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五、婆娑

  整个八月,风野都比较空闲,从九月中旬以后渐渐忙了起来。

  前一段写的“试问医疗行政”的文章颇受好评,所以现在又着?#20013;礎?#20026;医者戒”的系列报告文学。另外,还要继续写六月以来一直承担的“走近名人”专栏以及保险公司的公司史志。忙,说明有事干,不是坏事。但是,写得好,人家下次就期待着更好,这是个很大的压力。

  总编辑说过好几次了,?#20843;?#21033;的话,有可能获得纪实文学奖?#34180;?#36825;或许?#36824;?#26159;鼓励之辞,但是听了觉得心里挺舒服。

  “好,我非干出个样子来。”

  风野面向书桌暗下决心。如果得了?#20445;?子对自己大概会?#25991;?#30456;看,再不会嘲讽什么“?#26639;?#23376;的?#34180;?#20852;许就此把注意力从年轻人身上收回来呢。

  “为了不输给年轻男人也得干出个样子来。”

  本来工作与年轻男人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但是风野下意识地把二者联系了起来。

  这次采访不单局限在东京,还要去了解各地的医疗实?#26159;?#20917;,所以往外跑的机会很多。

  十月初,为?#35828;?#26597;一家逃税大产医院的情况去了趟大阪。当然,因为是周刊?#21448;?#30340;工作,交通、住宿全可以报销。

  在大阪住了两夜,第三天晚上赶回东京,一出羽田机场,立刻给-子拨了个电话。

  “再有一个小时我就到了,给准备下晚饭。”

  “你在机场随便吃点再过?#31383;傘!?br />
  满以为-子会高?#35828;模?#22238;答却是如此冷淡。

  “人?#21307;舾下系?#21018;回来,一个人吃饭多没劲。简简单单的就行,快点给我准备吧。”

  “知道了。”-

  子的回应仍然十分消极。

  昨天通电话?#20445;?子还高高兴?#35828;?#38382;今天几点的飞机。怎?#27492;当?#23601;变了。

  可能公司里遇上不?#25215;?#30340;事。风野潇洒地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每当钱包鼓起来?#20445;?#39118;野出手都很大方。路上,在首都高速路幡谷出口处堵?#25285;?#29992;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抵达下北泽。

  “喂!”

  风野打开门,把手提包放在地上-?#21448;?#26159;从里边探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迎出来。

  这样的迎接方式,让人感到扫兴。风野想先洗个澡,但肚子饿得厉害。

  “先来点啤?#21860;!?br />
  风野脱下衣服,直接换上睡衣坐到桌前-子从冰箱里取出啤酒,递过杯子和开瓶器。风野自己起开瓶盖猛灌了一口。

  “啊,痛快。”

  风野今天一早起?#28147;?#27809;停脚,采访过程顺利,看样子能出篇不错的稿子。啤酒不能助兴,-子冷漠的表情让风野觉得意外。

  “对了,给你买礼物了。”

  风野从提包里掏出一个嵌着象牙的小盒子放在桌上。

  “不知道合不合你意?”-

  子朝桌上看了一眼,仍然站在煤气灶前看着烧鱼。

  “下个月还要去一次大阪,咱们一起去吧,星期六、星期日你又没事。”-

  子没?#20889;?#35805;,把-鱼干、米饭、酱汤摆放在饭桌上。米饭好像是接到风野从机场打来的电话后现做的,还冒着热气。从?#21487;?#30475;饱餐一顿是足够了。但是,显然这不是下功夫做的。

  “不打开看看吗?”

  风野喝着啤酒,示意-子桌上的小盒子。

  “谢谢!”-

  子客气了一句,伸手解开系着的围裙,脸上没表现出高?#35828;?#31070;态。

  “怎么样?”

  “挺好的。”-

  子点着头,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欣喜地?#21834;?#25105;真高兴?#20445;?#21516;?#26412;?#20010;大躬。

  “跟我去大阪吗?”

  “还是你自己去的好。”

  “哎?出什么事了吗?”

  风野夹了一块鱼,?#20013;?#22312;盘上-子摇摇头。

  “你可不大对劲啊,我刚回来你就……”

  “啊,装得还挺像。”

  “装?我装什么了?”

  果然是不在的这几天里发生了什么事。风野对-子说今天回来,而且就是这个时间回来的,并没有撒谎哄骗-子。

  ?#26263;降自?#20040;回事?”-

  子起身到灶边上,一边烧水一边说:“你夫人找你呢。”

  风野全明白了。去大阪的这几天里-子与妻子之间的确有事情发生。

  “刚才你太太来过电话。”

  风野把吃了一半的饭碗放在桌上看着-子问道:

  “打到这儿了?”

  “那当然了。”

  妻子肯定知道风野与-子来往,也肯定知道-子住在下北泽一带。两三年前,-子寄来过一张贺年卡,妻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还有一次,-子来电话是妻子接的。当时妻子问:“你住在什么地方?”-子就说了。

  ?#36824;?#21363;使知道这些,妻子也不会有-子的电话号码啊!

  通过住址查电话号码是个办法,但是那张贺卡还保存着吗?妻子能不声不响地在挂历上记下男人夜宿?#36824;?#30340;日子,就完全可能留着那张贺卡。

  也有可能妻子看了风野的记事本。一般记事本都放在上衣口袋里,有时也放在提包里,偶然还忘在书房的书桌上。本子上清清楚地写着矢岛-子,只要?#34892;?#26597;?#20063;?#19981;困难。

  曾经有一次,妻子又为风野外宿发脾气时说:“说不定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发生点什么事,你起码把你在外边的地址留给家里。”当?#20445;?#39118;野模棱两可地点?#35828;?#22836;。心中为妻子摸不准自己的去向而暗自松了口气。

  ?#36824;?#24590;?#27492;担?#22971;子?#35895;话?#30005;话打到-子这里,实在胆子不小。妻子若是尝到甜头,今后总往这里打骚扰电话,或是找自己的话,问题就?#29616;?#20102;。

  以前想不到妻子能做出这种事,现在?#22351;?#25552;心吊胆。

  “真是她吗?”

  “我能瞎编吗?你太太说得明白,‘我家男人没在您府上打扰吧?’就这?#27492;?#30340;。”

  “那你答话了吗?”

  “我不能装不知道吧?她好像是有急事。”

  确?#25285;?#33509;没有急事也不至于往丈夫的情妇家打电话。

  “你跟你太太说的是明天回?#31383;桑俊?br />
  风野对妻子说明天回去,但是连夜赶回来?#37027;?#22312;-子这里过夜。要是妻子有所察觉就可能已经往大阪的旅馆打过电话。

  “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勉强到我这儿来呢?”

  “其实并不勉强。”

  “反正我不想让人说成?#24213;?#30340;猫。”

  “我老婆她……”

  风野话刚出口就咽了回去。对什么“妻子?#20445;?#32769;婆”这类词-子格外敏感,她希望自己被人这么?#23567;?#25152;以,稍不小心就可能招致不必要的罗嗦。

  ?#20843;?#26159;那?#27492;?#30340;?”

  “还有呢。什么你知道体贴妻子啦,孩子们都?#19981;?#20320;啦。多好!”

  “说我和她彼此相爱?”

  “夫人过生日时你送过一条项?#31383;桑?#26126;年是结婚十五周年,还准备一起去?#20998;?#26053;行,是吗?”

  的确,风野给妻子送过一条项链,那已是两年前的事了。而?#19968;?#26159;因为孩子们说妈妈过生日必须送礼物,才临时跑到百货店买了一条项链。去外国旅行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两年前在老家?#20445;盖?#35828;,你们明年就结婚十五年了,带上妻子出国看看。妻子是还没出过国,但当时风野并没有明确答应一定要出国。

  “这话都扯哪儿去了……”

  “还说你知道心疼人,她可幸福了。”

  妻子为什?#27492;?#36825;些?#30475;?#22040;八字没一撇的出国旅行,让独身未结婚的-子听了又?#31859;?#20309;感想?看来,妻子有意刺激-子,显示自己的优越地位,如果-子因此一怒之下与风野分手才正中下?#22330;?br />
  ?#20843;?#20081;说的,不要放在心上。”

  “我能不放在心里去吗?”-

  子气哼哼地吼起来。妻子与-子从此进入公开的敌对状态。该如何不留隐患地收拾局面呢?#22350;还?#39118;野眼下更关心的是电话内容。

  是出版社有什么急事?或者是乡下的?#30422;?#30149;了?还是孩子出了什么事?可是,如果事情真的很?#20445;?#22971;子不会在电话上没完没?#35828;?#20081;说一气的。最大的可能性是出版社方面关于工作的事情。但是,手头上该交的稿子都交了,剩下的稿子也不急。

  “那,你后来怎?#27492;?#30340;?”

  “我当然说不在这里了。她又接着说:‘你?#36824;?#26159;我丈夫众多情妇中的一个。’我实在气极了,就对她说,你今晚上多半回我这里过夜。”

  风野听得目瞪口呆-子真是?#36824;?#27515;活,弄得自己毫无周旋的余地。这简直是妻子与-子的正面冲突。

  “你还说过,‘我妻子为人宽厚’吧?你听听她是怎么宽厚的!什么‘他?#36824;?#26159;一时寻欢,?#37326;?#20182;暂时借给你,什么时候他再甩了你,让你受累了。’”

  ?#21834;前。?#25105;倒挺想把他还给你,可是您家先生非往我这儿靠,我也没什?#31383;?#27861;’,我就这么顶的她。”

  “天?#27169; ?br />
  风野搔了一下头发,把杯中啤酒一口喝干了。虽然只是电话上的交锋,却也够绝的。风野更想知道妻子为什么特意打这个电话,真有急事的话,也不能放着?#36824;堋?br />
  面前就是电话机,往家拨个电话立刻就能清楚。

  然而,在暴怒的-子面前跟妻子通话无异于火上烧油。拎子的脸甚至?#34892;?#20130;奋地扭曲起来。

  这个电话只能在外边打,也只好再换一次衣服。

  “我得去看?#36766;?#20917;。”

  见风野饭吃了一半就要走,-子马上就说:“请您快回?#37326;桑 ?br />
  “不是回家,我去趟公司。”

  凤野进了里屋脱下睡衣,换上来时的那身衣服,领带也?#36824;?#19978;系,在衬衫上套上西服,正要出门,-子在背后?#26263;饋?br />
  “您别忘了拿提包。”

  “我去趟公司,一会儿就回来。”

  ?#26263;?#35805;是你家来的,你太太找你有急事啊!”

  风野自?#20889;?#31639;,?#36824;?#26159;不能?#27599;?#22859;状态中的-子于?#36824;?#25165;说自己去公司。难道女人体察不到男?#35828;?#36825;番苦心吗?抑或是心中明了却成心发难呢?

  “估计是公司的事情。”风野一边穿鞋,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子似心有不?#21097;骸?#25105;看你干脆直接回家得了。”

  “太太烧的一手好饭?#24120;?#22806;边的?#40723;?#21507;得无法下咽,不是吗?”

  “你又说到哪儿去了?”

  “你太太还说你就?#19981;?#22905;做的饭菜,做什么吃什么。”

  妻子做饭的手艺的确不错,虽然不是什么名菜。妻子在海边长大,特别擅长鉴别生鱼的?#35782;齲?#35843;料也配得恰到好处。

  风野确实夸奖过妻子:“好吃?#34180;ⅰ?#39277;馆的饭菜也赶不上你的手艺?#20445;?#20294;也是那?#20174;?#38480;的两次,并没有一天到晚挂在嘴上,更没说过“外边的饭菜无法下咽?#34180;?#24618;不得-子今晚备的饭菜那么简单。

  “你要上玉城学园的女儿也正等着你回家呢!”

  风野的大女儿明年上高中,提出让她上附近名校玉城学园也是妻子自己,风野并没有表示赞成,也没有表示反对。可是妻子好像把这一切都说成是风野的主意,向-子夸耀风野如何顾家、疼孩子。

  “荒?#21860;?br />
  风野再一次为女?#35828;那?#34180;而感到无奈。

  趁有急事打电话的机会,妻子有的事没的事?#27809;?#26469;一通大发议论,真是差劲。另一方面,为这耿耿于怀的-子也真够呛。

  风野早已无心辩解,默默地出了屋,实际上再解释恐怕也?#21069;追压?#22827;。

  妻子也真是的,对独身又没有孩子的-子讲自己被丈夫爱恋、家庭和睦、孩子们健康成长等等,只能使-子自?#21834;?#27822;丧。就算是有仇,也不能咬住人家要害狠咬啊。这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吗?

  妻子表面上老成稳重,竟然干出这等事来。

  但是,如果站在她的?#23884;?#30475;问题,对她的心情也不难理解。

  在电梯上,风野仍然在?#20102;肌?#36523;为妻子,当有急事?#27604;疵话?#27861;与丈夫联络上。丈夫出差在大阪过夜,旅馆里却找不着人。倘非不得已,妻子是不会把电话打到-子处的。

  问比自己年轻、俘获了自己丈夫的女人“我丈夫在你?#23884;?#21527;?”作妻子的肯定感到羞辱难当。

  既然毅然决?#22351;?#25171;这个电话,不把心中积怨倾倒出?#28147;?#19981;能求得内心平衡。?#25381;写?#22040;丈夫如何爱着自己,如何与丈夫亲密无间,才能抹去蒙受的羞辱。正是这种急切的报复心情才使妻子夸大其辞的吧。

  夹在两个女人之间的风野,完全理解双方的心情,冷静下来看,两个都有各自的道理。

  风野有时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自己虽处于这三角关系的顶点位置,但可以置身其外,冷眼相向,?#36335;?#33258;己是局外人,对两个女?#35828;难现?#23545;立反倒震惊、?#21482;牛?#19981;知所措。

  然而,风野是没资格唱高调的。无论多么无?#27169;?#22810;么没有价值的争端,始作俑者,非风野其谁?如果没有风野这种男人搅在中间,两个根本不相识的女人之间何来矛盾?风野制造了争斗的原因,哪有资格作壁上观评论什么“无谓的争斗”呢?既然知道“无?#20581;保?#20026;什?#20174;?#19981;努力制?#39038;?#30340;发生呢?

  想到这些,风野再一次痛恨起自己的无能。

  天阴?#33080;?#30340;,看不到星星、月亮。

  九点钟刚过,街角的杂货店还?#36824;?#38376;,香烟柜前红色的公用电话摆在那里。风野走过去,往周围看了一下,然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因为出了?#26143;?#25152;以风野先多塞进几枚十元硬?#25671;?#35805;筒中听得铃声刚响,就传来小女儿的声音。

  “爸爸,你在哪儿?”

  “在外边,把妈妈叫来。”

  妻子好像在别的房间,稍过片刻才接?#35828;?#35805;。

  “是我呀,谁找?#37326;。俊?br />
  “你在哪儿啊?现在。”

  跟孩子刚才的问题一样。风野压低嗓门说:

  “我在大阪,是不是有什么事了?”

  “可是旅馆里找不到你啊。”

  “我想着或许今天赶回来,所?#22253;遜客?#20102;。”

  “你在哪儿打电话呢?”

  “啊,我?#36824;?#26159;问问,怕有什么事。”

  “那你没有问过别人吗?”

  “没有哇!快告诉我有事没有?”

  “有个?#20889;?#26494;的来了个电话,说有急事要见你。”

  村松是?#21448;尽?#19996;亚周刊》的主编,他与自己的这次大阪出差没什么直接关系,所以没有告诉他自己去了哪里。

  “什么事啊?”

  风野一直在为《东亚周刊》的“走近名人”栏目写连载,不但每期均按时交稿,连丢漏字、错别字都没?#23567;?br />
  ?#20843;?#22909;像慌慌张张的样子。”

  “知道了,我立刻给他去电话问问。”

  风野刚要放下话筒,妻子抢了一句问:“今天回来吗?”

  “我在大阪,这么晚了怎么回去?”

  “那你得找个地方住下吧?”

  “住哪儿还没定呢。”

  妻子那边沉默一下,接着传来冷冰冰的质问:

  “跟你说过吧,就怕有这种事,去哪儿了,应先跟家里交待清楚。”

  风野没再答话,挂?#31995;?#35805;。从电话机的退币口哗?#19981;?#21862;地滚出好几枚十圆的硬?#25671;?br />
  总觉得妻子好像看见了自己回到-子那里。自己说在大阪,妻子恐怕已一眼识?#21860;?#39118;野挂?#31995;?#35805;后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头一句话是?#20843;?#25214;我?”又强调“我在大阪?#34180;?#29616;在只好不再想这事了。

  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但是因为今天是截稿日,所以编辑们应当在办公?#25671;?#39118;野打了个电话,先是个小青年接的,马?#29616;?#32534;就接过?#35828;?#35805;。

  “您给我家打过电话了”

  “是的,正等着你呢。”

  好像主编在看稿件,话筒里传来翻页的声音。

  “是这么回事。上期登的那个叫益山的,说要告咱们。”

  在?#38386;?#26399;《东亚周刊》的“走近名人”栏里,风野写?#35828;?#31435;大学理事长益山太一郎。文章由采访札记和作者印象、益山照片构成。

  “哪儿出了问题?”

  “就是与政界的关联那一段。说他在二战前满州的某机关的隐秘活动中十分活跃。”

  “事实终归是事实啊!”

  “你说的不错。但是,人家指责说是毫无根据的中伤,?#29616;?#30772;坏了本?#35828;男?#35937;。事实摆在那里,我们不予理睬也没什么。?#36824;?#23545;手可不是一般人物啊。”

  主编似乎已胆怯了三分。

  “或许写篇?#27927;?#22768;明就能化解此事。这个栏目是请你执笔的,所以……”

  这个专栏的最后确实是签了“风野”名字中的“野”字。

  “我觉得自?#22909;?#20889;错什么。”

  “这我知道。他们有钱,还和右翼勾结着,如果事闹大了,这些人可什么都干得出来。”

  可以想像到,如果与益山一伙对簿公堂,将是极为麻烦的。

  “那,主编您是怎么考虑的?”

  “我自然也想就这么挺下去。但是局长他们的意思是让让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哎,电话上不好谈。你在什么地方?”

  “就在东京。”

  “不是大阪吗?”

  “我刚赶回来。”

  “能不能现在过来一下?”

  “?#23567;!?br />
  这下可?#36824;?#22827;与妻子、-子?#21862;?#20102;。

  风野来到大路上,拦了辆出租车。本来走几步就是车站,但是,风野心中一急就不想坐电车。

  这些年写过各种各样内容的稿件,像这次要被人家控告还是头一遭。

  虽然事出意外,但仔细一想,在写那篇文章时可能自己多少有点意气用事。

  刚动笔时还想着考虑对方的承受能力,遗词用语还有所克制,后?#28147;陀行?#30095;忽了。?#27492;担?#20889;这类文章,危言耸听一点才受读者欢迎。单单是人物介绍的?#20843;?#37117;会写,平淡无奇。写署名文章时总想博“出位?#20445;?#25152;以往往?#21490;?#38155;芒?#19979;叮?#35328;辞过激。

  总之,吸引读者与侵害个人隐私关系微妙。

  出租车到神田的公司时已近十点。

  入夜后的楼群十分?#31807;病?#21482;有出版社大楼的一角还亮着?#21860;?br />
  风野正要从东亚公司的后门进去,忽然收住脚步,朝正门入口处的公用电话走过去给-子打了个电话。

  “我现在到公司了。”

  风野的意思是我没回家,但-子那边没有出声。看样子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在对方生气?#20445;?#23545;其施以更大的震动就能?#36739;?#24594;气。比如,外宿?#36824;?#34987;老婆申斥?#20445;?#19981;低头谢罪,而以暂时不回家相要挟?#20445;?#32769;婆就慌得顾不上生气了。当然,使用这种方法自己也需要有豁出去的精神准备。

  “出大事了。”

  风野长叹一声,-子似乎?#34892;?#24908;了神。

  “你怎么了?”

  “可能被起诉,让警察抓走。”

  “这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21543;闲?#26399;写的连载把右翼分子的大人物给得罪了。”

  风野简单地叙述了主编刚才讲的情况。

  “那今天你不能回来了吗?”

  “我现在必须去和主编谈话,估计不会?#20889;?#38382;题的。”

  “真可怕,你当心些早点回来。”

  “我不睡,等你的电话。”

  看来虚张声势很奏效。反正-子已经温柔如初。可以放心了。

  风野向门卫说明身份,走进电梯,《东亚周刊》的主编室在三层电梯门的左侧。风野进屋?#20445;?#20027;编刚吃完夜餐的米饭?#23567;?br />
  “?#37327;?#20102;,来得很快嘛。”

  主编说着把餐具往桌子的一边推了推,在桌子?#20063;?#22352;下。

  “这事还挺麻?#22066; !?br />
  因为明天要发排稿样,编辑部里有十几个人在加班。其中还有风野熟识的摄影记者。大?#21307;?#36827;出出的一派忙碌景象。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20197;?#20808;想静观对方的下一步行动,再考虑对应办法。今天打电话来的自称是益山的秘书。他说‘决不能这么完了,立即登出整页篇幅的?#27927;?#22768;明!’态度极为强?#30149;?#30524;下必须马上定下来是否在下星期?#21448;?#19978;刊?#24688;!?br />
  “这事不值得大张旗鼓地?#27927;?#36947;歉吧?”

  “你说的当然有道理。问题在于这些人与暴力集团相勾结,如果冲到公司捣乱,或者威胁你的家人就不好办了。”

  益山是大学的理事长。社会上传闻他实际在经营房产地、股票交易,甚至插手政界的幕后交?#20303;?#26366;经因涉嫌干涉一家公司的拍卖,而在报纸上曝光。此人心黑手?#20445;?#20160;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自己却从不亲自出面,而是?#27010;?#25163;下的人干。

  前些年《日本周刊》就被那伙人整得不轻。法庭上?#21448;?#19968;方虽然胜券在握,但是,社长和主编家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骚扰、威胁的电话不断。结果,出版社被迫庭外和解。

  维护正义的职?#24403;?#20154;,如此软弱实在可悲。但是,谁要是当事人,或许谁也无法不说违心话。

  “要是倒霉的话,你我首当其冲。”

  毫无疑问,那些人只要想干,调查家庭地址、电话号码易如反?#21860;?#30495;要是打过来骚扰电话,自己恐怕也受不了。风野?#34892;?#27822;丧了。忽然,主编像想起了什?#27492;?#30340;,“哎,你说过今天不回家也行吧?”

  “开头我是那么想的。”

  “不该给你家里打电话,抱?#31119;?#25265;歉。”

  “哪里话,没什么的。”

  ?#23433;还?#36824;是得加点小心,那伙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益山那伙人若是发现-子,制造个性丑闻,自己就完了。

  “还真是碰上冤家了啊。”

  主编无奈地笑了笑。这次的对手的确不好对付。

  “总之,明天跟局长汇报之后就做决定,如果要登出?#27927;?#22768;明,你就多包涵吧。”

  风野一时拿不定主意。

  “当然,要看?#27927;?#22768;明怎么写。暂时只能承?#27927;?#36766;不当,兴许……”

  “这么一来等于承认是咱们不对,打官司的话就很不利吧?”

  ?#26263;僑洗?#22768;明的前提条件当然是不起诉了。对方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我觉得他们只是表面强硬,很有可能出人意?#31995;?#20570;出让?#20581;!?br />
  主编正说着话,年轻的编辑送过来了刚印出的校样。看着大家都在忙,风野就起身告辞。

  “大概是怎么回事,我清楚了。”

  “照刚才咱们说的,明天我跟局长汇报后立刻通知你结果。白天你都在家吗?”

  “可能在工作间。”

  “?#23567;?#20320;回去也再好好想想。”

  风野点点头朝外走去,这?#20445;?#36131;任编辑村濑追了过来。

  “麻烦不小啊。?#36824;?#25105;主张坚决顶到?#20303;?#19978;面的头儿净是软骨头。”

  村濑递过来香烟,风野拿了一支,点上火。

  “那篇文章并没有什么过分的遣词用字。关于益山的类似传闻以前就?#23567;?#21681;们?#21448;?#30340;使命就是?#34915;棟得妗?#22914;果为此写?#27927;?#22768;明,读者就会认为咱们?#21448;?#27809;有见解。”

  风野并不认为一本周刊能有什么特别的见解,?#36824;?#26159;捕?#36739;?#36335;看好的热门话题而已。但是对于说揭开益山这种?#35828;?#30495;面目是周刊的一种使命的想法还是能理解的。

  “那,你跟主编怎?#27492;?#30340;?”

  “基本上表示反对。”

  “你做得对,如果投降的话,作为作家的你风野先生也要被读者唾弃的。”

  村濑的话让风野心里觉得发虚。一个小小栏目,动笔时从未考虑过什么见解不见解的。当然,自己的观点还是有的。但是硬提到见解的高?#20173;?#35753;人难为情。总的而言,风野不擅长自吹自擂。

  在那篇文章里,风野只想讥讽一下像益山那样的?#26412;?#23376;,仅此而已。在写作过程中,的确想过,读者肯定会?#34892;?#36259;。

  “绝对不能让?#20581;!?br />
  村濑作为责任编辑,随便想说什么都?#23567;?#32780;站在局长、主编的?#23884;?#23601;不得不瞻前顾后。

  “我们的主编可是怕局长的。”

  村濑可能对主编心存芥蒂。风野是局外人,无心卷入。

  “?#19968;?#24910;重考虑的。”

  说完,风野就出了编辑部。经过大门口的公用电话?#20445;?#39118;野没有停脚。来到大街上,风野才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

  “是我。”

  接电话的妻子立即问道:“回家吗?”

  “回什么?#37326; ?#21018;才与村松联系上了,他说因为我那篇连载,益山那伙人向公司施加压力要起诉我。”

  “那现在怎?#31383;歟俊?br />
  “我只是跟主编谈了一下,还没商量好,有可能打官司。万一有可疑的电话打到家里,你别理睬,挂上就是了。”

  “哎,你可别冒失啊!”

  妻子紧接着又问道:“你现在就回来吗?”

  风野手握话筒下意识地点了下头,马上又慌忙摇头。

  “我在大阪。想回去这么晚?#19981;?#19981;去啊。”

  “明天到东京了我立刻给你打电话。”

  “在大阪住什么地方?”

  “还没定呢。”

  “那我就没法与你联系上了?”

  “我不是说了嘛,明天到了东京就打电话。”

  平时碰到这种情况,妻子往往缄口退让。但是,今天却异常执拗。

  风野刚要?#31995;?#35805;,妻子又一次问道:“现在你真的在大阪吗?”

  “?#19968;?#35201;说几遍?”

  虽然是反诘的语气,可是却显得底气不足。

  “不会是去了别的地方吧?”

  “怎么问这个……”

  风野叹了口气,妻子已经挂断?#35828;?#35805;。

  妻子完全有理由不相信自己。她给-子打电话?#20445;?子说了今天回来。这会儿自己再说在大阪也没用。

  看来-子那边风平?#21496;?#20102;,妻子这边却更加风急浪高。

  “真是不顺哪……”

  按下葫芦,浮起来?#21834;?#36825;时候哪有精力?#21862;?#19981;休。

  回?#36739;?#21271;泽,身着睡衣的-子跑过来打开门。

  “怎么样了?”

  比起刚才从机场回来时的态度,-子温柔得简直像换了个人。

  “不太好办。搞不好的话还得写?#27927;?#22768;明呢。”

  “为什么?你一点也没错啊!”-

  子麻利地接过风野脱下的西服挂在衣架上。

  “起诉以后,麻烦事就多了。就算是暂时的,我也要变成被告了。”

  “你应当斗下去。屈服于人家的压力就会坏了你的名声。”

  哎?#31354;?#21475;吻跟刚才村濑几乎一样。风野?#34892;?#21507;惊-子是坚定的主?#33050;傘?br />
  “你果真这么想?”

  “那还用问。否则也太说?#36824;?#21435;了。”

  妻?#21448;?#21648;“千万别冒失?#20445;?子正好相反。到底是谁更爱着自己呢?

  ?#23433;还?#21491;翼里的大人物,什么坏事都可能干出来。说不定能查出这儿的电话号码,打骚扰电话啊。”

  “我不在乎。”

  “人身威胁也不怕吗?”

  “只要是为了你!”

  听到心爱的女人说这番话,当男?#35828;?#35273;得幸福至极。

  还是-子贴心啊!也许,拎于是在出版社工作的?#20498;剩?#30693;道如果退缩就意味着败坏名声。

  但是,-子的坦诚又使风野在喜悦之余生出几分担心-

  子会不会是希望把这件事搞复杂化呢?

  按常理看,首先受到威胁的确定无疑的是妻子而不是拎子。如果风野与-子的关系因此而公开化,-子也未必放在心上。或许-子正巴不得天下大乱呢。

  风野感?#25509;行?#32047;了。从早上开始工作,傍晚离开大阪。刚到东京就被告知有可能受到起诉,为此又?#31995;?#20844;司。一整天都没住脚地跑,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

  “还吃点饭吗?我买?#35828;?#22235;喜饭团。”

  风野这才想起来,自?#22909;?#21507;完饭就匆匆出去了-子把寿司饭团和小盘子摆放到饭桌上-

  子大概为自己在风野刚回来时的冷漠做补偿,?#36824;?#36825;变化来得也太快了些。

  可能知道了急事与风野家里无关,是公司的事,-子才消了火气。

  风野嚼着饭团,心中为-子态度的说变就变感到吃惊。

  “累了吧?”

  “想洗个澡。”

  “澡水早就准备好了。”

  一切都?#25165;?#24471;很周到。风野喝了口茶,起身进了浴?#25671;?br />
  ?#20843;?#28201;合?#20107;穡俊?br />
  “正好。”

  风野嘴上答应着,脑袋里却想着家里-子是高兴了,可妻子那边以后怎么收场?

  妻子一般不会为点小事斤斤计较,但今天却异常固执。在电话上说最后那句话时声音都?#34892;?#21464;调了。

  在给家里打电话前,风野准备就妻子对-子的乱说好好教训她一下。可是没说几句话,这个念头就不见了。亏了没训斥妻子,否则,等于不打自招地说自己在-子这里,自讨没趣。心里有鬼即使想训斥妻子也?#35805;?#27861;做到。

  关于妻子在电话上对-子讲的话,暂时只能忍着。今后,妻子是否还会打这种电话呢?估计不大可能。如果真地再打,她们俩人之间必将重燃?#20132;稹?br />
  现在一切平静,但是一触即发的危机可能更加?#29616;?#20102;。

  “我给你搓搓?#22066;傘!?br />
  浴室外又传来-子的声音。

  “啊……”

  风野刚想点头说可以,却慌忙闭上了嘴。以前只要-子问是否需要搓?#24120;?#39118;野总是毫不犹豫地转过背去。但是,听-子说与年轻男人一起去了海滨后,风野不觉间胆怯起来-

  子没有听见答话,于是推开浴室门探头问道:

  “怎么了?不搓了吗?”

  ?#29677;蓿?#25105;昨天在旅馆刚洗过。”

  “可是没搓?#22066;桑俊?

  子说着话进了浴室,把睡衣的前摆夹在双腿之间,开始在搓澡海绵上打香皂。

  “来,我给你搓搓。”

  风?#20843;?#20174;地把背转向-子。

  ?#23433;还?#26082;然他们不怕把事闹大,干脆我们主动点,全给他捅出来,曝曝光。”-

  子还在想着打官司的事。

  “打架?#20445;?#32943;定是胆小的输。”

  ?#29677;蕖?br />
  风?#20843;?#22768;附和着,脑子里仍然在想着-子与妻子间的矛盾。这两个人恐怕都认为示弱者输,所以,才针尖?#26376;?#33426;。

  “你就是胆小,让我不放心。”

  ?#21069;。?#39118;野也不认为自己算胆大的。甚至比胆小的女人还要胆小。

  “对方要是明?#33258;?#20204;不好欺负的话,就会软下来。无论他是什么大人物,肯定都要讲体面,跟周刊?#21448;?#20316;对,没那么容?#20303;!?

  子讲的很有道理。问题是整个《东亚周刊》能否确定力战的方针,单是主编还?#36824;唬?#22914;果局长乃至社长的意见不统一,就无法获胜。风野充其量?#36824;?#26159;专栏作家,人?#20197;?#20040;肯做后盾呢。

  “换我的话,饶不了他们。”

  擦完了?#24120;?#39118;野又在浴缸里泡起来。

  风野要好好休息一下,暂时什么也不想。风野的全身都浸在水中,只露着头在外面,双目微闭。只一会儿工夫,疲劳感渐渐消退,一?#21482;?#36523;松驰的困意油然而生。

  “嘿!”

  风野吆喝一声,从浴缸里出来,用浴巾擦于了身子,换上睡衣,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朝客厅走过去-子面有?#25104;?#22320;看着电话机。

  “怎么了?”

  “怪事。刚才来了个电话,可是却不说话。”

  “你说?#21038;?#20102;吗?”

  “当然说了,但是对方一直没说话。”

  “准是错电话。公司里就常有这种电话,有时连声对不起也不说就挂了。”

  “可是,我问‘是哪位’,对方也不答话,然后就挂了。”

  “大概是恶作剧。?#34892;?#21333;身男人闲得无?#27169;?#21322;夜三更找开心。”

  “我觉得不像。似乎有意不说话,试探这边的?#20174;Α!?br />
  风野听着-子说,觉得摸不着头脑,就拉开冰箱门想喝点啤?#21860;?br />
  “是不是你认识的人?#27169;俊?子又问道。

  “我认识的人不会往这里打的。”

  风野用力掀去瓶盖。

  “是不是你以前的年轻的男朋友?”

  “那?#21307;恿说?#35805;,他怎么不说话呢?”

  “大概没有什么急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吧?”

  “胡说?#35828;饋?

  子若有所悟般地说:“不会是那些叫嚷要起诉你的人打来的吧?”

  ?#20843;?#20204;不会知道我在这里。再说既然是骚扰电话岂能一声不?#38405;兀俊?br />
  “对了,五天前也有一次。挺吓?#35828;摹!?br />
  “别放心里去。该睡觉了。”

  风野往卧室走,-子跟在后边。

  “哎,是不是你太太啊。”

  半夜三更的妻子为什么要往-子这里打电话,而且一言不发,保持沉默?

  ?#20843;?#35748;为你在这里,才打电话吧?”

  “那她肯定得问点什么,不说话不是很奇怪吗?”

  “不,就是为了骚扰……”

  ?#20843;?#19981;可能干这事。”

  “但是,五天前那个电话,也是你来的那天。当?#20445;?#25105;立刻挂断了。然后就再没来过。”

  “干这种事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或计是要用这种无声的电话把我折磨出神经衰弱。”

  ?#20843;?#36824;不至于那么坏。”

  “哟,还是向着太太啊!”

  “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不会是她。”

  “不,肯定是她,凭我的直觉,没错。”

  ?#26263;?#35805;那边有什么声响吗?”

  “一点也没?#23567;?#25105;猜得出来,是在?#30103;?#38745;听这边的动?#30149;!?br />
  风野家的电话放在客厅的电话台子上。虽然可以想像出夜深人静孩子们熟睡之际,妻子一个人握住话筒?#30103;?#38745;听的样子,但是,又无法认为那是真的。

  “真会是……”

  风野自言自语地说,找不到彻底否定的根据。如果是打给-子的电话,应当对-子说话的-

  子接?#35828;?#35805;,对方却不出声,说明这人正在寻找另外的人,或者这电话本身就是别有用心。

  “今天,你给你家里打过电话吗?”

  “打了,我说自己还在大阪。”

  “你这么一说,她就知道你在我这里了。”

  “可是……”

  “没错。就是你太太。她在用无言的电话召唤你呢!”

  “别吓唬人了。”

  “害怕的是?#37326;。?#30495;讨厌!”

  “说是她打的,毫无根据嘛。不就是个骚扰电话吗?不要老想它。”

  对说不清的事,怀疑猜测也没用。

  ?#20843;?#21543;,睡吧!”

  风野说完后就躺下了-子仍然是满腹狐疑,慢慢地钻进了被窝。

  天刚亮,风野就被-子摇晃醒了。

  “喂,喂,起来,起来!”

  风野勉?#31354;?#24320;眼睛,看见-子睡衣上披了件坎肩正紧盯着门口。

  “我刚一开门就看到让人害怕的东西。”

  风野没听明白,爬了起来,穿着睡衣到门口,推开了门。

  “哎……”

  一瞬间,风野以为看见了一只死老鼠,但是定睛细看发现不是老鼠,很像用动物皮毛缝制的小海豹。

  风野把门又推开了一些,探头四下看了看,清晨的楼道里静无一人,有辆儿童自行车停放在隔了两个门的人家前。

  “是海豹玩偶。”-

  子战战兢兢地从风野身后走过来看着。

  “干什么扔在咱家门口?”

  “可能是谁丢的。”-

  子弯下腰正要拾起来,忽然转过脸去。

  “真吓人,脸和肚子都被切开了。”

  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海豹,从脸部一直到腹部被纵向切了个大口子,左?#19968;?#26377;两三处戳伤。毛茸茸的,不近前看,是看不出来的。

  “有人划开口后扔到这儿的。”

  “有人?是指……”

  “有人在诅咒咱俩啊。”

  “居然……”

  风野挤出点笑容,从?#20998;糧构?#36890;下来的大口子,让人看着不舒服。

  “真可怕!”-

  子把手搭在风野后背上。

  “准是搞错了。”

  “不,不可能。绝对是有人特地扔在这儿的。知道是我的住所,故意干的。”

  的确,看着扔在地上被开了膛的玩?#24049;?#35961;,不得不承认是有人成心所为。可是,真有干这种无聊事的人吗?

  “别胡思乱想了,肯定是谁碰巧掉在这里的。”

  “那怎么正好会掉在我的门口?”

  “可能一开始掉到旁边那家门口,然后滚过来的。”

  ?#24052;媾己?#35961;怎么会自己动呢?”

  ?#20843;月錚?#19981;是风吹的就是谁踢过来的。”

  “不会的,就是有人放在这里的。”

  “可是我昨天夜里回来?#20445;?#38376;口什么都没有啊。”

  ?#20843;?#20197;,?#21069;?#22812;。”

  “莫非……”

  风野夜里回来时已经过了十一点,现在是七点几分,如果是有人拿过来的,应当在深夜到天亮这段时间。

  真有人会在这段时间里特地来放这玩艺儿吗?

  ?#20843;?#20102;,扔?#23884;?#21035;管了。”

  关上门以后,-子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肯定是有人跟咱俩结了仇。”

  “你太多虑了。”

  “不,没错的。”-

  子使劲摇着头。

  “昨晚上的电话也一样……”

  显然,-子在怀疑妻子。风野觉得,无论妻子对-子如何忌恨,也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来。就算是妻子干的,风野也不愿意相信。

  “不许你胡思乱想了。”

  “我不是胡思乱想。我是?#38505;?#30340;。一定是昨天夜里我们入睡后,她?#37027;?#26469;的。”

  妻子在深夜来到丈夫和他情妇的屋前,扔下一只切开肚子的玩?#24049;?#35961;。这一切实在匪夷所思。

  “别说了!太无聊了!”

  “讨厌。啊,我就是讨厌她。”-

  子喊叫着,突?#35805;?#22836;埋进被子里。

  “我受不了了!”

  听着-子从被子里传出的沉闷喊叫声,风野注视着那扇妻子可能在半夜来过的门-

  子一旦钻进牛角尖,就轻易不会改变主意。今天这事无论怎么跟她说,不是她想像的那样,是无济于事的。

  看着-子趴在被子里,风野没再说什么,来到客厅翻看早?#31995;?#30340;报?#20581;?#32463;?#20882;妗?#25919;治版一带而过,正看社会版?#20445;?子换好衣服,坐到梳妆台前,开始上?#34180;?#28982;后,拿起手袋就要出门。

  “现在就走吗?”

  平时总是九点过几分出门,今天早了一个多小时。

  “早?#40723;兀俊?br />
  “我没胃口。抱?#31119;?#20320;回你那个家?#22253;傘!?br />
  “上哪儿去?”

  “公司啊。这屋子太吓人,我可不敢呆。”

  “不要多心,冷静一些嘛。”

  “让人家那么整,能冷静得了吗?”

  再这?#27492;?#19979;去可能又演变成吵架。风野不吱声了-子大步走到门口,穿?#38386;?br />
  “你最好早点回去,问问你老婆。”说完咣地一声带上门走了。

  风野一个人在屋里长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才修复的关系,又被这无聊的事破坏了。

  ?#25226;?#29483;为伴伴为君,低声下气猫主人。?#31508;?#24029;?#21738;?#30340;诗句又浮现在?#38498;V小?br />
  ?#36824;?#36825;件事果真是养只猫那样的事吗?如果确实是妻子为诅咒-子,把海豹拿过来的,此事就不可能儿戏视之。

  不能想像妻子干出这?#21364;?#20107;。大概是个孤立事件吧,或者有人?#27927;?#20102;人,也有可能与要打的那场官司有关联。

  但是,对方既然敢堂而皇之地提出起诉,就完全用不着用这鸡鸣狗盗的手段。

  那么,不是偶然的事件,就是妻子所为了。

  是的,-子说的不错,问问妻子自然就真相大?#20303;?#20294;是,这事如何问得!而且,就算是妻子于的,恐怕也不会老老实实地承认“就是我?#34180;?br />
  大约一个小时后,风野出了-子公寓,朝回家的?#36739;?#36208;去。

  因为已经说过昨天在大阪过夜,这个时间回?#19968;?#26089;了些。就说是?#35828;?#26089;班飞机吧。这样,时间的衔接上就没问题了。

  电车出站了,车上人很少,因为是往郊外走,自然比较空。上班时间多数人都是往?#26143;较?#36208;,自己却反?#36739;?#32780;行,所以,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当职?#31508;保?#39118;野厌烦在特定的时间里随人流往相同的?#36739;?#36208;。但是,真坐在反?#36739;?#30340;车上?#20445;?#21448;?#36335;?#24863;到只有自己被人们排斥在外,不禁心中怅然。

  约近一个小时后,车到生田。风野走到家,发现门锁着,于是用随身带着的钥匙打开门。进屋一看,饭桌上的碗筷都还没收,好像人并没走远。

  去哪儿了?风野上了楼,看见妻子正在卧室睡觉。

  “哟……”

  妻子在?#37319;现?#26159;转过脸来。

  “你回来了?”

  “坐的早班飞机。”

  好像?#21069;?#23401;子打发到学校以后,妻子再睡一会。身上穿着泳装式内衣,枕边放着脱下的衣服。妻子马上起?#19981;?#34915;,风野直接进了书房。

  三天没回家,桌子上的?#22987;?#24050;经堆了起来。大部分是?#21448;荊?#36824;有四五封信。风野只是看了看发信?#35828;?#21517;字,然后又看了看表。

  十点半整。

  侍候孩子上学后,妻子又睡到这么晚是很少见的。

  到目前为止,起码是风?#20843;?#35265;,妻子从没有早上起床后再睡觉的事。或许今天身体不?#21097;?#20294;是,妻子看见自己回来,立?#28147;?#36215;来了,似乎又不像有病。

  风野又想起-子门前的玩?#24049;?#35961;。

  会不会是由于去放海豹,晚上没睡好?夜里十一点时门口还没有任何东西,所以,如果是妻子去放的,只能在深夜或天亮前这段时间。

  “难道真是……”

  风野情不自禁地连连摇头,不愿继续往下想了。

  这?#20445;?#22971;子门也没敲,径直走进了书房。

  “昨晚上你在哪儿睡的?”

  凤野默不作声,端起妻子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才说话。

  “当然是大阪。”

  “那,你是早上回来的?”

  “这还用问。坐飞机回来的。”

  “几点的航班?”

  撤谎就怕别人?#20433;?#38382;底,就算是能自圆其说,可是,哪怕是刹那间的犹豫?#19981;?#35753;对方看出破绽。

  “?#35828;?#22810;……”

  “那你是刚刚到,?#26376;穡俊?br />
  如果?#35828;?#36215;飞,一个小时后到达东京羽田机场,现在是十点多,时间上是吻合的。但是,妻子?#20174;?#27668;更加强硬了:

  “请你检点一些好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孩子?#23884;阅?#24456;失望。”

  风野回头一看,妻子泪眼朦?#23454;?#30447;着自己。

  “我昨天一夜都没合眼。”

  妻子说完就转身出了书房。

  风野一个人呆在书房里,点上一支烟。

  很久没见到妻子发怒了。看得出来,今天妻子是真的生气了。

  发牢骚时拿出孩子当幌子,是妻子的惯用手法。但是说“孩子们很失望?#20445;?#26410;免过分了些。当然,孩子们感到失望不是不可能,但有什么必要非说出来不可呢?

  ?#36824;?#39118;野最注意的是妻子说她一?#21038;此?#20026;什么现在睡觉自然是明白了。可是,一夜没睡又干了什么呢?

  难道是去放海豹吗?

  不,这不可能。风野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但是,立刻又?#34892;?#30340;疑问出现。

  考虑了一会儿,风野下了决心,走出书房,推开卧室门。妻子背对门朝里侧躺着。

  “喂,你知不知道海豹?”

  “什么海豹?”

  妻子镇定的语气,出乎风野预料。

  “就是海豹嘛。”

  “海豹怎么了?”

  妻子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很茫然。

  ?#29677;蓿?#25105;随便问问。”风野?#39034;?#21351;室,回到书房,坐在椅子上。

  看来真不像妻子干的。刚刚松了口气的风野忽然觉得这次很对不住妻子。

  虽然?#34892;?#35748;个错,但是?#27927;?#23601;会使昨天的撒谎露馅。

  再说,妻子也有不对的地方。特别不能原谅的是给-子打电话时胡说?#35828;饋?br />
  ?#36824;?#30524;下这种情况,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妙。

  “不捅马蜂窝不会挨螫刺”啊!

  风野吸着烟向窗外望去。围墙对面伸过来的枞树枝叶随风微微晃动。

  还想再喝杯咖啡,却难以向妻子开口,自己又不想动手。只好接着吸烟,把来的信看了一遍。然后试着给《东亚周刊》的主编拨了个电话。原以为时间可能早了些,不?#29616;?#32534;已经在办公室了。可能昨天加班搞得太晚,在公司附近的旅馆过的夜吧。

  “刚才和局长谈过了。结果还是刊登?#27927;?#22768;明。你怎么想啊?”

  主编单刀?#27604;?#22320;问道。

  “当然了,你也别把事情看得太?#29616;亍?#20869;容嘛?#36824;?#26159;承?#27927;?#35789;不当就可以了。”

  “可是……”

  风野想起-子说的坚决不能?#20180;?br />
  “我知道你想不通。这么着吧。声明由我负责写好不好?不会让你难堪的。”

  主编说到这份上,风野也好了再说什么了。

  “事闹大了,咱们吃亏?#20581;!?br />
  主编似乎已经认定,只有写?#27927;?#22768;明才是收拾局面的稳?#35013;?#27861;。风野心中不乐意,但是也没有明确说“不”的勇气。

  态度强硬并不能保证能斗得过益山一伙。即使?#20197;说?#25171;赢官司,付出的代价也无法预?#21860;?br />
  另外,如果因为一味主战而使主编、局长头痛,必定破坏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

  这些人若是认为风野好斗,势必敬而远之,今后有活儿也不会送来了。如此看来,惟有顺从公司的意思才是上策。

  “软弱……”风野自言自语道。谨小慎微的自己太谨小慎微了。要是-?#21448;?#36947;了,准得指责自?#22909;还?#27668;。

  无论主编怎?#27492;担?#35813;坚持的必须坚持。

  但是,现实些看,目前情况下,固执己见不会有任何好处。自己受点委屈,就可以大事化小。风野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在打退堂鼓。

  “总之,关于刊登?#27927;?#22768;明的事,请多多包涵。”

  对主编的又一次请求,风野表示了同意。

  风野工作上不顺利,受到这么大委屈,妻子?#20174;?#21152;冷淡。自己?#22839;?#33457;?#36963;藎?#24403;然就得有相应的精神准备。但是,冷战状态?#20013;?#19979;去的话,男人是受不?#35828;摹?#27604;如,想喝杯咖啡,却找不到咖啡,不知道咖啡伴侣、白糖放在什么地方。要出门了,内衣、衬衫、袜子都得一样一样自己找?#25671;?#35044;?#26377;?#35201;熨、没有手绢。自己在外边?#20445;?#25171;到家里找自己的电话被拒接的话,工作也无法正常进?#23567;?#20854;它生活上的琐碎小事也无一不是妻子一手操办,男人突然要自己过日子,简直寸步难?#23567;?br />
  如果负气离家住到-子那里又会怎样呢?也不?#23567;?#30701;时间的话,三两天没什么问题。要是一个星期、十天半个月的话立刻就生出许多不便。例如,?#22987;?#22312;家里才能收到,重要电话也是打到家里。若本人不在,回信和接电话就要?#22351;?#35823;。因此可能会失去?#20960;?#30340;机会。还有,西服、领带、外套什么的都在家里放着,想换衣服就必须回家,要不然就得让衣服臭在身上。另外,写作?#38386;?#35201;资料、文?#20303;?#36766;书,回去取吧,可能遭白眼,当丈夫的脸也没处放。取这个拿那个的,一次一次回家,就像?#24213;?#30340;猫偷偷?#27604;?#20154;家,得手后迅速逃跑。

  当然,只要豁得出不要这个家,遭白眼也没什么大不?#35828;摹?#25214;辆卡车把当用的东西一下全拉走就行了。

  可是,老实说,风野还没有勇气迈出这一?#20581;?#26377;人会认为他没出息。然而,一旦结了婚。建立了家庭,再离开这个家绝非易事。因为这不单纯是有没有勇气的问题,这更是责任感的问题。

  常听到女人轻松地说,若男人没出息,当太太的?#29028;?#19981;犹豫地分手。实际上也是如此。女人对丈夫极度不满?#20445;?#24448;往采用分手的方式。即使不是真的分手,?#19981;?#21367;个包袱离家出走。

  在这点上,男人则显得优柔寡?#24076;?#24819;分手却迟迟下不了决心。犹豫之际又错过了时机。就连在外边多住几天都做不到。苦恼一番之后,发现自己仍然呆在家里没动。

  但是,风野却不认为那是男?#35828;?#20248;柔寡断所致的。的确,表面上是男人犹豫不决,实际上却是男人较之女人更具理性、更有责任感的表现。

  男人即使不在家里工作,身边也离不开照顾日常生活的人。否则就无法去公司上班,下了班也休息不好。有的男人说,在老婆出走后才感到离不开老婆。实际上,这种感觉更多的是由于妻子不在家,生活上不?#22870;悖?#24182;不等于对妻子的爱恋。

  总之,女人发脾气?#20445;?#21487;以甩开家一去不回头,男人就做不到。因为他必须工作,这也是男人很难放弃家庭的一个原因。

  而且多数情况下,夫妻离异的责任要由男方承担。如果是男人?#36824;?#30697;,这还是合乎情理的。但是,往往?#38405;腥说?#36131;任追究相对要严厉得多。

  女人说离就离了,男人却必须考?#25250;?#23130;对工作造成的影响,要向公司的上级、同事以及业务上来往的?#19968;?#19968;一解释说明。

  另外,离婚后还有孩子抚养费、生活安置费等一系列麻?#22330;?br />
  如果不想惹那么多麻?#24120;?#23601;只能安于现状,自?#31995;?#38665;。

  男人不是优柔寡?#24076;?#32780;是不想碰那无穷无尽的麻?#22330;?#31163;婚所付出的代价男人要远大于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