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0章 雪花

  转眼之间新年就快到了,医院也跟着忙碌起来。天气严寒,感冒的病患激增,固然是主要因素,人们忙于参加忘年会或圣诞晚会,引起暴饮暴食的后遗症,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甚至连修平隶属的整形外科,也涌人大批的病患,以及滑雪时意外受伤的病患。

  从迈人十二月开始一直到圣诞节为止,修平每天都排满了开刀手术,有一次医院居然在星期日电召他紧急支援。

  尽管如此忙碌,修平依然忙里偷闲,单是在十二月里就和叶子见了三次面。最后一次是在二十八号,他们在青山的某?#20063;?#21381;吃过饭之后,就直接到温谷那家旅馆。

  虽然他们的关系曾经中断一段时期,但交往毕竟也有两年了,上旅馆开房间已经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他们两人理所当然地自动脱掉衣服,上床做爱,然后再把衣服穿上。这段时间内,他们几乎没有谈话,但是深入的结合已弥补言语的不足。他们双方面都了解,与其说些可有可无的话,倒不如以肉体表现热情来得更真?#23567;?br />
  当高xdx潮过去时,便是一段寂静的反刍期,然后合而为一的肉体又再度分开。

  “最近你太太没有说什么吗?”

  性?#24418;?#32467;束后,叶子显得非常愉快。

  她是个颇富心机的女人,喜怒不形于色,即使现在也以满不在乎的口吻询问她最关心的事。

  “我不会再和她不期而遇了吧?”

  叶子对着梳妆台梳头发,问道:

  “那次真的是巧合啦!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你尽管放心。”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吊儿郎当!”

  叶子瞪了修平一眼。

  “除非她委托侦探社调查,否则不可能知道我又和你在一起。”

  “你不要忘了哦!女人的直觉可是很敏锐的。”

  对于这一点修平也颇有同感,不过这一次他一点也不担心。

  “不会?#24418;?#39064;的啦!”

  “你不要把事情看得那么简单。”

  “可是,上个礼拜和上上礼拜我都跟你见了面,回家后她不但什么都没说,看起来反而还满高兴的。”

  那两次修平回到家时,都已经快十二点了,芳子却以明快的声音欢迎他,还泡茶给他喝。

  ?#20843;?#24050;经不管我们的事了。”

  “说不定你太太在外面也有男朋友。”

  修平停了正在打领带的动作,叶子一边把头发往后梳,一边对着镜?#26377;?#30528;说:

  ?#21543;?#27668;了?”

  “没?#23567;?br />
  “你太太通情达理异乎寻常,你可要注意。”

  “女人通情达理就代表她有外遇吗?”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叶子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修平却开始担心了,这一阵子,芳子采取万事宽容的态度,的确有点非比寻常。

  “我们已经彼此厌倦,所以她根本不在乎我在外面做了些什么。”

  “也许吧……”

  “你是不是看过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20197;?#20040;可能知道你太太的事嘛!”

  看到修平失魂落魄的模样,叶子故意进一步地刺激他。

  “不过,如果我是你太太的话,我一定会找其他男人。”

  ?#20843;?#21644;你不一样。”

  “你那?#20174;?#33258;信?”

  “女人红杏出墙,男人一定看得出来,因为她们的言谈举止会和以前不一样。”

  “可是,有的女人就是能做到让人家看不出来。”

  “就像你一样……”

  “才不呢?这一点你太太比我高明多了。”

  叶子说完后,便离开化妆台,走进浴室。

  目送她的背影,修平把领带调整好,穿上西装。

  叶子的口吻虽然有点挑拨离间的味道,可是修平的确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妻子没有红杏出墙。那次大吵之后,妻子变得谨言惧行处处小心,最近好像又恢复了过去的活力。前几天从京都出差回来,表现得就像个害羞的小女孩,肌肤的色泽也变得光滑许多。

  究竟是什么原因令芳子产生如此的转变呢?是工作意愿提高了,是发现丈夫崭新的另一面,还是又交了男朋友?

  信心十足的修平认为妻子的转变,乃缘于她发现了丈夫真正的魅力所在。无论如何,修平现在十分信任芳子。

  即使芳子真如叶子所说,在外面交了男朋友,修平也不想再像上次一样,当面质问她。那种大吵大闹的经验一次就够让人受不了,何况争吵根本就无济于事。

  目前,修平和芳子之间的情况还算顺利,他们结婚至今虽已十七年,但是除了新婚的头几年,大概只有现在是最稳定最和谐的时期了。

  修平相当满足于目前的状况,虽然这种想法有点自私。

  “你不要吓?#34915;錚 ?br />
  “你果然还爱着你太太。”

  如果希望继续这种情况的心态就是所谓的爱,修平就不得不坦白承认,但是他心里明白,这种爱的成份事实上已经淡到不能再淡了。

  “爱?哪有那么夸张。”

  “我们走吧!”

  叶子化好妆从浴室走出来。她那张妆化得比平时稍浓的脸蛋,丝毫看不出刚才她曾在床上放浪形骸。

  “年底之前我们大概没办法再碰面了。”

  “?#22253;。?#26681;本抽不出时间了。”

  “那么过年之后再见罗!”

  医院从三十号开始连续放一星期的假。

  “我们?#38498;?#36824;是少见面。”

  “为什么?”

  修平慌张地挡在叶子面前。

  “因为我觉得这样可能比较好。”

  “拜托你跟我见面啦!”

  “你还想跟我见面吗?”

  “当然罗!”

  修平像个孩子似地点点头!逗得叶?#26377;?#20102;开来。

  “那我们元月二日见面好不好?”

  叶子又突然有点迫不及待。

  “元月二日我们姐妹约好了要回娘家,傍晚的时候就可以离开了。怎么样?是不是太快了?”

  “怎么会呢!只不过……”

  二号那天,医院的同事要到?#20381;?#26469;,看情形只好延到三号了。

  “不行的话就算了。”

  “我们二号就是了。”

  “真的没问题吗?”

  “?#19968;?#24819;办法的。你想,还有什么事是会?#21462;?#21644;你在一起’重要?”

  “讨厌!”

  叶子的?#37027;?#21448;转好了,她用手拧扭修平的大?#21462;?br />
  “刚好你提到这件事,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在这几天内和你太太同房哦!”

  “开玩笑!我和她已经好久没同房了。”

  “这么说,你太太不是太可怜了吗?”

  “不会啦!她已经习惯了。”

  “你那么自私,早晚会遭到报应。”

  修平又再?#28982;饭慫闹埽?#30830;定没有遗漏东西后就往走廊走,立刻搭上电梯,到一楼柜台算帐,并归还房间钥匙。

  走出旅馆,拐了一个弯之后就是人车喧嚷的?#36136;星?#21494;子随即拦了一辆计程车。

  “那么,我们明年再见了。”

  叶子这么一说,修平突然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们必须隔好久才能见面,事实上从今天到元月二日,还不到一个礼拜呢。

  “二号那天,五点在T旅馆的大厅见。”

  “知道了。”

  叶子点点头,坐上计程车扬长而去。

  新年就快到了,街上充满了喜气洋洋的热闹气氛,修平挤在人堆中,慢步走到涩谷,进人车站前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

  他一边念着广濑的电话号码,一边拨动话盘。拨通后,是广濑亲自接的。

  “我现在在涩谷,没有什么事吧?”

  “有哦!”

  “什么事?”

  “你太太死了。”

  “你说什么?”

  “开玩笑的啦!”

  这种玩笑怎么能随便乱开呢?修平气得真想破口大骂,但是,广濑是他今天晚上和叶子见面的挡箭牌,偏又得罪不起。

  “你已经和她分手了吗?”

  广濑降低了声量,可能他旁边有人。

  “?#23853;?#20998;手。你?#20146;。?#23601;说我们今天是在新桥吃饭,然后到银座的酒吧喝酒,知道吗?”

  “你大可不必这么小心,因为你太太根本没有打电话来问。”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以备万一嘛!”

  ?#20843;?#20551;如真的想调查,你这样瞒是没有用的。”

  “我只是不想让她太震惊。”

  “那你干脆都不要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我办不到。”

  “你这样不是很矛盾吗?”

  广濑在电话那头叹气,修平立刻加以解释。

  “这一阵子我们处得很?#20882;ィ?#25105;外面有女人,觉得愧对芳子,所以处处讨好她,她也很了解我的?#37027;椋?#24182;没有追究这件事,我们的关系反而比以前和谐。”

  “和?#24120;?#20320;这样做?#38405;?#22826;太不是不太公平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

  “搞不好你太太在外面也有男人。”

  广濑说的话居然和叶子一模一样,修平不知道怎么回答,结果广濑又继续说:

  “不过,夫妻俩如果都能适当控制自己的婚外情,并维持夫妻之间良好的关系,倒是令人?#35748;勰接旨刀?#21734;!”

  “你指的是我和我太太吗?”

  “你们的情况我可不清楚,我是说真有那种夫妻的话,那实在太令人羡慕了。”

  “的确如此……”

  即使是深爱彼此的夫妻,相处时间一旦过长,势必会觉得愈来愈乏味,如果夫妻俩同时在外结交异性朋友,既能保?#36136;?#24403;的紧张感,又能维?#24403;?#27492;的感情于不坠,岂不是太棒了?

  “现在再说‘夫妻是一体的’之类的话,就未免太假了。”

  “但是,我觉得不能和婚外情的对象陷得太深,是主要的先决条件。”

  “你们应?#20882;?#24471;到才对。”

  “怎么说?”

  “这还不简单,你根本没有打算离婚,你太太也没有和其他的男人结婚的念头,不是吗?”

  “可是,万一自己的老婆陷进去的话,怎?#31383;歟俊?br />
  “放心啦!你老婆不会做出这种傻事,她可是比你聪明多了,在外面玩不会捅出纰漏的。”

  “喂!你客气点,?#20381;?#23110;可没有在外面乱搞哦!”

  “对不起。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发现你老婆外面有男人,你会不会原谅她?”

  “事情没?#26032;?#21040;头上,?#20197;?#20040;知道。”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你们不就扯平了吗。”

  广濑的话修平根本无法苟同,没想到他又以认真的口吻继续说道:

  “你们可以啦!”

  “什么可以?”

  “做一个新的实验啊!”

  “喂!你不要?#21307;?#22909;不好?”

  “说真格的,如果你们实验成功的话,我一定羡慕死了。”

  修平回过头来,身后有人在等着打电话。是一?#38405;?#36731;的情侣,那个女的一直看着修平。

  “有一件事拜托你,二号那天晚上还是拿你来挡一?#30149;!?br />
  “你二号那天要跟她见面啊?”

  ?#20843;?#35828;无论如何我都要抽空,所以……”

  “你是不是认真了?”

  “当然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真的吗?那?#20197;?#24110;你一次,过年你可要包个大红包给?#36951;叮 ?br />
  “休想!”

  ?#20843;?#20415;你!”

  修平对着生气的广濑,说了句“改天请你吃饭!”便?#21494;?#30005;话。

  那么晚了,修平不想再挤电?#25285;?#20110;是在车站前叫了一辆计程?#25285;?#30452;接坐回家。

  他照例拿出钥匙自己开门,一走进客厅,就看到芳子和弘?#21862;?#32937;站在厨房里做事。

  “爸爸回来啦!”

  弘美虽然只是个高中生,声音却和妻子极为相似,看情形,如果再过十年,修平可能分不出她们两个人的声音了。

  突然间,修平对自己在外冶游,感到十分歉疚,立刻趋前和颜悦色地问道:

  “忙不忙啊?”

  “就快好了。”

  虽然只有一家三口,过年的时候芳子还是会亲自下厨做几道年菜,尽管都只是些像金团(捣碎白薯泥或扁豆的一种点心)、醋浸萝卜丝及火,火敦菜(把肉、青菜、?#20174;汀?#37202;、糖、?#23621;惴刍?#22312;一起?#23500;?#24930;)之类的一般应景菜,味道却相当不错,可能是学到了她母亲的真传。

  “你吃过饭了吗?”

  “?#20381;?#30340;饭已经没有爸爸的份了。”

  芳子一问完,弘美立刻在一旁打岔,最近女儿反而比妻子管得紧。

  修平苦笑着走进书房,换上家居服,书桌上摆着一些白天寄到的信件和?#21448;尽?#20854;中有一张讣文,是修平一个住在名古屋的同期校友寄来的,他的太太在一个月前因罹患乳癌而过世。

  修平突然想到,?#28909;?#33459;子死掉的话,情况会变成什么样子?#31185;?#36896;成种种的不便,诸如煮饭、洗衣、打扫,以互于鳏居的寂寞苦闷等等,根本不胜枚举。

  每当和广濑他们谈到“没有老婆的话……?#20445;?#20462;平就会觉得人生顿时充满了希望,事实上,一旦真的面临这种情况,可能变得手足无措,搞不好有些男人会从此丧失生存的勇气呢!

  修平抱持着对妻子产生的微妙心理,走回客厅,她们两人已经把年菜?#24613;?#22909;了,正在洗手。

  “要不要洗澡?”

  听到妻子明朗的声音,修平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要……”

  “放年假的时候你打算和谁见见面?”

  “可能有两、三个医院的同事会来?#20381;?#22352;坐。”

  “哥哥他们说二号那天要来?#20381;?#29609;。”

  “二号啊?可能不行哦?”

  “有什么事吗?”

  “我可能会和广濑见面。”

  “可是,他们特地从静?#24895;?#26469;。”

  修平的哥哥在静冈经营超?#22930;谐。?#26082;然他要来,妈妈当然?#19981;?#36319;着一块儿来。

  “不可以改在三号吗?”

  “哥哥说只有二号方便。”

  “那可不可以改在晚上呢?”

  芳子没有回答,径自走人卧房,隔了一会儿才走出来,消失在浴?#20381;鎩?br />
  修平只好拿起晚报来看,弘美却在这个时候走到他身边。

  “爸,你是不是跟妈说过我考大学的事?”

  弘?#20048;?#26377;在请求别人的时候,才会采取低姿态。

  “妈妈一直反对,你能不能帮?#20197;?#21521;她说情一次?”

  “可是,勉强为之的话,你不怕两头落?#31456;穡俊?br />
  “我不管,你以前是站在我这边的。”

  弘美盘着腿坐在修平旁边,两手交叉抱着胸前。

  “你看你的坐相,我看你还是读女子大学比较妥当。”

  弘美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恢复正常的坐姿,然后看着修平,说道:

  “爸,你不可以太晚回来哦!”

  弘美开始反击了。

  “爸爸?#27809;怠!?br />
  “我哪一点?#25285;俊?br />
  “你看,从我放寒假回家到现在,你都没有和我吃过一顿饭。”

  “这一阵子我忙着参加年会,今天又和你广濑叔叔一起喝酒。”

  “说谎……”

  修平吓了一跳,赶紧回过头来,弘?#37070;?#31192;兮兮地瞪着他,

  “事实上是去约会对不对?”

  “约会?”

  “嘘!”

  弘美瞄了浴室一眼,问道:

  “爸,你是不是还和那个人在一起?”

  “哪个人……”

  “我在机场看到的那个人啊!”

  弘美的确在机场见过叶子,她没有对这件事提过半个字,不料却牢记在心。

  “爸,不管你和妈做什么,我都不在乎,只希望你们不要离婚。”

  修平实在没想到,一个高中女生竟说出如此成熟的话。

  “你为什么认为爸爸和妈妈会离婚。”

  “前一阵子,我有个叫野村的朋友,他爸妈突然离婚了,事前根本看不出任何征?#20303;!?br />
  “你放心啦!”

  “真的吗?”

  修平感到非常惭愧,居然让女儿担这?#20013;摹?br />
  “无论如何,请你们在?#21307;?#23130;之前一定要好好在一起。”

  “只要在你结婚之前好好在一起,就可以了吗?”

  “单亲家庭对我的工作和婚姻不是?#21152;?#36127;面的影响吗?”

  原来弘美是在为自己打算,修平有点目瞪口呆,她却若无其?#30860;?#21917;着茶。既然如此,修平觉得自己也应该问个清楚才?#23567;?br />
  “你怎么知道爸爸今天是去约会?”

  “你?#31383;桑?#26524;然是约会!”

  “不是啦!……是你这么说,?#20063;拧?br />
  “是妈妈说的啦!”

  “我?#20107;?#22920;说要不要为你?#24613;?#26202;饭,妈妈说爸爸今天出去约会,不会回来吃。”

  “妈妈真的这么说吗?”

  “妈妈什么都知道了。”

  修平默默地看着浴室的门,心想:知道自己今天和叶子见面的,只有广濑一个人,他根本不可能背叛自己,向妻子密告,难道真的是女人的直觉吗?

  “妈妈怎么知道的?”

  “爸,你不可以小看妈妈,其实她很聪明的。”

  “我没有小?#27492;?#21834;!”

  “妈妈什么都懂,像爸爸这种简单的事根本瞒不了她。”

  “简单?”

  “?#22253;。?#21363;使是我,也知道爸爸在搞什么鬼。”

  “你胡说……”

  “你二号那天是不是也要和那个人见面啊?”

  “喂,不准你胡说!”

  “你放心啦!?#19968;?#26367;你保守秘密,但是,你可不能太伤妈妈的心哦!”

  修平干咳了一下,然后站起来,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白兰地,倒在茶杯里。

  本以为自己手法高明,足以瞒天过海,事实上却早已露出马?#25319;?#20462;平连喝了两杯,却依然无法稳定情绪,此时,芳子从浴?#20381;?#36208;出来。可能是洗过澡的?#20498;剩?#22905;的气色显得相当好,开前襟的毛衣胸口露出白嫩的肌肤。

  “你还没睡啊?”

  芳子一边?#22969;?#24062;擦头发,一边往厨房走。

  “你真的不洗澡吗?”

  “对……”

  “棉被已经铺好了。”

  “今年过年我们全家一起出去旅行,好不好?”

  修平似乎想藉此举减轻自己的罪?#23567;?br />
  “你每年都作年菜,也非常?#37327;啵?#24212;该?#27809;?#20986;去玩一玩。”

  “可是,妈妈和你医院的同事不是都要来吗?”

  “跟他们说我们要出去玩,不就得了?”

  “那么,我们和奶奶他们一起出去玩好了。”

  弘美在一旁提议。

  “我们可以在元月二、三号那两天出发。”

  修平特别强调二号和三号,以示自己的清白,然后站起来,说道:

  “我要去睡了。”

  他从书房拿出一本相当于安眠药的围棋范本,走进卧房,扭开枕头边的台灯,发?#33267;?#24202;棉被之间还是有缝隙。

  回想起来,从第一次注意到缝隙的存在直到现在,转眼间已过了一年,起初修平以为只是偶发事件,后来才知道那是妻子有意的?#24418;?br />
  两床棉被之间缝隙的宽窄,每天?#21152;?#25152;不同。到目前为止,分得最开的一次是芳子在机场撞见叶子的那个晚上,相距大?#21152;形?#21313;公分远。后来,这个缝隙虽然始终存在,但距离却逐渐缩小,现在如果由上往下看,已经快看不出来了。

  修平脱掉睡袍,慢慢地?#23665;?#34987;窝里。他把脚伸往妻子被窝方向,随即触到榻榻?#29366;?#31961;的表面,宽度大约只有十公分,自从发现缝隙至今,今天可能是距离最小的一次。

  修平把脚跟在榻榻米上来回轻搓,突然想起弘美说过的话。

  “妈妈说爸爸今天是去约会。”

  ?#28909;?#22971;子果真知道自己和叶子见面的事,那么缝隙的缩小又代表什么意义呢?是表示她已不在乎自己在外面做些什么,还是只要逢场作戏,她就会睁一眼闭一眼?

  修平在微暗的光线中思索着,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正如气象局的预报,过年期间天气都相当稳定温和。

  修平在三十号那天出外打了一下午的高尔夫球,不过除夕夜和元旦倒都是在?#21494;?#36807;。

  根据修平儿时的记忆,元旦当天你父总是显得极为慎重。清早起来立即穿上不轻易出笼的的日本式大礼服,在神坛上供奉水酒,然后合?#30772;?#31095;。全家人都跟着父亲依样画葫芦,再一一向父亲说几句新年的吉祥话。

  “恭贺新禧,今年请多加照顾。”

  听到这些话之后,父亲就缓缓地对我们点?#20998;?#24847;。

  幼年时期,修平总是担心自己无法?#21557;?#22320;把这些话一口气说完,进人大学之后,他开始对父亲过于慎重的态度,感到有些不满。

  然而,长年的习惯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模式,一旦缺乏这些例行仪式,修平就觉得缺乏过年的气氛。

  反观速见?#20381;?#29616;在过年的情况,实在是简单多了。

  先别说别的,在修平?#20381;?#26681;本找不到神龛或佛?#22330;?#22240;为住在公寓里不?#30528;?#20986;空间放置神龛,至于佛?#24120;?#21017;设在静冈的兄长?#20381;鎩?#26082;然没有供奉水酒和参拜的场所,那些例行仪式自然就免了,何况,让他们一家三口穿上大礼服中规中矩地互道新年快乐,也未免太慎重其事了。

  因此,元旦的早上,妻子只在吃饭之前,对修平说一声“新年快乐?#20445;?#32780;修平本人还穿着睡衣,坐在餐桌边的椅?#30001;希?#19968;点威严的样子也没?#23567;?br />
  这也无怪乎父权曾日益低落。修平认为各家各户设置神龛是恢复父权的先决条件,对于这个看法,广濑也深表同?#23567;?br />
  然而,在现实生活里,修平和广濑始终没有在家中摆设神龛。他们担心此举将被人讥笑为思想落伍,再说,企图以神龛恢复父权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尽管如此,当芳子为自己倒酒,以及弘美收到?#39038;?#38065;,欢天喜地道谢时,修平总算还能感觉到一丝丝过年的气氛。

  元旦下午,弘美和朋友一起到初诣玩,而修平喝过酒后有点懒得出门,于是就待在?#20381;?#30475;看新年贺卡,补寄一些信,以及?#37070;?#30005;视的特别节目。

  傍晚,弘美还没有回来,修平就和芳子一起吃晚饭,又喝了一点酒,相对?#21273;?#34429;然相当宁静,?#20174;?#28857;乏味,突然间,芳子把?#30772;?#25343;到修平面前。

  “要不要再喝一点?”

  芳?#30001;?#23569;主动为修平斟酒,此举令修平有点受宠若惊。

  “怎么都不像在过年啊?”

  从前,每当想到新羊即将来临,修平总会涌起一股兴奋的感觉,但是最近这十年来,那?#20013;?#22859;的感觉却已逐渐消失了。

  “你今年几岁啦?”

  “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

  “快说嘛!”

  “我不是小你七岁吗?”

  “这么说,是四十一岁罗!”

  “才不是呢!”

  也许是喝酒的?#20498;剩?#33459;子的脸颊红通通的,宛如害羞的少女。

  “唉,眼看着我也快五十了。”

  “可是,你应该没有遗憾才对。”

  “对,对……”

  修平发觉芳子的话里含有讽刺的意味,于是立刻反击:

  “那是因为和你在一起的?#20498;省!?br />
  “别奉?#24418;?#20102;。”

  “我说的是真心话。”

  修平的这句话说得令芳子害羞地低下头去。

  “明天我们到神社参拜好不好?”

  这种含情脉脉的气氛反而令修平感到有点不自在,因此他立?#35848;?#21464;话题。

  “要去哪里呢?”

  “就在这附近,怎么样?”

  “那我们到冰川神社好了。”

  修平倒不在乎神社的有名与否,他只希望去的地方不太多人。

  “我们是不?#21069;?#26202;去?”

  修平想到自己和叶子的约会,心头震了一下,却故作镇定地回答:

  “我已经跟同事说好了,叫他们三号再来?#20381;?#29609;。”

  “明天晚上哥哥和妈妈他们要来哦!”

  “?#19968;?#26089;点回来的。”

  修平把酒杯里的酒喝完,又改变话题。

  “这么晚了,弘美怎么还没回来呢?”

  ?#20843;?#35828;还要?#28526;?#21040;朋友家。”

  和芳子面对面坐在一起,修平实在有点不自在,于是不一会儿就结束晚餐,进浴室洗澡,然后继续看电视。

  根据传统的说法,大年初一晚上都会作梦,二号清晨起来,修平却记不得自己到底有没有作梦。

  “梦到富士山是不是很吉利?”

  弘美的朋友教她在睡觉前祈祷,结果如愿以偿。梦见富士山,令她高兴万分。

  “今年我的运气一定很好。”

  修平非常不解,仅仅一个梦有什么好令人高兴,因为他不明白这?#20013;那?#23601;是年轻人的特质。

  吃过早饭之后,他们一家人围坐在客厅里,?#37070;?#19968;部滑稽大喜剧,直到下午两点钟,修平对芳子问道:

  “我们该去拜拜了吧!”

  “真的要去吗?”

  原来芳子把修平昨天说的话当成开玩笑。

  “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出去吗?”

  “当然罗!怎么了?”

  芳子不作声,于是修平拉着女儿一起走,弘美却表示昨天已经玩了一整天,今天不想出?#25319;?br />
  “爸,你还是跟妈妈两个人好好地出去约会吧!”

  “我们只是在附近的神社拜拜啦!”

  “到那种地方不好啦!我看还是到明治神宫或成田山比较好。”

  最近,弘美经常游说他们夫妻俩出外游玩,到底是因为她长大了,不愿意和?#25913;?#38271;时间相处,还是有意撮合?#25913;?#30340;感情呢?

  从?#20381;?#20986;发,只要搭两站的电?#25285;?#20877;步?#24418;?#20998;钟就可以抵达冰川神社。

  在家的时候看到阳光?#29031;眨?#36824;以为天气相当温暖,没想到一出了门,寒风立刻扑身而来,而且风中不时有雪花飘舞着。

  修平在夹克上加了一件大衣,芳子则穿着毛皮的短大衣。

  “好美的雪花哦!”

  “令人捉摸不定的雪花。”

  并肩走在街上,修平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妻子一起出门了。尤其是这一年来,由于怀疑芳子的忠?#25285;?#20182;更是提不起一同出门的兴致。

  但是,修平已经不打算再追究芳子是否红杏出墙了。

  修平相当清楚,外遇并不是第三者能从?#38053;?#21046;的,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当事人有没有建立适可而止的观念,以及能否依照这个观念行事。

  就这点而言,修平对妻子有十足的信心。这几个月来,芳子变得特别温柔,并且在表现出相当信任修平的态度,就是最佳的证据。

  “下次我带你去?#38498;与啵?#20320;还没吃过吧?”

  “你真的要带我去啊?”

  “向岛那里有一家,虽然?#35835;说悖?#21487;是很好吃。”

  芳子没有回答。究竟要不要去,如果时间方便的话,她是一定会去的。

  修平本以为年假期间人们多半待在?#20381;錚?#27809;想到神社里居然人满为患,其中有很多穿着和服的年轻女性。

  修平和芳子夹在人群之中,来到正殿。他们先添?#35828;?#39321;火钱,然后合?#39047;?#25308;。

  “去年终于平平安安地顺利度过,也请保佑今年我们一家人健康快乐。”

  修平在心里如此祈祷,站起来时看到身边的芳子依然闭着双眼,口中吟吟有词。于是,修平又再度合掌许下心愿:

  “这个愿望虽然相当自私,不过还是请神明保佑我和叶子也能顺顺利利地继续下去。……”

  吟到这里,修平叹了一口气,才又继续吟着:

  “再过一、两年?#19968;?#35265;好就收……”

  说完之后,修平抬起头来,芳子也正好站起来。突然间,芳子轻轻地笑了一下,修平也只好跟着苦笑。

  “走吧……”

  芳子点点头,两人遂一起走下正殿的台?#20303;?br />
  正殿的右手边摆着一个神签箱,?#38393;?#25380;满了人。

  “要不要抽一支?”

  修平问道,芳子立刻从皮包里?#20204;?#20986;来。

  本来只是为了好玩,真正抽签时修平?#20174;?#20123;紧张。他们并肩站在梅树下,把签打开来一看,修平的是“?#20303;保?#33459;子的是“大吉”。

  “看样子?#21307;?#24180;的运气大概不错哦!”

  芳子目光灿烂地说道,但看到修平的签之后,她似乎有点难以置信。

  “怎么会是凶呢?”

  修平自己也有点讶异,神签的“外出”?#24178;闲?#30528;“不宜晚归”。

  “只是抽着好玩,你可别当真。”

  修平一边听着芳子的?#21442;浚?#19968;边信手摘下两枝梅花,然后偷瞄了手表一眼。

  距离五点的约会还有一个小时,现在出发的话时间绰绰有余。

  他们再度挤入人群之中,走到十字?#25151;冢?#36710;站就在前一百公尺处。

  “要坐计程车去吗?”

  “?#21069;。?#23601;在这里?#35856;担 ?br />
  修平一回头,看到一?#31350;?#36710;从?#25151;?#30340;方向驶来。

  “你打算搭电车回家吗?”

  “我要顺道去自由之丘一趟,然后才回家。”

  “那么……”

  修平回过头来看着芳子。

  “什么事?”

  “没什么……”

  修平有点心虚,芳子却以光明磊落的表情向他点头,说道:

  “你好走。”

  “哦……”

  修平说完之后?#33267;?#21051;?#30001;?#19968;句话。

  “?#19968;?#23613;早回家。”

  “没关系啦!妈妈他们?#19968;?#29031;顾的。”

  修平叫住计程?#25285;?#25381;着手坐了进去,芳子也站在雪花之中,笑嘻嘻地挥挥手。

  “对不起……”

  修平喃喃自语,对着映照在后视镜里的妻子又挥了一次手——

  ?#33503;故?#24211;收集整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