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5节

  小布……最初这么叫我的是信太郎,还是雏子呢?随着每个礼拜出入片濑夫妇的住处,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开始唤我“小布”。小布,今天晚上一起吃晚餐吧?小布,把那葡萄酒拿过来。小布,坐到这儿来……

  他们问我朋友都是怎么叫我,我一回答“布子?#20445;?#20182;们夫妻俩就异口同声说:“啊!那样叫比较可爱。”但是或许要改口很难,或许是已经习惯叫我小布了,就这么一直叫下来。

  对我来说,叫我小布比叫我布子要让我高?#35828;?#22810;。因为布子会让我想起唐木。

  在我那狭小、?#36824;?#20004;坪多一点的房间中,脸色不好的庸木,穿着几天都没洗、充满汗臭的衬衫,一脸想通了什么的表情,开始针对抗争发表辩解似的言论时,他一定会唤我:“布子、布子,我呀!布子你或许不懂,布子!你可不可以听我说?”我就面对着这样子的他,专注地听他说到窗外发?#20303;?#35828;累了他就把我抱起来,笨拙地开始脱我的衣服。?#19968;?#22238;想起那时那种说不出来的悲哀。那种好像不知何去何从的悲哀。

  在我的下意识中,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有一点往前进,实际上也进步了一些。不想再回到和唐木在一起的日子。我强烈的感到,只要能避免这一点就好。我不得不这么做。

  自从他们开始叫我小布以后,我和片濑夫妇的关系不可置信地、很快地变得相当亲密。我叫信太郎“老师?#20445;?#20294;不叫雏子“师母?#20445;?#32780;是叫她雏子。

  我在他们夫妇面前越来越有笑容。对他们唐突的邀约、特有的对?#21834;?#20449;太郎的玩笑,还有雏子慵?#24651;?#24615;感动作,也渐渐地不再大惊小怪。我自己很清楚地知道,我已经慢慢地习惯了他们。

  但是习惯他们和理解他们是不同的。像是雏子和丈夫的学生有肉体关系,而做丈夫的信太郎不但认同,两人还可以开心地相处。这可是超出我能理解的范围。

  但只有一点我可以武断地说,那就是我并不认为那是不道德的事,也不认为那是高攀了子爵千金的男人,以容许妻子外遇为代价而获得生活的富足的保证。我并没有这种不怀好意的想法。不仅如此,正因为我不能理解,反而让我产生了过度的好奇心,不知不觉地开始在心中发芽茁壮。

  那是六月的第一个礼拜六。工作一段落以后,信太郎好像早巳跟我约好一样,对着我说,“今天带你和大家一起去卡布其诺。”

  那是在梅雨季节前,仿佛夏日的阳光一直?#20013;?#30528;,是美丽的傍晚时分。我关上那天记下译文的?#22987;?#26412;。“卡布其诺?”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他一面整理?#37070;?#30340;东西,开心地说:“是我和雏子的朋友经营的意大利餐厅。今天天气好,感觉很舒服。出门玩玩也好。”

  “今晚吗?”

  “你有约会吗?”

  “不,没?#23567;!?br />
  “我找了半田。我跟他说过你的事,不用太紧张。四个人好好享乐一下。”

  这是第一次和片濑夫妇一起到外面吃饭。?#19968;?#24908;张张地看着自己穿的衣服。

  牛仔裤上套了一件黑色短袖、?#31456;?#30340;圆领开襟T恤。设计算是蛮时髦的,但不是那种适合和片濑夫妇一起出入高级餐厅的服?#21834;?#25105;有点后悔,要是穿裙子就好了。

  信太郎对?#19968;?#20171;意这种事好像感到不可?#23478;欏?#20182;说预约的时间是七点,再过三十分出发吧,然后走出书房。?#19968;?#24819;他是去换衣服。不到十?#31181;?#20182;又伴同雏子走出来。三?#31181;?#21518;,我坐在信太郎爱车的后座,闻着前座的雏子擦着甜古龙水的味道。

  意大利店卡布其诺,位于六本木的防卫厅旁。是在一间古老建筑的地下室。人口下去是陡急的楼梯。在徽暗的灯光下摸索着往下走,出现了一?#35033;?#24418;的木制门。

  我以为是隐秘的酒吧,或许是采会员制的高级餐厅,设想到店内的?#25226;?#24456;朴素。漆着雪白的墙壁配上深咖啡色的梁按,小小的四?#21483;?#39184;桌铺着格子布的桌巾。店里放着音量适中的音乐,不妨碍客人谈天。

  雏子好像出席正式的晚宴一样,穿着无袖的晚礼服,戴着没有帽沿的小帽子。信太郎则好像配合着她的装扮,穿着白色的晚宴?#21834;?#25105;暗自想,要是重视格调的餐厅的话,自己的打扮看起来实在是不对劲。但一看好像是家庭餐厅的气氛就松了一口气。

  我们一走进去,面向后方坐着的一位年轻人马上站了起来。雏子雄起笑容,像猫眯一样静静地蹬足走到他身旁。“你来早啦。”

  “怕迟到了你会不高兴。”男人这么说,朝着我上下打量。

  他的轮廓很深,身高和信太郎差不多,‘但是比较有肉。是过了三十岁准会发胖的体型。我脑中浮现出雏子的“大宠物”的字眼。

  “小布,我跟你介绍。半田拔一先生。我班上的花花公子。”

  信太郎这么一说笑,半田就扬声笑说好了,不要糗我了。然后向我打招呼说“请多指教”。我也点?#20998;?#24847;回了句:“您好。”

  半田的老家在札幌,父亲是律师。半田是?#25991;校?#38271;男继承父业。半田一个人住在东京,是父亲买给他的公寓。一面上大学,一面过着优闲富足的生活。或许已经先听过他的事了,所以?#22253;?#30000;是纨挎子弟的印象很强烈。

  我试着想像半田和雏子做爱的样子。感到好像是在大热天进行什么运动一样,汗水直流颇为滑稽。我?#22253;?#30000;的印象是,他不会去复杂地思考问题,而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没什么害人之心的青年。这种第一印象到往后都没变。

  ?#25300;梗?#21322;田。你应该多向小布学,她和我是能谈果陀伟斯特作品的女孩,而?#19968;?#35848;得很投机呢。很厉害吧?”

  “真不敢相信。”半田向着我,眼睛?#35834;么?#22823;地,“我告诉你呀,我呢,参加了片濑老师的讨论?#25105;?#21518;,只有一件事很后悔,是什么知道吗?”

  “不知道。”我摇头。

  “就是后来我才发现,我对片獭老师演讲的内容完全不感兴趣。”

  “这?#19968;鎩!?#20449;太郎开玩笑地捶了他一下。

  雏子也笑了。一面笑,一面走到桌旁。就好像自己的位子已经决定好了一样坐下来。半田则毫不犹豫地往雏子身旁座位一坐。信太郎要我坐在雏子对面,然后往我旁边坐下。一坐定,就感觉被一股和乐的气氛包围。

  一位四十岁后半的男人,面带微笑地走过来。信太郎朝着他看,一面说:“您好。”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

  “今天是两对,真令人羡慕。”男人这么说,面带笑容地打量着我们四人。

  他身材瘦小、面貌端正。在有点稀疏的头发中掺着不少白发,但梳得很整齐。肌肤像是刚从澡堂出来一样闪着光泽。?#36824;?#26159;举动或是表情都像是出身良好的绅士。

  “小布,我来给你介绍。这是这家店的?#20064;?#21103;?#21512;?#29983;。”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我叫?#25954;啊!比?#21518;一鞠躬。

  “这么有礼貌的千金小姐,你不觉得她当我的秘书有点太?#19978;?#20102;?”信太郎说。

  ?#29677;牛?#21103;岛像在演戏一样点头,以很高贵的姿?#33889;?#25105;走来,“这么年轻漂?#24651;拿?#20070;,我也想要。”

  “不行,副岛。不可以抢。”?#37027;?#30456;当好的雏子说。那晚的雏子,比平常更艳丽,也多?#21834;?br />
  “小布今天的伴是小信,对不对?小信??#22253;桑 ?br />
  副岛说:“这样呀。”同时为还站着的我拉开椅子。“请好好品尝美?#24120;?#20139;受一番。我这个老头子不打扰了。”

  雏子的?#25239;?#36861;随着走开的副岛的背影,一面对我说:“副?#21512;?#29983;和我是老朋友了。他在旧轻井泽有栋别墅,我去那儿的话一定玩在一起。是副岛教小信打猎的。我最讨厌看到动物的尸体了,邀我我也不去。”

  ?#25353;?#29454;?”我朝着信太郎反问,“?#20204;?#21527;?”

  “当然。”

  “老师也有枪吗?”

  “我是为了练习,射击过好几次。可不是弄得好玩的。”

  “猎些什么呢?”

  “很多呀。大部分是鸟类,?#32423;?#20063;有野兔。但是就算没猎到什么也?#36824;?#31995;。带着喜爱的猎枪在野地山林里,就光是?#21483;?#20063;很有趣。”

  “你会吃自己猎来的动物吗?”

  “?#32423;!?br />
  ?#30333;?#24049;杀吗?”

  “下次让你见识一下。”

  “小信,说这种谎好吗?”雏子消遣他,“每次都是副岛杀了弄来吃的,小信?#36824;?#22312;旁边帮忙。对不对?”

  “然后呢,雏子呀,吓坏了。唉呀唉呀地叫着到处乱跑。”半田插嘴说,雏子噗哧笑出来。

  我不知道信太郎?#19981;?#25171;猎。脑中浮现了在洋片中常有的、上流社会的人们,带着一?#27627;?#29356;骑着马去打猎的画面,然后试着想信太郎也是其中一人。但是不觉得信太郎和打猎很搭调,倒是带着枪进山、踩着于枯的叶子?#21483;?#30340;样子却很容易想像。

  “对了。今年夏天,我们带小布去轻井泽好不好?”雏子说。

  “好呀。”信太郎赞成说。夫妇俩越过身隔着餐桌,开始聊起他们在轻井泽的别墅。谈着今年什么时候去啦、要是带小布去的话,让她睡在哪间房间好呢这些?#21834;!?#22799;天要待上一个月。”信太郎对着我说。“冬天和春天不常去,秋天常去。尤其是在打?#21592;唤?#31105;以后。”

  “真好。

  “大家一起去吧。”

  半田插进来说:“要带我去哟。”

  “叫你不要来,你也是会来,不是吗?”

  “真是的。”半田苦笑说,“雏子,你说说话吧。老师好像把我当?#20498;?#19968;样。”

  雏子呵呵笑着没理会半田,望着我说:“就这?#28147;?#23450;了。小布,这个夏天一定很棒。?#31528;?#30528;半田在我面前替雏子点火,对着来点?#35828;?#26381;务生叫雏子?#19981;?#21917;的饮料,我感到很不舒服。因为这意味着,一开始就决定了雏子和半田是一对,我和信太郎是一对。

  喝了饭前酒,又喝干了葡萄酒。雏子一一品尝着一盘接一盘端上来的菜看。夜渐渐深了。信太郎不停地说话,是饭桌的中心人物。半田面带笑容地附和着。

  雏子好像是谁的话都没在听一样专注地吃着。有时好像突然想到一样替我夹菜,低声地说:“小布,尝尝这个。?#27604;?#21518;又突然像是?#38405;?#20102;一样,猛喝着酒,依假在半田身边,在他的耳朵边说?#37027;?#35805;,然后一个人饶有趣味地笑出来。

  在饭后甜点端上来的时候,信太郎这么说。信太郎?#19981;?#35762;些不怎么好笑的笑话,弄?#20040;?#23478;哭笑不得。好像那是他的嗜好一样。

  “又来啦。”雏子像是很烦地一样笑着,“小信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半田说:“有什么不好呢?制止了雏子,看着信太郎,“我想也该是时候了。老师要是不讲些笑话,?#19968;?#39047;寂寞的。”

  “好。我开始了。”信太郎抓起随冰淇琳附上的汤匙,像是敲黑板一样轻轻晃着,脸色极为严肃。“有天,中津大学的哲学教授三人,在灰暗的?#38469;?#39302;角落闲聊。其中一人开始这么说:‘根据在可廉宋大学有关学生性行为的调查……’”

  “什么大学?”雏子打断问。

  “可廉宋大学。”

  “可怜?#20572;俊?br />
  “是有这么一所大学。”半田代替信太郎回答,“老师请继续。”

  ?#29677;擰!?#20449;太郎重重地点头,以缓慢的口气重新说,“在可廉宋大学进行了一项性行为调查发现……百?#31181;?#19971;十的学生是在夜间做,百?#31181;?#20108;十九点九的学生是在下午两点到四点的时间做,剩下的百?#31181;?#38646;点一八,是在哲学课的时间做……”

  一阵?#32842;?#20449;太郎以像少年一样津津有味的表情,一一地巡视着我们。

  半田好像是呆掉了一样不知所措。雏子无动于衷,开始吃着冰淇淋。

  “不好笑吗?”信太郎叼着汤匙问着。

  “半田,可不可?#22253;烟枪?#36882;给我?”雏子问。

  “好。”半田应道。

  “我觉得这个笑话还蛮好笑的呢。”信太郎向着我寻求赞同,“是两三年前看的电影中对自。是英国电?#21834;?#20320;们看过吗?那是道格和史丹立贝克演的。道格演那位哲学教授。”

  我不知为什么后来会变成那样。或许是因为喝醉了,或许是在心中重新回昧那个笑话,突然觉得好笑吧。我记得一阵笑意涌上来,才一感觉到就再也忍不住,像是发疯一样笑了出来。

  我一笑便止不住。笑到眼角流泪、笑到肚子痛、难以呼吸。即使这样?#19968;?#26159;继续笑,最后咳了起来。结果得用雏子递给我的纸巾硬?#21069;?#22068;给堵住。

  信太郎不可置信地瞪着我。他刚开嘴说:“这么好笑吗?”

  笑到身子卷起来的我抱着肚子点头。

  他突然把我抱过去,磨擦我的脸颊。“你最好、最捧场。你是第一个听我讲笑话笑成这样的。”脸颊可以感?#21483;?#22826;郎刚刮的胡须刺刺的。信太郎的手摆在我肩上,不由自主的,一阵强力和温暖从我的肩膀扩大到?#30452;邸?br />
  但是?#19968;?#26159;止不住笑。一面继续笑,一面想不?#23567;?#19981;可以这样。雏子在看着,在雏子面前,不可以这样被老师抱着还那么高?#35828;?#31505;。

  雏子将夹着香烟的手举到下巴边。提起腰来越过桌子,仔细地端详我。她的眼睛闪着光辉,唇边浮起温和的笑容。

  “小布,”她喃喃地说,然后向我的脸?#19976;?#20986;指头。“你在流汗,流成这样。”

  雏子用细长的?#31181;父?#25720;我的鼻头。我努力吞下终于开始渐渐?#36739;?#30340;笑意,撇过身离开信太即的手。

  “小布的鼻子好柔软哟。”雏子低声这么说,然后眯起眼微笑。“像猫的鼻子。”

  在?#37070;?#26377;一?#36824;诺?#30340;台灯,里面点着蜡烛。是蜡烛的火焰的?#20498;?#21543;,雏子的脸上有阴?#21834;?#22240;为喝了许多酒,雏子看起来比往常更慵懒、更妖艳。映在我笑得泪蒙蒙的眼中,像是一只不可?#23478;?#30340;小动物。

  我感到雏子触摸鼻尖时指尖的热气,一直到现在那种感觉仍?#21448;?#19981;去。好像只有那儿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就像是小时候,被不认识的美女抚摸头,或被抱起来亲脸颊时的那种特别的感觉,那种拌着害羞和骄?#24651;?#24863;受,甜美的无限喜悦。不知为什么?#19968;?#35273;得那样。

  吃完甜点喝完咖啡后,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上了洗手间回到位子上说:“差不多了,该告辞了。”

  我没有其他事,家里也没有人在等我。只是心中想应该这么做。想要回家。因为我从信太郎和雏子两人那里得到太多的关注和亲密,只想早点回家一个人静静地回味这种满足?#23567;?br />
  “你要回去啦?”信太郎问我,“还早呀。”

  “明天还要到老师那工作,要是喝得太醉了,第二天会很难过。”

  “你不想再多听一点我的笑话吗?”

  我笑了。“今天已经足够了。玩得很开心,许久没这么大笑过了。”

  信太郎缩起外套的袖口看了一下?#30452;恚?#25105;送你回家。”

  “不、不用,不要麻烦。”

  “你怕我酒醉开车呀。”

  “不是、不是这样。真的?#36824;?#31995;,我一个人可以……”

  “你让他送嘛,小布。”雏子说,她好像在观赏有趣的舞台剧一样。“我今晚去半田家。”

  她就这么自然地溜出这句?#21834;?#21435;半田家……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且好像是理所当然,大家都可以理解一样。

  “老师,要是警察取缔你酒醉开车的话,可以再重施?#22987;啤!?#21322;田忍不住说,“你就说旁边的女人是孕妇,快要生了。虽然喝?#35828;?#37202;,但是没办法,不开车到医院不?#23567;?#20320;这么说他们会放过你的。”

  “像小信会做的事。”雏子笑着说,眯起眼看我。“不要担心,小布。让他送你。小信开车?#38469;?#24456;好。”

  “而且没出过事也没有违规过。”信太郎说。“况且今天也没喝多少,还清醒得很。”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怎么会担心信太郎的开车?#38469;?#21602;,为什么会想到跟我说这些呢。

  我心中有某种预?#23567;?#20170;晚,要是让信太郎送回家的话,自己心中难道不会起些连自己都无法预测的变化吗?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不是永远都走不出来了吗?明明心里热切地盼望,但是另一方面却相当地恐惧。

  走出餐厅,坐在信太郎车子的前座。在到中野的路上,我相当多?#21834;?#25105;?#24067;?#19981;得说了些什么,只记得窗外街灯不停?#20102;福?#25226;?#30340;?#25105;们的脸都照得花花的。

  那是凉爽的秋天夜晚。?#21040;的?#30340;风带有?#35782;?#30340;?#31508;?#21561;在肌肤上很舒服。

  我满脑子在想,回家途中,他会不会再邀我去哪?要是他开口我该怎?#31383;歟?#36825;么想着想着有点觉得自己很蠢,信太郎应该不会那样来邀自己。虽然可以确定他是非常?#19981;?#25105;,但是没有性的意昧。举例来说,那就像是说,“我?#19981;?#29483;一样?#20445;?#27809;有别的意?#32908;?br />
  到了公寓前,信太郎刹车说:“停在这里大概无所谓吧?”

  ?#30333;?#20160;么?”

  “车子呀。”

  “什么?”

  他像是活力饱满的少年一样,开心地熄了引擎,拔出钥?#20303;?#36523;?#32440;?#20581;地解开安全带,然后对我说:“我想到小布的家小坐一下,可?#22253;桑俊薄?br />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