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1章 雁來紅

  雖然不是記得很清楚,卻知道比以前更激烈、更狂熱,即使現在醒來,

  身體還是沉溺在那種感覺里。恰似每下一場雨秋意就更深般,冬子的歡愉

  也是每被貴志擁抱一次就更強烈,和冬子初次邂逅貴志的的情形酷似。

  不久前才在陽臺綻放的牽中花現在已腦萎,只剩下供蔓藤攀爬的竹枝孤伶伶矗立在花盆里。

  十月第一個星期五,冬子由店里國家時,在車站前的花店買了時雞頭(譯注:雞冠花)。

  她從紅、黃等斑多種顏色中挑出最紅的品種。

  花店老板告訴她:“時雞頭別名雁來紅,等雁群飛來的時期會比現在更紅。”

  最近也不知為什么,冬子特別喜歡搜集紅色的花。

  以前的她總覺得紅色太刺眼,只喜歡灰色和接近深藍色這類較沉淀的額色,但,最近似乎有點改變了。

  常有人說,女人喜歡朱紅色代表內心在燃燒。但是也有人說是由于內心寂寞。

  終究何者正確,冬子并不知道,不過也許都正確。

  的確,單身的寂寞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強烈,見到高校時代的同學結婚,身旁兒女環繞時,內心會有一種被據棄的寂寞。不過,這也是因為冬子已快三十歲的緣故吧?別人或許沒有那樣敏感。

  眼尾有了小皺紋,總讓她想起自己的年齡,想到已經不再年輕,青春逐漸遠離。

  但,在各種不安中,冬子的單身生活仍未崩潰,乃是因為貴志存在于她內心深處。不管如何想抗拒,七年的感情終究無法抹煞掉。即使腦子里有了分手的念頭,身體和感覺仍難以割舍。

  不論是熱情或冷感,都只是因貴志而產生的變化,而,現在又再度接近她了。

  盡管青春逐漸遠離,隨著重拾性的歡愉,最近的冬子似乎又更漂亮了。事實上,貴志就曾以開玩笑的語氣說過“你最近更美、更性感了”。的確,冬子也知道自己的肌膚更有彈性、更細傲,仿佛有一段期間已快枯萎的花苞又綻放了。

  冬子曾因自己身體如此瘦弱,卻又有著旺盛生命力而感到憂郁,似乎體內潛藏著某種和瘦弱外表截然不同的堅韌,就像葉雞頭的鮮紅中既有燃燒般的華麗,又有某種難以言喻的寂寞。

  脆弱和堅韌并存于鮮紅中,拾似冬子的內在和外表。

  傍晚,在落日中看著葉雞頭的鮮紅,拉上窗簾時,貴志來了電話。

  “你在干什么?”

  “發呆。”

  “哦……”貴志說。“明天要見面嗎?”

  冬子答應了。

  “明天下午八時或九時可以嗎?”

  “八時好了。”

  “那么,去赤飯吃飯吧!上次去過的‘皮斯特’。”

  “好。”

  約好時間、地點后,貴志說:“我最近正在設計新大樓。”

  感覺上貴志會提到這件事,重要的并非其內容,而是要讓冬子知道他目前正專注于工作,或許,溫柔體貼的貴志考慮到周末夜冬子獨自在家很可憐,才刻意這么說的吧!

  亦即,如果可能,他很想馬上過來,卻又沒辦法,而且理由并非因為在家,而是忙于工作。

  冬子對貴志的這種體貼了解得-清二楚。雖然表面上什么話都不說,卻對冬子極盡關心能事,而,冬子就是被他的這點體貼所吸引。

  就是這種多年以來培養成默契的平淡感情最難割舍,如果是因經濟實力、社會地位等客觀因素所吸引,會更容易分手,而且分手后也不會留下任何遺憾,但是……

  貴志說過明年或許會和冬于結婚,但,真的有可能嗎?或許以他那樣溫柔的個性,很難忍心強迫妻子離婚。

  只是目前的冬子并不在乎這點,她冀求的是實際關系,希望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女人,這樣就能定下心來,永遠守著貴志。

  ※※※

  翌日下午八時,冬子前往“皮斯特”時,貴志還未到。等了約莫十分鐘,貴志才匆匆趕來。

  “抱歉,我遲到了。點叫什么了嗎?”

  “還沒。”冬子只喝果汁。

  “那么,葡萄酒燜牛肉好像不錯,你覺得呢?”

  “隨便。”

  貴志另外又點叫了葡萄酒和濃湯后,望向冬子。“這條項鏈真漂亮。”

  瞬間,冬子伸手按住胸口,回答:“船津送的。”

  今天臨出門時,冬子不以為意的戴上。她穿了談藍的洋裝,本來考慮是否配戴白玉項鏈,最后還是選擇船津送的項鏈。

  “托一位朋友帶回來的。”冬子補充說。

  “原來如此。”貴志盯視一會,從口袋里掏出香煙。“看來他果然喜歡你。”

  “沒有這回事!他在那邊已和美國女孩同居了。”

  “哦……”

  “像他那樣正經的人,真令人搞不懂哩!”

  “不!”貴志啜了一口葡萄酒,用餐巾擦拭嘴唇。“可能身邊沒有女人難免寂寞吧!”

  “他的朋友也是這么說的。”

  “人在外國,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不管在國外或國內,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男人,女人絕對不會和對方在一起的。以寂寞為藉口,男人太任性了。”

  “或許吧!”

  “女人可以單獨一個人……”

  “男人比女人懦弱的。”

  “不對!”

  “不,確實是。男人較懦弱,不管精神上或肉體都是一樣。”

  “那只是藉口!”

  “男人一旦精神受影響就會變成性無能,但是女人不一樣。”

  “是嗎?”

  “女人隨時能夠激烈燃燒自己。”

  “可是,也有熄滅的時候呢!”冬子辯稱。

  “就算熄滅了,火苗還是存在,隨時會再旺盛燃燒起來。”

  “沒有那么簡單的!”

  “不,一定可以。”

  “討厭……”

  “我沒有別的意思。”

  “可是,很奇怪呢!”

  “奇怪什么?”

  “有時燃燒,有時卻熄滅……”

  “毫無理由嗎?”

  “不知道。”

  “別談這些了。待會兒去上次那家酒廊?”貴志問。

  冬子點頭。

  約莫三十分鐘后,兩人走出“皮斯特”。

  外面下著小雨。聽說臺風在四國一帶登陸,可能是受其影響吧!

  計程車抵達飯店后,冬子跟著貴志走出地下樓的酒廊。冬子喝白蘭地。不久,貴志邀她跳舞。

  幾乎全是慢步舞曲。跳第三支舞時,貴志在冬子耳畔低聲問:“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什么事?”

  “手術呀!”

  “討厭死了……”

  “我還想摸那個疤痕呢!”

  冬子忽然覺得全身發燙了。

  走出酒廓已十一時。雨仍下個不停。貴志似想在飯店休息,但,冬子拒絕了。

  “那你想怎么辦?”

  “我想回家。”

  貴志點點頭。兩人搭乘飯店門口的計程車。

  三年前和貴志分手時,冬子認為此后絕對不會再讓任何男人進入自己的住處,她打算獨自生活,但,現在她卻主動邀貴志回家,似乎已忘記三年前的決心。

  ※※※

  翌晨,冬子醒來時已是上午八時過后。

  窗簾縫隙射人的陽光很亮。遠處傳來車輛來往的聲音。昨夜,不,應該說是今晨,貴志三時過后才離開。本來,貴志想留至天亮,還是冬子強迫他回家。

  之后冬子又睡著了,才會這么晚醒來。若是平日,她必須趕著做家事后準備出門,但,今天店里公休,不必趕時間。

  昨夜,冬子再度燃燒了。雖然不是記得很清楚,卻知道比以前更激烈、更狂熱,即使現在醒來,身體還是沉溺在那種感覺里。恰似每下一場雨秋意就更深般,冬子的歡偷也是每被貴志擁抱一次就更強烈,和冬子初次邂逅貴志時的情形酷似。

  而且,歡愉比以前更濃烈,仿佛與意志無關,只是身體自行旺盛燃燒,無止盡的……

  冬子雖對繼續這樣下去,以后會變成如何感到不安,但,另一方面,她卻深知自己的身體完全蘇醒了,不會再失去這樣的喜悅,也自信永遠不會忘記。

  但,時而她仍會想起:以前那段有如走在冰冷、漫長的隧道里的感覺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何會有那樣的空白階段出現呢?又為什么會忽然消逝無蹤?

  醫師、貴志,甚至冬子自己都不明白其理由。

  但,不管如何,冬子的身體己從翳影下走出。她再度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可思議了,似乎那既是屬于自己,卻又有某一部分并不屬于自己,亦即,體內有某一部分完全獨立,絕對不會受意志所支配。

  “奇怪哩!”冬子在柔和的陽光里喃喃自語。“為什么會這樣?”

  但,問自己也不可能知道的!

  “起來吧!”冬子在床上伸懶腰。

  忽然拾起臉,見到枕邊的床頭柜上放著船津送她的項鏈,但,不知何故,在上午的陽光里,似乎變得褪色、平凡無奇了。

  冬子拿著梳子,拉開陽臺的窗簾。瞬間,上午的陽光迫不及待似的一齊涌入。

  臺風剛過,陽光燦爛、眩眼。她深呼吸,走出陽臺,開始梳頭發。

  假日里,公寓下方的庭院有孩童騎著腳踏車玩。前方馬路上有少年握著球棒奔跑。

  道路、住家、還有再過去的神宮森林都溢滿秋陽。

  冬子哼著歌曲緩緩梳著頭發。梳子上有五、六根脫落發絲,她邊用紙包住,邊低下頭,忽然見到腳邊的葉雞頭。

  是兩天前買回來的,但,此刻已比當時更加鮮紅,仿佛在秋日的天空下燃燒。

  沉吟片刻,冬子想起另一個名稱了——雁來紅。

  花店老板說過,當雁群飛來時,葉雞頭會更紅!

  “更紅……”冬子喃喃自語。

  她忽然錯覺自己的身體也似乎被染紅了。

  自己體內也有紅色的花苞,而此刻“紅花”開始燃燒、綻放。

  或許,這朵紅花一直都在燃燒、續放也末可知,只是依時間的不同,色調會呈現微妙的翳影,亦即,在熊熊燃燒時,也有冷漠沉淀期。

  至于何時會化為鮮艷的紅花?何時會莫名的褪色?冬子至今仍不明白。

  只是,她此刻完全相信,自己體內的確存在著“紅花”的花苞——

  文學殿堂整理校對

上一章 回目錄 返回列表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