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4章 冬日

  此刻,一切都交给夫人了,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冬子毫不反抗,仿佛手术

  后一直接抑制的感觉,透过夫?#35828;?#25163;又开始苏醒了。

  “啊、啊……”边啤防出声,冬子也逐渐积极动作。

  没错,冬子的感觉开始燃烧了,此刻,如同在贵志怀里同样的没有不安和

  ?#24535;澹?#27809;有子宫、性冷感醒,都已经离她远去了。

  在只有女?#35828;?#26080;止尽甜蜜温柔里,冬子陷溺了。

  “圆幅”服饰店营业到三十日,元月份则在六日星期一开工。

  年关一逼近,购买帽子的悠闲顾客减少了,不过可能有些人新年想好?#20040;?#25198;一番吧?仍有三三两两的顾客上门。反正,只要有营业,就或多或少有客人!

  家住东京的真纪大年夜在家里过,元旦起就要去志贺高原滑雪。

  友美于三十一日要回名古屋的父母家。

  这几年,冬子只有大年初一回横滨的父母家,第二天就立刻回来。因为和贵志的关系,等于和家里断绝往来,导致冬子很难在家里待得住。一方面要看?#24863;?#30340;脸色,另一方面又得面对亲戚们的批判,让她觉得很累。

  本来,她打算留在东京不回家,可是,新年里自己一个人是难?#21834;?#22909;朋友们不是回乡就是外出旅游,连个谈话对象也没?#23567;?br />
  在北风呼吼的东京独自过新年,将会孤独、寂寞而不能自已。

  四年前,贵志曾经陪冬子共度大年夜。当时不知何故,贵志可以自由行动,也许是让妻子先回娘家吧!反正,他一直陪冬子到元旦当天傍晚。

  冬子忘不了在贵志怀里听到的除夕钟声。

  从大年夜陪自己过元旦,冬子内心很满足,因为,一年里最重要的时候,贵志在自己身旁。

  翌年,冬子也期待贵志会来,但他却外出旅行了。

  正因为当时感受到的寂寞,冬子才考虑和贵志分手,虽然他或许是在妻子逼迫之下不得已出去旅行,但,冬于忍不住想到他和家人们欢度的情景!——

  不希望以后每年过着这样的新年……

  但,即使与贵志分手,新年的寂寞仍旧设变。去年和前年都回乡一天,其它他日子就把自己关在?#32771;?#30475;电视剧制作帽子。

  对很多人而言是太短暂的假期,对冬子来说却太漫长了。

  今年,或许也是同样吧!冬子边看着月历边想。三十日提早打烊,把店里大扫除,三十一日打扫公寓?#32771;洌?#23601;是决心独自出门旅?#26032;穡?#25110;者像往年一样,在家里茫然度过?

  想着想着,冬子更深刻体验到自己的孤独了。

  ※※※

  从那之后,贾志音讯全无。

  可能是年关之前很忙吧!但,上?#25991;?#26679;分开,令冬子特别不能释然。

  是知道自己没有子宫,已经失去兴趣,抑或对于自己燃烧不起来的性行为感到失望?

  看来是不应该告诉他的……

  冬子告诉自己不必管贵志的事了,反正自己和男人也扯不上关系。但,话虽如此,她还是很在乎!两?#35828;?#20851;?#21040;?#26463;倒无所谓,可是若因为自己失去子宫的缘故,未免就……

  上次,冬子自以为讲明之后心里会完全轻?#19978;?#26469;,不过如今却又后悔了。

  她开始厌恶自己了,为何会这样矛盾呢?

  三十日提早结束工作,下午四时开始大扫除,等六时结束后,冬子带着真纪和友美前往赤扳一家饭店的顶楼餐厅聚餐。

  正在用餐时,真纪问:“老板娘,新年期间你打算做什么?#20426;?br />
  “不和那位大叔见面吗?#20426;?br />
  “大叔?#20426;?br />
  “就是上?#25991;?#20010;叔叔?#20426;?br />
  “啊……”听到真纪居?#24576;?#36149;志“大叔?#34180;?br />
  “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对不起。可是,若只是朋友,岂非更可以见面?#20426;?br />
  “也对……”

  真纪的话没错,或许觉得奇怪的只是冬子自己。

  “老板娘的朋友真不错呢!”

  “他已经有老婆和孩子了。”

  “当太大没有意思啦,还是情妇最好。”

  “别胡说!”

  “可是,他和老板娘站在一起,非常搭配呢!”

  冬子不安了,心想:这孩子在想些什么?

  九时,三个人离开餐厅,在饭店前搭计程车。

  “新年快乐!”

  就这样,到元月六日之前,三个人要分开一星期了。

  回到住处,卸妆,躺在沙发上。

  一年就这样结束了。今年到底是怎么的一年呢?虽想不起得到什么,却的确有失去之物,那就是:子宫和女人……

  今年初,冬子根本设想到自己会变?#28903;?#26679;。或许,冬子永远不会忘记失去最宝贵之物的这一年吧!

  大年夜,冬子等着贵志的联络。她心想,就算不能来,至少也?#20040;?#20010;电?#23433;?#23545;。但,到了十一时过后,还是没有联络。

  是又回长野的故乡了呢?还是和家人一同上饭店庆祝?

  十二时过后,冬子死心了,看着电视上播出的跨年节目。

  古寺的除夕钟声悠悠晌起。据说能消除一百零八项烦恼,其?#20804;?#35201;是与爱欲有关的苦恼。这么说,或许今年起烦恼可以减少很多也不一定。

  胡思乱想着,最后,冬子喝了白兰地,上床。

  翌晨是元旦。都已经八时过后,周遭却连一丝声响也没有,似乎公寓住户有近半数人不在。

  九时,她冲澡,准备前往横滨。

  新年假期,冬子本来打算一直待在屋里,但,单独过除夕夜的寂寞使她想回家了。

  正午过后抵达横滨?#25233;校?#23478;里?#20223;?#23458;人。与父母住在一起的兄嫂有了孩子,妹妹也带回预订今春结婚的未婚夫。虽然双亲健在,但是?#25233;?#27668;氛逐渐转为以兄嫂为?#34892;摹?#19968;旦妹妹也出嫁,四、五年后,也许冬子就无回家的余地了。

  冬于深刻体会到自己已被排除于周遭的欢乐气氛之外,因此,家人虽劝她住下来,她仍在六时离开。

  出门之际,每亲在她耳畔问:?#21543;?#20307;状况怎样?#20426;?br />
  “没什么……”

  “那就好。”母亲默默颔?#20303;?br />
  若是往年回家,母亲一定会提到亲事,明知冬子不想嫁人,仍执拗的逼迫。但,今年却一个字也未提?#21834;?br />
  是在乎动过手术之事吗?

  冬子既感到松了一口气,也觉得寂寞。

  回到公寓住处,她忽然疲备不?#21834;?#25442;上家居服,打开电视开关。年轻演员的表演才艺。她边看,心中仍等待着贵志的电?#21834;?#26126;知不可能打来,却仍有所期待,不管如何,她很怀念那种等待男?#35828;牟永?#24515;情。

  第二天同样是晴朗的好天气。上午,冬子打扫?#32771;洌?#19979;午开始新帽子的设计工作。只有在制作帽子时,她才能静下心来忘掉一切!

  告一?#28201;?#26102;,已经下午六时了,外面天色已暗,涩谷方向亮起?#35828;?#20809;。第二个假日又结束了。

  冬子觉得有些饿。中午?#24576;?#20102;咖啡和火腿?#21834;?#34429;然从横滨?#25233;?#24102;回麻薯和年菜,却不想吃,只想一些较清淡的东西。

  年初二应该有餐厅开始营业吧!

  她正困惑着不知道是要出门呢,或是将就以现有食物果腹时,电话铃响了。

  她以为是贵志打来的,待铃响三声后,拿起话筒。

  “请问是木之内冬子小姐吗?#20426;?br />
  是熟悉的声音,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哪位?#20426;?br />
  “我是船津……”

  “啊……”冬子叹息出声。

  “恭喜新年。”

  船津拜年后,接着说:“你在家吗??#19968;?#20197;为你出门了。”

  “是呀!你呢?#20426;?br />
  “本来想回故乡,可?#21069;?#26426;客满,觉得很麻?#24120;透?#33030;留下来。”

  听说船津的故乡是福冈。的确,肤色浅黑,五官轮廓匀称,是十足的九州男人模样。

  “你现在在忙什么?#20426;?br />
  “只是独自发呆?#20426;?br />
  “如果你不介意,何不一起吃饭呢?我无聊得发慌哩!”

  “是因为无聊?#26049;?#25105;?#20426;?br />
  “不,不是这样。”船律慌忙解释。“我去接你,还是在新宿碰头?#20426;?br />
  “这个嘛……”

  “其他地方都体息了,所以,京王广场饭店的楼下大厅如何?

  “什么时间比较方便?#20426;?br />
  “七时半左右吧?#20426;?br />
  “好。”

  冬子搁回话筒,坐在梳妆台前。

  新年里有多余时间的,应谈是像船津这样的单身贵族吧!有家的男人不太可能。

  反正,和船津在一起的话,可以不必花太多精神,而?#25233;?#23569;也有个伴。冬子开始梳头。

  新年应?#20040;?#21644;服吧!想着之间,冬子的心也?#20872;?#36215;来了。

  约定的七时半,冬子前往京王的楼下大厅,船津已经在等待了。

  “恭喜!”打过招呼,船津?#38405;?#35270;着冬子。

  “怎么啦?#20426;?br />
  “不,只是你太美了……”

  冬子穿淡色?#20303;?#26377;白色榴鹤衣摆?#21450;?#30340;和服。

  “你穿和服真漂亮!”

  “谢谢。”船津认真的语气令冬子感到好笑。

  新年里,楼下大厅有很多穿和服的女性,但,可能是冬子最引人注目吧?来往的人们很多特地回头多?#27492;?#20960;眼。

  和贵志在一起时,冬子常穿和服,不过最近一、两年几乎未曾穿过。看来,若无人欣赏,女人也会疏于打扮!

  久未穿和服,冬子的心?#20004;?#20102;,仿佛背脊挺直,姿态也优?#21028;?#22810;。

  “吃饭吧!你想?#32536;?#20160;么?#20426;?br />
  “我随便……”

  七楼的西餐厅有数名男歌手演出晚餐秀,但,似乎相当?#23548;貳?br />
  “地下街的中华料理好吗?#20426;?br />
  “好呀!”

  元月二日晚上,地下街也是人潮如流,但,两人仍在里面?#19994;?#19968;个空位,面对面坐下。

  “我心想你大概不在家,却?#22253;瘟说緇啊?#35874;谢你新年里就答应和我见面。”一坐下,船津再度致谢。

  “你这种说法太可笑了,我也正无聊呢!”

  “无论如何,今年一开始就很?#20197;恕!?br />
  服务生拿?#35828;?#36807;来了。

  船津接过,说:“请点菜。”

  冬子点叫了啤酒和三样菜。啤酒上桌后,两人干杯。

  “?#36141;?#25105;留在东京。”船律说着.一口气喝光啤?#21860;?br />
  冬子是第一次和年轻的男人一起吃饭。在此之前,虽也和伏木及木田吃过饭,但他们皆为有妻?#25233;?#20154;,年龄也都超过三十五岁。或许因为贵志的缘故,认识的都不是年轻人——

  偶尔和年轻人见见面也不错……

  望着有些拘谨的船津,冬子终于觉得情绪松弛了。

  船津年轻,彬彬有礼,但是面对面时却不太有话题可谈,毕竟和贵志的交往不同。

  “你故乡是九州?#20426;?br />
  “福岗。”

  “市内吗?#20426;?br />
  “在室见,靠海。”

  “那边气候很暖和吧?#20426;?br />
  “虽是九州,南?#26412;?#24030;却有相当差异。福岗在地理上属于阴地方,冬天?#36141;?#20919;,甚至因为冷风由玄界滩吹过来,比东京更冷。”

  看样子认为九州在南方,一定很暖和,未免太?#23383;?#20102;些。

  “你去过九州吗?#20426;?br />
  “高校修学旅行时曾由云仙绕经阿苏。阿苏有个地方叫草千里吧?那里真棒!”

  当时,冬子是高校二年级学生,还穿着深?#28193;品?#19981;懂爱情的喜悦和悲伤。如今,已经过十年的岁月了。

  “九州好地方太多了,像长崎、宫骑、鹿儿?#28023;?#20197;?#21834;?br />
  “你全去过?#20426;?br />
  “几乎都走遍了。下次要一起去吗?我当向导。”

  “谢谢。”冬子边颔?#31069;?#36793;想着和船津旅行的情?#21834;?#22914;果和船津单独旅行,贵志会怎么说呢?而船律又是抱持什么心理?

  但,这或许是冬子自己想大多了,船津很可能只是出自善意的当向导而已。

  “这儿的东西味道不错。”船津不停的动筷子。

  看着年轻男人大吃,冬子觉得很恼快。她若无其事的试问:

  “新年期间,所长在东京吗?#20426;?br />
  “你不知道?所长岁末就去夏威夷了。”

  “全家一起去吗?#20426;?br />
  “元月四日会回来。”

  冬子喝着啤?#21860;?#22914;果要出国,为何不告诉自己一声呢?是因为全家出游而说不出口?

  “什么时候启程?#20426;?br />
  “应该是三十日。”

  “是家庭服务吧!”

  “所长平日几乎都不在家,新年假期陪着家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贵志讲过他并不爱妻子,但,即使那样,新年却仍带她出国旅游?

  冬子觉得醉意骤然清醒了。

  吃过饭,两人上到四十五楼的屋顶酒吧。?#28903;?#37324;,隔着柜台前的玻璃窗能俯瞰夜?#21834;?br />
  在冬天晴朗的日子里傍晚时应该能见到富土山,但,现在已八时过后,稍微笼罩着雾露,以致看不见了。

  两人并肩坐在柜台前喝白兰地。

  尽管被比没有特别的话题闲?#27169;?#20294;,远跳夜色之间,冬子觉得自己身体摇晃了,不知是因为上空的雾在流动,抑或已经喝醉?

  “你一直在贵志先生的事务所帮馆?#20426;?#20908;子忽然想问一些不怀好意的话题了。

  “有一段时间了……”

  “在那种地方待着有用吗?#20426;?br />
  “可是,所长是目前建筑界里最有才华之人。”

  “但,听人使?#20132;?#26159;很没趣吧!”

  ?#30333;?#26377;一天?#19968;?#29420;立,做出一番事业。”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出来自己干呢?#20426;?br />
  “现在有点困难,但,以后如果有钱……”

  “反正,你最好赶快辞职,离开那种地方。”

  冬子也不明白自己为?#35859;?#36825;?#21482;啊?br />
  “再给我一杯。”冬子把空杯推向前。

  “没问题吗?#20426;?br />
  “?#21028;摹!?br />
  又喝了半杯白兰地时,冬子突然感到晕眩了。一?#29627;?#30524;前漆黑,灯光摇晃。她伸手扶住额际,低头。

  “怎么了?#20426;?br />
  “有一点不舒服……”

  可能久未穿和服吧?觉得胸口难受。

  “我?#20146;?#21543;?#20426;?br />
  ?#25300;埂!?#20908;子轻轻甩头,站起身来,她本来认为可以站稳,却?#24590;?#30528;。

  “?#24525;?#24613;的缘故?#20426;?br />
  “不知道。”

  在地下街道喝啤?#30130;?#21040;了屋顶酒吧也只蝎两杯白兰地,应该并非过量,而是和服衣带紧勒,以及贵志出国旅?#20804;?#20107;令她不高兴吧!

  “我要回家。”走出电梯时,冬子说。

  “我送你。”

  “最好是这样。”冬子命令似的说着,迳行上了停在饭店门口的计程车。

  车?#20804;?#38388;,冬子靠着门边,额头抵住玻璃窗,她很清楚醉意使她的脸孔像火烫一般。

  “你不要紧吗?#20426;?#33337;津很担心的凝视着她的脸。“抱?#31119;?#21193;强找你出来。”

  “不,不能怪你。”事实上,冬子自己也想出来散散心。

  计程车经西参道,在代代?#26087;?#26519;前右转。马上就见到参宫桥车站明亮的灯光,而上了坡,就是冬子的公寓住处了。

  “啊,在那边停车。”过了公寓前的石墙时,冬子对司机说。

  “需要我送你进去吗?#20426;?br />
  “好的……”冬子颔?#20303;?#20294;,转念一想,深夜不该让男人进人自己?#32771;?#30340;,以前除了贵志,她?#28216;?#35753;任何人进去过。

  不过,对方是船津,他是纯情的青年,应该不会起什么奇怪的念头吧!

  无论如何,就这样独自过夜实在太寂寞了些。如果贵志能陪着家人去夏威?#27169;?#33258;己在国内和船津单独相处也是理所当然的。

  新年里,公寓内静?#37027;?#30340;,连管理员的?#32771;?#20063;拉上了窗帘。

  冬子走出电梯,来到房门前,开门。遮?#39184;?#40723;间的帘但愿脱映着起居室的灯光。

  “可以进来吗?#20426;?br />
  “很脏呢!”

  ?#20040;?#27941;进自己家,出院是第一次,现在是第二次。

  “家里只剩咖啡……”冬子烧开水,冲泡好咖啡,将咖啡置于船津面前后,转身进入里面的卧房。

  她急忙解开衣带,外面披上羽织(译注:和式的长外套),雾时,胸口的郁闷消失了。

  “不要紧吧?#20426;?br />
  “轻松一些了。想听什么音乐吗?#20426;?br />
  “也好……”

  “听什么?#20426;?br />
  “都可以……”

  冬子播放一星期前购买的比利-?#21069;?#38632;的LP。

  “要加糖吗?#20426;?br />
  “不……”

  船津的态度比在饭店酒吧里时显得更生硬了。

  冬子忽然有一种想作弄这?#24576;?#23454;青年的行动。那和诱惑不同,几近于折磨取乐,但,无可否认的骨子里仍肇因于对贵志的气愤。

  冬子和船津坐在同一张沙发上,问:“你觉得我怎么样?#20426;?br />
  “怎么样?#20426;?br />
  “不因为我是孤单寂寞的女人而想诱惑吗?#20426;?br />
  “不会的。”

  “是因为我年纪已大而同情?#20426;?br />
  “不。”船津坚决说着,突然抓住冬子肩膀,上身倾斜了。

  “做什么?#20426;?#20908;子身体后退。

  失去支撑,船津的上半身倒向冬子。

  “我……”船津声音兴奋的想拉冬子。

  “住手!”冬子知道这位青年即将变成一只野兽了。柔?#22330;?#35802;实的青年已化身丑陋的男人。

  “不行!”明明?#20146;?#24049;主动诱惑,冬子现在却想逃。

  她一直后退,跌落沙发,但,船津也跟着滑落。趁对方放松力道时,冬子又再后退一?#20581;?br />
  两人剧喘的面对面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忽然,冬子内心不知何故涌出很可笑的感觉了。

  “怎么会这样呢?#20426;?#20908;子哄着小男孩般的拉着坐在地板上的船律的手,说:“来,坐好。”

  似乎一瞬间的激情已冷却,船津乖乖回到沙发上。

  “咖啡凉了!”冬子重新冲炮咖啡,替船津倒了一杯。“如果你乱来,?#20063;?#20250;再和你见面的。”

  “可是……”船律端着咖啡杯,低垂着头。“我……?#20426;?#20182;啜了一口咖啡,接着:“我?#19981;?#20320;。”

  “虽然明知道不应?#33579;?#20294;是……”

  “谢谢你。”冬子用非常镇定的声音说。“可是,?#20063;恍小!?br />
  “为什么?你讨厌我?#20426;?br />
  “不是的,我?#19981;?#20320;,我认为你是个难得的好男人。”

  “那又为什么?#20426;?br />
  “反正就是不?#23567;!?br />
  “因为有所长在?#20426;?br />
  “和贵志一点关系都没?#23567;!?br />
  “可是……”

  “你年轻,最好?#19981;?#26356;年轻、更漂亮的女孩。”

  “不要,我?#19981;?#20320;。”船津凝视冬子。?#25300;也?#26159;随便说说而已,是真心的。”

  “那么,我告诉你好了。”

  “告诉我什么?#20426;?br />
  “我没有子宫。”

  “子宫?#20426;?br />
  ?#21543;?#27425;动手术摘除了。所以,?#20063;?#33021;和你有那样的关系。”

  “明白了吗?#20426;?#35828;着,冬子自己点点头。

  两个人盯视前方,并肩坐在沙发上——

  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冬子内心的后悔逐渐扩大。看船?#27801;?#40664;无语,可见他本来并不知道此事,尽管他曾多次到?#30342;?#26469;,应该没有问过手术的详细情形。

  没必要主动让毫不知情的对方知道自己的不幸!

  但,如果不说出“没有子宫?#20445;?#33337;津可能会强烈的向自己需索吧!而,这句话最具有遏阻效果。

  问题是,设想柔顺的船津会表现出那种态度,也许,原因出在冬子自己,该怪也只能怪自己。

  应邀出去吃饭还无所谓,却没必要让对方进来自己的住处,何况,是冬子命令对方送自己回家。

  虽说船津是柔?#22330;?#23475;羞的青年,毕竟是成熟的男人,和这样的男?#35828;?#29420;在一个?#32771;?#37324;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冬子自己应该最为清楚。

  但,冬子今夜不知何放非常寂寞,即使酒喝多了,胸口闷得很不舒服,却仍不想孤单的回家,总希望能有谁陪在身旁。

  她今夜的寂寞,很明显出在贵志身上。自?#21448;?#36947;贵志在岁未和家人一同出国,冬子喝酒的速度就加快了。带着醉意的脑海?#26032;?#36807;贵志和家人倘样于维基基梅滩的情景,而为拂拭这样的想像,她更加想喝?#21860;?br />
  即使这样,也没必要连那种事都说出来!这么一来,等于贵志和船津都知道了。

  告诉贵志时,冬子事后虽也后悔,但,却另一有种放松的感觉,亦即认为他既然知道,自己也就安心了。

  但,坦白说,冬子并不希望被船律知道。让年轻且对自己抱持好感的男性知道自己无子宫,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会粉碎对方好不容?#23376;?#26377;的梦想。

  只不过,冬子不能忍受自核赎人,她希望表白一切,尤其对自己抱持好感的男人,她更不想欺骗。如果终有一天会知道,不如趁现在就说出,若因此使彼?#35828;?#20851;?#24403;?#28291;,至少心境也是轻松的,这点,和向贵志表白时完全相同——

  我最讨厌虚伪了……

  但,说出之后还是留下后悔,尤其船津胁沉默不语让冬子更痛苦。

  “你一定很惊讶吧!”

  “不。”船津辉头,但,语气里却缺乏自信。

  “因此,?#20063;?#20540;?#24125;?#20320;爱。”

  “可是,我觉得那种事并无关系。”

  “是吗?#20426;?#20908;子问。

  船津似下定决心。“就算没有子宫,我仍?#19981;?#20320;。”

  “说?#30505; ?br />
  “真的。”船津又凝视冬子。

  冬子转过脸。“你还年轻,最好找更年轻、完美的女孩。”

  ?#25300;也?#35201;!”

  “你是跟自己?#30452;?#25197;。”冬子又替船津添加咖啡。“算了,别再谈这种事。”

  “没有子宫为何不行?#20426;?br />
  “因为我已经不是女人了。”

  “没有这回事!我婶婶也摘除了子宫,但她说过自己仍旧是女人。

  “你的婶婶也被摘除子宫?#20426;?br />
  “罹患子宫癌,三年前摘除了。”

  “现在几岁?#20426;?br />
  “五十二岁。手术后非常健?#25285;?#20154;反而也更漂亮了。”

  “可是?#20063;恍小!?br />
  “不可能,认为子宫很重要?#30475;?#26159;错觉。”

  “这也是你婶婶说的?#20426;?br />
  “我以前的同学有?#35828;?#20102;医师,我曾问过他。”

  “你有同学是医师?#20426;?br />
  “高校同学,后来进入医学院。”

  “他这么说吗?#20426;?br />
  “他说卵巢比子宫重要,所?#26376;?#24034;才有两个。”

  “原来如此。”虽认为是奇妙的说法,冬子?#21017;ナ住?br />
  “对人类很重要的器官都有两个,像肾脏、肺都是。”

  “可?#20999;?#33039;呢?#20426;?br />
  “那是……”船津无法回答。

  冬子忽然感到可笑了。

  “反正,他说子宫并没什么大不了。”

  “谢谢你安慰我。”冬子道谢。“可是?#20063;?#34892;的。”

  不管对方怎么说,冬子内心的丧失感却填不满!

  船津叹息,喝着咖啡,似有些不赞同冬子坚决的态度。

  “都已经十时了。”冬子微感疲倦。

  船律又暖了一口咖啡,回头望向冬子。“那么,我该告辞了。”

  “哦……”

  “对不起。我今天太没礼貌。”

  “不,彼此彼此。”见到船律温驯的准?#29238;?#36766;,冬子心中感到过蒙不去了。”有时间请再约我。”

  “可?#26376;穡俊?br />
  “只要没有刚刚那种情形。”冬子轻轻院了船津一眼。

  船津垂着头。“元月五日之前你在家?#20426;?br />
  “应该是的。”

  “那么,?#19968;?#20877;给你电?#21834;!?#35828;着,船津再度深深望了冬子一眼离去了。只剩自己一个人,冬子回沙发坐下,从矮柜里拿出白兰地。

  此刻,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40548;?#31639;克服了一项难题!

  冬子茫然回想方才的情?#21834;?#33337;津向自己需索时,一?#29627;?#22905;也有着答应对方也无所谓的念头。如果贵志和家人享受团圆之乐,自己也可以随兴陪男人玩。

  即使这样,她还是逃避了,原因并非意志坚定,而是考虑到献出自己身体后的惨状。如果船津失望,那是何等可怕之事!

  冬子不顾自己被认为是冷感无趣的女人!如果她像以前那样是个正常女人,也许会答应……

  船津虽比自己年青,却?#20146;?#24049;?#19981;?#30340;那一型男人,就算未考虑到什么结婚之类,仍是排遣暂时寂寞的最合适对象。

  何况,船津在贵志手下做事,就“向贵志报复”的意义而言,也?#20146;?#20339;对象!

  但,冬子?#31449;?#27809;有接纳的勇气。一方面心中虽憎棍,却仍深爱贵志,另一方面则是失去子宫之事在她内心留下无法磨灭的阴?#21834;?br />
  船津若与贵志相比,对女性的经验可能少多了,或许只是莽撞的进行爱的动作,只要自己不说,很可能不会察觉什么不对劲,问题是,假如对方露出元趣的反应,届时自己一定很难?#21834;?br />
  如果要勉强松驰没有自信的身体,倒不如最初就拒绝!这样自己也能避免受伤害的活下去。

  即使这样,船津会那样大胆的需索自己实在出乎冬子意料之外,尽管以前就知道他对自己抱持好感,但……到底船津认为贵志和冬子是什么样的关?#30340;兀?br />
  从住院时的送钱,以及庆祝冬于康复时的情形,船津该明白两?#35828;?#20851;系很亲密,但仍表现出那样的行为,难道是向自己的上司挑战?#20426;?br />
  船律会有那样的勇气吗……

  ?#24736;?#24120;船津对贵志的崇拜态度来看,冬子实在无法理解。

  或许,船律以为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吧?所?#22278;?#20250;随口说出贵志陪家人出国旅游,但,若真的这样,未免就太迟钝了。不,也许男人多半都如此……

  想着之间,冬子忽然觉得那殷猴急向自己求爱的船津很可爱。也许,不该让他就这样离去……

  边喝着白兰地,冬子忽然陷入错觉,认定自己在失去子宫后竞变成坏女人。

  翌日也是非常晴朗。

  可能到了元月三日,回乡的人们也开始?#21483;?#24402;?#31383;桑?#20844;寓中庭传来喧闹的声音。从窗户往下看,有孩子们在玩踢石头游戏。冬子一早起来打扫后,吃完火腿蛋和咖啡的早餐,开始继续昨天的帽子制作。

  中午过后,正在休息着看电视节目时,船津打电话来了。

  “好吗?#20426;?#26126;明昨天才见面,船律仍问。?#30333;?#22825;太失礼了,生气吗?#20426;?br />
  “没?#23567;!?br />
  “坦白说,昨夜我后来去见老同学,也问过他了。”

  “问什么?#20426;?br />
  “手术的事。”

  “啊……”冬子有点忧郁的?#20037;肌?br />
  “结果,他也认为摘除子宫有问题。”

  “为什么?#20426;?br />
  “他说子宫肿瘤不应该连子宫也摘除。”

  “可是有多个肿瘤,很严重哩!”

  “话是这样没错,但,若是年轻女性,应该只摘除肿瘤,连子宫摘除是太过分了。”

  “既然医学上有疑问,最好是?#26159;?#26970;一些。”

  突然被这么一说,冬子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就算是“太过份了?#20445;?#27605;竟也已接受过手术。

  “那么,该怎么做才好呢?#20426;?br />
  “何不直接去接受手术的?#30342;?#35843;查?如果真的是不必要摘除却摘除了,就有问题。”

  “这……”冬子实在没有深入追查的勇气。

  ?#30333;?#22825;跟你谈过?#20063;?#24819;起,我高校时代好友目前任职K大?#30342;和?#31185;部门,虽非妇产?#30130;?#21364;也认为连子宫都摘除是很奇怪。”

  “如何?不想调查清楚吗?#20426;?br />
  “但,该怎么做才好呢……”

  “这件?#34385;?#20132;给我处理。”

  “你要调查?#20426;?br />
  “我先和朋友商量后再采取行动。”

  “且慢!这样?#22253;?#25105;动手术的医师不太好吧?#20426;?br />
  “所以,只要不让对方知道就?#23567;!?br />
  “可是……”

  医师不可能会做没有必要的手术吧!

  “你真奇怪!”

  “奇怪的人是你哩!”

  船津是因为昨夜被冬子以没有子宫为借口拒绝,才会讲这?#21482;?#21527;?或者只是单纯出于正义感?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多管闲事。

  “事到如今,调查也没有用的。”

  ?#25300;抑?#36947;,被摘除的已经无法挽回,可是,总应该调查清楚的,不是吗?#20426;?br />
  “我拒绝。”冬子肯定的说。

  “会让你感到难堪?#20426;?br />
  “是的。”

  “若是这样,?#19994;?#27465;。只不过,听你这么说,我觉得最好调查清楚……”

  “我要?#19994;?#35805;了,对不起。”冬子逃避似的搁回话筒。

  就算现在知道手术有疏忽,也挽不回失去的子宫了。船津似乎是基于好意,但,冬子却不希望再想起这件事。

  回到座位,冬子继续开始帽子的绘图。?#22278;?#26009;这?#21046;?#38754;?#38393;手?#20316;立体的帽子,出乎意料的困难,必须将布?#21916;眉?#25104;好?#29238;?#38754;再予以组合。剪裁硬纸板时,也必须画上各平面的缝合线,如此剪出的布块格可能完美组合。

  虽然回到工作上,船津的话仍留在冬子脑海中未曾消失——

  真的没必要连子宫也摘除吗……

  冬子想起贵志也讲过同样的?#21834;?#36149;志并没有像船津那样怀疑,只是谈话时忽然摇头,说“为何必须摘除呢?#20445;?#20284;乎因本来听说只要摘除肿瘤即可,现在却连子宫也摘除面惊讶不已。

  但,船律好像一开始就怀疑手术本身有问题。他似乎认为:年轻女性应该只摘除肿瘤,但是却连应?#24125;?#30041;的也一并摘除了。

  冬子不知道谁才是正确。问题是,船津问过他的医师朋友。

  想着之间,冬子不知不觉的停止绘图的手了。

  如果真的是被摘除原本不必摘除的子宫,那……

  冬子眼前浮现声音温柔的院长和圆脸的护士。他们会做出这种事吗?就算做了,绝对也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的——

  也许船律的朋友太多心了……

  冬子自言自语。

  可能昨夜听说“没有子宫“的冲击使船津的脑筋混乱,导致他的医师朋友本来没有这样的意思,他却误会了。

  冬子站起身,望向窗外,想要转换心情。

  阳光西倾,树叶掉光的枝丫在明亮柏油路面?#26029;?#38271;长的阴?#21834;?br />
  看着之间,冬子忽然想见中山夫人。

  她急忙收?#30333;?#19978;的工具,打电话给中山夫人。

  中山夫人似乎也很无聊。

  “你在干什么呢?如果不介意到我家来玩。”

  “可是,有客人吧?#20426;?br />
  ?#30333;?#22825;来了一?#21644;?#23376;的大学里的同事,但是今天没有人来,小犬出去玩了,外子也到朋友家,说是很晚才会回来。”

  冬子曾送帽子至中山夫人家两次,位于?#30001;?#35895;步行可过的代官山的僻静住宅区。房子很大,夫妻两人和就读高校的独子居住,实在太大了些。

  “你马上过来,我们一起吃饭。”

  冬子心想,像这样待在家里只是令心情更糟而已,于是决定出门。

  新年期间出门,她觉得应?#20040;?#21644;服,但,想到昨夜胸口被勒紧般的难受,还是决定穿得自在些。换上高领套头?#28291;?#39321;奈儿套装,搭配褐色长统马靴,由于并不很冷,没有穿大衣,只在脖子围上韶皮披肩——是去年秋天,贵志从?#20998;?#20080;回?#27492;?#22905;的。

  出了公寓,拦了计程车,途中,在涩谷买了乳?#19994;案狻?#25269;达中山家时,阳光已西斜了。

  “你来啦?我一直以为你回横滨?#25233;心兀 ?#22827;人出来迎接,身穿和她年龄不搭称的白色圆领?#28291;?#28145;?#28193;?#38271;裙。

  “元旦当天?#19968;?#21435;过……后?#28147;?#19968;直待在东京。”

  “是吗?我觉得有问题。”夫人瞄了冬子一眼,从冰箱拿出葡?#20011;啤!?#36825;是六九年份的夏特-玛?#31119;?#30001;外国直接带回来的,你喝喝看。”

  “不会被先生骂吗?#20426;?br />
  “外子不太喝葡萄酒哩!”夫人在葡萄酒杯内注人血红的液体,递给冬子。

  冬子似曾经听贵志说过,六九年份的葡萄酒最为香醇。冬子虽不常喝葡?#20011;疲?#20063;觉得确实不错。

  “今天我们两人好?#27809;?#24230;只有女?#35828;?#26032;年吧!”夫人拿出乳?#25671;?#28779;腿蛋,以及剩下的年节料理,两入开始喝?#21860;!?#21040;了像我这样的年龄,新年乐事也只剩吃喝了。”

  “我也一样。”

  “你还年轻,才刚开始人生呢!最近有和贵志碰面吗?#20426;?br />
  “他好像出国了。”

  “又出国?#20426;?br />
  “听说带着家人去夏威夷……?#20426;?br />
  “想不到那个人也这?#27492;?#27668;。”夫人谈说着。“那我们好好畅饮一番。”

  夫?#35828;?#33080;孔已红了。

  “真是的,当家庭主妇真无?#27169;?#20170;年,我也该找个工作了。”

  听说夫人比贵志小一岁,是四十一岁,不过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岁摸样,脸孔很滑嫩,气色极佳。

  很早生下孩子,又没有任何烦恼,在家里待久了,或许都像她一样吧!

  冬子正凝?#21448;?#23665;夫人时,对方开口:“见到像你这样在外面工作的人,我很羡慕呢!”

  “可是,我?#26029;?#24917;能住在这样静邀的房子里悠闲生活的夫人你哩!”

  “没有你想像得这么好的!?#21051;?#37117;做着同样的事,一想到就这样变成老太婆,就毛骨惊然。”夫人夸张的双眉紧锁,接着:“来,尽量喝。”

  夫人一喝醉,好像话也跟着多了,眼眶微红,说?#21543;?#22836;有点打结。

  “对了,你没打算相亲吗?#20426;?br />
  “我?#20426;?br />
  “对方是医师,T大毕业,目前仍任职大学附设?#30342;海?#36523;材高大,非常英俊?#31561;鰲!?br />
  一听说医师,冬子不由自主采取防御姿态了。自从接受手术后,只要听到?#30342;?#25110;医师之类的名?#21097;?#22905;就头皮发麻。

  “三十岁,父尽住在静冈,同样是医师。”夫人放下端着的酒杯。“本来应该向他拿照片的,可是,我也是见了面才知道……很不错的男人呢!你才二十八岁,?#22253;桑?#20320;长得漂亮,看起来?#30452;仁导?#24180;纪年轻,我想,对方一定会中意的。”

  “反正,只要见一次面就好,没什么关系的。愿意见对方吗?#20426;?br />
  “我实在没办法。”

  “还忘不了贵志?#20426;?br />
  “也不是……”

  “啊,你是在乎曾动过手术了?但是,身为医师可能因为常替病患者动手术吧?对于疤痕之类的并不太放在心上呢!”

  “我没有嫁?#35828;?#36164;格。”

  “是指过去吗?别太在意,所谓结婚,只要目前彼此相爱就?#23567;!?br />
  “不是的。”

  “对方讲过欣赏瘦削的知性女性,你最适合了。”似乎随着年龄增加,女性都会爱管闲事。有时候,那当然求之不得,但,有时候也会造成困扰,现在的中山夫人就属于后者。

  “而且,也并非马上就要你结婚,只是见个面而已,?#38405;?#20063;没有损失吧!”

  冬子并不是因为有没有损失才逃避,而是以相亲的方式和男人见面,就已经是痛苦的事了。但,夫人好像不了解这点。

  “这个星期六,如何?#20426;?br />
  “关于这件事,真的请你原谅,?#20063;?#33021;答应。”

  “是吗?#20426;?#22827;人显得没趣。“你果然是?#19981;?#36149;志。”

  “错了,不是这样。”

  “这么说,你另外有心上人?#20426;?br />
  “不。”

  “那就令人不懂了,有什么别的理由吗?#20426;?br />
  “必须说出来吗?#20426;?br />
  “别拖拖拉拉的,说吧!”

  “我没?#23567;?br />
  “那不说啊!是我们的交情不够?#20426;?br />
  “我没有子宫。”

  “子宫?#20426;?br />
  ?#21543;?#27425;手术时和肿瘤一并摘除了。”

  一?#29627;?#22827;人像难以置信般盯视冬子,不?#33579;?#39060;?#20303;!?#21407;来如此。”

  “对不起。”夫?#35828;?#33853;烟?#25671;!?#22240;为?#25233;?#21548;说是单纯的子宫肿瘤住院。”

  “最初本来是这样的。”

  “切开后才发现很严重吗?#20426;?br />
  ?#29677;擰?br />
  ?#25300;也?#30693;道。”夫人把玩着端在手上、盛有葡萄酒的酒杯,不?#33579;?#25380;出笑容,说:“我和你一样。”

  “什么!”

  “我也没有子宫呢!五年前,也是因为子宫肿瘤而摘除。”

  “真的吗?#20426;?br />
  “要我让你看?#19997;?#30116;痕吗?#20426;?br />
  “不必了……”

  “也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反正彼此同病相拎。”夫人站起身,解开长裙的腰扣。“我?#28216;?#35753;任何人见过哩!”

  大概很注重身材保养吧!夫人丝毫没有中年女?#35828;撓分祝?#21452;腿线条很美。

  在薄薄的裤袜下,可见到小花?#21450;?#30340;内裤。

  中山夫人毫不犹豫的掀起套头?#28291;?#29992;另一双手褪下内裤,立刻,很难想像是年过四十的白留肌肤呈现于冬子眼前。

  “你看!”按住内裤的手边有一道横的疤痕。略有脂肪的白留肌肤上,只有?#20040;?#31245;呈淡红。“见到了吧?最初大约有十五公分长,现在只剩下十三.五公分了。”

  “觉得奇?#33268;穡?#20854;实随着年龄增加,会稍微缩小的。”虽然让冬子看自己小腹的疤痕,夫?#35828;?#24577;度还是很开朗。“现在你明白了吧!”

  ?#29677;擰?br />
  “除了外子,你是第一个见到之人呢!”

  “对不起。”

  “没什么好道歉的。”夫人转身,背向冬子,穿上放在椅子上的长裙。“因此,我们干一杯。”

  这就是所谓的同病相怜吗?冬子依言和对方碰杯。

  “你的?#19997;?#20063;是横向?#20426;?br />
  “是的。”

  “大约几公分?#20426;?br />
  “一样大小。”

  “是吗?我想也差不多。”夫人额?#20303;!?#21307;师说我有瘢痕性扩散体?#21097;?#25163;术后还重新缝合过哩!所以,看起来有点脏,对不?#20426;?br />
  “不。没有这回事。”

  “你的疤痕也让我看?#31383;桑 ?br />
  “我……”

  “像你这样的皮肤,应该愈?#31995;?#24456;漂亮的。”

  “不行!”冬子摇头。

  中山夫人微笑。“算了,今天放过你。”然后,她瞄了冬子一眼。

  “你不知道吧?#20426;?br />
  “是的,完全不知道。”

  “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再说也并非值得焰耀之事,但,这样一来,我俩是同病姊妹了。”

  “无论如何,我们的感情应该更亲密才对。”夫人说着,一日喝光杯中的?#21860;?br />
  冬子重新打量着夫人。斜坐在椅子上的那种姿?#30130;?#24590;么看都是满足现状的中年贵夫人,很难想像她小腹也有摘除子宫后留下的疤痕。

  “对了,手术后有什么不一样吗?#20426;?#20908;子问。

  “没有,而且身体健康了,生理现象也没有,反而感到舒爽多了。你呢?#20426;?br />
  “一样……”没有生理期,冬子虽也觉得清爽,却总有一抹淡淡的寂寞萦绕不去。

  “不管有无子宫,皆不会影响人类继续生存,没什么好在乎的。”

  医师也是这么说。但,冬子却无法看开。

  “没有了子宫,也不会影响生活的。”

  “是吗?#20426;?br />
  “当然啦!又不是用子宫做爱,不是吗?#20426;?br />
  “可是,摘除子宫,也没有了荷尔蒙……”

  “真糟糕,连你也会这样认为。子宫只是?#32654;?#20445;护、养育胎儿的袋子,不是制造荷尔蒙的地方。坦白说,摘除子宫对我毫无影响。”夫人充满自信的挺挺胸脯,但,马上接着说:“不过,男人就不行了。”

  “我怎么不行?#20426;?br />
  “像我先生,知道我摘除子宫后,就认定我已不是女人了。他是那种老顽固型的人,不管我怎么说明,仍旧认定子宫是女?#35828;?#29983;命。”

  中山夫?#35828;恼?#22827;是T大工学院的教授,今年应该五十岁了,头发花?#20303;?#25140;跟?#25285;?#36523;材很高,看起来诚实可靠。

  “所以,讲出来很羞,但……从那之后,我们之间几乎完全没性的生活。”

  “但是,为什么……”

  “在那种时候,他说‘感觉很奇怪’。”

  “奇怪?#20426;?br />
  “好像是进入的瞬间觉得冷冰冰的。”

  “怎么可能!”

  “我也认为绝对不可能,但,外子是这么认为。”中山夫人说,又斟满葡?#20011;啤!?#32467;果,他开始在外头逢场作戏了。”

  “真的?#20426;?br />
  ?#25300;抑?#36947;的。”突然,中山夫?#35828;?#20025;风眼中泪水夺眶而出了。

  冬子一句话也没有说,移开视线。

  夫人拭去泪水,笑了。“对不起,我太可笑了。”

  “不!”

  “真?#25285;?#23613;是讲些没趣的事。”

  “可是,教授?#38405;?#24456;温柔的,不是吗?#20426;?br />
  “问题就在这儿。因为我已没有子宫,他认为我是个可伶的女人,才因为同情而对我温柔。”

  “但,他出国时也都带你同行吧?#20426;?br />
  “那只?#20146;?#32473;人家看而已。因为,外国人都带着太大参?#21451;?#20250;,对不?所以有我在身边比较方便。”

  “可是,他一定?#21069;?#20320;才会带你同行的。”

  “即使在国外时,他也不想跟我做爱哩!上了床,立刻就呼呼大睡。”

  “也许是旅途?#25237;?#21543;!”

  “在国内时也一样,亦即,他自始就认定我已经不行,不是女人。”

  “哪有这种事……”冬子想否定,但,这种事并非外人能够置喙。

  “他表面上讲得很好听,说我动过手术,不能够勉强做这种事,其?#31561;?#21040;外?#27675;?#22899;人。”

  “教授真的这样吗?#20426;?br />
  ?#25300;也?#20250;说谎的,再说,我也知道对象是谁。”

  “你知道?#20426;?br />
  “是研究室的助教,胜濑川,不过也已经三十五岁了,整天穿一条牛仔裤,根本不是好女人!”

  夫人很憎恨似的说着,冬子反而感到可笑,说:“教授可能只是抱着逢场作戏的心理吧?#20426;?br />
  “没有这回事!参?#21451;?#26415;会议时,他都带那女人同行呢!我常常在想,那种女人有什么好?难?#20048;?#26159;因为她有子宫?#20426;?br />
  “怎么可能?不会吧?#20426;?br />
  “男人一向都很任性、自以为是的,总是借口自己老婆没有子宫,已经算不上是女人,借此激起女?#35828;?#21516;情心。”

  “对方那女人连这种事也知道吗?#20426;?br />
  “外子告诉她的。.至少,女人听了都会同情的,不是吗?#20426;?br />
  “若是真的,未免就太过分啦!”

  “就是嘛!所以,我也可以红杏出?#20581;!?#20063;许?#20146;?#20102;,今天的中山夫人?#19981;?#24456;大胆,与平时在店里或附近咖啡店见面时完全不一样。

  好像因为手术疤痕都让冬子看了,而完全放开自己。

  “我要让他知道,我也是完美的女人!”

  夫人已经连脸颊都红了,再喝下去很可能会烂醉,但是,她是在自己家喝?#30130;?#20908;子没理由劝止。

  “目前我已有了欣赏的男人,但,介绍给你的话会被你抢定,所以不能介绍,但,应该是和贵志差不多年纪吧!外?#31570;?#19981;多。你呢?#20426;?br />
  “我实在没有那?#38047;?#27668;。”

  “但,即使动过手术,那种感觉也丝毫没变吧?#20426;?br />
  “医师都说没问题了,当然不可能会改变。”

  “动过手术也没有不一样吗?#20426;?br />
  “那是当然了。虽说摘除子宫,也是肚子的事,和那个地方完全没有关系的。手术后,你还没有?#20426;?br />
  “是的……”冬子慌忙低头。

  “做也没问题的。”

  “可是,我总感到害怕……”

  “不可以这样想的,最重要是有自信.相信绝对不会有问题。”

  “你在手术后也相同……”

  “我是完全没有改变,但,外子却自以为是的认定已经不?#23567;!?br />
  在冬子来说,似?#20146;?#24049;想得太多,可是夫?#35828;?#24773;况则是过于放在心上,看样子,因人而异也?#20999;?#30340;复杂和不可?#23478;?#20043;处。

  “性行为实在很微妙呢!”

  “那当然了。医师只会讲道理,事实上精神方面非常重要的,不过,若太?#24515;?#20110;精神,明明不是冷感也会变成冷?#23567;!?br />
  这点,冬子也非常了解。的确,相爱时,必须忘记一切的?#24230;?#20854;?#23567;?#20294;,对现在的冬子而言,或许已经太迟了也未可知,可能失败的不安仍无法自她脑海中消失。

  中山夫人站起来,走向洗手间,不?#33579;?#22238;来了,手上拿着苏格?#32426;考傘?br />
  “接下来换威?#32771;?#21543;!”

  “还要喝吗?#20426;?br />
  “谈这些奇妙话题之间,我开始兴奋了,不会那么早让你回家的。”

  被夫人这样先下手为强,冬子无法推拒了。

  “我的秘密已经全部都说出,接下来换听你的了。”

  “我没有什么秘密。”

  “骗人!像你这样的女人,不可能没?#23567;!?#22827;人拆开黑牌戚?#32771;?#30340;封口,在杯中放人冰块,倒上威?#32771;傘?br />
  “对了,你冈Q刚说过的男朋友之事,请告诉?#19994;?#24213;是谁。”冬子想转移话题。

  “啊,那可不行,还未到公开的阶段,最少还得再等一、两个月。”夫人说着,调制渗水威土忌。“你别因为子宫被摘除说畏缩!既然已不担心怀?#26657;?#26356;应该尽情享乐才是。对了,有什么年轻又英俊的男朋友吗?#20426;?br />
  冬子边苦笑的想起船津了。船津讲过,不管有没有子宫,他都?#19981;?#20908;子,但或许那只是年轻的时候这样,也许等年纪一大,想法又改变了。

  “反正,现在不享乐是一大损失,等到变?#19978;?#25105;这样的老太婆,就没有人要找你了。”

  “你又说这?#21482;啊?br />
  “真的呢!二十多岁,人又年轻漂亮,当然大受欢迎,但是到了三、四十岁,就算仍然漂亮,会不会受欢迎还是一回事!”

  “这我很清楚的。”

  “所以,你正是女人最巅峰的年纪。”

  “能否问一些其他事?#20426;?#20908;子想起船律的?#21834;?br />
  “请说。只要?#25233;?#36947;的?#21834;?br />
  “关于子宫的手术,只摘除肿瘤,却连子宫也一并摘除,不会太过份了吗?#20426;?br />
  “可是、我也是因肿瘤而摘除子宫的。”

  “有人说,二十多岁的未婚女性,即使情况相当严重,医师也不应该摘除子宫的。”

  “是这样没错……”夫人交抱双臂,沉吟着。“可是如果肿瘤严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也这样觉得。”

  “年轻女性还要结婚、生育,自然是应该极力保留。”

  “不过,身为医师,总不会把可以不必摘除的子宫也故意摘除吧?#20426;?br />
  “是呀!”

  看来船津的话是太多心了,不应?#27809;騁烧?#31181;事。

  “既然已经摘除,事到如今也没必要为此苦恼了,不是吗?#20426;?#22827;人说。

  冬子忽然心情开朗多了,喝了一口威?#32771;桑?#21364;岔了气,不停剧?#21462;?br />
  “不要紧吗?#20426;?#22827;人马上替她倒了一杯开水。

  但,冬子全身不住颤抖,喝不下开水,仍咳个不停。

  夫人来到她身旁,替她揉着?#24120;?#38382;:“要?#20154;?#21527;?#20426;?br />
  “不,已经没事了。”

  “你的身体真的又纤弱又柔软呢!”

  “不……”冬子拾起脸。夫?#35828;?#33080;就在眼前。

  “好可爱!”夫人拉过冬子,轻抚她的头发,然后柔软的手由颈部移向耳朵。“全部都又小又柔软哩!”

  夫人唱歌似的说着,轻轻将嘴?#25945;?#36817;冬子耳朵。“如果是我,你可以?#21028;?#30340;。”她静?#39184;?#36215;冬子脸?#31069;?#21891;喃低语:“我真的好?#19981;?#20320;!”

  夫?#35828;?#22068;唇覆盖在冬子的嘴唇上。

  “不要紧的……”

  夫?#35828;?#21160;作很细腻、温柔,慢慢移动舌头,边舔着牙齿,边用另一双手温柔的抚摸冬子耳朵。

  “不?#23567;?#20908;子喃喃说着,但,她感到全身乏力,一股甜蜜的馈懒如波纹般扩散。

  “我们都是女人呢!”夫?#35828;?#22768;说着,继续将舌头深入。

  “啊……”

  冬子低?#23567;?#20294;,不知不觉间,夫?#35828;纳?#23574;已舔着她的舌背了。

  嘴唇吸引,套头衫也被掀高,夫?#35828;?#25163;指由底下?#28874;耄有?#32617;边缘探入,抚摸乳头。她的手法大胆、?#24863;模?#27627;不令冬子产生抗拒感,逐渐的让冬子上身一丝不?#25671;?br />
  “我们都是女人呢!”

  这样的轻声细语令冬子安心了,陶醉在甜蜜的触感里。

  ?#30333;?#21543;……”

  被催促时,冬子好像受到催眠般站起。

  ?#25300;一?#38750;常、非常温柔的。”夫人在冬子耳畔呢贿,拉着她的手走向卧室。

  很大的双人床钦边亮着有红色?#26222;?#30340;?#39184;貳?#28145;?#28193;?#31383;帘已拉上的卧?#24076;?#22914;深海般眩惑、静寂。

  冬子的上身已一丝不挂了。她自己什么也不必动,完全由中山夫人主导。

  没有男人饥渴时的急促呼吸和?#30452;?#21160;作,一切宛如理所当然殿进?#23567;?br />
  不?#33579;?#20908;子全身只剩一条白色蕾丝内裤了。这时,夫人脱掉套头?#28291;?#35114;下裙子,一口气全裸。

  “来,你静静闭着眼睛。”夫人像催眠师般喃喃说着,褪下冬子身上最后的内裤。

  “啊……”冬子下半身有了温柔的感触,她缩起双腿。在如电流掠过的兴奋里,另有一般妖眩。

  “不要……”冬子轻?#23567;?br />
  夫?#35828;?#25163;和嘴唇慢慢的,却不停止动作。

  两具白皙的胴体交缠在一起。

  “只有我们两人哩!都是女人。”

  夫人时而发出如念咒般的声音。

  “都是没有子宫的女人。”

  在冬子感觉中,这些话有如远方的海潮音。

  此刻,一切都交给夫人了,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冬子毫不反抗,仿佛手术后一直被抑制的感觉,透过夫?#35828;?#25163;又开始苏醒了。

  “啊、啊……”边呻吟出声,冬子也逐渐积极动作。

  没错,冬子的感觉开始燃烧了,此刻,如同在贵志怀里同样的没有不安和怯惧,没有子宫、性冷感,都已经离她远去了。

  在只有女?#35828;?#26080;止尽甜蜜温柔里,冬子陷溺了。

  ※※※

  不知经过多?#33579;?#20908;子在全身乏力中醒来。

  她发现自己和中山夫人全裸,身体贴在一起,只裹着水?#28193;?#27611;巾毯。

  被诱上床时使整个?#32771;?#21576;现红色的?#39184;?#28783;不知何时?#35748;?#25481;,只剩一盏小灯亮着。

  两人纠结、相拥在一起已过多久了呢?看周遭一片静寂,应该已十时过后吧!

  冬子?#37027;?#26395;着身旁的中山夫人。右肩露出毛巾?#21644;猓?#22827;人背朝这边,熟睡。

  房内开着暖气,丝毫不感到寒意。

  一想起方才和夫人互相需索、爱抚的情景,冬子羞藏的缩紧身体了。

  她知道女同性恋这名?#21097;?#21364;?#28216;?#24819;过自己会变成当事人!

  二十岁左右时,冬子也曾经?#38405;?#38271;的女性抱持过那种感情,但也只是想像而已,没有付诸行动。

  但,此刻却已被其漩?#22411;?#22124;了!

  在甜蜜、遥远的?#20301;?#22269;度里迷失又回来,余?#20808;圆?#30041;身体内?#21487;?#22788;。

  那是短暂的梦!

  冬子虽极力这样想,但是,赤棵的全身显示那绝对是事实。

  冬子下床,正想拾起散落地上的衣服时,夫人瞒贿说着:“醒来下?#20426;?br />
  瞬间,冬子手拿内衣裤,蹲在地上不动了。

  “冷吗?#20426;?br />
  “不……”

  “我也该起来了。”夫人以毛巾毯裹住身体,缓缓下床。“去冲个澡吧!浴室在这边。”

  夫人走出?#32771;?#20102;。

  冬子急忙穿上内裤、裙子。

  “我先冲澡了。”夫?#35828;?#22768;音由门外传入。

  “好的。”冬于边回答边望着?#39184;?#28783;旁的座钟。十时半了。

  在昏暗的灯光中,床上一片凌乱——

  我和中山夫人在这里……

  一想及此,冬子马上两颊火烫了——

  为何会发生那种事呢……

  是因为喝了?#30130;?#25110;是中山夫人巧妙的诱导?

  此刻的冬子仿佛又窥见另一个自己不知道的世界。

  夫人洗过澡后,冬子进入浴室。她从脖子洗到肩膀,边洗,她深知夫?#35828;南?#27700;已渗入自己体内。

  这一瞬间,她感到自己做了非常不洁之事,拼命搓揉,想洗掉一切味道,不知冲琳过多少遍,冬子这才走出浴室。

  夫人已换上深?#28193;?#30561;袍,坐在沙发上吃葡萄。

  “来?#22253;桑 ?br />
  “可是,我必须回家了。”想起方才淫乱的情景,冬子转过脸。

  ?#23433;?#21313;一时呢!”

  “教授快回来了吧?#20426;?br />
  “都穿好衣了,有什么关系?#20426;?#22827;?#35828;?#35848;的说。

  如果两人全裸躺在同一张床上被发现,会变成如?#25991;兀?#20908;子想想不久之前两?#35828;?#34892;为,忍不住打了个寒襟。

  “再说。十二时以前他不可能回家的。”

  “可是,?#19968;?#26159;该走了。”冬子站起身来,拿起手提包。

  “真的要回去了?#20426;?br />
  “是的……”

  夫人走到冬子身旁,轻抚她的头发。“你还会再来我家吗?#20426;?br />
  “不来不行的。”夫人说着,以食指顶高冬子下额。“我们有相同的秘密哩!”

  冬子默默凝视夫人褐色的眼眸,最初感觉到的那种?#24535;濉?#38452;森已经消失。

  “你真美!”说着,夫人在冬于嘴唇轻吻,是和贵志在一起?#28216;?#20307;验过、只是舌尖相舔的淫这是荡之吻。

  “你会愈来愈有?#35760;?#30340;。”夫?#35828;母?#21767;离开,轻笑。“你晚上通常有空吧?#20426;?br />
  “是的……”

  ?#25300;一?#32473;你电?#21834;!?br />
  冬子颔?#31069;?#36208;出门外。

  “外面很冷,保重!”

  “晚安。”

  “今夜可以熟睡了,谢谢你。”说着,夫人关上门。

  冬子穿过樟树丛,走到马路上。

  新年里的住宅区一片静寂,冬子蹑手蹑足似的走在街上——

  文学殿堂整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