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4節

  隔周的禮拜四,我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和板田春美及她弟弟見面。我想謝謝人家幫我找工作。不光只是春美,也應該向她弟弟表示一下,所以拜托春美介紹她弟弟給我。

  春美的弟弟比我大一年,那年四月才剛升大四。我記得他好像叫浩二,板田浩二。他是網球社團的成員,在約定時間出現時,腋下還夾了一個網球拍。

  我記得,他和我周圍的學生一樣,沒有留長發,而是把短發旁分。穿著繡有校徽的網球衣。

  但是他的長相如何、還有和姐姐春美像不像,我都不太記得。我和春美的弟弟就見了那一次面,以后沒有再見過面。

  我向他道謝介紹我這份工作時,他頗有含意地微笑問道:“對那位老師的印象如何呀?”

  “這個……沒什么特別的。”

  “他長得很帥吧。”

  “嗯,算是吧。”

  浩二又笑起來。“不要裝了,表情根本寫在臉上。他在我們學校的女生間可是受歡迎得很呢。后來大家都怪我說:“為什么片瀨老師的工作會落到別的學校的學生手上呢。”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嘛。”春美說,“一猶豫,就抓不住幸福了。不管工作或戀愛都一樣,要馬上決定,然后馬上行動,只有這樣才行。”

  “可以看得出那位老師是個很怕麻煩的人。要是一般找學生幫忙,一定會問東問西的,但是他完全沒有興趣。我一跟他提姐姐介紹你的事,他就說那就這個小姐吧。好像這么一下子就決定了。”

  “這個小子,嘴巴甜,蠻受長輩喜歡的。”春美笑著說。“說片瀨先生很信賴他,做姐姐的是怎么看也看不出來為什么。”

  “我可是很優秀的喲。”

  “說什么笑話。我看你呀,是會拍馬屁。”

  我有好一陣只是聽著這一對很親近的姐弟的對話。雖然蠻想問有關信太郎高攀雛子,還有雛子是子爵的千金的事,想確定這是不是事實。但不知為什么,就是問不出口。大概心里有一半告訴自己,這些事并不重要吧。

  反而是潔二先提出這個話題。“你知道嗎?”他問,“片瀨先生的夫人是某前子爵的千金喲。”

  “好像是耶。”我說。

  “真是的,這么快就告訴你這些呀。真受不了。”

  “什么啦?你們在說什么?”春美要求我們解釋。浩二就將片瀨夫婦到結合為止,所發生的事告訴他姐姐。和我從信太郎那兒聽來的差不了多少。

  “師母的父親叫二階堂忠志,你這個也聽說了嗎?”浩二問我,我搖頭。

  “所謂的二階堂忠志呢,就是現在二階堂輪船的董事長。年輕時就自費到德國和法國留學,好像在那些地方位了好一陣子。現在位在本鄉,住的地方可是很不得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到貴族制度廢除前為止家里有好幾個傭人。老師的夫人有一位年紀差她很多的哥哥,這個人東大畢業以后在外交部做事,是高級知識分子。師母的母親是男爵家的千金小姐,生了師母以后就過世了。”

  春美相當驚訝地插嘴說:“你倒知道不少。”

  “這可是有名的閑話,上片瀨課的人大家都知道。”

  “所以呀,那位老師是高攀上家世高貴的千金小姐,可真有勇氣。”

  “說是這么說,但是師母真正當子爵千金的時間相當短,我看不是看上家世,而是看上錢吧。師母家那邊,錢可是留下來不少,老師也很會說話,所以在錢方面得了不少好處。現在住在公寓是相當便宜租來的吧!連在輕井澤的別墅也弄到了手。我看呢簡直像是男性版的灰姑娘。”

  “輕井澤的別墅?那是什么?”

  “二階堂的子爵時代擁有的別墅,我們這一群也僅僅去玩過一次。建筑物本身是根舊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腹地相當廣闊,感覺好像可以升火露營這么大。”

  春美問:“那位老師是怎么和這么有錢胸老婆認識的呢?是在豪華的派對嗎?”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師母好像有點叛逆。在貴族上的學習院念書時,到啤酒屋打工,老師常到那家店去,然后就這么墜人情網。兩人相逢倒沒什么戲劇性。”

  “那么,那位老師是人贅嘍?”

  “是私奔,不能算是光明正大的入贅吧。”

  “說的也是。”春美嘆息說,“但是即使不是人贅,這種事還是很傷自尊的不是嗎?唉,我不是老古板才這么說。現在這種時代,丈夫靠妻子家的資助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只要本人不覺得不好也沒什么。但是即使這么說,男人的自尊心,還是多多少少會有點受傷而郁郁寡歡吧?”

  “但是好像只有那位老師不會這樣喲。”浩二這么斷言。然后好像尋求同意似地朝向我看。“矢野小姐不這么覺得嗎?”

  我回想起信太郎以近乎洋洋得意的態度告訴我和雛子結婚的經過,就說:“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

  “那可真奇怪。”春美說,在豐滿的乳這是房下插起兩手。

  “是毫無愧色地享受好運羅。”

  “要是我的話,有那樣的老婆會是負擔。”浩二這么說然后笑起來,“但對那位老師來說,不過是偶爾陷入情網的女人正好是資產家的女兒。就是這么幸運而已。”

  “那位老師幾歲呀?”

  “三十三、四歲左右吧。”

  “這么年輕就當副教授呀。一般來說不太可能對不對?”

  “好像是特別的拔耀,但是他倒是個做學問的人,不時發表研究論文。其他教授也蠻認同他的。當然也不是沒有人傳說他是走雛子家世的后門。”

  “真是讓人羨慕。”春美用帶點諷刺的口吻說,“而且呢,還受女學生的歡迎。雖然是本人努力的成果,我感到他的人生應該是別無所求了吧。”

  “就是這話。”浩二聳起肩膀拿起咖啡杯,“只是一天到晚開玩笑,長得又體面,有時會被誤以為不夠認真。”

  說到這里,浩二輕輕挑起眉毛喃喃說:“是位好老師。我喜歡。”

  春美越過桌子將身體靠過來。“喂,真是個美男子嗎?”她這么問道。

  “這個嘛,算是吧。”我笑著說。

  “喂,我告訴你,不管是誰都是這么說。”浩二向著他姐姐強調說。

  “對了,你認識半田先生嗎?”我試著問浩二,我聽說他是片瀨先生的學生。

  浩二馬上點頭說:“也沒有什么認不認識,他也是片瀨的學生,是早我一年的學長。半田是個很有名的花花公子,為什么問起他?”

  “沒什么。只是上次老師提過他的名字。”

  “文學院呀,念英文系的男學生是風毛麟角,以后大概會增加一些。半田先生他們那一班,男學生就只有兩位。旅行呀,還是男亥一同出游,老是被女生差遣做這做那的。像是拿啤酒來、跳個脫衣舞吧等等。”

  春美扯開嗓門大聲笑起來。浩二也跟著笑。我從浩二那里探聽,也看不出他知道那位名叫半田的學生,和片瀨信太郎的老婆有染的跡象。

  那時,在大學正門前開始的演說打斷了這對姐弟的笑聲。學生的聲音透過擴音器大到咖啡廳內都聽得到,把在店里放的音樂都壓了下去。

  浩二伸起腰越過窗戶往外看,“哇!”地很驚訝地說話道:“這個大學,果真是如傳聞所說得這么可怕。我們學校呀,一到這個時候可是男女在正門口約會的時間呢。”

  “你既然來了,就去實習實習吧。”春美說,“算是上社會課。”

  “才不要哩,挺恐怖的。”

  “就是呀,像你穿得這樣的一個人呀,可會被當成槍把。”

  浩二聳聳肩說:“下次再有備而來。”這么說的時候,在咖啡廳外的大街上,帶著頭盔的一群學生呼嘯而過。腳步聲震得店里的地板都在響。

  坐在店里的人全部站起來走到窗邊,我們也一樣。

  在大學正門前演講的是五六個人的小團體。戴頭盔的這一群把這個小團體整個圍起來。好像開始了激烈的口角,有人胸部被捶打,也有人被拖倒在地上。

  一部分路過的學生也加入混戰。到底站在哪邊、是誰在幫誰都弄不清楚。只知道在演學說、戴著頭盔的集團好像是唐木那一伙的。

  “好呀好呀!”浩二嘆息說。那是帶有輕蔑的嘆息。但不知為什么,接著沒有說任何話。我們三人有好長一段時間默默地將臉靠緊窗戶,眺望著外面越來越混亂的局面。

  我為了消除唐木的痕跡,將屋內的擺設變了樣。說是這么說,也不過是把櫥柜和書架,還有小冰箱的位置重新擺過。然后把印有向日葵花樣的黃色窗簾洗干凈。光是這樣房間卻看起來大為不同。在廚房的水槽中用手銑窗簾,流出的水臟得難以置信。大概都是唐木吸煙的灰塵吧。

  有關唐木的消息,各式各樣的版本傳到我耳里。有人說醫院檢查結果必須長期療養才行,但是唐木不愿意,在被帶回鄉下的途中脫逃。也有人說汲什么大病,很快就出院了,不知潛伏在哪里。還有人說他腎臟長了惡性瘤,動了大手術。但實際詳情如何,一點也沒頭緒。

  我每個禮拜六和禮拜天都到片瀨夫婦家,不間斷地繼續打工。不去片瀨夫婦家的日子,就到大學的圖書館去調閱有關伊利沙白王朝和詹姆士王朝的書籍。像是歷史書、戲劇論、文學論,還有宗教論等等,甚至連當時詩人殘留下來的的詩集都找出來。其實根據看不懂,還有摸有樣地讀到天黑。

  或許是不必要的自我意識作祟。我那時對知識還有學問的貪心程度與求知欲之強,以前從沒有過,以后也不會有。

  在信太郎的書房中,坐在破舊的紫色沙發上,我殷切地盼望能徹底理解耳朵所聽到的、信太郎翻出的優美的文章。然后和他以對等的地位交談。

  對我來說,片瀨夫婦還是像外星人一樣。他們那種豪放不拘,只能說是無視于時代的生活方式本身,有時讓我覺得很難受,有時卻讓我陷入沉思。

  但是,當初對他們產生無意義的輕蔑已經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愚昧的好勝心,想費盡力氣和他們變成同樣的層級,以同樣的水準交談。

  我胡亂地大量閱讀。覺得重要的地方或特別有印象的地方就記在本子上,死背下來。然后在到片瀨夫妻家去時,雖然是拼命死背下來的、借來的知識,只要在閑聊中派上用場,我所感到的喜悅就難以形容。

  信太郎一定有點大惑不解。只不過是雇來記口述翻譯的女學生,為什么突然變得可以說得出作家的名字,而且還一副遍覽群書的樣子。會開始說什么“莎士比亞不錯,不過我呢,不管怎么說還是比較喜歡韋伯斯特,冒著生命危險的通奸、血的復仇,還有絕望的結果,我原本就喜歡這些陰慘和虛無的氣氛。在某方面來說,在文化爛熟開始腐化時所發表的戲劇作品,可以說是扮演了連接現代文學的橋梁的角色。”

  現在我回想起來,只覺得很丟臉。要是對方不是信太郎的話,一定會不懷好意地從多方面交叉攻過來。我會回答不出來,然后變成笑柄。

  但是他完全不質問我,也不說任何讓我固擾的話。他只是眼睛閃著光,傾聽我現學現賣的知識和突如其來的感想。好像發現了同好一樣,喜孜孜地這么說:

  “我們真合得來。你喜歡的和我一樣。像是黑暗、毒、瘋狂、腐敗、迷惑,只要作品中有這些成份在就會被吸引。真是不可思議。”

  剛開始我還懷疑是不是聽錯了,我還想他是故意諷刺我。

  我所說的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見解,只要讀些資料,到處都有這種類似的論調。我只不過把它換為自己的話,然后帶點感想地表達出來而已。

  因此,想問問題的反而是我。老師為什么會被那種虛無的東西所吸引呢?孤獨啦、憂郁啦、不安啦、對那些普通人會想避開的東西,為什么覺得這么有趣而執著呢?是因為現在太富足的關系嗎?還是因為你只是這么說著好玩呢?

  但是我投問出口,因為并沒有必要把話問出來。對于那些架空的問題還無法用言語來回答……。大膽地說,答案只是潛藏在信太郎肌膚的香味、體溫和呼吸中——

  轉載請保留!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