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9章 冷夏

  最先强暴冬子的是戴墨镜的男人。或许他是个中老手,先抚摸一会冬

  子的乳这是房,然后说了声“太小了?#20445;?#23601;迳自深入,粗暴的发泄自己的欲望,

  最后用力抱紧冬子的肩膀,一动也不动了。

  七月了,天气还是?#20013;?#23506;冷。据说已开放登山的富土山积雪超过两公分,而,东北地方和北海道可能因下霜蒙受寒害。

  依气象局公布的资料,今年是自一八七穴年开始观测气象以来最冷的夏天。

  若是往年,走在季节尖?#35828;?#21407;宿女孩已经穿上?#38405;?#35033;或热裤,昂首阔步于亮丽的阳光下,但是今年仍旧穿着七分裤或长裙。

  偶尔也会见到穿热裤和短衫的身影,不过在寒冷阴露的天气中,仍未蔚为流?#23567;?br />
  每到夏天,冬子的体重一定减少两、三公斤。由于人已经很瘦,再瘦下去很难看。冬子一直想防患未然,可是等开始注意时,却已瘦了。

  但,今年可能因为天气较凉,体重丝毫未变。只不过,身体虽然?#19981;?#36825;样的夏天,一想到店里的生意,又感到沉重了。夏季才有较多人戴的帽子,如果没有艳阳高照,销路便不会太好。

  市面上甚至开始有谣传说帽子厂商由于库存量太多,很可能会破产。

  幸好冬子的店以高级品居多,所以影响并不大,一般商品的营业额虽减少两、三成。但如果冷夏?#20013;?#19979;去问题就大了。不管如何,夏天还是要有名实相符的炎热才是常。

  七月中旬的一个午后,中山夫人出现在店门口。

  “有时间吗?”夫人还是一样想约冬子外出。

  傍晚时大多比较空闲,所以冬了和她前往?#26114;?#32670;草馆”。一坐下,夫?#35828;?#21483;了咖啡,立刻淡谈的说:“?#19968;?#26159;放弃离开那个男人了。”

  “这么说,你和教授言归于好了?”

  “不是的,而是我留下来,让他离开。”

  “教授……”

  “如果?#20381;?#24320;,孩子的就学便成问题,再说,一个男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也太浪费。他早就想和那女人同居,当然最好是他离开了。”

  “那么,你分到那栋房子了?”

  “名?#36851;?#36824;是他的,但,如果?#20381;?#24320;,就等于一无所有,还是不要动比较有利。”夫人还是很精明。“离婚的事我也不急,所以他提议暂时分居,我答应了。

  女人看起来虽软弱,一旦事到临头,表现出来的冷静态度也出乎意料。以夫人方才所言,被赶出家门的竟然是教授!

  “是教授表示不想离婚?”

  “当然。他虽是很任性行动,却没有勇气面对现实,说是如果离婚会让他脸上?#20063;?#20303;。那也算是大学教授?”

  “那么,教授何时搬出去?”

  “已经搬出去了。”

  “这么说,家中目前只有你们母子二人?”

  “他昨天收?#26114;?#20043;后,今天就急匆?#20381;?#24320;了哩!”

  “教授搬至?#26410;Γ俊?br />
  “在目黑租公寓房子。他留下?#35828;?#22336;和电?#26114;?#30721;,不过?#20063;?#24819;去看。”

  “是和研究室的助教?”

  “应该?#21069;桑∥也?#22826;清楚。”夫人好像想到就恶心似的盛眉。

  “反正,只要认定他暂时和别的女人同居就好。”

  “可是,他会就这样定居那边吗?”

  “当然,这样的话也无所谓。但,他已经五十岁了,会有女人?#19981;?#39030;多也只剩两、三年,很快就会变成老头子,到时候看对方?#25104;?#21487;就难看。”

  “对方几岁?”

  “三十五岁的老处女。不过,两人相差超过十二岁,终究会话不投机而被赶出门的。”

  “他是为了届时可以回家而不愿离婚?”

  “开玩笑!就算他要回来,我也不会答应了。”

  “那么教授要怎?#31383;歟俊?br />
  “管他呢。”

  听了夫?#35828;?#35805;,冬子忽然觉得男人可悲了。“?#27597;?#25945;授的信或?#22987;?#24590;么处理?”

  “暂时?#19968;?#26367;他转寄。”

  “那也很不方便嘛!”

  “这是他自己希望的,没办法呀!或许不久他会反悔,回过头来求我吧!”夫人尽管嘴巴很硬,心中或许还期待教授回来向她道教也不一定!

  “反正,已经无人唠叨,你可以常来玩。”

  “?#19968;?#21435;的,但,酒保竹田呢?”

  “没什么,他只能算是我必要的饰物而已。”夫人出乎意外的清醒。

  “竹田知道你已和教授分居吗?”

  “我告诉过他,当然知道。但,这和他无关。”

  “我明?#20303;!?br />
  “就算?#20381;?#23130;,也不想增加他的负担,更不会和他住在一起,反正,我们只是情人关?#25285;?#21644;目前一样。”

  夫?#35828;?#35805;令冬子困惑了。

  “女人不一?#21271;?#25345;谈恋爱是不行的,当女人没有?#19981;?#30340;男人,忘记打扮自己时,女人就不再为女人了,在此种意义下,他是最好的刺激剂。”

  “为了让自己美丽?”

  “没错。如果现在?#20063;?#25235;住他,就失去让自己美丽的张力,很快会变成老太婆了。女人一失去紧张感就完了,由此看来,没有子宫根本算不得什么,一直?#24515;?#36825;种?#38706;?#33258;己徒然造成损失。”

  冬子想起船律。对自己而言,船津也许是一种刺激剂。尽管还?#27844;?#24535;这个男人,但那和刺激剂不同,毋宁?#21069;?#23450;的支柱。

  但,船津马上就要离开日本了。而且,也不知为什么,自从那夜之后,他就毫无联络。

  “对了,男人有可能在那一?#24067;?#21464;成性无能吗?”冬子鼓起勇气,问。

  “应该会吧!你遇见过那样的男人?”

  “是朋友告诉我的,而且,似乎还很年轻。”

  “这种事和年轻无关哩!像竹田,最初也不?#23567;!?br />
  “真的吗?”

  “并非完全不行,只是很粗暴的三两下就泄了。出乎意料,男人很神经质而且脆弱,嘴巴讲得好像自己很神勇,却……你说对不对?”

  “?#20063;?#22826;清楚。”

  “你或许还不了解,那种事若非男女双方?#24049;?#26377;耐心、互相怜惜,还是做不?#35828;摹!?br />
  这点冬子也知道。可是遇上了?#36855;?#20040;做,她仍旧不懂。

  “男人尽管会做出坏事,却还是很可爱的。”

  冬子也能体会这样的感觉,至少,对女人来说,男人并不单只是敌人。

  “除了贵志,你另有?#19981;?#30340;男人吗?”

  “没?#23567;!?br />
  夫?#35828;?#30528;香烟,轻睨冬子。“和男人玩?#24378;?#20197;,却不能过度。”

  “我没?#23567;?br />
  “我想也是没有,但,我?#24378;?#26159;同病相怜,彼此分不开的。”

  听夫人这样说,冬子有一种奇妙的感觉,?#21364;?#32819;,却又安心了。

  “我是?#19981;?#20320;的。”

  大白天在咖啡店讲这样的话,冬子心跳加速了,但,夫人却不当一回事。

  “因为和对外子及竹田的感觉完全不同。”

  “怎么说呢?”

  “和男人做爱时,不管是年纪多大,还是属于被动的,被?#24403;А?#29233;抚,才会有所感觉,但是和你正好相反,我觉得自己似乎变成男人,亦即,一切由我带领。”

  的确,和夫人在床上时,都是由她引导,冬子只是被摆布的一方。

  ?#20843;?#20197;,我觉得能够了解男?#35828;男那?#20102;,男人找女人上床是希望彻底照自己的意思征服女人。”

  “只是这样吗?”

  “当然可能不只是这样,但是,我认为男?#35828;?#39640;xdx潮和我们有相当差异最主要是没有陶醉、晕眩的感觉。”

  话题愈来愈尖锐,但,夫人却愈来愈热衷了。“其实,当男人也很累的。”

  “是吗?”

  “当然了,因为他们只是让女人快乐,事实上自己并非同样快乐。”

  听夫人一说,冬子也觉得有道理,但,她自己从未想过这些。

  “无论如何,女人都全力想让自己达到高xdx?#20445;?#24536;掉一切,只专心于这件事。”

  “可是,能够做到吗?”

  “你不能吗?但,和我在一起时,你岂非也忘记一切?”

  “是的……”

  “和贵志在一起的时候呢?”

  “如果无法全心投入,那就太不幸了。这么说,你内心深处有某个地方一?#21271;?#25345;清醒,设办法达到高xdx?#20445;俊?#22827;人凝视冬子。

  “一旦上床,最重要的就是抛开自己,什么也不要去想的抛开自己,那样才可能做得到欢愉。”

  确实,自从接受手术后,冬子就未曾专注在性行为之上,抛不开自己,脑海里想着其他事情。

  “若是做不到这点,即表示你想太多,而变成有点神经质。”

  贵志也多次这样讲过。他当然只是迂回的问“还放在心?#19979;稹保?#20294;,语气里却带着叹息。每次见到这样的贵志,冬子都感到歉疚,对方如此深爱自己,但是自己却无法完全燃烧起来!

  问题是,若照对方所说“什么都不要想”的努力不想,又会因此?#20013;?#32780;清醒过来。如?#25991;?#27835;愈呢?无法靠药物或注射治?#21697;?#32780;痛苦,同时不断苦恼之间,整个人?#36335;?#36880;渐掉落谷?#20303;?#36825;种苦恼该如何排遣?没有人可以治愈吗。

  想到这儿,冬子忽然坐立不安了。

  “无论如何,性行为和头脑有很密?#27844;?#31995;的,换句话说,也因此才特别微妙。”夫人说着,熄灭香烟。“可是,真的很奇怪呢!”

  “什么奇怪?”

  “因为人类比其他动物聪明意志力也较强,才能?#25345;?#36825;个世界,对不?但,在性行为?#20808;?#21453;而造成?#22909;?#24433;响,由于想太多无谓的事情,明明可以享受高xdx潮也变成不能了。当然,其他动物也应该有?#19981;?#21644;讨厌之分,不过没有动物会?#24605;?#21035;的动物怎么想,自己是否没用了之类,一切都靠本能行动。”

  或许真的是这样。即使是较高等动物的猿猴,也可以当众若无其事的进行性行为。

  “真是的,聪明也有好有?#25285; ?br />
  “但,只是这个原因吗?”

  “最重要是单纯和神经质这两点!”

  冬子边点头,边想起船律。他会突然性无能,原因应该也是太单纯——年轻、敏锐,使他想太多了——

  他大概也和自己同样没办法专注投人性行为之中吧……

  这样想时,冬子忽然想见船津了。

  ※※※

  到目前为止,冬子未曾主动打电话给船津。一方面是贵志会在事务所,另一方面则没有重要的事必须打电话至其住处。

  但,这次稍有不同,因为他可能就这样去美国,再也见不到面了。

  中山夫人离去后,冬子一直考虑该不?#20040;?#30005;话绘船津。既然在五月底辞职,应该已不在事务所内,看来还是?#20040;?#21435;他住处看看。

  可是,她又犹豫了。船津是为了与自己分手才前往美国,上?#25105;?#38388;虽说要带自己一起去美国,也许只是一时的情绪亢奋。

  后来又出现那样的情形,船津很可能就这样默默离去,毕竟年轻的?#31354;?#24456;可能令他踌躇是否?#36855;?#35265;一次面。

  所以,打电话给船津或许?#26197;⒙市?#20102;些,只不过,就这样不能再见面总是遗?#35835;?#20123;!——

  看来自己是?#19981;?#20182;吧?

  就这样迟疑不决,到了傍晚六时,冬子才毅然打电话给船津,至少问对方出发的日期是很正当的理由。

  冬子等待着,但,话筒里只传来单调的铃响,却无人接听。

  她挂?#24076;?#37325;拨一?#34074;緇昂?#30721;,结果仍?#19978;?#21516;——

  已经走了吗?

  虽认为船津不至于不吭一声就走,但,说不定已搬离原来的住处。冬子有着遗失?#25345;?#37325;要物件般的?#37027;椋?#25601;回话?#30149;?br />
  入夜后,冬子又从自己?#26410;?#25171;电话给船津,但,同样没有人接听。这令她逐渐不安了,船津还在日本吗?

  问贵志也许知道。却又怕被看穿。没错,自己和船津的确未发生肉体关?#25285;?#19981;过,彼此曾一丝不挂的互相?#24403;В?#36825;已形同背叛了贵?#23613;?br />
  就这样,到了快十一时,冬子正边阅读?#20998;?#26102;?#24615;又荊?#36793;喝着睡前酒的白兰地时,电话铃声响了。

  最近,深夜里常接获奇妙的电话,接听时不是一声不响,就是说一些让人无法忍受的内容,大撅是认为单身女人而故意骚扰。

  这次,冬子也怯怯的拿起话?#30149;?#19968;听,在阵阵喧闹的音乐中,?#24615;?#30528;船津的声音。

  “你在家?我本来以为你不在,只是试着打打看。”

  “你在哪里?还在日本吗?”

  “当然在日本了,不过明天就走,现在正和朋友喝最后一?#35859;?#21035;酒,在新宿的‘薪’,你要过来吗?位于歌舞伎町小剧场背面一栋有螺旋阶梯的大楼内,很容易找。都是我的好朋友,希望你能过来一下。”船津似已有相当醉意,说。“今天我无论如何想见你,如果你不想人多吵杂,在别的地方单独碰面也好。”

  “但,最后之夜,你应该和朋友慢慢多聊一些吧?”

  “不,我们已经一直喝到现在,可以啦!那么,一小时后在京王饭店的楼下大厅碰头。”

  “可是……”

  “拜托,我等你,一定要来。”

  电话挂断了。完全是船津单方面决定,但,或许也是藉着酒意吧!

  冬子喝完剩下的白兰地,站起身,坐在梳妆台前,已卸妆之后又要再出门是很麻?#24120;?#20294;,这是船津留在日本的最后一夜,不去也不?#23567;?br />
  ?#30828;?#23467;桥至京王饭店,搭车十分钟就到了。冬子外出,穿过静谧的商店街,在车站前搭计程车。

  抵达饭店时,船津已坐在楼下大厅的椅子上等待,双肘搁在扶手上,?#30171;?#30528;头,似乎已相当醉了。

  但,冬子一出声,船津?#26376;?#19978;站起来。

  “明天就走,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冬子问。

  船津未回答,说:“地下楼有酒吧,走吧!”

  他的步履蹒跚。

  “你已经醉了呀!”

  “为了见你。”

  “为什么?”

  “不喝醉没有勇气见你。”

  两人搭电梯下至地下楼,进入“布莱尔”酒吧。饭店内似乎只有这间酒吧营业到凌晨二时。在里面的L型座位坐下,点叫了掺水威士忌后,船津低头,说:“上次很抱歉。”

  “抱歉什么?”

  “对不起。”船津搔着头。

  是为了上次把冬子硬带上床而道歉吗?或是因为想占有而力不?#26377;模?#20294;,不管如何,冬子并没有因此生气,甚至或许因?#27844;?#36825;一次肌肤之亲,反而觉得和船津有着特别的亲近。

  “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下午四时。”

  ?#20843;?#26102;……”

  “你当然没办法来送行,但,今夜能这样见到你已经足够,我可?#22253;?#24515;出国了。”

  “也并非没办法送行,但,还有别人会去,可能会打扰到你。”

  “真的?#36824;?#31995;了。”船津镣起垂覆前额的头发。“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只是这样而已。”

  “我也打过电话到你的公寓,却无人接听,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听你这么说,即使是谎言我?#24049;?#24863;激。”

  “不是谎言。”

  “你会?#19981;?#25105;这种?#19968;?#21527;?年轻,什么都不会……”

  “?#19981;?#21568;!”

  船津求证似的凝视冬子,却马上摇头,说:“不,不?#23567;!?#28982;后用拳头敲头。“去了那边,?#20063;?#20294;要学习建筑和设计,也要练?#30333;?#29233;?#35760;桑?#23626;时你再我和见面。”

  “你是抱着这种打算而出国?”

  “下次,绝对不会再有这?#20013;?#36785;出现了。”

  “?#20063;?#35748;为那有什么好羞辱的。”

  “?#20063;?#24076;望你同情。”

  “不……”

  看样子,上次之事仍在船津内心造成沉重打击。

  “你是第一次出国?”

  “学生时代和毕业后第二年都曾经出国,这次是第三次了。”

  “这么说应该很适应了。”

  “不过,美国却是第一次去。”

  两人接下来聊着彼此皆去过的?#20998;蕖?#20940;晨一时半过后,服务生最后一次来间还想点叫什么时,冬子站起身来。船津似仍想再喝,但,已经相当醉了。

  勉强?#20040;?#27941;上?#25285;?#20908;子决定先送他回家。

  “但是,你一定很瞧不起我吧?嘴巴讲得那样,真要开始时却有如泄气皮球。”

  “别再提这件事了。”

  “可是,被嘲笑也无奈,毕竟真的不行呀!”船津撩了撩头发。“当时我虽说是因为想起所长而欲举乏力,但,其实不仅是这样。你说自己没有子宫,已经不能算是女人,?#22253;桑俊?br />
  “船津先生……”冬子很在意被司机听见。

  但,船津毫不在乎。?#20843;?#28982;自以为是,但,我希望能排除你的心理?#20064;?#25152;以说过子宫和性行为根本毫无关联,只是你自己想得太多。另外,曾调查帮你动手术的?#30342;海?#21448;向医疗过失委员会?#31471;擼?#25105;是认为这样能让你?#37027;?#24320;?#21097;?#21487;以恢复原来的你。但是,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都已经过去了。”

  “你听我说。我知道你说自己是没有用的女人只不过是用来逃避我的藉口,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死心。”

  “或许你会感到可笑,但是,听了你的话,我反而激起好胜心理.以为如果自己能治愈你的性玲感,就等于赢了所长,你就会跟着我,亦即我就可以完全拥有你。男人真糟糕,就会专想一些奇怪的事。”船津苦笑。“可是,我太差劲了,明明对女性完全不懂,只是读一些医学书籍,就自以为懂很多,才会导致那么难堪的结局。”

  “不要再说了。”

  “最主要是欲望太过于强烈,脑子里想太多项,焦虑、不安……”冬子点头。不只是船津想太多无聊之事,冬子自己也是一样。

  船津的身体前后摇晃,冬子扶住他肩膀,说:“你最好休息……”

  “不,必须趁现在说清楚。最重要的是,我?#19981;?#20320;,因为?#19981;?#20320;,才会导致平常能做到的事,却在紧要关头彻底失败。”

  船津还?#38405;?#19968;夜的事耿耿于?#24120;?#20294;如非已喝醉,可能也说不出口吧!

  “自己这样说实在很可笑,但,我自认为是完美的男人,而且真心的爱着你,你能明白吗?”

  “我好高兴呢!”

  “不必如?#19997;?#24352;,而是,你真的高兴?”

  “当然啦!”

  “那么,你愿意马上随我前往爱国?”

  “这……”

  “你看,这就是你的弱点。”船津深吸一日气,接着说:“你会想,却不会付诸行动。应该完全抛弃一切,即使全身赤裸的下地狱也无所谓,这样的话,你会变成比现在更可爱的女人。”

  “可是,如果我依?#30340;悖?#26080;论你到那里?#20960;?#30528;,那么,你一定会?#25490;?#30340;。”

  “我是男人,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车子在甲州街道左转,已接近下北泽。

  “先生,要到哪里呢??#24444;?#26426;问。

  船津以惺松醉眼望向车窗外,说:“在?#25151;谧?#36716;。”

  不久,过了平交道,拐人小路,在一棵大树前停车。

  “就是这里。”船津说着,回头望向冬子。“我希望你进来一下。”

  “你今夜该好好休息了……”

  “那么你送我到门口吧!”

  冬子问司机:“这里能拦到空计程车吗?”

  “没问题,我帮你拦计程车。”船津早已?#35835;?#36710;资,拉着冬子的手。

  “你明天就要出国,今天最?#36855;?#28857;休息。”

  “我知道。反正,你陪我到门口。”

  船津的公寓住处是树木?#21857;?#20013;的三层楼公寓,没有电梯。两人爬楼梯?#20808;?#27004;,’这中间,般津好几?#35859;?#27493;跟路,好不容易才到门口,他从长裤口袋掏出锁匙,开门。

  冬子是第一?#35859;?#20154;男?#35828;?#25151;间。人口附近有简单的沙发组,里面可见到床,?#25165;园?#30528;两个大型旅行箱,似乎已经完成出国?#24613;浮?br />
  “进来喝杯茶吧?”船津边?#30740;?#36793;问冬子。

  “我该失陪了。”

  “?#20063;?#20250;?#38405;?#24590;样的,再说,喝得这么醉了,想怎样也无能为力。”

  “我知道。”

  “?#19968;?#20914;泡咖啡的。”船津走向厨房想烧开水。但,喝醉酒打开瓦斯总是危险,不得已,冬子也进入房内。?#20843;?#22312;这里也只剩今天一个晚上了,明天就要说再见。”

  “这里怎?#31383;歟俊?br />
  “下星期我妹妹要搬进来。”

  “你有妹妹?”

  “不像你这么漂亮……”说着,船津沉默不语。

  冬子转头,一看,船津颓然坐在厨房前。

  “怎么了?”

  船津双手撑住地板,好像随时会倒下。

  “觉得不舒服吗?”

  “有一点……”

  冬子环顾?#38393;埽?#25214;到报纸,围在船津嘴边。“你最好吐出来。”

  “不要紧。?#34987;?#25165;刚出口,他剧吐,倒向报纸。

  “等一下……”冬子用自己的手?#24651;?#22312;他嘴边,又从厨房?#38405;?#26469;脸盆。这中间,船律似仍不断呕吐,上身也几次往前倾。

  ?#26114;?#38590;受吧?”

  ?#21834;?#33337;津想摇头,但,眼眶里渗出泪珠。

  冬子由背后替船津擦揉背部。

  也不知是否完全没有吃东西,吐出来的只有黄色液体。而且,好像喝了不少,酒臭味扑鼻。

  不久,船律不再哎吐了,摇摇?#20301;?#30340;站起。冬子替他倒了一杯开水,他漱口后,坐在沙发上。

  “不要紧吗?”

  在日光灯照下,船津?#25104;?#24808;?#20303;?br />
  “最好马上休息。”

  “不……”船津拒绝。

  冬子拉他到床边,说:“快脱掉?#36335;?#36538;着休息。”

  可能很难受吧!船津依言躺上床,不任用力呼吸。冬子把船津脱下的西?#26114;土?#24102;挂好,袜子叠好。

  “对不起。”船津闭着眼,喃喃自语。

  冬子替他盖上毛巾毯。客厅的灯光照到床边。

  “把灯关掉吧!”冬子说。

  船津轻轻摇头。“今夜留下?#31383;桑 ?br />
  “你睡这边,我……”船?#19978;?#29228;起来。

  “不,你休息。”

  “可是……”

  “放心,?#19968;?#19981;会走。”

  冬子按住他,船津再度躺下。大概相当不舒服,又不停用力喘气。

  “我帮你冷敷一下吧!”

  冬子离开床边,弄湿毛巾,放在船津额上,然后再回厨房,收拾吐在报纸上的秽物。她寻找小壶,但是?#20063;?#21040;,不得已,只好把开水和冰块放进茶壶里,拿了杯子,放在床边的书橱上。

  船津好像已睡着,额头上的毛巾快滑落了。冬子帮忙放好时,船津?#35206;?#20302;语,但,却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看看手表,已经凌晨二时半。船津应该不会再醒来。明天搭下午四时的班机,睡晚一点也不要紧,反正,明天打个电话?#34892;?#20182;就可以了。

  冬子再站起身。?#24067;洌?#33337;津好像察觉了,嘴巴动了动,却又再度熟睡。

  “再见了。”冬子在船津耳?#31995;?#22768;说:“保重……”

  冬子自知一辈子都忘不了船津。虽然彼此没有肉体关?#25285;?#20294;从?#25345;?#24847;义来说,感情却是最亲密的。最了解受手术之苦折磨的人是他.尽管有着比自己年轻的压力,但是,反过来说也有轻松的一面。

  现在虽然暂时分手,几年后一定还能够见面,届时,彼?#35828;男那?#20250;如何变化呢?冬子不知道,但,到时候再说吧!男人和女人若只有肉体结?#24076;?#20219;何时候都可以的。“再见!”冬子又低声说了一次,关掉客厅的灯,开门。

  ※※※

  外面云层很厚,有一点风。凌晨三时过后,住宅区不见人影。

  冬子快步走向大马路。走了一条小路,再走三百公尺应该就能到大马路了。

  背后有车子接近,可能是深夜回家的人吧!

  冬子边走边回头。?#24067;洌?#36710;灯射向她。车顶没有灯,应该不是计程?#25285;?#22905;靠向路边,但,车子却在她身旁停住,驾驶座有男人探头出来。“如果不介意,上车吧!”

  街灯的亮光被遮掩,看不太清楚,但男人身穿白衬衫,好像还很年轻。驾驶座旁边还坐着另一位戴墨镜的男人。

  “我们送你回家。”

  “不。”冬子摇头。

  “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附近玩,正?#24613;富?#26032;宿。”男?#35828;?#22768;音出奇的温柔。

  ?#21834;?#20908;子没回答,开始往前走。

  三更半夜里,这种主动搭汕的男人很危险。反正,再走一百公尺就到大马路了。冬子小跑步,车子又随后追上来。

  “小姐。你掉了东西。”

  “咦?”冬子停下脚步,回头。

  车门开了,男人跳下车。

  “知道了吧?”

  “就是你自己。”

  两个男人已迅速挡在冬子前面。戴墨?#30340;?#20154;微笑,走近。冬子回头,背后站着穿自衬衫的男人。

  “干什么?”冬子想逃,但是双?#28909;?#19981;听?#22815;健?br />
  “只是希望你陪陪我们。”

  “住手……”

  冬子大叫的同时,两个男人已前后按住她,而且好像很习惯做这种事,一手捂住冬子嘴巴,一手以刀子抵住她背后,低声说:“再叫就杀了你。”

  同时,冬子的衬衫被扯破,戴墨?#30340;?#20154;接着说:“乖乖听话就没事!”

  见到发光的刀子,冬子全身失去抗拒的力气,用手掩住被扯破的衬衫胸口,被推人?#30340;凇?br />
  在她身旁的男人虽戴墨镜,看起来仍只有二十五岁左?#25671;?#21478;一位开车的男人身穿白衬衫,蓄着长发。

  “走吧!?#32972;?#23376;往前进。冬子望向窗外,想知道究竟要去哪里,男人怒斥:“别看外面!”

  男人似怕被知道要往哪里。车行约莫两、三分钟后,停住。“闭上眼睛!”

  冬子依言闭上眼,男人迅速以带子蒙住冬子的眼睛,就这样下?#25285;?#34987;拉着进?#35828;?#26799;,然后是走廊,紧接着听到开门声。

  “进去!”

  冬子被接着肩膀进入后,蒙佐眼睛的带子才被解开。

  似乎是某处公寓的一个房间,进门后是十?#20171;?#31859;左右的客厅,里面则为铺?#25945;?#31859;的房间,除了中央铺着被褥外,没有任何家具,似乎是单身男人居住的。

  “你该知道接下要做什?#31383;桑 ?#25140;墨镜的男人微笑,抚摸冬子下巴。“如果抵抗,马上就划你两刀!”

  脸颊被?#24230;?#25269;住,冬子闭上限。

  “现在脱掉吧!”

  “快点!”

  冬子迟疑时,戴墨?#30340;?#20154;立刻甩她一巴掌。

  “?#20063;?#21548;话吗?”

  已经无?#25151;商?#20102;,如果照对方所说的脱掉?#36335;?#29306;牲肉体,也许还会让自己回家,否则,脸被伤害可就划不来了。

  “快?#30505; ?br />
  不得已,冬子走到房间角落,脱掉外衣。紧接着,在只有一盏不太亮的日光钉照射的房间里,冬子被剥下内衣裤。由于?#24535;?#21644;羞耻,冬子扭动身体,但,仍被强迫仰卧!

  边忍受凌辱,冬子内心却出乎意料的冷静,边想,要多久才会结束一?#24515;兀?#20284;乎事情既然变成这样,?#24535;?#21644;不安己经没用了。

  最先强暴冬子的是戴墨镜的男人。或许他是个中老手,先抚摸一会冬子的乳这是房,然后说了声“太小了?#20445;?#23601;逞自探入,粗暴的发泄自己的欲望,最后用力抱紧冬子的肩膀,一动也不动了。

  接下来是穿白衬衫的男人,他全身不住颤抖,几乎才刚刚进入就结柬。

  两人泄完欲后,冬子趴在被褥上。这时,戴墨?#30340;?#20154;拍她肩膀,说:?#26114;茫?#20320;很听话,可以让你回去。”

  冬子慢慢拾起脸来,男人把她脱下的内衣裤和?#36335;?#20002;给她。

  “你虽然瘦小,却很有感觉,不错。”

  冬子没回答,再度走到角落,擦?#33945;?#20307;。只觉得腰部一点力气也没有,下身如火烫般的热。她?#24590;?#30340;穿上?#36335;?#20294;,被扯破的衬衫却怎么也拉不拢了。

  穿好?#36335;?#25140;墨镜的男人又自背后蒙上她眼睛。

  “我相信你很识时务的才对,如果报警,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你送她回去。”戴墨镜的男人命令。

  冬子被带进电梯,然后拉着手,回到停在外面的车上。引擎启动,车子往前行之后,穿白衬衫的男人好像才安心了,说:“没问题了。”

  蒙住眼睛的布条被解开后,冬子发现?#30340;?#21482;有穿白衬衫的男人。仔细看,男人似乎才二十岁左右,五官轮廓匀整,一脸少年模样。

  “你不要紧吧?”男人注视前方,问。

  强暴女人之后还要问“要不要紧?#20445;?#26410;免太可笑了。冬子沉默不语。

  男人指了指冬子的手提包,说:“给你留下零钱了。”

  天大概快亮了,道路两旁缓缓升起乳白色的雾霭。

  “下次愿意和?#19994;?#29420;见面吗?”边开?#25285;?#30007;人说。

  冬子没回答,望着开始泛现红霞的东方天空。

  这儿是哪里呢?马路很宽,雾霭中浮现人行天桥,下方有标识牌,上写“右.目黑、中央.高圆寺、左.自由之丘”。

  或许是环状七号公路的外环道吧!

  过了人行天桥,男人开口:“能告诉?#19994;緇昂?#30721;吗?”

  冬子沉默。

  男?#35828;?#22768;调?#26197;?#25552;高了:“不告诉我就不让你回去!”

  沉吟片刻,冬子说出店里的电?#26114;?#30721;,但是,改了其中两、三个数字。

  “姓什么?”

  “中山。”

  “真的吗?”男人停下?#25285;?#29992;原子笔在火柴盒背面抄下。“?#20063;?#26159;流氓,是学生。”

  冬子已经能够相当冷静观察对方了。

  “若是只有我们两人,我一定不会粗暴的。”男人说着,停顿-会。“今晚七时,你在刚才走着的下北泽?#25151;?#31561;我,七时正,可?#22253;桑俊?br />
  女人根本不可能再接近自己被掳走而遭强暴的地方,但对方似是真心。

  “可?#22253;桑俊?#30007;人望着冬子。“这次只是我自己。”

  ?#21834;?br />
  “我其实不想做那种事的。”

  但,现在说这些已没用了,冬子还是已经被强暴了。

  “知道吗?”

  冬子轻轻点头。她并未答应,不过却怕又惹恼了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的男人。

  ?#26114;茫?#37027;么我送你回家。”

  “不,我在这里下车。”

  “不会再?#38405;?#24590;样了。”

  “请让我在这里下车。”

  男人环顾?#38393;?#21518;,又前行约两、三百公尺。这才停?#25285;?#25351;着左手边的小路,说:“你在这里下车后马上走向左边,等两、三分钟后再回来搭计程车。”

  他大?#25490;?#34987;冬子看见自己的车牌号码。

  冬子点点头,下车。

  “快走!”

  冬子开始走向小路。?#38393;?#30340;住家仍在朝露中?#20102;?br />
  “今晚七时,知道吧??#21271;?#21518;传来男?#35828;?#22768;音。

  但,马上又响起车子?#27801;?#31163;去的声音。

  冬子站住,等声音消失后,这才转身往回定。朝阳在乳白色雾霭中爬升,男人离去的方向已无车影,另一例有两辆大卡?#21040;?#36830;驶近。

  冬子站在国道上等计程?#25285;?#24038;手提着手提包,右手拉住衬衫胸口被?#35835;?#22788;。不知道的人见到,或许以为是大清早太冷,所以用手遮住胸口。

  不久,一辆计程?#36947;?#20102;,冬子招手。

  ?#23433;?#23467;桥。”她上?#25285;?#35828;着,靠在椅背上。

  可能因为天刚亮独自等计程车而感到不可思议吧!司机问:“你有急事吗?”

  “是的……”冬子含糊回答。她已无说话或思考的气力,只希望早些回家休息。

  车子在清晨的宽阔马路上?#27801;郟?#21482;是时而会有卡车擦掠而过,此外,不见其他车?#23613;?br />
  约莫十分钟后,车子抵达公寓门前。

  刚才,男人说有留下零钱,但,冬子?#19997;?#25171;开手提包一看,?#31895;?#21097;一张五百圆钞票和四个一百圆铜板。冬子记得出门时,应?#20040;?#30528;三张万圆钞,但,似乎也被那两个男人拿走了。

  勉强够付车资七百三十?#30149;?#20908;子付过后,下?#25285;?#38654;霭已消失,路穷电线?#35828;?#36335;灯也熄灭。公寓石?#21483;?#38752;着送牛奶的脚踏?#25285;?#23567;路前方有位正利用清晨慢跑之人。

  公寓里的住户似乎都还在?#20102;?br />
  离开这里是昨夜十一时过后,但,冬子?#28147;?#24471;?#36335;?#24050;经很是遥远以前了,恰似完成了漫长之旅,好不容易才回到家。她穿过楼下大厅,搭上电梯,途中仍害怕男人们会?#24433;?#22788;出现,但,马上又告诉自己:该来的就?#31383;桑?br />
  ?#20381;?#27627;无变化,和出门时一样,桌上放着喝完的白兰地酒杯,沙发上叠放着脱下的睡袍。看着这一切,冬子深吸一口气,趴在沙发上了。

  悲伤和气愤的感觉并不强烈,只是非常疲倦,甚至觉得静静不动的话,都能就这样睡觉。

  不久,冬子站起来,脱掉?#36335;?#36208;进浴室。冲过身体,把全身抹满泡沫再冲净,却仍横不?#36824;?#21448;将浴缸放满?#20154;?#28024;泡着。

  约莫过了一小时,她走出裕室时,听到报纸塞进信箱的声音。

  但,她并未去?#24125;?#32440;。换上新的衬衣,上?#30149;?br />
  窗帘仍拉上,阳光从缝豫射进来。该是大家起床?#24613;?#19978;班的时刻了。

  就算这样一睡不醒也无所谓!?#20013;?#26127;迷数日,几天后才被谁发现……冬子想像着变成尸体的自己,闭上眼。

  ※※※

  醒来时,窗帘缝?#28193;?#36827;来的阳光更亮了,已跨越床沿。看看枕畔的座钟,是十一时。时间还是同样流?#29275;?br />
  冬子想起船津。他说是下午四时的班机,那么应该已经?#24613;?#21069;往机场了吧!

  之后,她才想到自己的店。十一时的话,友美和真纪应该到了,正要开门营业。或许,她们正等着自己前来也不一定。今天虽没有什?#31895;?#35201;的事,不过有两顶帽子必须?#25442;酰?#24536;掉了可就麻?#22330;?br />
  冬子等自己脑筋更清醒后,才拿起枕边的电话筒打到店里。

  “老板娘,你在哪里?”真纪的声音传来。

  一瞬,冬子觉得对方的声音特别清新。“还在家。不过,今天想休息。”

  “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严重,只是头脑昏沉沉的。”

  “感冒了吗?现在正流行哩!”

  “里见小姐和川崎小姐下午会来拿帽子,记得交给她们。”

  “知道啦!那么,下班后我们去看你。”

  “不必了,明天应该就好了,有什么事的话打电话给我。”冬子挂断电话。

  或许昨夜受到的打击仍残留未去吧?脑海仍旧昏沉沉的。她又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20173;?#24230;醒来,已经是下午三时过后,由窗帘缝?#28193;?#20837;的阳光已移至?#27493;擰?br />
  三时过后的话,应该是船津快搭机的时刻了。

  冬子盯视着阳光,久久,坐起身来,但在同一?#24067;洌?#21452;腿内侧和肩?#28201;?#36807;一阵闷痛。勉强站起来,可是上身仍微微前倾,双腿好像无法并拢。

  她慢慢走到厨房前,钮开瓦斯开关。虽然没有食欲,还是希望能喝一杯浓浓的咖啡。

  正当她站在厨房?#20154;?#28903;开时,电话铃声响了——

  会是谁打来的呢?

  一瞬,冬于全身紧张了,走近电话。总不可能是那两个男人吧?

  她怯怯的拿起话筒,立刻听到是广播的声音,以及船津的声音。

  “是我,现在人在羽田机场。你今天果然没有来送行?”

  “啊……”冬子松了一口气,坐在电话机旁。

  “昨夜让你困扰,对不起。你什么时候离开呢?我一点都不知道。”

  “马上就要搭机了,我只是想最后再听一下你的声音……今天没去店里?”

  “是的。”

  “这么一来,会有颇长的时间无法见面了。或许有空?#19968;?#22238;来,在那之前你要保重自己。”

  “你也一样……”

  “怎么了?好像有气无力的样子。”

  “不,没什么。”

  “那么,在最后,请说些什?#31383;桑 ?br />
  “保重……”

  “我爱你,虽然去美国,同样忘不了。”

  船津的声音和广播登机的声音重叠了。

  “请别忘了我爱你。”

  “谢谢。”

  “那,我走了。”

  “一路顺风。”

  “你也要珍重。”

  电话挂断后,冬子仍握着话简发怔,久久,才搁回话筒,水烧开了,冬子静静听着沸腾的笛音,隔了好一会才?#23616;?#36523;来冲泡咖啡。之后,她端着咖啡杯回沙发,坐下——

  终于走了……

  她缓缓嘎饮咖啡。浓浓的黑咖?#28909;?#22905;昏沉沉的头脑逐渐清醒了。她走向房门,?#27809;?#26089;?#20808;说?#25253;纸,翻开,只看大标题。

  没什么特别要?#29275;?#26368;多的是胰路事件和车祸事件,也有一则标题是“年轻女性遭强暴”的新?#29275;?#24403;然主角不是她,地点也是千?#26029;亍?br />
  冬子收?#22918;?#32440;。时间是下午三时半。

  公寓左手边的树丛传来蝉声。阳光相当强,气温好像也上升了,看这情形,梅雨季节已将过去,冷夏可能也快结束了。

  冬子?#24433;?#33394;蕾丝窗帘移回视线,点着香烟。确实,在身体疲倦时,最先想到的还?#24378;?#21857;和香烟。

  静静吐出的烟雾先往前面直流,然后微向右倾飘散。凝视着烟雾之间,远逝的记忆在身?#36851;晕?#32531;过一口气之下苏醒了。然后,冬子感到身体里面某个部位有了甜美的触?#23567;?#24456;柔和,却很轻松、舒畅。

  “奇怪!”冬子喃喃自语,站起身来。只觉得若这样继续坐着会彷徨、不安。

  她看看时间。已是船律搭?#35828;?#29677;机起飞的时刻。他?#19997;?#22352;在座位上正想着自己吗?

  但,心里那种甜美的感觉还是不断?#21487;?br />
  “讨厌!”冬子摇摇头,进入浴室。

  她脱掉睡抱、内衣裤,扭开莲蓬头,从头上冲着全身,她想完全冲掉船津的事、两个男?#35828;?#20107;,以及留在自己体内的余韵。

  从今天早上到现在,这是第二次?#19995;?#20102;,但是,不管怎么冲洗,好像都洗不掉被男人们强暴的污秽,只是,至少她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了。

  从浴室出来,冬子换上鲜艳花色的洋装,心想,这样或许能抹拭掉昨夜厌恶的回忆。

  之后,她把咖啡杯拿去厨房,拉开窗?#20445;?#24320;始打扫房间。

  外头如她想像的非常晴?#21097;?#30475;样子梅雨季节终于结束了。她推开家具开始打扫,听着吸?#37202;?#30340;马达声、轻轻哼着歌之间,暂时忘掉昨夜之事。

  打扫过后,她觉得精神舒爽多了,再度冲泡咖啡。

  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但,冬子仍无食欲。平常假日冬子在家也只吃点巧克力或饼干之类,所以没吃东西并不觉得难过。就这样,她茫茫然看了约一个钟头电视节目。不久,阳光暗了下来,房间里逐渐转?#25285;?#19996;边大楼的?#28526;?#20063;被夕阳染红。

  快六时了。开灯,凝视黑暗的窗外之间,冬于想起清晨时穿白衬衫的男人所说的话。

  “愿意和?#19994;?#29420;见面吗?下午七时,我在下北泽大马?#25151;?#31561;你,?#20063;?#26159;流氓,是学生……”

  从初见面时粗鲁的言?#21097;?#24456;难想像男人会讲这样的话,那种语气近乎哀求。

  “知道吗?我一定会等你。”

  冬子无法理解男?#35828;男那欏?#24819;和自己强暴过的女?#35828;?#29420;见面、而?#20063;皇强?#29609;笑,是很认真……简直就像在恳求自己?#19981;?#30340;女人——

  真是奇怪的人……

  看来那两个男人是满意冬子的身体了,甚至,年轻的穿白衬衫很明显还对冬子有所迷恋。

  当然,冬子并不会因为这样就原谅他们。纵使他们本性善良,她内心那股被强暴的憎恶永远无法消失,但,若排除这点,却又觉得也不是那样痛恨对方。

  他们如争食尸体的秃鹰般藉冬子的身体获得满足——那没有子宫、性冷感的身体。

  想到这儿,她的?#37027;?#24573;然?#34892;?#24320;朗了,视线由窗户移回,再度冲泡咖啡。今天,这已经是第三杯了。第一杯是?#37027;椴业?#30340;回到家,昏睡后醒?#31895;?#26102;;第二杯则是下午,船津的班机起飞时;而,现在是第三杯。

  喝每一杯咖啡时,冬子的心境皆不同,但是以现在最为平静。

  下午七时了,冬子边喝咖啡边想像年轻男人在?#25151;?#31561;待的情?#21834;?#30007;人会穿何?#22336;?#35013;呢?是和清晨同样的白衬衫,抑或穿西装打领带?

  不管如何,想像着男人正等待着昨夜所强暴的女性之紧张样子,冬子忽然感到可笑,也有一?#22336;路?#22312;观赏喜剧的快乐。

  但,男人究竟怀着何?#20013;那?#31561;待呢?是在?#25918;?#31449;立着,一边抽烟?或?#21480;?#22312;电线杆后,满怀戒心的环顾?#38393;埽?br />
  如果报警,或许能够逮捕他也不一定。

  但,会做那?#21482;?#20107;的男人?#24049;?#29409;猾,或许只?#24378;?#36710;在那附近绕圈子,一旦见到警察就马上溜之大吉。

  当然,冬子也不想报警。明知这样是放任他们为非作歹,但,她只希望忘掉这件事。

  问题是,男人明知危险,若仍然在现场出现,也不得不佩服其勇气了。

  冬子又啜饮一口咖啡,感觉上,她认为想像着男人站在路边、不停望着?#38393;?#31561;待的情景,就已经是向对方报复。不久,七时半了,男人应该已经离开,而,今夜如果不去见对方,大概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了吧!

  一瞬,冬子忽然感到男人很可悲了。既然害怕警察,男?#35828;却?#26102;绝对非常紧张吧?那么,他又为何要等待呢?——

  文学殿堂整理校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23548;?#36820;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