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解說

  ——秋山駿

  我想直抒已見。我主動提出為渡邊淳一氏做解說,這種做法恐不多見。

  大約是三年前的一個晚上,地點已記不清了,我與渡邊先生不期而遇。當時談得興起,竟突然以不容商量的口氣向渡邊先生提出,希望為他的一部作品做解說。渡邊先生面露難色。或許,他討厭我這樣的粗疏的評論家去觸碰他的作品。

  當然,我也并非是酒席宴上吹吹拍拍。那時,我腦中突然閃現出一個念頭。關于這個念頭,需要說明一下。

  那個念頭出現之前,我對時下的文學狀況曾有個疑問。我是文藝評論家,必須對文學的走向時刻予以關注。然而,倏忽之間,文學潮流發生了巨大變化。不知從何時——好像是昭和五十年后即七十年代的后半期,中山健次、村上龍等戰后出生的作家開始嶄露頭角時,我認為有個明顯現象——描寫“人生”和描寫“夫妻”的小說顯著減少。人生問題、夫妻問題,大概是文學里的半永久性題材。這種具有根本性的題材減少,幾乎與突然看不出流經日本近海的黑潮的去向一樣。

  每個人能都感受到這種潮流的變化,時我們是很重要的。讀者啊,如果有興趣,就請您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看。現在,作為一個衡量尺度,我列出每年的作品,以芥川獎獲獎作品為例,您會注意到,自一九六八大庭さぅ子的作品起,“夫妻”的題材減少了;從一九六九年古井由吉的作品開始,純粹的、“戀愛小說”形式的作品業已絕跡;繼一九七五年,一九七六年中上健次、村上龍的作品之后,“人生”的題材已不多見。

  我們再縮小范圍看一下。在八十年代,增田みを、中澤什ぃち等女作家異軍突起,其活躍程度超過了男性作家。但是,在她們的作品中,幾乎看不到“夫妻”題目。這是怎么回事呢?因為女人在考慮人生是什么這個問題時,本是以夫妻這個磁場為出發點的。一九八六年,增田ゑな子發表了《單身細胞》,此篇名具有象征性。它描寫的是,在今日社會拋頭露面的“單身生活”一族的生態。

  這種現象究竟意味著什么呢?

  潛隱在這種現象背后,而且超越現實的這種意識又是什么呢?

  這是第一個問題。但是,此問題太大了,非我力之所逮,希望有高人解答。我想談一下上述現象之前存在的另一種現象,供諸位參考。在近代日本文學中,“家”一直是個重要題材。島崎藤村、志賀直哉的名著即緣于“家”。那時的家,意味著以親子關系為核心的“家族”。但是,眾所周知,隨著日本社會的結構性變化,家的含義已轉變為以夫妻為核心的“家庭”。因此,才產生了小島信夫的《擁抱家族》、島尾敏雄的《死之棘》等戰后名著。這是巨大的變化,也是容易理解的變化。

  或許,同樣的變化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可是,“夫妻”題材何以在減少,這種變化本身難以理解。

  話說到這里,我要換個角度進行說明。以上,是我作為文藝評論家抱有的疑問。然而,這種疑問充其量只是全部生活中的極小部分。我作為一個文學讀者,還有別的想法(另一個疑問)。

  我認為,不斷地深刻發掘普通人的現實生活,給它賦予新的光彩,就是文學。

  人生的意義是什么?該怎樣活著?夫妻問題是怎么回事?這些都是我們生活中的基本題材,它們不應該從文學作品中消失。可是,現在卻無處尋覓。

  見到渡邊先生后,我腦中閃現的東西就是:“對,對。或許渡邊先生就有這樣的文學。”

  讀了《如此之愛》,令我贊嘆。我的預感得到了證實。我先談談該書幾個主要特點。

  第一,是其主題。如讀者所見,此作品以“丈夫、情人、妻子之間三角關系的糾葛”為主題。惟此主題,正是近代文學或小說的一個基本模式(另一個模式是犯罪),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在此模式上拓展開來,人生的意義、夫妻間的關系等基本問題將受到更尖銳的挑戰。作者使這一模式在現代重現生機。

  第二,“戀愛”的含義面悔著重新被認識。我注意此問題的原因在于,作者描寫的“戀愛”已不是司湯達在《論愛情》中所分析的戀愛。

  作者描寫的戀愛極具現代意義。它與家庭的幸福不同,是“對另一種幸福的追求”。

  為什么另一種幸福是必要的呢?這大概是因為在戰后的日本,婦女盡管得到了解放,卻反過來被制度化的、過于單一的婚姻所束縛。所以,與追求更高層次的人生幸福產生了沖突或者說矛盾。

  作者把這種矛盾作為當代的一個緊迫課題,進行深入剖析。所以,在作品的深層流動著的主旋律是:“最近,風野于冥冥之中似乎感到,與-子的戀情將是此生的最終的戀情。因此,心里盡管十分清楚自己的做法自私、狡詐,可是一想到這是自己最后的戀情,又實在割舍不得。”主人公的心聲等于高層次的人生追求,是本書的精彩之筆。

  第三,是敘述風格。全書處處皆可誦讀,無一處詰屈聱牙。另外,每個出場的人物均各具性格。情節依時間順序——我們生活經驗而展開。小說不這樣寫是不行的。與此相反,近來的文藝雜志上的作品,常常混用回憶、夢境、幻想等手法,不換行,不說明是過去的場景,便時間銜接混亂無序。因此,讀者不知所云。

  這個故事是從成熟的、成年人的眼光審視的。這種眼光深入到男女關系的糾葛中、人的心理細微之處。主人公的心在妻子張開的家庭網和情婦張開的愛戀網之間,被哪一邊的針扎一下,也會狼狽地搖擺。而承載這搖擺的小說卻是安定、堅固的。這表現出作家的成熟。

  恐怕看過此書的某些讀者,忽然會覺得簡直就是在描寫自己。相當多的讀者,大概會對主人公的困惑抱有同感吧。

  倘若如此,可以說這本小說真實地捕捉到了八十年代的生活氣息。而這個“丈夫、情婦、妻子的三角關系”卻是七十年代周刊雜志的絕好話題。但是,八十年代就不是了。據我推斷,恰恰由于不再是周刊雜志的熱門話題,才說明那種情況已深深地滲入日常生活中去了。

  如此看來,那種關系已不能再稱作“三角關系’。那似乎是一種與急劇變化的現化社會相適應的深層次的追求。

  或許,作者正是在求索某種新的深層的倫理。

  下面一點是至關重要的。也可能是我看得不仔細,作者甚至一次都沒有用過“不倫”(違背倫常)這個字眼。

  第四,有心的讀者也許已經注意到了,小說中男女關系糾葛的背后,是丈夫的孤獨、妻子的孤獨、情人的孤獨。作者沒有刻意去描寫或強加于讀者的內容一一現實的心之生態,難道不正是我們的深重孤獨嗎?

  世上少有兩全其美之事。作家風野在情人和妻子之間搖擺不定,他自認是崇尚精神的,卻又想享“齊人之福]。不肯放棄塵世的肉欲之愛。

  渡邊淳一以生動的筆觸寫出一個有婦之夫「偷情」時的心態和情感困惑,活脫脫勾勒出日本男性在現代世俗主活中靈與肉的沖突

上一章 回目錄 返回列表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