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八、轮回

  进入十二月,到处都显得忙乱,风野也忙了起来。忙并不是因工作量加大,该写的稿子还是那么多,只是因为出版社、印刷厂从年底到元月要休息,所以要把这一期间的稿子提前交出去。

  元月里虽然放假,但是周刊杂志、月刊杂志等仍然按期发?#23567;?#25152;以,最紧张的时间集中在十二?#36718;?#26092;之前。而这段时间内和朋友、编辑一起喝酒的机会也多了起来,每天能用于工作的时间就更不够用了。

  一忙起来是否就忘了-子呢?不是的。

  当然,在采访或赶稿子时,完全不去想。但是,在采访间隙,坐在车上或写稿过程中稍事休息时都会想到-子。

  从京都回来后的头两天,-子情绪不太稳定。第三天就好了一些。到第四天,与风野在新宿碰头时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今天我来请你。”-

  子请风野吃了晚饭,说是表示对带自己去京都的?#34892;弧?#36824;送给风野一件皮夹克。看着快活的-子,风野真弄不明白,从京都回来时,她会为那些琐事闹脾气。

  不过,风野后来知道了,从京都回来时,正是-子来月经之前。

  每当快来月经时,-子的情绪都不太稳定,常为些小事发火。

  风野通过多年接触发现了这种规律,但-子对此予以否认。

  “?#20063;?#27809;那毛病呢!少拿我开心。”

  在-子看来,月经使情绪发生变化似乎是在怀疑她做?#35828;?#33258;立能力,因此而不高兴。但是,风野不认为那是拿女人开心。

  月经使情绪产生波动,对女人?#27492;担?#38590;道不是极正常的吗?如果没有波动,反倒失去了女?#35828;?#39749;力。

  “你的看法不对。简直把女?#35828;?#25104;了动物,是瞧不起女人。”-

  子表示不满。其实,风野没有蔑视女?#35828;?#24847;思。对女人从精神到肉体能随时间发生有规律的变化,风野甚至因此而?#34892;?#32673;慕。

  相比之下,男人就没有自然的精神上的亢奋与消沉。这样,有轻松自在的一面,有时,也有乏味的一面。

  风野既然知道女?#35828;那?#32490;受月经周期的影响,注意点不就行了。?#27492;?#23481;易,做到却很难。风野曾经在记事本上记录-子来月经的日期,在临近下次月经时加以注意。但是,稍一疏忽,就忘了记录。再者,说是一个月一次,却无法保证准时。那么,老去问下次什么时候,又让入觉得不正常。

  另外,即使知道来的日期,也无法预知因何种原因会使情绪波动。而-子也可能因某种原因使情绪恢复稳定。

  从京都回来时发生不愉快的根本原因,在于背着-子给孩子们买东西。事后回想起来,也觉得奇怪,-子为什么换了个人似地吵闹不休。问-子本人,她往往也记不清上次是为什么吵架。

  总之,发生吵架时,体内产生的焦虑情绪失控,可以作为能说得过去的解释。

  大道理如此。但是,对风野而言,主要问题出自家庭、没有与-子住在一起。

  这种状态会?#20013;?#22810;久呢?将来?#21482;?#24590;样?每年岁末,风野都想到这些问题。

  风野心?#36718;?#37325;,-子却无忧无虑。

  两个人有时?#37027;?#24841;快相亲相爱,有时又恶语相向。

  当然,发生冲突时,退让的总是风野。一边逃遁,一边等待-子情绪转好。说起来,让一个女人搞得团团转,实在可悲。但是,既然舍不得-子,也就只好忍耐些了。

  ?#37027;?#33298;畅时,-子特别能花钱。这或许也是-子的长处之一。上月底刚给风野买了件皮夹克,现在又说要送件开?#20037;?#30340;黑色毛衣,理由是驼色夹克与高领黑色毛衣相配。

  “哎,以后别再穿外套什么的了。这身打扮多好,起码年轻五岁。”

  看见风野穿上毛衣和夹克,-子满意地说。

  自从辞职以后,风野很少再系领带,主要是衬衫配短外套的装束。虽说从事的是?#26434;?#32844;业,可是实在没?#20889;?#22841;?#35828;?#21191;气。现在让-子一说年轻五岁,心中十分得意。而且,穿上后很利落,外出时也觉得方便。

  “鞋也换一双吧。冬天还是穿靴子好。”

  风野就买了双靴子。”是不是太年轻了一点?”

  “越上岁数,才越该打扮嘛。”-

  子按自己喜好的风格给风野换了装,感到很满足。但是,这身打扮在家里却受到妻子奚落。

  “哟,这身打扮,是你自己挑的?”

  “不……”风野话没说完,又赶快点头。

  “你觉得?#36947;?#36824;童了是吗?”

  “不是的,就是图个舒服。是不是有点怪?”

  “自己觉得合适就?#23567;!?br />
  风野在穿着上比较保守,自己不会主动打扮成这样,除非有别的女人指使。妻子了解这一点,所以,态度冷淡。

  高领毛衣配夹?#35828;?#25171;扮,像电视制作人和电视导演,看上去很帅。不过,一星期后,风野感冒了。

  “都是因为这身打扮。”

  妻子埋怨,是穿的不合适。其实,那天夜里,风野和几个编辑喝了酒,在回家的路上,想起工作间里放着资料,就?#36710;?#21435;取。刚到,就恶心,想吐。于是在沙发歇了一会儿,?#27492;?#30528;了。睁开眼时已经凌晨五点,鼻子?#34892;?#38459;塞,身上发冷。这才急忙出来,打了个车回家。在家一直睡到将近中午。起来后,感到头发沉,已经感冒了。但是,那天还有必须完成的稿子,所以下午就没有休息。

  当然夜里就发起烧来。

  “你呀,就?#19981;?#20986;去泡。”

  妻子以为风野黎明时才回来,是又与女人鬼混去了。夜里吃了感冒药睡的,但是早上起床时身上乏力,温度虽然降下很多,却周身酸痛,流鼻涕。

  风野无需像普通公司职员一样去上班,但是必须写稿子。快到中午时,风野咬牙起床,按约定写了七页稿纸。平时写这点东西不算什么,现在由于发烧,人都快?#27604;?#20102;。于是,又?#19978;?#26127;睡起来。

  一觉醒来,天早就黑了。

  “你非传染给?#20063;恍小!?br />
  妻子说着拿来了体温表,一量,三十八度二。

  “叫医生吗?”

  风野最怕打针。可是,明天必须完成另一篇稿子,看现在这样子,很难抗过去。

  妻子给各家医院打电?#25226;?#38382;,因时间太晚,都被拒绝了。好不容易才有一家医院说,您来医院的活,可以看看。

  “远是?#35835;说悖?#21435;看?#31383;傘!?br />
  “吃药也一样,明天再说吧。”

  风野拒绝之后闭上了眼睛,衿子又浮现在?#38498;V小?#29616;在她怎么样了?衿子不会知道风野患了感冒。当然,也没有病到需要通知的程度。说不清楚的话,只能让她担心。

  可是,跟衿子还是三天前见的面,以后就没有联系。

  以前,不见面的情况下,每天与衿子通一次电话,像这次连着三天不联系的事还不多。

  风野?#22475;?#23376;在担心,想明天给她去个电话。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翌日起来,烧完全退了,但头仍然发沉、全身无力。

  “一点钟我在新宿见大成社的青木。”

  “现在出门,会加重感冒的。”

  因为妻子这么讲,所以风野就打电话回绝了。然后开始写稿。尽管身上穿了好几层,却还觉得后背发凉。刚写了几笔就写不下去了。风?#20843;?#25163;挠了挠头,感到全身哆嗦了一下。

  可能又发烧了。

  年轻时,风野几乎没有因感冒而卧床过。即使卧床,也是过一夜就好得差不多了。

  年纪不饶?#22235;摹?br />
  风野昏昏沉沉地又打起瞌睡,再次睡醒时又到了晚上。

  看着灯光映照的窗户,风野又开始想-子了。

  自己不主动联系,-子?#38553;?#22312;担心。但是-子完全可以来个电话。如果担心妻子接电话,也可以找别的朋友问问。

  是不是只要自己不联系的话,她就不准备主动联系?真是这样的话,自己一直保持沉默,缘分也就断绝了。

  风野认为-子不是不讲情义的女人,这次可能是放不下面子。

  猛然间,凤野心中忽地一动,莫非-子正在与年轻男人幽会?

  风野心中七上八下的,进了厕所。出来时装作要拿书的样子,走进书房便拿起?#35828;?#35805;。

  拨通后刚说了声“喂?#20445;?#31435;刻就听到了-子的声音。

  “感冒好了没有?”

  风野一下子被问?#35835;恕?#20004;天前感到不舒服,但是并没有告诉过-子。

  “有太太照应,该好了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慰问一下你嘛。”

  虽然看不见-子的表情,但是听得出来,讥讽的语调里有明显的不满。

  “哎,谁告诉你的?”

  ?#20843;?#36824;不是一样?”

  风野只把感冒的事告诉了与工作有关的编辑,可他们都不认识-子。

  “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呀!”

  “是你太太啊。”

  “从这儿打的电话?”

  ?#20843;?#35828;丈夫感冒了,正在休养,不能让你接电话。”

  “什么时候?”

  ?#29677;牛?#22909;像是中午。”

  风野中午是躺着,但是并没睡。虽然还有点烧。但远不至于接不?#35828;?#35805;。

  “你是不是交待过不接电话?”

  “哎??#20197;?#20040;能那样做呢?”

  躺着的时候,听见电话铃响过?#22797;巍?#21487;能有一次就是-子打来的。

  “你说自己的名字了吗?”

  “你想我能说吗?我说我叫工藤。”-

  子用了假名,妻子也不叫风野,说明妻子听出了-子的声音,故意难为她。

  “不像话……”

  “不像话的是你!一个电话也不来,我多担心,你知道吗?”

  不惜谎称他人来打听情况的-子,情真意?#23567;?#21487;是,妻子她起码该说一声来过电话的事啊。

  “对不起……”

  “没什么,请在夫人体贴的照顾下,多保重。”

  “快别说了。烧还没全退呢。明天我给你去电话。”

  “不?#22270;?#20320;了,明天?#20063;?#22312;。”

  “去哪儿?”

  “出门。再见。”

  电话挂断的同时,风野又感到一阵寒气-

  子说明天不在。可星期三又不是休息日,她会去哪儿呢?

  放下电话后,风野躲在?#37319;習底?#24605;量。

  公司都很少派女的出差。如此看来,多半是陪男朋友出去玩。可是,新年将至,各公司都进入最忙的时期。恐怕再年轻的小伙子也请不下假来。

  妻子走进屋来,打断了风野的?#20102;肌?br />
  “横滨的千?#26029;?#29983;来电话找你。”

  ?#20843;?#20160;么了?”

  “问你二十号能不能参加忘年会。”

  千叶是上高中时的同学,是这次预定二十号开同期生忘年会的干事长。

  “我已经回信说要去的。”

  “可能还没有收到。到年底信件都走得慢了。”

  “那,跟他说我去就行了。”

  “你还是接一下吧,人家难得来个电话。”

  “就说我感冒了,起不来。”

  妻子察觉到风野不高兴,转身走了。

  “小人!”

  这个电话能叫我,为什么-子的电话不让我接?你知道不知道,你管闲事害得我多苦。

  但是,风野没有胆量当面对妻子发牢骚-

  子说要出门,风野吃惊不小,第二天早上,体温竟完全恢复正常了。

  前两天起来时,体温都不算太高,但是头痛,浑身懈怠。现在,却头也不痛了,身上也舒服了,感?#20843;?#20046;终于治好了。

  风野感到比任何时候都想立?#36867;当?子。

  可这时-子却不在。

  风野无心起床,一直躺到快中午了,才开?#21363;?#34915;服。妻子进来问道:“病刚好,能出去吗?”

  “在家呆了三天,该见的人都没见,我得先去一趟工作间。”

  “回来吃晚饭吧?”

  ?#29677;蕖?br />
  风野含含糊糊地应着穿上外?#20303;?br />
  出了门,风吹在身上觉得十分爽快。十二?#36718;?#26092;的风很凉,而风野并没有感到冷,但觉得阳光?#34892;?#21050;眼,脚也有点发飘,可能是身体还虚弱的?#20498;省?br />
  前面转弯处有?#20197;?#36135;店,看到那里的公用电话,风野立刻想到衿子。

  尽管衿子说不在,风野还是想打个电话碰碰运气。

  拨通了衿子公司的电话,立刻有个年轻姑娘接电话,风?#20843;?#25214;衿子。她说:“请稍候。”

  风野正心中纳闷。“喂?”话筒里已传来衿子的声音。

  “喂,你这不是在公司吗?”

  “找我有事吗?”

  ?#30333;?#22825;你说不上班,我想打电话试试。”

  “就这点事?”

  “感冒才好,我正要去工作间。你下班时候顺路过?#31383;傘!?br />
  “你还是赶快回?#37326;傘!?br />
  “行了,快让我看一眼吧,等你。”

  “怪人!”

  衿子接着又说了句“我正忙着呢?#20445;?#23601;断?#35828;?#35805;。

  说是出去,却还在公司。听刚才的电话,似乎衿子就没打算出去。大概衿子知道风野在接受妻子的照顾,故意说的气话。

  风野总算放下心来,但是衿子的?#37027;?#22909;像依然不好。

  风野去车站坐上电车,去了工作间。

  虽然只是三天?#36824;?#26469;,?#20174;?#19968;?#24535;?#36829;的感觉。屋里当然还是原样,只是书桌上蒙了一层薄薄的?#23601;痢?#39118;野用抹布擦干净书桌,点燃一支香烟。刚吸完,大成社的编辑青木就到了。风野把散文的原稿交给他。两个人闲谈了几句。青木刚走,以前公司的同事平井来了,他是找风野商量出公司内部报纸的事。谈话间不觉已到黄昏,街灯都亮了。

  平井邀风野一起去喝酒,风?#20843;?#24863;冒刚好,就谢绝了。平井正要告辞时,门铃短促地响了一声,-子推开了门。

  “这是……”

  风野吃了一惊-子看见门口的男靴子也十分诧异。

  “不,啊,没什么……”

  风野?#34892;?#35821;无伦次。平井朝门口走去:

  “那我就失礼了,我正要回去呢。”

  平井后半句话是说给-子的。他边穿鞋边向风?#20843;怠?#20877;见?#20445;?#28982;后出了屋-子?#27492;?#36208;后才进屋。

  “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没?#23567;?#19981;过,你电话上说不想见我……”

  “是的,?#20063;?#24819;见你。这是你让我来的……”

  “你?#21364;?#20010;招呼再?#28147;?#22909;了。”

  “好,我回去了。”

  “嘿,别走呀。”

  风野从后面抓住-子的肩膀-

  子说的与做的正好相反。昨天说今天出门,实际上没出去。电?#20843;得?#26102;间,现在又跑来了。不知道?#26408;?#35805;是真的。为女?#35828;?#21453;覆无常而无所适从的男?#35828;?#30830;困惑,或许女人就是要藉此显示自己的存在。可以?#38553;?#30340;是,那种逆反情绪正说明了女人?#19981;?#23545;方,不想分手,所以才言行不一-

  子被风野拉到怀里,很自然地把头伏在风野胸脯上。

  风野立刻闻到久违的-子身上的馨香。

  “谢谢你过来。”-

  子已无意逞强,静静地点了下头。

  “我想你啊。”

  “病倒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

  “?#20063;?#19981;信呢!”-

  子忽然声音清晰地说。

  “不骗你。”

  “那,好哇。”-

  子挣开风野的双手,透过窗户看着夜色中的街道。

  “哎,你吃晚饭了吗?”

  “没?#23567;?#19968;起出去?#22253;傘!?br />
  “感冒不要紧了吗?”

  “没问题。”

  刚才谢绝了平井的邀请,对-子则是另一回事。两个人来到街上一栋大楼一层的炸虾店。

  风野鼻子?#26434;?#28857;不通气,还不时?#20154;?#19968;两声。但喝啤酒似乎无问题。两人在杯中倒满啤酒后,开?#20960;?#26479;。

  “恭喜痊愈。”

  “又不是什么大不?#35828;?#30149;。”

  一杯下肚,-子口气颇为感慨地说道:“你这次生病,让我想了许多。”

  “想什么?”

  “如果你就那样病死了,将永?#24230;?#19979;我一个人。”

  “喂,怎?#28147;?#35828;不吉利的话。”

  风野端着酒杯看着-子。

  “我结?#24213;?#21738;。”

  ?#20843;?#36825;?#21482;?#30340;人最危险。前不久,有个才四十?#27492;輟?#27599;天跑步的社长不就突然死了吗。”

  风野也确实看过那篇报道。另外,自己高?#23567;?#22823;学的同学最近连着死了两个。一个死于胃癌;一个是心肌梗塞,在东京站等电车时突然胸闷难受,突然就死了。

  “你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你干吗?”

  风野对这突如其来的冷淡回答,大为震惊。

  “你要死了,我是不会去参加葬礼的。恐怕你的死相怪异,让人没法看。”

  “再说,我也不想看你老婆、孩子哭哭啼啼的样子。”

  “?#20197;?#20040;可能说死就死呢?有什么事,我一定立即告诉你。”

  ?#20843;?#20102;吧。有你老婆照看,给你送终就行了。”

  看来,风向不对。风野再说什么都会导致吵架。

  风野不再说话,夹起一只虾送到嘴里-子?#34892;?#28966;躁起来,一口气喝光杯中的酒。

  ?#30333;?#32780;言之,我们的关系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这是什么话?我现在最?#19981;?#30340;人就是你呀。”

  风?#20843;?#21040;最后一句时,放低了声音,让周围的人听不到-子像吃了一惊似的,眼睁得大大的:

  “无论是你病了还是死了,你最爱着的女人却一无所知,这是怎么回事?”

  的确,风野希望在死之将至时,心爱的女人守在身边,为自己送终。可是,-子却得不到消息,被冷落在一边,所以她不高兴也是可以理解的。

  ?#20843;道此?#21435;,不是夫妻真不?#23567;!?br />
  “那也未必。至多早一些知道对方的死讯,别的也没什么了。”

  “我没说那个。死了早晚是会知道的。?#20063;?#19981;介意。问题是死了以后。”

  ?#20843;?#20102;以后?”

  “对,坟墓的事。”

  说着,-子把夹起的炸虾又放回盘子:

  “你死了以后跟你夫人用一个坟墓吧?#25239;?#28784;也永远在一起。而我呢,再怎么请求,也不可能跟你葬在一起。”-

  子居然想得那么远,风野感到出乎意料。

  “活着的时候就不提了,咱们死了都不能同穴吗?”

  “可是人死了,骨灰就是在一起又能怎样?”

  “才不呢。死了都不能在一起那也太悲凉了。”-

  子的话令风野感到凄然。风野振作一下情绪说:“不过,如果想死后在一起,可?#22253;?#39592;灰分一部?#24535;?#34892;了。”

  “我能向你太太提这种要求吗?你太太会答应分他丈夫骨灰吗?”

  “我在遗书上事先写好总可以了吧?”

  “遗书也是攥在你太太手里啊。而且我也没办法核?#30340;?#21040;底写了什么。”

  “那我求别人保管遗书就行了。”

  “可是,硬向你太太讨骨灰,未免低三下四?#35828;恪!?br />
  “喂,喂,我又不是快死了,别老说不吉利话了。”-

  子觉得有趣,笑出了声。

  “像你这样的,说不定也死不了呢。”

  风野把瓶里剩下的啤酒都倒在-子酒杯里。说道: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

  两个人继续喝啤酒、吃饭,气氛?#34892;?#27785;闷。

  “你从来不感冒啊?”

  风野换个话题,想调节一下气氛-

  子莞尔一笑。

  “我要是感冒不就完蛋了。”

  “完蛋?”

  “?#21069;。以?#20040;跟你联系呀?”

  “太简单了,来个电话不就行了?”

  “可是,?#20197;?#35828;生了病,你夫人会叫你吗?”

  “我又不是老呆在家里,往工作间打电话。要不,问?#26102;?#20154;,总会找到我的。”

  “?#20063;?#19981;愿意找别人叫你来呢。”

  “别想那么多了,不就是打个电话嘛。你不打也行,我给你打。”

  “三天都没个信,说不定我已经死了呢。”

  “瞧你……”

  “真的,要是我突然死了,老家来个人把我匆匆下葬。等你知道时,只能见到骨灰了。”

  “你怎么又来了,不许再提骨灰了。”

  “如果是夫妻,谁发生点什么事,立刻就有?#36865;?#30693;。无论是谁病了还是死了,立刻就能知道。周围的人?#38553;?#20250;立刻与丈夫或是妻子取得联系。”

  “就算立刻知道丈夫死了,也没有用啊。”

  “无论是死是活,重要的是知道确实的消息呀。”

  风野未曾想过,夫妻间纽带的重要性在这个地方。看来拎子把这看得很重。

  “反正我这样的女人,如果有点什么事,不会有人关心,是死是活没人管。”

  “不会的。我最爱的人是你。我可以向神起誓。”

  “你说也没用。如果不是夫妻,再说爱也罢,再说?#19981;?#20063;罢,什么也解决不了。”-

  子可能?#34892;?#20852;奋,饭吃不下去,剩了一半多。

  服务员过来问:“可以撤下去吗?”-子回答说:“已经吃好了。”然后,吃着最后端上来的草莓,一边像突然想起什?#27492;?#22320;说:“依我看,夫妻就是一种保险。”

  “保险?”

  “对,是人身险或是寿险。总之,一方生病,另一方就有责任照看,死了还要送葬。”

  “如果妻子病了,并不是所有的丈夫都去照料的呀。”

  “即使不直接侍候病人,送医院,付医?#21697;?#30340;责任总还是有的。”

  “对?#19981;?#30340;女人,这些?#20081;?#19968;样做啊。”

  “不对的。很多男人,对情妇生病不闻不问。特别是想让男人付钱的话就更难了。”

  “你这是迫害妄想症啊。”

  “不对。比方说,无论多么?#24576;?#29233;的女人,如果卧床不起,需要端屎?#22235;潁?#30007;人肯干吗?”

  “真那样的话,即使是自己的妻子,男人也不一定去侍候。我有个朋友的妻子就是这样。”

  “但是,妻子的住院费会支付吧?”

  “这个嘛,反正都入了保险。”

  “如果情妇卧床不起,谁也不会照?#35828;摹?#26080;论平日多么爱的男人,大概人影都?#20063;?#30528;。”

  “你过虑了。”

  风野无心再?#36214;?#21435;,-子却?#24863;?#27491;浓。把自己越说越渗,好像有意在自虐,甚至以此为乐。

  “要是妻子的话,当然可以得到丈夫的遗产。听说可得到的比例还要上调呢。”

  “我家是没什么遗产的。”

  “但是有房子呀。”

  “可是,一多半是贷款,再说还有孩子。她又没有工作。”

  “?#21069;。?#24403;丈夫的都这样想问题,”

  “这又怎么了?”

  “你是说没你了,妻子带着孩子又没有工作,怪可怜的。可是情妇呢?或者放任不顾,或者让她去工作,你都无所谓。”

  风野想反?#25285;?#21364;?#20063;?#20986;恰当的话,总之,-子的牢骚有对的地方,但又不尽然。

  “当人家的情妇,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甩掉,最终只能靠自己。”说到这儿,-子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正因为如此,情妇都变得坚强了,比夫人?#30631;?#20142;。情妇没有条件同太太们一样稳坐在妻子的?#24674;?#19978;。不安定的感觉使情妇不能松?#28014;!?

  子在认?#28193;?#34429;然有所?#31245;荊?#20294;?#26434;?#22833;之偏颇之处。没有比失去紧张感的妻子更懒惰、丑陋的人了。但是,造成为?#20284;?#32773;懈怠的,当丈夫难逃其责。男人把女人关在家里,剥夺了她们的紧张感,使她们越来越无知。

  “即使结了婚,一辈子住在公寓,精打细算地花着丈夫可怜的工资,忙着做饭、洗衣、带孩子。等醒悟过来时,已经变成没人愿理的老太婆,多可怜的哪。?#34180;?#24403;情?#23601;?#22909;的,比起做妻子,不知轻松、自在多少倍。”

  一会儿说做情妇好,一会儿说太悲凉,-子的想法一边说一边变。但是,关于情妇,-子从未如此认真地考虑过。仅此一点,风野就感到-子的话不落俗?#20303;?br />
  不过,这一类问题,可以说是辩不清楚的。只要-子不改变情妇的?#24674;茫?#19981;为?#20284;蓿?#23601;不会真正明白两者各自的利?#20303;?br />
  “差不多了。”-

  子似乎还想说下去,风野径自到付款台结账去了。

  “去下北泽吧?”

  “?#19968;?#19981;想回去呢。哎,找个地方喝点吧。”

  “我感冒才好。”

  “那到我公寓去干什么?”

  说实在的,风野现在想得到-子。可是刚说过感冒才好,所以很难开口。

  出了饭店,风野无意识地往车站方向走去。烧虽然退了,但是几天没出门,已感体力不支。听见风野?#20154;裕?#36208;在前面的-子回过头来:

  “要紧吗?”

  “啊……”

  “你还是回?#37326;傘!?br />
  刚才被-子说过“有夫人照看多好哇?#20445;?#29616;在当然不能回去。

  “哎,还是去下北泽吧。”

  “去了干什么?”

  “我想要你。”

  入夜后,街道霓虹灯?#20102;福?#22823;概是在变化迷离的色彩中的?#20498;剩?#39118;野竟直截?#35828;?#22320;说了出来。

  “感冒着,还能做爱吗?”

  “已经好了,我说过嘛。”

  “可是,做爱的话,该传染给我了。”

  “不接吻就?#36824;?#31995;。传染的话,也早就传上了。”

  “真讨厌,传上我就麻烦了。”

  “你是不是要去哪儿啊?”

  “是的。”

  “是去见那小伙子吗?”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子说话常话里?#35874;啊?#20197;前只是吓唬一下风野,最近却来了真的,所以不可大意。

  ?#25034;还?#31995;的。”

  到了站前,风野又一次央告-子露出不屑的神情:

  “那么早就要了。”

  “人家感冒了嘛,根本没那?#37027;欏?#21487;是,今天早上突然特别想你。”

  “我可不是那?#24535;?#30693;道做爱的女人。”

  “这我知道。但是想要你的?#37027;?#26159;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一点这种欲望,你想要我时,可能?#19968;?#19996;逃西躲地让你难受。”

  “?#20063;?#19981;难受呢。要能那样就好了。”

  凤野自顾自地挥手拦了辆出租车,-子默默地上了车。

  “去下北泽。”

  “你真的不要紧了?”

  “别担心。让我抱了你,就全好了。”

  ?#29677;蓿?#20320;是为了治感冒才抱我的?”-

  子瞪了风野一眼,显然,接受了风野的要求。

  风野自以为不要紧,但是做爱之后完全?#27604;?#20102;。

  一来很久没这么全力以赴地投入了,再者因为感冒初愈身体还虚弱。

  完了事,风野迷?#38498;?#31946;躺着,-子去客厅冲上了咖?#21462;?br />
  “喝吗?”

  “啊……”

  风野正要起身,就感到一阵眩晕。于是又趴在枕头上,?#20154;?#20102;起来。

  “怎么了?又发烧了吧?”

  风野自知是疲劳体虚所致,侧躺着闭上眼-

  子边喝咖啡边看报,突然有什么新发现似的,大叫起来。

  “你要是这么病下去可就有意思了。”

  “有意思?”

  “没锗。要是病得回不了家,你夫人还不吃惊?”

  “我告诉她,你在这里睡觉,她会来看你吗?或者根本不理你呢。”

  女人想问题就是怪。风野颇感无奈-子微笑道:“该不会说,我丈夫受到您关照,非常抱歉吧?”

  “你怎么老说这种无聊的话。”

  “哟,你那太太,说不定跑来硬把你拉回去呢。”

  “不可能。”

  “那就扔到这里不管了?”

  这种事不大可能发生。可实际上会怎样呢?风野也说不准。

  “你太太也可能说,这种病人随你怎么处理吧!不过,真这样的话,你可够可怜的。”

  “你是不是也不管我了?”

  “那当然了,我一不是你太太,二不是你家人。”

  大概是对餐馆发生争论的报复,-子一耸双肩,说道:“你放心吧,?#19968;?#29031;?#22235;?#30340;。”

  “我无所谓……”

  风野想起了自己的叔父,他一直住在烟花巷的茶坊里,直到病死。

  叔父与茶坊的女老板相交至深。后来,叔父患上肝病,是女老板一直照?#27492;了饋?#21460;父的事不去管它,如果自己病得起不来时,-子真会照顾自己吗?或许现在嘴上说好听的,关键时刻甩了自己呢?

  当然,也要看生的什么病。头痛脑热过三两天就好的病,估计问题不大。若是久治不愈的半身不遂,就是妻子也生厌的。

  “你呀,害怕了吧?”

  “什么?……”

  “你怕被抛弃。我看你真有可能。你夫人吃了你那么多苦头,?#38553;?#35201;报复你的。”

  “瞎说……”

  风野苦笑着加以否认,心里却七上八下。?#21069;。?#22971;子一直在忍着。将来,只要有机会,很可能向自己复仇。

  “想想看,男人也够可怜的。”

  ?#20843;?#28857;别的吧。有橙汁吗?#38752;?#27515;了。”

  厨?#30475;?#26469;开冰箱门的声音。接着-子端着橙汁过来了。

  风野接过来喝了一口-子站在旁边从上往下看着他。

  “你洗个澡吗?”

  ?#20843;?#20102;。”

  “那我去洗了。”-

  子把装过橙汁的杯子拿到水槽,然后进了浴室。

  房间里静了下来,隔着拉上了窗帘的阳台门,风野听见了汽车?#36824;?#30340;声音。看了看枕边的座钟,已是十点半了。

  该马上回家,可是这工夫了,怎么找个藉口离开呢?看拎子这样,准是以为自己要住下。

  可是,在?#20063;?#20102;三天,?#24352;?#36215;?#28147;?#22806;宿不归。毫无疑问会惹态度刚缓和下来的妻子再次发怒。

  早些想到这一点的话,吃完晚饭时就该分手回家。

  风野正左右为难,突然电话铃响了。

  风野往客厅那边看了一眼,-子没?#20889;?#28020;室出来。

  每次电话铃响,风野总是为是否接而犹豫-

  子也没对风?#20843;?#36807;接还是不?#21360;?#25152;以,到现在为?#26775;?#39118;野几乎没接过电话。仅有一次,接了一个女?#35828;?#30005;话,风野向-子转达?#35828;?#35805;内容后,拎只是点点头,说了句:“啊,知道了。”

  如果接了,-子应该不会埋怨。但是,对风野?#27492;担?#36825;还需要些勇气。

  如果对方问:“您是谁?”则很难解释。?#28909;?#33258;称是-子的男朋友或父亲的话,就更难自圆其说。风野?#34892;?#21521;-子的男朋友夸耀“?#20063;?#26159;-子的男人?#20445;?#20294;又不想因此使-子为难。

  总之,只要不是-子说“替我接一下?#20445;?#36824;是不接为佳。但是,现在这个电话仍然在执拗地响着。

  去叫-子吧,自己懒得爬起来。再说,-子正洗澡出来也不方便。

  不理它……风野拿定了主意。这时,铃声也停了。

  屋里安静了下来。但是?#36824;?#19968;?#31181;櫻?#38083;声再次响起来。

  铃响了这么长时间,可能是有什么大事或急事。风野继续盯着电话机。当铃声又响了五次以后,风野毅然拿起了话?#30149;?br />
  “喂,喂……”风野问了两次,没有接着往下问。

  奇怪的是,对方一点声响都没有,并不答话。是谁打的?像是在窥探这边的动?#30149;?br />
  又过了约十秒钟,风野?#20013;?#37324;渗出汗。

  这就是衿子说的无声的电话了。想到这儿,一瞬间妻子在风野?#38498;?#20013;闪现。

  一言不发的电话另一边,可能是自己的妻子……

  风野轻轻地放下话?#30149;?br />
  是不是妻子见自己迟迟不归,才打电话探听呢?刚才只是“喂”了两声,妻子不可能听出来。如果真是妻子的话,就太可怕了。仅仅想一想,夫妻二?#20284;?#24687;静气,在电话线的两端对峙的样子,就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了?”

  衿子对放下?#35828;?#35805;正在发呆的风野问道。

  “没什么……”

  风?#20843;?#25163;从桌上拿起一支香烟。衿子审视着他,又说:“你?#25104;?#24456;难看,?#34892;┎园住!?br />
  风野对着挂在墙上的镜子一照,果然面色?#22253;住?br />
  “又发烧了吧,来试试表。”

  衿子一边擦着刚洗完澡还?#31508;?#30340;头发,一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体?#24405;啤?br />
  “你还是没全好呀!”

  风野老老实实地把体?#24405;?#22841;在?#36214;隆?br />
  “给你做点热乎东西?#22253;桑俊?br />
  “不用了。”

  量一?#31181;?#23601;可以了,但风野过了二三?#31181;?#25165;取出来。红色的水银柱停在三十七度六的?#24674;?#19978;。

  “瞧,我没说错吧。还不快?#19978;隆!?

  子担心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娇媚。

  风野再次?#19978;攏?#38381;上了眼睛。

  为什么又发烧了呢?

  烧刚退就出门,甚至做爱,再次发烧也就不足为怪了。即使如此,还是不中用了。年轻时病一好,怎么折腾也不会反复,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用试温度?#30130;?#39118;野也感觉到又发烧了,对自己这副样子,十?#32844;蒙ァ?br />
  看来,今天晚上回家?#24674;?#26395;了。一天半天的还好说,要是就这么病着起不了床,又如何是好。

  对-子吃饭时说的那些话,风野本来一笑置之。可看情?#21361;?#35828;不定会像他的叔父一样在-子这里养病了。

  风野正昏昏沉沉地闭着眼,-子在枕边说话:

  “这是感冒药,疗效特别好,吃两片就没事了。”-

  子掌心里放着两片红色药片。

  “快点!”

  风野接过药放入口中,喝了口水咽下去。

  “哟,有点烫啊。”-

  子把手放在风野额头上惊叫了一声。

  “我给你冰一下吧。”

  ?#25034;还?#31995;的。”

  “我看,你明天最好睡一整天。”

  “可是,明天有事,必须出去。”

  “不?#23567;?#26377;什么要联系的事我替你办。”

  “你不上班了?”

  “请假。照?#22235;?#36825;点病,我没问题。”-

  子给风野掖好被?#24688;?#22312;一种被囚禁在女人房间里的错觉中,风?#20843;?#30528;了。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凤野从梦?#34892;?#26469;。天还没亮,拎子像往常一样呼吸均匀地在自己身边睡着。一看枕边的座钟,是五点半。

  这一阵子,早上醒来时,风野总是?#24515;?#31181;?#24405;鷗小?#36825;种感觉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近乎于一个人冷冷清清地被遗弃的寂寥感觉。

  或许,这感觉与做的梦不无关系。

  每次醒来时,梦的内容都变得很模糊,刚才的梦也大部分回忆不起来了。但是,其中的一个情节却历历在目。风野回家后,孩子们都不正眼相看,问话也不答,只是看电视,不可思议的是,在水户的亲弟弟和死去的叔父也在场。

  风野刚要说话,大家都说有急事,走了。还看见妻子的笑?#22330;?#22320;点像是水户的老家,又像是和-子去京都旅行时住的旅馆。风野问:“为什么你们都走了?”妻子回答说:“你感冒了,必须留下。”

  情节似乎连贯,又似乎支离破碎。只有众人无言离去的凄楚留在记忆?#23567;?br />
  “这个梦不太好……”

  风野小声嘟囔着,意识到做这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以前也确实有过这种感觉,一觉醒来,自己?#20004;?#22312;?#24674;?#20154;抛弃、不然一身的?#38706;?#24863;之?#23567;?#37027;时,自己对自己说不过是个梦而已。

  风野不畏惧?#38706;饋?#27515;是迟早的事,到时谁都是独身一人。因此,并不曾放在心上。而刚才的?#31283;?#24653;若现实。

  “真不吉利……”

  风野小声叹了口气,?#37027;?#22320;往-子身边靠了靠。

  风野想,家里人走了,还有-子在-子仍然侧着白皙的?#21557;了?br />
  风野又仰身躺着,看着天色未明时分的窗玻璃,继续回忆梦?#22330;?br />
  但是,梦比刚才更模糊了。再也追忆不起来了。风野觉得时间尚早,想接着睡,但是头脑却意外地清醒。

  烧好像已完全退了。

  现在起来开始工作已不成问题,但是屋内很凉,又不想起来。

  睡不着,只是闭眼躺着。这时,风野听见邮件箱里有插报纸的声音。与此同时,风野一下想到曾经扔到门口的海豹玩?#32908;?br />
  今天还会?#26032;穡?#39118;野再也躺不住了。另外,也想看看报。

  风野?#26434;?#35947;了一下,起身走到门口。先抽出报纸,然后打开了门。

  黎明时分的走廊里静?#37027;?#30340;。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光线?#34892;┌担?#20294;是已看清走廊的另一端。仔?#36214;?#22235;周看了看,没发现什么。

  “太好了……”

  风野放下了悬着的心,关上门。拿着报纸回到卧室。

  风野又钻进被子里,打开了床头灯-子皱了下眉头,翻了个身背对着灯光。

  风野没看几眼,就觉得眼皮发沉,于是关?#35828;啤?#21448;睡了。

  这次再睁眼时,好像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从眼帘缝隙透出的阳光已十分明亮,-子已不在身边。风野侧耳听了一下,水槽那边有?#35828;?#20999;东西的声响。

  “哎……”

  风野在被窝里喊了一声,-子大概是正做着饭,没听到。又喊了一声,-子拉开了拉门探头问道:“什么事?”

  “几点了?”

  “九点了。”

  “那你该上班了。”

  “今天?#36824;?#31995;,我请假。”

  “为什么?”

  “哎?你还没好呀!正给你熬粥呢。”

  “我没问题了。”

  风野刚要起来,被-子伸手按住。

  “不行,那有体?#24405;疲?#22841;上!”

  枕边的一个小盒子上放着药和体?#24405;啤?#39118;野没办法。只好夹上体?#24405;鋪上隆?br />
  早上拿报的时候觉得烧已退了,却不想起?#30149;?br />
  如果工作忙的话,早已经起来了。可是,又一下睡到现在。看来,身体还尚未复原。

  几?#31181;?#21518;,取出体温表一看,三十七度一。这时,-子过来问道:“怎么样?”

  “刚过三十六度,没问题了。”

  “不行,早上就这么高。今天你就老老实实地躺一天吧。”

  “我都睡腻了。”

  “那,穿上这个。”-

  子从衣柜里拿出件厚睡衣。风野穿上后,去洗漱间洗?#22330;?br />
  “这就开饭了。”

  “我刚起来,不想吃,来杯咖啡吧。”

  风野起来后,还是?#34892;?#20047;力、?#20154;浴?br />
  “今天静养一天,病就好了。”

  “我可不敢那么悠?#23567;?#20170;天还约了《东亚周刊》的编辑,还有以前公司的同事在工作间见面呢。”

  “你就说感冒去不了,打个电话就行了。我替你打。”

  “那不?#23567;!?#39118;野话音?#31456;洌?子闻之色变,转身背向风野。

  “?#21069;。?#25105;当然不行了。”

  “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你想说,要是你太太就?#36824;?#31995;吧?反正,我是你见不得?#35828;?#22899;人。”

  “哪里话,工作上的事,自己不打电话不合?#20107;鎩!?br />
  “那就在这儿打可?#22253;桑俊?br />
  “再看看身体情况,过一会儿再打。”

  现在激怒-子可是自?#34915;櫸场?#34429;然,婆?#24597;?#22920;的让人?#24120;?#20294;是,风野清楚,-子正尽心尽意地侍候自己。

  “感冒了,还是喝牛奶比喝咖啡好。”

  风野一边点头一边想,按-子说的放松一天也行-子到底会怎样看护自己还不知道。体验一下不是妻子的女?#35828;?#29031;顾也不错。

  风野打定主意呆在-子这里。也就不再急着走了。可是,快到中午时,又坐不住了。

  对约好在工作间见面的那二位打电?#20843;?#19968;声就?#23567;?#21487;是,-子在跟前没办法往家里打电话。找-子出门的机会吧,又看不出-子有外出的打算。

  早饭吃的是粥和烤腌鲑鱼片。午饭好像是面包。

  看样子,今天无法从这里脱身了。

  风野对关在这里出不去感到不安,同时又产生了干脆豁出去,听任事态发展的念头。

  午饭时风野只吃沙拉、喝了些牛奶。然后,给约好见面的那两个人打?#35828;?#35805;。那二位都让他“多保重?#20445;?#20197;为他是从家里打的电话。

  下午,风野开始了工作。因为不是工作间,所以没法写需要查资料的稿子。但是可以写散文什么的。

  风?#20843;?#33151;盖在被炉里写稿,-子坐在旁边织毛衣。

  风野停住笔看着这场景,-子也停了手,嫣然一笑。

  “什么?”

  ?#29677;拧?

  子摇摇头,毛衣针又动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安详、满足。

  ?#21069;。?#22312;不是休息日的白天,两个人悠闲地围坐在被炉边还是头一次。看着-子满足的微笑,风野恍惚间觉得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

  “不冷吧?”

  “不……”

  “写完那篇稿就休息会儿吧。”

  ?#25034;还?#31995;。”

  “不行,你还没完全好呢。”说着,-子起身到厨房沏了杯茶:

  “哎,?#24050;劍?#30495;的适合当主妇呢。明白吗?”

  “可能吧。”

  “世上的大太一族真快乐呀!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吧。”

  “不过,付出的代价也相当大啊。”

  “才没那事呢。常言道,老婆、乞丐当三天,神仙日子也不羡。”

  风野愣住了-子笑道:

  “你这病要是永远治不了才好呢。”

  整天呆在家里,天黑得好像也快。写完稿,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到了傍晚。

  “我去买点东西准备做晚饭。”-

  子挎上?#27515;?#20986;去了。看-子这架势是先准备晚饭,然后再把风野关一晚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是忘记了风野还有家庭吧?是不去想,还是根本就无视它的存在呢?

  在光线渐渐暗下来的屋里,风野觉得自己好像?#24674;?#34523;五花大绑地越缠越紧。

  要不现在就逃走……

  风野向四周看了看,想着-子会不会突然回来。说不定在公寓入口处撞个正着,又让她给拉回来。

  风野越想越理不出个头绪,不禁缩了一下脖子。

  可是,如果继续住一夜,恐?#24405;?#37324;真要贴寻?#20284;?#20107;了。

  ?#20843;?#22238;来,妻子一定察觉到自己在-子处,只是暂时忍而不发,但早晚会爆发的。是今天夜里??#21482;?#26159;明天?平常几天不回家的话,妻子只是沉默。可是,现在自己感冒刚好。

  怎?#31383;?#21602;……

  还是?#21364;?#20010;电话看看家里情况。如果打电话对-子进屋了立刻挂断就是了。

  风野拿起话筒,拨通?#35828;?#35805;。话筒里传来女孩声音,是大女儿。

  “喂,喂……”

  风野不答话,女儿那边连着问了好几声。只听见女儿的声音,风野默默地放下话?#30149;?br />
  虽然一句话?#27492;担?#21364;落实了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

  风野放心了,又开始看电?#21360;?#36825;时,-子进屋了。

  “今晚上炖童子鸡,吃点热的,可以治感冒。”-

  子边说,边把买来的蔬菜摆放在水池边,点上煤气。

  “?#19968;?#20080;了酒。”

  “喂,我可是病人呀!”

  “喝了就睡,?#36824;?#31995;。”-

  子?#32440;怕?#21033;,只一个来小时就准备好了晚饭。饭桌的中央放着炖鸡的锅,酒也用?#20154;?#28907;着。

  “少喝点,暖暖身子吧。”

  风野并不讨厌酒,让-子斟满一杯,一饮而尽。

  “觉得酒好喝,就说明感冒好了。我也喝点。”-

  子很有酒量,端起风野倒上的酒,喝得有滋有味。

  ?#32610;?#28857;?#21364;住?#33821;卜辣椒泥,吃鸡肉吧。”

  这是-子下功夫做的饭菜。风野从锅里夹了块肉放进嘴里-子急不可耐地问道:“怎么样?好?#26376;穡俊?br />
  ?#29677;牛?#30495;好吃!”-

  子平时在做饭上不太花时间,这次连海带汤也十分够味。

  “我能当个好妻子吧?”

  “当然了,我可没说过你不能啊。”

  “太好了……”-

  子满意地点着头,又斟上了酒。

  看-子那容光焕发的容颜,让人无法想象与歇斯底里发作的-子竟是一个人-子如果结婚成家大概会是一个好妻子。或许正是由于没有得到妻子这一稳定?#24674;?#30340;焦虑?#37027;椋?#23548;致拎子?#35752;礎?#27463;斯底里。

  “哎,你再喝点,头不会?#31383;桑俊?br />
  ?#29677;牛?#38382;题不大。”

  “头痛也?#36824;?#31995;,有我陪着你呢。”

  袍子又像突然想起了什?#27492;?#30340;,“哎,今年你在哪儿过年呀?”

  “哪儿过……”

  “你还回老家吗?”

  每年,关于在何处过年,风野与-子都发生龃龉-子因为一个人在东京,所以希望风野陪她。可是,风野的?#30422;住?#24351;弟都在乡下,过年回家已成惯例。虽然挺麻?#24120;?#21364;几乎是对老母亲尽的惟一孝道。

  “今年真想和你一起过啊。”

  “?#21069; ?#39118;野不?#27599;?#21542;地说-

  子凑近身子:“那你能陪我过年了?”

  “现在还没有计划呢,到时再说。”

  难得有这么个好气氛,破坏了太?#19978;А?br />
  “你得想法留下!说?#20843;?#25968;!”-

  子往风野杯里添了些酒,然后又给自己添上。

  “我有点醉了。”

  “是醉了?还是想要?#24050;劍?#25105;可是病人啊。”

  ?#20843;?#24471;好听,明明是你想我了。”

  “?#20063;?#24819;你。今天就这?#27492;?#20102;。”

  “不,不?#23567;!?

  子双目放光向风野撒娇。

  “今天忍着点吧。”

  “不,我就要你。”

  “男人可是感冒卧床的病人啊。”

  “那我也要。”-

  子的眼在笑。

  “再做爱,我这病可好不了了。”

  “再病了,我就不让你从这里走了。”

  “喂,喂,我可没开玩笑。”

  莫非,就这么关在屋里,让-子把精气吸尽而死吗?

  风野想,真那样的话就误事了,另一方面心里又盼着堕入那种地狱。

  醉酒之后,?#30452;?子的媚态吸引,风野又住了一夜。早上一睁眼,风野就实在坐立不安了。

  以前不回家,主要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像这次感冒没好利落就出来,连续两天不跟家里联系,还不曾有过。妻子会怎么想呢?现在厚着脸皮回去,会让自己进家门吗?会不会发生争?#24120;?br />
  不过,从近来妻子的行事来看,大概不会发生争吵。更可能的是自己遭到冷落和变本加厉的报复。总之,风野感到,会受到意想不到的报复。

  真那样的话,昨天就该回去的。现在后悔已然晚了。

  怎?#31383;?#21602;?

  看着阳台方向尚未明亮的天空,风野想,索?#32422;?#32493;在这里呆下去。

  这样呆下去,过四五天,妻子的耐性消耗殆尽,?#38553;?#20250;主动说话。现在不上不下地一两天就回去,妻子就会发脾气找事儿发难。如果十天半个月不回去,就该轮到妻子狼狈了。那时,妻子说不定会苦苦哀求自己回去,哪里还?#35828;?#19978;发怒。

  但是,风野立刻意识到,这不过是男?#35828;?#19968;厢情?#28014;?br />
  如果妻子屈服于那种休克?#21697;ǎ?#24403;然再好不过。反之,妻子出走,或者与孩子们联手把自己逐出家门的危险也并非不存在。

  简单说来,如果?#24674;?#20986;家门,邮件收不到了,放在家里的资料也没法查了。另外,银行的钱会被妻子随意使用,自己想取存款也要遇到麻?#22330;?#24403;然了,如果真的爱-子,想与她一起生活,就该?#35874;?#24471;出去的精神准?#28014;?br />
  没有决斗的勇气,却拈花惹草,原本就是错误。

  风?#20843;?#26469;想去的,不觉间阳台方向已经发白。门口有脚步声。接着信报箱响了一声。

  报来了。风野拿了过来,又钻进被?#30505;?#24320;始看报。

  先把标题过了一遍,然后,把枕边的体温表夹在?#36214;隆?br />
  烧似乎完全退了。昨天早上还身上无力,触摸一下头发就觉得整个头都难受,现在头脑特别清爽。

  几?#31181;?#21518;看体温表,烧果然退了。来-子这里时算是好了一半,现在全好了。

  风野特意找出这两天的外宿不归的意义,又接着看报。过了一会儿又打起盹来。再次睁眼时已经八点了-

  子好像也是刚起来,正在脱掉睡衣,见风野要起来,就慌忙抱着衣服躲进客厅,然后说:“你再睡会儿吧。”

  “不行啊,今天无论如何得走了。”

  ?#30333;擼?#21435;哪里?”

  自然是回家了,但又不能说出来。风野没有回答-

  子换好衣服走过来。

  “感冒怎么样了?”

  “已经?#36824;?#31995;了。”

  风野站起来去洗漱间洗?#22330;?#21047;牙。

  “我今天要不要再请一天假?”

  “我真的没问题了,别请假了。”

  风野换好衣服,拿起了装着稿纸和书的提包。

  “那我就走了。”

  “急什么呀?”

  “想起个急事,刚才就放心不下,不能再呆了。”

  “那也用不着这么早走啊。”

  “我一定得快去。”

  凤野径自走到门口换鞋-子追了过来。

  “你还是惦记着那个?#37326;桑俊?br />
  “这个,我已经两天没露面了。”

  “可是,你现在回去,你太太也不会让你进门的。”

  “为什么?”

  ?#30333;?#22825;,我打电话告诉她,‘您丈夫在我这里保管着哪。’”

  看着发呆的风野,-子笑了起来。

  “你怎么这样说?”

  “哎??#20063;?#33021;让你太太担心啊。”

  风野?#34892;?#31449;立不稳了。这下行了,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回家,却想回也回不去了。

  “你太太说了,让我请便。”

  “请便?”

  “就是说怎样都可?#22253;傘!?br />
  女人之间究竟怎样斗心眼?想像着打电话对峙时的两个女?#35828;难?#23376;,风野觉得体温又要升高。

  “反正太太已说同意了,你就再呆会儿吧。”

  “不,现在回去。”

  风野像是在对自己说,转身出了门。疾步走过楼道,坐上电梯。

  怎?#31383;歟?#39118;野发愁地走到车站,略考虑了一下,就来到公用电话前。即使回家,也得?#35753;?#25720;家里的情况。

  电话通了,却不见人?#21360;?#39118;野数着铃声响过七遍,就挂了机。然后,再一次拨通,可是仍然没人?#21360;?br />
  风野看看手表,八点半。

  孩子们已经上学走了,?#38553;?#21482;有妻子一人在家。是不是?#27704;?#22334;去了?还是人在院子里?要不就是出门了?不,孩子们在上学,她不可能出门。

  看来,只好直接回家了。风野买票进了站台。

  在生田下车后,风野一边往?#26131;擼?#19968;边回头。

  如果突然碰到离家出走的妻子,那么,悲剧就变喜剧了。

  从大路上向右边一拐,又走了一百米左右就看见了家。

  青?#30097;?#29926;顶,浅驼色墙壁,与离家时并无二致。本?#28147;?#35813;是这样的,但是,在风野看来?#20174;行?#29983;疏。风野往院子里张望了一眼,然后手放在门把手上,却打不开门。

  似乎屋里没人。风野掏出钥?#29366;?#24320;门。门口放着两个孩子的运动鞋和妻子常穿的凉鞋。报纸不在门口,说明妻子早上还在。风野轻手轻脚地往里走,只见客厅、餐厅收拾得整整齐齐。饭桌上只放着像是早饭用过的烤面包机和果酱罐。

  上了楼,寝室里的被子叠放着。书房里仍然拉着窗?#34180;?br />
  邮件堆在书桌上。

  如此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过份的整洁,反倒让人毛骨悚然。

  一大早到底去哪儿了?如果是出去,也该留张便条什么的。只是到附近办事去了吗?百思不得其解。于是,风野拆开邮件看了起来。房间里老没人温度?#31995;汀?#39118;野下楼打开了空调。

  呆在家里却不知妻子何时回来。屋里收拾这么整齐,看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孩子们五点后才放学。一个人这么等下去,没有什么意义。再说,孩子们不在时,与妻子两个人呆在一起也觉得别扭。

  与-子不一样,妻子很少歇斯底里发作。但是,风野认为妻子这次不会善罢甘休。

  既然已经落实了家里没有什么异常,是否去工作间呢?可是,现在又懒得挪地方。再过一会儿就正午了,电车上人也少,那时再走吧。

  风野又开始?#20174;?#20214;。然后又看前两天的报纸,都看完了就听见门响。只有妻子和孩子拿着家里钥匙,孩子在这个钟点不会回来。

  ?#38553;?#26159;妻子……

  风野侧耳细听,脚步声往客厅去了。

  门口放着风野的鞋,妻子?#38553;?#33021;看见。

  在-子那里一呆就是两天,风野没有勇气下楼。

  保持沉默,对方就能主动说话。风野屏住呼吸,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可是,楼下动静很小,看不出妻子有上来的迹象。

  她干什么呢??#27492;?#35813;上来了……

  莫非是来了贼?风野打了个颤抖。

  可是,贼不可能拿钥匙从正门进来。

  风野不敢与妻子见面,而妻子一肚子怨气,似乎也不想与他相见。

  恐怕还是静等为好。风野想到这儿,点燃一支烟。然而,一支烟吸完,仍不见妻子上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风野出了房间向楼下望。一楼静?#37027;?#30340;。

  难道又出去了?可是,没有再听见门响。大概在餐厅或者是客厅吧。

  风野越发忐忑,向前走到楼梯口往下看去,下面还是一片寂?#30149;?br />
  站了一会儿,风野觉得尿急。厕所在一楼,不下去是不行了。

  反正早晚得见面,管它呢,下楼。

  决心已下,风野踮着脚下了楼,在门口站下。一看脱下的半高跟鞋,知道是妻子回来了。

  她干什么呢?风野正往客厅里看,?#20174;?#20174;餐厅出来的妻子视线相对。

  一瞬间,风野身体往后缩了一下,眼睛立刻向下看。在自己家里,这副样子实在?#22902;疲?#20294;是谁让自己心中有鬼呢。

  妻子现在一定会说话。风野拿定主意,一言不发。

  哎?#30475;?#20208;起脸一看,不见了妻子。

  就这么几间屋子,还能消失了不成?风野蹑足走进餐厅,见妻子背朝外,站在水槽边。

  妻子正往水壶里灌水。看得出来,她关关水龙头的每个动作都充满怒气。

  风野在饭桌前的椅子里坐下,先开了口:

  “你去哪儿了?”

  “是买东西去了?”

  风野又叮问了一句。妻子背对着他答道:“去下北泽了。”

  风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下北泽,-子住在那里。

  “干什么去了?”

  “我见她了。”

  风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半张着嘴。心想,这不可能。可是,妻子绝不像开玩笑。

  “真的吗?”

  妻子可能知道-子的住址。但不会去过。风野?#20004;?#20063;不相信那两个玩偶动物是妻子仍在门口的。

  “我对她把话讲清楚了。”

  “什么?”

  “今后,要么与你一切两断,要?#31383;?#20320;的生活包下来。”妻子胡乱地拧着水龙头,水哗哗地流进水槽。

  “这事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了。”

  ?#20843;?#35828;什么?”

  ?#20843;?#22909;像也想跟你分子。希望你不要再去她那儿。人家讨厌你,你硬缠着不放。”

  ?#20843;?#26159;那?#27492;?#30340;?”

  ?#20843;?#35828;看见你就恶心。”说完,妻子快步走进客厅。

  “你真的见她了?”

  风野跟着进了客厅。妻子伸直了?#30452;?#20174;架子上拿下来个大旅行包。

  妻子要干什么?风野从后面不解地看着。妻子拿着包上了楼。

  ?#26434;?#22971;子今天早上去-子公寓,风野吃了一惊。如果他再稍晚一点出来,就会被妻子堵个正着。

  真要是那样,接下去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在两个女人虎视眈眈地相互对峙、憎恶中,是风野一个人缩头缩?#29627;?#19981;知所措?或者是被两个女人骂得?#36153;?#28107;头,?#21482;?#20986;逃?仅仅想一想就让?#35828;?#23506;。

  风野心里庆幸自己避开了?#35282;?#33292;战的战场。很快,楼上响起?#35785;说慕?#27493;声,妻子下楼了。

  风野回头看时,妻子已穿上外套,右手拿着?#22675;哪?#22218;的旅行包,朝门口走去。

  “喂……”

  风野慌忙喊了一声,妻子并不答话,一只脚踩在水泥地上开始换鞋。

  “你想干什么?”

  “今晚上?#20063;?#22238;来了。”

  妻子换好鞋,拿起旅行包。

  “去哪里?”

  “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慢着,孩子们怎?#31383;歟俊?br />
  “我都交待好了。”

  “交待什么?”

  妻子不再理会风野的追问,径自开了门。

  “喂,等一下!”

  话音未落,门已嘭地一声关上了。

  她这是要干什么?风野急忙蹬上凉鞋,跑出屋,见妻子已走到邻居围墙的前边。

  ?#29677;拧?br />
  刚喊了一声,风野就不再喊了。大白天的,扯着嗓子喊妻子有失礼面。这一带人?#20063;?#23569;,太惹人注目。

  ?#29240;还?#33258;己的?#19968;鎩?br />
  看着渐渐远去的妻子背影,风野恨恨地说道。

  “这把年纪了,还歇斯底里的,不知?#20040;酰 ?br />
  风野在气头上,骂了几句。心里却清楚过错在自己。只是无处出气。

  可妻子到底去哪儿了?#38752;此?#25343;着旅行包,不像是在附近,可能去相当远的地方。是她住在中野的姐姐?#19968;?#26159;?#21830;?#30340;娘家?

  孩子们她就不管了吗?还没放寒假,孩子们每天要上学,真不负责任。会不会向两个女儿交待了去向,她们在外边见面?

  总之,看那架?#30130;?#20170;天妻子不大可能回来了。

  现在,我该干什么?

  首先,今天是周刊杂志的截稿日,可是这?#24535;?#31070;状态也写不出来。风野再一次环视着屋内的一切,觉得妻子出走后的家忽然间变得空空?#21561;礎?br />
  “有没有吃的东西……”

  到厨房一看,电饭堡里没有米饭。冰箱里也没什么可吃的。可能妻子在昨天夜里决定了出走,把吃剩的东西都收拾了。

  “坏事了……”

  虽然还想回-子那里看看情况,但如果是妻子说的那样刚大吵过一场,估计不会让自己进屋。

  不过,-子真的说过不想见自己吗?或许是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中说走了嘴吧?

  妻子弃夫而去,-子又生厌倦之心,如同梦中所见,只剩下风野孑然一身。风野再?#25105;?#35782;到事态之?#29616;兀?#20294;又苦于?#20063;?#21040;对策。

  眼下第一件事是去工作间。风野下了决心,上楼上的书房做出发的准?#28014;?br />
  风野离开家,来到工作间,内心仍然无法平静下来。写了两三行?#24535;?#20572;了手,看了看窗外,又沏了杯咖?#21462;?#21917;了口咖啡,又忽然往家里打电话,当然不可能有人?#21360;?br />
  以前,一听到妻子接电话的声音,就?#37027;?#37057;闷。今天却截然相反。本来,心里想过,妻子不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真的不在了,反而心虚起来。

  如此看来,以往的?#38047;簦?#21487;能是以有妻子为前提的一种撒娇心态。

  现实问题是,没有妻子消息的话,今晚怎么过?自己一个人怎么都好说。可是,还得给孩子们吃饭啊。

  想着想着就到了中午。风野只好出去吃了碗养麦面条。回屋后就坐到桌前,可还是写不下去。

  风野无奈地打开电视,这时电话铃响了。

  会不会是妻子呢?风野赶快抓起话筒,原来是周刊杂志的编辑来催稿子。

  “哎呀,今天身体不舒服,给我宽限一天吧。”

  风?#20843;底?#22312;电话前低下头,想延长一天时间。

  后来,又有两个电话。一个是出版社的,另一个是以前公司的同事。要命的妻子与-子却全无动?#30149;?br />
  怎?#31383;?#21602;?风野陷入沉恩,迷?#38498;?#31946;地睡着了,睁眼时已经五点了。

  天色已变?#25285;?#34903;上霓虹灯也亮了。

  该是-子下班的时间了。本想在她下班之前打个电话,但心存畏惧,只得作罢。在光线昏暗的屋里,风野吸着烟,又试着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女儿的声音猛地冲入耳朵。

  “?#32844;鄭?#20320;在哪里?”

  “工作间。妈妈在吗?”

  “不在呀。妈妈说有急事,今天可能不回来了。?#32844;?#20320;快回?#31383;傘!?br />
  “就你们俩人吗?”

  “是的。妈妈写着买饭团子,所以我刚叫了外卖。”

  “妈妈留条了吗?”

  “在我桌上。妈妈有什么事出门?”

  这倒是风野正想的。

  “好,我这就回去。”

  家里扔着两个孩子不管,真够狠心的。现在只好先回家了。

  从工作间直接回到家里。两个孩子正吃着外卖的饭团。看着两个孩子并肩坐在餐桌前,风野心中不禁凄然。

  “妈妈去哪里了?”

  “?#32844;?#20320;也不知道吗?”

  “不……”

  回答不知道的话。会引起?#20081;傘?#39118;野岔开话题说道:“好?#26376;穡堪职?#20063;来一个。“

  “吃这个吧。我给你沏杯茶。”

  母亲不在,大女儿俨然小大人似的,站在水槽边。

  很快,吃完了晚饭。孩子们像是忘记了母亲不在家,嘻嘻哈哈地看起电视来。

  风野看了晚报以后,进了书房准备写稿,但是仍然没有情绪。于是,又翻阅资料,过了一会儿,下楼一看,两个女儿还在看电?#21360;?br />
  “你们俩光玩儿行吗?”

  两个孩子都不答话,仍然盯着电视看。母亲不在,孩子们也没心思睡觉吗??#34892;难?#26021;几句,?#24535;?#24471;孩子可怜。

  “妈妈真的不回来吗?”

  过了一会儿,小女儿的眼睛才离开电视,问?#32844;幀?br />
  “出远门嘛,可能一下回不来。我也不清楚。”

  “那明天谁做饭呢?”

  “有面包,问题不大。”

  大女儿故意朗声说道。脸上却掩饰不住凄凉的神情。

  妻子就这?#27492;?#25163;走了吗?再生气也不能扔下孩子不管呀,太不负责了。每天这种日子可实在没法过。

  “自私的?#19968;鎩!?br />
  一想起这些火就上冒。风野强压着气,拿起晚报。电话铃响了。

  “啊,是妈妈……”

  大女儿叫着跑向电话。风野奇怪为什么女儿这么?#38553;ǎ?#20957;神一听,还真是妻子。

  “你在哪儿呀?”

  ?#29677;牛?#26159;的。”

  好像妻子在通过电话探询家里的情况。

  风野起身朝电?#30333;?#21435;。大女儿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啊,?#32844;?#22312;这儿,让他接了。”

  “等一下……”

  风野刚要说话,大女儿仍然拿着话筒,?#29677;牛?#20160;么?”地问她?#30422;住?br />
  妻子知道丈夫要接电话,大概对女儿说了不乐意。

  风野从女儿手里夺过话?#30149;?br />
  “喂,喂……”

  连喊几声,妻子却什么也没说。

  “哎,我看你别太过分了吧。”风野强忍着火,等着妻子的回话。孩子们担心地仰脸看着父?#20303;?#39118;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尽量语气和缓地说道:

  “你在什么地方啊?”

  “扔着孩子不管,安的什么心?”

  “那又怎样?”

  “什么?”风野刚要发火,又忍住了。

  在这时吵架,作难的是风野。无论多愤怒,也得低下头来,把妻子请回来。

  “你还是快回?#31383;傘!?br />
  风野十分不情愿,语调近乎哀求。

  “你真想要我回去吗?”

  “那当然了。”

  “你真认识到自己错了吗?”

  “你再不会干那种事了吧?”

  ?#20843;?#24471;这么直截?#35828;保?#39118;野很难回答。但在心里却点了头。

  “你真的会道歉吗?”

  ?#29677;拧?br />
  “那就说声对不起吧。”

  “你回来了再说行不行?”

  “不,就现在说。”

  “可是,在这种地方……”

  风野向站在旁边的女儿们使了个眼色,等她们走到客厅,才把嘴贴近话?#30149;?br />
  “对不起……”

  “好,我这就回去。”

  “现在,你在哪儿?”

  “东京啊。”

  看来,中了妻子的?#39047;保?#20294;总算放下了心。

  妻子在电话后大约一个小时回来了。

  在市内能一个小时回来,说明妻子并未远?#23567;?#21487;能是去了中?#20843;?#22992;姐家。

  风野后悔自己把事情搞得?#34892;?#24352;扬。孩子们一起到大门口接母亲的归来。

  “哇,是妈妈!”

  “您回来了。”

  两个孩子围着妻子,把旅行包抢了下来。

  “妈妈累了吧?”

  “你不在家,我们好寂寞呀!”

  妻子对孩子们说着“对不起,谢谢?#20445;?#19968;边抚摸着她们的头。

  要是换了自己,恐怕孩子们什么也不会说吧。

  顶多说句“您回来了?#20445;?#36824;接着看电?#21360;?br />
  这么一想,就觉得妻子有意大做文章,渲?#37202;?#27675;。

  风野默默地吸着烟,见两个孩子一边一个簇?#24213;?#22971;子进了客厅。

  “妈妈,吃过饭吗?”

  “啊,吃过了。这是礼物。”

  妻子从旅行包里拿出花朵图案的拖鞋递给女儿们。

  分明是离家出走,?#31383;?#20986;旅行归来的样子。风野心中不悦,装作没有看见。这时,小女儿凑过来开始说教。

  “?#32844;鄭?#22920;妈回来了,你连招呼也不打,不像话。”

  风野无奈地回过头去,妻子朝这边瞟了一眼。风野移开视线。妻子像是去换衣服,上楼去了。

  风?#20843;?#28982;心里不高兴,但是妻子是自己请回来的。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说。正看着电视,妻子换上家里穿的毛衣和裙子,从楼上下来了。两个孩子仍然一边一个地跟着。

  “好了,小圭,很晚了,快去睡。”

  “妈妈,你不会再走了吧?”

  “别担心,?#20063;?#20250;再走了。”

  “太好了。”

  母女三人亲吻面颊后,小女儿这才开始脱衣服。风野觉得简直是在看一出母爱剧,剧情乏味,演员们却十分卖力。

  两个孩子上了楼。看着女儿们的背影,风野想终于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刻。孩子们不在,失去了缓冲物,自己将与妻子直接交手,该说些什么呢?

  是妻子擅自出走的,她该先为此道?#28014;?#20294;只要说一声“请原谅?#20445;?#33258;己就不予追究。相反,如果妻子的态度是“我为你回来了?#20445;?#37027;就不客气地跟她辩辩理。

  既然已经在电话上道过一次歉了,没有必要再次低头认错。

  风野正考虑着对策,妻子下了楼,默默地把女儿们脱下的衣服叠了起来。

  风野装着没有注意到,又拿起已看过的晚报看起来。这时,妻子说话了。

  “我?#34892;?#32047;,?#20154;?#20102;。”

  “什么……”

  回过头看时,妻子已经上了楼。

  “哎……”风野想叫住妻子,又把?#25226;?#20102;回去。

  把妻子叫回来,四目相?#26434;?#26377;什么好说的呢?弄不好又闹出不愉快,反而不美。

  或许,今晚上就这样停战最理想。风?#20843;?#28982;?#34892;?#27822;丧,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妻子出走的骚乱算是平息了。明天即使再开战,也至多是小规模冲突。

  “这就是结局吗?”

  风野自言?#26434;?#36947;,长出了一口气。几乎在同时,衿子的事又在?#38498;?#20013;?#27492;鍘?br />
  “现在她怎样了?”

  家里总算是搞定了,风野?#20174;?#25273;不去好像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感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