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6节

  我后来问过雏子,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他时脸色变得那样,连信太郎都注意到。他有什么特别不寻常之处吗?

  雏子说当那年轻?#35828;?#38451;台来时,一瞬间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被吸引着。那并不是所谓的第六感,自然也不是出于理性的认知。而是更根本的像是潜藏在心底的一扇坚固的门,一扇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它存在的心扉……突然地,就这么被打开来。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形容……

  她的说法我似懂非懂。但是我想我的确是懂的。人不管是谁都曾体验过这种无法说明的瞬间,后来想一想还甚至会觉得愚蠢。是那种相当幼稚的、自我诠释的神秘体会。要是能把它归之于神秘,那么所有的偶然相遇都可以化作罗曼蒂?#35828;?#21629;?#35828;?#36994;逅。就像我二十五年前,在那樱花雪片纷飞的庭园邂逅信太郎一样。

  但是雏子迷上的对象为什么非得是那年轻人不可呢?要是说能让雏子迷上的那种壮硕的年轻男人应该多得是。用那种锐利的眼神射向雏子,让她内心燃烧的年轻人应该有不少。雏子?#19981;?#24456;轻易地把他们手到擒来谈个小恋爱,等到厌烦了?#31361;?#25381;手说声拜拜不带走一片云?#20160;?#26159;吗?要是雏子迷上的不是那位年轻人,我想信太郎一定不会为之所动。所有的原因都在那?#35828;?#36523;上。黑T恤、黑牛仔裤,他老是-身黑。要是他一登上舞台,会像是黑天使一样马上给观众不祥的预?#23567;?#20182;是带着天使面具的恶魔。

  年轻人叫作大久保胜也。二十?#36869;輟?#27604;雏子小三岁。于松本市的县立高中毕业后离开东京,像嬉皮一样四处流浪。这些我都是从雏子那儿听来的。

  按雏子的说法是这样的。他在去年夏天和朋友一路搭便车来到轻井泽时,一抵达手边?#37027;?#20063;正好用完了。两?#35828;?#26087;轻井泽的一家面包店避过店员的注?#27185;?#20599;了两个才刚烤好的面包,结果被当场抓到。

  那个时候,因为他的朋友修理?#35828;?#21592;几下,搞到后?#28147;?#23519;也来了。胜也就重施故伎,哭着乞求原谅,说打零工也好,至少让他这个夏天在轻并泽有份工作、赚些钱,好不?#20040;?#20415;车也可以回到东京。

  没想到好心的警官真的当回事,介绍了正好在找?#35828;?#20449;浓电器行的老板给他。听说那位警官和老板原本就是亲戚。胜也不知该要怎?#31383;?#25165;好。那个晚上被释放后,朋友不想打工,就一个人回东京去了。

  自己也想?#24188;?#31639;了。但是并不怀恨对自己亲切的警官,也就不好逃之天天。试着在发现可以很便?#35828;?#31199;到地方住。心想在这里打个一两个月的工也不错,就没怎么多想地留了下来。

  “从那以后就在信浓电器行工作。”雏子感到有趣地说。

  我不知道这些话到?#23376;?#22810;少真实性。依我看,大久保胜也实在不像那种会偷东西被警察带走,然后用哭泣战术求饶的男人。更不像是那种享受随波逐流、不去深思,也不受?#28010;拙心?#32780;随处随生的那种年轻人。

  尽管如此,我也不认为那是谎言,总是有几分真实?#22253;傘?#22312;后来的法庭上,我好几次听到大久保胜也的经历。大概就像是雏子所说的那样。

  就我所知,大久保胜也是那种在虚无中蹲在那里不动,像是动物一样感官敏锐、忍耐着等着自己猎物在眼前出现的人。不管他瞄准的对象是人或物,或只是一种空间都无所谓。当然啦,他也只不过是想?#26377;?#26080;中逃出而已。要是可以逃脱虚无,什么样的食物都不会放过。

  然后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一方面虚无,在同时又是一个脑筋很好的人。他不时地冷眼旁观地讽刺几句让对方感到畏缩,但是那只是表面。他愤世嫉俗,对他来说,什么和平、团结、爱,这些?#21483;?#19968;般?#28010;?#24863;情的字眼,都不过是伪善而已。

  他?#38750;?#30340;是更强烈的、更没有意义的东西。对一般人来说,不管是多无意义的东西,一到了他那儿就会生出法则。然后那样的法则终究会支配他,也赐予他绝对的自信。

  我想,我的分析既不中亦不远。要是他不是那样的人,绝不敢那样大胆地?#38750;?#38607;子。要不是这样,以他那种不合常理的方式,绝对无法把雏子从信太郎那里夺过来。但是说他缺乏常识,他对信太郎却没有任何不寻常的举动,甚至可以说正好相反。

  他只是遵照着他自己的那一套妆近雏子。一般的男人想把自己爱上的女人抢过来时会做的事他都没做,像是言语上的热烈求爱、性的引诱、带点游戏味道的策略……这些统统都没?#23567;?br />
  他没有因为想夺得雏子而要求与信太郎对决,也没有去说服雏子,或哭着乞求雏子到自己的身边来,更没有故意燃起信太郎的妒意,给雏子带来困扰。

  他不过是那样眼睛死盯着雏子、呼唤着雏子、不去烦忧接下来的事,只去触摸现在摸得到的手,意识到自己心痛的感觉而这么活着而已。

  毫无疑问的,这样的人是雏子到目前为止没?#20449;?#21040;过的类型。与大久保相识瞬间,就像雏子自己所形容的,她这一生中那道隐藏在身体里的门给打开了。要是?#20040;?#20037;保所厌恶的?#28010;?#35828;法,就是雏子恐怕是生来头一遭陷人情网。

  在大久保胜也到别墅来送目录的三天后,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没有任何前兆地,他又在别墅出现。他先前说除了烤面包机以外,洗衣机因为没有现货所以要等上五天,但是大概货比预订的时间早进?#31383;傘?#19968;听到不常有的脚踏车的声音在别墅玄关前,才一停下来,就看到胜也开始卸货,我也?#31361;?#24537;地到厨房去叫雏子。

  那时别墅中只有我和雏子。信太郎与正待在万平饭店的朋友、一对英国夫妇有约出门去了。我记得他好像是藉着见面机会,请教他们有关《玫瑰沙龙》翻译上的疑问。要雏子同?#20449;?#22905;感到无聊,就一个人去了。

  在厨房正准备着晚餐的雏子,一听我说“信浓电器行的人来了?#20445;?#23601;二话不说往玄关跑。午后开始天气就?#27490;?#22320;,好像要下雨的样子。果然没错,胜也一卸完贷,就下起斗大的雨来。雏子立在玄关前,胜也以惊?#35828;?#21033;落身手将洗衣机正要往屋内搬时,以很镇定的语气朝着雏子问:“这要放哪儿?”

  两?#35828;?#35270;线有一瞬间像是在互相搜寻一样地交错在一起。雏子说“这边?#20445;?#28982;后站到他前面引路。远处开始?#24651;紓?#21709;起了轰轰的打雷声。大概是低气压过?#24120;?#39118;也变强了。

  横扫而来的雨?#20040;?#30528;起居间敞开着的窗户。

  “小布,不好意思,可不可?#22253;?#31383;子关起来?”雏子这么说。

  我起身去关窗户,起居间的地板都被雨琳湿了。我到厨房拿?#30636;?#26469;仔细擦拭,又把脏布拿到厨房洗干净晾起来。

  瓦斯炉上锅子里?#37027;?#35910;在沸腾的水中跳着舞,我抓起来试吃了一下,已经煮得太熟了,于是慌忙地关上火,将它倒进流理台内的洗?#27515;?#37324;。

  流理台上的菜板上有着切好的黄瓜,好像是洒上了?#25105;?#20570;马铃薯沙拉用的。我将剩下的工作做完,把切莱板和刀子洗好放进篮子里。

  窗外的?#24651;?#21457;出刺目的光,然后马上雷声大作,像是天地动摇一样轰轰作响。

  电灯突然灭掉,?#33267;亮似?#26469;。我有一会儿感到心慌呆望着天花板。

  不管我怎么等,雏子都没到厨房来。放洗衣机地方的旁边是换衣间,距离厨房很近。应该听得到两?#35828;?#23545;话声,还有搬运东西的声音,但是却毫无动静。我一方面想或许只是因为下雨和打雷所以听不见,但是一方面的确有一种自己不愿承认的不安。

  我故意踏出脚步声走出厨房,往更衣?#26131;摺?#30475;到在换衣间外的走廊地上,散乱着厚纸片和捆绑用的绳子。

  我往里面一看,雏子站在狭小的空间内。胜也弯着腰正在插洗衣机的插头。两?#35828;?#26679;子没有特别不寻常之处。

  “好了。”胜也站直身,回头看雏子。

  太好了,雏子说:“夏天呀,才两天,要洗的?#36335;突?#20102;一堆。”

  “就是呀。”胜也点头说,然后往下看着雏子。我再次仔细看他,他的眼睛真的很大。不仅如此。眼睛和他的头发还有眉毛、睫毛一样都很黑。那不是那种象征?#24067;?#21644;平稳的黑,而是带着?#20113;?#30340;黑。现在更是突破障碍,以燃烧的火焰之姿显现出来。

  “阳台的灯怎?#31383;歟?#25105;带来了。但是这种雨……”胜也说。

  我因为想听两?#35828;?#23545;话,就开始慢慢地收捡散落在走廊的垃圾。雏子往我这一撇,又回过去望着大久保说:“不在今天装也没关系,或是等雨停再说?”

  大久保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用近乎恐怖的?#25163;?#35270;线盯着雏子说一那样最好”。雏子小声地回问他:“什么?”雏子充满着期待,因为过分地期待而心悸起来。像是马上要呼吸困难一样,心中大大地起伏不定。

  大久保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地说:“我是想等雨停。”

  这会儿雏子?#32842;?#19981;语,在唇角泛起微笑。像是要应战一样,隔着距离望着大久保。

  “但是,很不巧。”大久保先开了口,“这边完了以后还有工作要做。”

  雏子用高分贝的声音说:“是吗?那么,我再和你连络。可以吗?”

  “好。”

  “你们店是礼拜同公休?”

  “夏天的七、八月没有公休。九月到六月是休礼拜天。”

  “这样。那么,我两、三天之内会和你连络,可?#22253;桑俊?br />
  “可以。”胜也说。他有一会儿用想吃?#35828;?#30446;光看着雏子。在更衣间的窗外强烈地闪着电,两?#35828;?#36523;影有一瞬间发?#20303;?br />
  胜也绕过雏子的身旁走到走廊来,然后和我轻轻打?#23567;?#25163;提起捆绑用的工具,往玄关走。雏子从换衣间跑出来叫住他。在玄关正准备穿球鞋的胜也,慢慢地回过头来看着雏雏子一接获他的视线,就止住脚步两手勾在胸前靠着墙壁微笑着说,“?#19968;?#27809;问你的名字呢。”

  “我叫大久保。”他说,然后停了一下问:“太太您呢?”

  “我叫片濑,你知道的嘛。”

  “我是说名字。”

  “我是先问你的名字的。”

  胜也笑?#20284;?#26469;。那个笑容在他脸上展现出稚气,缓和了那种黑色?#37027;?#28872;印象。“我叫胜也。”

  “我叫雏子。是雏菊的雏。很少有人会马上写得出来。”

  “?#19968;?#20889;”

  “是吗?”

  胜也在玄关的窗框上用食?#24863;?#19979;一个大大的雏宇。

  “奇?#33267;恕!?#38607;子说:“给你写对了。”

  “我无聊的时候常常翻字典。我?#19981;?#31508;划多的宇,看得久了就自然记得了。”

  “举例说,你?#19981;賭男?#23383;?”

  “蔷薇、缠足……等等。”

  雏子笑着说:“?#19981;?#38590;写的字,真是奇怪的嗜好。”

  “但是简单的名却容易忘记,也没什么好。”

  ?#31258;?#36215;电来,将窗户染?#20303;?#23601;几乎在同时,雷声轰隆,响得连家里都震起来。但雏子脸色变也没变。

  “反正”雏子说,“?#19968;?#21644;你连络。”

  “我等你电话。”胜也低声说。有一会儿,他很舍不得地凝视着雏子,然后终于打开门,消失在豪雨?#23567;?#38607;子动也不动地靠着墙壁,好像想把胜也留下来的余香一点都不剩地品尝一样,闭着眼大大地喘气。

  就在那时电话铃响了。我跑去?#27185;?#26159;信太郎从万平饭店打来的。

  “风?#20040;?#21568;,你们那还好吗?”他问道。我心里不由得想才不好呢,虽然还不到陷入不安的地步,但是说不出理由地感到不乐观……一面这么想,我朝着电话筒说“还好。现在还没停电,但是雷打得好?#20303;!?br />
  “这边也是一样,工作倒进行得很顺利。?#24515;?#30340;福,结果很不错。发?#33267;?#22909;几处错翻的地方。?#35748;?#25105;和他们夫妇在酒吧喝一杯再回去,这样子,大概六点半可以回得去。”

  在听筒的另一端听得到喧哗声。“老师。”我说。

  “什么?”

  雏子走到起居间来。我握着听筒看着她,用很轻松的语气,装着好像讲得在?#36865;飞?#19968;样。

  “刚刚,洗衣机和烤面包机送来了。”

  “哦。”信太郎说。

  “灯也带来了,但是因为雨太大,没有装。”

  “那也没办法。”

  雏子从后面温柔地抱住我,我的?#27605;?#24863;到她的气息。

  “老师,回家时小心点。”我说。

  “知道了。”信太郎说,然后挂上电话。是那种慌忙地?#19994;簟?br />
  我将听筒摆回原位。雏子仍然抱着我。我想要哄她,抚摸着她绕在我脖子上的手。

  “我不知是怎么了,好像哪儿不对劲,从三天前就一直想那个人,也不知他是从哪冒出来的,但好像无所谓。不厌其烦地一直想,想着想着胸口就热起来。”我假装没有注意到。“那个人,谁呀?”

  呵呵,雏子笑出来离开身,转过来面对着我。

  雏子将掉在前额褐色短发往上拨,“我到底是怎么了,好像发烧了一样。”

  “那个电器行的男人,我看不怎么样。”

  “是吗?”

  “有点阴沉。”

  “会吗?”

  “我不知你在想什么。”

  雏子笑了。“当然啦。才刚认识,不晓得是正常的。”

  “但是反而像他那样的人大多不太?#20040;?#33041;。”

  “嗯”雏子说,然后摇着头。“但我觉得他不一样。”我忍不住想笑出来。“雏子简?#26412;?#20687;是少女漫画的主角一样。”

  “不一样?是指什么?和雏子的共同点吗?”

  “我不知道。但是他的确不一样。”雏子这么说的同时,好像被甜美的苦痛所折磨一样,眼睛望着远方。

  雨继续下个不停。信太郎真的在六点半之前回到家,但是大雨仍然不见方停。

  看着送来的洗衣机和烤面包祝,信太郎说:“看起来还不错嘛。”他也就只说了这句话。雏子在用餐时告诉信太郎说,信浓电器行的职员名叫大久保胜也,他的兴趣是翻字典记难写的字。

  信太郎觉得颇稀奇。“那么雏子的名字也写得出来罗?”

  雏子点头说:“?#29275;?#20182;真的会写,他有写给我看。”

  “了不起。”信太郎说,“而且很符合在这种避暑地的、谜样的美男子。”

  “那人,很适合穿黑的。”

  “很性?#23567;!?br />
  ?#25226;?#30555;令人印象深刻。”

  “声音很?#32479;?#22909;听。”

  “小信也这?#28147;?#24471;呀。”

  信太郎点头,把?#31258;?#30340;酒杯放在?#37070;稀?#28982;后像是开玩笑地一样一面笑着,一面将身子倾向雏子说:“看来这会儿雏子又多了个新朋友了。”

  “是吗?”雏子说,颇有含意地望着我,轻轻地?#22987;紓?#28982;后低声笑?#20284;?#26469;——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