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7章 行春

  距离闹市区并不太远,却听不见一丝声响。冬子就这样接受了贵志的

  深入,时间流逝,清醒时,贵志静静移开身体,躺下。之后,拿过烟灰缸

  来,点着香烟,趴在床上。

  和樱花盛开同时转冷的天气持续着,过了四月?#37266;?#19996;京才好不容?#23376;?#20102;春日的暖和。

  原宿的表参道两旁,撵树披上鲜艳?#20013;?#32511;,人行步道旁的杜鹃花也开始绽放。明亮的阳光下,马路上到处都是年轻男女。

  这不管是盛夏酷暑时节在大挥树荫下休息时,或秋末被落时掩埋时,甚或冬天早上在寒气中一片静寂时,原宿在一年四季里都各有不同的风情。

  但是,冬子最?#19981;?#30340;是这段新绿耀眼时节。

  在灿烂的阳光下,街上溢满各种随心所欲的流行象征,服饰店的玻璃橱窗摆满?#32509;?#28385;目的商品,而且绝对不会太昂贵。毕竟,这儿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所有商品也都必须配合年轻人。

  但,每一样商品都不同。从T恤到牛仔裤,每一样皆呈现年轻?#35828;?#21019;意和心血。穿着这样的商品走在街上,每张年轻脸孔都有着我才晕走在流行最尖?#35828;闹?#24453;与自信。而,这种年轻朝气和新绿的街道配合得天衣无缝。

  能把原宿看得清楚的位置是原宿车站前的入行天桥。站在这座桥上,能一眼?#28147;?#25972;条表参道。

  马路由桥的正下方开始呈缓坡朝和明治街交叉的十字路口往下?#30001;臁?#21313;字路口稍过去一点是最低洼的地带,然后转为平缓的上坡,?#30001;?#33267;青山。

  先往下再往上,这种平缓的倾斜使?#24535;案挥?#21464;化,也多了柔和的一面。

  冬子走过这座人行天桥时,一定在桥?#37266;?#20572;下脚步。

  底下由青山通往山手街的道路上车流如织,不知何故,天桥总轻微摇晃。或许,虽是钢筋水泥建造,?#34892;?#25671;晃反而比牢固不动更为安全,不过,风?#24179;?#24378;的日子就很可怕了,若朝底下看,会激起想要往下跳的不?#29627;?br />
  由于害怕,冬子总?#21069;?#30524;睛望向远处。

  假定东边的表参道是属于街上动的部分,则西边就是明?#36828;?#27604;的静的部分了。

  在这边,?#20063;?#21487;见到代代木森林,然后再过去是明治神宫的神苑;左侧则可见?#25509;心?#30331;流线型外观的室内运动场屋顶,再过去则为体育馆和足球场。

  冬子最爱从这座天桥观赏落日。傍晚,夕阳快下山时,?#28784;?#27809;事,她就会来天桥上茫然眺望夕日。夕日化为一颗火红的热球,照红了代代木森林,不久沉人室内运动场后方。

  冬子未曾在大都会里见过这么大、这么鲜艳的落日。

  这天,冬子心血来?#27605;?#30475;落日。

  走出店外,步行到人行天?#26049;?#33707;两、三?#31181;印?br />
  已经傍晚五时过后,下班的颠峰时段将临。冬子爬上天?#29275;?#22312;?#37266;?#22788;停住脚步,望向西方。

  四月?#37266;?#36807;后,?#23383;?#24320;始长了,不过落日的下半截已接近体育馆顶上。冬季里大而鲜艳的落日现在已被春天的暖意包围,轮廓略呈朦胧。

  冬子看着最后的一抹余?#22253;?#20195;代木森林染红后,才再度走下天桥。她双手插在裙口袋,边逛着橱窗边往回走,此时,她看起来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

  店面橱窗的摆饰并非每天都会改变,?#34892;?#20250;维持一整个星期不变。不过,一定会有几家改变摆饰,有的还模仿巴黎高级服饰店或时尚杂志中的陈列方式。

  边走,冬子的脑海中现出各种各样的设计点子。事实上,对她面言,散步是让自己能够松口气,也是继续新工作的动力能源。

  回到店里已经七时。

  “船津先生刚刚来过电话。”真纪马上告诉她,“还说过一会儿会再打来。”

  “谢谢。”

  “那个人也真好笑,居然把我误?#26197;?#26159;老板娘。”

  “怎么说?#20426;?br />
  “我一接听电话,他就说为了上次的事想见面,我反问‘什么事’时,他才问‘啊,你不是木之内小姐吗?#20426;?br />
  从九州回来那天以后,冬子没有再见过船津。他讲过要调查?#30342;海?#32467;果如?#25991;兀?br />
  冬子虽然一直记挂着,却未主动和对方联络。

  “我想为了曾答应送他帽子的事吧!”说着冬子进人里面的工作?#25671;?br />
  友美正在制作蝴蝶结。她的手很灵巧,非常适合从事这种工作。

  “辛苦?#29627; ?#20908;子虽也很想帮忙,可是今天却感到全身慎微无力,只是茫茫然翻阅时尚杂志。

  不?#33579;?#30005;话响了,是她的电话。

  冬子接听,是船津打来的,先确定是冬子后,这才开口:“?#30342;?#30340;事已经查清楚了,今天能够见面吗?#20426;?br />
  久未听到船津的声音,?#34892;?#24576;念,不过却不想马上就和对方见每年,冬子在人春之前的草木萌芽时节,身体状况就不太好,也并非什么地?#25509;?#27611;病,只是感到?#38393;?#20047;力,做?#32511;?#19981;起劲,整个人沮丧不已。似乎由寒冬步人暖和的春天,她的身体没办法马上适应这种急剧的季节变迁。

  冬子也想过,大撅是自己身体太瘦的缘故,但,好像也不见得是这样,似乎在人春之际,身体不适是每位女性或多或少都出现的?#20174;Α?br />
  像今天,友美早上来的时候就显得有点傲洋洋的,工作也不能专注,?#19981;?#24577;度也低低的,好像身体不舒服。冬子是女人,对这种事很了解,同样的,友美和真纪她们?#36828;?#23376;的情况应该也很清楚。

  坦白说,冬子在一个月内觉得精神倔快的日子顶多只有十天,剩下的二十天都沮丧、不耐?#22330;?br />
  “今天不方便吗?#20426;?#33337;津问。

  “没有,只是会?#26197;?#26202;一点……”

  “我这边八或九时都可以。”

  男人似乎无法理解女性在不同日子的心理状况。可能因为自己身体一向没有毛病,所以认为对方也是相同吧!

  “有件事无论如何想告诉你。”

  冬子觉得无法拒绝帮忙自己调查手术过程如何的船津,只好说:“那么,八时半左?#25671;?br />
  船津立刻接着问:“我过去接体吗?或是仍在新宿的车站大楼?#20426;?br />
  “对不起,你能来附近的‘含羞草馆’吗?#20426;?br />
  “就是在你的店面附近那一家咖啡店吧!那么,八时半碰面。”说完,船津挂断电话。

  搁回?#24052;玻?#20908;子深吸一口气。应该找身体舒展的日子见面比较好,像这样见面,或许又会令船津不愉快。

  像这样的日子,冬子连自己都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而且,说实在的,见到船津她一方面觉?#27599;?#20048;,另一方面有着忧郁。

  快乐是因为想到船津对自己抱持好?#23567;?#25110;许因为上次坚决拒绝,此后船津就再?#21442;?#20570;了让冬于固扰的事,但,总觉得他好像很苦闷的样子,似乎自己拼命?#31181;?#24863;情。这点,对他而言或许是残忍,不过?#36828;?#23376;来说?#26149;?#39640;兴,亦即,满足了她认为船津对自己无条件服从的自尊心。

  但,一旦想到他完全知道自己身体的?#27605;藎?#20908;子马上就心灰意冷了,甚至觉得船津说明自己动手术的事时,把柄完全被他掌握在?#31181;小?br />
  八时打烊,真纪和友美回家了。冬子自己关上店门后,面对工作室里镜子。

  身体?#34892;?#21457;烫,脸孔好像浮肿,即使敷上粉底也无法掩饰。女人?#27426;?#33258;己发型不满意,一整天心情都无法开朗。像今天,也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这种日子里,不管对方说些什么,都会认为事不关己。

  冬子暗暗告诉自己控制情绪后,走出店外。原宿的咖啡店通常很早打佯,?#26114;?#32670;草馆”也是营业至晚上十时。

  冬子进入时,船津已经来了,坐在内侧砖墙旁。

  多时未见,感觉上船律肩膀更宽、身材也更壮了。

  “好久不见。”船津还是那样有礼貌的打过招呼后,说:“上次见面是在二月份吧?#20426;?br />
  “不错,我刚从九州回来那天。”

  “上次好像有帽子时装秀?#20426;?br />
  “你们所长也来了,可是,你为什么不来呢?#20426;?br />
  “当时我有点……。”

  ?#26114;?#24537;吗?#20426;?br />
  “不……”船津摇头,表情转严肃。“可以请问你一件事吗?#20426;?br />
  “什么事?#20426;?br />
  “上?#25991;?#21435;九州时没有和所长一起吗?#20426;?br />
  “如果我误会,请原谅。”

  “?#25381;小?#24590;么回事?#20426;?br />
  “不,那就好。”

  为何船津到现在才开始怀疑贵志和自己的关?#30340;兀?#20908;子很想反问,却抑住了冲动,啜了一口咖啡。

  船津不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着后,开口:“关于上次提到的手术之事,我终于看到那家?#30342;?#30340;病历卡了。我请朋友调查,果然查出第一次帮你诊断的医师是我朋友的学长。”

  船津似窥探冬子的心情,隔了很?#33579;?#25165;接着说:“依那次诊断的状态,的确是?#28784;?#25688;除肿瘤即可。”

  “可是,年轻医师诊断的结果能够相信吗?#20426;?br />
  “话是这样说投错,不过,依他的意见,应该没有必要连子宫也摘除。我告诉他你的事之后,他很生气,认为应该严厉追究。”

  “怎么追究。”

  “去问院长为?#25105;?#20570;出那种事。你的病历卡上只记载肿瘤,其他什么未填写,如果擒除子宫,应该填写更详细的理由才对。私人?#30342;?#30340;病历卡往往记载不充分,或是只有填写的医师自己?#36276;?#24471;懂,但是,田然发现问题,最好应该将事情扩大。”

  “?#28784;?#20320;同意,我可以去问对方。这种医师不能放过,否则搞不好又有人牺牲。”

  “无论如何,你应该再去院长那里一趟.要求他说明,别家?#30342;?#35748;为?#28784;?#28436;除肿瘤就行,为何他连子宫都摘除。”

  “可是……”

  “反正我们也有专科医师当后盾,不会有问题的。”

  冬子慢慢搅着咖啡。她虽然觉得事到如今已换不回失去之物,可是如果就这样姑息,说不定真的又会再出现受害者。但,她很难决定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你不想去,由我直接?#20197;?#38271;也行。”

  “你?#20426;?br />
  “我并非病患,这么做或许很奇怪,不过,我若说是木之内小姐的朋友或亲戚,对?#25509;?#35813;见我才对,如果避不见面,就只好向医师公会?#31471;?#20102;。”

  “医师公会?#20426;?br />
  “医师公会内部有医疗过失委?#34987;?#30340;组织,我去?#31471;擼?#35828;是对方手术有疏忽,那么委?#34987;?#19968;定会深入调查。事实上该委?#34987;?#26412;?#28147;?#26159;执业医师为了预防诊疗疏忽被控告败诉时必须赔偿而成立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冬子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组织。

  “一旦被委?#34987;?#21028;定医师医疗有疏忽,医师就必须支?#26460;?#20607;金。”

  “同样是医师,能判定别的医师有疏忽吗?#20426;?br />
  “当然可以。委?#34987;?#30340;?#31245;?#37117;是大学或公立?#30342;?#30340;学者专家和医师,能从客观宜场依良心判定,毕竟如果每一?#28784;搅?#32416;纷要上法?#28023;?#19981;管原告的病患或被告的医师都会受不了,所以才在医师公会内部成立这样的委?#34987;帷!?br />
  “你居然知道得这样清楚?#20426;?br />
  “不,这也是那?#28784;?#24072;告诉我的,他教我说向该委?#34987;嵬端?#26368;?#34892;?#30340;。”船津说着,两眼发亮。“绝对应该这么做。”

  “可是,这么做不要紧吗?#20426;?br />
  “没什?#26149;?#25285;心的。不管是医师是什么身份,错就是错,没必要避讳。再说,并非?#31471;?#20043;后你的事就会公开,委?#34987;?#20250;保密,只在内部讨论、判定。”

  冬子沉吟不语。

  船津加强语气说:“没有必要却被搞除,这种过失的手术最近明显增多,如果你现在?#31471;?#30340;话,或许算是提出警告。”

  但,冬子却不是很在意这种事,她只觉得,如果向医疗过失委?#34987;嵬端擼?#23545;方调查出结果当然最好,若是没有结果也无所谓,反正,本?#28147;?#24050;无法挽回了。

  “既然如此,就尽快在这个星期内办妥?#31471;?#25163;续。要?#27492;?#30340;姓名呢?#20426;?br />
  “姓名?#20426;?br />
  ?#24052;端?#20154;啊!是写你还是我?我是无所谓,不过?#38405;?#30340;名义?#31471;?#20250;比较好。”

  “但是.我很忙……”

  ?#21543;?#35785;文件我帮你?#28784;?#22312;上面盏章就行了。”

  “还有,委?#34987;?#25110;许会要你出面接受询问。”

  “我?#20426;?br />
  “会问你手术前后当时的情形。”

  “不会是现在吧?#20426;?br />
  “当然,即使在要你,也是很久以后的事。”

  冬子又啜饮一口咖啡。咖啡凉了,苦涩?#23545;?#21152;。她问:“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帮我?#20426;?br />
  “这和你毫无关系吧?#20426;?br />
  “?#38405;?#32780;言,这是很?#29616;?#30340;问题,而且,我本?#28147;?#19981;信?#25105;?#24072;。”

  “家母是因心脏插入导管而死。”

  ?#20658;?#22530;去世了?#20426;?br />
  “我念高校时,家母?#28784;?#24072;由静脉向心脏插入导管而在途中死亡,在那之前根本没事的。”

  “但是,令堂生病了吧?#20426;?br />
  “当然心脏有毛病,但卸不至于死亡,那绝对是医师的错误,可是对方却硬说是家母的体质特异才有这样的结果。我记得当时家父和妹妹都哭了。若是现在,我绝对不会放过那?#28784;?#24072;。”

  冬子忽然觉得船津很成熟了。

  “所以,有一段时期我打算当医师,彻底追查出家母的死因。”

  “可是.我?#19981;?#32654;术和建筑,另一方面认为因那种理?#19978;?#24403;医师,动机有问题。”

  “所以才念建筑。”

  “因此,直到现在我仍无法信?#25105;?#24072;。说出?#26149;?#21487;笑,但,借着这次调查?#30342;?#20043;事,我觉得好像在替家母报仇。”

  冬子,不论结果如何,既然子宫已经无法挽回,还是挣脱不?#19997;招?#24863;的束缚。

  “即使这样,我们很久没见面,你最近做些什么事?#20426;?#20908;子改变话题。

  “什么也没做。”

  “?#19968;挂晕?#20320;在和年轻恋人约会呢?#20426;?br />
  “你曾想过我吗?#20426;?br />
  “当?#25381;小!?br />
  “不知道为什么没打电话给你吗?#20426;?br />
  “不知道为什么?#20426;?br />
  “以前我不知道你和所长的关系。”船津伸了伸?#31181;狻!?#20134;即,不知道你们是亲密关系。”

  “我真?#25285;?#31532;一次帮所长跑腿就该知道。直到上次听说你去九州……”

  冬子不知该如?#20301;?#31572;,只是默默低垂着头。

  “我要先说明,我不是恨你或所长,我?#19981;?#25152;长,更?#19981;?#20320;,帽子时装秀那天,坦白说,我很想去,却又怕打扰你们……”

  “船津……”

  “可是,明白一切后,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船津勉强挤出笑容,说:“我们走吧!”

  冬子环顾?#38393;堋?#21018;才进来几乎客满的座位,不知何时只剩下约一半客人了。她拿?#23454;ィ?#31449;起身,到?#25214;?#21488;付帐时,?#26114;?#32670;草馆”的老板娘对她眨眨眼。走出店外,暖和的夜风吹拂着脸颊。

  傍晚,电台报告气象时说今天的平均温度提高将近十度,好像六月?#37266;?#33324;温暖。

  已经九时过后,但或许因为暖和,马路上还是有很多行人。?#34892;?#25674;贩在橡树下卖项?#26149;?#33016;针。

  “要去哪里?#20426;?#36793;走向原宿车站,船津问。

  “今天想直接回?#25671;!?br />
  “是刚才的话让你不高兴?#20426;?br />
  船津提到冬子和贵志的关系,冬子没有理由抱怨,也知道有一天船津会知道一?#23567;?br />
  “可是,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边走,船津边说:“不管你和所长是何种关系,?#19968;?#26159;?#19981;?#20320;。”

  “不行,你不能讲这样的话。”

  “我是真心的,并非开玩笑。”

  两人来到灯光明亮的餐厅前。隔着面向马路的玻璃窗,有年轻情侣在进餐。

  “无论如何,请你记住这句话。”

  “谢谢。”冬子道谢。“那么,我要从这里搭车回家了。”

  “我送你。”

  “不必?#29627;?#24456;近的。”冬子朝驶近的计程车招手。

  也不知脸津是否死心,一逞沉默不语。但,等计程车停住后,才又开口说:“填?#26149;?#21521;医疗过失委?#34987;嵬端?#30340;申诉书之后,?#19968;?#24102;去找你。”

  “你很忙,不必特地庶烦了。”

  “不会腐?#22330;?#23545;了,我正在调查之事,所长不知道吧?#20426;?br />
  “当然,我什么也没有告诉他。”

  “这样最好。”

  船津就这样目送车子离开。

  冬子靠在椅上,望着窗外的夜空。春风?#26197;?#24320;的车窗吹人,的确带有花秘的香气。

  小学时代,?#28784;?#21957;到这种香气,冬子绝对会气喘发作,但是,自从开始了生理期之后就自然痊愈了。

  ※※※

  自上次和船律见面又过了几天,冬子的身体状况并?#26149;?#36716;,感觉上皮肤粗糙,全身慵懒乏力,即使振作,也冷静不下来,马上又放弃了,连听街上的噪音和文职员们的?#23500;?#22768;都很不耐?#22330;?br />
  冬子心想,当女人真是?#28784;?#24605;。

  一般都认为女人比男人拙?#27185;?#20854;?#24471;?#26377;这回事,女人和男人在能力上没有多大差别,至少智力上并不逊色。可是,在现实的生活中,女人受到歧?#27185;?#24212;该是与身体状况会有起伏有关。虽然不同的女人会有不同的生理、心理?#20174;Γ?#20294;,每个月因生理期产生的将近十天的低潮期,或多或少会影响工作进度。

  而且,毫无高低起伏的男人似不了解女?#35828;?#36825;种苦?#30504;?#21482;会批判女人为?#25991;?#26679;不积极。

  但是,如果让男人一样每个月都有一段持续头痛或全身乏力的身体状况出现,反复体验这种周期性的折磨,应该就能够了解吧!

  女人会被认为不适合当经营者或管理者,一定也是因为这种身体状况起伏,一旦觉得身体不适,就会变?#23578;?#26031;底里面失去冷静。

  女人比男人差的不是基?#38236;闹?#35782;或管理能力,而是身体的状况。证据是,在受到生理现象干扰之前,男女生之间没有差异,甚至在小学时代,女生成绩还优于男生。

  可是,随着上?#37266;А?#39640;校后,男女之间的成绩差消失了,不久变成男生优于女生。

  由这段时期开始,女性被生理周期所控制,就算内心想抗拒,身体也不能服?#27185;?#22312;不知不觉间,女性丧失?#19997;?#25298;的念头,田从身体的变化,最后终于死心。女性往往没有创意和冲刺力,原因或许就在于这种?#20843;?#24515;”的累积。

  冬子曾在某册书上读过:以生理期间为界,女?#38498;?#23572;蒙由黄体荷尔蒙?#21152;?#21183;转为卵炮?#21152;?#21183;。

  由?#26376;?#31070;经控制,会影响精神的荷尔蒙在生理期开始的同时急剧产生变化,本来是由左向右流动,突然变成由右向左流动,亦即,生理现象是处于其逆转流动的混乱时期。

  冬子曾经有过感觉自己体内的血开始逆流的时候,也曾经有过预感自己从今天起兴趣、嗜好、思想会完全改变的时候。并非出自自己的希望,而是受到难以避免?#38393;?#26399;性循环所牵制,所以在这种时候,冬子也最忧郁。

  而这样的忧郁像是陷入一个密闭隧?#20048;?#30340;感觉。在最强烈时期几乎喘不过气来,挣扎也毫无用处,但,随着生理的结束,才能够离开隧道。

  亦即,在离开隧?#20048;?#21069;只能静止不动,不予反抗,耐心的待暴风雨过去。

  冬子认为男女没有能力差异,却存在着立足点不平等的差距。生理现象?#38393;?#25285;不单只是让人心?#24120;?#26356;带来让人心情不安定的?#22909;?#24433;响。

  但,即使这样,在社会上仍有和?#34892;怨?#21516;竞争而未失败的女?#28304;?#22312;。这些在行业上属于顶尖的女性们难道没有置身那种隧道的沮丧、忧郁周期吗?也许这些?#35828;?#29983;理期间较短?#21442;?#21487;知。假定冬子是十天,她?#24378;?#33021;只有两、三天、甚至完全没有!

  证据是,冬子所?#40092;?#30340;女明星或时装模特儿都没有生理期。在银幕上或荧幕上看起?#26149;?#28201;柔的女明星,实际上个性洒脱,非常?#34892;?#21270;,至少没有予?#22235;?#31181;情绪起伏的感觉。

  事实上,既然和大家共同工作,就不能因个人身体状况面影响工作。

  ?#32423;?#20250;来店里的女明星K曾告诉过冬于,每个月总有一天实在疼得无法面对工作时,就会靠施打吗啡止痛来继续工作。

  但是,这样虽然能够止痛。可是冬子后来看?#21152;?#24102;时却发现,在这种时候对方不管念台词或肢体语?#36828;?#36831;钝许多。

  K虽然年轻,却是演技一流又受欢迎的女明星,却主动告诉冬子这样的话,单是这点,已能说明她的个?#33489;?#24120;?#34892;?#21270;了。

  如果可能,冬子也希望像K一样坚强,希望能排除生理的痛苦,开朗、快乐的生活。但,不论她如何努力都?#25381;茫灰?#38519;入隧?#20048;校?#23601;忧郁不?#29627;?#26080;法挣脱。

  这种倾向,往好的方面解?#20572;?#25110;许能称之为女性化。但是,身为经营者‘这并不值得赞美,只能尽量不出错的默默?#21364;?#36825;段期间过去。

  但,即使这样,今年春天的隧道也太长了。若是往常,?#28784;?#22235;、五天就会出现脱困的征兆,可是这?#25105;?#32463;过一星期,心情仍旧沉郁,身体也无法清爽。或许是气候忽然转暖的缘故吧!

  另外,船津提起要向医疗过失委?#34987;嵬端?#25163;术之事多少也有影响。她也在乎:结果会如?#25991;兀?br />
  一想到这些,冬子忍不住觉得干脆死了还好些。她实在无法明白,都已经没有生理现象了,为何每个月还得忍受一次这种身体煎熬?

  又过了三天,冬于总算稍稍从这种愁郁状态脱固。

  这天早上起床时,忽然下雨了,激烈的雨滴?#20040;?#30528;玻璃窗,送报的少年跑过马路。观看之间,潜伏在体内的雾口消失了,心情开?#21183;?#26469;。

  冲过澡,冬子望着镜中的自己。原?#38745;园住?#38452;沉的脸上有了些许生气,似乎在昨夜里已离开隧道。

  她换上淡桃红包底,花朵图案的村接,披着绒布围巾到店里。

  “老板娘今天好漂亮哩!”真纪她们似乎知道冬子心情转为开?#21097;?#20027;动找她聊天了。大家正闲话家常,电话响了。

  冬子接听,是贵志打来的。

  “我现在要去九州,人在羽田机场。”

  贵志的电话总是来得如此唐突。

  “虽没有什么事,却要跟你讲一声。”

  “是去福冈?#20426;?br />
  “就是上?#25991;?#20214;大楼设计的事,约莫要待上一星期。如果方便,星期天能过来吗?#20426;?br />
  “今天是星期三,距星期天还有四天。”

  “我仍住上?#25991;?#23478;饭店。能来吗?#20426;?br />
  “还不知道。”

  “可以的话,星期六绘我电话,如果我不在,交代柜台就可以了。”

  “我知道。”

  “没有什么不?#22253;桑俊?br />
  “是的。”

  “那么,登机时间到了,我要挂断?#29627; ?br />
  贵志的电话一向如此,总是最后一刻才打来。在百忙之中特别告诉自己一声,应该说很?#34892;?#25165;对,却总觉得太匆促了些。

  但,一接到贵志的电话,冬子的心情很自然就满足了,亦即她有了安心感,知道他人在娜里,有着什么样的行动。

  接过电话后,冬子心情更惊快了。

  外面雨停了,行道树恢?#21019;?#32511;,中来减少的行人又增?#27185;?#20063;有客人进入里面。

  正在招呼客人时,真纪问她:“老板娘,电话。”

  这次是船津打来的。

  “要向医师公会提出的申?#32999;?#24050;完成,今天能够见面吗?#20426;?br />
  “好呀,你什么时间方便?#20426;?br />
  “傍晚以后任何时间都可以。”

  “那么,我们一起吃晚饭吧!今天我请客。”或许是心情好转,冬子话多了,连自己也感到惊讶。

  上回见?#25509;?#37057;不乐的冬子,这次不一样,船津或许怔立当场吧!

  挂断电话,冬子?#21482;?#21435;招呼客人。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和一位大学生摸样的少女来看帽子,从相貌上一眼可看出是母女。她们轮流戴着前面循翘起的草帽和登山帽,不知该选哪一顶。

  母亲劝女儿选戴感觉上有少女活泼气息的草帽,可是女儿却?#19981;渡?#21457;女性韵味的登山帽。

  “两顶都很好看,不过若是平常要戴,也许草?#34987;?#27604;较?#40092;剩?#22240;为前据翘起洋溢着青春气息。”冬子建议。

  结果,女儿决定买草帽。

  心情好的时候,连?#19997;?#37117;很顺利的接受建议。

  冬子正在招呼另外两组客人时,中山夫人来了。

  “现在有?#31456;穡俊?br />
  “要再等一会儿……”

  夫人身后跟着一?#27426;?#21313;五岁左右的青年。

  “我在‘含羞草馆’等你,有空时请来一下。”

  “好的。”

  “那我先过去了。”夫人轻轻点头后,和青年转身一同离去。那位青年似?#34892;?#26102;尚杂志里跳出来?#28874;?#33521;俊,但,冬子未曾见过。

  等客人离开后,冬子走向?#26114;?#32670;草馆?#34180;?br />
  夫人和青年对面坐着,见到冬子,立即介绍:“这位是竹田信也先生,这位是刚?#31456;?#20320;讲过的冬子小姐。”

  ?#26114;?#28418;亮吧?不过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夫人说。

  青年微笑。

  “要什么?#20426;?br />
  “咖啡好了。”

  “上?#25991;?#36208;之后,闹得很厉害呢!”

  夫?#19997;?#22987;谈及上次教授回家后的事,青年边抽着好,边不?#27599;?#21542;的听着。

  年龄约莫才二十四、五岁,肤色白皙,身穿三件式西装,时而弹动?#31181;?#21457;出声音,有着一种流氓气息。

  聊了约莫二十?#31181;樱?#22827;人对青年说:“已经三时,你还没?#24613;?#21543;?可以回去了。”

  青年摁熄香湖,站起身来。“那我先失陪了。”

  “辛苦?#29627;?#26202;上?#19968;?#20877;过去。”

  “我等你。”青年很有礼貌的打招呼之后,离去了。

  ?#20843;?#26159;谁?#20426;?#31561;青年挺按的背影消失于门外后,冬子问。

  “上次跟你提过的男朋友呀!不错吧?#20426;?#22827;人说着,促?#20102;?#30340;笑了。“才二十四岁呢!”

  夫人四十一岁,两人相差将近二十岁。

  “觉?#27599;尚?#21527;?#20426;?br />
  “不,”冬子慌忙摇头。

  “目前在当酒保、不过工作很认真,是个好青年。”

  “在哪一家店?#20426;?br />
  “青山那边……上次我和你一起离开时,不是中途下车吗?#20426;?br />
  “是的……”

  “年轻男人最好了,单?#20426;?#28201;柔,最重要是充满新鲜?#23567;?#35201;介绍一位给你吗?#20426;?br />
  “不,我……”

  “你也不应该只和贵志在一起,有时候不妨和年轻男人交往。”

  冬子想起船津。的确,年轻男人很单纯,也很专注,可是?#36828;?#20110;而言,那种专注是有一点?#26519;?#30340;负担。

  “不过,没有问题吗?#20426;?br />
  “什么问题?#20426;?br />
  “你和他交往,教授……”

  “放心,反正彼此心照不宣。”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因为对方太年轻了,冬子总觉得有点不太?#36710;鰲?br />
  “这么说,他晚上都在店里?#20426;?br />
  “所以我们都像这样在白天见面,算是光天化日之下偷情吧!”

  说着,夫人压低声音。“你别看他好像?#34892;?#29609;世不恭模样,其实是第一?#25991;兀?#25152;以,很多?#35760;?#37117;是我教他的。”

  对于会说出这种话的夫人,冬子忽然觉得不洁了。

  “我很担心呢!害怕让他见到像你这样漂亮的人之后会被你夺走。”

  “我不会做这种事的。”

  “那就好。”

  “和他在一起很久了?#20426;?br />
  “应该有两个月了吧!”

  冬子脸望向别处。

  夫人温柔的说:“可是,那和我?#38405;?#30340;心意不一样,所?#38405;?#21035;介意。男人就是男人,都是逢场做戏罢了,反正不久他?#19981;?#31163;开我。”

  “可是,女人有男朋友会更漂亮的,我把男?#35828;?#20570;化妆品的替代物。”夫?#35828;?#28129;的说。

  但,已经年过四十,却仍找年轻男情人,夫?#35828;?#20307;力也令人惊讶。

  大多数人基于错综情结都会有点畏惧心态,夫人完全没有,而?#19968;固?#32780;皇之的带年轻情人绘别?#19997;礎?#23545;于夫人和身份不清不楚的男人交往的方式,冬子不?#22812;?#21516;,不过却不能不佩服她的勇气。

  “今晚一块去他上班的酒吧,如何?晚一点还有吉他自弹自唱,很热闹呢!”

  “对不起,我今夜刚好有一点事……”

  “又和贵志碰面?#20426;?br />
  “不是的。”

  “那是和别的男朋友?#20426;?br />
  “没有那样的人。”边否认,冬子边在想,对自己来说,船津算是什么呢?不是情人,也并?#26725;?#21451;,勉强只能说是较了解自己的男人吧?

  “反正你在手术中已经失去了子宫,最好也尽情享乐吧!我们都没有那个,不必担心杯?#26657;?#36825;可是大好机会哩!”

  “如果平白让自己变成老太?#29275;?#20320;又何必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呢?#20426;?br />
  或许,夫?#22235;諦闹?#20013;存在着来?#38405;?#40836;的焦?#21069;桑?br />
  “下次找个机会去牛郎酒吧看看,听说是相当有意思的地方呢!”

  “我实在不?#25671;?br />
  “女人不经常被男人?#21857;?#30340;话,会失去魅力的。”

  冬子也想过要像夫?#22235;?#26679;悠闲的享乐,可是真的要实行时,她又退缩了。

  “我希望你别误会,虽然和那男孩交往,我仍?#19978;不?#20320;的,因为男人和女?#35828;?#29233;完全不同。”

  “可是,如果?#19981;渡?#19968;个男人,不会觉得和女人做那件事很无趣吗?#20426;?br />
  “或许是有那种情?#26410;?#22312;,但,我和他只是彼此各取所需,不一样的。”

  “各取所需?#20426;?br />
  “没错,一种肉欲之爱。”

  “你不?#19981;端?#21527;?#20426;?br />
  “?#19981;?#24403;然是?#19981;读耍?#21487;是与其说爱,不如说只是觉得他可爱,你能了解这?#20013;?#24773;吗?#20426;?br />
  ?#29677;擰?br />
  对此,冬子似乎也能够体会。

  “可是,我和他?#31449;?#20063;只是暂时的关系,讲难听些,他就像是首饰一般。”

  “只是这样吗?#20426;?br />
  “目前是这样。”

  “不?#33579;?#22914;果我也和像贵志那种男人谈恋爱,那才真的有可能抛弃家庭,当然,也包括你在内。”

  和中山夫人分手,冬子回到店里时已是四时。

  店里有五位客人,其中一位是购买上次参加?#25925;?#30340;水手幅之人,她表示希望再买一顶登山帽。

  “我非常?#19981;?#20320;这里的帽子哩!”

  冬于知道对方住在自由之丘,却不知?#26469;?#20107;何种行业。看起来才只有二十二、三岁,是家庭主妇吗?或是做什么工作?

  但,冬子虽在内心揣测,却没有问对方。

  从服装穿着上看来也相当奢华,但是,若没有这样的客人,帽子专售店不可能经营下去。

  冬子帮对方量好订制的帽子尺寸,待对方离去,店内?#21482;?#22797;冷清了。

  真纪趁隙?#36828;?#20110;说:“老板娘,你今夜有?#31456;穡俊?br />
  “我和朋友约好要见面。”

  “那么,下次再说吧!”

  “有什么事?如果方便的话,在这里也可以说啊!”

  真纪沉吟片刻,开口:“是上次提到的和木田先生的事……我和他分手了。”

  “为什么?#20426;?br />
  “因为,他丝毫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真纪把玩着柜子上的手提包,说:“男人为?#25991;?#26679;想得到女?#35828;?#36523;体呢?#20426;?br />
  “你不答应他?#20426;?br />
  ?#20843;?#19968;直执拗的要求,我不耐烦了,就给了他,想不到他居然说‘?#28784;?#24605;’。”

  “真的这样说?#20426;?br />
  ?#20843;?#26412;来那样想要的呢……太过分了!”嘴里虽是这?#28147;?#24378;,但,可能也是很大的打击吧?真纪的神情像是随时会哭。“讲那样的话,?#19968;?#33021;跟他继续交往吗?#20426;?br />
  真纪的话也没错。冬子想?#21442;?#22905;,可是在店里,时间和地点都不对。“你不必在乎这种事呀!”

  “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和对方都满足呢?老板娘,你教我。”

  事实上,冬子自己还想问人家呢!

  “书上常常写了一大堆方法,但,那样做就真的能达到高xdx潮吗?#20426;?br />
  “哪样做?#20426;?br />
  ?#30333;?#19968;些奇怪的体操之后……但,不能达到高xdx潮的人还是?#25381;茫?#23545;不?#20426;?br />
  “你还年轻,没什?#26149;?#28966;急的,以后一定会出现能让你幸福的人。”

  “真的吗?老板娘?#20426;?br />
  “因为你是最完善的女性。”冬子?#31181;?#24819;抱紧对方的冲动,轻拍真纪的肩膀。

  ※※※

  夜里打烊后,冬子和船津在原宿车站会合。

  在?#26114;?#32670;草馆”碰头也无所谓,但,白天才在那里见过中山夫人,冬子不想再去。

  “今晚我请?#20572;?#24819;吃什么?#20426;?#20908;子问。

  船津一脸无法相信的样子。“你真的要请客吗?#20426;?br />
  “我在电话里说过吧?#20426;?br />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随便,什么都可以。”

  “?#24378;?#26159;最令人困扰的呢!”

  白天见过中山夫人,又听真纪谈了失恋之事,冬子脑子里?#34892;?#28151;乱,但是心情?#26149;?#36731;松,似乎身体状况一好,不管听到什么都不太放在心上了。

  考虑之后,两人决定到赤扳一之木街巷内的“皮?#22266;亍?#27861;国料理店。那是一对夫妻经营的餐厅,以前设计师伏木曾带冬子去过,地方虽不大,口味却极佳,价钱也便宜,可以省下多余的服务费来满足口腹之欲。

  若在晚饭时间,必须事先预约才有座位,但是现在已经八时过后,应该不会有问题。

  “辛苦你?#29627; ?#33889;萄酒送上桌后,冬子轻轻和船津碰杯。

  “不客气……”船津似乎不知该怎么回答,而且,也不明白冬子今日请?#33489;?#30340;原因。

  但,冬于早就打算向船津表示?#28784;?#20102;。直到目前为止,从住院?#33080;鱸海?#25509;下来又是调查,船津可说替自己做了很多事,尽管后来的调查并非自己所?#31119;?#33267;少,他是尽心?#24535;?#21147;了。

  何况,在自己和贵志的关系已被他知道的现在,冬子也希望向他道?#28014;?br />
  两人先天南地?#27605;辛闹?#21518;,船律从纸袋里取出文件,说:“请你在上面签名盖章。”

  冬子一看,十六开?#38393;?#19978;?#20174;小?#22996;托调查书”宇样,内容为“去年九月,我在原宿的明治诊所就诊,被诊断为子宫肿瘤,也接受肿瘤摘除手术,但是,手术后院长表示巳施行子宫摘除手术。但,关于这点,手术之前另一?#28784;?#24072;曾说过?#28784;?#25688;除肿瘤即可.没必要连子宫一并摘除。另外,目白的都立?#30342;?#21307;师也是同样说明……”

  读到这里,冬子移开视线。

  “如何?#20426;?br />
  “还好……”冬子从手提包内拿出钢?#21097;?#20889;下姓名后,盖章。

  “这样就行了吗?#20426;薄?br />
  “那么我明天立刻送出去。”船津安心似的喝了一口葡萄酒。

  看了委托调查书,冬子忽然想让自己喝醉了。或许,白天听了中山夫人和真纪讲过的那些话,也是导致情绪亢奋的原因之一吧!

  “要另外找个地方?#26579;坡穡俊?br />
  “你要不要紧?#20426;?br />
  走出“皮?#22266;亍保?#20004;人进入附近地下楼的酒吧。冬于曾和贵志来过这儿两、三次。

  “对了,你姨妈还好吗?#20426;?#20908;子试着问。船津的姨妈同样是因子宫癌而摘除子宫。

  “还是一样。上次她和姨丈一起来过东京。”

  ?#20843;?#20204;感情好吧?#20426;?br />
  “那当然,因为他们彼此相爱。”

  “摘除子宫之后也一样?#20426;?br />
  “好像摘除之后更亲爱了。”

  “真令人羡?#25605;ǎ ?br />
  “姨妈说过,摘除子宫绝对不会有影响。”

  “谢谢你的?#21442;俊!?br />
  “我并非这个意思。”

  “我知道的。”

  冬子又叫了一杯掺水威?#32771;傘?br />
  约莫喝了一小时,这?#20301;?#33267;船津熟悉的新宿的酒吧。之后,又再前往车站西边出口的小酒吧。

  冬子喝得相当醉了,她自己也知道全身无力,不停地轻轻摇晃。她明知非回家不可,却又不想站起来,?#19997;蹋?#22905;有自信任何事都能做到。

  “现在我想找个男人玩呢!”

  “找谁?#20426;?#33324;律谅讶的抬起脸。

  ?#20843;?#37117;可以呀!”

  “不,?#24378;?#19981;行。”

  “那么,你愿意吻我吗?#20426;?br />
  “什么……”

  “你看,这里很暗,没有人会知道的。”

  “怎么?#29627;俊?br />
  “不要开玩笑了!这么做对所长……”

  “别理他。”

  “不,不行。”

  “真是?#25381;?#30340;人。啊,?#26131;?#20102;。”冬子靠在船津肩头,她觉得很愉快,似乎可以就这样放心睡着。

  ?#26696;没?#21435;了吧?#20426;?#33337;津在她耳畔轻声说。

  “继续再喝啊!”

  “可是,已经凌晨二时了。”

  “那么你送我。”

  冬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25671;?#37266;来时,已经睡在床上,?#36335;?#26410;脱,身上盖着毛巾毯。洋装胸口的钮扣开了一颗。

  看一眼床旁的座?#27185;?#26159;凌晨四时。离开新宿最后那家酒吧是二时,假定直接回来,自己至少也睡了一个多钟头了。现在能清醒回想起来?#38393;?#26159;走出店外搭上计程车,当时船津在身旁。

  但,后来怎么进人家?#23567;?#20026;何睡在床上?冬子已无?#19988;洹?#21453;正,是船津送自己回家绝对不会错!

  想到这里,冬于爬起来,坐在梳妆台前。

  凌乱的头发底下是?#22253;?#30340;脸孔,眼窝?#38393;?#20986;现淡谈的黑晕,皮肤于涩粗腿,仔细一看,连口红也几乎褪尽了。她解开洋装的另一颗钮扣,望着胸口,白誓的胸脯毫无变化。

  船津扶自己躺下后就逞自离开吗?看身上衣衫齐整,应该是没发生过什么事,何况,裤袜仍穿在身上。不过,嘴?#25605;?#26377;?#25345;?#29305;别的触感,虽不太确定,?#26149;?#20687;被?#28404;?#36807;的感觉。

  冬子到厨房嗽口,然后以卸?#27604;?#28082;卸除粉底。头阵阵独痛。

  到底喝了多少酒呢?她是第一次醉成这样。

  以前即使?#26579;疲?#37117;有贵志在身旁,一旦有了醉意,他就会帮自己节制。但是,昨夜却拼命猛灌……自己在醉后没做出什么丑态吗?#30475;?#31163;是受不了而离去?

  无论如何,回到家睡觉却什么都没有知觉,自己这样也太过分了,还好对方是船津,换作别?#35828;?#35805;,岂不是很糟糕?

  冬子卸妆后,进入浴室冲澡。整颗头还是昏?#33080;?#30340;,但是汗的感觉消失了。出?#26149;螅?#21917;了冰开水,险情?#26197;?#24179;静下来了。

  船津已经回家休息了吗?冬子想到是否?#20040;?#20010;电话向他道?#28014;?#20294;,三更半夜打电话或许太没礼貌了。她锁上房?#29275;?#29060;灯,再度上床。

  快凌晨五时了,窗帘缝隙?#32568;?#35848;谈的曙光——

  这样不行的……

  对于自己烂醉如泥,冬子忽然感到?#33469;?#20102;。

  ※※※

  天亮后,冬子爬不起来,直到中午过后才到店里。

  醉意未退,她实在很想休息,可是,下午已和两位老?#19997;?#32422;好,不到店里也不行。

  “老板娘,你怎么?#29627;?#33080;色好难看。”一到店里,真纪马上问。

  ?#30333;?#22812;多喝了一点。”

  ?#26114;伲?#32769;板娘?#19981;?#20570;这种事吗?我想,一定是和很不错的男人?#26579;?#21543;?#20426;?br />
  “不是的。”

  “又在隐瞒了?老板娘真不干脆。”说着,真纪转过脸。

  真纪连男友和性方面的事都坦白告诉冬子,但,冬子却几乎没讲过自己的事,即使被?#22987;埃?#20063;马上岔开话题,所以真纪才不满吧!

  是否有?#19981;?#30340;男?#35828;?#26080;所谓,但,冬子却有着身体接受过手术的错综情绪,而?#19988;?#22312;不知不觉间成为心灵负担了。

  冬于正在招呼?#19997;?#26102;,船津来?#35828;?#35805;。

  ?#30333;?#22812;真抱?#31119;易?#24471;不省人事。”冬子道?#28014;?br />
  “现在觉得如何?#20426;?#33337;津问。

  ?#24052;?#36824;在痛,不过勉强可以工作了。”之后,她压低声音。“是你送?#19968;?#23478;?#20426;?br />
  “是的……”

  “后来我醒过来,吓一跳呢!”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20426;?br />
  “不……”船津沉默了——

  果然被船津?#28404;?#20102;吗……

  冬子很想问,却忍住了,沉默不语。

  “下次让我请客。”

  “以后再说。”

  “这个星期之内不行吗?#20426;?br />
  “可是,昨夜……”

  “所以,看是明天或后天。”

  “下星期吧?或者下下星期。”

  “不,就是后天。”很难得,船津会如此强迫!

  “怎么回事?#20426;?br />
  “是的……”

  “所长如果回来,我们岂非就无法见面?#20426;?br />
  “没有这回事!我想你大概有所误会。”

  “是吗?#20426;?br />
  “你想大多了,根本不必在乎那种事。”

  “还记得昨夜的事吗?#20426;?br />
  “有什么不对?#20426;?br />
  “不。反正,今天或明天请你和我见面。”船律的语气很坚决。

  “就算两、三个小时也好。”

  对?#25509;?#24378;迫,冬子反而退缩了。船?#23665;?#22825;邀约的口气?#36335;?#20908;子和他见面乃是理所当然,而这种充满自信的态度,感觉上是来自昨夜的亲近。但,此一时,被一时!

  昨夜的确是冬子约船津一起?#33489;埂⒑染疲?#32780;?#26131;?#21518;在不省人事中被送回家,虽然无法肯定,不过很可能被船津趁隙?#28404;牵?#33337;津很可能?#26197;?#33258;己等于是接受他了。

  “只是两、三个小时也好。”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20426;?br />
  冬子沉默着。她既不愿推称身体不舒服,也的确一切正常,问题是,昨天和今天已经不一样了。

  “明天,或者后天吧!反正一定要在这两个星期内。”

  船津这种说话态度也让冬子很在意。他知道这个星期内贵志前往九州,所以才强迫邀约,亦即,本来忠实、温柔的仆人,如今已变成十足的男人了,不再是情投意合的朋友,而是充满?#38750;?#27442;望的异性。

  感觉到这种变化时,冬于的心情开始退缩了,?#36335;?#26377;?#25345;钟?#38391;往自己全身覆盖下来。她也觉得船津是位很不错的青年,却不希望彼此有更深入的关系。

  拒绝船津的邀约后,冬子回?#25671;?#21313;一时过后,正想上床时,贵志打电话来了。

  “啊,你今天在家?#20426;?#19968;开口,贵志就这样说。

  “你打过电话?#20426;?br />
  ?#30333;?#22812;,十二时和凌晨一时。”

  “啊,昨夜我……和一位朋友碰面。”

  “那很好啊!”贵志淡淡的回答。

  这反而让冬子忍不住想刺激他了。“我和?#34892;?#26379;友一起去吃过饭。”

  “那么,我凌晨二时左右应该再打一次电话的。”

  “回到家已经三时过后。”

  “哦,这么晚?#20426;?br />
  “我喝醉了,被对方扶回?#25671;!?br />
  “那一定很糟糕!如果那种时候我打电话来,绝对会被臭骂一顿了。”

  ?#21834;?#20908;子觉得再说下去也?#28784;?#24605;,沉默了。

  “对了,后天是周末,你能来吗?如果要过来,?#19968;?#20107;先?#24613;浮!?br />
  “别的女人不行?#20426;?br />
  “你还在醉?#20426;?br />
  “不,很清醒。”

  “看样子心情很不好呢!对了,怎?#28147;?#23450;?#20426;?br />
  “我很想去,但,算了。吧”

  “如果想来的话,就过来呀!”

  “可是,会影响你的工作吧?#20426;?br />
  “周末的话就不要紧了,再说,藤井也想见你。”

  “藤井先生还好吗?#20426;?br />
  “那?#19968;?#20284;乎为太太的事很苦恼。”

  “苦?#30504;俊?br />
  “在电话中不好说明……最重要的,你要过来吗?#20426;?br />
  “上次才刚去过,不去了。”

  “那么,我帮你买点礼物回去。要什么呢?#20426;?br />
  “什么都不要。你早些回?#28147;?#26159;了嘛!”

  尽管嘴巴逞强,冬子最后还是向贵志撒娇了。

  ※※※

  贵志自九州回来的翌日,冬子和他在赤冈的餐厅碰面。他虽是去工作,?#26149;?#20687;也?#28526;?#25171;了高尔夫球,脸孔晒?#24910;?#40657;,身材似手更结实了些。

  “给你的。”贵志递出一个细长型?#38393;?#21253;。

  冬子打开一看,梧恫木?#24515;?#26159;博多织的衣带。

  “你居然没忘?#20426;?br />
  “我不知道要买什么,很困惑呢!”贵志羞赧的笑了笑。“藤井要我向你致意。”

  “你在电话中说他正在苦?#30504;?#24590;么回事?#20426;?br />
  “我说过他太太住院吧?#20426;?br />
  “过程还顺利吗?#20426;?br />
  “还不错,但,手术后好像就没有那方面的关系。”

  “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提不起兴趣。”

  “是藤井太太那方面吗?#20426;?br />
  “藤井也一样。”

  “怎么可能……”

  “我也不太清楚,但,可能是因为藤并看到整个手术过程吧!由于他和医师是朋友,对方出于好意才让他看,但,反而造成很大的打击。”

  冬子想像着自己被摘除的部位让贵志见到的情景。如果那样,贵志也许同样再也不想和自己上床吧!

  ?#20843;?#22826;太也知道这件事吗?#20426;?br />
  “好像还没告诉她。不过,即使他提出要求,太大也不答应。”

  “为什么呢?#20426;?br />
  “她说自己已不是女人,拒绝了。”

  “岂?#23567;?br />
  ?#20843;?#20063;告诉太太说没有这回事,可是大太却顽固的拒绝,不过,同意他可以和别的女?#33489;?#29983;关系。”

  “那么,藤井先生他……”

  ?#20843;?#28145;爱着太大,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么说,他们……”

  “入夜后,藤井觉得太太很可怜,睡前总会握住太太的手。所以,现在即使在外面?#26579;疲?#21040;了十一时,他一定会回?#25671;!?br />
  冬子想起在福冈见到的藤井那和善的脸孔。从外貌看是?#26579;?#30340;粗扩型人物,事实上却非常细心体贴、?#26197;?#26580;?#31383;?#35206;住内?#25343;?#38160;的感受性。

  而,他却?#26179;?#20303;妻子的?#24535;?#38745;躺着,在淡谈的床头灯光照射的静寂卧室里,两人想到确定彼此掌温的躺着,不久就进入梦乡。妻子已抛弃自己身为女?#35828;?#24565;头,想要平淡的生活,丈夫也知道,却仍藉手掌的温度想传达内心的爱,这种中年夫妇之间没有肉体关系的宁静爱情,自有其美丽的和温柔的一面。

  但是,藤井四十二岁,妻子只有四十岁,虽是已属于没有冲动的年?#20572;?#21364;非性欲已消失的年龄。

  “两个人像这样就满足了吗?#20426;?br />
  “不可能满足吧!但,或许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并非身体互相接触才算?#21069;?#30340;表现。”

  “可是,只是这么做的话,男人无法忍耐吧?#20426;?br />
  “我想也是,不过,如果妻子不约束,男人反而很难在外头逢场作戏。”

  “是这样吗?#20426;?br />
  “当然,也有妻子什么都不说,男人仍在外花天酒地;但,藤井却不同,他认为妻子在手术后陷入苦恼、郁闷之中,自己如果还这样做,未免太残酷了。”

  “可见他相当爱着妻子了。”

  “也许吧!”

  “可是,?#28784;?#20026;接受过手术就主动退缩,他妻子的心情也真令?#22235;?#25026;。”

  ?#20843;?#22826;太是属于神经质的人,就算医师说明那并没有影响,还是无法看得开。”

  “?#28784;?#20026;这样?#20426;?br />
  “也可能是知道藤井失去欲望了吧!”

  冬子想起江户时代,宫廷里的女人?#28784;?#24180;近三十岁,就?#36828;?#19981;再与将军同衾,因为认为年纪大了还沉溺情欲之中未免过于淫?#25671;?br />
  但是,现代?#35828;男园?#24182;无年龄限制,没有人会认同那样的理由的。

  冬子又想到中山夫人。藤井之妻和中山夫人完全不同,藤井之妻在手术后似已放弃自己是女人之事,但是中山夫人却反而愈大胆开放,坚持自己是完全的女人。一方是后退,另一方是前进,这是由于个性使然呢,抑或另有其他原因呢?反正是鲜明的对比。

  若与这两人比较,冬子可能较接近藤井之妻吧!她虽不似藤并之妻?#21069;?#24378;烈,却也希望逐渐脱离男文的情欲关系,也想?#24230;?#24050;和这种关系无缘。

  “竟然在这种话题里打转。”贵志改变话题慨的喝着葡萄酒。

  冬子也很想逃避这个话题。

  “我设计的大楼终于开始兴建了。”贵志恢复建筑师的表情。

  “什么时候会完成?#20426;?br />
  “可能要到今年底吧!”

  “那么你又会去福冈?#20426;?br />
  “不,?#28784;?#24320;始施工,就没有必要常去了。”说着,贵志似忽然想到。“船津说他想辞掉工作。”

  “船津?#20426;?br />
  “我一回来,他马上提及这件事。”

  “为什么?#20426;?br />
  “不知道。”贵志替自己和冬子倒酒。

  ?#20843;?#36766;职后要做什么?#20426;?br />
  “说是希望到美国再深造。”

  上个星期和船津见过面,但他却连一个字?#21442;?#25552;?#21834;?br />
  ?#20843;?#34429;年轻,却相当有才华,对我的事务所而言,他的离去实在?#23665;琛!?br />
  “那么,你何不挽留?#20426;?br />
  “我当?#28784;?#20182;考?#29301;?#20294;,他似乎已下定决心。”

  “以前就有征兆吗?#20426;?br />
  “不,是突然提出。”

  “这就奇怪了。”

  贵志点头后,凝视冬子。“你不知道吗?#20426;?br />
  “知道什么?#20426;?br />
  “船津辞职也许原因在你身上。”

  “我?#20426;?#20908;子想起船津强迫邀约的电话,或许当时他已下定决心辞掉工作了。

  “这是我的臆测,亦即,他觉得和我一起做事是很痛苦之事。”

  ?#24052;?#33510;?#20426;?br />
  ?#20843;不?#20320;,所以才无法忍受。”

  “岂?#23567;?br />
  ?#20843;?#24456;死心眼,也?#19981;?#38075;牛角尖,以前曾经参?#21451;?#29983;运动。”

  “我不知道哩!”

  “所以被某大建筑公司革职,通过朋友介绍,进人我的事务所。”

  贵志这么一说,冬子也想到船津的确是有点爱钻牛角尖,像对?#30342;?#30340;愤怒,还有?#36828;?#23376;的强迫态度都是。

  “我去九州期间,你没和船津见面吗?#20426;?br />
  在贵志凝视下,冬子低头不语。贵志的预感很敏锐,表面上好象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却无所不知。

  ?#20843;?#27809;有说想辞职是为了你之类的话吗?#20426;?br />
  明知沉默就是代表承认,冬子仍沉默不语。

  “这件事算了……”贵志抽着烟,望向窗外。不?#33579;?#25289;回视线,?#27835;站?#26479;,问:“且不谈船津,但,你觉得他如何?#20426;?br />
  “如何?#20426;?br />
  “?#19981;端?#21527;?#20426;?br />
  “不。”

  “应该是?#19981;?#21543;?#20426;?br />
  “我觉得他不错,却非?#19981;丁?br />
  “现在你可以和他结婚的。”

  “和他?#20426;?br />
  ?#20843;?#24212;该是这样期待着。”

  “怎么可能?#20426;?#20908;子喝一口葡萄酒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不把握机会,他将离你而去,这也没关系吗?#20426;?br />
  冬子注视贵志。“你希望我和船津结婚?#20426;?br />
  “不希望!”

  “那,为何讲这种话?#20426;?br />
  “我不希望你后悔。”

  “我不会后悔。”

  “这么说,船津离开了也无所谓?#20426;?br />
  “当然。”

  “真的吗?#20426;?br />
  望着贵志,冬子内心忽然不安了。她明明?#35044;?#30528;结婚,却没办法接受船津,并不是讨厌对方,而是很难下定这?#24535;?#24515;。

  “可是,船津还不见得真的会辞职吧!”

  ?#20843;?#19968;旦说出口就不会改变。”

  “绝对不会改变?#20426;?br />
  “看样子我叫他帮你的忙是做错了。”

  “可是.我并?#25381;小?br />
  “这我知道。但是,却因此失去一个人才。”

  “大概是你太漂亮了吧?#20426;?br />
  “怎么可能讲这种话?#20426;?br />
  “当然这不是你的责任。”贵志苦笑,按熄香烟。“要去哪里吗?#20426;?br />
  “今天我要直接回?#25671;!?br />
  “有事?#20426;?br />
  “也不是。”冬子今夜不想和贵志上床。

  走出赤冈的餐厅,两人很自然的往青山方向走。晚上九时,?#38393;?#36710;流还很多。

  走到?#25925;?#36827;口车的大楼前,贵志开口了:“怎么样?可?#22253;桑俊?br />
  “可以什么?#20426;?br />
  “我想要你。”

  “我说过今天不行,对不?#20426;?br />
  “那搭计程车吧!”

  “再走一会儿。”冬子走在前面。确实,在餐厅里的时候,她想直接回家,可是一旦出来外面,?#24535;?#24471;这样单独回家太寂寞了。尽管继续累积肉体关系令她心情?#26519;兀?#20294;她目前还不希望和对方分开。

  “但是,为什么……”贵?#36317;?#21891;问道。

  “为什么,没有理由的。”

  “还在意着那件事?#20426;?br />
  “说完全不放在心上是骗人。”

  “或许不该告诉你藤井的那些事的。”

  “和藤井的事无关。”

  “还是搭计程车吧!”

  ?#26263;?#19968;下!”冬子制止,在路口左转。

  进入巷道,周遭马上转为静谧了。走了约莫五十公尺,冬子问:“我想问你,为何约我这样的女人?#20426;?br />
  “因为?#19981;?#20320;啊!”

  “骗人!”冬子停住?#29275;?#20957;视贵志。“我没有子宫呢!”

  “那又有什么关系?#20426;?br />
  “可是,我一定是个没趣的女人吧?#20426;?br />
  “那只是你自己认为而已。”

  “但,我已不再像从前那样?#24524;?#20102;。”

  “那只是暂时。”

  “能够更热情?#24524;?#30340;女人岂非更好?#20426;?br />
  “并不是?#28784;?#28909;情?#24524;?#23601;好。”

  “可是,男人不是都?#19981;?#36825;样的女人吗?#20426;?br />
  “有时候会?#19981;叮?#26377;时却不会,何况,?#19981;?#25110;厌恶不只是?#23380;?#29233;?#28147;?#23450;。”

  “但是……”

  “你应该能做到的。”

  前面是缓坡,再过去是一栋白色大楼。

  “可是,我仍旧不明?#20303;!?br />
  “或许该说是斩不断的缘分吧!”

  “你是同情?#20426;?br />
  “应该算是男?#35828;?#33258;信吧!”

  “约我和男?#35828;?#33258;信有关吗?#20426;?br />
  “?#26131;?#20449;完全了解你的身体。”

  “讨厌!

  “若?#28784;?#25509;受那种手术就让我们的关?#24403;?#28291;,实在是太遗憾的确,冬子也能体会贵志的这?#20013;?#24773;,但是若问她要如何是好?她自己也不明?#20303;?br />
  尽管?#24515;?#20110;上宾馆,但,走到下坡处,冬于还是搭上计程车。就这样,两人前往?#25381;?#21315;?#24616;?#38468;近、曾经去过的宾馆。

  或许因为来过一次,进入房间后,冬子的情绪?#26197;?#32531;和了,喝过啤酒,浸泡过?#20154;?#28577;,本?#28147;?#32477;的念头很自然的消失。

  “?#31383;傘?br />
  冬子被贵志伸出的手拉上床,她命令自己闭上眼——

  什么都不要去想……

  眨离闹市区并不太远,却听不见一丝声响。冬子就这样接受了贵志的深入,时间流逝,清醒时,贵志静静移开身体,躺下。之后,拿过烟灰缸来,点着香烟,趴在床上。

  冬子侧躺,凝视着贵志宽厚的肩膀,心想:又是和以前同样的情景。

  每次吸一口烟,在床头灯的亮光下,贵志扩大的身影就轻轻摇晃。

  “怎么样?#20426;?br />
  “咦?#20426;?br />
  “今天有一些不同吗?#20426;?br />
  冬子沉默不语。但,的确比以前有?#26376;?#36275;的感觉,只不过,若说已完全恢?#20174;?#30456;差太?#35835;恕?br />
  ?#20843;?#20102;……”贵志把香烟搁在烟厌缸,转脸面向冬子,伸过手来。“是这里吧?#20426;?br />
  “什么意思?#20426;?#20908;子扭动身体。贵志的手移近她小腹的?#27631;邸?br />
  “摸一摸没关系吧?#20426;?br />
  “我不要!”

  “拜?#26032;錚 ?br />
  “可是……”

  “得奇怪呢!?#28784;?#25720;着这个?#27631;郟?#25105;就会感到心情完全放松了。”

  “哪有这回事?#20426;?#20908;子又想避开对方的手。

  “真的哩!你静静的别动。”贵志的?#32622;?#21040;?#27631;?#36793;缘,接通馒馒抚摸整道?#27631;邸!?#20174;这种地方真的能够摘除子宫吗?#20426;?br />
  “别说了……”

  ?#26114;芷交?#28418;亮的?#27631;邸!?br />
  冬子忍住痒,默然。

  “你的确在这里。”

  “什么意思?#20426;?br />
  ?#26696;?#25720;着?#27631;郟?#33021;确实感受到和你在一起。”

  “根本是谬论!”

  “可?#26197;?#23427;吧?#20426;?br />
  “不要!”

  ?#26114;?#21487;爱的?#27631;?#21602;!”

  虽然冬子摇头,贵志?#26434;?#21452;手按住她小腹。

  “不要做这种奇怪动作!”冬子身体往后缩。

  贵志死了心,脸孔往上移,问:“为什么不要?#20426;?br />
  冬子转过脸。但,?#27631;?#34987;抚摸后,她的心情反而转为开朗了。

  “起?#31383;桑 ?#20908;子先起来,走进浴室冲澡。

  穿好?#36335;?#22238;来时,贵志已从冰箱里拿出啤酒,正在?#21462;!?#20320;不喝吗?#20426;?br />
  “当?#28784;!?#20570;爱后又被抚摸?#27631;郟?#20908;于变得?#26197;?#22823;胆、开朗了。

  “没有什么困扰的事吗?#20426;?br />
  “困?#29275;俊?br />
  “譬如店里的生意或工作方面……”

  “目前还算很顺利。”

  “如果有,请告诉我一声。”

  虽然贵志的话意味着届时他会援助,不过,冬子已不打算接受援助了。好不容易发誓要自力更生,若存着有人会帮助的心理,很快就会失去意志力。

  “船津的事不要紧吗?#20426;?#21917;完啤酒,贵志确定似的问:“即使他辞?#21834;?#21435;了美国也没关系?#20426;?br />
  “当然和我无关……”

  “是吗?#20426;?br />
  冬子无法窥知贵志为?#20301;刮势?#36825;件事的用意。

  “走吧!”短暂沉默后,贵志拿起?#24052;?#25171;电话请柜台帮忙叫计程车。

  冬子对镜子补妆。

  不?#33579;?#22899;服务生来了,告知计程车已到。

  虽然总是这样,但,相爱之后要离开时,冬子的心情都很?#26519;兀?#21363;使是贵志来自己家也相同。可能因为不久前才?#21069;?#32039;密结合在一起,却形同陌路般分开,内心难免感到会?#25307;?#21543;!

  在这之前,冬子曾多次向贵志倾诉这点,但,倾诉也?#25381;茫?#25110;许正因为男女关系,那种?#25307;?#25165;无法消失。

  即使这样,手术后由于已忘了何谓满足,那种?#25307;?#28176;斯淡薄了,亦即,无法?#24524;?#36798;到高xdx?#27604;?#20998;开的寂寞感也跟着减少——

  还未恢复原状……

  沿着跳石走在深夜的庭院里,冬子忽然错觉被贵志抚摸过的?#27631;?#21464;粗摄、?#27627;?#20102;——

  文学殿堂整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