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5章 冷夏

  速见芳子做完早饭之后,便开始忙着整理家务,等一切打点妥当时,已经将近十点了。

  每天早上芳子大概都在这个时候出门。

  编辑工作的上班时间弹性相当大,如果在上班途中必须先到其他地方拿稿子的话,即使过了十二点再到公司也无所谓。也因为如此,晚上忙到七、?#35828;?#25165;下班是常有的事,至于校稿的日子十二点钟回家更是稀松平常。

  芳子以前是杂志社正式的职员,现在则仅止于特约的合作关系,所以下班时间不会那么晚,顶多六点就能回到家,而且工作比较赶的话也可以在家做。特约身份虽无法享受公司的各项福利,但却相当轻松、自由。

  今天早上芳子本来也打算十时一到就出门。中午之前把昨天出差的旅费核算一下,下午则整理采访的?#23478;?#24102;,写成采访稿。

  然而,她现在却提不起做事的劲儿。

  只要想到今后该如何面对丈夫,芳子?#36884;?#24471;心乱如麻。和这件事比较起来,工作的事根本无足轻重。

  十点十分,芳子拿起听筒。

  她打给一个公司同事——驹井由美。由美和芳子同时进人公司,即使婚后也不曾中止工作,目前已是一份以青少年为诉求对象的杂志总编辑。她在公司里的职位比芳子高,但她们两人年龄相仿,个性上也极为投契,无论在工作方面或家庭方面,都是无所不谈的?#38376;?#21451;。

  昨天晚上芳子被修平质问时,她之所?#38405;?#30001;美当挡箭牌,也是因为她对由美的机智十分放心的缘故。

  事实上,由美昨天非但没有去大阪,而且截稿在即,她可能留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才回家。

  芳子忍耐到十点都没有打电话找她,就是觉得那么早把她吵醒不好意思。然而十点一过芳子就再也忍不住了。就算她还在睡觉,也非得把她吵醒不可。

  电话接通后,果然如芳子所料,过了好久由美的声音才出现在听筒那端。

  “怎么搞的?还不到十点不是吗?”

  “对不起,我遇到了困难,希望马上和你谈一谈。”

  芳子拿着听筒,开始叙述昨天晚上争吵的一切经过。

  “他表面上说是去参加医学会议,事实上却带着女?#35828;?#21271;海道游山玩水,你说,这不是太过分了吗?”

  芳子说话的语气起初还算平静,但是愈说愈激动。昨夜的愤怒又再度涌上心头。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是带着那个女人一起去的。”

  “所?#38405;?#23601;跑到机场去等他?”

  “他们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尤其是那个女人,好像一个偷吃了东西的小猫,一溜烟就逃掉了。”

  芳子真正想说的是,由机场回到家之后所发生的事。?#32422;?#22909;心好意地做饭给丈夫吃,役想到他突然脱口说出“你不要太过分”这句话,而且说话时的语气就像个无赖似的。

  “我心里委屈,所以也立刻还以?#19976;!?br />
  芳子一口气把之后的口角内容全部说完,这下子由美总算完全清醒了,不断地催促“然后呢?”

  说完之后,芳子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

  “昨天晚上?#20063;?#28857;离家出走,投奔到你那里去。”

  “你先生已经出门上班了吗?”

  ?#25300;一故前?#20182;做了早饭,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跟他说。”

  “这么说,你们是陷人冷战了罗!”

  “岂只是冷战,我想我们可能完了。”

  “怎么会呢?这种事可不能随便决定的哦!”

  “可是,他已经知道我外面有人了,你想他还会原谅我吗?”

  “你坦白承认?#32422;?#32418;杏出墙了?”

  “我倒是没这么说,可是……”

  “那么他应该不知道啦!”

  “我看他说话的口气那?#22823;?#23450;,搞不好已经委托侦探社调查过了也说不定。他是急性子,很有可能提出离婚的要求。”

  “你可要冷静一点!”

  听到由美这么一说,芳子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她赶紧用手指抹拭。

  “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

  由美好像从床上爬了起来,隔了一会儿她才说道:

  “你对松永说过这件事吗?”

  “我想先跟你谈过之后再打电话给他,这件事似乎也应该让他知道。”

  “你先生知不知道松永这个人?”

  “他大概不知道吧?”

  “那么你还是不要告诉松永,这事和他没有关系嘛!”

  提起松永这个人,芳子顿时感到胸口郁闷。

  “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事实上都怪我?#32422;骸!?br />
  现在回想起来,芳子自觉跑到机场去等待修平,就是完全错误的一着棋。当时,她是基于好奇心的驱使,欲一睹那个女人的庐山真面目。当然,其中也包含若干恶作剧的心理,她实在很想看看他们两人的狼狈模样,藉此报复琵琶别抱的丈夫。

  然而,出乎意外地?#32422;?#21453;而陷入被反复质问的窘?#22330;?#24858;弄丈夫的目的虽已达成,丈夫却因恼羞成怒而口不择言。

  “我实在不应?#38376;?#21435;机场的。”

  “?#21069;。?#30495;不敢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由于是很好的朋友,由美就毫不客气地指出芳子的不当行为。

  “就算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38405;?#21448;有什么?#20040;?#21602;?”

  “可是,我假如一直都放任他的话,他岂不是永远都骑在我的头上了吗?”

  “我了解你的?#37027;椋?#24344;美是不是也一起去了?”

  “?#21069;。?#25105;看那孩子也受了满大的刺激。”

  “你实在不应该让小孩看到那种场面。”

  对于由美的指责,芳子无话可说,这一点的确是她该彻底反省的地方。

  “可是,他实在太过分了。他们两个人堂而?#25163;?#22320;走出机场,而且修平?#38405;?#20010;女人的态度,说有多殷勤就有多殷勤。”

  “啊!你等一下……”

  由美那边好像有谁来了,芳子在电话中听到门铃的声音。芳子趁机看了看手表,十点半,她们已经讲了二十分钟。

  “对不起,可以继续说了。”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端又传来由美的声音。

  “你这两天是不是正忙着截稿的事?”

  “没关系,我昨天晚上忙到很晚才回家,今天大家?#23478;?#21040;中午以后才上班。”

  “你说嘛!修平是不是太过分了?”

  时间既然充裕,芳子就继续发她的牢骚。

  “他?#32422;?#22312;外面有女人,?#28147;?#19981;允许妻子逢场作戏。”

  “我老公还不是一样!”

  由美的丈夫小修平一岁,不过可能是没有小孩的关系,外表看起?#27492;?#20046;年轻了五、六岁。他在广告公司上班,口才一流待人殷勤,但由美说他实际上是个高深莫测的玩家。

  “我那一口子说,男人无论怎么花心都没关系,女人?#28147;?#19981;能踏错任何一步。”

  “他这样讲实在太过分了。”

  芳子心想,?#32422;?#21644;松永交往虽然不对,但是导致这种后果的因素,无非是丈夫过于自私。她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冷落?#32422;海?#20026;其他女人着?#35029;?#20037;而久之,她遂也产生“既然如此,大家一起乱搞”的念头。

  “他说的话都只是有利于男人。”

  “为什么男人逢场作戏就没关系?”

  “他?#30340;?#20154;花心不会动真感情,女人一旦和别人发生关系,就会无力?#22253;巍!?br />
  “哪有这种事?”

  “就是嘛!逢场作戏却动了真感情的男人也多的是。”

  “有的男人还为了女人变卖了土地散尽家产,到头来被抛弃,只好跳楼自杀了……”

  “到了这个时候有的男?#21496;?#20250;威胁人家跟他结婚,否则将予以杀害……要不然就抛弃妻子,连家都不要了,想想看,他们刚开始还不是逢场作戏而已?女人要是作出这种事情,他们男人不当成头条新闻来谈才怪!”

  两个女性编辑都对大男人主义横行的社会深恶?#28147;?#22312;这一方面的看法她们两人完全吻?#31232;?br />
  “女人也可以逢场作戏的。”

  “不过,你和松?#20048;?#38388;真的只是逢场作?#20223;穡俊?br />
  “这个……”

  说到一半芳子?#32844;?#35805;给吞了回去。她和松?#20048;?#38388;的确发生过肉体关系,却从来没有和他同居或结婚的念头,但是也并非全无感情。

  “我想我和他只?#20999;园?#20387;吧!”

  “你没有想过将来要和他在一起?”

  ?#25300;以?#20040;会这么想嘛!”

  芳子拿着听筒,使劲地摇着头。

  “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松永是个自由的摄影师,工作态度认真,摄影?#38469;?#20063;有一定水准,但略具艺术家的习气,并不太好相处。以他三十八岁之龄,从事的又是摄影工作,照理说是个相当吃香的单身?#28023;?#20107;实上,公司里一些年轻的编辑多半对他敬鬼神而远之,唯独芳子偏爱他那隐藏在孤僻个性中的纤细特质。

  “他和你先生完全不同类型。”

  由美说得一点也不错,修平的体格魁梧,外表富于男性魅力,一?#28147;?#30693;道是个颇为?#32536;?#30340;人。他在工作上也相当顺利,挫折与?#37096;?#20284;乎不曾降临在他的身上。相形之下,松永就显得修长多了,他的个性孤僻,事实上却十分脆弱,仿佛特别需要别人的照顾。总而言之,修平和他无论在外型或个性上都?#26174;?#21271;辙。

  “唉!我实在烦死了。”

  由美的话令芳子又开始为?#32422;?#21644;修平的事感到烦恼。

  “你打算以后怎?#31383;歟俊?br />
  “我就是不知该怎?#31383;歟?#25165;打电话给你的啊!”

  时钟已经指着十点五十分,实在该出门了,然而即使现在赶到公司上班,似乎还是无法把工作做好。

  “不想个办法的话……”

  其实,芳子一个劲地嘟囔着也于事无补。她吵架的对象?#20999;?#24179;,她却拉着毫无?#32454;?#30340;由美?#35835;?#23558;近五十分钟。

  “你要不要到公司去?”

  “已经非去不可了!我必须核算出差费,然后将采访的?#23478;?#24102;整理出来……”

  “这些事不是也可以在家里做吗?”

  由美说得没错,然而待在家里芳子老觉得?#37027;?#26080;法放松。

  “待在家里我就有一种很凄惨的感觉。”

  “你不要想得那么?#29616;?#22043;!我想你先生也一定很后悔的。”

  “他为什么会后悔?”

  “因为追根究底,是他花心在先啊!所有的不是也是因他而起……”

  芳子认为这个理由有些牵强,然而此刻这么想却有助于?#37027;?#30340;放松。

  “他才不是那种深明大义的人呢!他也认为男人做什么都可以,女人却必须谨守妇道。”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他心里应该明白?#32422;?#20063;有不对的地方。”

  由美不是当事人,说得自是轻松,殊不知修平绝不会这么好说话的。

  “你要搞清楚,我先生已经明明白白地指着我的鼻子说,他知道我在外面有男人了!”

  “可是,?#19968;?#26159;必须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说着说着,芳子对于?#32422;?#20173;然待在家里感到不可?#23478;欏?br />
  “你说,我以后究竟该如何是好?”

  “总而言之,你先暂时观察情况再说。”

  “这么说,你要我继续待在家里,为不说半句话的丈夫做饭,两个人默默地看电视,晚上再铺好棉被,彼此背对着背睡觉?”

  “事情不会那么糟的。你可以泡茶给他喝,或是谈一谈弘美,除了吵架之外,你们总有其他的话题吧!”

  “这些事必须由我带头做吗?”

  “如果你还打算维持这个婚姻的话,除了这么做之外大概别无他法了。”

  “可是,我为什么要主动讨好他呢?是他先背叛我的!这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他和那个女人已经在一起快两年了。而且,他根本不把我当女人看,在他眼里我不过只是煮饭洗衣的黄脸婆罢了。事到如今,?#19968;褂性?#35752;好他的必要吗?”

  芳子说个不停,由?#20048;?#22909;打断她。

  “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情绪这么激动,实在都不像你了。”

  被由美这么一说,芳子立即感到十分难为情。

  “你?#30340;?#20808;生背叛你,你不是也背叛了你先生吗?”

  “我的情况和他不同,我是因为被他冷落,感到寂寞才……”

  “不论你的理由多么冠冕?#27809;剩?#21482;要他知道了你和松永交往的事实,他不会管这么多的,他一定会认为你犯了同样的罪。”

  芳子搞不清楚?#32422;?#30340;行为在本质上是否和修平的行为相同,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32422;?#21644;松永交往的这个事实。

  “事到如今,再争谁对谁错,都于事无补了。你们两个人都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互揭疮疤并不能解决问题。男女之间的问题,只有当事人有能力解决,这句话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由美是旁观者,说话的口气十分冷静。

  “沉着一点,?#38405;?#32780;言,先观察一段时间是最重要的当务之急。”

  “可是,我面对的是无可避免的现实!今天晚上我先生他会回家,我们还是必须生活在一起。”

  “你们就做嘛!”

  “你说什么?”

  “就是相好嘛!”

  “怎么可能……”

  “你先生明白的。”

  “明白什么?”

  “夫妻吵架之后,只要做了那件事保证就相安无事了。”

  “才不会呢!”

  芳子还想继续说下去,由美却已经有气无力了。

  ?#25300;梗?#24050;经十一点了!待会儿我再打电话给你,好不好?”

  “为什么?”

  “我想休息一下。”

  由美是多年的老友,两个人在一起时总是直话直说,所以有时候会忽略对方的感受。芳子觉得她似乎已听腻了?#32422;?#30340;牢骚。

  “对不起,那?#22812;?#20102;哦!”

  “那么,再见。”

  “喀”地一声电话挂断了。放下听筒,芳子感到疲倦万分,随即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芳子清洗了流过泪的脸庞,然后又磨蹭了老半天,等到要出门时已经十二点了。

  这个时候出门,大概一点钟左?#20063;?#21040;了公司。

  下班时间?#24418;淳?#23450;,芳子不必赶着出门,但还是先打个电话联络一下比较好。

  芳子便拿起电话,直拨总编辑的办公?#25671;?br />
  “昨天我已经到了大阪采访过了。”

  芳子昨天采访了夫妻同时上班比例最高的社区,这个采访来自于总编辑的构想。

  “时间不够,我没有办法一一采访,但是仍然收集了大部分人的意见。”

  “很好,辛苦你了。”

  总编辑比芳子小两岁,因此跟她说话的口吻相当客气。

  芳子又?#22949;?#32534;辑报?#31119;?#19979;午才会到公司,稿子则将在这一、两天内整理好。最后,她问道:

  “还?#23567;?br />
  “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什么。”

  芳子本想打听一下照片的事,但是说了一半?#32844;?#35805;给吞了回去。反正这一篇报?#23478;?#19981;是什么艺能记事,只要找一些具有当地风味、社区的游乐场、或职业妇女陆续上班的照片也就够了。

  芳子之所以欲?#26434;?#27490;,是因为同行的摄影师是松永的缘故。公司里大概没有人发现芳子和松永的关系,即使知道他们气味相投,常在一起工作,也绝对想不到他们已发展到男女之间的肉体关系。而且,年轻的编辑中,甚至有人以为芳子是?#27492;?#27704;在公司里不得人缘,工作又少,基于同情才尽量找事让他做的。

  只有由?#20048;?#36947;实际的情况,但是她的嘴巴相当紧,不会随便和别人咬耳根子。

  因此,总编辑也不可能知道松永的事,芳子欲?#26434;?#27490;的原因是,一旦提及照片的事,她可能又会想到昨夜的不愉快。

  挂?#31995;?#35805;后芳子起身把阳台的窗帘拉上,心理又惦记起松永。

  到底该现在打个电话给他,还是到了公司再打。

  她和松永今天并没有什么非见面不可的事要办,照片的问题他们昨天已经说定了,要等到明天才能冲洗好。

  然而,从早上一起床开始,芳子就想打电话给松永,她本来还想先打给松永,再打给由美。

  问题是现在打电话给他,又该说些什么呢?

  “昨天晚上我和我先生大吵一架,整夜都没睡好。”“我先生已经发现了我和你的事,搞不好你哪一天会接到他的电话也说不定。”“看情形,我和他可能会离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如果能够,芳子真想彻底地倾吐一番。但是这么一来,她在松永心目中贤淑可爱的形象,不就变成一个任性、自私、只会推诿责任的恶婆娘?

  芳子在拉上窗帘后显得宁静柔和的客厅里,茫然不知所措。

  在目前这?#26234;?#20917;下,能够设身处地为芳子分?#22681;?#24833;的,大概就只有松永一个人了。由美虽是无所不谈的?#38376;?#21451;,但毕竟只是同性友谊,到最后若是不耐烦地说上一句“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芳子不是很尴尬吗?

  松永就不同,他会立刻赶到芳?#30001;?#36793;,为她认真考虑任何状况。幸好松永在四年前离了婚,目前一个人住在高井户,接听电话十分方便。

  只要告诉他有事相商,他必定立刻穿?#22799;?#20214;昂贵的黑夹克,披着一头性格飘逸的长发,轻盈地来到芳子的身边。

  在聆听芳子叙述之际,松永势必会叹上一口气,喃喃?#26434;?#36947;着:“这该怎?#31383;臁?br />
  按照他的个性,他大概不会说出“一切交给我办”或“不必担心”诸如此类充满男子气概的话,倒不是他狡猾奸诈推诿责任,而是他的个性本?#28147;?#27604;较平和。

  事实上,芳子之所以和松永交往,也是因为醉心于他那份深具感染力的平和。一生顺遂的修平就缺少他那种历经沧桑的?#21467;牌?#36136;。

  他们两个人刚开始在一起,自然也是芳子主动采取攻势。有一次他们一起到仙台出差,结果在旅馆的酒吧喝酒时,芳子突然投人松永的怀抱,然后就这样走进他的房间。与其说芳子爱恋松永,倒不如说她是希望?#20004;?#22312;恋爱的感情里,才会在不知不觉中和松永发生关系。

  自从那一夜之后,芳子就不断地在松永身上需索着久未享有的男性温柔。

  这次和修平吵架,芳子并不认为松永应该负担任何责任,只是想把事情经过告诉他,向他撒娇一番。

  反正,迟早都会告诉松永,那么早一点说又有什么关系?

  芳子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既然要打电话,在家里打应该比较方便,在公司打则有被他人窃听之虞。

  芳子回到客厅拿起听筒,用手指按了那几个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数字,响了三声松永才拿起电话。

  ?#25300;埂?br />
  听到松永的声音,芳子不由自主地把听筒拿离耳边。

  ?#25300;梗?#25105;是松永。”

  松永得不到回答,似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当他又同样问第二次时,芳子就把电话挂了。

  透过蕾丝质料的窗?#20445;?#21487;看到晴朗的初夏天空,以及不远处的一座高尔夫球练习场,修平经常在节假日到那里?#30001;?#20960;杆。

  芳子心想,没有和松永说话也许才是对的。现在和他见面,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徒然增加他的负担。

  “坚强一点!”

  芳子如此告诉?#32422;海?#25343;起皮包往门口走去。

  芳子的公司距离御茶水车站只有五分钟的?#28902;蹋?#20174;前是一栋灰色古旧的大楼,两年前改建之后,如今蜕变为覆盖着玻璃帷幕的现代化大厦。

  大厦的内部陈设和外观一样井然有序,人口处的装潢甚至会让人有置身商社或银行之?#23567;?#33459;子虽喜爱新大厦整齐的环?#24120;?#21364;也十分怀念旧大楼杂乱的气氛。

  走廊里遍布随地丢弃的贴纸,编辑部的书籍与原稿堆积如山,这样的情?#20843;?#20046;比较像个出版社。大楼改建后,公司引进了文件处理机与传真机等现代化设?#31119;?#36807;去出版社那种忙碌杂乱的气氛遂消失殆尽。

  芳子隶属的?#38712;?#21002;妇女”杂志的编辑部,位于大厦的四楼。芳子?#35828;?#26799;到了四楼后,随即推开眼前的大门,往里面走,编辑部正式的编制有十名职员,总编辑可能有事,不在位?#30001;稀?br />
  芳子和他们简短地打了招呼,便坐在一张书桌前。

  坐定之后芳子叹了一口气,对面的富田立刻问道:

  “昨天大概很累吧?”

  乍听之下,芳子以为昨天他们夫妻吵架的事已经外泄,?#25104;?#21464;得十分难看,但是富田指的似乎是另一件事。

  “采访?#20999;?#32844;业妇女不是要使用一些技巧吗?”

  总编辑可能告诉过他采访社区职业妇女的事。

  “但是,如果松永肯和你合作的话……”

  富田同情芳子必须和松永共事,反而使芳子的情绪更加恶劣。

  他们的对话到此为止,芳子开始填写出差报告书。

  公司规定员工出差回来,必须提呈费用明细表,清楚记录交通费、住宿费?#25226;?#36884;所需各项费用。

  有些人会藉机虚报费用中饱私囊,芳子却始终实销?#24403;ǎ?#23588;其和松永一起出差时更是分毫不差。因为她认为两人已经享受了一次免费的旅游,没有理由再要求其他。

  写完报告书时已经两点多了,芳子却仍然没有食欲。她拿出昨天采访的?#23478;?#24102;来听,不一会儿由美就打电话来了。

  “你终于来上班了。”

  由美她们的编辑室在三楼。

  “我半个钟头以前来的,要不要到楼下喝杯咖啡?”

  由美似乎对?#32422;?#21018;才挂?#31995;?#35805;有点过意不去。

  芳子在黑板上留言之后,便退自前往一楼的咖?#24525;?#32467;果由美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怎么那么没有精神啊?”

  “是吗?”

  芳子目前的心境的确像个悲剧故事中的女主角,但她自认在公司里应该掩饰的很好才对。

  “你老公没有和你联络?”

  午休时间已过,咖?#24525;?#37324;的客人不多,但是由美还是压低了产量。

  “没?#23567;?br />
  “要不要由我打个电话给他?”

  “干什么?”

  “跟他说是我跟你一起去大阪啊!”

  芳子摇摇头。她不认为现在采取这?#27490;?#24687;的手段,对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会有所改善。

  “我实在搞不懂,他怎么会知道我外面有男人呢?”

  由美点了一根烟,接口说道:

  “搞不好他真的委托侦探社调查过了。”

  起初芳子也是这么想,但看情形这似乎?#20999;?#24179;长期观察的结论。

  “一切都是我不好。”

  “不要一味地把错误都往身上揽嘛!”

  由美对芳子的态度感到不以为然,如此简单地把错误完全归于?#32422;海?#23682;不有失强调坚守女性地位的编辑立场吗?

  “责任是双方的,你没有必要一个人认错。”

  此时,咖?#24525;?#30340;自动门?#29677;А?#22320;一声打开,走进了两个男人,看样子不是公司的员工,于是由美继续说道:

  “你是不是还想再继续和松永来往?”

  “你怎么知道?”

  “你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了吧?”

  “没有啊……”

  “可是你想打,对不对?”

  心事被人说中,芳子只好默?#31232;?#30001;美用她修长的手指把香烟揉熄后,说道:

  “现在你不能和他见面,否则你会输掉你和你先生之间的这场战争。”

  芳子不是不了解由美的意思,然而她此刻根本不想和人作战。

  “我不想当强人。”

  对芳子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和丈夫作战,而是未来该怎?#31383;?#30340;问题。

  “女人真可怜,连个地方都没得去。”

  “你要到哪里?”

  “我现在真想出去散散心。”

  “这个时候你绝对不要先离开家里,反而应该好好地呆在家。”

  “可是,我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既不想工作也不想楞楞地面对?#32422;骸!?br />
  “你一定要坚强一点,你放心,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

  由美的确是个?#38376;?#21451;,然而当事者和旁观者的心境毕竟是不同的。

  “谢谢。”

  和由美道谢后,两人随即分手道别,芳子立刻回到编辑室继续工作,可是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外表看起?#27492;?#26159;在做事,其?#30340;?#23376;里是一片空?#20303;?br />
  尽管如此,她还是磨蹭到傍晚,因为也许松永会打电话来。

  五点钟一到,半数以上的职员都陆续下班,芳子也停止工作?#24613;?#22238;家。

  “辛苦了。”

  和其余的同事打了声招呼,走出公司,漫步于前往车站的道路上,芳子才发觉双脚是那么自然地往回家的方向走。

  中午离开家门时简直可以用“逃出来”来形容当时的情绪,结果出来还不到半天,居然?#21482;?#24565;起那个地方。

  我真的除了那个地方再也无路可走了吗……

  了解所有始末的由美今天晚上必须加班,忙着截稿的事,现在要联络大学时代的朋友又嫌太晚,再说找她们也解决不了问题。

  倒不如到妹妹?#19968;?#23158;婶家去。问题是去的话就必须找个突?#35805;?#35775;她们的藉口,芳子现在没有耐性再把?#32422;?#21644;修平的争吵经过再重头叙述一遍,而且一旦涉及这个话题,势必也要把?#32422;?#30340;丑事抖出来不可。她可不愿意?#32422;?#22810;年来兼顾家庭与事业的完?#20048;?#19994;妇女形象,毁在?#32422;?#30340;手里。

  这个时候,如果弘美在家的话,或许可以转移一下情绪,不过弘美昨天才回到学校,断无把她再叫回来的道理。

  思前想后,现在能去的地方还是只有松永那里。

  “跟他见个面,吃个饭吧!?”

  芳子喃喃?#26434;?#30528;,然后慌张地摇摇头。

  刚刚由美才说过,目前绝对不能和松永见面,芳子本身也知道轻重利害,她对?#32422;?#30340;念头感到惊?#21462;?#19981;可?#23478;欏?br />
  彷徨地走着,终于到了车?#23613;?#36710;站四周拥满了上班族和学生。芳子跟随人群走进剪票口,并且很自然地停留在从代代木开往涩谷的月台上,等到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坐在回家方向的地铁上了。

  既然都坐上车了,也只能回家了。

  决定回家之后,芳子想到该吃晚饭了。

  回家的路上有很多小餐馆或寿司店,或许可以到那里随便吃点东西,问题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女?#35828;?#29420;进餐未免太凄惨了吧!

  无奈,只好到车站前买点东西。经过熟悉的蔬菜摊和鱼摊时,小?#35775;?#37117;齐声招呼芳子,于是她买了胡?#31232;?#29577;蕈和生鳟鱼片。

  回到家之后,芳子才发现购买的数量非但不只一人份,也许连两个人都吃不完。

  芳子对?#32422;?#21363;使和丈夫吵架却仍然买两人份的东西,感到相当不满,不过既然已经买了,也没?#24615;?#20002;掉的理由。

  换好衣服后芳子就开始?#24613;?#26202;餐。

  无论做些什么,总之身体在活动时比?#22799;?#22815;忘掉不愉快的事。芳子把胡瓜做成?#35013;枇共耍?#40159;鱼做成法国式黄油炸鱼,并把玉蕈加人?#22810;?#27748;里,果然,在这段调整过程中,她真的把争吵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今天煮饭没有修平在旁催促,芳子就慢条斯理地磨蹭,总?#19981;?#20102;一个多小时才把晚?#22949;急?#22909;。

  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半了,芳子发觉?#32422;?#21407;来在等修平而苦笑不已。

  结婚十七年来,等候修平已经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习惯,似乎根深蒂固,一时无法改变。

  芳子把两人份的晚餐摆在?#22949;瑯裕?#21364;仍然没有丝毫的食欲。

  今天晚上是为了打发时间才煮饭的。在打发时间的过程中,食欲似乎?#19981;?#24471;了满足。

  将近?#35828;?#26102;,芳子还是开始吃了起来。忙了半天才煮好,不吃实在?#19978;В?#32780;且也对不起?#32422;骸?br />
  然而,吃着吃着,芳子的眼眶逐渐地涌满了泪水。

  不晓得修平几点才回来,而且看情形他也有可能不回来了。其实,芳子心里早就明白他不会回家吃晚饭,她搞不清楚?#32422;?#20026;什么还要煮两人份的饭呢?

  芳子放下筷子,擦了?#20102;?#30524;。她觉得此刻?#32422;合?#20010;孤苦无依的孩子,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关爱。

  象征性地吃了一点东西,芳子就把剩余的菜放到冰箱里去,然后清洗碗盘。

  才九点,长夜漫漫该如何打发呢?芳子走进浴室洗头洗澡,之后,又回到客厅等头发慢慢风干。公司的事还没有做完,芳子却没有丝毫工作意?#31119;?#20110;是她冲了杯咖啡,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外人看到这?#26234;?#26223;,或许会以为芳子轻松自在无拘无束,殊不知她心乱如麻根本无法平静,眼睛虽然看着电视,却浑然不知连续剧的情节。

  后来,芳子躺在沙发上假寐了一会儿,又爬起?#31383;?#21654;啡喝完,连续来回两次,时钟已经指着十二点了。

  修平果然不回来了……

  芳子?#30001;?#21457;上站起来,走进卧房,铺好?#32422;?#30340;棉被。换上睡衣之后,她走到电话?#35029;?#24819;再和由美说说话,电话铃声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芳?#30001;?#21560;了一口气,才慢慢地拿起听筒。

  “请问是速见先生的公馆吗?”

  对方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我是冈崎。现在主任喝醉了,一个人可能没有办法回家,待会儿我们会把他送回去。”

  冈崎?#20999;?#24179;手下的一个年轻医生。

  “他有没?#24615;?#20040;样?”

  “没有,只是喝醉了而已,不过他刚才吐了。”

  “他也真是的……”

  “我们一个小时?#38405;?#20250;到。”

  “真对不起,那就拜?#24515;?#20204;了。”

  芳子不自觉地做出?#31361;?#30340;表情,恭恭?#28147;?#22320;向听筒低头鞠躬。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门口响起了铃声。

  芳子立刻打开大门,随即看到两个年轻的男人一起扶着修平站在门口。他们都是和修平在同一家医院工作的医师,站在右边的是冈崎,站着左边的芳子曾经见过,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被他们扶着的修平似乎醉得相当厉害,眼神空洞,连站立都成问题。

  “他平常很少像今天这样喝得这么猛……”

  烂醉的修平已经不省人事,连脱鞋子的力气都没?#23567;?#33459;子蹲在地上帮他把鞋子脱掉之后,拜托他们两人把修平扶进来。

  “请你?#21069;?#20182;扶到这里……”

  芳子拜托他?#21069;?#20462;平扶到客厅中央的沙发上。

  “真对不起,扫了你们的酒兴。”

  “不要这么说,我们无所谓。今天是主任找我们喝的,而?#19968;?#26159;他请客。”

  “我先生找你们喝?”

  “?#22253;。?#20182;开完刀之后来诊疗室找我们,突然提议一起去喝酒……”

  “他有没有在喝酒的地方闹事?”

  “这倒没有,不过……”

  冈崎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面色?#22253;?#30340;修平,说道:

  “我看他有一点急性酒精中毒的症状,不过胃里面的东西已经完全吐出来了,只要充分休息,应?#27599;?#20197;自然痊愈。”

  冈崎详细地加以解?#20572;?#21644;另一个医生对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说道:

  “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请等一下,我泡杯茶给你们喝了再走。”

  “不了,计程车还在等着我们呢!”

  两个年轻人迅速地走到门口。

  “等一下。”

  芳子慌张地从摆在?#22949;?#19978;的皮包里,拿出一万块,包在?#24466;?#32440;里,塞给冈崎。

  “这个你们拿去付车钱。”

  “不用了,根本不需那么多。”

  “你们特地送他回来,总不能再让你们?#21697;?#21543;!”

  “那么,我们就收下了,多余的就算给司机的小费好了。因为刚才主任在计程车上也吐了一次。”

  “那不?#21069;?#20154;家的计程车弄脏了吗?”

  “没有关系的,你不必担心。”

  冈崎打开大门正想走出去。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说道:

  “麻烦你转告主任,明天上午?#35828;?#24320;会,下午还有?#36739;?#25163;术。”

  “我知道了,?#19968;?#36716;告他的。实在很谢谢你们这么晚了还把他送回来。”

  芳子目送两个年轻的医生,又再度弯下腰来深深地一鞠躬。

  芳子回到客厅,仔细地凝视着横躺在沙发上的丈夫。

  他穿着西装,白衬衫的扣子解开了好几个,露出毛茸茸的脸部,双脚跨得很开。也许是吐过的缘故,他的脸上有些?#22253;祝?#22836;发杂乱在覆盖在额头上。本想继续让他睡,然而睡在沙发上一定无法解除疲劳。

  于是,芳子走进卧房,在?#32422;?#30340;被褥旁边铺上丈夫的棉被。然后拿着修平的睡衣回到客厅,修平显然已经睡得很沉,嘴巴略微地开启着。

  “亲爱的……”

  芳子蹲在沙发前,轻敲丈夫的肩头。一阵混合了酒精与呕吐的酸臭味,瞬间扑鼻而来。

  芳子不由地把脸撇开,?#26234;?#20102;一下修平的肩膀。

  ?#25300;梗?#36215;来一下嘛!”

  芳子摇了半天修平还是没有半点?#20174;Γ?#21482;?#38376;?#25293;他的脸颊,这回总算清醒了。他张开眼睛头也抬了起来,然而马上?#32844;?#22836;缩回沙发里,似乎表示他不愿意起来。

  芳子很想使劲把修平拖起来,问题是她的细胳臂根本无法使修平超过七十公斤的身体移动分毫。早知如此,刚才应该拜托那两个年轻人,把修平扶进卧房才对。

  “怎?#31383;?#25165;好呢?”

  芳子心想,索性就不管他了,可是他的白衬衫和西装的领口都沾到了呕吐的脏东西,芳子只好歪着头帮他脱西服。

  折腾了半天,芳子才把修平的西装脱下来,问题是西装裤和白衬衫可就难脱了。芳子只有?#29260;?#25343;了一条湿毛巾擦拭白衬衫的污点,然后松开腰带。

  接下来,芳子?#38047;?#19968;条?#26053;?#24062;把丈夫的脸和双手彻彻底底地擦了一遍,并在他身上覆盖一条毛毯。

  清理工作总算告一段落,看样子就只能让他这样度过这个夜晚了。

  芳子坐在沙发对面的椅?#30001;希?#21497;了一口气。

  ?#32422;?#36825;么辛苦,丈夫却张着嘴、打着鼾、舒舒服服地睡他的觉!

  他为什么要喝成这个样子呢?

  修平并不是不能喝,只是最近喝酒的?#38382;?#24050;经大幅减少。从前他也曾喝到深夜一、两点才回家,不过早在结婚前,芳子就已听说外科医生多半爱好杯中物,因此并不太在意。她认为只要不是?#35753;憑疲问?#19981;要过多,应该就没有什么关系。

  像今天晚上这样烂醉的情形,还是第一次。这几年来修平偶尔在外面应酬喝?#30130;?#20960;乎都没有喝醉过,至于呕吐更是绝无仅?#23567;?br />
  那两个年轻医师似乎也对修平酒醉的程度感到惊?#21462;?#20182;们特地把他送回来,脸上还带着歉意,深恐芳子会责怪他们。

  ?#26114;?#38393;也应该有个程度……”

  芳子喃喃?#26434;?#30528;,然后把阳台的窗户打开。若不再透透气,房间里势将充满浓厚的酒味。

  ?#20843;?br />
  突然间,身后的丈夫叫了起来。

  ?#20843;?br />
  他呼叫第二次时,芳子已从厨房端着一杯满满的水,拿到他的嘴边。

  ?#24418;?#28165;醒的修平双手紧握住茶杯,仰着头一口气把水喝完。

  “还要……”

  芳子只好又去倒了一杯,修平还是一饮而尽,随即倒?#33459;?#32493;睡。

  “亲爱的。”

  芳子觉得不能再姑息他,便使劲地摇晃他的肩膀。

  “起来嘛!我已经把棉被铺好了,到房里睡。”

  芳子正想用双手把修平扶起来时,修平突?#35805;?#22905;的手撇开。

  “吵死人了。”

  芳?#30001;?#37027;间目瞪口呆,双手悬在半空?#23567;?#20462;平又继续叫道:

  “红杏出墙的……”

  “亲爱的!”

  芳子黯然地离开丈夫的身边,走到阳台前。

  初夏的晚风从窗口轻轻地?#21040;?#26469;,天空中的?#25735;?#24456;厚,芳子看不到?#20999;?#21644;月亮,只有前面那一带?#20102;?#30528;红色的光芒。那个角落正是银座和六本木,也是刚才丈夫喝酒的地方。

  芳子在黑暗中凝视着红色的天空,反?#27492;?#32034;刚才丈夫所说的话。

  “红杏出墙的……”

  丈夫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想到这里,芳子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丈夫之所以烂醉如泥,很可能是因为昨夜的事。他今天并没有什么应酬、约会,却主动找人喝?#30130;?#36824;不是为了抒发昨夜的郁闷。

  芳?#30001;?#21560;了一口气,然后把阳台的落地富关上。

  回头一看,也许是灯光太亮,丈夫不晓得什么时候把?#22827;?#22312;毛毯里。

  芳子走到厨房,把水壶装满水,和玻璃杯一起摆到前面的茶几上。然后关掉客厅里的电灯再看看手表,已经一点半了。

  芳子走进卧房后立刻换上睡衣,梳了梳头发,回头看着眼前的两床棉被。

  芳子想到?#32422;?#21018;才慌慌张?#29260;?#34987;的情景,不禁苦笑了一下。

  今天一整天,即使在公司里,?#32422;?#24515;里始终在责怪丈夫,别人一来到家里,?#32422;河至?#21051;变成了贤妻,向年轻医生道谢,迎接丈夫进门。非但如此,?#32422;?#36824;为丈夫宽衣解带、铺床倒水。

  就算这些举动是长年的习惯使然,?#32422;?#36824;是太没出息了。

  尽管这么想,芳子的情绪却反而踏实了一点。

  “反正……”

  “只要他回家就好了。”

  她的脑海里慢慢地浮现出叶子在机场时那张惶恐的面?#20303;?br />
  ?#25300;也?#19981;要输给那个女人呢!”

  芳子在黑暗中如此告诉?#32422;海?#32456;于安心地闭上双眼——

  豆?#25925;?#24211;收集整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