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7章 秋色

  站在陽臺上可以看到對面街上那棵大櫸村,以及夕陽下的秋季天空。一個月前,從這個方向望去,還可以看到一層層純白的積亂云,而已邁人十月的現在,云層的下緣則都已被染紅了。

  秋天的夕陽總是令人產生不勝唏噓之感。

  從剛才開始,速見芳子就一直在陽臺上凝望著暮色漸濃的天際,心底猶疑不定。

  待會兒到底該不該去聽音樂會呢?

  位于六本木的S音樂廳甫于近日完工,這場音樂會就是為揭開一連串將在此舉辦的藝術活動的序幕而特別籌劃的。S音樂廳是由某家洋酒公司耗資七十億所興建完成的音樂殿堂,芳子覺得身為一個女性雜志的編輯,實有必要一睹音樂廳豪華精致的真面目。

  入場券現在就在她的手里。

  音樂會從六點半開始,就算坐車到六本木需要一個小時,芳子也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做各項準備。

  今天早上起來時,芳子本來打算要去,在吃早飯時和修平報備過了,修平也爽快地答應,并表示晚飯將在外面吃。

  事實上,只要芳子肯去,她不會遭遇到任何阻礙。

  令她遲疑不決的原因,拿票給她的人是松永。

  要想到松永將坐在自己的身邊,芳子就有點意興闌珊。

  自從和修平吵架以后,芳子就不曾再和松永私下約會。當然,他們同在一家公司上班,不可能完全沒有見面的機會。

  他們曾在編輯室、員工餐廳及走廊上碰過幾次面,芳子總是輕輕地點點頭便一走了之,而且也盡量避免和他一起工作。

  在和修平吵架之前,芳子和松永一個禮拜固定地約會一次,偶而也會為工作一起到外地出差。因此,松永本人應該比誰都明白,這幾個月來芳子在態度上的明顯轉變。

  然而,松永沒有責怪過芳子,或發過什么牢騷。有時候在走廊上碰面,他也都只是以善意的溫柔眼光看著芳子,芳子不理會他,他也只是默默地看著芳子離去。

  他們都是公司的特約員工,并沒有太多碰面的機會,除非特別約好,否則要想見面就只能靠運氣了。

  剛開始的那一個月倒還沒有人注意,連續兩個月下來,公司的同事也都覺得訝異了。

  夏季即將結束時,對面的富田曾經問道:

  “這陣子,你好像都沒有和松永一起做事了。”

  芳子嚇了一大跳,還以為富田知道了自己和松永的關系。

  “他好像也很忙,所以……”

  “還是找別的攝影師一起工作比較輕松,松永太孤僻了。”

  原來富田以為芳子也覺得松永是個難纏的人物,所以才終止了合作關系。

  芳子只得含混地點點頭,敷衍了事。

  事實上,芳子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地逃避和松永共事。尤其是工作接踵而至時,根本由不得你挑選自己中意的攝影師。

  九月中旬,芳子負責一個女明星的專訪,一時找不到其他攝影師,公司最后只得拜托松永幫忙;九月底,總編輯也曾指派芳子和松永一起前往北陸,收集一些秋季的旅游資料。

  女明星的專訪是在白天,而且是在東京進行,所以芳子接受了,至于出差到北陸收集旅游資料,她則以家有急事為由推掉了。初秋時節到金澤與能登半島一游,是芳子多年的心愿,但是一想到必須和松永單獨過夜,她只好臨陣脫逃了。

  和修平大吵之后,芳子就已下定決定,絕不再和松永接近。

  芳子不知道修平后來有沒有再和那個女人見面,但是至少從表面上看來,修平這一陣子頗能自律。

  看到修平這種表現,芳子不禁心中暗喜。這次吵架的唯一收獲,就是了解修平雖然花心在外,卻無心破壞家庭。

  芳子認為修平都能有這樣的表現,她自己也應該好好地自我檢討。

  芳子之所以接近松永,完全是因為受不了修平回家時身上那股令人窒息的女人香味。長期壓抑的結果令芳子悶悶不樂,于是就在不知不覺中和松永發生了親密的關系。

  芳子最近幾乎不曾再聞到那股香味,這一點似乎也可以證明修平沒有去找那個女人。

  因此,芳子覺得自己也不能和松永見面。

  北陸旅游企劃被芳子推掉之后,公司又找了一個名叫小泉志津子的編輯接替。這個機會雖是芳于主動讓出,不過志津子足足比她年輕十五歲之多,令她感到有些不安。她擔心松永和志津子會在旅途中產生微妙的感情。

  她對自己的心態有些難以置信,雖然下定決心不再和松永來往,那又何必在意他和誰產生感情呢?

  她一再告訴自己這不是嫉妒,然而當志津子出差回來后,她卻立刻向志津子打聽出差的經過。

  志津子是個直腸子,有問必答。她得意洋洋地暢談金澤與能登古意盎然的旅館,以及物美價廉的料理。她那種胸無城府的表情,絕不是一個墜入情網的女孩應該有的。

  芳子總算松了一口氣,但隨即被自己的反應嚇了一大跳。

  這種心情已使自己立下的誓言失去意義,與其這樣迷失下去,不如和松永面對面把問題說清楚。

  “我們該停止以前的關系,今后仍然是工作上的好伙伴!”這種開誠布公的做法,相信松永也會同意。

  問題是芳子不知道該在什么時候說,以及該用什么方式說。把他約到咖啡廳,直截了當地說清楚,似乎太過殘忍,如果采取迂回戰術,又恐到時候說不出口。

  總之,應該約他出來一次,彼此好好地談一談。結果一晃眼,已經過了三個多月。

  這段期間,松永也一定感到很疑惑。剛開始時,他或許以為芳子很快就會和他聯絡,然而兩個月過去之后,他變得非常不安,終于在夏末秋初的某一天打電話給芳子。

  “有什么事嗎?”

  芳子淡淡地問道,松永立即以缺乏自信的口吻回答:

  “沒有事啊!我只是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

  “我很好啊!”

  然后,他們扯了一些季節、天氣之類無關緊要的話題,就互道再見,掛斷電話。

  松永的個性不會勉強他人,以后就不曾再來找過芳子。偶爾在公司遇到時,他還是很有風度面露微笑。

  但是,木頭人也有動怒的時候,九月底他終于等得不耐煩,在電話里說的話也變得十分嚴厲。

  “你在躲避我嗎?”

  他劈頭第一句就這樣問道。

  “沒有這回事。”

  “你和你先生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是啊……”

  說到一半,芳子又把話給吞了回去。

  她知道在電話中看不到對方,大可以毫無顧忌地實話實說,卻又擔心一旦說出了口,他們的關系勢將就此落幕。而且此事事關重大,應該選個比較有氣氛的地方來談。

  “我遲早會告訴你,請你再忍耐幾天。”

  掛斷電話之后,芳子又對自己無法自圓其說的情緒感到懊惱。和一個即將分手的男人約會,居然還需要考慮場所和氣氛?如果決心分手的話,又何必在意場所的好壞呢?

  然而,閃人芳子腦海里的第一個念頭,卻居然是場所的氣氛問題。

  “也許我不是真的想和他分手。”

  芳子對自己的想法吃驚不已,使勁地搖頭吶喊:

  “不可能……”

  然而,接下來她卻不知不覺地說了另外一句話。

  “我果然不想和他分手……”

  既已下定決心離開松永,為什么現在又戀戀不舍?想到這里,芳子又再度激烈地搖頭。

  一個理性的編輯人,絕不應該為了肉體的欲望和男人糾纏不清,由美也曾經說過,這種不正常的男女關系是絕對要不得的。

  也許松永看穿了芳子這一陣子的搖擺不定,三天前交給她一封信連帶那張音樂會的人場券。

  當天下午三點,芳子走出一樓的咖啡廳時,剛好在門口和松永磁個正著。

  “這個,請你務必看一下。”

  松永交給芳子一本他同事出版的攝影專輯,里面夾著一封信。

  “我希望能夠好好地和你談一談,或許可以先一起去聽一場精彩的音樂會,怎么樣?我會等你的。”

  信紙里只寫了短短的幾句話,遣詞用字充分反映了松永慣有的含蓄風格,然而在閱讀的當兒,芳子依然能體會他熱切期待的心情。

  芳子把信紙和入場券放人皮包之后,回想著松永拿信給她的情景。

  在咖啡廳門口相遇,必定松永事先等在那里,否則絕不可能如此湊巧。

  想到這點,芳子仿佛能夠感受到松永的熱情。

  “怎么辦呢?”

  天空在不知如何是好的芳子面前,迅速地變黑了。

  時間就在遲疑彷徨的情緒中一分一秒地消失。

  芳子突然回過神來,一看手表,五點多了。假如打算出門的話,只剩下三十分鐘的時間了。

  “怎么辦呢?”

  芳子又自問了一次。

  反正就算去聽音樂會,也不是為和松水約會,而是以一個編輯的立場,有必要去見識一下新落成的音樂廳。

  “這是為了工作。”

  芳子這么告訴自己,然后離開陽臺。

  既然要去,動作就必須快一點。

  芳子立刻坐在梳妝臺前。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去美容院,只能自己動手了。

  凝視鏡中的自己,芳子后悔自己沒有早作決定,否則就有足夠的時間上美容院好好地打扮一番。

  音樂廳和電影院不同,燈火通明空間寬敞,每個人的表情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松永就坐在旁邊,臉上若有什么瑕疵,根本逃不過他的眼睛。

  前一陣子松永才和小泉志津子一起到北陸出差,芳子雖不敢奢想自己的皮膚能勝過志津子,但總不愿意松永感覺出太大的年齡差距。

  芳子對著鏡中的自己又看了一眼。

  三十歲就開始出現的皺紋,隨著即將邁人四十大關而急速地增加,前兩、三年,眼尾紋還不算太深,如今卻已從眼睛四周延伸到耳朵的部位,而且有一部分的顏色已經變暗了。

  芳子最近愈來愈怕照鏡子,因為每照一次鏡子,就必須忍受自己已一天天地老化的殘酷事實。

  芳子在兩眼皺紋較深的地方涂上淡淡的眼影,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更年輕,又把眉毛畫成最新流行的形狀,微微往上揚,并使用最新流行的變色口紅,企圖使嘴唇看來更飽滿潤澤。

  涂口紅時,芳子忽然發覺自己化妝是為了和松永見面。

  “我簡直是為了讓他看才化妝的嘛!”

  剎那間,芳子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事,立刻停下手來。

  “我怎么那么輕浮呢……”

  芳子毫不留情地斥責自己,但是當她看到自己在鏡中明亮動人的模樣時,竟然呆住了。

  這幾個月以來,她多半在出門時才隨隨便便地化個淡妝,只求看起來不要像個黃臉婆,但是今天不同,她有一個重要約會,所以化起妝來特別仔細。

  “唉,不要再想了!”

  芳子禁止自己再往下想。不管是為了誰打扮,變得漂亮絕不是令人不快的事。

  可能是過于細心的緣故,化完妝已經五點半了。

  芳子急急忙忙地挑選衣服。松永像女人一樣,偏好名牌服飾,穿著永遠走在時代的尖端。

  挑來挑去,芳子終于選中一件斜紋軟呢的外套和一件無袖的緊身上衣,十分適合夜晚的豪華氣氛。

  “我這個樣子任誰看了也知道不是為工作而去的。”

  芳子雖有點踟躕,但困于時間緊迫,她只能趕快出門了。

  抵達六本木的音樂廳時,音樂會已經揭開序幕了。芳子的座位在正中間,她不好意思中途擠進去,打擾他人的雅興,只好站在門口的通道上欣賞第一首曲目——巴哈的賦格曲。

  S音樂廳不愧是耗資七十億興建完成的音樂殿堂,建筑宏偉設計新穎,尤其是三百六十度的圓形觀眾席,更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在微暗的照明下,芳子一邊傾聽著那架價值三億元的鋼琴多彩多姿的音色,一邊找尋入場券號碼的大概位置。

  第三排中間有一個空位,旁邊坐著一個背影很像松永的男人。凝望松永的背影,芳子突然涌起一股回家的沖動。

  既然只是來看看音樂廳的建筑,現在又聽了一首世界名曲,應該不虛此行了,再說,現在回去的話,也不會對修平感到愧疚。

  “回家算了……”

  芳子在心里告訴自己,但是雙腳卻連動也不動。

  特地趕來這里,實在沒必要勉強自己回去,只要記得今天是為了欣賞音樂而來的就好了。

  在芳子的視線前方,可以看到松永略嫌蓬亂的頭發,以及厚實寬闊的肩膀。

  凝望這個無比熟悉的背影,芳子居然逐漸產生一種眷戀的情懷。

  于是,她就這樣一邊欣賞鋼琴的美妙節奏,一邊凝視松永的熟悉背影。

  在她的感覺中,原本毫無瓜葛的音樂和松永的背影,似乎有著某些關聯與牽絆。

  不一會兒,巴哈的賦格曲戛然而止,室內燈光大亮,彈奏的音樂家站起來行禮致意。

  那位鋼琴家穿了一件鑲著金線的禮服,在燈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寶玉般的光芒,聽眾席上頓時響起一陣如雷般的掌聲。

  鋼琴家退場之后,音樂會就暫時中止,聽眾們有短暫的休息時間。

  芳子還在猶豫該不該走,松永卻已從座位上站起來,并回過頭來。

  芳子企圖躲避,正想移開視線,松永則早已發現了她,立刻從人群中硬擠出來,走到芳子的身邊。

  “你怎么那么晚才來?”

  “對不起。”

  “我還以為出了什么事,所以剛才打過電話到你家。”

  “應該沒人接吧!”

  “所以我想你一定會來。”

  芳子心想,我整個下午都在為來或不來而猶豫不決,你卻那么篤定我一定會來,簡直沒把我放在眼里嘛!因此,芳子心里感到有些不滿。

  “不過還好,節目才剛開始,那首巴哈的賦格曲是第一首曲目。”

  兩人并肩走到大廳走廊,松永看著芳子說道:

  “你今天真漂亮!”

  “真的嗎?”

  “真的美極了。”

  平常松永不輕易表達自己的感情,因此,聽到他的贊美,芳子心底涌起一股暖意,似乎得到了什么厚禮。

  “怎么樣?這個音樂廳很宏偉吧!”

  “總編輯也交代過,有時間最好來看一下,所以我才來的。”短暫的休息時間結束,他們回到座位上并肩坐在一起,芳子的情緒才漸漸穩定下來。

  室內的照明再度變暗,下一個曲目開始演奏了。

  最先登場的是華格納的“一首曲子”,緊接著,史特勞斯的“慶祝儀式前奏曲”把會場的氣氛帶人高xdx潮,最后,音樂會在壓軸的桑薩斯“第三號交響曲”所制造的浪漫情調中,圓滿結束。

  “來了是對的。”

  芳子不停地拍著手,心里如此想道。倘若待在家里,還不是一個人吃飯,然后看看電視,與其如此,欣賞音樂會實在充實多了。

  “謝謝你。”

  芳子向松永低頭道謝,隨即裝出一副非常堅定的表情。

  “我們走吧!”

  在松永的簇擁下,芳子從座位上站起來。聽眾的臉上全部泛著輕松興奮的表情,往中間的出口走去。

  音樂廳外面是一個被四周林立的大樓所包圍的廣場,可以欣賞到美麗的夜色。穿越廣場時,松永問道:

  “你還沒吃晚飯吧!”

  芳子含糊地點點頭,松永指著左手邊燈火通明的小角落。

  “那邊有一家裝潢得很漂亮的餐廳,到那里吃好不好?”

  “可是……”

  芳子停下腳步,松永卻依然一個勁地往那個方向走去。

  “怎么可以不吃飯呢?”

  “因為怕來不及,所以沒吃。”

  松永似乎事先就已決定要來這里,他推開旋轉式的大門,走進餐廳。

  松永很少采取這種強人所難的方式,芳子也不好意思斷然拒絕。

  在服務生的引導下,他們面對面坐在一個比較隱密的角落里。餐廳的裝演以黑色為主調,配上金色的梁柱,別致與豪華兼而有之。

  “我還不知道有這么一家餐廳呢!”

  “隔壁還有一家酒吧。”

  芳子點點頭,心里有些不安。

  不一會兒,服務生把飯前酒端到他們兩人的面前。

  “那么……”

  松永率先拿起杯子,輕輕地碰了一下芳子面前的酒杯。

  以前,他們也曾相對淺酌,每次都會互道“干杯”,或偶而互送秋波,今天松永卻什么也沒說,只是楞楞凝視芳子。

  “但是……”

  喝了一口白葡萄酒,松永照例地歪著頭,輕聲說道:

  “好久沒有這樣了。”

  “……”

  “好像是六月,從大阪回來以后,我們……”

  芳子是在從大阪回家后的第二天晚上和修平大吵一架,仔細算來,她和松永的確有四個月之久不曾單獨對飲了。

  “你一直都很忙,是不是?”

  “你不也一樣嗎?”

  “我還以為今天你不會來了。”

  “……”

  “剛才回過頭看到你在后面的時候,我簡直高興極了。”

  芳子心里開始焦慮不安。

  松永溫柔的話語令她有點不知所措,她倒寧可松永單刀直人地問上一句:“你為什么不和我見面?”或“你是不是害怕你先生,所以才處處躲著我?”這樣反而輕松干脆。

  “這一陣子雖然都沒有和你在一起工作……”

  松永說的話依然不得要領。

  “下一次到京都采訪,你是不是也不能去?”

  總編輯曾指示芳子和松永一起為下月號的專題到京都出差,但是芳子在三天前拒絕了。

  “我剛好有事……”

  “我也想到你會這么說。”

  “這一次是不是小泉小姐和你去北陸的?”

  “下一次好像也是跟她去。”

  “還是和小泉小姐一起去嗎?”

  問完之后,芳子對自己驚訝的口氣感到羞愧。

  服務生又端來了一盒飯前菜——腌魚。

  芳子一邊用刀叉切魚,一邊為自己的自私惱怒不已。

  今天,來到六本木是為了欣賞音樂會,而不是為了和松永見面,然而,當得知松永,將和小泉志津子出差采訪時,自己的意志卻開始動搖。

  她不明白,松永為什么還要找志津子去京都采訪,公司的編輯人員多得是,難道沒有志津子事情就辦不好了嗎?

  “鎮定一點!”

  芳子在心里責備自己,拿了酒杯就往嘴里灌,慌張之余稍微嗆了一下。

  “是不是有點辣?”

  “不會……”

  修平對酒并沒有特殊的偏好,喝哪一種品牌都可以,松永就比較講究一點,剛才他也是把調酒師叫來,問了一大堆之后才決定點什么酒。

  松永的個性就是這樣,除了酒之外,他也十分重視服裝和皮鞋,在人群中總是最耀眼的。現在,他穿著一件肩口是皮革做成的夾克和一件牛仔褲,還是那么瀟灑自然。至今,和永遠穿西裝的修平比起來,他實在出色多了。

  “前一陣子我發現一家很有格調的酒吧,雖然在六本木,但是卻只賣酒。”

  “除了酒之外沒有其他的飲料嗎?”

  “大概還有威士忌蘇打水吧!至于酒的話,簡直是應有盡有。”

  松永用他細長的手指端起酒杯,輕輕地啜了一口。

  “改天一起到那家酒吧去看看好嗎?”

  松永的邀約使芳子的心情再度起伏不定。

  “那里的老板是個很風趣的人哦!”

  芳子心想,松永好像還以為自己會和他繼續交往,殊不知自己今天純粹是為了聽音樂而來的。

  “你知不知道在法國或奧地利,有些賣酒的地方都干脆把店名叫做‘酒屋’?”

  松永一直把話題繞著酒打轉,最后發現芳子好像有點心不在焉,遂改口談起最近的工作,說到一半,他突然嘆道:

  “還是跟你在一起工作最順手。”

  芳子默不作聲,他又接著說道:

  “最近和我合作的年輕同事,他們根本什么都不懂嘛!我認為滿意的照片他們不采用,偏偏采用我認為沒有特色的照片……”

  “這種事有時候根本由不得他們。”

  “可是,我實在無法忍受自己用盡心思拍出來的照片,就這么被埋沒了。”

  松永說的也不無道理,但是如果完全根據攝影師的意愿配圖,文章有時候反而會淪為次要的角色。

  “我很會發牢騷,所以那些年輕的同事都對我采取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

  松永的優點是絕不趨炎附勢諂媚阿諛,但這項優點卻也縮小了他的工作范圍。

  “小泉小姐應該不會這樣吧?”

  “她就比較直率。”

  松永回答得干脆,令芳子有點失望。

  “下次到京都出差也是跟她一起去嗎?”

  “京都的采訪以照片為主,我認為值得去做。”

  “和年輕的女孩子一起出差,一定很高興吧!”

  芳子發現自己有點嫉妒,松永卻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于是想說幾句話挖苦他。

  “你是不是看她很順眼?”

  “普通啊!”

  “那么,是她看你很順眼羅!”

  “你在說些什么啊?”

  松永終于發現芳子的不對勁,表情變得十分慎重。

  “我之所以和小泉君一起出差,是因為你不肯跟我去的緣故。”

  芳子心想,就算我不去,你難道就非得和年輕的小泉去嗎?

  “你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呢?”

  “為了躲避我嗎?”

  芳子不回答,把手里的刀叉擺在盤子的兩端。

  這幾個月以來,躲避松永是難以否認的事實。芳子一再告誡自己,不能和松永交往,而離開他最好的方法,就是盡量避免和他單獨相處,但這并不表示芳子討厭他。

  “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請你告訴我!”

  芳子閉上雙眼,思索著該怎么告訴他。

  “我們的事被我先生知道了。”“從大阪回來后我和我先生大吵了一架。”這兩句話無論講哪一句都可以,問題是一旦說出之后,兩人的關系勢將就此結束。

  “我有一個請求。”

  芳子把雙手擺在膝蓋上,看著松永說道:

  “我們以后可不可以變成朋友?”

  “朋友?”

  芳子點點頭,松永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好一會兒才喃喃地自語:

  “這太難了……”

  經過一段很長的沉默之后,松永問道:

  “你是說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約會了?”

  “你不認為這樣比較好嗎?”

  “我不管是不是比較好,我只想知道這出自于你本身的意愿嗎?”

  芳子輕輕地點點頭。事實上她自己也很彷徨,她雖已決心不再和松永重修舊好,但又有些放不下。

  “那么,我們該怎么辦呢?”

  “什么怎么辦?”

  “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嗎?”

  芳子認為只要他們不再繼續那種關系,照樣可以見面聊天,甚至一起工作。如今自己向松永提出停止肉體關系的要求,松永居然一副如喪家之犬的表情,這難道表示松永需要的只是自己的肉體?

  “松永,你的反應好奇怪哦!”

  “那一點奇怪?”

  “事實上除了不再發生關系之外,我們和以前還不是沒有兩樣!”

  松永似乎無法接受芳子的話,他看著天花板,好一會兒才說道:

  “可是這么一來,我不是和其他人一樣了嗎?”

  “其他人?”

  “我不是和其他的編輯一樣了嗎?”

  “這樣不好嗎?”

  “我希望能夠和你有更深一層的交往。”

  芳子對松永的強硬口氣感到吃驚,抬起頭來,發覺松永正緊盯著自己。芳子被看得有點手足無措,趕快把臉撇到一邊,剛好服務生送來兩杯飯后的咖啡。芳子有種獲救的感覺,不斷地晃動杯中的湯匙,藉以轉移彼此的注意力,此時,松永問道:

  “待會兒跟我去隔壁的酒吧好不好?”

  芳子不回答,看著手表。

  “還早嘛!”

  已經九點半了,就算現在直接回家,也要十點才到得了家。芳子雖已事先向修平報備今夜會晚點回家,但最晚還是不能超過十一點。

  “我今天純粹是來聽音樂的。”

  “我們好不容易才相見,可不可以再……”

  芳子的態度十分堅決。

  “只在那里待一會兒,好不好?”

  “對不起,今天請你讓我回家。”

  “那么,我們哪時候可以再見面呢?”

  松永這么一問,芳子才發覺自己說的話有語病。“今天請你讓我回家”這句話,似乎在暗示松永今天不方便,如果改天的話就沒問題。

  “什么時候都可以啊!”

  “那么,明天好不好?”

  “我剛才不是說過,我們以后只是朋友了嗎?”’

  “我不要!”

  看著使勁搖頭的松永,芳子覺得坐在自己面前的只是個情竇初開的少年。

  “我想再和你好好談談我們的事。”

  “我們?”

  “你和我的事。”

  “這件事根本已經……”

  “沒有談論的余地是不是?你的意思是說,就算我們再單獨相處也沒有用了?”

  芳子有點進退兩難,卻也感到相當充實。

  “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不是……”

  “可是,你不愿意和我單獨約會。”

  芳子點點頭,松永居然輕輕地敲著桌子,問道:

  “到底你哪一種想法才是真的?”

  事實上,芳子根本不討厭松永,可是也不希望再單獨相處,這兩種想法似乎有些矛盾,但卻同時存在。

  “請你明白地告訴我,你是喜歡我,還是討厭我?”

  芳子心想,男人為什么一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呢?你難道沒有發現在我喜歡你的感情中,也包含了討厭的成份?

  “老實說,我已經受不了目前這種情況了!”

  松永的眼神突然變得十分哀怨。

  “我希望你明白告訴我。”

  “……”

  “你不說話就表示討厭我。”

  “對不起!”

  芳子提起桌上的皮包站起來。

  “我先走了。”

  丟下呆若木雞的松永,芳子跑出餐廳。

  松永似乎在身后呼叫,芳子仍然一個勁地走到音樂廳的廣場。

  剛才被聽眾擠得水泄不通的音樂廳已經關閉,只有月亮高掛在以混凝土建造而成的廣場上空。

  芳子穿越廣場,站在計程車招呼站旁。

  松永拼命在后面追趕,芳子卻立刻坐上已經等在那里的計程車。

  車子發動后,芳子靠在椅背上,感覺上似乎遺落了什么,回過頭來,只看到聳立在黑暗中的街道。

  芳子到家時已經十一點多了。她躡手躡腳地推開大門,發覺修平還沒有回來,房間的東西沒有被翻動過。

  芳子有點失望,同時也松了一口氣。

  這樣自己就可以裝出一副不曾出過門的表情,等著丈夫回來。這種狡猾的念頭,還是開始和松永交往之后才產生的。

  在那之前,她頂多會為了偷偷買了一件襯衫,或多給小孩幾塊零用錢,才在修平面前撒謊。

  也許保有秘密是使女人愈來愈會說謊的主因。芳子雖對自己的狡詐感到厭煩,但她已經很久不曾品嘗類似今晚的驚險滋味了。

  這四個月以來,她沒有做過一件愧對丈夫的事,也沒有再說謊,因此內心覺得十分平靜,卻也失去品嘗刺激滋味的機會。

  芳子懷著滿足的情緒,換上了家居服,然后卸妝。

  十分鐘不到,她又恢復剛才出門前的平凡模樣。

  她走回客廳,打開電視,又泡了一杯茶。

  坐在沙發上喝著茶,芳子內心雀躍不已,突然間,她有點迫不及待地想打電話給由美。

  她和由美之間根本不必顧慮時間早晚的問題。

  撥通后由美立刻就拿起電話。她和部屬一起吃飯,也是很晚才回家。

  “我今天到六本木的S音樂廳去了。”

  “和誰去的?不可能是一個人去的吧!”

  芳子無言以對,由美緩緩地問道:

  “大概是和松永一起去的吧!”

  “怎么會呢?”

  “別裝蒜了,趕快招供。”

  芳子眼看被拆穿了,也就干脆地承認了。

  “不過,我是純粹去聽音樂的。”

  “是嗎?”

  “真的啊!所以我早就回家了。”

  “你是為了要見他才去的。”

  “……”

  “我說中了吧!”

  由美嘆了一口氣,緊接著又說:

  “你是不是還愛他?”

  “怎么可能……”

  芳子拿著聽筒拼命搖頭。

  “如果你討厭他的話,根本就不會去了。”

  “話是沒錯,他約了我好幾次,所以……”

  “你先生現在不在家吧!”

  “家里只有我一個人!”

  芳子環顧房間四周,點頭道:

  “我們不談什么愛不愛,我只是覺得很刺激。”

  “這么說,你是為了尋求刺激才去的?”

  “我剛才說過了嘛!我純粹是去聽音樂的!”

  “我以前也說過,叫你跟他一刀兩斷,你不怕再和你先生大吵一架嗎?”

  “不會有問題的,我真的只是和他見見面而已。”

  “唉!這是你的事,怎么做都是你的自由。”

  被由美這么一說,芳子又變得有點不安。

  “那架鋼琴的音色真的不錯哎!”

  芳子把話題轉移到音樂會上,不過,最后還是把和松永一起吃飯的事報告了一遍,才心滿意足地掛斷電話。

  和由美通過電話總算了卻一樁心事,芳子看看手表,十二點十分。

  開著的電視正在播放深受年輕女性喜愛的深夜節目。芳子一邊欣賞,一邊回想今天早上的事。

  修平說過今天晚上會在外面吃飯,芳子本以為只是吃個飯,最晚也會在十一點以前回家。

  “早知道他那么晚回來,我應該答應松永的邀約才對。”

  好不容易聽了一場成功的音樂會,心情十分輕松,卻為了配合丈夫不得不早點回家,真是有點掃興。想著想著,芳子漸漸對修平感到不滿。

  今天一整天,不論是猶疑該不該和松永見面,或是飯后從餐廳逃回家,完全都是為了修平,結果十二點多了,他竟然還不回家。

  芳子喝了一口失眠時經常用來催眠的養命酒,心情依然無法平靜,索性把電視關掉,打算回臥房先睡。走到門口時,門鈴響了起來。

  芳子用手指撥了撥頭發,走到門口時,修平已經自己用鑰匙開門走了進來。

  “噢……”

  修平回家時總是宛如野獸般地“噢”上一句。這句“噢”似乎包括“我回來了”、“我累了”兩句話的所有含意。

  芳子繞到他身后把門關上,修平則徑自走人書房,放下公事包,然后轉到臥房,開始脫西裝。

  “你去喝酒了?”

  “一點點……”

  修平含混地答道。他全身都是酒味,眼睛也相當無神,看得出來喝了不少。

  “和廣瀨一起喝的。”

  “怎么又找他?”

  “他這一陣子一個人挺寂寞的。”

  “一個人?他不是有太太嗎?”

  “我的意思是說,除了他太太之外,他沒有再找其他女人。”

  “這是什么意思呢?”

  “沒有什么,倒杯冰水給我。”

  芳子從冰箱中倒了一杯礦泉水,遞給修平,他隨即一飲而盡,接著便橫躺在沙發上。

  “不要在這里睡!”

  “我只是躺著看報紙。”

  修平拿起桌上的晚報,懸在臉上,問道:

  “你幾點回來的?”

  修平問得突然,芳子猶疑了幾秒,才回答:

  “好像十點多一點。”

  芳子提高警覺以防修平提出第二個問題,但他卻只打了一個哈欠,繼續看他的報紙。

  芳子安心地走到臥房,開始鋪棉被。自從吵架之后,她鋪棉被時,已經習慣把兩個人的棉被隔開約五十公分的距離。

  鋪好被芳子又走回客廳,修平果然如她料想地把報紙蓋在臉上,睡著了。

  “親愛的,起來!”

  芳子掀開報紙,修平立刻把臉別過去。

  “我把被鋪好了,到房里去睡。”

  “知道了……”

  “在這里睡會著涼的。”

  任憑芳子怎么叫,修平都沒有反應,芳子只好拿毛毯蓋在他身上。

  芳子把桌上的茶杯洗干凈,然后換上睡衣,時鐘已經指著一點。

  明天早上九點要開會,她必須八點鐘就出門。

  芳子把暖氣開強了一些,只留下陽臺邊那盞壁燈,回過頭來看著躺在沙發上的修平。

  今天雖然喝醉了,還好身上沒有女人的香味。

  “我回房睡了哦!”

  芳子嘟囔著正想走回臥房,卻突然興致來潮地繞到陽臺邊。

  從六本木回家時,居然沒有發現今天的月色真美,中央的部位有些昏黃,散發出神秘玄奧的氣息。

  芳子把雙手擺在陽臺的欄桿上,撐住下巴,凝望著那一輪滿月,松永的身影就那么自然而然地爬滿了她整個心頭。

  我走了之后,他是馬上回家,還是一個人跑去喝酒?

  松永平常雖然極為安分,可是一旦酒興大發,往往就不知道自制,也許他現在已經喝得酩酊大醉了。想著想著,芳子真希望能立刻見到松永。

  老實說,修平那種鼾聲大作的模樣,根本沒有一絲絲羅曼蒂克的情調。經過將近二十年的漫長婚姻生活,夫妻對彼此喪失夢想,變得實際,原是無可奈何的,然而這樣的日子實在太乏味了。每次和修平提到這件事,他總是一笑置之,認為芳子不應該停留在少女的思春階段,殊不知女人有時候都會希望自己能成為夢幻中的女王。如果男人能注意到女人這種情緒反應,女人一定會感到快樂無比,并溫柔地對待對方。

  芳子凝望昏黃的月亮,輕聲呼喚:

  “親愛的……”

  起初,她還以為自己叫的是修平,后來才發覺此刻自己思念的對象,竟是松永,那個數月來不曾如此呼喚的人兒。

  “親愛的……”

  芳子憑靠在陽臺的欄桿上,又再度輕喚了一聲,身體竟自然而然地興奮起來,微涼的夜風徐徐吹來,芳子的臉頰卻泛著紅暈,心跳加快,手心也滲出汗來。

  “原來如此……”

  芳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她已經很久沒有產生這種生理反應了。從今年夏天一直到秋天,她一味地壓抑自己,避免肉體欲望的萌芽,事實上,壓抑的結果往往反而造成欲望的一發不可收拾。

  “的確……”

  芳子仰望月色,喃喃自語:

  “女人若要變得美麗,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個自己喜愛的人。”——

  豆豆書庫收集整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