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5章 风花

  贵志的手缓缓抚着只穿胸罩的冬子背部。望时,全身扩散着甜蜜的

  无力?#23567;?br />
  冬子酒酸的脑海里在想:或许能就这样拾回那?#21482;?#20581;也未可知!

  短暂的亲吻后,贵志让冬子销在床上;她仰躺着,再度接受贵志的

  吻。

  贵志的舌头轻舔冬子舌尖,是那种大胆而淫这是荡的吻。

  一月份到二月份,冬子热衷于帽子的工作。

  三月中旬有时装秀,她被迫必须赶制参加展示的帽子。她并非忽视一般零售的商品,问题是时装秀的作品需要特别用心。尽管最主要是在设?#21697;?#38754;,不过,蝴蝶结和缀饰也不能假手于人。

  制作帽子之间,冬子忘掉贵志的事,以及中山夫?#35828;?#20107;了。唯有衷心?#24230;?#24037;作时,她才能忘记一切,才可以恢复内心的平静。

  不管何等专注于工作,她马上会想起贵志的事,惦念着对方此刻是在家呢?或是有事务所呢?

  但,最近已经不太放在心上了。即使偶尔会想起,却能在一瞬间马上忘掉。

  或许是失去子宫后,冬子已逐渐能习惯自立吧!

  在那之后,中山夫人来过两次电话,但冬子都没有前往她家。

  第一次冬子推称有点感冒,第二次则是临时接下生意必须赶工。

  “有空的话,一定要过来。”夫人说。

  但,冬子并未主动打电话。

  她并非讨厌中山夫人,也不是害怕成为女同性恋者,甚至,有时候还会梦见夫人温柔的爱抚。只不过,冬子希望目前暂时维持现况,希望在时装秀结束之前和对方保?#24535;?#31163;。

  这是冬子对自己的一种约束,她觉得不安,深怕苦不束缚自?#28023;?#23558;会无止尽的崩溃。

  二月初,要展示的帽子大至完成了。

  今年只有两顶帽子展示,一顶是二十年代流行过的深顶圆帽,头顶部分装?#25991;?#30340;?#21450;福?#21478;一顶则是姻?#21543;?#24102;有男孩气息的水手帽。卖不卖得掉是另一回事,至少在清爽中衬托出女性的温柔韵味!

  最后一顶帽子完成时,贵志来?#35828;?#35805;。

  “你怎样了?”他那一贯的口气。

  “没什么,一?#24515;?#21464;。”冬子也谈谈的回答,但,内心却轻微动摇去年岁暮末让对方满足的那一夜?#20004;瘢?#25972;整两个月后才接到电话。

  “上?#26410;?#24212;你一起旅行之事,下个星期似乎能挪出时间了。”

  贵志?#24049;?#35201;陪冬子出?#24597;?#34892;是去年十月左右的事吧!好像是为了?#21442;?#20986;院后的冬子,说要去暖和的九州。

  但,就这样到了岁?#28023;?#20063;不知是否工作忙,贵志并没有再说过什么,三个月过去了,不过,贸志好像并未忘记。

  “下星期,我有事前住福冈,在那之前,想到宫崎去看看吗?”

  和贵志旅行多次,却总是和工作有关,他不是会?#30475;?#24230;假旅行之人。

  最初,冬子也有所不满,但逐渐的也习惯了甚至更欣赏这种工作欲望强烈的男人。

  “北九州虽玲,但是宫崎很暖和,已侠进入梅雨季节了。”

  “星期天直接到宫崎,星期一再往福冈。我打算在福冈停留?#20581;?#19977;无,如果你很倦,可以先回来。”

  冬子的店只有星期天休息,如果星期二早上从福冈回来,她就得一天半不工作了。“一天店里也投关系吧?”

  冬子考虑的不是店里的问题,若只是一、两天,真纪和友美会?#23637;说?#24456;好,她顾忌的是夜晚的事。

  在旅途上和贵志做爱,可能还是同样冷感吧!而若彼此都得不到满足,这样的旅行也太沉重了。

  “怎么啦?有什么事放不开吗?”

  “不……”

  “你不能把自己关在房里,偶尔也该出去旅?#23567;!?br />
  冬子想到灿烂阳光照射的日南海岸。如果旅行能使?#37027;?#36716;变,或许无法满足的?#37027;?#20063;会消失,那?#28147;?#21487;能重拾已忘掉的欢愉了。

  “如何?没问题吧?”

  “是的……”

  “那我马上?#25165;?#26426;票。中午之前应该有直飞的班机,就决定搭这班飞机。”

  贵志做事还是一样干净利落。

  “是叫人送机票给你呢?或是到机场再交给你?”

  “在机场好了。”一瞬,冬子考虑到会是船津送机票过来。慌忙说。

  “好,就这?#31383;臁?#20915;定好时间后,?#19968;?#20877;绘你电话,你可以事先准备。”

  “好。”冬子挂断电话。

  本来,她已决定如果贵志打电活来,就要询问他新年带家人前往夏威夷度假之事,同时好好讽刺他一番,但,没想到不仅没问,还答应和对方旅?#23567;?br />
  我太差劲了……

  冬子对于自己如此顺从贵志深感气愤。

  ※※※

  星期天的班机是十一时半由羽田机场起飞。

  冬子十一时五分抵达机场。她先到中央大厅,?#32531;?#21040;飞往宫崎的班机柜台所在的第二搭机大厅,但,没有见到贵志。

  贵志一向准时,却几乎不会提早前来。冬子就这样站在大厅角落等待,不久,贵志出现了,身穿灰色大衣,提着一个旅行袋。

  ?#29677;牛?#22909;漂亮。”

  “什么漂亮?”

  “你啊!”说着,贵志轻拍冬子肩膀。“卖帽子的人不戴帽子?”

  “奇怪吗?”

  “不……”

  到昨天为止,冬子还在考虑穿什么衣,结果最后穿了长毛套?#26469;?#37197;双袖裙,再加上同样深?#28193;?#31995;的大衣。本来也想到是否戴上帽子,却又希望展现柔软的秀发,所以没戴。

  “我们去办理登机手续。只有这个行李?”

  冬子只带了一个路易-威登的旅行袋。

  “那就随身携带吧门贵志说着,走向柜台。

  或许因为星期天,飞往宫崎的班机柜台前人很拥挤。也有携带高尔夫球具的团体旅客。

  “应该会准时起飞。”贵志拿着机票回来了,“下午一时抵达宫崎。”

  两人进入巴?#30475;?#20056;处,搭巴?#21487;?#39134;机。

  座位几乎客满。冬子坐在靠窗?#24674;茫?#36149;志在她身旁。

  这段日子,东京连续晴朗,阳光明亮,却有风。

  “你怎么告诉家?#35828;模俊?#39134;机起飞后,冬子问。

  “没什么。”贵志回答,点着香烟。“宫崎的饭店距离?#26143;?#34429;然稍远,不过应该清静一些。”

  “可是,奇?#33267;ǎ ?br />
  “什么奇怪?”

  “因为……”

  应该是已经分手的两人又一同旅行,如果被熟人撞见。会怎么想呢?会以为两人仍然彼此相爱吗?

  事实上是那样没错,但,这种爱和年轻男亥强?#25671;?#32544;锦的爱不一样,没有未来将结合在一起的希望存在。

  即使这样,两人之间的羁绊仍未解开。

  眼下是青蓝一色的无尽海洋,从高空住下看,沫浴在阳光中的海面有如?#36538;?#22320;毯。

  听说靠日本海这边正下着大雪,但,?#21051;?#24179;洋岸这边却令人难以置信的晴朗、亮丽。

  眺着海洋之间,冬子忽然有了轻微的睡意。如果单独旅行,绝对不可能如此,但,和贵志在一起时,?#37027;?#24456;自然的松驰了,可能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没关系吧!——

  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是来自多年熟悉的安心?冬子将脸颊轻贴在玻璃窗上,贵志的脸靠近了。

  “你看到了什么?”

  “只有海,还有,两艘船。”

  “上次以来,身体觉得如何?”

  “没什么改变。”

  “不久之前我遇见中山夫人。”

  一听说中山夫人,冬子一下就离开玻璃窗,望着贵志。

  “她来我的事务所。”

  “什么事吗?”

  “是到附近有事,顺便过来看看。对了,新年期间你去过她家?”

  “是的……”

  “她说你们一起喝葡萄酒,聊得很愉快。”

  一想起那天夜晚的事,冬于全身僵硬了。

  “她似乎很无聊呢!”

  “她有说些什么吗?”

  “谈了一大雄中山教授外头有女?#35828;?#20107;。”

  “那是真的吗?”

  “或许是真的也不一定,但是她应该也有夸大其词。”

  “她有些歇斯底里,更有着?#32531;?#22916;想。”

  冬子突然想起夫人全身赤裸的情?#21834;?br />
  “最好少接近那种人。”

  “?#20063;?#27809;?#23567;?br />
  “她好像很喜欢你,希望你常去家里找她。”

  “可是,如果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她会歇斯底里也是无奈吧?”冬子忍不住想替中山夫人辩驳。

  “但,没必要找我谈自己丈夫外头有女?#35828;?#20107;吧!”

  “也许她喜欢你呢!”

  “怎么可能……”

  “你不知道吗?”

  “就算真的,那唠叨不休的女人,算了吧!”

  “其他还说了什么?”

  “没?#23567;?#21703;啦啦的讲完那些话之后就走了。”

  “她定很?#25293;?#30340;。”

  冬子想起夫人边说“我没有子宫?#20445;?#36793;走到自己身旁当时的眼神。

  ※※※

  班机?#20173;?#23450;时?#36538;月?#25269;达宫崎机场。

  才走出机能,眼前便溢满南方灿烂的阳光。

  两人穿过通关大厅,搭机场前的计程车前往青岛的饭店。

  “目前的季节?#24944;筒欢?#21543;?”贵志问司机。

  “今年的确不太好,一方面因为经济不景气,另一方面则是现在很容易就可出国前往夏威夷、关?#28023;?#22240;此国内风景区的?#24944;?#24840;来愈少了。”

  或许,对?#38405;?#26041;?#31243;病?#38451;光为卖点的宫崎而言,太平洋上四季如夏的各岛屿是竞争强敌也未可知。

  “但是,花不到两时就能拥有如此暖和的天气,算是很难得从车上可以见到鲜花和行?#26391;鰨?#26641;旁有茶花盛开。

  车子约莫二十?#31181;?#25269;达观光饭店。

  两人被带进房间的五楼,可以俯瞰青岛。

  “要稍微休息一下呢,或是出去走走?”

  “都可以。”

  “那么,我们到楼下吃点东西吧!”

  冬子放下大衣,只在脖子围上韶皮披肩,走出房门。

  “看样子新婚夫妻很多呢!”

  在一楼的咖啡店边喝着咖啡、贵志说。

  之后,叫了计程车。

  “这附近是宫崎最好的地?#20581;!彼?#26426;说明。

  ?#23478;?#32463;二月初了,仍不需要穿外?#20303;?br />
  仙人掌园人口有芦萎开着黄花。观赏过仙人掌园。两人前往童话之国。

  平缓的海到处可见?#20037;?#26641;。

  途中,两人在?#31243;?#22352;下。

  “如果能?#33889;?#30340;住在这种地方,一定很舒服吧!”冬子望着海水,说。

  ?#20658;健?#19977;天还可以,过了一星期就会腻了。”

  “是吗?”

  “因为平时很忙,偶尔前?#24202;?#20250;觉得不错。”

  的确,或许贵志不适合住在这?#24535;?#35879;的地?#20581;?br />
  “几年没有和你一起旅行了?”

  “三年前的春天去过津和?#21834;!?br />
  “是吗……”

  那?#20146;?#21518;一次旅行,后来两人就分手了。

  “真奇怪!”贵志轻笑。

  已分手的两人又一起旅行这确实是奇怪,但,在这次旅行中,冬子还不外乎另外一个目的。

  从海边回饭店,洗过澡,刚好六时。

  服务生送晚餐至卧房旁的日式房间,有生鱼片以及本地特产的香菇煮海胆和?#24202;?#40614;。

  “要喝点酒吗?”

  贵志点叫了酒。

  “好像很快会醉呢!”

  “有什么关系?反正顶多也是睡觉。”

  冬子边颔首,边想着今夜的事。今夜两人能够互相获得满足吗?

  也许该多喝一些让自己醉了,说?#27426;?#21453;而能忘掉心中的不安。冬子下定决心。

  没有吃饭,只吃了料理就已经够饱。喝了一壶酒,两颊发烫。

  “怎样?要到楼下的酒吧再喝吗??#32972;?#36807;饭,贵志邀冬子,说。冬子重新补妆后,跟在贵志身后。

  从楼下酒吧窗户能眺望夜晚的海面。以前,在夜晚有灯光照亮整座青?#28023;?#20294;现在灯光没有了,青岛?#32531;?#26263;的海洋吞噬。

  冬子向走过来的服务生点叫了坎墙利苏打,说:“请调薄些。”坎墙利苏打里掺有些许的酒。

  在酒吧里逗留约一小时后,两人回房间。

  已经十时了。

  冬子凭窗望着夜晚的海面。

  贵志走近,问:“累了吧?”

  “有一点点……”

  “因为一直不是搭飞机就是搭车。”边说,贵志的手搁在冬子肩膀。

  “?#20882;?#38745;哩!”

  “何不换上浴衣?”

  冬子顺从的回卧房,脱下衣服,从路易-威登旅行袋内拿出睡泡,穿好后,正叠着衣服时,贵志进来了。

  “好久了呢!”贵志迫不及待似的拉过冬子,抱住。

  “等一下……”

  “没关系的。”贵志不管她,抱着她上床。“今夜?#19968;?#22909;好的爱你。”

  冬子默默闭上眼。

  她要自?#21644;?#25481;一切,把身体交给贵志,什么都不去想,完全不抗拒、不排斥——

  我?#20146;?#23436;美的女人……

  冬子这样告诉自己后,把脸埋在贵志胸口。

  可能和出外旅行有关吧!贵志的爱抚比往常热情,很温柔、谨慎的引导冬子。但是,冬子这次仍无法?#24524;鍘?br />
  短暂的萌生甜美的感受,却无法?#20013;?#21482;留下索然的心?#22330;?#34429;觉得对拼命努力的贵志很抱?#31119;?#20908;子的脑筋?#32422;彼?#28165;醒了。

  不久,贵志射出。离开身体。冬子忽然感到悲哀。

  “怎么了?”

  “会痛吗?”

  冬子没有回答,哭泣出声。

  “是我太?#30452;?#20102;?”

  冬子并非为这种理由哭泣,而是因为对方真心爱自?#28023;?#21364;仍无法使他达到高xdx潮觉得难?#21834;?br />
  “你冷静点。”贵志的手臂紧搂住?#32431;?#30340;冬子。“来,睡一下吧!”

  冬子在贵志怀里闭上眼。

  贵志好像醒着,但,不久也睡着了。

  静遥的房内只听到单调的研声。

  冬子静静听着,不久,下床。

  房间里只亮着茶几旁的一盏小桔灯,光很昏暗。

  冬子穿上?#38386;?#22352;在窗畔的椅子。直到刚才还听得到音乐声的楼下大厅,此刻一片静寂。

  正面可见到黑暗的海面。?#23637;?#28783;照出铺草皮的庭院。

  冬天的视线望向远?#20581;?#20174;右手边点点?#26377;?#30340;灯光可知,海岸线是向右弯曲。她凝神静听,隐约能听见潮声。

  边望着黑暗的海面,冬子想到自己再也无法?#24524;?#30340;身体。藉着出?#24597;?#34892;,似乎让贵志多少有点满足了,即使这样.仍距昔日的欢愉甚远,经验丰富的贵志不可能没有发觉——

  是发觉了,却?#38405;?#40664;熟睡吗?

  ?#35753;?#22825;醒来后,贵志可能是什么都不会说吧!或许,男人只要有了性行为,都可获得某种程度的满足也未可知。不管途中的喜悦过程如何,只要射xx精了,就算心满意足!

  但是,女人却非这样。一旦做爱,只是让对方进入并不能满足,至少,女性的生理要稍微复?#26377;?br />
  在肉体结合之间,心灵必须也一致的达到高xdx?#20445;?#22914;此方能体验到被爱的充实?#23567;?br />
  若是在一无所知的年?#20572;?#20170;夜的性行为或许已能够满足了;被自己喜欢的男性?#24403;В?#21548;着对方温柔的低语,光是这样就足以陶醉但.也不知道幸与不?#36965;?#29616;在的冬子已无法因这样的程?#35753;?#28385;足,她内心?#22278;?#23384;着一抹空虚——

  或许?#20146;?#24049;太了解性的喜悦了吧……

  在这之前,被经验丰富的贵志教导了各种各样的事,虽然比别人晚开始,却比别人更早成熟。一口气就爬上女人享受性欢恼的阶梯。

  只要和男人上床,就认定能得到满足!

  如今,不知何放,那种喜悦却回不来了——那种一瞬之间丢失?#35828;南?#35828;哪里去了呢?——

  真希望恢复像以前那样的身体……

  ?#28909;?#26159;由贵志所教会的喜悦,唯一的方法就是再从他身上寻回,无论如何,开发她身体的人毕竟是贵志——

  这种虚空真的能被填埋吗……

  冬子就这样在窗畔怔坐着。

  ※※※

  翌日早上云层很厚,却很暖和。

  两人上午九时到一楼的餐厅吃早餐。奶油玉?#20303;?#21520;?#23613;?#28779;腿蛋的早?#20572;?#36149;志吃得于干净净,但是冬子却?#32531;?#20102;咖啡。

  “不?#26376;穡俊?br />
  “?#20197;?#19978;一向只吃这样。”

  贵志默默注视着冬子留下的火腿?#21834;?br />
  “难得来到这里,待会儿我们先到?#21543;?#20844;园看?#31383;桑 ?#36149;志对任?#38382;?#37117;有强烈的好奇心。

  他想去看模仿非洲的生物自?#36824;?#22253;,有一百万平方公里地区内?#21543;?#21160;物的公园。

  “前住福冈的班机是下午二时起飞,还有足够的时间。”

  两人回房准备出门。

  不久、计程车来了,两人离开饭店。

  天空晴朗,青岛在蔚蓝的海中反射眩眼的光?#28020;?br />
  计程车不久驶上通往?#21543;?#20844;园的高速公路,左手边是连续绵延的大王?#29627;?#21491;手边是海。

  二月里,车窗外?#21040;?#26469;的风却有着春天的气息。

  “前面有个不错的高尔夫球场。”

  “你大概很希望打高尔夫球吧?”

  球技不错的贵志来到这儿不打高尔夫球真的很难得,虽说是配合不会打高尔夫球的冬子,但,这份心意也已经弥足珍贵了。

  “昨夜你半夜才睡吧?”

  “你知?#28291;俊?br />
  “不,只是觉得好像是这样。”

  “我睡不着。”

  以前,只要想到贵志在身旁,冬子就能安心熟睡,几乎不曾有过半夜才睡的事。

  “是因为换了床吗?”

  当然那也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还是来自未能得到满足的身体的不安。

  “你还是那样神经质,尤其是手术后更?#29616;亍?br />
  “一般人手术后都会变胖,可是你却相反,变瘦了。”

  “没有这回事的。”

  的确是瘦了些,但,顶多也只是一公斤。

  “那就好,不过,出外旅行时,应?#38376;?#24320;一些的。”

  不必贵志?#29627;?#20908;子也希望这样,却实在没有办法。如果能像贵志一样巧妙的改变?#37027;?#26356;好,问题是,这属于个性?#27573;В?#24182;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得了。

  “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睡得着,甚至还希望有时候能稍微失眠。”

  确实没错,贵志吃得下也睡得着,因此身体很健康。但,这并不是表示贵志缺乏?#24863;?#30340;一面,像现在,他嘴巴里虽是这样说,?#27492;?#24050;看穿冬子心中的不安。

  ?#21543;?#20844;园位于宫崎市北方的佐土原町,因为刚开放参观?#27426;?#20037;,假日人潮非常拥挤,不过此刻或许非假日,?#24944;?#19981;算很多。

  广阔的地区内放养着老虎、狮子,却本是完全未予以限制,所以,并未与其他动物混在一起,因而缺少了追逐其他动物,在草原上成群狂奔的景象。

  “好像只?#21069;?#21160;物园的栅?#24178;?#25918;大而已。”对于曾去过非洲的贵志来说,似觉得有所不满。

  “再回?#24515;?#27983;?#20048;?#21518;才赶往机场,时间正好。”

  两人离开?#21543;?#20844;园后,回宫崎?#24515;?#21442;观宫崎神宫和八绂一宇之塔。

  ?#23736;?#23376;饿了呢!”

  看看表,已经一时过后。

  “去大淀川旁的饭店吃午饭吧!”

  贵志对宫崎?#24515;?#22909;像也满熟的,告诉计程车司机饭店的名称。

  在饭店二楼的餐厅点叫午餐后,贵志打电话回东京的事务所,他以同遭人们都听得清楚的声量指示着——不管人在?#26410;Γ?#20182;都是这样的态度。

  见到贵志打电话,提醒了冬子,忍不住也打电话回店里。

  “啊,?#20064;?#23064;。”接听电话的是真纪。

  “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有?#20581;?#19977;通电话。”

  ?#20843;?#25171;来的?”

  “伏木先生,还有横山制?#32972;В?#20197;及船津先生。”

  “船津先生?”

  “好像说有什么要紧的事……”

  “会是什么事呢?”

  “他说如果你回来,他会再打电话。”

  冬子确定店里没事后,挂断电话,回座。

  “店里还好吗?”

  “是的……”

  “那么,我?#20146;?#21543;!”贵志接熄刚点着的香烟,?#37202;?#36523;。

  两人再度由饭店搭计程车。抵达机场是一时半,又等了三十?#31181;樱?#24320;?#21363;?#20056;飞往福冈的班机。

  上机后,贵志问:?#23433;?#22810;我比较熟,到那边后,我们去喝两杯。”

  想到要去熟悉的城市,贵志神采飞扬了。

  但,冬子却惦着船津的“要紧事情”的电话。

  ※※※

  下午二时四十五分,飞机抵达福冈,由富崎至福冈,只有四十五?#31181;?#30340;行程。

  福冈天气阴露,不过并不太冷。若以日南海岸来比?#24076;?#21271;九州通常冷得吓人,但是今天的气温差距并不大,也许是阴霾的缘?#25342;桑?br />
  两人由机场直接搭计程车前往饭店。

  冬子高校修学旅行时也曾经来过这里,不过没留下什么印象,现在来了,才发现城市?#27573;?#26497;大,尤其饭店四周的地理环境简直和东京中心地区没有两样。

  “休息一下吧!六时会有人来接我们。”贵志先冲过澡后说。

  ?#20843;?#20250;来呢?”

  “当地报社的人,?#20197;?#35265;过多次面,彼此很熟。”

  “可是……”

  “我打算和他一起吃个饭、喝酒,没问题吧?”

  好不容?#23376;?#20102;两人?#26469;?#30340;旅行现在又要加人?#21543;?#20154;.冬子?#37027;?#24863;到沉重了,如果可能,她希望全部拥有两?#35828;?#29420;相处的时间。

  但,贵志似已和对方?#24049;?#20102;。

  “他人很不错,你见到就知道了。”

  不是人好?#32531;?#30340;问题,而是女人一旦有?#21543;?#20154;在场,总会很自然的有心理负担,但,贵志好像?#27426;?#36825;中间的微妙分别。

  “那个人知道我们的事吗?”

  “?#20063;?#26410;告诉过他什么,不过,应该会适度理解吧!”

  “适度?”

  “他对这方面的事很了解。”

  贵志的意思可能是要冬子别担心,但,“适度”两字却反而令冬子更加在意。

  贵志或许不在乎,但,冬子感?#25509;行?#20932;惨了,进人浴?#36965;?#20914;过澡,出来时正好四时。窗外,左手边的大楼玻璃窗映着晚霞。

  “休息一下吧!”不知有?#26410;?#31639;,贵志换上浴衣,“还有两小时。”

  “?#20063;?#24819;睡,你休息好了。”

  “是吗?”贵志浮现不满的表情,躺在床上。

  冬子忽然想抽烟了。想想,自从离开东京后,就没有抽过一支烟。

  坐在椅子,抽完一支香捆时,或许是刚刚冲过澡的缘故,情绪平静了。

  “那么,我要睡罗。?#34180;班擰!?br />
  不到?#20581;?#19977;?#31181;樱?#36149;志发出轻轻的颔声了。

  望着贵志熟睡的脸孔,冬于心想:何不打电话给船津呢?

  但是,若讲到一半被贵志听到就麻烦了。冬子披上长外套,下到了一楼,利用柜台旁的长途公用电话,拨号。

  铃响?#24178;?#21518;,事务所里的年轻女职员接听了。

  “船津先生在吗?”

  “请稍候。”

  立刻,男人响亮的声音传来:“找是船津。”

  “啊,吓我一跳。”

  “木之内小姐吗?我自昨夜就在找你,你现在人在哪里?”

  “在九州,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现在可以说吗?”

  “当然。”

  “是属于上次的事。那家医院果然有问题!”

  “问题?”

  “似乎以随便替病?#39050;?#38500;子宫出名。”

  冬子的情绪立刻变得忧郁了,心想,又是这件事……

  “当然,有些状况是不得不摘除,可是,那家医院即使面?#38405;?#36731;女性,仍旧毫不在乎的把子宫摘除。”

  “可是,为什么呢?”

  “我也是问过之后才知?#28291;?#25688;除子宫的手术远?#26085;?#38500;肿瘤简单多了。”

  “怎么可能!”

  “不,是真的。这也是朋友告诉我的,所以,理由很简雄,就像修理汽车一样,更换零件比修理简单。像手脚的骨折也一样,截肢远比接合骨折部位容?#20303;!?br />
  冬子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子宫会像淘汰一台旧电视机般的被摘除。

  “可是,医师很肯定的说必须摘除呢!”

  “可能因为已经摘除了才这样找借口。”

  “那?#28784;?#24072;不是这种人哩!”

  “我也希望如此、但是,听说那位院长,即使病患只是轻微肿瘤,也会立刻连子宫一并摘除。”

  “可是,谁知道是轻微或?#29616;?#21602;?”

  “我目前正在调查,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

  “那么、到时候再慢慢谈。”

  ※※※

  下午六时,?#24049;?#35265;面的?#35828;?#20102;。

  贵志刮了胡子,梳整微卷的头发,衣服是和长裤不同色系的褐色反光衬?#28291;?#31995;蝴蝶结领带。

  冬子则换上深?#28193;?#21895;叭裤和羊毛套头?#28291;?#22806;面加上大衣。

  “如果?#19968;?#22952;碍你们,看时机我可以自己回来。”进入电梯后,冬子说。

  “别放在心上,他不是那种粗俗的男人。”

  “可是,在深夜里,只有男性不是比较有意思吗?”

  “我们是一起前来的,不可能我自己流连在外头乱?#31383;桑?#25105;希望让你看?#24202;?#22810;夜里的好地?#20581;!?br />
  贵志好像很愉快的样子。

  但,坦白说,冬子?#24202;?#22826;起劲。一方面是和?#21543;?#20154;一起的心理负担,另一方面则是船津所讲的?#21543;?#21360;脑海——

  如果那家医院真如传?#28020;?br />
  冬子既否定,?#24535;?#24471;有可能。毕竟船律的语气如此严肃,很难认为是谎?#28020;?br />
  又不能打电话去问……

  冬子正沮丧不已,贵志却那样愉快,她忍不住有些恨对方了。

  搭电梯下来到一楼,柜台前有男人挥手了。约莫和贵志同龄,只是身材?#22253;?#20123;。

  ?#29677;耍 ?#36149;志快步走近。“好久不见。”

  “你来了,真好。”

  两?#35828;?#20132;情似?#37027;?#36817;,互?#21999;?#32937;。

  “这位是木之内小姐,这位是九州新闻的藤井。”贵志替两人介绍。

  冬子点头。藤井额首,问:“第一次?#28147;?#24030;?”

  ?#26696;?#26657;修学旅行时来过一次。”

  “修学旅行?对啦,我们以前是否也有过那种年轻时代?”藤井说着,大笑出声,“我让司机等着,去搭乘吧!”

  “去哪里?”

  “?#21069;?#24029;畔有一处河?#39280;?#36947;不错的地?#20581;?#35752;厌?#38498;与?#21527;?”藤井问。

  “最?#19981;读恕!?#36149;志回答。

  “来到福冈不?#38498;与?#19981;行的。”

  的确如贵志所说,藤井是个豪爽之人。

  藤井带他们去的是位于那河川畔的“山根”料理店。

  大概事先已预订,料理店保留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站在窗口往外看,?#29992;?#19978;倒映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21834;?br />
  ?#26696;?#30528;这条河,东侧是博多,西侧是福冈。”藤井望着入夜的那珂川说明。”这儿以前是黑田家五十二万石的城下盯,博多是所谓的町人之町,福冈则为武家宅阳,目前我们所在的这边就是四人之町。”

  “如果出生在以前,我们也只能住在这边。”贵志说。

  料理最先是?#26144;?#29983;鱼片,?#32531;?#26159;凉拌?#26144;Α?#30001;于是在玄界滩捕获,鲜度硬是不一样。

  藤井喝结酒。贵志则喝掺水威?#32771;桑?#20284;乎今夜?#32531;?#28165;一色的威?#32771;桑?#20908;子则和藤井同样喝躇酒。

  冬子一方面害怕喝醉,另一方面却又希望尽快喝醉。

  “味道不错吧?”

  “是的,太好吃了。”

  “在这里吃鱼后,以后东京的鱼根本不会想吃了。”

  藤井似是土生土长的博多人,不时以此?#22253;粒床?#19981;令人讨厌。

  “接下来吃吃?#24179;?#30333;免,日前正当时令呢!”

  藤并马上召来女服务生,点叫了醋渍?#23376;恪?br />
  “坦白说?#20309;?#24819;叫那种边吃边跳的料理,可是?#31181;?#36947;你不敢?#28020;!?br />
  “那是什么料理?”

  “活生生的?#23376;?#28173;在两杯醋内食用。”

  ?#24052;郟?#24456;可怕。”

  “那?#20146;?#22909;吃的哩!你吃过吧?”

  “吃下后仍在胃内跳动呢!”贵志说。

  “真是的,讨厌。”冬子?#20037;肌?br />
  但,放在小锅内送上桌的?#23376;?#30333;得几近?#35813;鰨?#26126;明是鱼,不知为何会长得如此美丽,冬子情不白禁有点羡慕了。

  “这是在福?#22278;?#33719;的?”

  “两过去有-条宝见川,每逢产卵期都会溯溪而上。才可以捕获。”

  一瞬,冬子想起船津了。船津说过他的故乡在福冈的室见,这么说,他是看着这种?#23376;?#38271;大?

  冬子正在茫然沉恩时,藤并好像忽然想起,说:“对了,内人下星期将住院。”

  “住?#28023;?#20160;?#24202;。俊?#36149;志反问。

  “子宫肿瘤,好像非动手术不可。”

  一瞬,贵志望向冬子,但,立即若无其事的把视线移回藤井脸上,说:“那真是糟糕。”

  “约莫半年前就常说不太舒服……好像必须连子宫也摘除。”

  “在哪一家医院检查?”

  “我在国立医院有熟识的医师,请对方帮忙。”

  “几岁了?”

  “正好四十。”

  冬子默默望着窗外。

  “看样子内人将不再是女人了,”

  “没有这回事!就算摘除子宫,女人还是女人。”

  “是吗?”

  “那只是用来生育的器官,最重要的是卵?#29627;?#20687;你这么一流的新闻记者,著无这种程序的知识就太逊啦!”

  “科学方面我是一窍不通。但,你竟然知道得这样清楚.真不简单。”

  “还好啦!”贵志有些困惑般的喝着威?#32771;傘?br />
  “理论上或许是没什么重要,但是一想到内人没有子宫,还是很难过。”藤井接着说:“我打算组成一个没有子宫的妻子的丈夫联谊会。”

  “那是什么?”

  “就是邀集这样的男人互相?#21442;俊?#25454;我所知,光只是我们报社内就有五个人了。想不到会这么多!”

  “以前有这样多吗?”

  “不知道。”

  我稍微问过,生育较多的家庭主妇较常程患子宫癌,而子宫肿瘤则以老处女或被丈夫冷落的妻子?#20928;悸式?#39640;。”

  “怎么可能……”

  “是我的同事说的,自然不能尽信,不过,依那?#19968;?#25152;说,癌症以低收入?#25758;?#30340;妇女?#20928;?#29575;最高,面子宫肿痛则多发生在生活富裕的女性身上。”

  “那么?你是?”

  “我可以算是高收人。”藤井自己笑了笑,望向冬子。“抱?#31119;?#35762;了一些言不及义的话。”

  “不。”

  “人一旦上了年?#20572;?#21508;种病就出现了。”

  “那么,尊夫人答应接受手术了?”

  “她说不要,可是,医师?#28909;?#34920;示必须摘除,那也是?#35805;?#27861;的事。”

  “最好是不要!”

  “你也这样觉得?”

  “绝对不要摘除子宫……。”

  “我也这样想,不过,如果不予处理,一旦病况恶化会更麻?#22330;!?br />
  “但是……”

  冬于想继续说时,贵志?#37202;?#36523;,说:“走吧!”

  出了?#26144;?#26009;理店,三个?#35828;?#20013;洲散?#20581;?br />
  被?#21069;?#24029;和博多川?#21857;?#30340;这片中洲据说有超过一千五百家的酒廊或酒吧,另外,南侧一丁目附近则林立着高?#35835;?#29702;亭,在这儿也能听到三弦琴的琴声。

  “要去地下楼看看吗?”藤井小声对贵志说。

  “也好。”贵志稍?#28872;?#21518;,回答:“今天就到马那边吧!”

  这似乎是两人之间的某种?#23707;擰?br />
  三个人继续走了约一百公尺后,走进位于一栋大楼三楼的“蓝马”酒廊。

  所谓的“马”大概就是指这儿了。

  冬子曾跟着贵志去东京的酒廊一、两次,不过,这里的酒廓空间宽敞多了。

  “欢迎光临。”一位穿?#22836;?#30340;女?#26376;?#19978;走向贵志。”好久不见了。昨天,大?#19968;?#35848;到你呢!”

  贵志似乎对这儿也很熟,但,或许因为冬子在身旁,他显得有些?#25945;?#30340;点头。

  入座后,三个人以掺水威土忌干杯。

  “从东京来的吗?”穿?#22836;?#30340;女性问。

  “这位是贵志先生的秘书木之内小姐,这位是本店妈妈桑。”藤井介绍。

  “请多多?#38468;獺!?#22920;妈桑致意后,颔?#20303;!?#30495;漂亮呢!”

  冬子被藤井的介绍楞住了。是男人彼此之间早巳谈妥,如果有女性问及冬子,就这样回答吗?

  包括妈妈桑在内,有?#25343;?#22899;待应生坐台,气氛相当热闹。妈妈桑是三十左?#25671;?#36523;材?#32511;?#30340;美丽的女性,是贵志欣赏的类型。

  藤并似喜欢坐在他右例、身穿黑色札服的女?#22871;?#29983;。樱唇中间微笑,相当可爱。

  “你从东京来的吗?”冬子身旁穿镶亮片扎跟的女待庞生问。

  “我们?#28909;?#23467;崎,傍晚刚到这里。”

  “我是宫崎人呢!”

  “真的?”冬子忽然感到轻松了,聊起有关宫崎的话题。

  忽然,藤并?#26376;?#24102;醉意的声音说:“内人因为子宫肿瘤,马上要住院了。”

  “你太大要动手术吗?”女?#22871;?#29983;问。

  “好像不接受手术无法痊愈。”

  “藤井先生说得太过分了,这是老天爷在?#22836;?#20320;。”

  “你这么说未免太没道理吧?”

  “听说丈夫一旦在外头冶游,妻子就会?#20928;几?#31185;疾病哩!”

  “没有这样的理由吧!”

  “不是那一类的病,而是正常的病。”女侍应生的语气很严肃。约莫盘桓了一小时,三个人走出酒廊。

  “要?#20581;?#21313;三番’看看吗?”贵志问藤并。之后,他转头对冬子说:“再到另一家去喝,如何?是小酒吧。”

  贵志只要开?#24049;?#20102;一定会续摊,在东京,冬子曾陪着他一个晚上喝了五家店。

  或许前面那家酒廊气氛不错的缘故,冬子觉得自己好像还能再喝。一方面?#20146;?#22312;?#21543;?#34903;上很有趣,另一方面则是和贵志一起.很自?#35805;?#24515;了。而?#36965;?#19968;想到回去后的情形,她就觉得喝得更醉会好些。

  醉后忘掉一切的任凭男人为所欲为,或许反而能重获欢榆也不一定!

  “十三番”这家奇怪名称的酒吧比前一家酒廊格局小很多.不过气氛却极静雅。贵志以前好像也来过,感觉上颇富气质的妈妈桑走近,坐在他旁边。

  “喝掺水威?#32771;?#21543;?”贵志问。

  冬子已决定今夜让自己喝醉,点点头。

  妈妈桑离去后,别的女侍应生过来,但,贵志和藤并专注于交谈。

  “那种设计太差劲了。”

  “虽说具有创意,却太炫奇了些。”

  “大家都以为只要是名家设计就是好。”

  藤井愤慨不已。

  两人谈的似乎是福冈一栋新近落成的建筑物。

  冬子独自喝着威?#32771;?#26102;,藤井忽然说:“你的酒量很好呀!”

  “并不太好,只不过今天想多喝一点。”

  “喜欢福?#26376;穡俊?br />
  ?#29677;牛?#38750;常喜欢。”

  和藤井见面之前的沉重?#37027;?#28040;失了,此刻,冬子相当开朗。

  “最好是稍稍节制些!”贵志反而担心了。

  在“十三番”待了约莫一小时,外出。已经十一时了。

  从开?#24049;?#37202;到现在已经五个小时,可能喝太多吧?冬子感到醒醒然,步履蹒跚了。

  “怎?#31383;歟俊?#34276;并问贵志。

  “今夜就到此为止吧!”

  “也好。”藤井颔首,马上向停在?#25918;?#30340;计程车招手,说:“那么,再见。”

  “谢谢你。”冬子致谢。

  藤井浮现温柔的笑容,颔?#20303;?br />
  两人上车。等车子前行,冬子问贵志;“直接回去吗?”

  “你还想喝?”

  “?#21069;。 ?br />
  “但、今夜就这样回去吧!很晚了。”

  “?#20063;?#35201;。”冬子撒娇着,摇头。

  从中洲很快就回到饭店。

  “楼上有酒吧,我们上去那边喝。”进入电梯后,贵志说。

  但是冬子背靠着电梯墙壁,沉默不语。她虽觉?#27809;?#33021;再喝,可是一旦两?#35828;?#29420;在一起,却忽然醉意上涌了,明明自认为站稳了,却见到地面不停晃摇。

  “今夜最?#24125;?#20877;喝了。”贵志苦笑。

  冬子虽然嘴巴说自己酒量不错,其实还是不?#30505;?#20174;第一家的料理店开始,才喝到第三家就已喝醉。往常,若有其他男性在场,她都会自我控制,但是今天只要杯中被斟人酒,她就一定喝完。

  当然这一方面是因为在一起的藤并不令人讨厌,但是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冬子自己想喝醉。最主要是,在第一家店里听说藤井之妻也展患子宫肿瘤,让她加快喝酒的步调吧!

  回到房间,冬子连大衣也未脱就坐到床上。

  “你似乎相当醉了。”

  “不!”冬子摇头,但,全身乏力。

  贵志自己把大衣桂在衣帽架,脱掉西装。“我看今夜就这么休息比较好。”

  “?#20063;?#35201;。”冬子用力摇头。“我要你。”

  “哦?”贵志回头。

  冬子很少主动讲这样的话。或许也?#20146;?#24847;使然吧!

  “那么快点脱呀!”

  冬子?#37202;?#36523;,但,仍有轻微晕眩。她?#24590;?#30340;脱下大衣,解开套头衫钮扣。

  贵志已?#32531;?#28020;衣,拉上窗?#34180;?br />
  “喂,你不要紧吗?”

  “没问题。”冬子脱掉长裤,只剩内衣裤了。“不要偷看。”

  “我没?#23567;!?#36149;志说着.脸仍望向这边。“很难得见到你喝这么醉呢!”

  “我没醉。”

  “你喝醉了很可爱。”

  “这么说,平时就不可爱了?”

  “做爱时一副若无其事状也有意思,但……”

  “哪一种比较好?”

  “当然是喝醉的时候。”贵志走近,猛地吸这是吮她的嘴?#20581;?br />
  “啊……”冬子不自觉出声,却马上默默让对方吸这是吮了。“有酒臭吧?”

  “彼此彼此。”

  贵志的手缓缓抚着只穿胸罩的冬子背部。霎时,全身扩散着甜蜜的无力?#23567;?br />
  冬子酒醉的胸海里在想:或许能就这样拾回那?#21482;?#24841;也未可知!

  短暂的亲吻后,贵志让冬子躺在床上。她仰躺着,再度接受贵志的吻。

  贵志的舌头轻舔冬子舌尖,是那种大胆而淫这是荡的吻。

  冬子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只要……

  不久,贵志的嘴唇离开,抚摸冬子背部的手解开胸罩背扣。

  “不要……”冬子喃喃说着。

  但,贵志的手未停,同时,用另一只手脱下冬子的内裤。

  全身赤探后,冬子主动迎上前,说:“快点……”

  现在的话,她的身体正在?#24524;眨?#24863;觉上可以得到那种喜悦。

  ?#29677;擰?#20908;子用额头摩擦贵志胸口。

  贵志迫不及待的撑起上半身,压在冬子身上——

  拥有美好的感觉吧……

  冬子边感受到贵志雄赳赳的进入,边告诉自己——

  今夜一定要拥有美好的感觉……

  热情、温柔的男性本身埋人冬子体内。

  “冬子……”贵志低声在耳边呢喃。“我喜欢你。”

  贵志的身体开始动了,抱紧冬子双肩,用力压抵冬子的身体。

  但,也不知为什么,从那一瞬间起,冬子的头脑?#24444;?#24320;?#35760;?#37266;了。她知道贵志的身体激烈动着,用力?#24403;?#33258;?#28023;?#25340;命爱着自?#28023;?#20294;是,愈知道这些,她的身体愈是清醒。

  空洞洞的身体有男性的特征进入,显然叫着“冬子?#34180;ⅰ?#25105;喜欢你“,?#31383;?#28857;都不真实。也许,他想的是别的女人,在说喜欢那女人;也许他根本毫无?#24051;ぃ?#21482;是勉强尽义务……——

  这样的身体不可能会有美好的感受的……

  贵志在冬子上面拼命动着,?#36335;?#36816;动?#32633;?#21912;。

  一一还在?#20013;?#21527;……

  冬子如殉教徒般默默随从,表面上顺从、却毫无感觉,只是静静躺着?#27426;?br />
  已经要结束了吗……

  冬子正想着,随着一阵强烈冲击,贵志射出了,全身重量压在她身上,像死人一般动也?#27426;?br />
  冬子挪动上半身。贵志这才醒?#27492;?#30340;移开身体。

  若是以前的冬子,即使结束后,她也希望贵志能多留在自己体内一秒钟,只要他稍微想离开,她就会用力抱紧对方,不舍得抛弃达到高xdx潮之后的余韵。

  但是现在,结束之后她希望对方马上离开了,甚至感觉连?#24403;?#37117;很痛苦——

  为什么呢……

  不管怎?#27492;?#32034;,冬子都不明?#33258;?#22240;何在。而?#36965;?#32467;柬后,甚至认为自己刚刚会主动需索实在很不可?#23478;椋?#27605;竟此际内心只剩下?#22253;?#30340;空虚!

  本来仰躺的贵志忽然转身面对冬子,问:“感觉还好吗?”

  “不太好?”

  冬子默然。既已被看?#31119;?#22238;答也没有用歹。

  贵志换为趴着的姿势,从床头柜拿过来香烟,点着。火柴的火一瞬照亮房间,却立刻熄灭。

  “哪里?#27426;月穡俊?br />
  “没?#23567;!?br />
  “你一定是想太多了。”

  “这种?#21050;中?#19979;去,会真的不行了。”

  冬子凝视贵志抽着的香烟。每次一吸,尖端就亮着红光,又暗淡了。

  “还是在意没有子宫的事?”

  “你要更有自信才?#23567;!?br />
  “可是……”

  “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摘除,当然会受到打击,却也不能一直放在心上。”贵志将烟蒂在烟灰缸揉?#34180;!?#20197;前那样强烈的感受,你一定能重新寻回来。”

  “回不来了……”冬子转身,悯上眼。

  ※※※

  翌日,冬子八时半醒来。

  昨夜和贵志谈过后,她睡不着,服用?#20302;荡?#26469;的安眠药,到了天快亮时才睡着。

  可能因此睡过头了。醒来时,贵志已起身,坐在窗畔抽烟。

  “你可以再多睡一会儿。”贵志说。

  冬子急忙起床,进入浴室冲浴。虽然睡眠时间够了,但,可能是?#22253;?#30496;药的关系,全身仍感到疲惫。

  梳好头发,走出浴室时,贵志已经?#32531;梦?#35013;。

  “天气真不错。”

  亮丽的阳光从拉开的窗帘间照人,溢满整个房间。

  “你今天要回去?”

  “是的。什么时间有班机?”

  “飞往东京的班机有很多班次,但,难得来到这儿,不到福冈稍稍逛逛吗?”

  的确,就这样回去的话,冬子也觉得太可惜,?#36335;?#33258;来了一趟。

  “要去太宰府看看吗?”

  “需要花多少时间?”

  “有个三小时也就够了吧!虽然还不到梅花开放的季节,却是个好地?#20581;!?br />
  经贵志这样一说,冬子也动心了。

  “我希望下午四时左右能回到东京。”

  “如果现在出去吃早?#20572;?#24212;该来得及。”

  “可是,你的工作上没问题吗?”

  “我已为了你挪出时间,傍晚之前都没事。”

  两人就这样到十二楼的餐厅?#32422;?#20415;早餐。

  “那位藤井是不错的男人吧?”边喝咖啡,贵志问。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三年前我应邀来这儿负责大楼设计时,他前?#24202;煞茫?#23601;这样交往?#20004;瘢?#25105;每次来这里一定会见他。他是文化版的采?#31859;?#38271;,对建筑和美术有深入研究。”

  冬子一面颇首,一面想起藤井之妻因子宫肿瘤将要动手术之事。如果摘除子宫,会变成如?#25991;兀刻?#20117;乍看是喜欢冶游之人,不过本性却很善良,应该不会像中山教授那样在外面搭上女人,但,男人很难说的。

  “他几岁呢?”

  “和我同年。”

  “可是看起来年轻多了。”

  “他凭着一副娃娃脸,总是占便宜。”

  贵志应该记得,却未谈及藤并之妻的事,甚至也未提及昨夜两人边睡边谈的事。

  在阳光如此灿烂的地方,冬子也不愿意弄坏自己的情绪,可是却又希望能了解贵志的?#37027;欏?br />
  计程车于十时到了,两人离开饭店。

  “先到福冈街上看?#31383;桑 ?#36149;志说。“顺便看一下我设计的大楼。”

  冬子在东京看过贵志设计的大楼,却未在其他地方见过。

  “就在附近吗?”

  “前面不远。请驶往县政府方向。”贵志对司机说了一声,接着说:“去年落成,颇获好评呢!”

  “昨夜你们提到的差劲设计是指什么呢?”

  “那是另一栋建筑物,顺便也让你看看。”

  车子在过了天神的十字路口不远停住。

  “就在右手边。”

  冬子下车,抬头望着大楼。是十一层楼建筑物,全体是统一的?#23707;?#33394;系,在稳重的气?#32617;校?#23485;大的玻璃窗以流线型线条展现出摩登?#23567;?br />
  “非常气派呢!”

  “你喜欢的话,我就放心了。”贵志似乎很高兴。“那么,你再看前面第三栋大楼。”

  两人再度上车,来到另一栋大楼前,下车。

  那同样是十层以上的银行大楼,正面人口前方往上至七、八楼都挑空,地上有喷泉和潍刻。

  “这样子?#32531;?#21527;?”

  “那倒无所谓,问题是底下种植树?#23613;!?#36149;志指着入口一角以大理石覆盖的空间。

  冬子走近,一看,地下楼种植一棵树。

  “地下一楼种树,不过很难长高,而且似乎逐渐枯萎了。”

  的确,地下层留着很大的空间,那棵树是太小了些。

  “挑高空间、雕刻、地下层栽?#24535;?#26641;,这的确是造成话题不可或缺的设计,但?#22253;?#20844;大楼来说,是好是坏就很难下论断了。”

  “是东京的建筑师设计的吗?”

  “此人颇有才华,就是太喜欢炫奇了些。以我们的专业立场,无法赞同这样的设计。”

  冬子已明白昨天贵志和藤井就是谈论此事。

  “车站前也有黄色大楼、你认为那种大楼如何?”

  “黄色的话,不是很醒目吗?”

  “的确很醒目,但是大楼并非醒目就好,它是代表?#24535;埃?#19981;但要与周遭地理环?#36710;?#21644;,而且方便于人们在内部工作。问题是,东京有一部分建筑师只着眼于能够制造话题。”

  “这次我要设计的大楼位于前面的河边,我正在考虑其映在?#29992;?#19978;的倒?#21834;!?br />
  一谈起工作,贵志就神采奕奕。

  看过大楼后,两人来到大?#31455;?#22253;,又转往西公园,登上山丘眺海。

  来到这附近,玄界滩方面吹来的风已很冰冷了。

  眼前下方是巨大的油稻,再过去就是选题展开的博多湾。在耀眼的阳光下,可见到正面的志贺岛和左手边的能古岛。

  “那种岛屿也有人居住吧?”

  成长于横滨的冬子,见到大海时,?#37027;?#20063;松驰了。

  从西公园搭车直接往太宰府。出了?#26143;?#36319;前转为隆冬?#21442;?#30340;田园风景了。

  太宰府政厅是公元七世纪左右设置于这附近。

  车子抵达太宰府是快正午的时候。不傀是全国天满宫的总?#24120;?#26417;漆的华丽殿堂眩眼夺目。

  可能距二月中旬的观光季节还有一些日子吧?人潮并不算多,不过因为被尊祟为学?#25163;?#31070;,有不少由?#25913;复?#26469;祈求庇佑的学生。

  正殿左右的红梅?#22836;?#26757;,以及境内号称千株的梅树都尚未到绽放时期。只有红?#25918;?#30340;桶树结满鲜黄色果实。

  参观完所有殿堂已将近下午一时。

  “?#28909;?#38590;得前来,顺便吃素斋吧!”贵志来过一次,所以逞自带着冬子进入管理委?#34987;?#21150;公室后面的“古香淹?#38381;?#21381;,坐在里面的座位,边烤着火钵取暖,边吃午饭。

  在室内时阳光明亮,感觉上很暖和,可是吃过饭外出时,风还是冰冷。

  “应该来得及吧!”贵志瞄了一眼手表,说:“前面有一座光明款,我们去看?#31383;桑 ?br />
  感觉上分离的时刻接近了,冬子也有点难分难舍。

  从天满宫正门往前走的两百公尺就是光明款,是镰?#31181;?#26399;建造、临济宗东福寺系统的?#30053;海?#20063;算是天满宫的结缘寺,寺宝有药师如来像和十一面观音像,另外,取名为佛光石庭的前院和一滴海的后院也非常著名,似乎是九州最?#29228;?#30340;庭园,但是,或许因与天满宫不同方向,访客并?#27426;唷?br />
  入口放着?#38386;?#36148;纸上写着:“请肃静人内。”

  前院有七、五、三共十五块石头排列成“光”宇。之后,沿着走廊往后走,可见到背对小山的庭园。中央以青苔形成陆地,四周则藉白沙呈现大海、在美丽之中呈?#24535;?#35879;的风格。

  “这里不错吧!”

  “?#20882;?#38745;呢!”

  周遭红时不少,但是后山里有竹林,午后的阳光透过竹林?#31456;?#22320;面。

  站在回廊的学生们离开了,庭院旁只剩贵志和冬子两人。

  “是很安静!”

  “是的……”冬子凝视白?#24120;?#28857;点头。

  园艺师?#33633;?#20316;这处庭院时是藉白纱代表大海,但,冬子?#28147;?#24471;那恰似自己心中的空?#20303;?#26410;获填满的空虚被刻划于沙上。或许,园艺师傅是边视之为海洋,却也边暗喻其中存在着人世间的虚无吧!

  来到这里,就算已非女人、身体也无法再?#24524;眨?#36824;是不会有焦躁、困惑,或许,若整天看着庭院和石佛,应能心思不乱的过着平静生活吧!

  “你在想什么?”贵志靠近,问。

  “没?#23567;?br />
  “你好像很喜欢这儿?”

  “我正在想,若?#20146;?#22312;这种地方多好。”

  “合?#20107;穡俊?#36149;志微笑。

  两人慢慢沿回廓向左边移动,来到通往喝茶室的最低处阶梯时,贵志似忽然想到,说:“藤井也很担心的。”

  冬子很自然的颔?#20303;?br />
  “他嘴里虽说得毫不在乎,却很困扰。”

  “你应该叫他别让妻子接受手术。”

  “是吗?”

  “因为……”

  “可是并非所有接受手术的人都不行了吧?”

  冬子默然,她不想再?#24202;怠?#30340;确,或许只?#20146;?#24049;想得太多了.其实并非真的不?#23567;?br />
  走廊另一端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有新的?#24944;?#26469;了,和年轻男子一起。

  “走吧!”贵志催促。

  冬子定向出口。

  “已经快二时了,你今天还是要回东京?”

  “是的。”冬子颔首,自己先上?#35828;却?#30528;的计程车。

  “那?#27425;?#20204;先回饭店,再到机场吧!”贵志说。

  车子开?#21152;商?#23472;府町往归途走。

  “累了吧?”

  “有一点。”

  “今天最好休息,别再去店里了。”

  “你今晚又要和谁见面吗?”

  “今晚就要开始工作了。”

  贵志神采奕奕的脸孔让冬子产生轻微的嫉妒。

  抵达福冈机场,等待约莫三十?#31181;樱?#23601;有班机飞往东京。由于不是假日,仍有机位。

  买妥机票后,贵志问:“快乐吗?”

  “很快乐。谢谢。”站在搭机大厅中央,冬子致谢。

  “那就好,只是,很遗?#19969;!?br />
  “遗憾什么?”

  “不……”

  “是什么嘛!”

  贵志以打火机点着香烟后,开口:“我?#35805;?#27861;让你恢复像以前一样。”

  冬子低头不语。

  “本来我认为自己可以做到的……”

  “别这样说……”

  “或许讲这些没什么意义。”贵志说。“但,不久会恢复的。知道吧?”

  扩音器广播飞往东京的班机开始登机,四周的旅客们往登机门走去。

  “?#22812;?#36208;了。”冬子说。

  “我打算后天回东京,回去后会给你电话。”

  “好。”冬子颔首后,不再回头的走向登机门。

  机舱内约有七成旅客。冬子坐在后?#24944;?#31383;座位望向窗外。偏西的阳光照射机翼。非常眩目。

  不久,飞机慢慢滑向跑?#28291;缓?#21319;空了。下方的福冈街区扩大,博多湾由右上斜向左下。不久,机身恢复水平飞?#23567;?br />
  这?#28201;?#34892;结束了……

  冬子对这?#28201;?#34892;抱着些许期待,希望治愈自己的性冷感,也认为只要换了环境就能如?#28014;?#20029;,贵志似乎也有相同的想法。两个人都抱持同样期待,结果都失败歹——

  已经无法挽回了吗……

  冬子凝视窗外。九州已在后方,关门海峡在阳光下?#28872;?br />
  贾志都不行了,别人更不可能……

  空洞、冰冷、没有人会理睬的亥人……冬子?#35206;?#33258;语:“已经结束了。

  原本应该是快乐的旅行,?#24202;?#30693;为何只剩下浓浓的空虚,就这样结束——

  文学殿堂整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