。

  修平慢慢地放下听筒,双手交叉在胸前。看?#27492;?#21516;时失去了芳子与叶子这两个女人的信任。

  医院的中庭花园已完全隐没在黑?#25269;?#20013;,昨天晚上的这个时候,他还在飞机上回味着快乐的北海?#20048;?#26053;,不料一夜之隔他的境遇居然产生如此剧烈的转变。

  “真受不了……”

  修平叹了一口气,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仰望着天花板。

  叶子虽然重要,但是解决自己?#22836;?#23376;之间的冷战,似乎才是当务之急。问题是究竟该如何解决呢?

  委托侦探视调查妻子的行踪吗?一旦确定了妻子的不忠,那不是对外承认自己遭到别人背叛的命运吗?

  再说,在昨天的争吵中,妻子已经默认了这项事实,自己倒不如直截?#35828;?#22320;询问妻子的意向,?#38477;?#35201;再继续执迷不悟下去,或是利用这个机会从此和那个男人一?#35835;?#26029;?

  但是,?#28909;?#22971;子坦白认罪,自己又该怎么做呢?何况她也有可能强烈地反击:

  “你自己又是作何打算?断绝来往?还是继续?#20302;?#27454;曲?”

  如果妻子真的这?#27425;剩?#33258;己该如何回答呢?你和他断绝来往,我?#19981;?#21644;她断绝来往??#21482;?#26159;等妻子了断一切关?#25269;?#21518;再?#30340;兀?br />
  看样子无论怎么做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修平又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闭上双眼。

  或许找广濑谈一谈会好一点也说不定。那个?#19968;?#30340;女朋友很多,对女人的心理应该知之甚详。

  但是,这种问题毕竟不是可以假他人之手获得解决的。修平突然发觉这件事情多想无益,倒不如找个地方买醉,一醉解千愁。

  “就这?#31383;臁?br />
  方针既定,修平立刻起身往诊疗室走去,趁那些年轻医生还没下班之前,赶快跟他们?#24049;謾?br />
  豆?#25925;?#24211;收集整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