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0节

  八月十号的中午半田绂一按照早就决定好的计划回到东京去。因为他得坐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回札幌。

  我和片濑夫妇到轻井泽车站为他送?#23567;?#27809;有进月台,只是在人口相互挥手道别。雏子穿着淡?#28193;?#30340;棉质连身裙,露出美丽臀部的弧线。一踞起脚尖大大挥手,就引来四周来来往往的?#34892;?#22909;色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女人们则投以带点不以为然的视线。

  然后我们三人在旧轻井泽的商店街散步。一间一间地逛着热闹的小店。在半?#39134;?#20080;了冰棋琳,一面走一面舔着。然后进了一家?#25381;?#26641;荫下的咖啡店喝咖啡,感觉很凉爽。

  片濑夫妇不管走到哪里都吸引人群的目光。雏子光着脚连指?#23376;投?#25237;涂地穿着凉鞋,而信太郎则穿着小学生常穿的卡其色的短裤配上球鞋、露出腿毛,但即使是这样,两人只要光站在那里,周围的感觉就变了。他们两人不只高贵、无邪,还很色情。

  我们在街上溜达,信太郎搂着雏子的腰,雏子勾着我的手。有时信太郎?#19981;?#36807;来搂我的腰。我们并肩而行,大声地说笑。有一次信太郎还在马路的正中央停住,顽皮地把我和雏子圈起来紧紧抱住。

  那个时候,香汗淋漓的雏子,肌肤飘着甜美的花香。我感到几近晕眩般的幸福。

  我记得是雏子开口说好久没在外面吃饭了,在晚上到哪儿用餐吧。

  那一天?#19979;?#19981;在古宿的别墅。二阶堂忠志家来了大批的客人,要待个两三天,人手不够,所以临时被叫去帮忙。在?#33151;送?#30041;的期间,?#19979;?#24517;须在二阶堂那儿的别墅。

  ?#19979;?#19968;不在,家事和做饭这些事就落到我们三?#36865;飞稀?#21322;田也回去了,光是准备三人份的食物很麻?#24120;?#25152;以提议干脆在外面吃是很自然的事。

  和他们在一起一直都是决定了就马上去做。一分多钟后,就决定在万乎饭店的餐厅找副岛四人一起共进晚餐。信太郎马上去打电话通知副岛。

  那个晚上我穿的?#36335;?#30456;当滑稽。虽然出发前信太郎说,那家饭店说是饭店但是比较像是度假旅馆,所以穿T恤和牛仔裤也不为奇。但是雏子的意见却正好相反,她想把我好好打扮一下。

  一回到别墅,她就把我叫到卧房,打开衣柜,把洋装一件一件拿出来往我身上比,一面开心地说好看、好看。

  尽管我说老师也说穿平常穿的?#36335;?#23601;行了,但是没用。雏子在挑出的洋装中选了三件大胆花样图案的洋装说:?#25353;?#36825;件,绝对适合小?#32908;?#31359;穿看。

  适合?没搞错吗?那件洋装的大小虽然不是什?#27425;?#39064;,但是让我感到要是穿上它,会觉得全身好像是赤裸裸的。

  那是件把身体线条一展无遗的洋装。那是我绝无仅有的一次把自己的乳这是房、臀部和腰的曲线,毫无遮掩地摊在别人眼光前。洋装是黑底带橘色和黄色的小花,本来的配色就很花。裙子短到只要一不注意大腿就会完全露出来。我想如果穿泳装进?#26053;?#37117;还没那么惹眼。

  但是信太郎和雏子两人嚷着好看。我想都不敢想在信太郎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子。我那时才二十岁,加上平常过着营养失调的穷学生的生活,所以身上没有什么赘肉。要是有什么值得赞美的地方,我?#28147;?#21482;有这一点。我的身体的曲线越是暴露,越是看起来像是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孩,一定是感觉起来很不自?#24359;?#30828;梆梆的。

  副岛在万平饭店的大厅迎接我们,他穿着白色麻质西装,看起来有点高不可攀。雏于穿着很有气质的米色丝质无袖洋装,信太郎则是穿着纯白的衬衫还有紧身的牛仔裤。在饭店大厅?#34892;?#22810;前来用餐的旅?#20572;?#29255;濑夫妻和副岛不停地向熟识的人打招呼。

  片濑夫妇真是登对。每次?#19968;?#24819;起那年春天,第一次与他们相逢的情景就会胸口一紧。不管跟谁打招呼,信太郎的手一定搂着雏子的背或腰。雏子则是挺直着?#24120;?#19968;点都没有卑屈的样子堂堂站着,也不会特别奉承地与别人?#24863;Α?#22312;一旁的信太郎笑容?#21830;?#22320;说些应酬话。不知谁往我这看,带点惊讶的表情。信太郎马上介绍说:“我的?#26053;?#20070;。老婆都公认的。”然后顽皮地向对方挤眼睛。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到一间天花板相当高、也很宽广的地方,感觉很坚固的用餐场所。在充满淡黄色光线的室内座无虚席。向着庭园的窗敞开着,从那儿?#21040;?#26469;的夜风不时把桌上的蜡烛吹得摇摇?#20301;巍?#39184;厅内笑语喧哗,声音不会太?#24120;?#20063;不会太静。虽然安静地可以听到服务生们?#36335;?#30952;?#24651;?#22768;音,但另一方面不绝于耳的谈话声也温暖了室内的气氛。

  副岛赞美我的衣装说,女人只要一打扮就漂?#24651;?#20687;变了一个人似的。雏子一说小布本?#28147;?#24456;漂亮,副岛马上慌张地加一句,对、对,然后很礼貌地看着我胸前,但眼神中不带一点色意。信太郎了酒,雏子看着?#35828;?#28857;了一大?#36873;?#33756;一端上来,她就说小?#23478;?#21507;胖一点才好,把菜看一盘一盘端过来,然后夹?#35828;?#25105;盘里。

  副岛和信太即聊着几年前捕获的兔子,还有副岛养的猎犬的事,聊得津津有昧。我和副岛并排坐,对面是片濑夫妻。我意识到信太即的目光不时往我这看,一瞬间在我的颈项到胸部鼓起的地方逗留。虽然我不觉得带有特别的意昧,但被这么瞧着让我失去平静。好几次想向雏子借披肩把露出来的肩膀和胸部遮起来。

  那天晚上,雏子应该看起来比?#19968;?#20687;个淑女。雏子就像是训练有素似的,伸直着背坐着。向信太郎或副岛借打火机点烟随时候也很优雅地倾身,秀气地吸着烟,也不加入谈话,只是一直喜孜孜地凝视着我、副岛和信太郎。像?#20004;?#22312;幸福的回忆里一样,满足地将眼光投向远方。

  在甜点送上来之前,我站起来准备到化妆室时,雏子说我也要去,就一起上洗手间。里面没有其他人,雏子在镜子前补妆,高?#35828;?#35828;,大家都在盯着小布呢。

  ?#25353;?#23478;?”

  “餐厅里的客人呀。今晚的小布实在很性?#23567;!?br />
  “真的吗?”我笑着说,“才不是看我呢,是看雏子小姐。”

  雏子没有答话,把粉盒拿出来,突然将沾着白粉的泡绢往我鼻子上擦。

  “你看,出了这么多油,不上点粉不?#23567;!?br />
  我小声说谢谢,雏予轻轻微笑,咔地一声盖上粉饼?#23567;?br />
  “对了,小?#32908;!?br />
  “什么?”

  “今天晚上,我想直接到副岛那儿去,可?#22253;桑俊?br />
  我有点搞不懂,所以故意张大了眼说:“为什么这?#36136;?#35201;问我呢,雏子自己决定就好了嘛。”

  “想今晚在他那儿过夜。”

  “什么?”

  “想明天中午以前再回家,没关系吧?

  我记得当时我想回问说,这是什么意思呢?但是喉咙好像塞住了。那晚别墅里?#19979;琛?#21322;田都不在,要是雏子到副岛那过夜的话,就只剩下我和信太郎两人在别墅共处。

  “我已经和小信说好了,剩下就看小布同不同意了。”

  雏子别有深意地眯起眼笑着说。

  我一不答腔,雏子就顽皮地小小声说:“害伯吗?和信太郎两人?#26469;?#20250;害怕吗?”

  “讨厌啦,雏子老是这样。”我避开她的目光说,“你在说什么呀,我才一点都不怕呢。就算有小?#21040;?#26469;,有闹鬼,我也不怕,反正有老师挡着不是吗?”

  我知道雏子指的并不是这个,但是我装做听不懂。因为我认为那是对雏子最低限度的尊重。即使今晚和信太郎?#26469;Γ?#22312;我们两人之间不会发生什么,那是不可能的。虽然自己毫无疑问地爱上了信太郎,但是我觉得他对我所抱持的感情不过是亲情。我很满足于这么被信太郎和雏子包围着,受到他们的疼爱,并?#24140;?#31048;求更多的东西……要是这些话能在那个场所恳切地向雏子剖白的话就好了,不知会轻松多少。但是我说不出口。而且在那个时候,我也不确定雏子内心到底对我的想法是什么。实我私底下怀疑雏子曾经对我和信太郎之间的事吃过?#20303;?br />
  雏子“呵、呵”地颇有含意地笑,“那,我就到副岛那儿住罗。”

  “请便。”我说。雏子突然轻轻地抱了我一下,两手围着我的颈子,在我耳边说“小?#30002;?#22909;了?#20445;?#28982;后很潇洒地转身,快步地走出化妆室。

  那时她在我头颈留下的香味,一直到深夜还没散去。我没有?#20351;?#38607;子当时是用哪一个牌子的香水,但是我到现在还很清楚地记得那个味道。闻到同样的香味时可?#26376;?#19978;?#30452;?#20986;来。那是像成熟的花蜜乘着夜风传来的味道,浓郁地到处留否。

  那天晚上。坐信太郎开的车回到古宿的别墅。两人在阳台开始喝啤酒时?#19968;?#26377;错觉,感到雏子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那是因为在颈子上有雏子的香味,不停地刺激着鼻子的缘故。

  那是个恬静的夜晚。庭园中聚集了一大群飞蛾和昆虫,出着声音四周飞舞。陷入黑暗的树荫里不停传来虫鸣。仲夏夜带着冷意的风不时吹着树枝?#25104;?#20316;响。但我不觉得那是声响,反而有增加夜晚宁静的效果。

  信太郎就像平常一样,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喝着啤酒眺望着庭园。他抽着烟,说着一些无聊的笑话,把我弄得笑声不断。

  “有这么一个笑话。”他伸懒腰向着我说,“你听好了。不过要是不好笑,我可不负责。”

  “这个嘛,”我笑着说,“要是不好笑的话,我可不笑。”

  “好,没关系“我要说了哟。有一个男人昏睡了两天终于醒过来,医师站在医院的病床边说:‘有坏消息。’男人很?#24535;?#22320;问说:‘是什么?’医生回答他说:‘我弄错了,把你没问题的那一只脚给切掉了。但是我也有好消息,就是有问题的那只脚正在回复当?#23567;!?br />
  那时我正好喝了一日啤酒,嘴巴鼓得很大,禁不住就把它全喷了出来。喷得四周都?#21069;?#33394;的啤?#23110;?#27819;,看着那些泡沫又觉得好笑。

  信太郎说:“很好。开始就得高分。好,下一个笑话。一位妇产科医生在诊断一位年轻女性后说,‘庞德太太,有一个好消息……’年轻女性纠正他说:‘不好意思,我是庞德小姐。’医生马上改口说:‘那么,我有一个坏消息……’”

  我在藤椅上往后倒大声地笑。向雏子借的洋装的膝盖部分被啤?#23110;?#33039;了。我一面用毛巾擦着,一面还是笑个不停。信太郎也是忍不住发笑,然后又讲下一个笑话。“有个地方有一位教授是中冒失鬼,听好了,这很重要,是一位冒冒失失的教授。”

  “像老师一样。”

  “对、对,那位教授有一晚正要洗澡,突?#24140;?#21040;忘?#36865;巖路?#20294;是这倒没什么关系,因为他连在澡盆里放水也忘了我笑翻了碰到桌子。”信太郎的笑声也变大,笑到肩膀晃动,因为努力想要克?#21697;?#32780;弄到开?#21363;?#38548;。

  “在某个地方,有一个从耳朵长出青蛙的男人。”他一面笑一面打嗝,喉咙都哽到了。

  “什么?”

  “耳朵长出青蛙。”

  “那种普通的青蛙?”

  “对,就是那个。反正呢,这个耳朵长青蛙的男人让一位警察起了可疑之心而接近他。”

  “不好意思,你的耳朵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呀?”这么一问,不是男人而是青蛙回答了:“我不知道,一开始只是个疹子而?#36873;!?br />
  我们两?#36865;?#26102;开始发作大笑。信太郎讲的都是没有意义、很无聊的笑话,让我产生那样的反应的,恐怕还是酒精的作用。我在饭店时喝了葡萄酒,又在阳台上?#35033;?#20102;一大瓶啤酒。我本?#28147;?#37327;还好,和片濑夫妇处久了,也比较有机会训练酒量,已经被锻炼得还不错了,但是喝那么多酒还是第一次。

  我们像是尖叫一样地笑着,闹在一起,互相打对方的膝盖和手腕。然后开始擦拭眼泪,忍着狂笑带来的肚子痛。

  等到我意识过来时,发现自己倒在阳台的地板上,头枕在信太郎的膝盖上笑着。一发作很难停,即使知道自己的姿势相当大胆也无法止住笑意。

  “小?#32908;!?#20449;太郎笑得硬着喉咙说:“你一发笑就停不住。”

  我感到他的手在背部?#21619;?#26159;想要我镇静下来的那?#25351;?#25720;。但是我感到手的动作开始大胆起来。

  洋装的背后的领口开得相当大。一意识到他抚摸的不是洋装而是自己的肌肤时,我的笑容突?#24140;袷前?#19979;停止按钮一样静了下来。

  头这么枕在信太?#19978;?#19978;,我轻轻地深呼吸,不敢动身体。满耳听到都是的庭园中的虫鸣,觉得相当刺耳。

  “小?#32908;!?#20182;这么唤我。我将头抬起,信太即的脸庞不过一尺。

  “过来。”他小声说,并把我身体拖起来往上举,把我像包着的婴儿一样放在膝盖上。

  信太郎的嘴唇马上朝我的胸部而来。他已经没有在笑了,但对将要做的事也没有显得特别严肃。一切开始得很自?#24359;?#22909;像在那儿的不是我而是雏子的话,他?#19981;?#20570;一样的事。

  “好痒。”我喃喃地说,轻轻地撇过身,想试着笑。但别提笑了,连微笑都做不到。我全身紧张得像石头一样绷紧,心脏猛烈地跳动。但是在信太郎把我嘴?#35762;?#24320;,将温暖潮湿的舌?#39134;?#36827;我嘴里的瞬间,我的身体像被上?#22235;?#21650;一样变得极为柔软起来。

  一切起眼睛,别墅的庭院就完全浮现眼前。和真的庭园一样,点着诱虫灯,但是灯却是?#20102;?#30528;橘色的光,然后渐渐变成看不出是什么形状的发光体。那光芒渐渐变暗,在我的眼皮里变成一点一点的暗橘色的粒子。

  耳边可以听到自己的喘息,也感到有另一个自己正在黑暗中窥视着自己。

  “到二楼去吧。”信太郎喘气说。

  我的肩就这么被他抱着进了室内,上了楼梯。我马上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知道也没有反对。那是他们夫妇的卧房。我的心中某处期望着和信太郎做那样的事。房间的窗户开着,夜风把蕾丝的窗帘吹得晃动。床单上有雏子的香味,我一方面胡乱地抵抗,一方面接受了信太郎,然后呻吟起来,到后来自己再也忍不住激烈地啜泣着——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