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九、除夕

  达到一个安定状态之后,人们会逐渐对这种安定感到厌倦,觉得毫无价值。在动荡状态时,苦苦追求的安定一旦成为现实,又会眼看着这现实失去鲜艳的色彩。

  如果把这看作是人类的贪欲,也就无话好说。但是,这里面或许有类似阴与阳极则生变的道理。

  人们获得安定后,如果就此满足,从那个瞬间起,即止步不前。那么如果一味追求动荡,心即无暇得安,不用提进步了,?#30636;?#20063;未可知。

  关键似在于平衡。在爱情上,不一定总能保持平衡。实际上在各种关系中,可以认为,男女间的关系是最难取得平衡的。

  一般认为,男人结婚后,与妻子共筑家庭。因此,与女?#35828;?#20851;系得到稳定,幸福即接踵而至。但是,事实上,众多男女未必有满足?#23567;?br />
  男人明白,有?#20284;?#23376;,就必须维系家庭。但是,男?#35828;?#35270;线却在不经意间转向别的女人。

  初时,男人只想稍稍越轨,满足于两个?#35828;?#29420;交谈。慢慢地又开始想在身体上发生关系。由精神而肉体,逐步深入,发展到企图在两方面都独占女人。在拥有家庭这一安定的场所的同时,明知有危险,却刻意追求动荡。

  当然,已为人妻的女人也一样,在拥有丈夫这一稳定的性伙伴的同时,把注意力转向其他的男人。离自己近的男人,因其近反而看不到他的价值。或者,原本就无什么价值的男人,因为离自己近,而?#35805;?#21435;了伪装。

  视近的东西为丑,视远的东西为美。这是极自然的情?#23567;?#36825;种情感是否因人生而罪孽深重,或者是人之业障所致呢?

  不过,追求动荡,是以一定的安定为基础的。几乎没有本身不安定,却去追求动荡的例子。拿风野?#27492;担?#23601;是因为有返航的港口,才想出港远航。

  妻子的出走,使风野再?#31283;鲜?#21040;安定的可贵。可是,当妻子回来后,风野又开始想往外跑。

  自妻子叛乱以来,风野偃旗息鼓老实了几天。但?#23637;?#20102;一个星期?#28147;?#24577;复?#21462;?#19981;,在妻子回到家里的那一刻,风野就开始追求动荡——子。

  局势稳定一星期后,风野试着往-子公司打了个电话,想探探口气。

  尽管往公寓打,可以从容地讲话,但是,-子亦因此可以口无遮拦,容易把话说死了。上班的环境,周围有别人,-子会有所顾忌-

  子立刻接?#35828;?#35805;,一听是风野的声音立刻不说话了。

  “喂,是?#24050;健!?br />
  风野又说了一遍,-子还是不说话。

  “生气了吗?”

  “我想见见你。”

  “我正忙着,抱歉。”-

  子冷冰冰地挂?#31995;?#35805;,也难怪,被风野的妻子找上门去大闹一场,心里当然有气。

  风野对妻子去-子那里的事,一直半信半疑,刚才-子接电话时的表现,说明大概确有其事。

  让-子回心转意,不可能轻而易举……-

  子与妻子之间曾数次冲突。但是,妻子露面却是第一次。

  倘若,仅仅是想像对?#20540;难?#23376;,或通过电话听到对?#20540;?#22768;音还问题不大。但是,一旦当面对阵,两个人之间的疙瘩就结得更牢了。

  不过,听-子的口气,似乎也不能说彻底绝望-

  子的态度确实冷淡,但并不是怒气冲冲。

  当然,在公司里接电话,可能有些?#23433;?#26041;便说出来,但是给风野的感觉还不是完全听不进去话。

  “现在正忙……”就可能意味着如果不忙,还可以继续说下去。风野一个劲地朝自己希望的方向去想,仍然抱着一线希望。

  总之,如果自己认错,大概仍然可以恢复原来的关系。

  仅仅是几天前还在为妻子的出走惶惶然的风野,早把那事忘在脑后,一心想着得到-子。

  风野为自己的冥顽不化而气馁。但是,惟此与理性、教养无关。好像风野身?#26247;?#26377;某种处于休眠状态的本能,把一个风野扔在一边,让另一个风野跑了出?#30784;?br />
  风野再次给-子打电话是翌日晚上-子在公寓里,立刻接?#35828;?#35805;。

  “有事吗?”-

  子的语气依然冷淡。

  “我在想,你现在怎样了?”

  风野把话?#19981;?#20102;一只手,喘了口气,接着说道:“想见见你,行不行啊?”

  “我?#38405;?#22826;太说过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我知道的。不过,那是你们俩人之间的事嘛。”

  “我是认真的。”

  如果此时退缩就无可挽回了。风野紧紧握住话筒:

  “我一定要跟你见一面。求求你,答应?#37326;桑 ?br />
  凤?#23433;?#27809;有准备哀求,但是说着说着很自然地变成?#20284;?#27714;的语调。

  “哎,求你了。”

  “?#20197;?#19981;想纠缠这种事,烦死了。”

  “你听我说呀!我知道,可是,这次我是实在?#35805;?#27861;,是?#20063;?#22909;。我没什么好说的。就想见你一面。可以吗?”

  “我已经累了。”

  “就一会儿,几?#31181;?#23601;行,我这就立刻去你那里,可以吗?”

  ?#23433;?#29992;了。”

  “别这?#27492;?#21568;,好,我立刻过去。”

  “行不行?”

  风野再问时,电话已挂断了。

  放下话筒后,风野开始考虑是否该去-

  子嘴上不同意是因为心里有气,这是明摆着的。

  可是,风野说了“我立刻过去?#20445;?子却没说什么,只是断?#35828;?#35805;。她若真不愿意,就该明确说?#23433;恍小薄?br />
  不置可否地挂?#31995;?#35805;,可能意味着不是绝对的不愿意。

  常言道,溺水者就是一根稻草也要紧紧抓住。现在的风野就?#21069;?#19968;切都向有利的方向解释。

  争吵过后的男女,郑重其事地打电话或者在咖啡馆谈话都很难和好。

  男人和女人未必据理而争,亦未必依理而和。感情问题,并非靠道理能说明白。和-子的长期交往,使风野对此有切身体会。

  现在,直接去-子的公寓也不是要正式道歉或做解释。总之,见了面先弓身低头,然后再紧紧抱住-子。

  即使-子进行抵抗也无所谓,哪?#34385;?#34892;以暴力占有她,与其解释百句,不如肉体上发生一次关系更有说服力。

  风野的这种想法,恐怕会受到全体?#20061;?#30340;攻击。

  大概?#20061;?#20204;会说,女人不仅是男人泄欲的肉体,她们也有理性与理智。

  但是,风野丝毫没有对?#20061;?#19981;恭的意思。男人?#24425;?#35797;图通过身体的交合来忘却一切,为了回避现实中的烦恼而耽于异性。

  ?#35828;愀展?#39118;野就到-子公寓。

  风野按了一下门铃,没有动静,又按了一下,接着拧动把手,门就开了。风野默默地进屋,换了鞋。

  进了客厅一看,电视开着,-子在看一本周刊?#21448;?

  子连头也没回。风野无?#21361;?#21482;好脱了外套坐到-子身边。

  “还在生气吗?”

  “你说呢?”

  在-子侧过脸说话的瞬间,风野乘机把-?#29992;?#22320;抱在怀里。

  “讨厌……”-

  子随即手足并用试图挣脱。风野全然不顾,紧紧搂住,低头就?#20303;?br />
  ?#23433;?#35201;……”-

  子拼命晃着头,风野双臂?#26247;ⅲ?#20174;上面把嘴堵了上去。

  既然-子全力相搏,风野也毫不放松。错过这个时机也就永远失去了和解的机会。

  已经迈出?#35828;?#19968;步,断无后退之理,只能一往直前。

  风野在心里提醒自己,抱得更紧,几乎把-子的肋骨折断。

  一旦两个身体连为一体,其后便是静谧的、只有两个?#35828;?#26102;间。

  在强行搂抱又一次占有了-子后,风野微闭双目,仰面而卧-子的外衣,内衣像飘零的花瓣散落在地上-

  子闭着眼睛半趴半卧。望着-子瘦削的肩膀,风野暗想,这种事究竟重复了多少次。

  ?#30475;?#21644;-子争?#24120;?#26368;终总是以强行占有的方式达到和解。不过,所谓占有,实际?#40092;?#29233;的行为。无论开头如?#26410;致常?#32467;束之后总是充满柔情蜜意。

  即使被强行占有之际,仍予默许,可能是唤醒了-子之温柔。

  可是,这次迥异于以往-子的抵抗空前激烈,恐怕是迄今为止最激烈的一次。

  话说回来,成为不愉快开?#35828;?#21407;因,确实非同寻常,所?#38405;?#24618;-子激烈反抗。

  看着气力耗尽、放弃抵抗躺着一动不动的-子,风野心中充满爱怜之情。

  “是?#20063;?#22909;……”

  风野一只手搭在趴卧着的-子肩膀上,小声说道。

  ?#30333;?#36807;脸?#30784;!?br />
  风野把-子的上身搬转过来,自己的嘴唇凑挨在-子耳边。

  “我?#19981;?#20320;呀!”-

  子不说话,闭着眼,像?#20061;?#19968;样,任风野摆弄。

  ?#23433;?#35768;再吵架了。”

  “已经到年底了……”-

  子听了这话身体微微动了一下。

  “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那,照我说的做,行吗?”-

  子闭着眼小声说道。

  “当然了,我?#21363;?#24212;。”

  “过年时陪我去参拜神社。”

  “去神社……”

  “哼,不行吧。你得回老家,是不是?”

  ?#23433;唬?#25105;留在东京。”

  凤野还没有与-子一起共度过除夕夜。过年时,都回老家-

  子正好相反,一个人留在东京的公寓里。吃着年前买下的食物,看电视。无处去拜年,也没有?#31383;?#24180;的人。一个人听着除夕的?#30001;?#36814;接元旦-子说,留在东京,比在老家过年轻松。免得听老家的人说什么老大不小的了,还不成家。但是,一个人过年肯定十分寂寞。

  “老母亲年迈,还有不少高中时的老朋友等着我,不回去是不行的。”-子惟风野这一条表示理解,所以忍至今日。风野想到这儿,对自己说,起码?#38376;?子过个除夕。

  每年年底,风野一家总是在十二?#38706;?#21313;七八号或三十号前的某一天动身回水户老家。住五六天再回?#30784;?#19981;过,有时看妻子及孩子的情况,所以,住的天数也略有不同。

  “今年什么时候回去?”

  距孩子们放寒假的两天前,风野问妻子。

  妻子看着历,有些不以为然地反?#23454;潰骸?#36824;去吗?”

  “那当然了。怎么了?”

  “每年去一大家子,?#24822;?#20081;的。”

  “可是,我妈还盼着见孙女们呢。”

  全家四口人回去的费用是个死数。到了老家,给母?#20303;?#20356;、甥辈的孩子们的零花钱、?#39038;?#38065;必不可少。年年如此,已经成了一项必要经费。

  ?#23433;?#24819;去吗?”

  “那倒不是……”

  妻子的表情依然消极。

  “还是得去。再说,孩子们也盼着呢。”

  “你什么时候能去?”

  “什么时候,工作一直排到年底了。”

  “我可不愿意先去。?#30475;?#25105;们先到,妈妈都说,孩子爸爸一个人工作,真可怜。好像说我跟孩子们只知道玩。”

  ?#29677;耍?#21035;放心里去就是了嘛。”

  “那是你母亲,你不介意,我可受不了。以后,我?#28147;?#22312;东京过年吧。”

  妻子似乎随口道来,其实在心底里,-子的事肯定还拖着尾巴。

  风野改变策略,转而去问女儿们。

  “你们放了假,立刻就去奶奶家吧?”

  “?#25105;?#19978;到二十四号,二十六号走吧。”

  小女儿率直地点头同意。大女儿说:“我二十七号要参加饯别会,二十七号以后才?#23567;!?br />
  大女儿上初三了,对这个年龄?#27492;担?#31354;气洁净,庭院宽阔的乡间农舍,大概已引不起兴趣。

  “奶奶做了好吃的等着你们,不早点去可不行呀。”

  “爸爸什么时候去?”

  “爸爸有工作,稍晚点走。”

  “妈妈说了,工作脱不开身的话,?#21051;?#20174;水户去东京就?#23567;!?br />
  “开玩笑。那么远,能天天跑吗?”

  看样子,妻子连这事都跟孩子们说了。自己以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妻子说不回老家,那就自己一个人回去,到三十一号再?#37027;?#22238;东京。

  要不然,就说除夕开始有工作。

  这也不行,与?#21448;?#26377;关的工作,二十七八号截止。那时,出版社和印刷厂也休息,一直到元月五日都没人上班。妻子对此是了解的。

  如此看来,只能说年底到年初这几天有采访了。

  但是,年三十至元月期间公司都放假,上班的只是极个别的人。另外,风野到目前为止的工作范围内还没有过采访过年的内容,所以,很难让妻子相信。

  可是,自己刚向-子保证过一起过年。

  一番冥思苦想之后,风野心生一计。

  立一个名目,去采访除夕至元月的京都?#24535;啊?br />
  从年三十到元月初这段时间,京都的街上可成为采访素材的东西太多了。知恩院等各名?#20081;?#25758;辞岁之钟,参拜八坂神社和平安神宫的如堵人潮。特别是在八坂神社有苍术祭火仪式和元月一日祗园町的?#21344;?#30340;参拜仪式。还有元月三日开始的?#21344;?#27839;街巡游和年初排练仪式。

  京都的元月,即使商店关门休息,?#24535;耙彩?#19968;幅画。以采访?#24535;?#20026;由,蒙混过关,大概不致招来嫌疑。

  但是,有个问题。如果被妻子?#23454;潰?#37319;访之后写什么,很不好办。

  不过,妻子并不是风野写的东西篇篇都看。因为登着风野文章的?#21448;究?#23450;送家里一本,只要想?#27492;?#26102;都可以看。但妻子似乎兴趣不大。所以,或许?#23433;?#30693;道也能混过去。

  最大的问题是住宿地点。妻子肯定还要?#20107;?#39302;名字。不过,过年期间,京都的旅馆格外拥挤。就说定不下来住哪里。

  总之,与其勉强把妻子、孩子赶到老家去,不如一开始就挑明,自己从除夕至元月初这几天去不了。这样,孩子们会认可,自己心里也少个包袱。

  风野对自己的高招颇为自得。但事实上,事情远非想像的那样顺利。

  二十五日,孩子们放假后的翌日,风野忽然满脸为难的样子告诉妻子:

  “是这样的,除夕至元月初这几天我得去京都采访。”

  风野的解释是,K公司要搞一个“日本的元月”号外,自己承担其中的一部分。

  “你怎么揽下这事?”

  “哪有为什么呀,人家找上来的嘛。”

  “可你以前没写过那方面的东西啊。”

  “是没写过。可是,既然找来了,不干也不好。再者,?#19968;?#24819;看看元月的京都呢。”

  “哎,带上我?#21069;桑 ?br />
  妻子很随便的样子说道。风野慌忙摇头。

  “哪有工作带着老?#25319;?#23401;子的。”

  “那怎么了?你干活儿时,我们逛?#37073;?#19981;会打搅你。”

  “元月里没什么好逛的。”

  “我们可以去神社、?#30053;?#36208;走呀。”

  “就是去,现在也?#20063;?#30528;住的地方了。”

  “那你怎么住?”

  “我一个人好说,什么商务旅店、简易旅馆都?#23567;!?br />
  “我们也能住那种地方呀。”

  “别说了,你们还是回老家去好。”

  妻子闻听此话,就挺直了腰,“你是不是又想跟从前似的?”

  “从前……”

  “就是那?#21361;?#35828;是去大阪工作,实际上还不是跟她在一起?”

  妻子锐利的?#25239;?#20223;佛警察一样。

  “你想什么,要干什么,瞒不了我。”

  风野把脸略扭向一边。

  “别当我是?#20498;希 ?br />
  妻子甩下这句话转身就上了楼。

  看着楼梯,风野叹口气。

  妻子似乎已经看穿。看这情?#21361;?#25110;许不该耍这个花招,直截?#35828;?#22320;说“工作要干到年底,你们?#28982;?#21435;?#20445;?#23601;好了。

  可是,话已说出,收是收不回来了。如果现在改口说不去了,等于明着告诉妻子,自己刚才在撒谎。

  “已经弄到这份上,只能坚持说去采访了。”

  风野对自己说道。老实说,风野信心不足。

  二十五、六、七这三天,孩子们好像获得了解放,整天都跑出去玩了。上午,风野在家,几乎听不到孩子的声音。

  每年,到了二十七八日这两天,孩子们会跑?#27492;担骸?#25105;们二十九日去奶奶家?#20445;?#25110;者“爸爸什么时候走?”可今年像是忘了,谁也不提这事。

  到了二十九日,还是没人提这事,风野终于忍不住了。

  那天下午,听见小女儿在走廊上的声音,风野就叫她到书房里问话。

  “你们什么时候去奶奶家啊?”

  “说是不去了。”

  “什么?”

  “妈妈说,把爸爸一个人扔在这儿工作怪可怜的,大家留下来,过了年再去。”

  “别管我,你们立刻就去吧。”

  “真的吗?”

  “当然了。要不奶奶多可怜呀。”

  “那你跟妈妈说说吧。”

  “我让你去说。”

  怪孩子又有什?#20174;茫?#22971;子这招真够阴损的。表面?#40092;?#21516;情,实际上却在整治丈夫。

  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还不能表现出?#30784;?br />
  风野一直忍到晚上,孩子们都睡了,才问妻子:

  “你说的不回老家了?”

  “那不挺好吗?”

  “前些天?#20063;?#26159;说让你们去吗?”

  “可你在工作,我们只是去玩,不太?#40092;省!?br />
  “你别说怪话了。”

  “哟,哪句?#23433;?#20013;听啊?”

  “总之,你们要去。妈妈还盼着呢。在老家过年就是行孝道。”

  “就这么定了吧。明白吗?”

  妻子不正眼看风野,什么也不说。结婚十?#36837;?#20102;,妻子去老?#20197;?#26469;越勉强。起初还直言不讳,现在?#27492;?#36215;了手腕。

  风野大失所望。可是,把妻子变成这样,责任的确应由风野承担。

  年底的工作,在二十九日彻底完成了。当天晚上,风野约好?#22270;?#20010;编辑一起商?#25239;?#20316;,捎带打麻将。

  五点钟,在?#34385;?#19968;家常去的小店,小酌之后,众人吃了饭。来的都是无?#23433;?#35828;的朋友,所以,风野就把自己想在新年这几天装作去京都旅行,哄骗妻子的考虑和盘托出。

  “就是这么件事,出现什么情况,还请各位多关照。”

  既然妻子已经起疑,只好仰仗朋?#23547;?#24537;了。

  “这么做有把?#31456;穡俊?br />
  编辑主任小田侧着头,担心地问。

  “过除夕,丈夫不在,这事可不小。”

  “所以,?#20063;?#27714;各位出主意的嘛。”

  “可你太太也太可怜了。”

  “喂,喂,你到?#35013;?#35841;的啊?”

  满座皆笑,但是,同情妻子者居多。

  “风野君,情妇的确可怜,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也只能那样吧。”

  “?#21069;。?#22312;哪家过年是个大问题。”

  最近,刚在外边有了相好女?#35828;?#32534;辑岸田,相当认真地?#20102;?#36215;?#30784;?br />
  “关键是被风野君夫人问到时,咱们要统一口径,说他去京都采访了。”

  “反正过年都休息,?#20063;?#21040;人。”

  ?#23433;唬?#35201;防着事后突然?#35797;?#20204;。”

  “那么,风野君准备在她那里扎下了?”

  “这个……”

  “出去走路不小心被发现,可就麻烦了。”

  “跟她睡了这么多年,你还真风流。”

  小田不无讥讽之意,但风野全靠这些朋友相助了。

  “麻将嘛,恐怕不请风野君痛痛快快输几把,不行吧?”

  众人议论着,上了二楼打麻将。

  风野平时输的时候少。但是,今天?#31995;?#35760;着过年的事,精神集中不起?#30784;?br />
  今天已经是二十九日了。妻子一点出门的迹象都没?#23567;?#33707;非磨磨蹭蹭地不准备去水户,要留在东京吗?自己再三要求,她却置之不理,脸皮也太厚了。越想越气,出牌也不管不?#35828;?#20081;扔,越输越多。

  最后,一夜?#24425;?#20102;近三万日元,玩到快四点才结束。

  不管妻子采取什么态度,风野已下了决心,三十一日自己走。妻子若想跟孩子留下,就随她们去。

  一边走,一边想,到家已过五点了。风野倒头?#27492;?#30529;眼时已经十一点了。

  好好睡了一觉,疲劳感似乎没有了。但是还不想起?#30784;?br />
  楼下有电视和孩子们的声音。风野正似睡非睡地打盹,小女儿跑进屋。只见她身上穿着外套,手上拿着帽子。

  “爸?#37073;?#25105;们要出门了。”

  “去哪里呀?”

  “奶奶家。饭放在饭桌上了,你一个人?#22253;傘!?br />
  “真的是去水户吗?”

  “?#21069;。?#22352;一点半的快车去。”

  妻子居然只字不提此事。风野连忙下楼,妻子正做出门的准?#31119;?#22352;在镜子前梳头。

  “喂,去哪儿呀?“

  妻子对着镜子说:“在这儿碍你的眼,我们出去。”

  “什么时候决定的?“

  ?#30333;?#22825;。妈妈来电话了,这才决定去。”

  “出去就出去呗,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30333;?#26202;上想说,你早上才回来,一睡就睡到现在。”

  如果现在还没睡醒,妻子会怎么做?孩子?#21069;?#33258;己?#34892;?#20102;,可是临到她们动身,自己居然一无所知,这也太过份了。

  “那,我们就走了。”

  妻子梳完头回到客厅,检查两个孩子的行李。

  “你明天就去京都吧?”

  “啊……”

  “多保重。”

  “咱们走吧。”

  两个女儿牵着母亲的手,担心地看着风野。

  “爸?#37073;?#24037;作干完了快点?#31383; !?br />
  小女儿似乎是觉得对不起爸?#37073;?#31359;好鞋后又挥挥手“拜拜?#20445;?#20063;出了门。

  突然,一种被遗弃的感觉袭上心头。不过,终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风野总算放了心,走到餐厅一看,饭桌上放着两个饭团子和鲑鱼片、咸菜。风野原本不饿,但还?#21069;?#19968;个饭团子塞进嘴里,就着咸?#21557;?#20102;。

  看来,妻子到出门都一直不高兴。

  体会了一阵一个人获得解放后的感觉,风野给衿子拨通?#35828;?#35805;。

  “干什么呢?”

  “搞卫生。房间虽然不大,快过年了,总得彻底扫除一下。”

  “那我过去帮忙吧。”

  ?#21543;?#26469;这?#20303;!?br />
  “怎么?”

  “是不是明天没时间,只能今天过来呀?”

  ?#23433;?#23545;,我从今天就……”

  话只说了一半,风野觉得一下都说了怪可惜的,就没往下说。

  “反正除夕跟你一起过,放心吧。”

  风野收拾一下饭桌,把过年期间要看的书塞进提包。然后,开始关闭门窗。给窗户上了锁,放下防雨板,又在信报箱投递口下面放了个桶,还附了一张便条,让投递员在信箱装满后,把信件放在桶里。

  最后,关灯、关空调。从今天起,过年期间家里没人了,必须仔细查点一遍。

  风野又扫视了一遍光线变得暗下来的屋内,从厨房门出了屋。回头看了看门窗紧闭的家,正门竟然没挂标志着过年的草绳。

  ?#21543;?#39118;景啊……”

  与妻子间的肃杀气氛竟然也在家的外观上表现出?#30784;?#20294;是,此时的风野?#37027;?#27426;畅,一想到眼下的自由,就兴奋?#33395;唷?br />
  风野吹着口哨进了-子的公寓-子穿着毛衣、牛仔裤正在用吸尘器吸?#23613;?#26550;子上、壁橱里的东西好像都翻了出来,厨房、客厅里到处都是?#36739;?#23376;、啤酒瓶。

  “哎,把这?#36739;?#25918;在壁橱最里边。”

  风野刚把?#36739;?#25512;了进去,又被?#27010;?#25172;垃圾,然后又是擦桌子、书架。

  “哟,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啊。”

  “一年到头,也就让你帮这点忙。你在家天天干倒没意见。”

  “没那回事嘛。”

  风野真就?#35805;?#21161;家里打扫过卫生,可-子却不相信。

  “你家扫除都完了吧?”

  ?#23433;?#30693;道。”

  “明天真能和我一起过年吗?”

  “?#20063;?#26159;说了可以嘛。”-

  子半信半疑地看了风野一眼。

  “那我可以准备年饭了吗?”

  “当然可以,做得好吃点啊。”

  “你家过年都吃什么呀?”

  “很平常,大路菜。”

  “那么,火锅一定是关东风味的了?”

  “什么味都行,你随便做。”-

  子一直是一个人过除夕,这次与风野在一起,似乎多少有些紧?#25319;?br />
  “元月能陪我几天呢?”

  “三日必须出去一?#32781;?#36825;之前没问题。”

  “就是说,从明天到三日咱们可以在一起了。”

  “从今天开始也可以呀。”

  “太高兴了。”-

  子放下吸尘器,猛地抱住风野。

  “怎么了?瞧你。”

  风野拍拍-子的肩膀,也紧紧地搂住她。

  不过是说了一句,从月底到元月三日可以在一起,-子就高?#35828;?#20160;?#27492;?#30340;。

  可是,如果换?#20284;?#23376;,准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没有任何感激的表?#23613;?#19981;仅如此,过年那几天睡点懒觉,妻子就会让自己出去走走,觉得自己碍手碍脚的。

  同样是女人,如此鲜明的反差,是由于妻子与情妇的地位不同造成的吗?

  “来,再加把劲,我?#31383;?#20320;。”

  风野放开-子,搬?#20284;?#20854;余的?#36739;洹?#22312;家从未这样浑身是劲地干过活儿,简直快乐得无以复加。

  大扫除后,风野休息了一会儿,就去新宿。约好了和三个以前公司的同事开个小小的忘年会。

  几个人在新宿西口的咖啡店到齐后,去附近一家小餐馆吃了饭。然后,又绕到厚生年金会馆旁边的一家酒馆。回到-子公寓时已?#21069;?#22812;一点了-

  子已经睡下了,可还是只穿着件睡衣起来了。

  “你真的回来了呀。”

  “那当然,我说过要回来的。”

  风野带着几分醉意,脱了衣服就钻进被-子睡热?#35828;?#34987;子里。

  “哎,我要一直住下去,不走了。”

  风野说了句醉话,便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风野十点来?#26377;?#26469;时,-子已经起床,在厨房里忙着。

  只见砧板上放着海带,旁边的一个锅冒着热气。一?#29022;共?#39321;味扑鼻而?#30784;?br />
  “啊,别碰!这是做海带卷用的。”

  ?#29677;蓿?#37027;个你也会做?”

  “当然。以前我没人可招待,不想做。”

  风野仿佛有了意外发现。实际上,两个人从未一起吃过年饭,所以,可以理解风野的惊奇。

  正午时,-?#21448;?#22909;了黑豆,风野拈起一粒尝了尝,味道很不错。

  ?#23433;?#34892;,我这是晚上要配?#35828;摹!?

  子风风火火地出去买了趟东西。一回?#28147;?#20999;萝卜,剥大虾皮,烧?#20154;?#24537;而不乱。

  风野躺在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不时看一眼干活儿非常卖劲的-子-

  子也偶尔看着风野笑笑,不断送上咖?#21462;?#33590;水。

  到了下午,-子?#23454;潰骸?#20320;不回家行吗?”

  “没关系。”

  “你家里没人了吧。”

  ?#30333;?#22825;都回老家去了。”

  “别人都走了,你一个人不回去行吗?你妈妈还等你呢。”

  “过些天,等到一月底,我一个人回去看看。”

  “可对不起你妈妈了啊。”-

  子有些同情地说道。不过,好像根本没想到对不起风野的妻子。

  黄昏时,两人一起出去买东西。

  年终岁末,站前的商店、街上人多得几乎挪不动步。今天是营业的最后一天,所有店家都在大声招?#38752;?#20154;-

  子要买的东西好像很多,从过年荞麦面条、茶碗蒸蛋的材料到年糕、鲱鱼子等?#21462;?#39118;野跟着走也帮不上忙,所以,两个人分了一下工,由风野去买过年用的草绳,三十?#31181;?#21518;在站前咖啡店会合。

  现在,住公寓的人多了,因此,买门松的人少了。但是,草绳还是比较普遍。风?#30333;?#21040;站前露天商店,去买草绳和小门松。

  “这么一点就够了吗?”

  店员的问话使风野想到了生田的家。

  那是一处独立?#21487;幔?#21364;连草绳也没挂。风野有心再买一份在家里,又怕-?#21448;?#36947;?#30636;?#39640;兴。再说,既然妻子什么也没做,自己也没必要去装饰。

  于是,风野只买了一份,就去了站前的咖啡店。

  还不到约定的时间,-子不在。看着店里拥挤的人?#28023;?#20272;计-子也快来了。

  风野要了咖啡,吸着烟,一边看着窗外的行人。

  还是主妇居多。但是也能看见?#24515;?#30007;子,手拉?#20540;哪?#36731;夫?#23613;?#30475;着这些人,风野想到自己在水户的老家。

  这会儿,妻子和孩子们在干什么呢?

  每年除夕的老家,除?#35828;?#24351;夫妇之外,风野一家加上姐姐、姐夫等十来个人聚在一起热热闹?#20540;?#36807;年。母亲?#19981;?#20154;多,为了除夕夜,总是一个劲儿地准备?#20849;恕?br />
  母亲可能正在切凉拌用的萝卜丝,或者在给甜辣鱼干调作料。妻子肯定在一边帮忙,两个孩子也在跑来跑去地忙个不停。

  小女儿或许正在向奶奶说:“?#37326;?#26469;了多好呀!”这时,风野忽然想起该给老家打个电话,就走到收款台的公用电话前站住了。

  “喂,喂。”

  小女儿接的电话。她立即听出风野的声音。

  “啊,爸?#37073;?#20320;在哪里?”

  “京都。”

  “快回来,都等着你呢。我叫妈妈?#30784;!?br />
  ?#23433;?#29992;……”

  风野只是打算为自己不能回去向母亲道?#31119;?#21487;是女儿却放下话筒,找妻子去了。过了一会儿,传来妻子的声音。

  “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问问你们的情况。”

  “妈妈觉得特别遗憾。你现在什么地方?”

  ?#30333;?#28982;是京都了。”

  “是公用电话吗?”

  “啊,长途电话可不便宜呀。”

  一撤谎,不小心就说走了嘴。妻子似乎已经敏感地察觉到了。

  “是个?#25317;?#22312;外边……”

  “是四条的咖啡店,挺冷的呢。”

  “东京是大晴天,可没那么冷。”

  话说得多了,很容易?#26029;凇?br />
  “叫我妈妈接一下电话。”

  “妈妈去买东西了,不在家。晚上你再打个电话吧。”

  “是吗?好吧。”

  “什么时候过来呀?”

  “三日问题不大。”

  “旅馆还没定下?#31383;桑俊?br />
  “人太多了……”

  正在这时,-子推开玻璃门进来了。

  “就这样吧……”

  风野慌忙挂?#31995;?#35805;,-子已经拿着大纸袋过来了。

  “给谁打电话呢?”

  “给个朋友。”-

  ?#29992;?#35828;话,在风野等候的有隔断的位子里坐下了。

  “买年货真费劲,挤得要命。不过,这下过年没问题了。”

  “那,过年就足不出户了吗?”

  “是的。就是要把你严?#31995;?#20851;在家里过年。”-

  子说着,眼中闪出?#22120;?#30340;?#25239;狻?br />
  风野即将再次陷入-子编织的网?#23567;?br />
  上次感冒卧床时,?#37027;?#19982;现在一样,到?#35828;?#20108;天,脑袋里想的全是如何逃出去。

  可是,一旦逃了出去,又思恋起被关起来的日子,还想再钻进那张网里。而现在又为像是五花大绑般的束缚感到不安。

  对妻子,风野也有同?#23567;?#22971;子在家时就觉得憋?#30130;?#24635;想着她要是不在该多么自由。而真的不在时,又觉得没了主心?#21069;?#30340;失落。

  这不,刚跟妻子分开,又想逃回去了。

  究竟在追求什么?连风?#30333;?#24049;也搞不清楚。惟一清楚的是,陷入某一特定状态后,就感到窒息,呆不下去。

  海藻随波逐流,止无定处。男?#35828;男?#20134;如此吗?不过,男人也不是没有?#33402;?#19981;二的。只是周围的男人没一个不想逃离妻子和家庭。每当酒酣耳热之时,男人们吐露真言,无不对妻子、家庭厌倦之极。

  可是,实际上,每个男人都回家,第二天早上又都若无其事地出?#30784;?br />
  由此看来,这些男人已经心灰意冷了,或者是缺少打碎这种安定的能量。总而言之,可以肯定一点,世上的男人都对现状不满。只要有钱、有?#23567;?#36824;能保持体面的话,所有的男人都可能会去冒险。

  不过,冒?#23637;?#20882;险,是否会永远冒险下去则另当别论。

  但是,男人为什么不能安于一处呢?为什么不能像女人一样,止于一处,守着家呢?这是否决定于男?#35828;?#20808;天禀?#38405;兀?#20196;人百思不得其解。

  “怪事……”

  风野禁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

  子正在摆?#32781;?#21160;作轻快,喜形于色。风野头一次见到拎子如此兴高采烈。

  屋里有一?#20934;?#26131;沙发,还有个被炉。被炉的桌面上摆满?#30636;穗取?#38500;了-子做的甜辣鱼、海带卷之外,还有一摞套?#23567;?#37324;面装着粟子薯面泥、鱼糕、大虾等年菜-子特制的茶碗蒸蛋也摆在桌上。

  ?#23433;?#19978;齐了,肚子饿了吧?”

  “闻着香味,我都等不急了。”

  从准备做饭,加上买东西的时间,等了五个多小时。

  “你喝点什么?”

  ?#29677;牛?#38500;夕嘛,还是喝酒吧。”

  “好,我这就?#21497;?#21435;。”

  袍子走进厨房把酒铫子放进装着?#20154;?#30340;水壶里。

  今天,-子是黑色高领毛衣配长裙,说不上特别动人,但是朝着风野的小巧的?#23614;肯?#24471;很可爱。等喝了?#30130;?#21507;了过年荞麦面条,好好摸摸这可爱的?#23614;俊?#39118;野一边想,一边打开?#35828;?#35270;。

  正好是七点的新闻节目,都是各地岁末年前的热闹景象。

  每年的除夕,播音员都不时地报告还有多长时间今年即将结束。

  “哎,你也换上和服吧。”

  风野听了,就从衣柜抽屉里找出纯毛面料的和服换上。

  “酒烫好了!”-

  子一只手把滚烫的酒铫子放在被炉桌面上。

  “我先给你斟?#21860;!?br />
  两人隔着被炉相对而坐-子给风野斟?#26247;?#21518;,风野接着给-子斟?#21860;?#20004;人举起斟得满满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

  “说句什么话好呢?”

  ?#24052;心?#30340;福,在去年的一年里诸事顺利,在新的一年里还请多多关照。”-

  子一本正经地说完,又向风野低了一下头。

  尽管已经很饿了,但是看着满桌佳肴,风野觉得像饱了三分。加上美?#25340;?#20154;醉,风?#23433;?#30693;不觉地完全由着-子摆布起?#30784;?br />
  “哎,人家做一次不容易,多吃点吧。”

  风野听罢,就去尝茶碗蒸?#21834;?br />
  ?#29677;牛?#25163;艺不错呀。”

  “知道吧,本人做饭还可?#22253;桑 ?br />
  “知道了,是不错啊。”

  “比你太太,还行吧?”-

  子一提妻子,风?#23433;唤?#30385;起眉头-子却来了兴致。“那么,以后就天天吃?#26131;?#30340;饭吧。”

  吃-子做的饭,意味着被关在-子的房子里。

  “换个节目吧。”-

  子换?#20284;?#36947;,电视上出现了唱片大?#27604;?#30340;?#20302;罰?#20004;个人一边看,一边推杯换盏。

  几杯酒?#38706;牵?#39118;野已露醉态。

  “来,吃点荞麦面条,除夕吃面条可以长命百岁,?#22253;桑?#21681;们俩的关系也会像这面条一样长久吗?”-

  子一个人?#27905;洁?#22228;地往碗里盛着面条。面汤是炖鸡汁,味道很鲜美。

  “再添一点吧。”

  ?#23433;?#34892;了,太饱了。”

  喝?#30636;?#23569;?#30130;?#21507;?#30636;?#23569;菜和面条,风野确实吃不下去了。

  “到红白歌赛的时间了。”-

  子换?#20284;?#36947;,正好是红白两队歌手入场的场面-

  子把不用的餐具麻利地撤下桌子,把没吃完的?#20849;?#25918;在一起。

  风野觉得有些吃得太饱,酒劲也上来了,便躺在地毯上,-子递过去一个枕头,在旁边坐下了。

  画面上,白队的几个年轻歌手已开始演唱。

  “这么轻松的除夕夜,?#19968;?#26159;头一次过。”-

  子酒后微红的?#25104;?#27915;溢着笑意。风野点?#35828;?#22836;,心里却想着老家。

  每年红白歌赛开始时,饭也吃完了,大家围坐在电视前。妻子、孩子们肯定也正在看同样的画面。想到此,风野心中不安起来,仿佛妻子会突然从电视里冒出?#30784;?br />
  看了一会儿演唱,风野感到有些困,可能是酒多喝?#35828;悖?#19968;天来累了,不,也可以说是一年的劳累都上来了。

  风野从地毯上起来躺到沙发上-子拿过来了毯子。

  ?#20843;?#35273;吗?”

  ?#23433;唬?#25171;个盹。”

  “除夕?#30001;?#21709;过后,咱们去参拜吧。”

  “去哪里?”

  “还是明治神宫吧。今天整夜都有电车。”

  的确,风野从未陪-子听过除夕夜的?#30001;?#20063;没去神社参拜过。即使去过,?#24425;?#20803;?#38706;?#26085;或三日了。

  “去之前是否先休息一下,你?#21069;?#21460;一辈了。”

  风野似但看非看地盯着电视,-子开?#38469;?#25342;-

  子在水槽边洗着碗,遇到?#19981;?#30340;歌手出场,就停下手,过来看电视。好像她还是对长腿的年轻男歌手感兴趣。风野摆出一副对唱歌漠不关心的样子,但是一旦年轻女歌手出场,就睁大了眼睛看。

  比赛到一半时,?#21697;?#32467;果?#21069;?#38431;领先,等到第二次?#21697;?#26102;,红队反而超出,最后红队保持领先至获胜。

  ?#23433;?#20844;平,该男队胜的。”

  衿子有些忿忿不平。风野只是听着,慢慢地睡着了。

  疲劳而微醉的风野睡得十分香甜。

  平日在衿子这里总是为家里的事而惴惴不安,现在则无所顾忌。

  妻子和孩子离开东京去了外地,才使风野得?#22253;?#24515;。

  如果时间停止流?#29275;?#23450;格在现在多好。

  “还有十?#31181;櫻?#20170;年即将过去”。播音员在报告时间。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各地迎?#26377;?#24180;的?#20302;貳?#20808;是京都的知恩院和八坂神社一带,接着是雪中永平寺。

  “让我?#21069;?#39640;兴、痛苦、过去的一切一切都留给过去吧!

  播音员语气中含着对即将过去的一年的惜别之情,表情也逐渐凝重了许多。

  “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开始了。”

  随着播音员的声音,新年的?#30001;?#25970;响了。好像就等着这一瞬间似的,电话铃也响?#20284;鵠础?br />
  大年三十的夜晚,谁会来电话呢?

  一直安详喜悦的衿子,?#25104;?#30340;表情僵住了,怯生生地看着电话机。

  铃声不停地响,到第七声,衿子拿起了话筒。

  “喂,喂……”

  衿子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微微发颤。

  似乎仍没有回答。只见衿子把话筒贴在耳边,过了一会见,才摇头放下话筒。

  “没说一句话。”

  风野没有搭话,仍旧看电视。画面已由永平?#34385;?#25442;到平泉的中尊寺。

  “真讨厌啊!”

  风野站起来,像是给突然情绪低落的衿子打气:

  ?#30333;擼?#21442;拜去。”

  “现在就走吗?”

  “把过去一年的晦气都除掉。”-

  子尽管心有余悸,还是起身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风野脱下和服,换上西服,琢磨着刚才的电话。

  虽然-?#29992;?#35828;什么,但是好像又在怀疑妻子。

  真会是妻子吗?在这一时刻,什么话也不说,恐怕是妻子所为。

  是她趁姐夫他们出去参拜,没有别人时打的吗?

  风野吸着烟,等着-子穿上外?#20303;?br />
  “让你等了。”

  风野围上围巾,穿上外套和-子出了门。

  天空黑?#33080;?#30340;,没有星星,也没出月亮。夜路上三三两两的人影在朝车站方向移动。像是去参拜的人们。

  “跟你一起去,这是第一次呀!”

  “?#21069; !?br />
  “今年会有好事吧。”-

  ?#26377;?#33268;不错,似乎忘记了刚才的电话。

  ?#23433;?#31639;太冷啊。”

  “啊……”

  风野点?#35828;?#22836;。远处传来除夕的?#30001;?br />
  听着-?#26377;?#36319;叩击路面的声音,风野想到除夕夜的?#30001;?#23507;意着除去一百零八种烦恼。

  自己的这无尽烦恼会永无尽期吗?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呢?今年还会在妻子与-子之间摇摆不定,在烦恼中苟延残喘吗?

  ?#30001;?#22312;夜风中回荡,使风野的烦恼沉渣泛起。

  风野如同被大人训斥的小孩子,忽地缩起?#30636;?#23376;,又把外套领子竖?#20284;鵠础?br />
  朝着黑色人影去的车站方向,风野加快了脚步。

  (全书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