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8章 花野

  遍植在青山路与神宫外?#20998;?#38388;的银杏树,在深秋的黄昏中洋溢金黄色的光芒。凑近看的话,一部分已经开始凋落,三三两两的人们带着爱犬漫步于落叶之?#23567;?br />
  每当看到这些鲜黄的落叶,修平才惊见又过了一年。

  总觉得不久前这些路树还穿着绿色的新衣,如今甚至连人行道上也铺满?#35828;?#38646;的枯叶。

  在人们忙于欣赏樱花、枫叶?#20154;?#23395;风景的花卉之际,一年的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人们又添了新岁。

  就这点来看,自然之美是不可轻忽的。在人们大饱眼福的同时,年华也逐渐地老去。

  这一阵子以来,每当看到这些落叶,修平总会重新回溯自己的一生。

  “难道像我这样就算是幸福吗?”

  单从表面看,修平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担?#25105;?#29983;,如今已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公立医院外科主任,而且如果顺利的话,将来也不是没有可能高升为院长。

  虽然这种现况称不上飞黄腾达,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26447;啵?#20877;说,?#19981;?#25317;有一妻一女的小家庭。如果勉强说有什么?#20048;?#19981;足,那就是少了个儿?#27185;?#19981;过,修平颇为知足,不敢作非分之想。

  如果为这样的一生评分,最起码拿个及格的分数应该不成问题,然而,若问到当事人是否满足,那又另当别论了。

  修平自认为还有很多心愿未了。

  在工作方面,他希望能更进一步地研究自己长年参与的脊椎外科。幸好,只要一息尚存,这个心愿自然有达成的一天。再说,时间与临床经验的累积相当重要,焦虑也无济于事。

  事实上,令修平感到更为遗憾的,反而是感情生活上的空白。

  在现实生活中,除了有芳子陪在身旁之外,修平还和叶子保持固定的幽会,如果再?#30001;?#24180;轻时所交往的女朋友,以及逢场作戏时一夜风流随即分道扬镳的风尘女?#27185;?#20182;对女人的阅历已经算相当丰富了。

  然而,纵观自己的一生,修平?#20945;?#19981;出一次像样的恋爱。回想起来,最多也只有与芳子相识之初,以及与叶子幽会时有点紧张之外,他似乎不曾有过?#20004;?#22312;浪漫气氛里的感觉。

  在这方面的经验,他实在无法和好友广濑相提并论。

  在人的一生中,工作虽然重要,从女性身上获得充实感也是不容忽视的。到了这把年纪,修平不想再用什么情呀爱呀之类肉麻的字眼,不过他实在很想尝尝陶醉在那种情调中的滋味。即使工作方面顺顺利利的,但若感情生活乏善可陈,人生就未免太乏?#35835;恕?br />
  这几年来,修平始终向往着能够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他很担心自己迷?#38498;?#31946;地过下去,到最后抱憾终生。

  修平之所以产生这种情绪,很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关系。

  只要想到自己已经四十好?#31119;?#21363;将垂垂老?#27185;?#20182;就会情不自禁地在心中呐喊:我不要这样!

  其?#25285;?#36798;成这个心愿的最?#34892;?#26041;法,就是和芳子恢?#28147;?#26085;的感情。和芳子相识之初,?#30475;?#35265;面时修平都相当兴奋,新婚期间也总是一下班就立?#35848;?#22238;家。每当想起这些点点滴滴,修平心中十分盼望往日能够重现。

  问题是结婚十七年后的今天,企图唤回初识时紧张又浪漫的情调,无异?#30340;?#27714;鱼。

  修平下班回家时芳子多半也在,对他而言,家与妻子已经成为两个同义字,在这?#20013;?#24577;下,要求他对妻子保?#33267;的?#20043;心,等于要求他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父?#24863;?#24351;保?#33267;的?#20043;心。

  不论一个男人多么深爱一个女人,一旦?#33489;?#21644;他太接近时,他就不再把?#33489;?#24403;成恋人,充其量只算是同居人罢了。

  这种转变源自于?#34892;?#30340;利己主义。就算妻?#21448;?#26159;生活中的同居人,但既然出自于自己的选择,就应该?#20013;?#24403;初的热情。这就是夫妻之间弥足珍贵的情操。

  然而,女人也许会因此感到满足,男人?#28147;?#19981;会这么容易就作罢。

  这?#26893;?#21035;与其说是男人的利己与任性,倒勿宁说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生理上的差别所造成的。

  在本质上,男人与女人生理器官构造的不同,使得两者对性的看法也大相径庭。

  当然时下也有很多女人的性观念和男人一样开放,修平就常常听说一个女人同时爱上好几个男人的传闻。

  总之,对于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想见面随时都见得到的妻?#27185;?#30007;子是很难保持热情的。

  明白地说,修平目前正处于欲望无所发泄的状态。

  从札幌回来之后,他一直避免和叶子见面,叶子也为了芳子跑到机场等候这件事深表不满。

  最近叶子虽然还是常常打电话到医院,?#28147;?#21475;不提见面的事。当然,这种作法是基于维持女性的自尊,以及在修平面前拉不下脸来的缘故。因此,叶子总是一方面刺探修平的态度,一方面保持沉默。

  所幸如此,他们过去每个月至少约会两、三次的关?#25285;?#24635;算没就此结束。

  修平和芳子原本就很少亲热,自从初夏冷战以来,他们夫妻之间的性生活完全宣告停顿了。有时候明知芳子还没有睡着,修平却总是提不起勇气越过两床棉被的空隙,发动攻击,而芳子似乎也不抱持任何等待。

  修平心想,坦白地对过去的事道?#31119;?#25110;?#31185;?#22971;子乖乖就范,也许能恢?#28147;?#26377;的关?#25285;?#38382;题是他根本提不起劲?#20945;?#20040;做。

  就算这么做能够与妻?#21448;?#20462;旧好,修平却不认为自己能从妻?#30001;?#19978;享受到和叶子在一起时所获得的充实感,因此,他始终没有采取行动。

  修平也不是没有想过另外找其他女人,可是另起炉灶必须花费相当的时间与精神,当然,经济能力更是不可或缺的。

  ?#32610;?#30340;想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就必须不辞劳苦。”广濑曾经为修平打气,可是一旦牵扯到现实问题,修平还是非常迟疑。思前想后的结果,最理想的对象还是叶子。

  这几个月来,修平时常想起叶子的身体。

  叶子的外表虽然一副对性不?#34892;?#36259;的模样,事实上却相当放得开。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对于修平的要求,总是爽快地接受。

  譬如说,修平要求她摆出某个姿势,她就很少加以拒绝,总是乖乖地服从。修平无法?#33489;?#23376;开口要求的,都能轻松自在地要求叶?#27185;?#32780;叶子也百般配合。

  修平是在从蓼科回来之后,开始怀念叶子的种种?#20040;Α?br />
  那两天独自在家的时间,正是和叶子见面的?#27809;?#20250;,不过当时唯恐对妻子过意不去,只?#20040;?#28040;念头。

  修平本来对自己的作法深感?#26223;粒?#20294;事过境迁之后他又开始后悔了。

  “为什么不好?#32654;?#29992;那个机会呢?”

  每思及此,修平总是痛心自己白白浪费了大?#27809;?#20250;,对叶子的肉体欲望又再度复生。

  “不跟叶子见面,我实在无法平静。”

  见面之后又会做出对不起芳子的事,可是这样下去,无论在肉体上或精神上都不是卫生之道。在压抑的过程中,修平变得愈来愈焦躁不安。

  修平本以为这把年纪,生理欲望应该会渐渐枯萎,事实上却不然。

  叶子以似乎看准了修平的焦躁,终于在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打电话来。

  由于正?#24471;?#30860;的门诊时间,修平?#25317;?#35805;的口气不是很好,一听到是叶子的声音,他立刻兴奋地叫道:

  ?#29677;蕖?br />
  叶子似乎平静的口吻向修平问好,然后言归正传。

  她有一个同性朋友,一个月前开始腰酸?#31243;郟?#21040;某家医院诊治后仍不见起色,因此希望修平能为这个朋友检查一下。

  “随时欢迎!”

  修平点点头,又紧接着问道:

  “你是不是也一起来?”

  “?#19968;?#26159;回避一下好了。我的朋友叫中川章?#27185;?#19968;切?#21450;萃心?#20102;。”

  修平把名字记下来之后,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门诊病?#24049;?#25252;士,对着听筒轻声说道: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叶子察觉到修平语调的转变,因此也压低了声量。

  “不一起来吗?”

  “你要我也一起去吗?”

  “其他的时间?#37096;?#20197;,我有些话一定要跟你谈一谈。”

  修平心想,不管见面之后情况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她找出来。

  “拜?#26032;錚 ?br />
  修平对着听筒低下头来,过了一会儿叶子才说:

  “下个星期二?#19968;?#21040;医院附近办点事……”

  “那就那一天好了。”

  下星期二修平有一个开刀手术,不过他还是满口答应。

  “时间呢?”

  “可以的话,我希望约在六点。”

  “那么,就六点……”

  修平把约会地点定在涩谷公园街上的某一?#34915;?#39302;,叶子也同意。

  “一定要来唷!”

  修平又叮咛了一句才?#21494;系?#35805;,他发觉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满脸通红。

  此刻,修平欣赏着种植在街道两旁的银杏树,往涩谷方向走去,就是为了和叶子见面。

  每当看到泛黄的银杏树叶,修平总是会慨叹岁月的无情流逝,唯独今天他根本无?#22659;两?#22312;这种感伤?#23567;?br />
  只要想到相隔五个月后,终于又能够和叶子见面,他的?#37027;?#23601;自然而然地快活起来。

  修平抵达涩谷的旅馆时,已经六点十分了。今天的手术拖得太久,青山路的交通又特别混乱,所幸叶子还在等候。

  “对不起……”

  修平推开旋转门,举起一只手跑过去,他高?#35828;?#30495;想大叫一声“万岁”。

  “手术耽误了一点时间,真对不起!”

  修平用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叶子在一旁微笑地说道:

  “我也是刚刚才到。”

  “那太好了,我一直担心你会先走。”

  在?#30452;?#25197;之前,就算迟到个十分、二十分?#27185;?#20462;平也根本不必担心,不过今天自然特别一点。

  “我们到哪里?#33489;梗?#20320;应该有时间吧!”

  “并不是很宽裕。”

  “到十点吗?”

  修平问道,叶子立刻摇摇头。

  “那么,九点好了。”

  今天叶子穿着白色的衬衫和宝?#28193;?#30340;夹克,下身则是同色系的圆裙,右手拿着一个黑皮包,看起来十分可爱。

  “总之,我们先吃点东西。”

  为了节省时间,他们很有默契地往地下室的寿司店走去。

  “好久不见了。”

  “你好吗?”

  “还?#32654;玻?#20320;呢?”

  “不太好。”

  叶子说完后,立刻?#20013;?#30528;说:

  “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他们叫了两杯啤酒,彼此互碰了一下酒杯。

  修平本想说“庆祝我们又见面了?#20445;?#21364;又觉得有点夸张,于是二话不说,一饮而尽,叶子的双手却停在半空中,似乎在等什么。

  “你不是有话要告诉?#34915;穡俊?br />
  叶子问得十分突然,令修平有点措手不及。他在前一通电话中的确曾说过有话要和叶子谈一?#31119;?#19981;过那只是想把叶子约出来的藉口罢了。

  “你不是说有个朋友要来看病嘛……”

  情急之下,修平只好拿叶子在电话请托的事充数。

  “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呢?”

  “对不起,她本来打算立刻去的,可是很不凑巧,她的小孩感冒了,可能要再过两、三天才有空。”

  “没有关?#25285;?#40635;烦你交代她一声,来的时候最好把前一个医院的主治大夫所签发的介绍信一起带来。”

  “我想她会带去的。”

  “还有,顺便把X光片也带来,这样可?#22253;?#21161;我尽早了解病情。”

  “?#19968;?#23478;之后一定马上告诉她。特地拜?#24515;?#29031;顾,结果她却耽误了,实在很抱歉。”

  “如果只是腰痛的话,也不必那么急。”

  “只有这些了吗?”

  “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吗?”

  “以前住在目黑区的公寓邻?#27185;?#19981;过现在已经疏?#35835;?#26681;本很少见面。”

  叶子说话的口吻有点办公的味道,此刻两?#35828;ザ老?#22788;她?#31383;?#20986;一副为朋友而来的姿态。

  “你不吃一点吗?”

  修平劝叶子进?#24120;?#24515;底却渐渐有点紧张。

  “今天你是从健康中心直接过来的吗?”

  “我先到新宿办点事才绕过来的。”

  ?#32610;?#30340;好久不见了。”

  修平深情地看着叶?#27185;?#24052;不得能够立刻和她上床。

  大?#32511;?#39281;肚皮之后,修平低声问道:

  “现在要去哪里?”

  “你说什么?”

  虽然修平就附在叶子的耳边说话,叶子还是没听到。

  “不是还有时间吗?”

  “不行!”

  叶子缓缓地摇摇头,脸上却带着微笑。

  修平把手表伸在叶子的眼前。

  “现在才七点。”

  “我今天来只是想听听你要说什么。”

  “我已经说完了。”

  “那么我就该回家了。”

  “你不是说可以到九点再回去吗?”

  叶子亟待逃脱,修平却?#21862;?#19981;放,他们虽然明知彼此都在作戏,却都乐于陶醉在这种气氛之?#23567;?#36825;种愉悦也是修平和芳子之间所无法产生的。

  ?#30333;?#21543;!”

  “去哪里?”

  柜台里有两个服务生,不过他们在和其他客人说话,没有注意修平和叶子谈些什么。

  “这里太亮了,我们先找个稍微暗一点的……”

  “不?#23567;!?br />
  叶子的态度变得十分严?#21815;?br />
  “如果我们做了那件事,会被你太太骂的。”

  “把上?#25991;?#20214;事忘了嘛!”

  “没有那么便宜!”

  “可是,上次真的是巧合。”

  “后来你们和好了,是不是?”

  “发生了这种事,怎么可能和好嘛!”

  修平苦苦哀求,叶子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27185;?#40664;默地喝茶。

  “那天之后我们就一直冷战到现在。”

  ?#21834;?br />
  “几乎连话都没说了。”

  修平有点受不了叶子默不作声的态度,双手轻轻地摆在柜台上。

  “我郑重地向你道?#31119;?#35831;你相信我。”

  “你怎么都不像你了?”

  面对微笑的叶?#27185;?#20462;平又再度低下头。

  “拜?#24515;?#36208;吧!”

  “去哪里?”

  “旅馆……”

  到了这个地步,修平不再客气,索性直截?#35828;?#22320;说出自己的企图。

  “好不好?”

  “这么说,我们还要再继续罗?”

  修平拼命地点头。

  “当然,我根本不能没有你。走吧!”

  修平想站起来,叶子?#31383;?#20303;他的手。

  “我不想去那?#30452;?#39302;。”

  “那你要去哪里?”

  “总之,我不?#19981;?#37027;种地方。”

  “那么,就在这上面,好不好?”

  “这里不是那?#30452;?#39302;吧?”

  “你等一下,我现在去订房间。”

  “待会儿嘛……”

  叶子又用手制止修平。

  “九点钟一到我就要回家?#21486; ?br />
  修平看看手表,点点头,叶子又接着说:

  “我可没有原谅你,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修平根本不在乎叶子说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进房间。

  修平走到一楼的柜台,询问服务生还有没有?#22836;俊?br />
  偏不凑巧,双人房已经客满,只剩下单人房。修平有些遗憾,但无?#23621;?#35947;,只好决定租用单人房,在住宿表格上签名。

  正规写上“速见……”时,修平觉得有点不安,于是决定使?#32654;?#20284;的名字——“早川修一?#20445;?#32780;地址也略作了一番更动。

  柜台服务生敏感地察觉到修平的忐忑不安。

  “很抱?#31119;?#33021;不能请您先付二万圆,作为定房间的订金?”

  修平有点不快,心想我又不会跑?#21097;?#20973;什么要求我先?#32922;?br />
  “我可是xx大医院的外科主任?#21486; ?#20462;平实在很想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现在若拿出名片,刚刚捏造假名的事势必穿帮。

  无奈,修平只好交两万圆,柜台服务生立刻呼叫?#22836;?#26381;务生。

  “不必了。”

  修平赶忙制止,他的随身行李只有一个小小的公事包,如果让服务生代劳提到?#22836;?#37324;,未免太小提大作了。修平拿着钥?#31069;?#21644;等在大厅中央的叶子使了个眼色,径自走到电梯前。到达七楼打开七0八号房的房门,一张单人床立刻映入眼?#20445;?#24202;前摆了一个小小的茶几和两张沙发。格局虽小,叶子却似乎相当满意。

  “还是这种地方比较干净。”

  叶子打开白色的蕾丝窗?#20445;?#38754;对着窗外深吸了一口气。修平跟过去站在旁边,一把抱住叶子。

  “干什么?”

  叶子连忙后退,修平却使劲地把她往前抱,并吻住她的唇,叶子便不再挣扎了。

  “我想死你了……”

  修平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自从在羽田机场和叶子分手?#20004;瘢?#20116;个月的时间里,他非但没有和芳子同房,也不曾碰过其他女人。

  不可?#23478;?#30340;是,男人一旦长久不接触女性,便会逐渐习惯这种状态,并不觉得特别痛苦,有时候甚至认为这样反而乐?#20204;?#26494;。

  然而这一个月以来,修平?#20174;?#26469;愈怀念叶子的身体。不知是处于冬眠状态的欲望在突然间苏醒,亦或难以忍受和芳子之间的长期冷战,叶子嫩白的肌肤不时地浮现在修平的?#38498;?#37324;,挥之不去。

  魂牵梦系之际,机会好不容易降临了。

  修平粗野地紧抱着叶?#27185;?#28982;后把她压倒在床上。

  “不行啦!你放手……”

  叶子没想到修平竟如此猴急。修平本来也打算先说几句知心话,等到时机成熟后再下手,可是房门关上后他突然变得无法自?#21860;?br />
  情况演变到这个地步,修平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否则,一旦宣告停战,他刚才的行为?#24179;?#26174;得既唐突又愚蠢。

  叶子把两只手撑在床上,企图爬起来,修平却拼命地往下压。

  事实上,这种结果的发生并不能由修平一个人负担全部的责任。先把叶子约出来,再伺机带她开房间,的确是修平的诡计,但叶子本身既然也指定约会时日,事前应该也?#34892;?#29702;准备才对。

  在彼此互有默契的情况下,当然会产生这种结果。

  于是,他们便尽情地享受长久以来第一次单?#32769;?#22788;的甜蜜时光。

  在昏暗的灯光下,修平轻轻地拥着叶子。他们两人都一丝不挂,而且也没有盖被。

  当性行为终了时,他们彼此的心里都了解刚才的?#20204;?#21644;抵抗,无非是演给?#33489;?#30475;的一出戏。

  “几点了?”

  叶子轻声问道,修平遂看了一眼摆在床头柜上的时?#27185;?#20061;点了。

  “还早啦!”

  修平才说完,叶子就立刻坐起来。

  “对不起。”

  她用被单遮住全裸的身体,从床上站起来,然后捡起散落在床上的?#36335;?#24448;浴?#26131;?#21435;。

  修平眺望着叶子的背影,想起了家里的事。

  今天早上出门时,修平曾?#33489;?#23376;说:“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回来。”

  之所以使用“可能”这个含糊的字眼,是因为修平没有把握能否见到叶?#27185;?#23601;算见到了,能不能说服她到旅馆开房间,?#19981;?#26159;个问题。

  听完修平说的话,芳?#21448;?#26159;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不肯多说话,已是芳子自冷战以来的固定态度。

  “待会儿如果直接回家,可能会被她发觉!”

  面对着幽暗的天花板,修平心想。

  “还是洗个澡,把身上的味道冲掉比较安全。”

  修平如此告诉自己,突然发觉这样的念头已有五个月不曾出现了。

  叶子似乎只在浴室里把?#36335;?#31359;好,并没有洗澡。

  叶子出来后,修平洗完澡时,叶子正对着镜子梳头发。

  “你待会儿要直接回?#34915;穡俊?br />
  “?#21069;。?#24590;么样?”

  修平低下头点了一根烟。

  “你必须在几点以前回去?”

  ?#21834;?br />
  修平得不到回答,只好转过头来,叶子立刻问道:

  “喂,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在一起?”

  “当然要罗!难道你不要吗?”

  “这么说,你需要?#34915;蓿 ?br />
  “当然,你呢?”

  “我不知道……”

  叶子没好气地说道,也许这正是她的真心话。

  “反正我希望继续跟你交往下去就是了。”

  修平斩钉截铁地说道,然后把香烟揉熄。

  他们在九点半走出旅馆。当然,他们不是一起出来,而是叶子在前,修平则稍微慢了一点。

  走出电梯,修平立刻到柜台结?#21097;?#27809;想到柜台四周竟然没有半个人影。

  修平遂穿过大厅,往出口走去。

  推开旋转门走到室外,已经看不到叶子的身影。

  修平握着放在口袋里的房间钥?#31069;?#22352;上一辆计程车。

  与其现在结?#21097;?#20498;不如今天晚上?#28982;?#23478;,等明天早上要到医院上班时,再顺便?#31383;?#29702;退房手续。反正,这?#34915;?#39302;就在去医院的必经之路。

  计程车穿过涩谷的车站后,驶向车满为患的国道。此时,修平对计程车司机说道:

  “可不可以去青山路一下?”

  “你不是要到世田谷吗?”

  “我突然想买点东西。”

  今天早上出门时,曾事先交代可能会晚点回家,所以这个时间回去不会有任何问题,修平?#28147;?#24471;有点心虚。尽管他们夫妻正处于冷战之中,修平却看得出来,妻子这五个月来不断地反省自肃,如今他却再度?#40644;平?#24524;,和叶子约会。

  青山路和往六本木方向的交叉路上,有一家深受女性欢迎的蛋糕店。

  以前,药厂方面曾送了一盒这?#19994;?#31957;店制造的点心,修平带回家后,芳子高?#35828;?#19981;得了。

  芳子虽已年届四十,有时却相当孩子气,看到?#19981;?#30340;点心和蛋糕,就足以令她手舞足蹈了。

  修平在店里挑了十个小蛋糕,坐回计程车后?#37027;?#24635;算轻松了一点。

  他并不打算以蛋糕来瞒混什么,只是觉得这么做,自己的罪过似乎减轻了一点。

  他由于?#37027;?#25918;松,使他的眼皮渐渐沉重了起来,最后,竟然打起盹来。

  不一会儿,车子就停在公寓门前,修平拎着蛋糕盒走下?#25285;?#23545;着没有半颗星星的夜空叹了一口气。

  等一下就要面对待在家里的妻子了。

  从前,和叶子约会频繁的那一段日子里,每当和叶子分手回家时,他总是有点紧张,相隔了五个月,他又品尝到了那种紧张的滋味。

  修平吹着口哨,心想:

  男人在心灵上必定要有寄托,才能感受到生存的意义。这种偷情之后产生的紧张感,对于工作也具有相当的刺激作用。

  “带着这个回家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修平看着手中的蛋糕盒,干咳了一下,然后用钥匙把门打开。

  “回来啦!”

  芳子似乎颇为意外,表情显得有点惊?#21462;?br />
  “是不是?#19968;?#26469;得太早了?”

  “不是……”

  修平有点失望,脱掉外套后走进客厅。

  芳子刚才可能躺着看电?#27185;?#27801;发上摆着一个座垫。

  “你看!”

  修平把那金蛋糕摆在桌上。

  “什么东西啊?”

  ?#26263;?#31957;啊!”

  “怎么来的?”

  “我在那家你最?#19981;?#30340;蛋糕店买的。”

  芳子的?#20174;?#30456;当冷淡,令修平沮丧不已,于是默默地走进卧室,换上睡衣。

  “今天你是不是很早就离开医院了?”

  芳子一面把修平脱下的?#36335;?#25346;起来,一面问道。

  “染谷医生大概在六点的时候打电话来。”

  “有什么事吗?”

  “我问了,不过他?#30340;?#19981;在的话就算了。”

  “其实他假如有什么事,交代一下又有什么关?#25285;俊?br />
  修平心想,如果是刚动过手术的病人情况恶化,染谷一定会叫自己回电话,既然他什么都没说,就表示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什么时候不打电话来,偏偏选在自己和叶子约会的时候打来,真是讨厌!

  修平回到客厅,拿起听筒,打电话到医院。

  染谷不在,?#25317;?#35805;的是值班的年轻医生。

  “?#31455;热?#21018;才打电话到我家,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我没有听他提起,不过我想可能是有关下次比赛的事,因为染谷君说过,想和主任商量一下,奖品要由哪家厂商提供。”

  原来是这种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修平立刻?#21494;系?#35805;,?#37027;?#26377;些起伏不定。

  “?#32654;坂福 ?br />
  为了掩饰这种情绪,修平坐到沙发上,开始看报?#20581;?br />
  电视正在播?#30460;?#27915;电影,已经重新配上日语,看起来倒是蛮轻松的。

  “要不要泡茶?”

  芳子一边整理桌上的报章?#21448;荊?#19968;边问道。

  “好啊!”

  芳子没有问修平吃过饭了没有,她大概认为修平一定是在外面吃过才回家的。事实上,修平也的确和叶子在寿司店吃过东西,然而芳子的丝毫不关心,令他觉得索然无味。

  “我有点饿。”

  “你要吃点东西吗?”

  “家里有东西可以吃吗?”

  “我以为你会在外面吃,所以没买菜,家里只有面。”

  “那就不用了。”

  修平喊肚子饿,并不是真的特别想吃点什么,?#30475;?#20026;了妻子一点都不关心自己,而将不满的情绪表达出?#31383;?#20102;。

  “你不吃这个吗?”

  修平用下巴指着桌上的蛋糕,问道。

  “我可以吃吗?”

  “你不是很?#19981;?#21507;这种东西吗?”

  “你真的是为?#21494;?#20080;的吗?”

  “家里只有你一人,不是为你买的,那为谁买的?”

  “谢谢。”

  芳?#21448;?#37325;地道谢之后,坐在椅?#30001;希?#29992;手解开盒?#30001;?#30340;绳子。

  “好像很好吃的样?#27185;?#20320;要不要也吃一点?”

  “好啊!”

  “你要?#38405;?#19968;块?”

  “随便哪一块都可以。”

  看着妻子?#36214;?#30340;手指摆进盒子里,修平总算对今天的偷渡成功,真正感到安心——

  豆?#25925;?#24211;收集整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