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1节

  我想不论谁都经验过极端疲倦、昏沉?#24651;?#27515;睡。第二天早晨睁开跟的时候,我一瞬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而感到一丝快意。

  窗户敞开着,隔着蕾丝的窗帘,可以看到有一只大蜜蜂贴在纱窗上发出声响。微风轻吹,外面的树?#28193;?#25220;地响。屋内飘着夏天甜美的香味。

  在那之前,我不知在别墅里经历过多少同样的早晨、同样的味道和同样的风景,但是场所不一样。我身处的不是我该在的客房,而是片濑夫妇的卧室。在我看都没看过的大床上,身上赤裸着只裹着床单。我的脸半边压在若大的羽毛枕头上,低着头躺着。

  前一晚的记忆猛然苏醒,一直扩大到每个细胞。我猛起身,柔软的床起了一阵小波浪。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头痛,很明显的是酒醉的结果。

  首先映人眼帘的是放在床边的圆形大闹钟,十一点十五分。

  我伸手进毯子的里面,找到内衣裤慌忙穿上,又再寻找昨晚穿的花洋装。洋装已被挂在衣架上,吊在墙上的勾于上垂下来。看不到信太郎的踪影。他昨晚穿在身上的衣物一件都看不到。只看到他睡过凹下去的枕?#25151;?#22312;床头。

  我看到几根头发和体毛散落在枕头上,还有起皱的床单上。我把看到的都捡起来丢进垃圾箱里,然后很快地整理床铺。将枕头恢复原?#24202;?#25490;摆好。尽量很小心地罩上床罩。把门打开,我就这?#22402;?#30528;身子到走廊,很快地飞奔进自己的房间。在楼梯下,我想是阳台吧,传来细微的人声。我确定那是信太郎和雏子的说话声没错以后,就感到整个人醒了过来。

  雏子到副岛那儿过夜,如约在?#24418;?#21069;回来。到别人家过了一晚,当然需要换衣服。她进到卧室来,然后看到在自己床上居然有一位和自己丈夫偷情而熟睡的瘦小女孩。然后呢?雏子做了什么?把脱下来的洋装,那个昨天晚上自己特别借给我的性感洋装挂在衣架上,一点都不慌忙也不闹,甚至还微笑着,走出卧房吗?

  我用颤抖的手穿上牛仔裤、套上T恤。洗面台在卧室外的走廊尽头,所以我尽可能不出声,小心地洗?#22330;?#21047;牙,将乱的头发梳好。用乳液擦着脸时拼命想,该要怎样面对雏子呢?但是什么都想不出来,反而满脑子想着的,都是雏子自此对我态?#28982;?#26159;怎么样。

  恐怕雏子就会一如往常地微笑,以昨天和今天心理状态没什么变化的表情,这么说:“小布,不好意思,请你回东京,到九月再见面吧。”

  然后她为我叫计程车。在一旁的信太郎则脸色很不好看,看着我好像是在说没关系,雏子只不过是?#37027;?#26377;点不好,没什么。不会只因为我开心地和你过了一夜,就变得不公平……

  我知道即使雏子和半田及副岛有肉体关系,但是还是深爱着信太郎。应该只有信太即是最特别的。雏子应该不会容许我在这个特别的男人身旁一起共迎晨曦。何况我也不认为已到可以被容许的时刻。

  楼下传来声响。“小布,起来了吧。快点下来。”

  像是唱歌的声音。有点?#30130;?#26159;雏子独特的声音……“我做?#19997;?#29275;肉三明治,趁面包还没冷时快点下来。小信一直在等着呢。”

  我看着走廊的地板,说不出话。

  “小布。”雏子大声叫,“听到没?肚子饿了,快点下来好不好?”

  “好。”我说,喉咙含着痰。我再咳一下说:“马上下我不断照着镜子,确定自己的?#22330;?#22312;眼睛下面有个黑点?用指尖擦一下。不仅没?#24651;?#36824;变得更黑了。一下楼穿过客厅,越过玻璃窗,可以看到信太郎和雏子的身影。信太?#19978;?#24448;常-样面向桌子坐着,正和雏子说着话。雏子好像觉得好笑,一面往信太郎的杯子倒着咖啡,一面晃着肩膀笑着。在阳台的另一方,全是强光。雏子穿着柠檬黄的上衣,还有淡灰色花样的短裤。大概是刚淋完浴吧,带点波?#35828;?#22836;发湿湿的。她没有化妆,嘴上也没有?#37327;?#32418;。背后的光把雏子散在肩上的毛发,照着像是绵羊毛一样的柔软。”

  一看到我,信太郎和雏子双双微笑说“早安”。

  搞不好雏子没有上到二楼来,是信太郎把洋装挂起来的。雏子一回?#28147;?#20808;淋浴,在厨房弄早餐……我开始这么想,步进阳台?#33267;?#30596;了一下他们夫妇俩。“不好意思,睡得太晚了。昨晚酒喝多了,完全爬不起来。”

  信太郎笑嘻嘻地说:?#20985;?#30452;就是酒醉写在脸上。”

  “等一下吃粒阿斯匹灵比较好。”雏子也笑着说,“但是先吃饭吧,从副岛那儿回来的路上到明治屋买的。烤牛肉耶。很久没吃了。?#19968;?#29038;了汤呢。你看,这可是豪华的午餐吧。”

  我报以微笑坐下来。然后就吃了一点雏子大力推销的烤牛肉三明治、喝咖啡,也喝了一两口用洋山芋做的汤。心脏不停地噗通跳,头相当痛,根本食不知味。

  雏子不停地吃着三明治。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她只是沉醉在饱餐一顿的幸福?#23567;?br />
  夫妇间的对话也一如往常。雏子将满嘴的食物吞下去,其间说着在副岛那儿做了些什么,信太郎热心地点头,然后又转到别的话题……就这样两人间的谈话没有停过。

  一只黑屁股的大蜜蜂绕着雏子,在她光滑的肩膀上停下来。信太郎指着蜜蜂小声说:“雏子,你的朋友在肩膀上玩耍哟。”

  雏子瞧着蜜蜂,皱起眉头顿足撒娇说:“小信,我不记得有这?#24908;?#21451;,快点把它赶走。”

  信太郎说“看我的?#20445;?#28982;后呼地往雏子肩膀吹气,蜜蜂飞走了。夫妇俩的视线追随着蜜蜂望向庭院的远方,然后笑个不停。

  “吃的不多耶。”雏子瞧着我的盘子说:“还在酒醉吧。小布,你脸色不太好,感觉不舒服吗?还是感冒了?”我想说没关系,但一张开口,雏子突然伸手往额头上盖过来。“好像没发烧。”

  我厌恶起自己来。我背叛?#33487;?#20010;人。但这个感觉?#21487;?#26469;的同时,我有一瞬间强烈地憎恨着雏子。明明知道还装。她应该不会不知道昨天晚上这别墅的二楼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25346;?#36825;么假装着没事呢?是有什么理由吗?

  信太?#27801;?#30528;烟眯起眼看着我,嘴边平稳地泛着笑意。我以为他望着我的眼神经过一晚会有所不同,明知道这样想很傻,但忍不住这么期望着。但是看着他毫无变化、只是像看着宠物的眼光,我就也僧很起他来。他应该故意忽视我。

  “头?#31383;傘!?#20449;太?#19978;?#25105;说。“今天不工作了,睡到傍晚都汲关系。”

  雏子站起来:“阿斯匹灵放到哪去了?我去找找看。”

  “不用了,真的。”我说,制止了雏子。我知道阿斯匹灵放在哪里。在那时我已经大概晓得别墅里东西放在哪里,恐怕比雏子?#25346;?#28165;楚。在雏子和半田嘻笑、和副岛谈情说爱间,还有出于?#29467;?#25226;我弄?#29467;?#22242;转之际,我已经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了片濑家的佣人一样。

  这么一想,就感觉异常悲哀。自己不过只是他们的佣人而已。信太郎工作上的佣人,雏子不在时候行乐的代替品。尽管如此,我居然不知不觉间忘记?#33487;?#20010;事实而做起梦来,这?#38047;?#34850;实在非常可笑。

  从阳台走进室内,进了厨房,伸手到冰箱上。就像我想的?#28982;?#31665;果真放在那里。我把装在里面的阿斯匹灵药片取出来,在流理台前打开水龙头。我感到背后好像有人。是雏子。

  雏子把空的汤盘端过来,微笑地望着我。“虽说是酒醉,但是呀,今天的小布比以前更性?#23567;!?#38607;子穿着的柠檬色的上衣,像婴儿肚兜一样一片小块的?#24049;?#19981;容易盖住她的胸部。我无意识地将视线移到她胸前。

  雏子将水龙头关起来,走到我身边。呼吸中些许咖啡的香味迎面?#27515;礎?#22905;细声细语地说道:“小信还不错吧?”

  我没吭声。雏子没有望着我,而是越过我的肩膀,眼睛写着好像什么都没在看一样。

  “还好吧?”雏子又再问一次。

  忽然间她浮起没有任?#25105;餉恋?#31505;意,很亲热地朝着我笑说:“小信说很棒耶,说小?#24049;?#26834;。说兴奋得不得了。”

  我膝盖开始打颤。忿怒之余,鼻子和嘴唇同时发起抖来。

  “太过份了……”我开口说,然后再也说不下去。

  雏子惊讶地张大了眼,好像并不十分理解从我口中冲出的话。

  我的鼻子热了起来,眼泪夺眶而出。信太郎居然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雏子。而雏子听说了以后,不但没动气,还高?#35828;?#20570;烤中肉三明治和洋芋汤,在阳台和信太郎?#24863;?#39118;生,等着我醒过来。

  我用手掩面,流出的眼泪渗进指间。

  “小布。”雏子吓坏了,捉住我的两手。我将它?#30452;?#22320;推开。

  我越过雏子身旁,?#26144;?#25151;跑出来。雏子在后面大声叫我,然后又叫信太郎,我感到信太郎好像从阳台奔进来。我跑到玄关,看到鞋子急忙穿上,飞奔出别墅。穿过在庭园停着的车子,穿越树林,出了庭院,一面沿着小?#28044;?#24191;的菜园开始朝着公路方向跑。

  我感到信太郎在后面追赶着。“小布,等一下。”他一直呼唤我的名字。但是我没有回头。他的声音渐渐远去,然后渐渐地听不到了。

  那是亮丽的盛夏午后。草和肥料的味道渗在风?#23567;?#22312;远方不时有虫鸣,那声音一直晌彻整片落?#31471;?#26519;。

  我什么都无法思考。信太郎把昨晚的事告诉了雏子.两人开心地聊着这个话题。他们一点都不觉得那是多?#21561;?#24322;常。他们一定是轻松地微笑着谈着我和信太郎过夜的事。对他们来说谈自己的情事,就像在餐桌上谈着自己养着的猫发情一样的自然。

  我跑着跑着不停?#29275;?#21912;不过气,胸?#21051;?#30171;起来。全身冒着汗,快要昏倒了。我站住调整呼吸,然后头往后仰,阳光相当刺眼,有一瞬间什么都看不到。

  到了公路上我第一次回头看。一瞬间好像感到往这儿驶来的车子是信太朗的车子。从前窗玻璃好像可以清楚看到追着我的信太郎铁青和不安的?#22330;?#20294;是往片濑夫妇的别墅弯来弯去的碎石子路上没有扬起灰?#23613;?#25105;坚起耳朵倾听,公路上除?#27515;?#24448;的车声以外,什么都听不到——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