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5节

  在我升大四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自分手以后就没再见过面的唐木俊夫。

  在大学正门的附近,正在演说的一群人中有唐木的身影。他既没有用扩音器喊话,也没有散发传单。只是戴着帽子一动不动地静坐在路上。在阳光中,以相当恐怖的脸色眺望来往的学生。没有察觉我向他走近。

  我开口说“好久不见?#20445;?#21776;木抬起头,不怎?#28147;?#35766;地说“哦?#34180;?br />
  他原本就瘦的身体,现在瘦到让人不忍正视。脸色和唇色都不好。虽然是温暖的樱花季节,但他的嘴唇就在户外度过了冬夜一样毫无血色。不论是谁都一眼看得出他深为疾病所苦。但他似乎毫不在意。只有?#29992;?#23376;露出来的茂盛长发让人感到生机。

  “身体已经全好了吗?#20426;?br />
  虽然我心想,这人病得相当重,不可能是好好的……。我这么一问,他站起身。

  “真不可思议,我才在想搞不?#27809;?#36935;见你,果然你就出现了。

  他表现得相当亲切,一瞬间把我拉回从前的感觉。我们很自然地开始朝向挂满标语的校园走。背后晌起了“唐木”的声音。是一位在散发着传单的学生叫他。那是张我没看过的脸孔。唐木的朋友我大多见过,我想或许他不是这个大学的学生。唐木转过身,单是扬了扬手,什么都没说。

  “你还好吗?#20426;?br />
  我点点头。唐木拿出了一包挤扁的香烟。我们站着互相替对方点火。因为有风所以很难点得着。为?#35828;?#39118;,我用手围着火。我的手便轻触到他的,他的手冰冷地可怕。

  “我听说了好多有关你的传闻。都很奇怪。”

  “奇怪?#20426;?br />
  “有关你的病情。像是动了手术、没动手术呀这一类的。”

  “我只是被强迫住院,没有动手术。”

  “把病治好了吗?#20426;?br />
  “不知道。我不?#19981;?#34987;软禁起来,骗过父母还有医生及护士,在半夜换了?#36335;?#23601;偷溜出医院。身上有些钱,就到了京都。一直待到今年二月。”

  “为什么是京都呢?#20426;?br />
  “我有一位朋友在那从?#36335;?#23545;运动。”说到这,唐木看着我无力地笑,“我想你也清楚得很,我要做什么一定要当头。”

  “你脸色不太好。”

  他吐出一口烟点点头。“没有食欲。每天只以香烟和咖啡度日。食物连看也不想看。”

  我不知如何回答,只有保持沉默。“不?#27809;?#38065;正好。”他稍稍扬起嘴角说。

  然后唐木开始述说自己在进行的斗争。他用很沉重的口吻说,七O年的安保论争已经完全冷却下来。斗争的形态被迫转向打?#20301;?#25112;的方向发展。

  武装斗争、左派革命、组织的肃清……他所使用的字眼,对我来说都像是遥远、像是另一世界说的话。过去我曾相信那世界是自己的依归。但是现在已变得相当遥远……

  我将抽完的香烟弄熄,问他现在住在哪里。他带点恶作剧地说:“我居无定所。”那一伙人来唤唐木。唐木对他说“我马上回去”然后转过来面向我。

  在校园内掀起一阵喧嚷,是不同于唐木那一伙的少数几个人开始抗议。路过的学生?#23545;?#22320;观望,可以看到好几个人在宿舍的窗前窥视。

  他丝毫不受周围喧嚣所影响,用很正经的语气说:“能碰到你真好。”

  我点头。他也点头回应。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或许只是出于我的多心。我想说保重身体,但是没有来得及说,他就低声说“我走了?#20445;?#28982;后快步离去。本知为什么,他的背影看起来好像是透明的蝉翼,残留下寂寥的余音。

  在那以后一直到夏天去轻井泽片濑夫妇的别墅之前,有几件新的事发生。

  第一件就是到了五月,《玫瑰?#27785;?#30340;先前翻译宣告完成。记录译文的?#22987;?#21512;计有五大册。这五册从我手中移交给片濑信太郎。

  为了庆祝初步翻译的完成,我们三?#35828;?#21345;?#35745;澠到?#39184;。出版《玫瑰?#27785;?#30340;编辑也稍后加入了我们。是一位三十岁前后的?#34892;?#32534;辑,我记得他叫佐川。没错。佐川已经完全将初稿读过一遍,?#38405;?#23481;深感兴趣也颇为感动。

  佐川兴致盎然地说,这本书在?#25345;?#31243;度上说很像现代的《FUNNYHILL》。我读这本书时,光联想着詹姆斯王朝的颓废戏剧,所以觉得佐川的看法很新鲜。

  《FUNNYHILL》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定位为色情小说,而得不到文学作品的肯定。是在我进大学的那一年才被翻译成为平装本的。我记得年末回家准备过年时,在仙台市的书店发现这本书把它买下来。但不愿让人知道我买的是这本书,我记得一份完钱就马上把它塞进背包里。

  要是我来评论的话,我觉得贯穿在《玫瑰?#27785;分心?#31181;感官的气氛,不能说完全和它不一样。信太郎似乎也在许久以前就注意到这一点,只是不知道我已经读完了这本书。他向我使了个眼色说:“小布,你读了吗?#20426;?br />
  “读过了。”我说。

  “真?#35828;謾!?#20182;说。

  佐川说希望《玫瑰?#27785;?#33021;在明年初出版,向信太郎商量是不是能在十月脱稿。信太郎说初步的翻译就花了一年,将这一年份的稿子用五个月来完稿是不太可能的。一说完佐川就感到很?#19978;?#30340;样子说,那么明年的这个时候请一定要完成。信太郎似乎也是这么计划着。

  我们举杯预祝《玫瑰?#27785;?#33021;在明年顺利出版,期望这本前所未有的情色小说能够与世人见面。佐川接着寻问我对《玫瑰?#27785;?#30340;观?#23567;?br />
  他恐怕是期待?#19968;?#29992;一堆很天真的形容词和赞美的话。我在紧张之余,装着很懂的样子,引用起詹姆斯王朝戏剧,与其说是发表感想,还不如说是解说一样。佐川看起来很惊讶。

  他说:“?#40092;Α!?#30475;着信太郎,“您的学生对英国的文学史很有研?#20426;?#38590;怪您说是很重要的秘书。”

  “事实上她不是我的秘书。”信太郎带着笑意说,“也不只是个打工的学生。”

  “她是我和信太郎共同的爱人。?#32972;?#23376;用很慵?#24651;?#35821;气接着说。

  “就像是《玫瑰?#27785;?#19968;样。”信太郎说。

  我们三人互望,然后嘻嘻笑起来。那时佐川愕然的表情至今难忘。

  六月初,我伯父突然逝世。伯父生性嗜酒,在下大雨的晚上喝得?#38899;?#22823;醉,在公园散步时突然心脏停止跳动。我得到通知后马上返回仙台。

  因为是突然死亡,必须解剖验尸。因此我陪着父母好一阵子处于无法平静的状态。大约离开了东京将近十天吧。等到死因确定,我等不及完成土葬就回东京,并且没有?#28982;?#23478;就直奔片濑夫妇在目黑的公寓。

  信太郎在书?#25239;?#20316;。?#19979;?#37027;晚已回家。雏子大概是感到无聊吧,一看到我就跑到玄关?#31383;?#25105;抱住。

  突然整个靠过来的身体,热?#27809;?#28907;。虽是火烫,但是一直抚摸的话?#21482;?#24863;到有点湿冷。

  她说“我好寂寞呀?#20445;?#28982;后就硬咽住。“寂寞地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该怎?#31383;臁?#20063;不想和半田或副岛见面……小布回来太好了。我可以有点生气了。今天住下来可?#22253;桑俊?br />
  这不太像平常的雏子。脸上也没化妆。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看起来相当?#22253;?#36719;弱。

  工作完?#35828;?#20449;太郎加人我们。那晚我们三人喝酒喝到很晚。雏子关掉了在起居间的电灯,而点起蜡烛来。我?#21069;?#38607;子夹在中间,像是一样坐在起居间的地板上看着烛光。

  雏子不时显出相当寂寞的神情让我感到?#35805;病?#25105;牵起她的手静静地抚慰她。

  雏子喃喃地说:“小布,你真好。”用食指在我手掌中划起来。光是这样就引发了深藏在我身体中的快?#23567;?br />
  “雏子没精神的原因很简单。”信太郎笑着说,“对不对?雏子。你自己清楚得很嘛。”

  “不是每次都这样。但是大约一年一次会变成这样。”

  雏子靠近我像在撒娇地说:“月经来的第一天,会变得很悲伤。悲?#35828;?#24819;死掉算了。”

  “像是一年一度的庆典一样。”信太郎开玩笑说。

  “对呀。?#32972;?#23376;并不怎么开心地笑着说,“但要是这么说的话,不是庆典,说是葬礼比较对。”带有醉意的雏子在我面前向信太郎诉说着:“身体烫得不知道怎?#31383;臁!?#20449;太郎过去抱她,雏子就像是枯掉的花一样把身体往他胸上瘫着。但是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没多久雏子就抽开身往我这儿靠过来。

  雏子捉住我的手往自己的乳这是房摸。她在T恤下什么都没穿。我的手可以感到她丰满的乳这是?#20426;?br />
  “小布,摸我。”她说,“这样很舒服,你就一直这样不要停。”

  等我意识过来,发现自己正爱抚着她的乳这是?#20426;?#26126;明是摸着别?#35828;?#20083;这是房但简直就像是在爱抚自己的乳这是房一样,伴着罪恶感的快感惯流全身。

  雏子闭上了眼睛,嘴唇微开,摆着往上仰的姿势。我感到奇妙的性倒错,无法再忍下去。我把她的T恤往上翻,将她的乳头含在口?#23567;?#29992;舌尖开始温柔地舔起来。开始感到雏子的身体颤栗着。

  信太郎看着这样的我。他没有微笑,但也没有因此显出男人在这时该有的那种充满欲望的眼神。他脸上毫无表情。我想,我就这么下地狱了吧。我不敢相信自己做的事,但是这是真的。

  信太郎到我和雏子身边来,把我们两?#35828;?#36523;体包在两只手臂?#23567;?#22240;为他的力度意想不到的强,我和雏子像双胞胎一样的面对面,胸对胸地被压在一起。

  三?#35828;?#20307;味也合而为一,真是幸福的一刻。希望这个堕落所带来的幸福的一瞬间能永远?#20013;?#25105;这么期盼着。

  不过三人挤在一起像一个圆球一样只能撑个几秒。那晚的雏子不像平常的雏子,一直诉说着身体发热,一点办法没?#23567;?#22905;的身体里面好像是有一个不能修补的黑洞。

  出其不意的,雏子?#26377;?#22826;郎的臂弯也从我身体逃开。然后拿起掉在地上的烟,若无其事地问,“小布,有火吗?#20426;?#22905;的声音听起来出奇的平静。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得不说,那可能是雏子开始出现肉眼看不见的变化的征?#20303;?#34429;说一年一?#28982;?#26377;像生理期的第一天来临时的寂寞感到悲伤感,但是那种情绪并不是女性特有的荷尔蒙的失调在作祟,而是雏子原本所潜藏在的?#24525;?#24615;的寂寞不是吗?随着年龄的增?#27185;?#37027;种?#24525;?#24615;的寂寞就更?#29992;?#26174;,终于在那年夏天爆发出来……

  我不是心理学?#19968;蚋静?#26009;的专?#36965;?#19981;知道更深一层的事。但是实际上,雏子从那时候开始对于在自己内部暗地里?#26469;?#27442;动的情绪,恐怕怀着不为人知的恐惧吧。

  虽然雏子说想一到七月就马上去轻井泽,但是信太郎为学校的事缠身,结果三人结伴出发时已是七?#38706;?#21313;号以后的事。

  在那时,半田已经越来越少在我们之间出现了。那年夏天到轻井泽半田没有同?#23567;?#25105;怎么想都想不出为什么,就是他在我们之中淡化的最好的证明。好像是已?#25165;?#21040;国外旅?#26657;?#36824;是?#20381;?#20986;了什么事,还是他有了新的女朋友,反正是他回绝邀请的。

  ?#19979;?#20063;没有一起去。?#19979;?#37027;时也年近七十了,血压升高,虽然用降低血压的药有点用,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疲劳累积,还是不?#24515;?#20107;已高,才说要先一步到轻井泽去打扫,就在东京自宅昏倒被送进医院。

  ?#19979;?#35828;不想给大家添麻?#24120;?#24819;休假休息。考虑她的心情,信太郎和雏子也就随她去,要她好好休养,多久都没关系。讲好是要她完全好了再照原订计划到轻井泽,?#19979;?#20063;很感谢这项?#25165;擰?br />
  ?#19979;?#19981;能成?#26657;?#21482;好拜托当地别墅管理服务处先去打扫别墅。

  但是除了打扫以外,一没有?#19979;瑁?#35768;多事都办不成。我们刚抵达的两三天,就光忙着买东西、晒被子、整理庭园,还有清理厨具。别墅内的电器制品开始一件一件出问题,也就是那时开始把大家弄得很烦。我只能说,那简直就橡?#21069;?#25105;们带领到地狱的一个小小的预?#20303;?br />
  我清楚记得那天早上雏子气急败坏地说:“?#21482;?#20102;。”前一天中午洗衣机不太对劲,到了晚上才注意到庭院的诱虫灯不会亮,到了早上,烤面包机?#27490;?#38556;了。信太郎插上烤面包机的电源还是没用,把它翻过来往里面看,?#39059;?#20102;几下,但是还是发现面包就是没有烤好。像是玩玩具玩到厌?#35828;?#23567;孩一样,信太郎把它往桌上一扔说:“不玩了。这些东西今年到底是怎么了?我看下一个是电视机,再下一个是吸尘器。”

  “搞不好是当地的电器行在作怪。?#32972;?#23376;开玩笑说。

  “为了要我们买新的,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潜进来,把它们都弄坏。”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得把他?#20146;?#36215;来,要他们赔偿新的。小布,不好意思,请你把电话簿拿来。”

  那时,是我把电话簿递给信太郎的。打开电话簿找电器行电话?#24597;?#30340;也是信太郎。雏子连看都没看。

  那是住在东京的?#22235;?#20197;想像的,非常薄的一本电话簿。上面只登了几家在轻井泽还有近郊的电器行的电话,数都数得出来。

  信太郎搂着我的腰说:“要打哪家呢?#20426;?br />
  “闭起眼指到哪家就打哪家。”

  他说:“你来点。”我就照着做了。点到了“信浓电器”几个字。

  后来我不知多少次后悔着,要是我没有点那家电器行会有多好呢?我要是不多事学小孩那样闹的话,信太郎或许不会选上信浓电器那家店不是吗?

  信太郎要是选了别家店,就不会有那?#35805;?#25105;带到地狱的年轻人。在其他的店里,不过是有待人亲切的老人和一对普通夫妇吧。那种从以前就在轻井泽开电气行的老人?#36965;?#20250;带着和自己长得一个样子的儿子上门来服务吧。这样的话,他们会将信太郎订好的电气制品找好位置,客气地拒绝雏子要上茶的好意,然后马上就打道回府了吧。

  “好。”信太郎说,“没人住的时候把家电弄坏了,叫他们送来一堆。连庭院的灯也给它换了吧,雏子你说好不好?#20426;?br />
  雏子大为赞成。信太郎就马上打电话到信浓电器?#26657;?#35828;要买好几样家电制品,要他们马上带目录来。

  电气行的人来到古宿的别墅是在那天的下午。是我出去应的门,信太郎和雏子在阳台,两人开心地在带来的英文报上玩给初学者玩的猜字游戏。

  ?#40092;?#35828;,我?#38405;僑说?#31532;一印象并不坏。不要说还不坏,甚至还可以说我见到他的第一眼还有点心跳。

  他穿着紧身的黑牛仔裤和黑色的圆领杉。在他的胸前可以隐约看到挂着的银色的项链,但不惹人厌。他大概比信太郎?#25346;?#39640;一点吧。有点硬的头发短短地相当潇洒自然,也不让人觉得燥热。几撮头发在前额,他没事将它往后拨,这个动作相当符合给?#35828;?#25972;体感觉。

  他?#32622;?#22823;眼,又长又黑的睫毛,厚厚的唇。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癖好,他的眼睛一下会?#30414;?#23545;方,然后保持着距离。

  他还够不上一般美男子的标准。至少他不是那种第一次见面会让人觉得好像是哪一位男明星的那种,马上让人印象深刻的男人。倒不如说他是那种在黑暗中会不太分辨得出来的、带点阴?#24651;哪?#20154;吧。

  但是的确不可否认的,他的长相和气质带有强烈的吸引?#35828;目?#21147;。

  他低声说:“信浓电器行派来的。”看着我轻轻地点了个头,“我带?#22235;?#24405;来。”

  我到阳台告诉他们夫妇说电器行的人来了,他们还是埋着头解谜题。

  雏子往我这瞄了一眼说:“可不可?#22253;?#20182;带进来?#20426;?#23601;在那时,信太郎大声说:“我知道了,简单得很!?#21069;?#25289;?#38469;?#24651;爱。”

  “真的,小信,你最棒!全解开了。哇!好棒!”我一想起那天所有发生的事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会感到恐怖。拍拉?#38469;?#24651;爱。就在?#20146;?#21518;一道谜底解开之后,雏子招呼那?#35828;?#38451;台,也就像是文字所描绘的一样和他陷人了精神的恋爱。

  我先是回到玄关,请那年轻人进到屋内。年轻?#35828;?#22836;,然后开始脱球鞋。球鞋脏脏的鞋尖部分沾着泥土。

  雏子看到这位在我身后往阳台走的年轻人像是被雷打到一样,突然间身体整个僵起来。被雷打到……这是多么俗气的说法。但是除此之外无法形容。雏子的眼睛像是不听使唤地盯着他不放。

  我相信太郎在那瞬间感受到了雏子的变化。我的确亲眼见到他的眼睛闪过了一?#27801;?#28385;惊讶、猜疑、不满、不可理解、轻蔑、忿怒、焦虑……混合着这些情绪的眼神。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显出了有点?#23383;上?#24403;露骨的感情,然后又不引入注意地消失。

  只有那位年轻人最为冷静。或者是在那个时刻,他还没有被雏子的魅力压?#29301;?#21487;以置身事外吧。

  他说“打扰了”向我们礼貌地打招呼。然后坐在信太郎指的椅子上,开始相当公?#20132;?#22320;翻开目录——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