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4節

  那種無比的幸福感持續著。在片瀨夫婦的周圍依舊看得到半田和副島的影子。雛子也不改作風,常與半田見面,并到他那里過夜。半田和我們也常到六本木的卡布其諾吃飯。

  那一陣子,我們在外面玩到蠻晚的。到新開的店喝雞尾酒、在彌漫著煙霧的迪斯可跳舞、去看深夜電影等等。還有過在冬天的夜晚,信太郎開車一路飆到湘南,在開著暖氣的車里面四個人望海望到天亮,然后再原車回東京。

  可以說是每一天盡可能地享樂。其實際上,除了信太郎到學校教課和翻譯《玫瑰沙龍》以外的時間,我幾乎都是和片瀨夫婦一起度過。

  那個季節,我們消耗了驚人的酒量。雛子拿手菜紅燒肉源源不絕下肚。在目黑像跳蚤市場一樣雜亂無章的起居間內聽著音樂、談笑風生,相互交換著飽含著欲望的視線。有時喝多了不舒服,到洗手間吐起來。

  但是通常喝到醉的是我。“小布,臉色不好看。”雛子說。我會笑著說“沒事”,但馬上真的不舒服起來。我想幾乎每個人都有這種經驗,也不便大聲嚷嚷。我到洗手間在馬桶前吐著的時候,可以聽到起居間放著音樂,夫婦的笑聲混合著音樂聲。

  雖然身體很不舒服,但是精神卻很和諧、很穩定清澈,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幸福感。這時,有人敲廁所的門,聽到信太郎叫著“小布。”

  “還好嗎?沒有昏倒吧。”

  “老師。”我以一種可悲之姿、可憐的笑容,眼角流著淚,對著馬桶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怎么說都說不夠,都不夠。我開始啜泣起來。

  但是信太郎聽不到。“喂!雛子。小布沒有回答。沒出事吧?”

  聽到有腳步聲走過來。聽到雛子的聲音。有上鎖嗎?小信,打開看看。搞不好暈倒了。門的把手被轉動。沒事,我用醉了的口氣說。我很快樂。我,沒事,一點都沒事。

  只有一次,沒有任何前兆,夜里信太郎到我在中野的公寓來。是一九七一年二月剛過完年的時候。我因為期末考迫在眉睫,向熟識的同學借來一堆筆記,正在拼命地抄寫。天氣很玲。我的房間沒有暖爐,相當地冰冷。為了想增添一點溫度,我在瓦斯爐上燒著白開水。

  信太郎一進到屋里,什么都沒說就抱住我。他穿著淺咖啡色的長大衣,可以聞到冬夜的味道。我覺得他有點不對勁。我一面緊抱著他一面問:“怎么了?”

  “雛子住院了。”他親吻著我的頸子說。

  現在回想起來真有點滑稽。我驚嚇地幾乎停止呼吸,甚至發起抖來。為什么住院了呢?是受傷了嗎?還是生病了?病情如何……這些都還沒確認我就開始緊張,一定把信太郎弄得很慌亂。

  信太郎抽身說“小布”,向著我笑,回復到以往的他。“沒事,我只是嚇嚇你。一點都不用擔心。手術很順利。”

  我一聽到手術就陷入驚嚇。想雛子或許會有生命危險。在上一個周末我和雛子見面,雛子一如往常,我們三人在忙完翻譯的工作后吃著老媽做的烏龍面,在沙發上并排坐著看電視。雛子胃口很好,也喝了不少酒,看不出病態。

  “病得很嚴重嗎?”我問。

  “我沒有呢。”

  “老師,告訴我真相。”

  他以不能再誠實的臉瞇起眼說:“真的。小布,不用擔心。嗯。雛子只不過是得了盲腸炎。”

  綜合信太郎的話,是那天晚上雛子的父親二階堂忠志,邀信太郎和雛子一起吃晚飯。出發到約定好的新宿某餐廳,一向好吃的雛子,那天很少見地居然沒有食欲,到了傍晚還開始發燒。

  本來以為是感冒了,在與父親共餐到一半時說很不舒服,想回家。但是連到停車場都沒辦法定到,她就痛苦得在路上動也不動。只好慌忙地叫救護車。到了新宿某家醫院檢查的結果是急性盲腸炎,馬上動了手術。

  我說:“你得走了,馬上到雛子那里去。”

  “不用。沒有必要,剛剛護士叫我回家沒關系,才到小布這兒來的。”

  “我不管。”我很堅持地說。即使是很普通的急性盲腸炎,我必須親眼確定雛子還活得好好的,否則恐怕一夜都無法安睡。雛子不會死。我自己也覺得很傻,想像雛子會不會在我們不在的時候突然病情惡化,醫生開始嘗試讓她起死回生。

  “好吧。”信太郎點頭。我們走出房間,坐他的車到醫院。

  我完全不記得雛子住在哪里醫院。只記得不是很漂亮,而且覺得有點陰暗,是一家大型私人醫院。在等待室有一片巨大的鏡子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上。我一與信太郎進去,電燈正好熄滅。在變灰暗的鏡子中,我記得我們兩人的身影,就映出像兩個并排的青白幽靈一樣。

  雛子的病房在二樓。是單獨的病房。看到安靜地睡著的雛子時,我再也忍不住流出淚來,或許是意識到有人來,雛子張開眼。我跪在床邊輕泣著。她用手摸我的頭說:“笨蛋。小布,哭什么?我還活著呢。只不過是盲腸炎,一個禮拜就可以出院了。”

  “雛子,痛不痛?”

  “還好。”

  “現在呢?”

  “已經沒事了。”

  “想要什么嗎?”

  “想喝水。但他們不準,想好好喝一大杯。”

  干燥的嘴唇上帶著笑意。雛子沒多久又開始起來,因汗而黏濕的毛發,在頸部劃出漂亮的形狀。完全卸妝的雛子睡容蒼白虛弱,讓人驚訝她臉是這么地小,看起來那么纖細。我和信太郎有好一會兒守著雛子。有人敲房間的門,是老媽。她是來送雛子的隨身用品。

  “讓我來吧。”我媽很快地說,“今晚我在沙發上睡陪小姐。先生明天要起早,請回家休息吧。”

  “我也要在這里。”我一說出口信太郎就說:“小笨蛋,雛子到明天就會活蹦亂跳了,你不是要考試嗎?快回家吧。真的沒什么大不了的,是我不好,還去通知你,讓你擔心。”

  我沒有執意留下來的原因,是因為突然想起來在瓦斯爐上還燒著水呢。想一想真是滑稽,我幾乎是哭著告訴信太郎摘不好家里會失火。

  信太郎看著手表。我和他從家里跑出來已經過了一個半鐘頭了,壺里的水在信太郎來家里時候已經剩下不多了,經過一個多鐘頭一定是燒干了。

  他把發抖的我拖出病房,往停車的地方拚命跑起來。在車里,我們沒有交談。信太郎開得很快,當然是超速,且幾乎是闖紅燈沖過十字路口。一到達中野的公寓,我從車里飛奔而出,跑上樓,打開門奔進房里。

  大概是出門時太匆忙了吧,我連瓦斯的開關都沒關。但是蠻奇怪的,房里的電燈居然關掉了。在房間中我所看到的是瓦斯繼續燃燒、在黑暗中飄浮的青煙,還有卷起來的被子里面有暗紅的紫外線。

  沒有引發火災就這么了事。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真夠幸運的。水壺被燒得焦黑,底部像是隨時都會燒起來的整個發紅。

  信太郎隨后上樓來,把瓦斯關掉,然后打開窗。他提起放在瓦斯臺上的水壺,把里面的水倒掉。倒水的時候水壺發出很恐懼的聲響,并且飄出白煙。

  “今晚也真是夠了。”信太郎站在屋于的中央,呆呆地笑著。從敞開著的窗戶吹進了二月的涼風,從水壺飄出的煙就在室內旋轉起來然后消失于窗外。

  他把我包在自己的大衣里面,輕輕搖著像在哄我一樣。

  “還好,千鉤一發。”

  “對不起,讓你擔心。”

  “真的。除了擔心沒別的。”

  “什么?”

  “沒遇到你以前,只要擔心雛子就好了。現在可不一樣了,還得多擔心一個人。”

  “我也一樣。”我的臉緊貼著他的胸前聲音微弱地說。

  “你也一樣?”

  “對呀!我在沒遇到老師和雛子前,只要管我自己的事就夠了。但是現在……”

  “這么說來,你比較倒楣。”

  “對呀!”

  “一個人要擔心兩個人的份,真是太慘了。”

  我指起頭。我很害怕,說不出是為什么,也不知道為什么害怕。但是。我常常感覺,身體好像就這樣會飛到哪里去一樣。

  在電燈下信太郎的臉離我好近,看得出些許疲憊。他的臉在疲倦時看起來有透明感,肌膚變得很光滑的顏色。在失去緊張感后薄薄開著的嘴唇旁,有不適合他年齡的深刻皺紋。但是他是個美男子,在這世上還有比他更美更性感的臉龐嗎?

  “再抱緊一點。”我小聲說。

  他依著做了。“再緊一點。”我說。他又照著做了。我身體整個蜷縮在他的大衣里。自己都覺得變成像是一只淺咖啡色的兔子。

  信太郎抱著我。兩個人就這么長黏在一起。把窗關了,拉上窗簾,關掉電燈。在他的大衣里,我被激情地愛撫著。

  從卷起來的電毯里冒出紫外線,把榻榻米照成紅色。信太郎把我橫擺在那紅光中,身上穿著大衣就從上面把我整個包起來。

  每當我回想起來,那是我第二次和信太郎交歡就覺得不可置信。我在那時是個大學生,想天真地和信太郎反復地交歡。想要學雛子和異性接觸時只有純粹的肉體欲望。不只是對信太郎,我的理想是像雛子那樣和異性往來。但現實上卻行不通。

  雖然我是那樣地對信太郎抱有性幻想,但是卻不是那么真的想和他做愛。并不是我身體在性愛方面尚未成熟,恐怕即使我現在才遇到信太郎,我也會是一樣的感受。

  越是肉體上和他的牽扯越深,我越是感到精神上和他相系。而在深感精神上的緊密相連以后,肉體上的必要就越來越稀薄。

  事實上,我是想置身于外地觀看著信太郎和雛子貪婪地相互需要彼此的肉體。我一個人的時候常以想像那種光景為樂。我感到信太郎和雛子的行為,就象征著我自身的性以及快樂。或許一開始我就是異常,所以才會忘我地犯下那樣可怕、那樣可恥的罪。

  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那的確是任誰都會陷進去的愛情,但卻不是健康的愛。透過片瀨夫婦,我才得以一窺性的深淵,同時也打開了潛藏于自己內心深處的禁忌。以才二十歲的年紀,看了不該看的事,打開了不需要開的那一扇門,之后一腳踏進了無法回頭的宿命中。開始勇往直前地走向那著魔的一瞬間——

  轉載請保留!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