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09節

  講到這兒,我必須喚起記憶來確定一件事。就是第一次拿起那支獵槍的那一刻。它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在輕井澤的夫婦的別墅中,沒有專為收藏槍支的保險柜。據我所知,槍支是放在像是大提琴的黑箱子里面。而那箱子是存放在一樓的收藏間最里面,在一只生銹了、上了鎖的鐵制柜子里。

  一九七O年的夏天,副島只造訪了片瀨夫婦家別墅一次。在陽臺上一起享用晚餐。信太郎和副島一點都沒有因為共享雛子而別扭或是猜忌。兩人交情好得不得了,談起話來特別投機。

  飯后副島和信太郎聊起打獵的話題。副島是已有二十年經驗的打獵老手,也是他教信太郎打獵的樂趣。副島說到秋天再一起去打,但是在那之前有必要到射擊場訓練好幾次才行。這么聊著聊著,話題自然就到了獵槍上。

  這時,雛子和半田在廚房幫老媽準備甜點,我則忙著擦陽臺上的桌子。信太郎從椅子上站起來往客廳走,在櫥柜的抽屜里找半天。“小布,”他叫我,“我給你看樣好東西。”

  “是什么?”

  “獵槍。你跟我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的地方。”

  這時,信太郎的手伸進去的地方是櫥柜最右邊的抽屜。我記得很清楚,在那兒有開罐器、開瓶器、橡皮筋這些雜物。他往抽屜最深處窺巡,一面說“有了、有了”,一面拿出一只小小的鑰匙。上面有銀色的紅蝴蝶結。

  那是收藏著獵槍柜子的鑰匙。在這里有必要特別一提的是信太郎的粗心,把這么重要的東西隨便丟在抽屜里。不只是他,片瀨夫婦基本上根本沒有好好整理、保管生活上細節的能力。信太郎的手表呀、打火機呀、駕照,雛子的皮包、喜愛的口紅、銀行的存折……找不到這些東西是家常便飯,夫婦倆會一面抱怨一面在家里搜來搜去。就是那么粗心大意,所以信太郎沒有忘記柜子的鑰匙在那里,可以說很新鮮的事了。

  信太郎帶著我往儲藏間走。打開天花板的燈泡,儲藏室在老媽睡的和室的旁邊,沒有窗戶。所以一進去就可以聞到霉味。

  房間里都是些舊的高爾夫用具啦、不用的椅子啦,還有不知是裝了什么的紙箱子積滿了灰塵。在堆得高高的紙箱和墻壁間有一個被壓在中間、像是廢物一樣的細長柜子。那就像是在公司常看得到給職員用的那種鐵柜子。大概是很久以前買的,也或許是沒有保養的關系,還是在哪兒撿回來的,柜子臟得不得了,到處都生銹。

  信太郎轉向我說:“用這個來保管東西最好了。萬一有小偷闖進來也不會注意這個破柜子。”鐵柜的鑰匙孔已經壞了,而上了一把像騙小孩子一樣的鎖。信太朗一把鑰匙插進去,也沒怎么出聲就簡單地打開了。

  先進人眼簾的是雙破舊的黑橡膠靴,在鞋尖的部分有泥土.怎么看都像是已作廢了。

  “怎么樣,就算把這打開也只是會看到這些東西而已。但是呀,不是這回事。”信太郎很得意地這么說,然后伸手到長靴的里面,把一個黑色的、感覺很重的長型箱子拿出來。

  “你看。”他把箱子放在地板上,彎腰把箱子的蓋子打開讓我看里面的東西。是散彈槍。我想他是這么告訴我的。

  信太郎朝著我微笑,“小布,你是第一次看到真槍吧。”

  “是呀!是第一次。讓我摸一下好不好?”

  “當然好,你可以叫副島教你怎么舉。我也是剛學,副島可是相當有經驗。”

  我摸了摸獵槍,和箱子一樣,槍還很新。在槍把上刻有植物的圖樣,一碰,指尖就感到鋼鐵的冰冷。

  我喃喃應了一聲,并沒有特別的感想,就像對給對高爾夫沒有興趣的人看高爾夫一樣,沒有什么意義。那時的我對信太郎熱心不厭其煩的講解似懂非懂,只是點頭作為回答。

  信太郎把堆在柜子里的小箱子拿出來給我看。那是收集散彈的小箱子。

  “把這個,這樣,就是上了子彈了。”他在我面前把子彈裝滿說:“很簡單”

  回到陽臺,信太郎拿槍給副島看,口中一直說著什么有趣的事,然后再把我叫過去。

  “小布,過來一下。教你舉槍。”

  副島和他一起向我招手,我到他們倆身旁,往下看著獵槍。裝了子彈嗎?”

  副島笑嘻嘻地把槍遞給我。“沒有啦。沒關系,不管你怎么扣扳機,也不會把誰給殺了。把這個這樣的握著,不對,把背再伸直點。往上提起來,對、對,就是這樣。扣一次板機以后,用左手把這個……”

  背后響起了雛子的聲音。“有一點變冷了,到里面吃甜點吧。”

  “好。”信太郎回答說。但是他饒有趣昧地望著我。我照副島說的把檢舉到肩上,對著庭園的某一點試著瞄準。

  槍比我想像的要重得多。我試著扣扳機,即使知道沒上子彈,但還是覺得不舒服,手指有點軟。

  “扣扣看。”副島說。

  “扣的時候,不可以因為害怕把眼睛閉起來。”信太郎說。

  “好像是實際操作的講座一樣。”副島笑著說。

  我扣了扳機,那時一陣異樣的感覺向我襲擊。一瞬間“轟”地一聲,自己的身體也好像一起往后倒一樣,從胸前到背部都感受到一陣撞擊。腰好像散了,就這么往地板溜下去一樣。

  在一年半之后的冬天,我真的扣了板機。但是不可思議的是,那時我幾乎沒有感到任何肉體上的撞擊,是怎么樣往后倒、胸部和肩膀是怎么痛、頭是怎么麻痹……腦中一片空白。那一瞬間的感覺已經遠離。不管我怎么回想都不復記憶。

  我記憶中鮮明的,反而是一九七O年的美麗夏日。那個只是好玩,舉著槍扣下板機后感到撞擊的幻覺。實際上即使扣了扳機,也不過是指尖傳來“喀嚓”的金屬聲而已。但是我卻感到獵槍中子彈真的炸開來,將黑暗的夜晚燒成焦紅,而身體因反作用力往地面倒。我清楚記得這種令人不舒服的幻覺。

  當然。實際上什么也沒發生。我只是在信太郎和副島的注視下彎著腰舉著槍而已。

  “不錯,很有天分。”信太郎說。

  “我同意。”副島說,“怎么樣,會想開槍看看對不對?”

  我隱藏著顫抖的雙手笑著把槍放回箱子里。

  后來在法庭上,這件事受到重視。但是在事件發生以前,我真的只有那么一次碰過那把槍。

  裝子彈的方法、架槍,還有開槍的方法都是在那時才學會的。

  從那天以后到事件發生那一天為止,我都沒有再碰過槍。連看都沒再看過。要是沒有人問我片瀨家的獵槍保管在哪里的話,我都會想不起來,在輕井澤的別墅里向北的儲藏室中有一只生銹的柜子,而柜子的鑰匙在櫥柜最右邊的獨屜里。

  要是信太郎是謹慎的人,很注意保管槍支的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我好多次這么想。要是信太即是那種把柜子的鑰匙串在鑰匙圈上隨身帶著,或是那種不伯一萬只怕萬一,不把槍支放在別墅,而是放在東京任處保管的神經質的人的話,我不會成為殺人犯。

  最壞的事發生后,人都會開始各種的假設,會想要是那時那樣的話、這樣的話就好了。然后開始詛咒命運。

  事實上我也是一樣。要是信太郎是很小心的人的話,或是雛子是很謹慎的人的話;要是那間別墅不在那樣靜僻的地方的話;要是雛子的誹聞傳到鄰居那兒,讓她不能再到別墅去的話。

  不光只是這些。要是我沒有遇到片瀨夫婦的話……說更是遠一點,要是我沒接受板田春美的介紹的話……

  然后這么往下一想,我進大學、和唐木相識,開始居,這些都是不對的。想到后來,連我這個人生到這世上來都是不對的。到這樣詛咒命運的地步是沒完沒了的,到后來一定會發瘋。

  但是現在我是這么想。我和片瀨信太郎、雛子相識,才得以在人生中極為短暫的時刻完全忘記孤獨。可以光是看著他們兩人過日子,而且對這樣的生活方式毫無任何疑問。自己只不過是為了這個相遇而生的,其他的一切從開始就毫無意義。一定是這樣——

  轉載請保留!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