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8節

  但是呢,說起那年夏天的美麗,到底要怎么形容好呢?我答應過父母在八月祭祖國時回到仙臺,我記得沒有食言。因此我在輕井澤片瀨夫婦的別墅應該只待了兩個禮拜。但是那兩個禮拜以對我來說像是兩年、二十年,甚至可以說是永遠。

  每天我都彌浴在不可置信的美麗陽光下,偶爾下起小寸,有時早晨出現濃霧。但沒多久就晴空如碧。蒼郁的樹木長滿了濃密的葉子,被風吹得搖曳生姿,也將四周都染了綠。

  在一樓L字型的陽臺上,躺在藤椅上閉起眼,萬物之聲都像是竊竊私語。小河流的溪小聲、在花朵間穿梭的蜜蜂們拍翅的聲音、樹葉的抄沙聲、野鳥的啼聲,還有四處像是在相互呼應著的鳥鳴聲。

  一八夜,庭院中蟲鳴一齊作響。因陽臺的亮光而飛過來的黃金蟲,要是不趕它,就在欄桿上繞著飛。在涼爽的夜晚,別墅的墻壁貼了好幾只蟲兒在取暖,大部分野草的名字都是老媽告訴我的。老媽不知道的話信太郎知道,信太郎要是忘記了的話,雛子會記得。光是細數著這些草的名字,它們各自仿佛就在我的眼前一樣,楚楚動人地豎立著、開著鮮艷的花朵。

  種植著玉蜀黍的農田里,長著黃色的含羞草。在樹林深處陰暗的地方有鮮艷的橘色花朵。在背后透明的美麗的藍色花樣的蝴蝶不知為什么,不時地在后面追著我不放。回到別墅告訴信太郎,他當著雛子的面把鼻子靠到我的耳際聞著說:“喂,好香。蝴蝶一定是被你這個香味所吸引來的。”

  “是什么?”雛子問著也到我身邊來,然后,我就這么兩個耳朵邊都被鼻息吹得癢癢的忍不住笑出來。

  雖然在別墅的日子大家常常豪飲,啤酒一瓶接一瓶地喝,也把葡萄酒瓶喝得一滴不剩,可以說連著好幾天酒都沒全醒。但是早上卻起得很早,最晚也是八點就起床了,然后大家一起到陽臺吃老媽做的早餐。

  餐桌上一定有雛子親手做的藍莓蔥醬,是野生的藍莓。雛子在樹林的深處發現它們長得滿滿的一片,是我們兩人去一起摘的。摘下來的藍莓把小小的藤藍子裝得滿滿。有時在半路上兩人就開始抓著吃,那種酸味真令人難忘。

  甜甜的果醬抹在面包上真是好吃,有時也和乳酷攪在一起吃。晚餐吃香蕉冰淇琳或水果這些甜點時也會加上果醬咆。要是吃完了,雛子會興致高昂地再去摘。份量做得很多,我記得實在是吃不完,最后雛子用來烤藍莓派硬是逼著大家塞進肚子里。

  吃完早餐,我和信太郎馬上著手翻譯的工作。別墅沒有特別為信太郎準備專用的書房,所以信太郎把桌子搬進二樓的臥房,將那兒權充工作間。

  他好幾次打著哈欠說外面天氣這么好,關在房里工作可以說是對大自然的冒瀆。通常工作到一半,老媽會端咖啡進來,還附上她自己親手做的餅干。

  老媽一走出房間,信太朗一定會說“小布,休息一下吧。”在那間臥室中有一個小小的陽臺,我們端著著咖啡和餅干步出陽臺。因為只有一張躺椅,我們會猜拳看誰坐。但誰贏都一樣,到后來都是一起分著坐下來。

  我們喝著咖啡吸著煙,就近眺望著淺間山的英姿。因為擠在一張小小的椅子上,我和信太郎的肌膚很自然地碰在一起,但是信太郎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我忍不住全身繃緊,聽著信太郎的閑聊。一會兒附和、一會兒笑、一會兒頭頭,然后一面抽著煙。心里光是想著不知什么時候他的手會繞到我的背后、不知什么時候他會捧起我的下巴親吻我、想到頭都昏昏地弄不清楚了。

  依工作進行的程度快慢,有時下午也繼續翻譯。但是大多是上午就完成了一天的工作量。

  午餐是雛子負責。雛子每天都花不少工夫做各式各樣的菜看。當然其中包括了她的拿手菜,紅燒肉。大部分都不算是正式的午餐,大多是下酒的小菜,因此我們也就理所當然地開始喝起啤酒呀、葡萄酒來。

  現在不管怎么回想,都記不起來那時候怎么可能說了那么多話,又笑成那個樣子。連說有一只蟲飛進陽臺了也會笑。要是誰說“啊!感覺真好。”就會有人不斷重復這句話。要是啤酒倒滿了溢出來也會笑個不停。

  在陽臺外要是沒風的時候相當熱,喝下去的酒精馬上變成汗。但是空氣很干,飄著像果實那樣甜甜的味道。在陽臺上坐下來,有時可以看到松鼠爬著樹干。越過林梢可以窺視天空,像是絲毫不會根色一樣地染著一片青藍,就像是天國一樣。

  雛子每隔三、四天,就會到在舊輕井澤的副島先生的別墅去。偶爾信太郎也會跟著一起去,卻是一個人回來。雛子要是到副島那兒去,不到過了晚餐時間不會回來。別墅只有一部信太郎的車,所以接送她的任務落到半田身上。

  做丈夫的信太郎高高興興地送雛子到夏天的愛人身旁,而被別人霸占愛人的半田也開心地開車接雛子回家。至于雛子呢,晚上一回到家,就像是剛遠足回來的少女一樣,喜孜孜地向信太郎報告和副島共進的晚餐啦,還有談天的內容。

  他們的行事作風毫無疑問地是相當偏離常軌。信太郎是不用說了,連半田和副島都是以雛子為中心在活動。彼此之間認同這種分享,甚至有時還會相互退讓。在他們四周乎順地進行著普通人想也想不到的事,而且其中沒有一個人把這事想得很嚴重。完全感覺不出將他們串起來的線有打結的時候。

  一碰到雛子的男人,就好像已經被決定好順序一樣,很老實地體認自己的立場,并且開心地接受這樣的安排。

  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那一陣子我的神經可以說完全麻痹掉了。一到下午,看著用完午餐的雛子坐著半田開的車到舊輕井澤副島的別墅去的時候,還有看她回來對著信太郎開心地說著副島兩人笑成一團的樣子,我都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

  盡管如此,我還是有一、兩次不懷好意地觀察信太郎,看他到底有沒有心生醋意。

  有時我又會想,搞不好這對夫婦的關系已經從根本腐壞爛了。所以雛子在外面跟誰交往,信太郎才會毫不在意。這么一想覺得很合理,也就沒有什么好不可思議的了。

  但是不管怎么觀察,片瀨夫婦感情是異常地好。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信太郎的內心為嫉妒所苦,或兩人的關系已鬧僵。要是直接說我眼睛看到的,那就是一對很登對的夫婦。信太郎那雙手不斷觸摸雛子的肩膀、背部、腰部,還有安心地依偎在信太郎身邊的雛子撒嬌的摸樣,在我眼里看到的全是這些。

  我們幾乎每晚都毫不厭倦地在陽臺喝著酒、聽音樂、看書。信太郎和半田會輪流彈吉他、哼著歌。那大多是胡亂表演,說彈奏還不如說是雜音。但就這么鬧著鬧著……到夜深。

  因為喝多了酒而醉倒地雛子,一定會像軟骨動物一樣彎著腰躺在地板上把頭枕在信太郎膝上。因為是大刺刺的姿勢,洋裝的肩帶滑下來,露出了曬得黝黑的肌膚。有時甚至可以看到沒戴胸罩的乳這是房。

  這么一來,信太郎會當著我和半田的面,把雛子像是小嬰兒一樣輕輕舉起來抱在膝上。雛子把兩腿大大張開,轉過來面對著他。雛子的裙子蓋住信太郎的膝蓋。信太郎則親吻她的頸部。雛子吃吃地笑,手圍著信太郎的頸子。信太郎也笑出來。兩個人就這么一直額頭靠著額頭忍俊不住。

  那時兩人看起來就像是穿著衣服輕易地為一體的神仙。

  他們兩人是男女的原型。以我看來,雛子是夏娃,信太郎是亞當。即使夏娃和一百個男人睡過,亞當和上百位女子上床,兩人是世界上唯一的結合。誰都無法摧毀他們之間的關系。我當時是這么想。

  那個夏天,我做了一件連自己都難以相信的事。我每個晚上把耳朵貼在墻上,屏息聆聽喝醉了進臥房的夫妻,在那里面做些什么。

  我的房間緊鄰著夫婦的臥室,而墻壁又很薄。只要壓著耳朵,就可以聽見像是風聲一樣流動的聲音。在那聲音中,他們夫婦的舉動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在那臥房中有小小的定律。那就是只要雛子與副島約會后回來的那個晚上,夫婦間一定交歡。床會些微喀喀作響,連帶著地板會有點震動,也可以清楚聽到雛子的嬌喘聲。

  雛子沒和副島見面的日子則什么都沒發生。兩人只是一直窩在被子里面,像是在談些什么,像小孩一樣捂著嘴笑,然后才安靜睡著。

  不管怎么說,最不可思議的是,我沒有感覺污穢。雖然雛子的呻吟聲和信太郎深深的嘆息聲傳進我的耳里,還有聽著他們窩在床上一直吃吃笑、磨擦著床單的聲音,我都只覺得平靜,一點都沒有性幻想,或者因罪惡感引發的異樣感覺。

  他們真的是感情好、幸福的一對。而我在確定隔壁房間的狀況后才能安心地人睡。半田的睡房不在二樓而在一樓是正確的。如果他的房間在二樓,意識到臥房里夫婦的動靜,他會失去鎮靜。結果只有想像著雛開始自慰吧。那樣的情景光是想像都很興奮,那就是所謂的猥褻吧。

  我認為雛子白天和誰交往,和誰交換著意昧深長的視線都無所謂。片瀨夫婦的生活方式,不管是多超出常軌都沒關系。只要一到晚上,雛子一定回到信太郎的身旁。只要幸福地關在兩人的世界中就好。

  實在很奇怪,我在那個夏天那樣盲目地暗戀上信太郎,但是卻沒有想過一個人霸占他。我喜歡看著信太郎和雛子成雙成對。我喜歡感覺在信太郎的身后有雛子的影子,沒有產生過嫉妒雛子,或因信太郎看雛子的眼神而吃醋那種情感。我漸漸喜歡上雛子那種奔放的生活方式,更為若無其事接受雛子的信太郎謎樣的魅力而著迷——

  轉載請保留!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