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1章 鬼子

  贵志慢慢拉开她背后的拉链,让她的胸部更裸露,在洋装袖于被脱掉时,她还缩着肩协助配台。但,胸罩被拿掉的瞬间,她又不由自主交抱双臂了。

  虽明知终会被贵志为所欲为,冬子却不希望现在马上被碰触,至少,她要再多保留一些时候。

  三个月前的六月初,木之内冬子开始发觉在生理期前后有些微异的迹象。

  身高一百五十五公分、体重四十公斤的她身材瘦弱,对身体本就不太有自信,即使这样,最近几年却也从来没有过什么病痛。

  偶尔在季节变化之际会感冒,通常也只拖个三两天就痊愈。

  血压是略微煽低,也有轻微贫血,因此有?#34987;?#26197;眩,却也没什么大不了。

  正因这样,她也自认为虽是瘦了些,身体底子并不算很差。

  但,最近几个月来,生理期有点拖长了。

  以往,冬子的生理期一直保持二十八天的规则型,一般四天,顶多五天就结束。尽管来时的两、三天前会有腰部乏力和臼齿疼痛的现象,仍不至于影响工作。

  这种情形自二十岁出头至二十八岁的目前,几乎未曾改变过。

  ?#36824;?#26368;近两、三个月,生理期却拖长了,从一星期待续至将近十天,而且腰部?#19981;?#24863;到闷痛。

  起先,她以为可能是有点疲倦的缘故,并未太在意,可是,到了下一个月还是相同,不仅这样,期间又更延长,痛楚似也更强烈了。

  九月初的生理期持续十天之久,冬子终于休息一天。她虽担心不知怎么回事,却毕竟是自己身体的秘密,羞于请教别人。

  她也试着归之于工作过度,问题是,最近的工作并不能算特别忙碌。

  今年以来,冬子总是上午十时左右走出在参宫桥的家门,前往原宿的“圆帽”高级服饰店。

  店开在表参道的明治街前,由原宿车站步行不到五分钟。即使从参宫桥前任,?#21364;?#23567;田急线?#38142;?#20195;木八幡,再转搭地下铁,第二站就下?#25285;?#21482;要二十分钟可达。

  冬子的在四层楼建筑的一楼,人口只有约莫六尺宽,?#36824;?#21576;纵长状,有十坪左右。

  当然,其中,只有前段的六坪是帽子?#25925;?#27249;窗,后段的四坪则是制造帽子的工作室。

  店名的“圆帽”取自圆形短帘帽之名。

  冬子于十时半抵达,几乎同时,女售货员和制帽学院毕业的女助理也到了。开门、盘点橱窗,整理妥当,实际开始营业已近十一时。

  原宿街头要到快正午才会热闹起来,以时间来说是相当充裕营业时间自上午十一时至下午八时,但,只有傍晚时分顾客稍多。虽说入冬时订制个人帽子的顾客会增多,目前却还没必要熬夜赶工。

  九月初休息了一天让冬子决定上医院检查。即使只是生理期间拖长,难免还是会感到不?#30149;?#22905;也曾听说过,朋友的母亲因生理?#36824;?#24863;到奇怪,至医院检查时才发现罹患子宫癌,却已经太迟。

  还不到三十岁,冬子自认为没有那种可能,但,怕的是万一。

  去哪家医院呢?

  冬子最?#35748;?#21040;的是由代代木的明治街向西走约一百公尺处的明治诊所,两年前她曾在该诊所做过妊娠中绝手术,只是当时的情景几乎已忘掉。

  当然,忘掉的是医院的电话?#24597;?#25110;护士的姓名之类,内?#25343;?#21463;的创?#30636;?#26410;消失,甚至可说,正因为未曾消失,才会最?#35748;?#21040;这家医院。

  冬子按捺住嫌麻烦的心情,找出两年前的记事本。

  两年前的九?#38706;?#21313;?#32617;?#22788;写着“明治诊所?#20445;?#30005;话?#24597;?#24213;下只记着“与K碰面?#34180;?br />
  之后有三天的空?#20303;?br />
  这三天的时间里,冬子边休养边思考与贵志的事。

  一个月后的十月,她和贵志佑一郎分手,是她自己提出的。

  贵志有妻子,也有两个孩子,并非无法预测两人终有分手的一天,何况,十四岁的年龄差距若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也是很不自然。但,尽管已考虑到终究会幻灭,两?#35828;?#20132;往从冬于大学毕业的二十二岁开始,仍旧拖拖拉拉的持续了四年。

  在交往的第四年冬子堕胎了。?#36824;?#33509;以不同的观点而论,这反而是件好事,让她能够下决心和贵志分手。手术的痛苦令冬子决然踏上分手之路,她决定调整自己的心态,独自一个人好?#27809;?#19979;来。

  不必说,在?#38706;?#20915;心之前是非常痛苦了。

  有一段时间食不下咽,体重骤?#25269;了?#21313;公斤以下,皮肤粗糙、干涩,去找贵志也只是尖?#23567;?#21650;骂,还甩对方耳光。有时,还觉得这样分手和死了没有两样,甚至考虑要自杀。

  如今回想起来不可?#23478;椋?#20026;何会那殿疯狂呢?更无法相信自己体内存在着那洋愤怒、悲?#35828;木?#21147;。

  若是现在,应能更冷静的分手,能不带给男人团扰而默默离去,当然?#19981;?#31293;温柔的考虑到对方的立场。但,这或许也是?#23567;?#20004;年”岁月的沉淀、风化作?#20882;桑?br />
  而,和贵志的联系并未因此完全断绝。身为建筑师、在三团拥有事务所的贵志在分手之际曾问:“不想要什么吗?”

  “什么都不需要。”冬子坚决说。

  一年前,冬子终于还是在贵志的援助?#38706;?#25317;有位于青山的帽子设计工作室。

  冬子在青山的公寓住处是一房一厅,价值约莫一千二百万圆,其中贵志出资八百万?#30149;?br />
  “借来的东西我一定要还清楚。”

  “别谈这些了。今后你打算怎?#31383;歟俊?br />
  “找个新工作。”

  冬子上大学时就同时在制帽学院上课,不知不觉间已以制作帽子为本职,拥有相当的制帽?#38469;酰?#19981;怕生活无着落。

  “别勉强自己。”

  “我没?#23567;!?br />
  尽管在贵志面前逞强,但,此刻的她的确已不想在百货公司或别?#35828;?#24037;作室上班了。经过一番深?#38469;?#34385;,她卖掉青山的公寓,再?#30001;?#33258;己的全部积蓄,又向银行贷款五百万圆,买?#30053;?#23487;一家?#30860;?#38754;的经营权。

  四年间,公寓涨价了,自己的积蓄也有两百万?#30149;?br />
  冬子的家是横滨小贸易商,只要她开口,或许多少?#19981;?#25903;援,?#36824;?#22905;既然和贵志同居,形同离家出走,自然不想走回头路。

  问题是,她又不希望留在充满和贵志回忆的青山。

  “钱我绝对会还,但,现在请再借我一些。”

  “又讲这样的话?”

  “不,一定要还你。”冬子坚持。

  贵志苦笑说:“真是倔强的女人!”

  对于这样的贵志,冬于是很生气,却同时也有一种释怀的感觉。

  “若有什么困?#30505;?#35831;告诉我。”

  “不,没?#23567;!?br />
  或许可以说,四年恋情,酬劳就是原宿的?#30860;?#38754;。这样的代价是低或高,冬子也不知道,若以奉献出女人最美丽的二十二岁至二十六岁的青春代价而论,可能太低了,但是从和自己?#19981;?#30340;人共度四年时光的满足感来说,或许又太高了些。

  ?#36824;?#22914;何,冬子认为这样?#37096;?#20197;和贵志划清界线。

  但,归根究底,冬子能由青山迁往原宿经营?#30860;?#38754;,仍是靠贵志的援助,亦即,若无贵志,就没有现在的冬子。更何况,无可置疑的,冬子的肉体是因贵志的开发而觉?#30505;?br />
  ※※※

  明治诊所这个名称和当时与贵志的回忆有关连,若去那里,过去的痛苦将会苏醒。

  两年前,决定去那家医院的人是贵志。知道自己怀孕,冬子迷惑于不知找哪一家医院时,贵志表示是一位医师朋友的介绍,而决定去那家医院。

  院长年约四十五岁,身材稍胖,蓄留胡须,外?#37096;?#36215;来有点可怕,可是?#19981;?#26102;,声音却出乎意料的温柔。冬子取出贵志的朋友所写的介绍函时,院长看看冬子,又看看介绍函,额首之后,两年的岁月流逝。

  现在突然前往,院长是否还记得冬子值?#27809;?#30097;。虽是妊娠中绝手术,一天里就不知会碰上多少件,要对方记得自己是有些说?#36824;?#21435;。

  冬子虽想到何不再找贵志帮忙,却仍蜘蹰不决。

  自从两年前分手后,只有在店面开张、贵志?#25302;?#33457;前来时,两人见过一面。当时来客很多,彼此没有机会深入交谈,但,贵志的态度并无改变,还是那样潇洒自若的说“?#20305;团叮 ?br />
  而,冬子?#31181;?#19968;瞬涌生的怀念,也只冷冷回了一句“谢谢!”

  后来虽也在电话中谈过几回,却总是贵志打来的。

  冬子一接听,贵志的口头禅就是:“怎么样?”

  “总算撑下来了。”

  “是吗?那就好了。”贵志只是这样说着,就转而聊一些气候或新工作方面的话题,五、六分钟后挂断了。

  最初,冬子很希望对他说“别再打电话给已分手的女人了?#20445;?#21487;是在听对方的声音之间,这种念头消失了,边谈谈回答,边反而觉?#20882;?#24515;。

  只是一个月一次左右的电话,然而在冬子内心之中,有时?#19981;?#20135;生?#21364;?#36149;志打电话来的心情。

  就这样,将近两年的岁月过去了。

  现在若主动打电话,等于破?#21040;?#33267;目前为止的被动状态,?#19981;?#35753;归于?#38477;?#30340;关系再度混乱。

  但,?#30475;?#21482;是为了看病!

  虽说已分手,毕竟仍是朋?#30505;?#20027;动打电话又有何妨?一想及此,冬子拿起话?#30149;?br />
  昔日几乎每天?#21363;?#30340;?#24597;?#24930;慢自?#19988;?#28145;处回来了,两年的岁月沉浮和贵志的那一段情,有些部分早巳自行过滤,有些部分则依然保留下来——

  只是请他介绍医院吗?

  冬子在心中告诉自己,同时也忘了这是与他无关,不能告知别?#35828;拿?#23494;。

  时间是正午切口过,但,贵志在事务所。

  “怎么回事?”本来以为突然接到自己的电话,贵志会很惊异,但,贵志的声音并无两样。

  “能请你再介绍一次上回去过的代代木的医院吗?”冬子力?#32456;?#38745;地问。

  店里有女职员在,所以她利用公用电话,?#36824;?#36825;反而使她能保持冷?#30149;?br />
  “出了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只是一点小毛病。”冬子的视线从玻璃电话亭移向远方。表参道上挤满?#24418;?#25955;步的职业?#20061;?br />
  “你要去?”

  “喂。”冬子边额首边考虑到为这种事打电话给贵志或许有些可笑。

  “很?#20445;俊?br />
  “也没?#23567;!?br />
  “我待会儿要去大阪后天回来,能等到那时候吗?”

  “?#36824;?#31995;。”

  “那就请你等两、三天。”

  贵志不是会问东问西之人,也因此,在这种情况是轻松许多,但,难免也令冬子有所不满。

  “去大阪是为了工作?”

  “我受托设计中之岛一栋新建筑大楼。拿到介绍函,?#19968;?#39532;上送去你那儿。”

  “拜?#24515;憷玻 ?br />
  冬子步出电话亭,沿着表参道的行道树走回店里。

  店内有两?#36824;?#23458;,一位似是路过,另一位则是中山夫人。

  中山夫人是冬子多年来的老顾客,可能因家住原宿附近,经常来店里。年龄已是四十岁出头,脸孔稍长,很适合戴帽子。

  “好了吗?”

  “对不起,我出去了一下。”冬子急忙由工作室拿出夫人托制的帽子。

  是麦穗制成的?#37096;?#24179;顶草?#20445;?#38262;嵌宝石,水平帽帘底下缀着小花,成熟气息?#22411;?#30528;华丽。

  “不错的样子。”夫人戴上帽子,照着镜子,问:“如何?会不会太年轻?”

  “花很小,反而能树托出成熟韵昧,很漂亮哩!”

  “确实很不错。”夫人似认同了,点了几下头。“太好?#29627;?#24635;算来得及了。”

  “什么时候?”

  “二十二日下午。”

  中山先生是T大工学院教授,九月底要参加京都的国际会议。

  她是为了出席宴会才来订制帽子。

  “对了,去喝杯咖?#28909;?#20309;”7中山夫人边把帽子放回柜台,边问。

  最近,夫人?#30475;?#21040;店里都会邀冬子一起喝咖?#21462;?#22905;的独生子已上高校就读,所以闲得很,但,冬子却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她实在不想去,却又无法拒绝顾客的邀约。

  两人来到距店面两栋大楼有方的“含羞草馆”咖啡店。这儿的五名员工皆是年轻男孩,夫人好像颇中意。

  “冬子小姐,你的脸色不大好呢?”

  “是吗?”冬子伸手轻轻摸脸颊。两天前生理期终于结束,但是腰部一带仍疲懒乏力。

  “你身材这么瘦,别太勉强自己。”

  “没有呀!不会有事的。”

  夫?#20284;?#39318;搅动咖?#21462;!?#21834;,对了,上次我见到贵志先生。”

  贵志是中山教授的朋?#30505;?#20171;绍夫人给冬子的也是他。

  “好像是去?#38706;?#25289;饭店参?#21451;?#20250;回来,?#36824;?#36523;边仍被女?#22253;?#22260;,一副很愉快的样子。”说到这儿,她似忽然想到,接着说:“对不起!”

  对于冬子和贵志的事,夫人知道多少呢?也许顶多知道两人曾经互有好感,而不知曾在青山的公寓同?#24433;桑?br />
  “那样才华洋溢,当然受欢迎。”夫人辩解似的说:“可是,贵志先生很奇?#33267;ǎ?#26126;明身?#36828;际?#20133;?#35029;?#36824;邀我‘要不要一块去喝酒’。当然、我拒绝了。”

  夫人促?#20102;?#31505;着,窥看冬子的?#20174;Α?br />
  “贵志先生最近没到你的店里?”

  “不,完全没?#23567;?br />
  “可能是太忙了吧!听说这回又要去?#20998;?#21602;!”

  “真的?”

  “外子说过,好像是九月份或十月份吧!”

  冬子?#24418;?#21548;贵志提起。但,就算贵志真的去?#20998;蓿?#20063;已经和她无关了。

  “男人真好哩!四十二岁还正值盛年。”

  贵志是四十二岁。夫人小他一岁,却仍打扮得花技招展。

  “下回找贵志先生一块吃饭吧?”

  “好的。”冬于边点头边又感到小腹至腰际的闷痛。

  ※※※

  三天后的傍晚,贵志送介绍函过来了。

  五时过后,街上到处是高声?#24863;?#30340;下班职业?#20061;?#26102;,一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来到店里。

  橱窗里除了女用帽子外,也有摆放男用的巴拿马草帽和?#38393;?#33609;?#20445;行?#39038;客前来也不足为奇,?#36824;?#24180;轻?#34892;缘?#29420;前来倒是罕见。

  青年困惑似的环顾四周,一见到冬子,立刻走近,问:“请问是木之内小姐吗?”

  冬子颔?#20303;?br />
  青年马上自西装口袋拿出白色信封。“所长吩咐我把这个交给你。”

  信封上有贵志的建筑事务所名?#30130;?#36824;有贵志亲笔写的“木之内冬子小姐?#34180;?br />
  “谢谢你特地送来。你在贵志先生那儿做事?”

  “?#20013;?#33337;津。”青年点头,递出名片。

  名片上印?#23567;?#24037;程师-船津海介?#20445;?#19978;班地点为贵志建筑师设计事务所。

  “大名是海介?”

  “因为姓和海有关连,所以连名字也一样。”

  “可是,是令尊取的名字吧?”

  “当然?#29627;?#19981;可能是我。”船律严肃回答后,接着说:“关于医院的事,所长说上?#25991;?#23478;因为目前没有熟人可介绍,因此换另外一家。”

  “另外一家?”冬子看信封内。没有密封,里面只放着一张名片。

  一瞬,冬子想到跟前的青年可能知道自己请贵志帮什么样的忙,不禁脸红了。

  “贵志先生已经由大陋回来了?”冬子没有取出名片,问。

  “本来预定今天回来,但临时有事绕往京?#36857;?#25105;自己先回来。”

  “这么说,你陪他一块去大陌?”

  “是的。所长说过,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到京都的京都饭店,他晚一点会住。”

  “我知道了。”

  “那,我告辞了。”青年轻松地转身,走向夕暮的马路上。

  正如船津所说,贵志介绍的并非上次去过的代代木的医院,而是目自的都立医院?#38745;?#31185;主任。好像是在大贩找人帮忙,大贩的山内医学博士的名片一隅,写着四四方方的字“患者是我的朋友木之内冬子,请特别关照。”

  边看。冬子感到困惑了。她并非?#24515;?#20110;代代木的医院,只是不想到陌生的医院。如果是一殿的感冒或小伤还好,但是和生理问题有关……

  再说,目白也稍微?#35835;?#20123;。从原宿搭山手线虽是十分钟可到,却是冬子毫不熟悉的地方。

  还有,贵志介绍的是公立医院这点也令她犹豫。既然要求诊,绝对是大医院较好,问题是,可能要较长时间才知结果。

  关系到自己身体的?#38706;?#33457;些时间也不为过,但,只因为生理期间延长,总觉得没必要上大医院。

  不如先前往代代木的医院,如果发现有问题,再转往目?#35013;桑?br />
  明天下午二时和银座S百货公司的采购股职员?#24049;?#38754;,但,如果提早出门,先去代代木的医院,下午二时之前或许能赶回店里。

  最近,生理期现象已停止了,?#36824;?#33136;部仍有闷痛。虽不致?#29616;?#21040;要马上去医院,却也不能置之?#36824;恕?#20294;,去大医院总是麻烦。

  船津讲过,打电话到京都能找到贵志。何不借此机会告诉他介绍函已收到,?#36824;?#36825;次想先至附近的医院检查。

  这天晚上十一时过后,冬子想京都的电话?#24597;?#26102;,又蜘蹰了。船津说贵志晚一点会在,一般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回饭店?#24613;感?#24687;了,问题是,以贵志的个性而言很难说。

  和冬子在一起时,他所谓助“晚一点”总是凌晨一时过后。即使喝得相当醉,走起路来仍是步履不乱,冬子在床上就无数次顷过他走近的脚步声。

  此际,贵志或许也是?#38405;?#26679;的步履走回饭店房间。

  冬于边想着这些,边搁回已拿起的话?#30149;?#34429;明知先联络一下较好,但她?#28147;心?#20110;船津所说的“如果有什么事?#34180;?br />
  ※※※

  翌日,冬于九时离开参宫桥的家,前往代代木的医院,九时半抵达,但,候诊室里已有两位女性在?#21364;?br />
  冬子坐在长倚最旁边,尽量不与她们交会,只是静候护士叫她的名字。

  她虽听说诊所的院长已换人,但,候诊室和服务台的感觉还和以前相同,走廊内侧挂着的?#30001;?#23460;和手术室的牌子也未变。

  先来的两位女性似只需简单的诊?#24076;?#19981;到五分钟,冬于就被叫到名字。

  在护士带领下走进诊疗室,见到医生坐在大型办公桌前看病卡。

  两年前来的时候是?#22278;薄?#33988;留胡须的医师,但,这次却是身材颇高的年轻医师。

  “来过吗?”医师看着病历卡,问。

  “两年前曾到这里做过妊娠中绝手术。”这时,冬子虽想说出当

  时是一位姓能见的入所介绍,但又作罢了。事实?#24076;?#20908;子虽隐约记得介绍人姓能见,却无自信。

  贵志应该认识对方,?#36824;?#20908;子却未直接见过能见本人。

  “生理期间延长了?”

  冬子颔首,并告知生理期前后有腰部乏力和小腹轻微疼痛症状。

  “到初夏为止,一切正常?”

  “是的,没有异常。”

  “未婚?”

  “是的。”

  病历卡上?#23567;?#24050;婚、未婚?#34180;ⅰ?#29983;育?#34180;ⅰ?#37197;偶年龄?#22791;?#26639;,医师动作迅速的将各项圈选起来。

  “那么,我们开始内诊。”医师站起身。

  护士说:“请。”

  她指着右手边?#20882;?#24088;遮挡的诊疗台。

  “请脱下内裤,躺上去。”

  圆脸护士看起来只有二十二、三岁。

  两年前,怀了贵志的孩子躺上这个诊疗台时,冬子全身不停发抖,甚至认为,以后如果再面对这种羞耻难堪,不如死掉算了。当时,她四肢被固定在胶台?#24076;?#27882;流满面的接受手术。

  现在已可以较冷静的躺在台上。但,像这样的诊?#24076;还?#25509;受过多少次也不可能习惯。

  一方面是来自身体姿势的羞耻,另一方面,以冬子来说,裸露瘦弱的下半身更令她难?#21834;?br />
  冬子虽不认为自己太瘦,但,可能因为骨?#32769;?#21543;?肉并不明?#35029;?#32780;且,?#23478;?#32463;快三十岁了,耻毛仍很稀疏。

  贵志曾讲过:“你简?#26412;拖?#23569;女!”

  她的初潮比同学来得馒,乳这是房也小,令她抱持一种错综情结。但,贵志却表示?#19981;?#36825;样的她。

  此刻,冬子左右张开她那瘦削的双腿,闭着限。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

  突然,一般冰凉的触感掠过,不久,护士说:“可以?#29627; ?br />
  冬子把四肢伸出胶台,下了诊疗台,慌忙穿上衣服。

  “请!?#34987;?#22763;说。

  她从白帘后走出,一看,医师正在?#37070;希?#22312;病历卡上填写。

  “现在几乎不?#31383;桑俊?br />
  “是的……”

  医师再度在病历卡填写后,抬起?#22330;!?#30475;样子像是子宫肿瘤。”

  一瞬,冬子怔征看着医师的?#22330;?#30001;于太过突然,她一时无法了解对?#20132;?#20013;之意。

  “因为肿瘤形成,导致生理期间延长,腰部乏力,小腹疼痛。”

  冬子缓?#20505;ナ住!?#37027;么,要怎?#31383;臁?br />
  “动手术摘除肿瘤部分。”

  “手术?”

  “位置是在子宫?#38405;?#20391;,因此症状较明显。”

  ?#23433;还?#23427;的话会转为癌吗?”

  “不,不会,肿瘤并不大,但最好还是摘除。”

  “那么,子宫会……”

  “你没有孩子吧?”

  “是的……”

  “若?#38405;?#21069;肿瘤的大小,只要摘除就没事。”医师又在病历卡填?#20174;?#25991;。

  等对方写完,冬子问:“必须尽快动手术?”

  “也不急在这几天,但,当然愈快愈好。”

  冬子望着医师的?#24120;?#24930;慢点头。

  ※※※

  走出医院,正午的阳光灿烂耀眼。持续至数日前的残暑在一场雨后消失,天空已转为秋色。

  冬子走在连?#21448;链?#20195;木外苑的筏悬木行道树下,来到十字路口,拦了计程车。

  “原宿。”她说,但立刻又?#30446;冢骸?#19981;,请到参宫桥。”

  本来以为会花更多时间,想不到出乎意料的很快结束,如果现在就过去,正午之前就会到店里。但,冬子并不想就这样到店里。必须独自分析一下病情。

  坦白说,冬子原先并不认为自己的病会如此?#29616;亍?#20197;前也?#32972;?#26377;生理期间延长,腰部乏力的现象,因此以为只需要吃吃药、打打针就够了。

  想不?#20132;?#26159;子宫肿瘤、看样子,还是尽早动手术摘除较好。

  她也?#20351;?#23376;宫里为何会有那种东西?#20445;?#20294;,医师的回答却是“并没有特别原因,应该是体质因素?#34180;?br />
  对于自己体内会在不知不觉间长出那种东西,冬于害怕不已。

  她想起来了,自己的表婉也因子宫肿瘤动过手术。另外,听说“含羞草馆”的老板娘也因同样的病住院过。

  周遭就有两人罹患同样疾病,应该不算是稀罕了。可是,那两?#35828;?#24180;纪都很大了,表婶年过四十,“含羞草馆”的老板娘也三十七、八岁,而自己才二十几岁……

  为什么?

  冬子坐着盯视自己的小腹。薄绢织水殊?#21450;?#27915;装下的腰柔?#28014;?#26377;弹?#35029;?#23485;裙底下的腿虽瘦,却笔直。从外表看来,很难想像体内潜伏着那样的异常——

  是真的吗?

  冬子还不能相信这件事。虽不认为那位医师诊断错误,可是,所谓的肿瘤能如此简单的诊断出来吗?

  尽管内心畏核她仍极力将自己的病朝好的一面去想。

  ※※※

  冬子的公寓住处位于小田急线的参宫桥站下车后,沿着车站前的缓坡路往上爬的?#38706;?#24038;侧。

  这一带是住宅区,虽无太高的建筑物,但,冬子的公寓是五层楼建筑,地下有停车场。

  冬子的房间在三楼,进门后是约莫十张锡摄米大小的起居室,里面则?#21069;苏砰介?#31859;大的卧室。

  著在家工作,是稍嫌狭窄了些,?#36824;?#19968;个人居住则正好。

  回到家,冬于坐在沙发?#24076;?#26395;着窗外。虽无特别运动,但她感到非常疲倦,也不知是否心理因素,腹部四周出现闷痛,似乎骤然间真的变成病人了。

  她注视着窗外飘的秋?#30130;?#19981;久,站起身,打电话到店里。

  很快就听到接听电话的人是里村真纪。

  里村家住代代木上原,从高校时期就常在原宿流连,亦即所谓的原宿一族。

  “老板娘,已经检查好了?”

  冬子曾吩咐真?#20572;?#20170;天和百货公?#38745;?#36141;人员的见面时间可能会销有延误。

  “检查过了,但,忽然想起有事,目前人在家里。有谁来过店里啊?”

  ?#25353;?#23822;小姐刚刚来过,其他就没了。”

  “那么,我下午二时以前会到店里,如果有事,打电话到家里。”

  “好的。”真纪回答后,接着又说:“啊,刚刚有一位贵志先生来这电话。”

  “是吗?说了些什么?”

  “我告诉他老板娘不在,他回答说那就算了,没事。”

  “哦……”冬子谈谈说着,挂断电话。

  虽说是秋天,正午的阳光还是很灼烈。冬子走出阳台,晒了一会太阳,再转身进入浴室。

  早晨出门前才冲过澡,但,总觉得若不再一次清洗身体,情绪没办法平静下来。

  浴缸?#24597;人?#35753;身体浸泡。冬子的皮肤与其说?#21069;祝?#19981;如说是?#22253;?#26356;为贴?#23567;?#26366;说过“几乎透明到能清晰见到血管?#20445;?#23588;其指甲和腋下的确就是那种感觉。

  冬子在浴缸里用力搓身体,直到白留的皮肤上出现红丝。

  医院的诊疗台上黏附着各种女?#35828;?#27668;味,她要完全铣掉。最后,冬子又以莲蓬头琳浴,正想走出浴室时,忽然想到:罹患子宫肿瘤会不会与拿掉贵志的孩子有关?

  当然,这样的念头毫无脉络可循,只是突然掠过冬子?#38498;?#30340;一丝臆想。如果因为堕过胎就会罹患子宫肿瘤,那么每位堕过胎的女性都无法避免了。何况,医师也明确否定这点——

  那,又是为什么?

  堕胎的?#19988;?#24635;是和对贵志的回忆连结在一起,也许,自己是刻意想将这次的事和贵志?#28193;?#20851;系吧!

  “真是奇怪!”冬子自言自语说着,盯视浴室里的镜子

  最近可能太在意生病吧?没有食欲,体重又掉到四十公斤以下,脸孔看起来更小了,只有眼睛变大。

  若需要动手术,必须有更多体力才?#23567;?br />
  但,真的是肿瘤吗?

  冬子想起今天替自己诊断的医师的样子。这是位说话明确、略微冷漠的人物,?#36824;?#24180;纪约莫才三十二、三岁……并非怀疑其医师身分,只是总觉得太年轻些。

  上?#25991;?#20301;院长呢?医院还是明治诊所的名?#30130;?#20063;许只是医师换人而已。

  冬子困惑不?#30505;?#30475;着挂号证上的电话?#24597;耄?#25171;电话至明治诊所。

  医院大概也是?#24418;?#20241;息时间吧?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似是护士的女性接听。

  “院长先生不在吗?”冬子谈谈的问。

  “院长有点感冒休息,下星期才能够看诊。”

  “那么,今天的医师是?”

  “从大学附设医院请?#31383;?#24537;的医师。”

  “谢谢你。”冬于致谢后,搁回话?#30149;?br />
  果然今天只是代班的医师,怎?#31383;?#21602;?

  冬子从手提包内取出船津送来的名片。若要动手未,最好还是前往大医院就诊,小医院总是令人怕怕的。

  她困惑的看着名片,忽然想见贵志了。虽说已干脆分手,可是通上这样的事,自己一个人很自然而然会感到寂寞无依,让她在不知不觉间想自贵志身上寻求那四年间所习惯的安全?#23567;?br />
  讨厌死了……

  冬子觉得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既然分手,就希望彻底忘掉,?#36824;?#36149;志的想法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心情被搅乱。

  但,另一个念头又升起:现在生病,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冬子决定明天前往目白的医院。

  ※※※

  翌日上午,冬子来到目白的都立医院。

  ?#38745;?#31185;主任是温文儒雅型的人物,但,诊断结果?#30171;?#20195;木的医院那位医师相同,断定是子宫肿瘤,而且劝她最好动手术摘除。

  “接受手术后会变成不能生育吗?”由于是老医师,冬子可以不必顾忌的问。

  “你还未婚,应该只需摘除肿瘤,保存子宫吧!”

  虽不知是什么样的手术,但,看来是可以避免失去子宫了。

  “只是,目前我们这边病?#30475;参?#29190;满,可能要请你?#21364;?#21322;个月。”

  冬于困惑了。尽管医师说暂时不理也投必要担心,她毕竟还是不安,一想到肚子里有那种异物存在,心情就没办法放轻松。

  “手术并不很困?#30505;?#22914;果你住处附近有认识的医院,去那儿动手术也?#23567;!?br />
  ?#20843;?#20154;执业医院?#37096;梢月穡俊?br />
  “可以。”

  或许因为是公立医院,医师出乎意料的豪爽。

  冬子虽知若要动手术最好找大医院,问题是,大医院的手续比较烦琐,像今天,?#23478;?#32463;带来介绍函了,光是诊断还浪费掉大半天。

  以她的心情,倾向于在代代木的医院接受手术!

  那虽是私人医院但毕竟以前曾在那里接受过手术。而且,医院的概况也大致了解,最重要一点是,没有挂?#26696;静?#31185;医院”名?#30130;?#21482;用“诊所”两宇,可减轻不小的心理压力。

  出了目白的医院,下午,冬子来到店里后,接到贵志的电话。

  “我现在就要回东京。?#24444;?#30340;说话方式还是一样的唐突。

  “还在京?#36857;俊?br />
  “工作方面拖了一些时间。对了,去过医院?#29627;俊?br />
  “是的……”身旁有女职员在,冬子结巴了。

  “如何?果然有毛病?”

  “这件事等你回来再谈。”

  “我搭乘下午三时的新干线,六?#34987;?#21040;东京,之后,要在有药四和人碰头,所以,七时左右过去找你。”

  “来店里?”

  “不方便吗?”

  “不……”虽然没什么不方便,但是可能的话,冬于希望避免在店里碰面。

  “那么,明治街的法国名店大楼六楼有一家名?#23567;?#27801;罗’的餐厅,我们七时半在那里碰面。”

  “好的。”

  “我现在还要去一趟?#20113;椋?#28982;后就搭乘新干线。”

  贵志总是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明治街的法国名店大楼是日本著名的法国名店街,自底黑色纵纹的华丽大楼里有卡登、迪奥、威加?#23454;?#27861;国服饰界的代表性名店,还有珠宝界的卡尔?#30505;?#39321;水界的尼娜莉奇,甚至西里尼、第凡奇等法国名店齐集。

  由于商品留为高级进口货,一殿人很难买得下手,?#36824;?#20809;是逛橱窗就是一大享受了,溯?#20048;?#38388;,会让?#30636;?#29983;身在巴黎的错觉。

  贵志所说的?#21543;?#32599;”在这栋大楼的六楼。

  中山夫人曾带冬于来过这儿一次。虽说是在大楼内,却拥有充分空间,?#31354;挪妥?#19978;都摆放蜡烛,营造出豪华的气氛。

  冬子走出电梯,正想进人时,服务生叫住她:“请问是木之内小姐吗?”

  冬子颔?#20303;?br />
  服务生立刻带领她人内。

  贵志已经到了,正坐在中央靠左边、能眺望屋顶花园的窗?#29486;?#20301;?#21364;?br />
  “抱歉,我迟到了。”

  “不,我也刚到。”

  贵志点了红酒后,翻开?#35828;ァ?br />
  “我?#21448;形?#23601;投吃东西,饿扁了。要吃点什么吗?”

  “我不太有食欲……”

  “最好吃些肉类。”贵志主动点叫了两份虾子浓汤和排力牛排,然后端起葡萄酒杯说:“好久不见了。”

  冬子和贵志碰杯。

  “有一年半的时间吧?”

  “两年。”

  和贵志见最后一面是“圆帽”开张时。和当时相比,贵志是胖了些。

  “过得怎样?”

  “还好。”

  “你没变,还是那么瘦。”说着,贵志点着香烟。“医师怎么说?”

  “有点麻烦。”

  “哪里?”

  “说是子宫肿瘤。”

  “肿瘤?”

  “医师说最好动手术。”

  贵志的视线从冬于脸孔移至窗外的庭院。也许夏天兼营啤酒屋吧?角落堆放着桌椅。

  “无论如何?#24613;?#39035;动手术?”

  “说是不马上动手术也?#36824;叵担?#20294;是愈快愈好……”

  “但是,你这种身体?#32536;?#28040;吗?”这次,贵志?#26197;?#26580;的眼阵望着冬子。“是大手术吧?”

  “医师说没什么大不了。”

  “若是接受手术,是在目白的医院吧?”

  “可是,那里病?#30475;参?#23458;满,所以,我想找上次的代代木那家医院。”

  “你也去过代代木?”

  ?#29677;擰?br />
  服务生送来浓汤,置于两人面前。

  一殿?#20449;?#19981;会如此对话,谈的绝对是更有气氛的话题,只有相处多年、关系亲密的?#20449;?#25165;会谈谈的谈论这种事。

  “味道相当好,你喝喝看。”贵志说着,似忽然想起,向:“如果不动手术会如何?”

  “会恶化的……”但,冬于对自己生理状况的改变无法启齿。

  “那么,你的打算?”

  “还是下星期就接受手术……”

  “这样快?”

  “不行吗?”

  “下星期三开始,我必须去?#20998;?#32422;两个星期。”

  “我听中山夫人说过了。”

  “对了,上回偶然在饭店楼下大厅遇到她。”

  “她很感激你特地邀她一起去喝酒。”

  “是吗?”

  “她还说你和漂亮的女性在一起……”说着,冬子忽然感到可笑。已分手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好嫉妒?

  “不能等到我从?#20998;?#22238;来?”

  “等什么?”

  “不能延后动手术吗?”

  “我的事你不必担心。”

  “可是,总需要有各种?#24613;?#21543;?”

  “我自己能做好。”冬子边说,心想:这人也有一点奇怪。

  贵志在想些什么呢?是单纯出自亲切,?#21482;?#23545;自己仍有些放不开?若是,两年前一别至今未和自己见面,又该如何解释?

  但,冬子自己也没什么可自豪。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根本没必要告诉贵志,只要自己默默前往即可。为何要主动打电话呢?

  两人今天会碰面,原因也在冬子!

  两年前分手时,冬子讲过“今后彼?#35828;?#26379;友?#20445;?#22905;是打算借此完全断绝彼此间的?#20449;?#20851;系。

  事实?#24076;?#36825;两年之间,两人毫无关连。

  但,仔?#36214;?#24819;,希望成为朋友这句话的另外含意却是,只要是朋?#30505;?#23601;不必完全分离,能够永远互不遗忘的保?#33267;?#31995;。

  如果真的想彻底分手,或许就不需要成为朋友了,?#36824;?#26159;永?#23545;?#24680;对?#20132;?#21650;骂对方都无所谓。

  所谓希望分手保留美?#27809;?#24518;或许只是一种诌媚,诌媚自己、诌媚别人、为了逃避分手的痛苦之借口。

  两人现在见面真的是基于友情?

  冬子拿叉子的手停顿,思索着。互相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联络?#20445;?#32780;一旦遭遇困难就联络对方,之后彼此碰面、吃饭,这并没有什么奇怪,正常的朋友之间也经常会如此。

  再说,冬子的心情很难得非常平静,不知是否因坦白说出自己的病而感到轻松。贵志同样若无其事用?#20572;?#27809;有什么紧张,也没有心理压力,已分手的?#20449;?#20043;间重逢时能维?#32456;?#31181;?#25913;?#24418;式吗……

  “你在想什么?”贵志端着酒杯,问。“是担心手术?”

  “不……”冬子缓缓摇头。

  “别再想生病的事,最重要是多吃些东西。”

  “好的。”冬子边点头,边觉得这和已分手的?#20449;?#20043;间的对话有些不同。

  用餐约一小时结束,点心上桌。

  结果,冬子决定在代代木的医院接受手术,贵志也同意,话题就此打住。

  “那么,还是下星期?”

  “是的。”

  “我虽认为不必担心,但,务必小心。”

  手术之事虽没必要得到贵志同意,?#36824;?#36825;样讲明白后,冬子轻松许多。

  “接下来要做什么?”

  “做什么……”

  “有事吗?”

  “不。”

  “要去喝两杯吗?”

  冬子凝视贵志,心想:这?#35828;降子?#20309;盘算?是已忘掉分手之事,只以朋友立场一块喝?#30130;?br />
  “等离开这里再说。”贵志拿起?#23454;ィ?#31449;起身。

  冬子很自然的跟在背后。

  贵志在门口和经理聊了几句后,进入电梯。

  “现在喝酒应该?#36824;?#31995;吧?”

  “你指什么?”

  “你的病。”

  知道贵志的视线望着自己下半身,冬于轻轻后退一步。

  “不会有问题的。”贵志自顾自说着,颔?#20303;?br />
  走出电梯后,一看,大楼内的店面皆已打?#21462;?br />
  “难得碰面,要不要去‘星期三上午’?”

  ?#21834;?#26143;期三上午’?”

  “不想去??#34180;?#26143;期三上午”是和贵志在一起?#32972;?#21435;的地方,在赤坂的TBS附近,妈妈桑因为曾经营传播公司,影视圈的客人极多。

  冬子并非不想去,但,和贵志分手时,冬子曾在那儿与妈妈桑喝到深夜,对方当然知道自己和贵志分手之事。

  “你常去?”

  “在那以后去过一、两次吧!已经很久没去了。”

  冬子虽猜不透贵志想去两人在一起?#32972;?#21435;的老地方究竟有?#26410;?#31639;,却也很想见妈妈桑一面。

  见到冬子沉默不语,贵志似已明白,在过了红绿灯后,拦下计程?#25285;?#21578;诉司机:“到赤坂。”

  车子出了表参道,左转。

  “这趟去?#20998;蓿?#35201;到哪里?”

  “荷兰和法国,?#36824;?#20027;要是在阿姆斯特丹。如果我不在之间有什么事,能否和上次送介绍函给你的那个人联络一声?”

  ?#25353;?#27941;先生吗?”

  “虽然年轻,却?#26408;?#26126;能干。”

  冬子想起那位青年的名字?#23567;?#28023;介?#34180;?br />
  进入“星期三上午?#20445;?#21491;手边有柜台,地形弯曲的角落有个厢座。可能因为才八时左右,店里只有坐在柜台前的两组客人。

  “嘿……”正坐在柜台和客人阑田的妈妈桑一见到两人,马上张开双臂走近。“好久不见哩!”

  “还没有倒闭?”

  “别瞎扯!怎么这样久没来?”妈妈桑伸手扶住冬子的肩膀。

  “好吗?”

  ?#29677;牛?#36807;得去。”

  和贵志分手时曾经来吵着要妈妈桑陪自己喝网?#30130;淳痛?#22833;去联络,冬子感到愧疚。

  “贵志先生应该还有?#26408;?#22312;这儿,?#36824;家?#31215;满灰尘了。”

  “别管它,再开一瓶新的。”

  “但,真的好久不见了。”妈妈桑新开了一?#23458;?#22303;忌,调?#30130;?#37325;新打量二人。“在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工作呀!”贵志回答。

  但,妈妈桑想问的似是两?#35828;?#20107;。

  两年前那样坚决分手,现在却一块来喝?#30130;材压致?#22920;桑会好看。

  “前不久,中山教授来了,还谈起你们呢!”

  中山教授就是中山夫?#35828;?#20808;生。带中山教授来的人是贵志,?#36824;?#21518;来教授似就经常自己前来。

  “教授很担心的说,冬子小姐又瘦了。”

  是听中山夫人说的吗?

  “干杯再谈。”妈妈桑也帮自己调制一杯掺水威士忌,三人一同碰杯。

  “以后必须更常来才可以哩!有这瓶酒在,冬子小姐也要来的。”个?#38498;?#29245;的妈妈桑开玩笑的说。“对了,今夜是约会?”

  “约会?”贵志反问。

  “你们俩还是很配对的。”

  ?#22885;?#22920;桑,你大概搞错了吧!”

  “哦,是吗?管你们怎样,反正对我而?#35029;?#21482;要你们来喝酒就?#23567;!?br />
  “?#19968;?#26469;的。”

  “不带冬子小姐也?#36824;?#31995;呀!”边说,妈妈桑似认定两人之间已?#25351;?#20851;系。

  冬于不大能喝?#30130;?#33509;是掺水威士忌,只要喝个两、三杯,身体就发热,眼眸转为樱红色。

  贵志曾说过那样的冬子很“性?#23567;薄?br />
  但,冬子的酒量就仅止于此,如果喝超过量,身体会慵懒无力,嘴巴也开始多话了。两年前和贵志分手时,就是喝过量,才和妈妈桑聊了一夜。

  过了三十分钟,冬子脸?#30495;?#32418;了。虽未?#31449;?#23376;,从自己身体发烫即可知道。

  在?#21543;?#32599;”喝过葡萄?#30130;?#21448;在这儿喝第二杯掺水戚士忌,?#26448;压?#20250;这样。

  “再喝一点吧?”贵志劝说。

  “不,够了。”冬子以?#32456;?#35206;住杯口。

  其实也并不是喝不下,可是继续喝的话,却有更依赖贵志的不安,即使寂寞,冬子也希望像现在这样生活下去。

  事实?#24076;?#33258;和贵志见面起,冬子就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35272;#?#22905;告诉自己,见面是为商量生病之事,也因?#30636;?#19968;起吃饭,绝非因想念贵志面见面。

  冬子内心里考虑这么多,但,贵志却似若无其事。谈完生病的事,他很高?#35828;?#21507;饭,吃完饭,又邀冬子前往昔日两人常去的酒吧,恼快的和妈妈桑阑田,毫无别扭之态。

  他的态度,一方面让冬于很气愤,另一方面又怀念不已。

  “怎样,要再去别家吗?”

  “我应该失陪了。?#34180;?#27809;必要这么急吧?”

  “可是……”冬子站起身来。

  ?#25226;劍?#20320;要走了?”妈妈桑立刻走过来。“下次可以自己来。”

  “?#19968;?#30340;。”

  冬子答应,走出外。电梯是往?#24076;?#22240;此两人走楼梯下楼。

  “要回家?”快下到地面时,贵志问。

  ?#29677;擰?br />
  “那么我送你。”

  “不必了,我自己一个?#22235;?#22238;去。”

  “是吗?”贵志颔首,停住脚,凝视冬子,在霓虹灯下,他说:“?#20998;?#22238;来之前无法见面了。”

  冬子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何有那样的心情。至少,在离开“星期三上午”之前,她是打算和贵志道别,直接回家,可是,心情却忽然改变了。

  是因为贵志硬是不让自己独自回家,拦下计程车送自己吗?还是因为在昏暗的车?#24076;?#24863;受到贵志就在身?#35029;?br />
  如果是那样,从法国名店在楼前往赤坂时,贵志也是坐在冬子身旁。但,当时冬子的内心仍很冷静!

  或许是贵志那一句“无法见面了”在冬于心中激起涟漪吧!的确,从那瞬间开始。她的心突然想要贵志陪着自己。

  贵志下星期要去?#20998;蓿?#20908;子则要接受手术,两?#22235;?#38745;静相聚,

  今天是最后机会,就算出发之日前往送行,也只能在人群里互相对望。

  半个月后,贵志若回国,或许会来探望,但,届时冬子已接受过手术了。

  这是冬子能以健康、毫无受损的身体面对贵志的最后一次,难道就是这样寂寞的心思令她改变。

  车子穿过外苑树林,接近通往参宫桥的陆桥时,冬子低泣出声。

  “怎么?#29627;俊?br />
  “我好害怕……”

  贵志默默的楼紧冬子上身。

  总归一句,这也是出自冬子的诱惑。尽管嘴里说要独自回家,

  内心却又强烈动摇,不希望和贵志分开。

  贵志是?#21019;?#20908;子的心思吗?或只是单纯以为冬子在害怕?

  他搂住冬子的肩膀,喃喃说:“不会有事的,别担心。”

  “住院十天,应该就能出院了。”

  冬子轻声说:“不要,我不要。”

  此际冬子害怕的并非那种事。当然,自己一个人住院接受手术是会孤寂,但,她最伯的却是身体受到创伤,而且不是皮肤,是一部分子宫被割掉!

  医师说过不必担心,但,连子宫被割除都?#36824;?#31995;吗?那岂?#19988;?#19981;算女人了?

  或许,今夜是自己身为女?#35828;?#26368;后之夜,而?#31895;?#20110;贵志,乃是源于对完全的女人之自己的?#31895;?br />
  冬子不曾让男人进人过参宫桥的公寓佐处,当然,贵志也是第一次。

  和贵志分手的两年间,冬子完全没和男人有过那种关系。

  没错,她身边出现过几位?#34892;裕?#35692;如,服装学院理事长石川、时装设计师伏木,以及S百货公?#38745;?#36141;股的木因等?#21462;?#36825;些人对冬子都很温柔、关?#24120;?#20908;子也明白他们想超越普通交往,与自己有?#20449;?#20851;系。

  如果她有心,很容易能找到代替贵志的男友。而,事实?#24076;?#22905;也努力想让自己?#19981;?#21035;的男人,中竟若能?#19981;渡?#35841;,就可逃避和贵志分手的痛苦,那便能完全切?#23244;?#36149;志的回忆。

  抱着这样的念头,她也曾与别的男人喝?#30130;?#20027;动去接纳对方。

  坦白说,她就曾借着醉意让木田吻自己。但,?#36824;?#20877;烂醉如泥,最后她仍是单独回家。

  即使这样,在竞争剧烈的服饰界,凭一个女?#22235;?#29100;到目前这?#24535;?#38754;,或许也是因为她的此种心态。未婚,没有特定的男人,感觉上?#38706;饋?#23490;寞,不能说没有因此引起男?#35828;?#21516;情。

  所以.石川,才会愿意让冬子制作的帽子在自己创设的服饰?#27785;故荊?#26408;田才同意采购冬子的制品,伏本才答应帮冬子处理帽子秀。

  但,不论他们何?#20219;?#26580;对待,冬子仍不想超过最后一道防线,即使应邀吃饭、喝?#30130;?#19968;旦察觉气氛有异,她就立刻逃避。

  ?#38750;?#26032;恋情却又不能接受,这是为什么?

  冬子潜意识里不愿承认是自?#21644;?#19981;了贵志!

  和贵志已宣告结束,是自己主动要求分手,目前想都不愿去想他的事。然而,即使她如此告诉自己,却仍正是想着贵志。

  ※※※

  贵志跟着冬于进入屋里。

  连?#26377;?#20851;的十摄锡米起居室,左手边摆着矮柜和书橱.中央摆放沙发组,右手边是水?#28193;?#24088;幔,帘幔后为厨房,帘幔前摆着?#22949;饋?br />
  中央的茶几上有冬子昨天插的白色和黄色大菊花。为了祛除独居的寂寞,冬子的房间内从未缺少过鲜花。

  贵志进人后,在茶几前的沙发坐下,环顾四周,说:“不错嘛!”

  “喝点什么吗?”

  “有白兰地吧!”

  “在矮柜里。”

  “啊,我自己拿。”冬子想拿时,贵志阻止,自行拿出人头马?#30772;俊?#19968;直?#38469;?#19968;个人?”

  “当然……”冬子取出白兰地酒杯。

  贵志斟?#30130;?#35828;:“还是神似。”

  “你指什么?”

  “房间的感觉。”

  “不可能吧!”冬子用力摇头。

  由青山迁到这儿时,原有的家具冬子几乎不是送人,就是卖掉。?#30149;?#30702;柜、沙发组都换新,役变的只有衣橱和音响而已。亦即,和与贵志回忆有关连之物,她已全部舍弃。

  虽明知那得花不少钱和工夫,她的洁?#34987;?#26159;迫使她这么做了,但,贵志却说和以前青山的住处神?#30130;?#36825;到?#33258;?#20040;回事?

  “很宁静,是不错的地方。”贵志啜了一口白兰地,定到窗?#31232;?#20908;于的房间虽在三楼,却因建筑物位于?#38706;ィ?#33021;?#30701;?#21442;宫桥车站辉煌的灯火?#30171;?#20195;木森林。如果?#21069;?#22825;,再望过去是无堰的蓝天,但,此刻却是没有星星的夜空。

  “那是什么亮光呢?”贵志的额头抵住玻璃窗,喃喃自语。“会是涩谷的?#20309;?#24191;场吗?”

  冬子站在贵志身边。

  贵志?#31181;?#30340;方向,?#20309;?#24191;场的红色霓虹灯光璀?#30149;?br />
  “已经两年了吗……”

  “咦?”

  “我是说你搬来这里。”

  “是的……”

  冬子颔首的瞬间,贵志的手臂搂住她肩膀。

  “不要……”冬子迅速缩回身体。

  但,贵志不理,抱紧她。在窗?#24076;?#36149;志仰着?#24120;?#21452;唇被覆住。

  长吻之后,贵志松开手,吸口气,轻抚冬子的秀发。

  冬子虽觉得这样不行,却仍全身不动,把脸埋在贵志胸口。

  此刻,冬子的体内似乎有两个她存在,一个是企图接受贵志的她。另一个是想反抗的她。

  贵志为何不就这样强?#26085;?#26377;自己?如果不让自已有抗拒的余地.采取强硬手段,对冬子而?#26197;?#23425;是一?#24535;?#36174;,但,这种?#38480;?#30340;状态最令?#22235;芽啊?br />
  ?#36335;鸝创?#20908;子这种心?#36857;?#36149;志猛然抱起冬子。

  “不要……”冬子摇头。

  但,贵志毫无?#28508;?#29366;,抱着冬于走向里面的床铺。

  “放开我……”

  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男人?来人家家里,却像是在自己家一般,难道认为所有女人都能让他随心所欲?

  可是.虽然边摇头边蹬脚,冬子仍从对方的强迫行为里领略到?#25345;?#24555;感;虽觉得对方不要?#24120;?#21364;忍不住仍有着安心般的甜蜜。

  今晨.冬子临出门时将被褥整齐叠好,也盖上小花朵?#21450;?#30340;床罩。

  ?#19981;?#25171;扫干净的她,只要房间任何角落有些凌乱,都会觉得不舒服。

  现在.她被放在自己盖妥的床罩上。

  即使想挣扎坐起,贵志的双臂仍牢牢抱紧她,令她动弹不得。

  在淡淡的昏?#36947;錚?#20908;子只是不住摇头。

  或许,贵志是在等冬子安静下来也未可知。

  “我不要!”

  一瞬,冬子?#38498;?#20013;掠过贵志的妻子那张面?#20303;?#20197;前,?#30475;?#24819;起那张脸孔,她背脊就会感到冰冷,可是,此刻却缓和许多。

  现在的冬子并不想从对方?#31181;星蓝?#36149;志,与两年前不一样。她让贵志?#24403;В?#21482;是为了消除手术前的不安,只是希望身体未受到伤害之前,再度感受被爱的喜悦。

  当贵志让她露出双乳,吸这是吮她那小小的乳头时,冬子在甜蜜的温柔中闭上眼。

  一?#30446;?#25298;的冬子消失了,代之出现的是欣然接纳的冬子,同时,?#25345;只?#24565;也在她体内苏醒。

  “我好想!”贵志在耳畔低语——

  是他强?#20219;?#30340;……

  以全身迎接着贵志,冬子在心底替自己?#21307;?#21475;。

  ※※※

  或许,女人生性特别?#19981;墩医?#21475;吧!一旦有了什么借口,就出出乎意料的转为大胆了。

  这是最后一次献出自己未受到伤害的身体……自从有了这个借口后,冬于开始积极参与爱的行为。贵志慢慢拉开她背后的拉链,让她的胸部更裸露,在洋装袖子被脱掉的,她还缩着肩协助配合。但,胸罩被拿掉的瞬间,她又不由自主交抱双臂了。

  虽明知终会被贵志为所欲为,冬子却不希望现在马上被碰触,至少,她要再多保留一些时候。

  贵志也并不强迫,他一步一?#25945;な到?#34892;,却时而像忘记自己目的般停止了,之后,才又想到般的吸冬子的樱唇,由?#27605;?#29233;抚至背部,?#21364;?#22899;人自己产生焦急。

  这是贵志令人憎恨的地方,却也是他温柔的地方。

  ?#29677;擰?br />
  冬子也不再踌躇,横着轻摇上半身表现自己的需求。

  这时,贵志才获得自信般静静爱抚她下半身。冬子的衣服被褪去,裤袜也被脱下了。

  整整一年,冬子在内?#36335;?#38754;只穿胸罩和内裤,她怕再?#30001;?#22810;余的衣物会破坏身材曲线。

  等内裤也被脱下时,冬子已经一丝?#36824;?#20102;。她隐藏羞耻似的紧抱住贵志,不让彼此身体间出现一丝缝隙。虽然她很瘦,该丰腆的地方还是有肉,只?#36824;?#26159;骨骼较细,不太引人注目。

  以前,贵志曾说过那是“甜蜜的身材?#34180;?br />
  至于究竟意昧着什么,冬子自己也不太清楚。

  贵志说明是“明明很瘦,却见不到骨头、肩膀、腰肢都圆润?#20445;?#20294;,那能以”甜蜜”形容吗?

  贵志此刻或许是在确定那种甜蜜感受吧?仍旧在让冬子充分?#21364;?#21518;,才静静开始动作。他再?#21364;泳毕?#29233;抚到背部.吸这是?#27604;?#22836;,轻柔的伸手抚摸下半身。

  最初,他略显犹豫,未几就转为大胆,?#31181;?#30340;动作令冬子完全?#24524;眨?#31561;见到冬子已无法忍田的哀求时,才毅然决然深人。

  两年间的空白给予冬子?#25345;?#24863;动和田休,她就这样陷入无止尽的深渊。

  ※※※

  ?#36335;?#20174;遥远的旅行回来,冬于渐渐醒来。意识的清醒总是慵懒,伴随着不?#26159;樵浮?br />
  又似自深逐的海底苏?#30505;?#20908;子茫然睁开眼。

  眼前有贵志的喉结,有厚实的胸膛。

  那是以往的四年间,冬于不知凝视多少次,确定过多少遍的情景。

  “会冷吗?”突然,头上方响起贵志的声音。

  回过神来,发现贵志的手放在自己背部。

  “太好了……”

  那是询问?#21482;?#21602;喃?冬子想起来了,?#30475;?#32467;束后,贵志都会这样说。也许他是因为问了没必要问的事丽觉得心满意足吧!

  但,那只是徒然唤起冬子的羞耻。

  当贵志深入时,冬子不知道自己说过些什么话,只是茫然记得曾叫喊着什么。

  “你是淫这是荡的女孩。”有一次,贵志曾半开玩笑的这样说,然后笑了。

  冬子也了解那并非轻蔑,而是在充满爱的感觉中喃喃低语之词。

  但,那样的讲法却令她感到残酷。

  在不自觉中,冬子像被窥见另一个自己。可是虽厌恶自己另一面被?#21019;?#21364;……很不甘心的总是又沉沦。

  仔细回想,贵志一向都那样冷?#30149;?#37027;样清?#30505;?#23613;管?#24524;?#28909;情,却永远不会陷溺其?#23567;?#32780;,现在他一定又是用那种清醒的眼里看着自己瘦小的身体?#24524;鍘?br />
  只是,此刻的冬子虽被窥见自己羞耻的一瞬,却连反击的气力皆无。她现在有如结束漫长航海的一时扁舟,静静下锚于贵志胸口,体内仍残留?#29467;?#20043;后的晕眩与无力的甜美。

  冬子感到不可?#23478;?#20102;,就在前不久,为?#25991;?#22815;?#21069;?#22362;持的抗拒贵志呢?为何不更率直的接受呢?

  抵抗、反击的自己消失于遥远的过去,目前已变成极尽温柔的顺从。

  “不要紧吗?”

  “咦?”

  “你的肚子。”

  这句话把冬子拉回现实世界。

  冬子似乎暂时忘掉自己生病之事——肚子里有个异物,下星期必须接受手术。

  也不知何故,冬子的身体残留一种类似麻痹的甜蜜感觉。

  “奇怪呢?”

  “什么事?”

  “不……”冬子为自己明明生病,却有那种强烈感受面不可?#23478;椋?#26356;因居然比以前更?#26376;?#32780;羞赧。

  “太?#19978;?#20102;……”突然,贵志喃喃说着。

  “?#19978;?#20160;么?”

  “这么漂亮的身体却……”贵志抚摸她的小腹。

  冬子身体后缩,她马上明白对方想说什么了。身体留下创伤,冬子也很难过,而且害伯。

  “可是,好像只是很小的伤口呢!”

  “大概吧!没必要为这种事担心。”

  贵志的声音很温柔,更是一?#33267;?#24751;。

  冬子也是这样认为。医师说过,只是轻轻划了一道横向的短伤口,若是那样,确实不是问题。

  不,她是强迫自己这样认为。否则,根本无法做手术。

  “我希望再看一次哩!”

  “看什么?”

  “身体啊!”

  “不要。”冬子把瘦小的身体紧贴贵志。

  以前冬子曾让贵志看过自己全裸的身体,当时是已决定要分手之前,在轻微的醉意下,让她有点大胆。

  “可?#26376;穡俊?br />
  贵志哀求时,冬子突然有了让他看也无所谓的心情。她希望让这个人永远记得自己、无法忘?#22330;?br />
  在那之前,贵志应该也隐约看过冬子的身体,却从没有在明亮的灯光下让他见到赤裸的全身。

  冬子紧闭双腿,闭上跟,忍受贵志的视线。

  “好美!”

  贵志凝视着,不久,终于无法忍耐似的爬上来。

  男?#22235;?#21069;正感受到最强烈的爱意,但自己却要主动离开,这是对深爱自己、却又没有勇气与妻子分手的男?#35828;奈?#19968;报复。

  但,目前的冬子没有两年前那样的?#26408;?#20102;。

  当时,她认定这是最完善的报复,借?#22235;?#36867;离?#21364;?#30007;?#35828;?#29983;活,确立自己的生活方式。

  问题是,这两年里,贵志的影子一?#26412;啦?#20303;冬子,?#38498;?#37324;是打算彻底切断关?#25285;?#21487;是身体里却仍存在着?#21364;?#36149;志的某一部分。

  尽管憎恨,但,某夜,她突然能感觉贵志就在身旁。即使去百货公司,?#19981;?#33509;无其事的看适合贵志的领带,?#24050;?#21512;乎贵志脖子尺寸的村衫。

  另外,有时候她会去看贵志所设计、位于世田谷的扇形体大楼,阅读刊登贵志照片的建筑设计杂志。

  以电话交谈时,冬子会假装漠?#36824;?#24515;,却完全知道贵志工作方面的概况。

  这两年内,冬于充分理解人类实在很难按照理论、很理智的活着。

  此刻,虽奉献出一切,冬子却毫不后悔,甚至领悟到,唯有贵志能让自己献出最后的、没有创?#35828;?#36523;体。

  “可?#22253;桑俊?#36149;志再次在耳边喃喃诉说。“上次也让我看过的。”

  贵志似还未厌腻?#37070;?#20908;子全裸的身体。

  男人为何想看女?#35828;?#36523;体呢?只要彼此相爱、互相满足,应该已经足够,为何还要用眼睛确?#24076;?br />
  只有爱的行为没办法满足吗?或者,因为那瞬间的欢愉淡薄,才企图得到视觉的喜悦?冬子无法理解。

  但,贵志是很严肃的在恳求。

  “?#23478;?#32463;是老太婆了呢!”

  “没有这回事。现在的你最漂亮了,以前犹有些许稚嫩,但,现在则是完全成熟的女人。”

  “讲这?#21482;?#30495;奇?#33267;ǎ ?br />
  “我是在赞美。可?#22253;桑俊?br />
  “那么.不能开?#21860;!?br />
  “没有灯光就看不到了。”

  “也许你看过之后就会很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只要是人,都希望看美丽的东西。”

  “可是……”

  “我希望再仔细看一次。”

  冬子自问:被男人看到毫无创?#35828;?#36523;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就算以后再有了何?#35748;不?#30340;男人,也不可能在明?#24651;?#20809;下让对方看自己的裸身。

  “?#20882;桑〔还?#35201;快点。”冬子仰躺着,紧闭双眼。

  但,即使在黑暗中,她仍知道贵志正看着自己。虽说希望快点结束,另一方面,却又盼望对方仔细看清楚,即使以后腹部留下创伤,贵志?#38498;?#37324;仍?#20305;?#30528;自己目前的身体。

  “还没有看够?”

  “真漂亮!?#36824;?#20960;岁,你的身体仍像少年。”

  “少年?”

  “我没有不好的含意,而是说,肌肉结?#25285;?#33258;得近乎透明……”

  “好了吧!”冬子拉起毛毯?#20146;?#33258;己的脸?#20303;?br />
  贵志隔着毛毯再度抱紧她。“让这样的身体留下创伤是罪孽。”

  “可是,没有办法呀!”

  “话是这样没错……”贵志伸了一下摄腰,撑坐起上半身。

  “要起来?#29627;俊?br />
  ?#29677;擰?br />
  贵志环顾四周,?#24050;?#20869;裤。

  贵志总是这样突然起来,开始穿上衣田,好像完全忘掉曾?#21069;?#28909;烈?#24524;?#24320;始冷静的系上领带。对这种情形,冬予不知已见过多少次了。

  “要回家了?”

  “已经十一时?#30149;!?br />
  “再多留一会……”说着,冬子噤声了。以前,在这种时候,冬子总是这样挽留。

  而,温柔的贵志却神情困惑的抽着香姻。

  贵志回?#20063;?#19981;见得是因为妻子,事实?#24076;?#20182;都利用夜间进行建筑物的?#39038;迹?#25551;绘设计图。但,即使明细如此,冬于仍立即将贵志的回家与他的妻子连结一起。

  但是,现在已非能那样?#26041;?#30340;关系了。自己早就宣布和对方分手,再挽留未免太可笑了。

  贵志坐起上半身,背靠着床头,开始抽烟。在昏黄的床头灯光中,香烟的火亮了,又黯淡。

  “几点的班机?”

  “晚上十时。”

  “一个人?”

  “当然罗!我帮你带点礼物回来,想要什么?”

  “不,不必了。”

  “回来时你大概出院了吧!”

  “大概……”

  “有任何困难请告诉船津。”说着,贵志下?#29627;?#24320;始穿衣服。

  十一时刚过不久,贵志走出冬子的公寓住处。

  “下星期三之前?#19968;?#22312;日本。”边说,贵志在门口回头。

  身穿睡袍的冬子颔?#20303;?br />
  “那么,我走?#29627; ?br />
  分开时,贵志总是很平静,似乎才不久之前的缠绵已经冷却。即使过了两年,这样的态度依旧未变。

  门被关上了,走在走?#20154;?#27877;地的足音消失。冬子回到起居室的沙发。

  远处,小田急线的电车声在黑暗中消失。

  贵志家住获洼,若是夜间,从参宫桥开车三十分钟可到。

  他会直接回家吗?或是再去哪里?

  冬子甩甩头,不愿再多想了,毕竟那和自己无关。

  冬于拿起茶几上的百乐门香烟,用红色打火机点着。教会她抽烟的人也是贵志,在认?#23545;?#33707;一年时,贵志问她:要抽抽看吗?她顺从的吸一口,却呛住了。

  贵志笑着说:?#25226;?#26159;要直接向前方欧出的。”

  冬子本来也感到不可?#23478;椋?#20026;何要抽这么难受的东西呢?但,很快就已习惯。

  现在,睡觉前或工作空?#25285;?#22905;都会?#20048;?#28895;,每天只要有十支百乐门谈烟就已足够。

  她缓?#20309;?#20154;、吐出,烟雾飘在?#32617;校?#25955;了。

  房内一片静寂,是属于暴风雨过后的那?#24535;?#23490;,暴风雨和冬子的身体同时吹掠过独居的房间,那简直是在无法预期下所发生之事。

  甚至和贵志见面时都没预?#31995;交?#21464;成这样,只是想要确定昔日的怀念而?#30505;?#28982;后马上分开。

  今天的事并非那一方诱惑,而是彼此很自然的需求,而有了这样的结局。

  暴风雨明明刚过,冬子的心情却出奇平?#30149;?#36825;样,不论何时被割开肚皮都无所谓了——她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24613;浮?br />
  住院日期是下星期四,正好是贵志出国的翌日。今是周末,已剩下不到一星期了。

  这中间,必须?#24613;?#22909;不到店里上班的事。包括工作室、店面、材料的采购、库存等等,一旦自己不能上班,就得事?#21364;?#29702;各种问题。

  但是,这些事只要用?#26408;?#33021;够解决。最重要的是心情方面,?#36824;?#20511;着和贵志见面,似乎已平静下来——

  文学殿堂整理校对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