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七、修羅

  風野和-子是十一月最后的一個星期六去的京都。

  往年觀賞紅葉的最佳時間是十一月初到中旬。今年時間遲了一些,到十一月底還能看到。

  一般在突然降溫時紅葉最鮮艷,今年氣溫過高,所以看上去多少有些遜色于往年。

  那天,風野趕在中午前結束了手頭的工作,下午兩點到東京站的八重洲出人口和-子會合,然后一起上了“光號”列車。

  為了這次旅行,-子特意買了旅行箱和一件新外套,可惜天太暖和,外套只是搭在右臂上。風野茶色褲子配淺駝色夾克衫,還拿著件風衣。

  一起出去的機會不多,兩人商量好住兩個晚上-子星期一是帶薪休假。

  風野對妻子說去大阪采訪。妻子立刻叮問道:“采訪什么?”

  “還是上次那件事,去見大阪的島貫。”

  島貫成一郎被稱作年輕的關西財界的希望,風野確實也預定要采訪他。

  “明天可是休息日呀。”

  “人家是忙人,約的是星期日上午見面。”

  “那你明天就可以回來了?”

  “噢,我在京都的大學同學早就邀我在楓葉紅了的時候去一趟,我想順路過去。”

  “哪個同學?”

  風野略猶豫了一下,脫口而出編了一個極常見的名字。

  “叫山,山田……”

  “住哪個旅館?”

  “還沒有定呢。到了地方再告訴你。”

  “我若不問清楚,再出現上次那樣的事,哪兒找你去?”

  或許是已經察覺風野有詐,妻子格外固執。

  到京都時是下午五點多一點兒。

  離開東京時還很暖和,在京都卻感到一絲秋寒。深秋的天空已經暮色蒼茫,映出東山黑黑的輪廓。

  來到京都,風野有一種說不出的輕松。這種感覺或許是千年古都的魅力所致。

  出了站略等了一會兒,出租車就到了。風野讓衿子先上了車,隨后自己也上了車。

  “紅葉怎么樣了?”風野問司機。

  “山上已經不行了。嵯峨一帶正是時候。昨天我去三千院看了,漂亮極了。”

  風野連連點頭,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修學旅行的學生時代。

  在四條河原町遇到堵車,到旅館時已經過了五點半。

  在旅館總服務臺填寫住宿卡時,風野動了腦子。寫上名字后,開始寫住址。風野把街區的“2一13”寫作“3’12”。職業一欄不填作家,而是填上公司職員,只有年齡如實填上了四十二歲。

  風野填卡時,衿子站在總服務臺旁邊的柜臺前等候。

  因為衿子也住宿,所以也該填卡。風野想反正是住同一間旁,于是就在卡上填寫了“共兩人”后,遞給了服務員。

  房間在六層,服務員提著行李引路,兩個人跟在后面。風野邊走邊想,妻子讓他告訴住宿地址。

  旅館就在四條的大路邊,交通極為方便,從窗戶可以看到下面的庭院。屋里有張雙人床,靠窗邊是一對沙發。

  “喂!”風野仰面倒在床上,招呼衿子。

  “干什么?”

  看衿子走近了,風野猛地竄起來把衿子攬入懷里用力親吻-子老老實實地接受了。然后立刻從床上爬起來,理理凌亂的頭發。

  “傻瓜……”

  “怎么?”

  “剛到你就……”

  只要一進旅館,風野就有一種解放感,不用擔心誰闖進來,可以隨心所欲。

  “好,去吃點什么?”

  “是啊,來一趟也不容易,還是吃日本料理吧。”

  “我以前去過一家館子,很雅致的,就去那兒吧。好像有火鍋水魚這道菜呢。”

  “我還沒吃過水魚什么的呢。”

  “吃了精力旺盛,所以不會讓你吃的,要不然我怕受不了。”

  “亂說什么!”

  風野滿不在乎地看了一眼故作嗔態的-子,然后走進浴室放洗澡水。

  “我洗個澡再去。”

  “小心感冒。”

  “沒關系。”

  風野已經整整一年沒有和-子住過旅館了。什么家庭、妻子、孩子今天都不用考慮,可以和-子好好享樂一夜。

  “喂,你不來嗎?”

  “我不洗了。”

  風野泡了一小會兒,走出浴室-子已經化好了妝,壁櫥上的鏡子里映出她身著連衣裙的身影。

  “是不是短了點?”

  “很漂亮啊!”

  風野正要去吻-子,電話鈴響了。

  風野頓時錯開了已經靠近-子的臉,緊盯著電話機。

  誰也不會知道自己和-子在這里。跟妻子也是說今天在大阪住。

  會是誰呢?風野凝慮重重地拿起電話,傳出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是626室的風野先生嗎?這里是總服務臺,您是準備住兩夜,到后天的吧?”

  “是的……”

  “打擾您了,對不起。”

  電話斷了。

  “嚇我一跳!”

  風野放下電話,嘖嘖連聲-子笑道:“你以為是家里來的,魂都沒了吧?”

  “總服務臺確認住宿天數。來這里,我沒對任何人提起過。”

  “真像上次那樣,你妻子有事找不到你,也麻煩呀。”

  風野沒答話,穿上襯衣,又穿褲子。

  “內褲不換一下嗎?”

  “還不用呢。”

  “我給你帶來了。”

  風野不知道-子為自己準備了內衣。臨出門前,妻子給拿了一套換洗衣服,這下就有兩套了。

  “明天再換吧。”

  風野隨口應著,系好了領帶。

  以前去過的那家飯館在祗園繩手大街上。在出租車上一說店名,司機也知道。

  飯館迎門是一排高腳餐桌。樓梯左手好像有個大客廳。

  上次是《東亞周刊》的主編帶風野來的。掌柜的還記得風野,客氣地打招呼:

  “歡迎光臨,好久沒見您了。”

  風野和-子在僅剩下的兩個空位坐下了。

  “您什么時候到的京都?”

  “剛到。這不,直接從旅館過來的。”

  “謝謝您的關照。主編還好吧?”

  “嗯。他最近沒來過嗎?”

  “三個多月前來過一次,他是挺忙的。”

  都說京都的飯館欺生,但這位掌柜的如此熱情,讓風野松了口氣。

  風野看著菜牌,點了鱸魚片、清蒸甜鯛和火鍋水魚-子點了鯛魚的生魚片、比目魚,也點了火鍋水魚。

  “來這兒怎能不吃水魚呢!我就是沖水魚來的。”

  “東京沒有嗎?”

  “有是有,很少見。”

  “啊,你太太是第一次來吧?”

  突然聽人家叫自己“太太”,-子頗為不自然。掌柜的卻自顧自地接著說:“要不,我把水魚拿來給夫人瞧瞧!”

  “不要,我害怕。在照片上看到過,看一眼就不舒服,也吃不下去的。”

  掌柜的笑了。

  看到-子承受了“太太”的名分,仍然舉止得體,風野也松了口氣。

  “有些燙,請慢用。”掌柜的端來了燙好的酒。

  兩人相互斟上酒。

  到底是京都的飯館,餐桌上方懸掛的燈籠上都寫著祗園町的藝伎的名字。四周板壁上貼著護身符。

  “請問,要不要喝水魚血?”

  掌柜的問了,風野就讓端上來。一只大號酒盅般大小的碗里盛著粘稠的血-子眉頭緊蹙看著風野喝血。

  “太太也喝嗎?”

  “不,我可不行,竟然有人喝這東西!”-

  子做出痛苦狀,眼里卻帶著笑意。

  對“太太”的稱呼,-子似乎不僅沒有什么抵觸,而且還讓人感覺她就是他的妻子。

  風野看著雙頰發紅微醉的-子,愛憐之意油然而生。

  吃完最后一道菜“水魚雜碎”,離開飯館的時間是八點半。

  “在街上走走嗎?”

  “這里是祗園嗎?”

  風野對這一帶并不太熟悉,但是知道大地方就是祗園,這一點肯定沒錯。

  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巽橋。橋頭的石碑上刻著吉井勇寫的詩句:“夢中總是祗園情,枕下流水聲。”垂柳掩映的河邊有一間間掛著竹簾的茶館。

  以前來京都采訪時,風野就覺得這一帶最具祗園風情,現在仍然是這樣。過了橋,正巧與迎面過來的兩個舞伎擦肩而過。衿子望著她們的背影說:“太漂亮了,我真想穿穿那身和服,哪怕只是一次也行啊!”

  “和服是漂亮,可是舞伎要起早掃地、練功,還要熬夜侍候酒宴,相當辛苦。”

  “但是,當女人的誰不想當一回舞伎呢?”

  衿子的確身材嬌小勻稱,如果盤上舞伎發髻,再穿上木屐一定很俏麗。

  “那你還不如現在就當呢。不過,就是有點超齡吧?”

  “要是不認識你就好了,白糟蹋了五年時光。”

  “喂,喂,怎么怪我呀?”

  嘴再斗下去,就可能真會搞得不愉快了。

  兩人朝著山的方向繼續走,來到賞花小路,然后又朝南下了個坡,前面就是四條大街,街角處有一塊寫著“一力”的著名紅色影壁,因為是星期六的晚上,街上人潮涌動,幾乎讓人以為是在過節。

  在擁擠的人流里,二人沿四條大街向西,從南座前過了橋,一直走到河原町大街。

  一路上,衿子不停地往路兩邊的店鋪里鉆,所以更走不動了。走了約一個小時,二人又回到先斗町大街,進了一間略有規模的酒吧。

  風野曾經和主編來過這里幾次。入口很狹窄,兩人脫了鞋進去,在高腳桌前坐下。這是一家有陪酒女郎的酒吧。

  “真有意思,到底是京都呀!”

  衿子興致不錯。點了加水的威士忌后,衿子把頭湊到風野耳邊小聲說:

  “謝謝你,帶我來。”

  看著如此坦誠的-子,風野覺得這趟旅行值得。

  回到旅館時已經十一點了-

  子意猶未盡,還想接著喝。風野在京都也沒有其他熟悉的酒吧了,于是,兩人一起去旅館的酒吧。

  風野這次旅行,帶了二十來萬日圓。

  僅新干線兩個人的往返車票就得五萬日圓,兩天住宿費、飯費少說也得十萬日圓。加上購物和應急所需,怎么也得準備二十萬。當然,-子肯定也帶了些錢。但是,總不能拿她的錢做預算。

  對于現在的風野來說,二十萬日圓是個很大的數目。有這筆錢用于平日小酌,或者買件一直舍不得買的羔皮夾克綽綽有余。如果交到家里,家計自然會輕松許多。

  但是,用在與-子久違的旅行上,風野并不心疼。如果能因此消除隔閡,完全修復和-子的關系,決不算昂貴-

  子品著白蘭地,忽然靈機一動。

  “我就在京都住吧。又安靜又有格調,多好啊!”

  “那,工作呢?”

  “總會有辦法的。我看,你也在京都工作吧,稿子寫好了寄到東京去不就行了”

  “沒那么簡單啊。”

  “我不想回東京了。”

  “喂,喂。”

  風野有些擔心,只見-子的目光恍若夢中。

  “我在這里可以忘了你的夫人……呆在東京太難受了。”

  眼看著-子的情緒有逆轉的危險。

  “我都知道的。”

  風野拍了拍-子的肩膀安慰道。正想起身時,有人在身后打招呼。

  “風野君。”

  風野吃驚地回過頭去,一位高個男子笑嘻嘻地站在那里。是出版旅游雜志的紀行社的主編田代。風野給這個雜志寫過地方鐵路沿線的旅行記。但是,現在沒有工作上的直接來往。

  “很久沒見了。住在這家旅館嗎?”

  風野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田代朝衿子那邊瞟了一眼。

  “我今天來的。你認識她嗎?”

  風野順著田代的目光看見一個女人正朝有隔斷的位子走去,但是并不認識。

  “我來介紹一下吧?”

  “吉井女士。”田代向那個女人喊道。

  “這位就是最近寫了不少報告文學的風野先生。這位是吉井靜乃女士。”

  風野以前就聽說過吉井靜乃這個名字。她是大阪的女散文家,寫了很多關于旅游、烹調方面的文章。年齡有五十多歲,皮膚細膩,相貌端莊。看她和田代在一起,大概是因為工作到京都來的。

  “在下風野。”

  風野低頭彎腰行了個禮。吉井也客氣地回了個禮。耳聞吉井脾氣怪異,可是看上去并不像傳聞的那樣。

  “您今天是有工作?”

  “明年要拜托風野先生寫連載,請多關照。”

  田代替風野做了回答。“好,再見。”田代向風野揮了下手,同時又看了衿子一眼。

  那二人離去后,風野又在衿子對面坐下。衿子要了一瓶白蘭地。

  “今晚上來個一醉方休。”

  “你現在就醉得不輕啊!”

  “醉了又怎樣?”

  衿子的情緒似乎突然惡化,風野小心地觀察衿子的臉色。

  “你就是懦夫。”衿子狠狠地咽了一口酒。

  “懦夫?”

  “欲蓋彌彰!”

  劈頭蓋臉的這通指責,使風野感到莫明其妙。

  “不知道為什么嗎?我來告訴你。為什么不把我介紹給他們?”

  “不是你太太,不敢說,是吧?”

  “不是的。”

  “在你心目中,我是那種女人。我算看透你了。”-

  子說著,把剛斟滿的一杯白蘭地一口氣喝干。

  的確,沒有介紹-子是不合適。但是,介紹了也不合適。當然,如果是過從密切的朋友倒也沒什么。可風野與那個主編也就見過兩三面,跟那個女散文家還是初次相識。怎么也說不出口“她是我相好的。”不過那個主編很敏感,大概也明白這里邊的關系。

  “我不過是你的情婦而已!”

  “我根本沒那個意思啊。”

  “不用說了,設用!”-

  子喝了一杯白主地,又讓服務員倒酒。

  “別喝了,該走了。”

  風野站了起來,-子卻一個勁兒地晃頭。

  “要走,你一個人走,我不走。”

  “走吧,太晚了。”

  “天剛黑,急什么?”

  風野有些手足無措。要是換個普通酒館的話,可以硬把她拉走。再說那邊還坐著主編和吉井呢,從他們的位置上正好把這邊看個清楚。讓他們看見拉拉扯扯的,就丟人了。

  “反正先離開這兒,再換一家吧。”

  “你怕那兩個人看見吧!”

  “哪兒的話。”

  “他們向你老婆告密就麻煩了。”

  “他們不是那種管閑事的人。”

  “哼,不是太太就是不行。”

  “不對的。當了太太,得不到愛,又有什么用?”

  “無論得到多少愛,連向朋友介紹都做不到,那不更慘嗎?”

  話說到這份上,任何解釋都無濟于事了。

  “我走了。”

  風野不再拖延,起身向出口走去。衿子拖拖拉拉地終于也跟了出來。

  兩人上了電梯到六樓,回到房間。

  已經十二點多了,四周非常安靜。進屋后,風野靠窗前坐下點燃一支煙。衿子默默地對著鏡子梳頭。

  “真是不像話……”風野在心里念叨著。

  去再高級的地方,吃什么山珍海味都不能保證與衿子的關系不出現問題。即使一時親密無間,用不了多久又會發生爭吵。

  為什么會是這樣,實在令人沮喪。但是,細想一想,因為一直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所以才沒有持久的安寧。

  對于衿子所求,只要不正式結婚,是永遠滿足不了的。這個問題不解決,靠旅行之類的小手腕安撫,其效果有限。

  “有什么辦法?”風野又對著窗戶嘟囔了一句,突然聽到關門約聲音。

  回頭望去,鏡子跟前已不見了衿子。

  “喂……”

  風野站起來喊了一聲。浴室傳來嘩嘩的放水聲。或許衿子是想通過洗浴減輕煩惱吧。

  風野疲倦地躺在床上,立刻想起給家里打電話。

  估計不會有什么事,但就怕萬一。

  不過,從這里打出去,不小心再讓妻子問住就很可能露餡。

  怎么辦?打電話,只能趁衿子洗澡的空當兒。

  風野毅然拿起話筒,撥動號盤。從房間可以直撥東京。先撥0再接著撥東京區號即可。

  浴室里不時地傳出輕微的水聲,看樣子,衿子不會立刻洗完。

  電話立刻通了,振鈴響五六次仍沒人接。妻子不可能不在家,大概是已經睡下了。風野沒有放下活筒,又等了幾秒鐘,妻子出來了。

  “是我呀。”

  “噢,你在什么地方?”

  “大阪。有什么事嗎?”

  “圭子有點感冒,別的沒什么事。”

  “是嗎?我知道了。”

  “你在哪個旅館呢?”

  “旅館?是家便宜旅館。”

  “有急事往那里打電話行嗎?”

  “夜里電話好像不太好打進來,所以,我才給你打出去的。明天我會再跟你聯系的……”

  風野小心翼翼地答道。妻子卻突然問道:“你不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吧?”

  “真的就你一個人嗎?”

  “這還用問?”

  這時,浴室那邊的聲音突然大了一些。風野慌忙捂住話筒,又松開手說:“好,我掛了。”

  “有急事的話,可別怨我。”

  “明天我再打給你。”

  在風野撂下電話的同時浴室門就開了,-子穿著浴衣走了出來。

  “你干什么呢?”

  “剛給編輯部去了個電話。”

  “真的……可這次又不是出差。”

  “不是談工作,有件事需要先打個招呼。”-

  子將信將疑地坐在鏡子前,往臉上抹化妝水。

  “我也洗個澡吧。”

  風野站起來,-子沒有理他。

  似乎又辦了件蠢事。多余打那個電話。這有點類似犯罪后,犯人又跑回犯罪現場看動靜的那種心理。就算是有什么急事也不能及時應付,更何況夜已經這么深了也不可能有什么事。再說,即使有事耽誤一天半天的也不至于就怎么樣了。自己沉不住氣,多此一舉,弄得兩頭生疑。

  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子仍然有些不高興的樣子。一方面是喝醉了酒,一方面是洗澡后有些疲勞。換了睡袍后,就上了床。風野也累了,但是出了一身汗只好洗了再睡。出浴室后,發現-子已經睡著了。

  難得的京都之夜,也沒有相互說些悄悄話就睡,未免遺憾。把酣睡中的-子喚醒,又于心不忍。

  風野從冰箱里取出啤酒。喝完以后也上了床。

  風野很快也昏昏入睡了。

  翌日清晨,風野醒來后,看到一束陽光已透過窗簾的一邊射入室內。

  枕邊的手表時針指向七點。夜里屋里溫度較高,有點難受,但還是睡著了-

  子在風野身邊,呼吸均勻地睡著。趁-子翻身時,風野用腳尖碰了她一下,但是沒有醒的跡象。由于-子的低血壓,早上醒了一下起不來,臉色晦暗,情緒低落。要是現在叫她起來,肯定要惹她不高興的。

  看著-子的睡姿,風野感到一陣躁動。

  風野試探著企圖把-子的臉扭向自己,但-子卻不動,于是又用力去搬,“我不要”,-子囁嚅道。

  從窗簾邊射入的光線使-子的額頭奇異地凸顯出來,風野盯著看了一會兒,把手插入-子的胸部-

  子屬于對乳頭特別敏感的女人。胸部較小卻異常尖聳。當風野的手指擺弄起乳頭時,-子立時“啊……”地呻吟起來,雙眉緊蹙。風野仍不停地揉搓著,-子把身子往里挪動了一下。風野無奈,只好把睡袍的下擺往上卷起來。

  和往常一樣,-子穿著超短內褲。風野撫摸著-子光滑的大腿,過了一會兒才一點一點地往下退-子的內褲。

  “討厭……”-

  子又輕輕地搖了搖頭,卻也沒有進一步抵抗。風野手的動作停了一下,然后又開始撫摸。如此這般反覆數次,才把拎子內褲退到大腿上。

  渾圓的臀部展現出來,-子仍然睡著。風野在-子身后愛撫著,手指輕輕地捅了一下-子的隱秘處。

  雖然-子還在睡,但是那個地方已經變得濕潤起來。

  被觸弄到敏感部位的-子猛地團起身子,又搖頭叫了一聲:“討厭……”

  風野開始從背后撫摸刺激半睡半醒的-子,對這種做法,風野感到一種施虐的愉快。

  “我不要……”-

  子又一次哀求,但聲音中分明有幾分嬌嗔。雖然頭還不時地搖動,但是精致的臀部卻沒躲避的意思。對于半睡狀態的-子,風野非常耐心地逗弄著。直到完全濕潤后,才看準時機插入。

  “啊……”

  隨著小聲呻吟,-子的胸部開始上翹。風野牢牢地把住拎子的臀部不放。

  “你干什么?人家還困呢!”

  這時候-子說什么風野都不予理會,只顧把自己的xxxx牢牢地插入-子的身體里。然后,雙手從后面伸到-子腋下交叉緊緊地摟住。

  “啊……啊……”-

  子的呻吟聲逐漸低了下去,開始配合著風野的節奏動了起來。

  風野體味著-子由痛苦轉變為愉悅的扭動,也興奮了起來。

  此時,風野覺得似乎是在對昨天的-子進行還擊-

  子說話毫不顧及風野的處境,給他出難題,搞得風野窮于對付。對風野與其妻子若即若離的關系大加指責,直逼問得風野無言以對。所以,風野才產生了報復的心理。

  同時,可以說-子通過性交,來忍受對自己張揚跋扈行為的懲處。

  這混有施虐與嗜虐的做愛是一種怎樣的愛呢?或許這是最糟的,同時也是最牢固地維護關系的方式。兩人經常在對罵、爭吵之后,通過性愛醫好精神上的創傷。然后,再開始新一輪爭斗。

  在旁人看來,他們倆人在不斷重復著沒有進步、沒有意義的蠢事。其實,兩個人都是極為認真、嚴肅的。但他們不是刻意要那么做,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也可能,這正是問題的所在。

  不過,眼下風野可沒有時間想那么多。

  在不間斷的呻吟聲中,-子轉入了主動行為,連腰部也扭動起來。

  風野則更加用力地從后面抱住-子,開始向高xdx潮挺進。

  現在,兩個人什么都不想,變成了一心交媾的野獸。

  大概是清晨追求-子的緣故,風野再次醒來時,已經過了九點。

  從窗簾邊上射進的陽光更加強烈,幾道光束照在腳上。

  一些人可能是趕早出去觀光吧,所以樓道里喊聲不斷。幾位中年婦女在相互打著招呼。

  早上起床困難的-子,仍然在睡,面龐白皙透亮。風野睜著眼躺了一會兒,好像是被樓道里熱鬧的說話聲吸引,起了床,走進浴室。

  好好洗了個澡,又刮了胡子,-子這才起來。

  “現在幾點了?”

  “快十點了。”

  “糟了……”-

  子支起身子,但好像困意未盡,愣愣地看著透過幾縷陽光的窗戶。

  “有什么急事嗎?”

  “急事?來一趟京都多不容易,睡到這時候了,多么可惜!”

  剛才還悠閑地睡,這會兒又突然說可惜,真是不合邏輯。這也是-子有味道的地方。

  “那還不快點起。”

  風野一把拉開窗簾,陽光很刺眼,-子皺起眉頭,從床上爬了起來。

  “別急,我這就起。”

  看情形,昨夜的不愉快已經過去。

  這或許是早上做愛的原因,或者是一覺之后神清氣爽的原因。總之,風野對-子情緒轉好非常高興。

  十點半,兩人下到一樓餐廳,早上的份飯供應已經結束。于是,去咖啡角,吃了三明治,喝了咖啡。

  十一點,兩人出了旅館,招了一輛出租車先到了嵯峨野,又去了常寂光寺。

  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風野在此為紅葉之美而贊嘆不已。那時,還在公司上班,說好每年帶全家旅行一次,所以是和妻子、孩子們一起來的。

  算起來,從那以后再沒帶家人來過京都了。

  這時,風野心里多少感到一些內疚-子正東張西望地觀賞紅葉。

  車停在常寂光寺前的空地上。這個寺院名氣不太大,風野覺得不會有多少游客,沒想到寺院里人相當多。當然,遠不及金閣寺、清水寺那樣的擁擠程度。游人差不多都是開私家車來的,也有些人是按照地圖走過來的。

  “哇……太美了。”

  站在面向正殿的石階前,衿子感嘆起來。層疊的紅葉一直延伸到山上的石階兩邊,置身其中,訪佛從頭至腳也盡染丹朱。

  “這種紅葉叫一乘寺紅葉,比東京的略小,也因此更顯得別致。”

  風野有些洋洋自得地解釋著。從山下往上看,片片樹葉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微細的葉脈清晰可辨。

  “京都真是名不虛傳啊!”

  “沒白來吧?”

  “謝謝。”

  衿子痛快地鞠了一躬。如此溫順、加上毫不掩飾的喜悅,讓風野感到帶她出來這趟值得。

  “下面去高雄吧,人會不會多”

  司機慢悠悠地回答風野道:“大概少不了吧。”

  京都與東京相反,一到周未,從其它地方來的車很多,道路格外擁擠。

  但是,過了念佛寺進入嵐山高雄的旅游專線后,可能是交通信號較少的緣故,車流通暢了許多。

  看罷清瀧至溪谷的紅葉,兩人來到高雄。高山寺的確是賞葉勝地,游客如云,想找個視角開闊的立腳點也很費勁。

  還好,往山里深入一些后,一下子安靜下來,讓人頓感充滿了深秋的寒氣。

  衿子像是想到個好主意,開口說道:

  “等咱們老了,就來京都住吧。”

  “再過十年,不,五年。你的孩子也就大了,用不著你再操心了吧?”

  “可是,這山里邊也太寂寞了吧?”

  “沒關系,反正和你在一起。”

  “那,你買的公寓怎么辦呢?”

  “放著它。沒用了賣掉也行。”-

  子總是突發奇想,而且立刻沉醉于自己的新想法之中。

  “這種地方,真住下去的話也很難呀!”

  風野適當地給-子潑點冷水。結束了林中散步,返回車上時,已經一點了。

  紅葉從這里一直分布到尾,再往里走景致也差不多。

  “直接回京都。”風野對司機吩咐道。然后又征求-子的意見:

  “先找個地方吃了飯,再逛逛街,晚飯回旅館吃,行嗎?”

  “我想買些土特產,你陪我去嗎?”

  風野點頭同意,想起自己也該給女兒們買點禮物。

  兩人在四條河原町下了車,在河原町大街對面飯店的地下餐廳吃了“松花堂盒飯”。在不熟悉的地方吃飯,他們總是找飯店這種比較放心的地方。

  飯后,兩人開始在河原町大街逛商店。

  走到離四條大街很近的地方,看見一家賣和式手袋、裝飾彩帶等的裝飾品商店-子進去,挑了些東西。

  風野不喜歡陪女人購物。挑來挑去的凈耽誤時間-子也是好不容易才定下來買兩個和式圖案的組合式字紙簍。接著又開始挑門簾和手袋。

  “怎么樣?”

  風野看不出來究竟怎么樣,就說:“買這些東西,還是在專賣店或者大百貨店比較穩妥。”

  “你說的也對……”-

  子立即決定不買了。可是,馬上又為是否買下門簾而盤算起來。

  風野在一邊等著,發現櫥窗里陳列著各種小雜物盒,上面都點綴著碎花圖案,十分可愛,送給女兒們正合適。

  見-子仍然站在門簾前考慮,風野就讓女店員拿出小盒子看看。

  盒身部分是籃子形狀,罩了一層布面,盒子口可用兩側的布帶束緊。風野不能肯定女兒是否用這種和式的東西。但是,這么漂亮,女兒肯定會高興的。標價是二千日圓。

  買不買呢?風野又朝-子那邊看了一眼,她正在柜臺上展開簾子,和女店員說著什么。

  風野想,盡可能不讓-子知道自己買禮物。花自己的錢,-子不會說三道四的。但是她不會因此而高興。

  若是讓-子說一句“出了門還惦記著家啊”,可受不了。

  風野捧著小盒,猶豫之際,-子已經拿著簾子走了過來。

  “你買什么啊?”

  如同正在干什么壞事的男孩被抓個正著,風野頓時連連搖頭。

  “喲,這個給你女兒挺合適嘛。”-

  子一下就看到風野的心底。

  “這個,我要了。”-子把簾子輕巧地塞給女店員。

  話說得很客氣,但看得出來,-子又不痛快了。難得一次兩個人旅行,風野卻仍在心里記著家里,-子當然不好受了。

  “快點買下來吧!”

  那語氣冷淡而生硬。

  “不,我不要。”

  風野放下了盒子-子又來了一句:“送給夫人也不錯嘛。”

  “為什么?”

  “人家一個人在家苦等多可憐呀!”

  這也是-子擅長的揶揄。風野徑直朝出口走去。

  “感謝光臨。”

  女店員把裝著簾子和字紙簍的紙袋遞了過來。

  接過紙袋,-子走到在出口處等待的風野身邊。

  “你要想買禮物什么的,我陪著你。”

  “我說過的,不需要。”

  對執拗的-子,風野提高了嗓門。

  “去喝點咖啡吧。”

  過了一會兒,風野提議道。

  “不想喝。”

  “那,回旅館吧?”

  兩人沿著四條大街又往回折。風野感到緊張空氣又在兩人之間彌漫。

  回到旅館后,風野把-子一個人留在房間,自己到樓下大廳喝咖啡。

  從昨天白天、夜晚到現在將近三十個小時一直和-子在一起。其中約一半的時間是關在旅館的房間里。

  跟心愛的女人在一起應該是很快樂的,實際上卻累得很。

  與其這么累,一個人喝咖啡多么輕松啊。

  如果是夫妻的話,肯定會悠閑自在,不會這么累。不過,或許因此也就沒有了樂趣和緊張感。

  和-子在一起時,無論是說話還是買東西必須隨時小心翼翼。話說回來,即使這樣,也沒有與妻子兩個人去旅行的心情。

  雖然疲勞一些,但是和-子在一起有興奮感,能切實體會到旅行的味道。

  喝完咖啡,回到房間后卻不見了-子。桌子上有-子留的一張字條。

  “我去旅館的美容室了,一小時后回來。”

  碰上不順心的事,-子總愛去美容院。大概重新做做頭發可以起到散心的作用。

  風野想,剛才晚點上來就好了。現在懶得再次下樓。于是,仰面躺在床上,攤成個大字,腦子里想著給女兒們買禮物的事-

  子不在屋,現在可是個機會。當然,再去河原町,時間是太緊張了,在旅館的商店里或許能買到合適的禮物。

  要去,就得趁現在……

  風野對自己說著,從床上一躍而起。

  旅館的商店在地下一層,下了電梯往左轉,是壽司店和食品店。對面是幾家賣土特產、衣服、陶瓷品、箱包等的商店。

  到底是京都,傳統的和式錢包、編繩、香袋、扇子等都擺放在一起。風野的右邊是裝在一個小匣子里的景泰藍項鏈,圖案很漂亮,價錢不過一千到二千日圓不等。不占地方,買了也不顯眼。風野挑選了薔蔽和水仙圖案的項鏈。

  “三千塊錢。”

  在女店員包裝時,風野小心地環視四周,提防-子的突然出現。

  風野拿著買的東西乘電梯回到房間,-子還沒回來。

  風野把紙袋收進提包,打開了電視。

  星期日傍晚,電視在轉播高爾夫球比賽。風野一年前打過幾次高爾夫球,但是球技太差,也就放棄了。不過,看電視轉播就挺過癮。

  風野無精打采地看著電視,打起瞌睡來了。睜開眼時,看見-子靠窗邊坐著,嘴里叼著煙。

  “哎,不出去了?已經五點了。”-

  子已經化了妝,做好了出去的準備。

  雖然只是短暫地睡了一會兒,風野覺得體力恢復了很多,他伸了個懶腰,走到窗邊。看見對面的房間里的燈也亮了。

  “今天,我想吃牛排。”

  風野并不太餓,但還是決定出去。

  “我要找個好地方,吃頓大餐。”

  風野不知道什么地方好,就打電話問總服務臺。

  “敝旅館做的牛扒就很地道。”

  聽了這樣的回答,風野無可奈何地苦笑道:“原來如此。”

  于是,兩人決定去二樓餐廳。

  “你剛才打呼嚕了。”

  “是嗎?……”

  除了醉酒或特別疲勞以外,風野一般不打鼾。看來,風野確實累了。

  “哎,這里有迪斯科嗎?要是在京都跳迪斯科,一定有意思。”

  “那太吵了,還是安靜點的好。”

  “不中用了,老頭子!”

  “你說什么?”

  離晚飯時間尚早,但餐廳里已有很多客人。風野二人坐在餐廳中部靠窗的位置,點了里脊牛扒和啤酒。

  “瞧,那兩人像夫妻嗎?”-

  子用眼示意風野右邊的一對男女。

  男人約四十五六歲,戴眼鏡,體格魁梧。女人看上去比男的小兩三歲,微胖,穿了件花俏的連衣裙。

  “他們一直都沒說話,只是默默地吃菜。你說,這有意思嗎?”

  風野點了點頭,心中暗想,要是與妻子一起旅行,也會是那樣子吧。

  原以為沒有食欲的風野,吃得津津有味。對他來說,僅僅好吃是不夠的。

  旅行接近結束,錢也所剩無多。退房時起碼得準備三萬日圓。另外,乘新干線返回東京的車票,兩個人合起來按二萬五千算,最起碼要準備六萬日圓。再加上這頓飯錢,風野頗覺緊張。

  來的時候,帶了二十多萬日圓,當時覺得會有不少富余,現在看來,即使有余款也極為有限。

  僅住宿兩夜的旅行,就開銷二十萬,表面上看確實很貴。可是,住的是一流旅館,晚飯在高級餐館,又乘出租車看紅葉,花這些錢也在情理之中。

  總之,可以說,難得的旅行,不搞豪華些就沒有意義。

  “哎,咱們出去走走吧。”

  風野隨著-子,沿著賀茂川岸緩緩前行。

  深秋時節,穿著外套也能感到陣陣涼意,月光粼粼地映照在河面上。

  風野忽然心情激蕩,隨口吟出:

  “加茂川蜿蜒,秋水共長天……”-子笑出了聲,說道:

  “這是句古詩。”

  “嗬,你也知道。”

  “詩的名字是《旅之夜風》吧?聽我媽媽讀過。”

  “你還真不簡單。”

  風野與-子相差十四歲。初交時,感到年齡差異很明顯,近來已完全感覺不到了。當時,風野三十七歲,-子二十三歲,看上去有點像父親與女兒。現在一個四十二,一個二十八,好像倒也般配。

  如果再過十年,五十二與三十八的組合當屬極為正常的了。

  說到底,年齡的增長,似乎使男女間年齡的差異趨于彌合。風野想到這些而感到寬慰。只是在談起兒時喜歡的歌,或者留下較深印象的事時,十四歲的差異才明顯表現出來。

  兩人沿著河堤走到三條,然后拐上木屋町大街,一直走到四條。

  雖然,在蕭瑟秋風中身上有些發涼,可是一想到即將結束京都之旅,就覺得回旅館休息未免可惜。兩人又繼續向前穿過河原町大街。走到拱廊大道時,看到一隊修學旅行的學生。

  “真懷念舊日時光啊!”

  風野第一次來京都是上高二的時候,離現在已是二十五六年前的事了。那時,-子還沒到或剛到上幼兒園的年齡。

  “哎,等一等。”

  風野回頭一看,-子一邊招手,一邊進了一家土特產商店。

  色澤鮮艷的玩偶、錢包、扇子、香袋、玩具衣柜等等女孩喜好的東西,琳瑯滿目。買東西的顧客也是高中生,特別是女孩子居多。風野不感興趣,就站在店門口-子又在叫他。

  “那個怎么樣?”

  線繩上吊著很多用和紙折疊的和服打扮的女孩玩偶。

  “又能裝飾房間,又能當禮物送人。”

  已經買了禮物,但是看見喜歡的東西,-子馬上又想買。

  “就來這個吧?”-

  子又拿起一個做成牛車形狀的寶石匣子,左看右看。終于買了兩個。

  “多精致啊!”-

  子現出滿足的神情。向店家要了一個大紙袋,把一個個小包都裝了進去,這才與風野出了商店。

  “再喝點酒嗎?”

  風野立刻表示贊成。兩人來到河原町大街。

  今天是星期日,昨天去過的幾家店都關門休息。兩人只好進了路邊旅館的酒吧。酒吧朝向大街,在旅館最上一層,可以清楚地看到京都夜景。風野要了加水威士忌,-子是白蘭地。

  “啊……明天就回東京了。”

  像是突然想起似的,-子感嘆著,又接著說:

  “今天多喝點,一醉方休如何?”

  “算了吧,你醉了就亂來。”

  “哎?我怎么亂來?”

  “其實也沒太出格。”

  “不過,帶我出來,真的很感謝你。謝謝!”-

  子伸過來酒杯,風野輕輕地碰了一下,心想這趟沒白來。

  兩人再次在夜風吹佛下回到房間已是十一點了。

  微醉的衿子興奮異常,因為是旅行的最后一夜,風野欲火旺盛。兩人事畢后,風野想起該給家里去個電話。

  “哎,你想什么呢?”

  “沒……”

  風野閉上眼,不去想家里的事,很快就睡著了。

  早上天氣晴朗,兩人都在八點前起了床。簡單的洗漱之后,一起去一樓的餐廳吃了早飯。

  本來,衿子星期一請了假不必上班,晚上再回去也行。但是,旅館的退房時間是十一點。

  早飯后回到房間,各人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衿子除了替換的衣服,買了不少禮物。所以,來時的旅行箱一下就塞得滿滿的。

  “哎,在你那里放點行不行?”風野的提包里只有一身內衣和洗漱用具及準備在車上看的幾本雜志,空地方很大。

  “別給我弄太沉了。”

  風野邊說邊剃胡子。

  十點鐘左右收拾了行裝,正準備離開時,衿子卻立住腳環視著房間說:“就這么走了,真有點可惜。不知什么時候能再來這里了。”

  風野聽了不禁苦笑了一下,拎起重了許多的提包,走出房間。

  下到一樓大廳,先把包存在行包寄存處存好,然后去結賬。

  房費略低于預算的三萬元。付了錢,兩個人就從旅館前乘出租車去了清水寺。

  清水寺和銀閣寺名氣很大,總是擠滿了游客。風野和衿子自修學旅行以后都再沒有來過。有人會說,幾十年不變的游覽路線沒意思。但是,對風野和衿子來說,就是想重走當年的路線。再者,這個季節來還是第一次。

  在通向清水寺的坡道前,兩人下了車。開始徒步上行。修學旅行時覺得這坡道很長,現在卻沒覺得那么長。當時也可能因為排著長隊,不緊不慢地邊走邊看路兩邊的商店的緣故吧。

  故地重游,清水寺的紅葉似乎分外鮮艷。在大戲臺上看罷京都街景,即順著音羽瀑布下行,穿過樹林,走在下山的臺階上。

  “要是再當一回高中生就好了!”-

  子小聲說道。風野心有同感。

  從清水寺后邊進圓山公園,然后到八坂神社,從這里再去銀閣寺。這條路線可以看到東山山麓一帶的所有名勝,但是,要走相當長的路程。兩人離開銀閣寺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多鐘了。

  秋風依然涼意襲人,陽光卻十分明媚。

  “哎,既然來這一趟,干脆再去看看三千院和寂光院吧。”-

  子是想按照著新干線開車的鐘點,盡量多走幾個地方,反正班次頻密。嬌小的軀體卻有著令人吃驚的能量。

  風野多少有些累了,但是聽-子一說,也覺得這么回去是可惜。而且,如果表現出要回去的樣子,恐怕又徒然惹得-子起疑。

  商量好了接著去大原,兩人就在銀閣寺附近的西餐館吃了午飯,然后上了出租車。往返的車費相當高,但是,風野手上仍剩了一點錢。

  到太原的很遠很遠,紅葉特別漂亮。三千院石階下的紅葉,紅得耀眼。兩人漫步在山路上,天色慢慢地暗了下來。

  “該去車站了吧?”

  “是啊……”-

  子終于也現出倦容。

  再次乘上出租車,先去旅館取出行李,然后直奔京都火車站。

  時間已過六點,街上的霓虹燈與汽車燈交相輝映。

  約半個小時可以到車站,立刻上新干線的話到東京也得九點半多,回到家就將近十一點了。

  明天是給周刊雜志交稿的日子,還要出去采訪一趟。

  想到這些,風野一下子有些心急起來。

  到京都車站是六點半。在站里的商店,-子買了點老鹵菜和其它京都特產。結果,乘上新干線時已經快七點了。

  星期日晚上,乘車的人很少。但是,風野一咬牙買了軟席座票。

  “你這又何必?”-

  子小聲埋怨道。實際上,風野有點破罐破摔的想法,反正錢也用得差不多了,索性花完。

  “啊……終于要告別京都了。”

  茫茫夜幕中,寺院的塔尖現出水墨畫般的輪廓。列車很快駛入隧道,鉆出來后,只能看到黑黢黢的山巒迎面撲來。

  “去吃點東西嗎?”

  屈指算來,兩點鐘在銀閣寺附近的西餐館吃的午飯,到現在還什么都沒吃呢。

  在餐車上,風野點了雜煮肉,沒要米飯,就著威士忌吃了起來-子要了炸大蝦和加水威士忌。

  “偶爾出門一次真好。我特別高興。”-

  子看著車窗,小聲對風野說。雖然只是短短的三天,但是,風野覺得那是在東京絕對體會不到的另一個世界。

  “以后還帶我出來,好嗎?”

  “嗯……”

  “錢,花了不少吧?”

  “哪里,沒多少錢。”

  風野做出大度的神情-子十分認真地說道:“按說,我該付我那一半費用的,只是那樣做好像也不合情理。”

  “沒聽說過夫妻旅行,妻子還要向丈夫付自己費用的。”-

  子言之有理,但她的目的似在強調與風野就是夫妻關系。

  “不過,為表示感謝,我要送你點禮物。要什么就說吧。不許超過五萬元。”-

  子往往很任性,但也有這樣的可愛之處。

  “此話當真?”

  “我會撒謊嗎?”

  “那我得想想。”

  風野來了興致,又要了一小瓶威士忌。

  車在黑暗中以極高的速度飛馳著。車窗上映出明亮的餐車內景,仿佛是一幅畫。

  “好漂亮喲。”

  隨著旅途即將終結,-子變得有些羅曼蒂克起來。

  列車于九時五十五分抵達東京站。

  離開京都時,有一種旅行結束的失落。到了東京看到霓虹燈,又有一種回家了的放心。

  “啊,到了。”

  風野提著包,先向出口走去,-子跟在后邊。從站臺下了臺階,出了新干線檢票口,風野停住腳:

  “那你就直接回去吧。”

  “你呢?”-

  子直盯著風野,風野有點吞吞吐吐。

  “是回生田嗎?”

  見風野不說話,-子臉上現出不悅之色:

  “是要回家吧?”

  “可我整整三天沒回去了。”

  “是啊,那請便吧。”

  “嗨,先一起到新宿吧。”

  在風野的催促下,-子快步跟了上來。

  到了中央線的站臺,上了停在站臺的電車,兩人誰也沒說話-

  子大概認為,到了東京后,風野應該去她的公寓。

  可能是在一起呆了三天,有些割舍不得,或者是覺得一個人回去寂寞。對風野來說,-子愿意與自己在一起當然很高興,可是家里又讓他放心不下。

  “我并不是因為想回去而回去。”

  車開動后,風野在-子耳邊說道-子看著車窗沒有說話。

  “我離家這幾天,會有不少關于工作上的信函、電話,都得處理。”

  “寫了一半的稿子,待查的資料,事情很多。”

  “還要向夫人、孩子送點禮物吧?”

  “瞧你,怎……”

  “別瞞我了,看看自己的提包還不明白嗎?”

  在京都的確給孩子們買了禮物,可-子是什么時候發現的呢?風野抱著胳膊沉思起來。

  對了,早上-子說東西太多,就把一些東西塞進自己的提包里。準是那時看見的。

  糟糕!沒法補救了。

  兩個人沉默著,到了新宿站。車門一開,-子就跨了出去,出了站臺,立即往小田急線售票方向走。實際上,即使拎子直接回家,也與風野的方向一致。

  當著那么多的人吵架實在不像樣子。風野保持著平靜的表情,和-子并肩而行。

  “你生什么氣啊?旅行三天剛回來,誰也沒冒犯你。”

  “我也沒做壞事呀!”

  “跟好事、壞事沒關系!我討厭背地里搞小動作。”

  “那是在旅館商店里偶然看見的,覺得挺可愛就買了。沒有要瞞你。”

  “不是的,那不是給孩子的。”

  “撒謊。你悄悄買了,要帶回家的!”

  “好,是給誰買的?”

  “有的女編輯在工作上對我很關照,我想送給她們。”

  “女編輯會稀罕你那東西?胡扯!”-

  子表情嚴峻的臉上浮現出一線冷笑。

  “就算是給孩子們買的。為那點東西,值得你生氣嗎?”

  “我才沒有為你買東西生氣呢。”

  “可你不是正在生氣嗎?”

  “不對。你無論去哪里都忘不了你那個家,我討厭你這樣。一想起這些,我就忍受不了。”-

  子的臉因氣憤而抽搐。她突然站住,轉身向反方向走。

  “我打車回去。”

  剛才還說要乘小田急線,這會兒又變了主意,要坐出租車-子準備從新宿西口的檢票口出去。

  “喂,等等。你的東西還在我這兒哪!”-

  子并不理會風野,徑直出了檢票口。

  風野站在檢票口前猶豫著,是立刻追上去?還是上電車直接回家?

  這樣怒氣沖沖地分手,為什么還要去旅行?看來,還是不旅行的好。可是,家里知道他今天回去。風野要回家,并不是因為妻兒在等待,而是想在久違的家里放松一下。

  說實在的,與其說現在風野想回去見妻子、孩子,倒不如說是想在自己的書房里去親近親近那些使用了多年的桌子、椅子……

  “怎么辦呢?……”

  風野的身邊來往的人們過了一撥兒又一撥兒。已經過了十點鐘,有個醉漢大聲叫嚷著從旁邊經過。即使現在到-子那里,恐怕沒三四個回合,關系是修復不好。想到這兒,風野立時感到疲勞、煩惱。

  “管它呢,回家!”

  風野自言自語著,轉回小田急線。

  如果再年輕幾歲,精力再充沛些,風野或許會追到-子住處,解釋清誤會,讓-子高興起來。

  可是,經過三天的旅行,風野無心亦無力了。

  回到家,也不會有什么特別的好事等著自己,妻子大概會默默地迎接自己。現在喜歡哪一個并不重要,關鍵是能放松身體。

  可是,-子干嗎為那點事發怒呢?-

  子說的不錯,一起旅行時,自己是想過家和孩子,可那畢竟是短暫片刻。自己心里裝的幾乎都是-子,吃、住、行也在一處-

  子之所以言辭激烈,多少是有點歇斯底里。出去旅行,男人為孩子買點東西,女人就不能大度些嗎?就算站在-子的立場上看,也不至于立刻雷霆大發。著真是愛著男人,就不能更寬容些嗎?

  不過,對年輕、單純的-子來說,這樣要求可能苛刻了些-子也不想為那種事爭吵,只是沒有管住嘴。

  理智上清楚,行為上克制不住情緒,大概就是戀愛狀態中女人的特點。

  風野這樣一想,也就釋然了。

  回到家時已經十一點了,妻子、孩子們都還沒睡。

  “你回來了!”

  妻子迎到大門口。正在看電視的孩子們只是回過頭來,例行公事般地說了聲:“爸爸,您回來了。”

  “這么晚,也不來個電話,以為你不回來了呢。”

  “不可能,我說過今天回來。”

  “可是,那靠得住嗎?”

  妻子面帶譏諷地瞧著風野。

  “喲,行李多了不少啊。”

  “啊,有人求我捎點東西。”

  風野慌忙遮掩道。孩子們已圍了上來。

  “爸爸,禮物呢?”

  “我整理好就給你們,別急。”

  “你餓不餓?”

  “喝點啤酒吧。”

  說完,風野上了樓。

  雖說整整三天不在,屋里還是走時的那樣,整齊的書桌上堆了不少郵件。風野大致掃了一眼,隨即打開提包,拿出-子的東西。雖然沒有給妻子買東西,但是,近來出兩三天的差都不買什么,妻子已經習慣了。

  風野拿著禮物下了樓梯,兩個孩子急不可耐地跑過來。

  “這是什么?”

  “是啊,是什么呢?”

  “是,胸針。”

  “不,是項鏈。”

  大女兒掛在脖子上,二女兒見了也掛在脖子上。

  “真好看,姐姐的是紅的。”

  “你的不也很漂亮嗎?”

  兩個孩子摘下項鏈交換看了一下,又都掛在脖子上。

  二女兒像突然想起來似的說:“謝謝爸爸!”大女兒也說了一聲謝謝。可是,孩子們已有好幾條項鏈,大女兒沒顯出特別高興,臉又轉向電視。

  二女兒又盯著姐姐的項鏈比較了一會兒,也看起電視來。

  風野固然沒想用一千來塊錢的項鏈討孩子的歡心。但是,僅僅得到一聲“謝謝”,卻讓他沮喪。為這與-子還爭吵一番,真是愚蠢。

  風野默默地喝著啤酒,吃著剩的生魚片。

  “沒來過找我的電話?”

  “沒有。”

  “不過,就是來了電話,先不答理不是更好嗎?”

  妻子話里帶刺。

  “好了,你們去睡覺,十一點半了。”

  風野輕輕拍著孩子們的后背,“快點,快點”地催促著。

  “馬上就演完了。”

  “不行,睡覺了。”

  妻子把散亂的衣服、書籍收拾了一下站起身。孩子們這才不情愿地說:“晚安”,上樓去了。看著她們的背影,風野搖了搖頭。

  風野總覺得,妻子發現了自己與-子一起去旅行。

  剛才,妻子的譏諷,讓風野想起了前天通話時,妻子追問“是不是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事。

  反正今天一回來,妻子的態度就很冷淡,不正常。

  可是,妻子怎么會知道自己與-子在一起。就算是起了疑心,也是既無證據,又沒見到人。

  只是妻子的直覺簡直超群敏感。對她頭腦的邏輯性雖不敢恭維,但是,在直覺方面,風野要遜色多了。正琢磨著,妻子從孩子們的房間里出來。

  “昨天的報紙呢?”

  “不在那兒嗎?”

  妻子把掉在雜志架子后面的雜志撿起來放在桌上。

  “我去睡了。”

  “啊……”

  “對了,村瀨先生說想明天見你。”

  “哎?有我的電話?”

  “我說你去京都辦事去了。”

  村瀨是《東亞周刊》的編輯主任。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可是妻子有電話居然不說,看來是心存忌恨。

  風野不再理睬妻子,又喝起啤酒。可能是疲勞的緣故,量雖不大卻有了微微醉意。又硬挺著看了一會兒電視,就回書房去了。

  只有在書房,面向書桌時才能切實感到回了家。

  有的稿明天必須交,但是,風野現在沒有情緒動筆。

  風野又把郵件都過了一遍,同時腦子里還想著-子。

  她直接回家了嗎?她有些不高興,按理說不會再去別處。可是,-子的事有時也很難說。

  這么想著、想著,手很自然地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子的電話-

  子可能碰巧正在電話旁邊,所以立刻接了電話。

  “你直接回家的嗎?”-

  子沒有回答,卻問道:

  “哎,剛才給我打過電話嗎?”

  “沒有,這是第一次,怎么了?”

  “又來了個不說話的電話。我一接就沒聲,過了幾十秒鐘就斷了。”

  “我是不會打這種電話的。”

  “真煩人。一回東京就又是這事,肯定是有人在盯著我。”

  “我不是說,不要放心里去嗎?”

  “你太太在家嗎?”-

  子的聲音一下低了下來。

  “剛才的電話可能還是你太太打的。她在落實我是否回來了。”

  “我人在家里,她沒有必要打那種電話呀。”

  “不對。我不在的這幾天肯定都打過,證明我跟你出去了。你回來后,她沒說什么嗎?”

  “沒說什么……”

  “她肯定在調查咱們的全部行動。”

  “你別亂猜了,放我這兒的東西,明天給你帶去。”

  “也就是說今天夜里要與久違的夫人親熱吧。”

  “又來了!”

  “請您自便。”

  說完,-子就掛了電話。

  所謂臆想,大概就是無邊無際的猜疑。旅行之后,風野并沒有擁抱妻子的欲望。只是想在家里久違的床上好好睡一覺。

  說老實話,性欲已在旅行中通過-子得到滿足。回家是為了看看孩子們和積壓的郵件,而不是擁抱妻子。

  可-子卻似乎不這么想。好像回家就意味著與妻子發生關系-

  子的這種錯黨的產生大概是因為風野只要去,可以說次次都要擁抱她。所以,就認為對自己是這樣,對老婆當然也是如此。

  世上的男人并不是總去擁抱妻子。年輕的時候不論,年過四十以后,誰都會疏遠妻子,覺得妻子煩。原本關系冷淡的,自然會愈加疏遠。所以,盡管是兩三天旅行在外,回來后也不一定立刻接吻、擁抱。激情已成為過去,如果還像從前一樣,反而感到不自然。

  可是,無論怎么向-子解釋這一切,她以乎都不明白-

  子只是依據自己的人生經驗做出判斷。因此,要求她換個角度看問題是很不容易的。

  風野望著掛了線的電話,更加深切地感到男女之間的差異。

  女人一旦對男人有了好感,似乎會無限止地追求下去。男人卻不同,即使喜歡,時間長了也會生厭。

  男人要產生激情、性沖動,需要某種超越單純的好惡情感的東西。這種東西因人而異。比如說終于得見的歡喜、從此暫時不能相見的緊迫感、怕被別人發現的危機感等等。

  總之,某種緊迫感可以煽起男人的情欲。而在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所欲相愛的情況下,男人卻萎靡不振,缺乏激情。

  耐人尋味的是,男人的情欲越是具有某種非理性因素,也可以說是負面因素,越趨于旺盛。

  風野的情欲對-子有,對妻子無,很可能緣由于此。

  但是,風野即使講這些,-子、妻子也不會理解。說不定還會被嘲諷為男人的自私,而自討沒趣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