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4节

  那种无比的幸福感持续着。在片濑夫妇的周围依旧看得到半田和副岛的影子。雏子也不改作风,常与半田见面,并到他那里过夜。半田和我们也常到六本木的卡布其诺吃饭。

  那一阵子,我们在外面玩到蛮晚的。到新开的店喝鸡尾酒、在弥漫着烟雾的迪斯可跳舞、去看深夜电影等等。还有过在冬天的夜晚,信太郎开车一路飙到湘南,在开着暖气的车里面四个人望海望到天亮,然后再原车回东京。

  可以说是每一天尽可能地享乐。其实际上,除了信太郎到学校教课和翻译《玫瑰沙龙》以外的时间,我几乎都是和片濑夫妇一起度过。

  那个季节,我们消耗了惊?#35828;木?#37327;。雏子拿手菜红烧肉源源不绝下肚。在目黑像跳蚤市场一样杂乱无章的起居间内听着音乐、?#24863;?#39118;生,相互交换着饱含着欲望的视线。有时喝多了不舒服,到洗手间吐起来。

  但是通常喝到醉的是我。“小布,脸色不好看。”雏子说。?#19968;?#31505;着说“没事?#20445;?#20294;马上真的不舒服起来。我想几乎每个人都有这种经验,也不便大声嚷嚷。我到洗手间在马桶前吐着的时候,可以听到起居间放着音乐,夫妇的笑声混合着音乐声。

  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是精神却很和?#22330;?#24456;稳定清?#28023;?#25105;感到不可思议的幸福?#23567;?#36825;时,有人敲厕所的门,听到信太郎叫着“小布。”

  “还好吗?没有昏倒吧。”

  “老师。”我以一种可悲之姿、可怜的笑容,眼角流着泪,对着马桶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怎么说都说不够,都不够。我开始啜泣起来。

  但是信太郎听不到。“喂!雏子。小布没有回答。没出事吧?”

  听到有脚步声走过来。听到雏子的声音。有上锁吗?小信,打开看看。搞不好晕倒了。门的把手被转动。没事,我用醉?#35828;目?#27668;说。我很快乐。我,没事,一点都没事。

  只有一次,没有任何前兆,夜里信太郎到我在?#24184;?#30340;公寓来。是一九七一年二月刚过完年的时候。我因为期末考迫在眉睫,向熟识的同学借来一堆?#22987;牵?#27491;在拼命地抄写。天气很玲。我的房间没有暖炉,相当地冰冷。为了想增添一点温度,我在瓦斯炉上烧着白开水。

  信太郎一进到屋里,什么都没说就抱住我。他穿着浅咖啡色的长大衣,可以闻到冬夜的味道。我觉得他有点不对劲。我一面紧抱着他一面问:“怎么了?”

  “雏子住院了。”他亲吻着我的颈子说。

  现在回想起来真有点滑稽。我惊?#35834;?#20960;乎停止呼吸,甚至发起抖来。为什么住院?#22235;兀?#26159;受伤了吗?还是生病了?病情如何……这些都还没?#21857;?#25105;就开始紧张,一定把信太郎弄得很慌乱。

  信太郎抽身说“小布?#20445;?#21521;着我笑,回复到以往的他。“没事,我只是吓吓你。一点都不?#29611;?#24515;。手术很顺利。”

  我一听到手术就陷入惊吓。想雏子或许会有生命危险。在上一个周末我和雏子见面,雏子一如往常,我们三人在忙完翻译的工作后吃着?#19979;?#20570;的乌龙面,在沙发上并排坐着看电视。雏子胃口很好,也喝了不少酒,看不出病态。

  “病得很?#29616;?#21527;?”我问。

  “我没有呢。”

  “老师,告诉我真相。”

  他以不能再诚实的脸眯起眼说:“真的。小布,不?#29611;?#24515;。嗯。雏子只不过是得了盲肠?#20303;!?br />
  综合信太郎的话,是那天晚上雏子的父亲二阶?#24357;?#24535;,邀信太郎和雏子一起吃晚饭。出发到约定好的新宿某餐厅,一向好吃的雏子,那天很少见地居然没有食欲,到了傍晚还开始发烧。

  本来以为是感冒了,在与父亲共餐到一半时说很不舒服,想回家。但是连到停车场都没办法定到,她就痛苦得在路上动也不动。只好慌忙地叫?#28982;?#36710;。到了新宿某家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急性盲肠炎,马上动了手术。

  我说:“你得走了,马上到雏子那里去。”

  “不用。没有必要,刚刚护士叫?#19968;?#23478;?#36824;叵担?#25165;到小布这儿来的。”

  “?#20063;还堋!?#25105;很坚持地说。即使是很普通的急性盲肠炎,我必须亲眼确定雏子还活得好好的,否则恐怕一夜都无法?#33756;?#38607;子不会死。我?#32422;?#20063;觉得很?#25285;?#24819;像雏子会不会在我们不在的时候突然病情恶化,医生开始尝试让她起死回生。

  “好吧。”信太郎点头。我们走出房间,坐他的车到医院。

  我完全不记得雏子住在哪里医院。只记得不是很漂亮,而且觉得有点阴?#25285;?#26159;一家大型私人医院。在等待室有一片巨大的镜子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上。我一与信太郎进去,电灯正好熄灭。在变?#37326;?#30340;镜子?#26657;?#25105;记得我们两?#35828;?#36523;影,就映出像两个并?#35834;那喟子?#28789;一样。

  雏子的病房在二楼。是单独的病房。看到安静地睡着的雏子时,我再也忍不住流出泪来,或许是意识到有人来,雏子张开眼。?#22812;?#22312;床边轻泣着。她用手摸我的头说:“笨蛋。小布,哭什么?#35838;一够?#30528;呢。只不过是盲肠炎,一个礼拜就可以出院了。”

  “雏子,痛不痛?”

  “还好。”

  “现在呢?”

  “已经没事了。”

  “想要什么吗?”

  “想喝水。但他们不准,想好好喝一大杯。”

  干燥的嘴唇上带着笑意。雏子没多久又开始起来,因汗而黏湿的毛发,在颈部划出漂?#24651;?#24418;状。完全卸妆的雏子睡容?#22253;?#34394;弱,让人惊?#20154;?#33080;是这么地小,看起来那么纤细。我和信太郎有好一会儿守着雏子。有人敲房间的门,是?#19979;琛?#22905;是来送雏子的随身用品。

  “让?#20381;窗傘!?#25105;妈很快地说,“今晚我在沙发上睡陪小姐。先生明天要起早,请回家休息吧。”

  “我也要在这里。”我一说出口信太郎就说:“小笨蛋,雏子到明天就会活蹦乱跳了,你不是要?#38469;?#21527;?快回家吧。真的没什么大不?#35828;模?#26159;?#20063;?#22909;,还去通知你,让你担心。”

  我没有执意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突然想起来在瓦斯炉上还烧着水呢。想一想真是滑稽,我几乎是哭着告诉信太郎摘不好?#20381;?#20250;失火。

  信太郎看着手表。我和他从?#20381;?#36305;出来已经过了一个半钟头了,壶里的水在信太郎来?#20381;?#26102;候已经剩下不多了,经过一个多钟头一定是烧干了。

  他把发抖的我拖出病房,往停车的地?#30571;?#21629;跑起来。在车里,我们没有交谈。信太郎开得很快,当然是超速,且几乎是闯红灯冲过十字路口。一到达?#24184;?#30340;公寓,我从车里飞奔而出,跑上楼,打开门奔进房里。

  大概是出门时太匆忙了吧,我连瓦斯的开关都?#36824;亍?#20294;是蛮奇怪的,房里的电灯居?#36824;?#25481;了。在房间中我所看到的是瓦斯继续燃烧、在黑暗中飘浮?#37027;?#28895;,还有卷起来的被子里面有?#23707;?#30340;紫外线。

  没?#24184;?#21457;火灾就这么了事。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真够幸?#35828;摹?#27700;壶被烧得焦黑,底部像是随时都会烧起来的整个发红。

  信太郎随后上楼来,把瓦斯关掉,然后打开窗。他提起放在瓦斯台上的水壶,把里面的水倒掉。倒水的时候水壶发出很?#24535;?#30340;声响,并且飘出白烟。

  “今晚也真是够了。”信太郎站在屋于的中央,呆呆地笑着。?#26144;?#24320;着的窗户?#21040;?#20102;二月的凉风,从水壶飘出的烟就在室内旋转起来然后消失于窗外。

  他把我包在?#32422;?#30340;大衣里面,轻轻摇着像在哄我一样。

  “还好,千钩一发。”

  “对不起,让你担心。”

  “真的。除?#35828;P拿?#21035;的。”

  “什么?”

  “没遇到你以前,只要担心雏子就好了。现在可不一样了,还得多担心一个人。”

  “我也一样。”我的脸紧贴着他的胸前声音微弱地说。

  “你也一样?”

  “对呀!我在没遇到老师和雏子前,只要管我?#32422;?#30340;事就够了。但是现在……”

  “这么说来,你比较倒楣。”

  “对呀!”

  “一个人要担心两个?#35828;?#20221;,真是太惨了。”

  我指起头。我很害怕,说不出是为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害怕。但是。我常常感觉,身体好像就这样会飞到哪里去一样。

  在电灯下信太郎的脸离我好近,看得出些许疲惫。他的脸在疲倦时看起来有透明感,肌肤变得很光滑的颜色。在失去紧张感后薄薄开着的嘴?#33050;裕?#26377;不适合他年龄的深刻皱纹。但是他是个美男子,在这?#37070;?#36824;有比他更美更性感的脸庞吗?

  “再抱紧一点。”我小声说。

  他依着做了。“再紧一点。”我说。他又照着做了。我身体整个蜷缩在他的大衣里。?#32422;?#37117;觉得变?#19978;?#26159;一只浅咖啡色的兔子。

  信太郎抱着我。两个人就这么长黏在一起。把窗关了,拉上窗帘,关掉电灯。在他的大衣里,我被激情地爱抚着。

  从卷起来的电毯里冒出紫外线,?#39564;?#27067;米照成红色。信太郎把我横摆在那红光?#26657;?#36523;上穿着大衣就从上面把我整个包起来。

  每当?#19968;?#24819;起来,那是我第二次和信太郎交欢就觉得不可置信。我在那时是个大学生,想天真地和信太郎反复地交欢。想要学雏子和异性接触时只有?#30475;?#30340;肉体欲望。不只是对信太郎,我的理想是像雏子那样和异性往来。但现实上却行不通。

  虽然我是那样地对信太郎抱有性幻想,但是却不是那么真的想和他做爱。并不是我身体在?#22253;?#26041;面?#24418;闯?#29087;,恐怕即使我现在才遇到信太郎,我也会是一样的感受。

  越是肉体上和他?#37027;3对?#28145;,我越是感到精神上和他相系。而在深感精神上的紧密相连以后,肉体上的必要就越来?#36739;?#34180;。

  事实上,我是想置身于外地观看着信太郎和雏子贪婪地相互需要彼?#35828;?#32905;体。我一个?#35828;?#26102;候常以想像那种光景为乐。我感到信太郎和雏子的行为,就象征着我自身的性以及快乐。或许一开始我就是异常,所以才会忘我地犯下那样可怕、那样可耻的罪。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那的确是任谁都会陷进去的爱情,但却不是健康的爱。透过片濑夫妇,?#20063;?#24471;以一窥性的深渊,同时也打开了潜藏于?#32422;耗?#24515;深处的禁忌。以才二十岁的年?#20572;?#30475;了不该看的事,打开了不需要开的那一扇门,之后一脚踏进了无法回头的宿命?#23567;?#24320;始勇往直前地走向那着魔的一?#24067;洹?br />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