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19节

  嫉妒、独占欲、丧失感,那一阵子,我对雏子感情五?#23545;?#38472;。其中最强烈的是污秽?#23567;?br />
  即使雏子和半田以及副岛有肉体关系,并且那样大胆地在我和信太郎面前接触自己丈夫以外男?#35828;?#36523;体,用那样?#26159;?#30340;眼光看着他们,但是那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感到她污秽。但是在大久保面前的雏子却让我感到不洁。

  虽然雏子连大久保的小指头都没碰是事实。

  在超?#22930;?#22330;买东西买到一半会突然发狂耐不住奔回家委身于信太郎的雏子,自从大久保出现之后,就变得像尼姑一样的老实。和副岛在那个夏天有没有发生关系也不无疑问。

  她也不再具有以往那种,让所有认识她的人会引发性联想的神态。当然,连对我和信太郎都是如此。

  她?#19981;?#31359;的衣服还是一样相当暴露,也大多显出身材线条。但是她衣服上却有肉眼见不到的盔甲,好像努力不让大久保以外的人看到自己神圣时肉体。

  雏子?#26159;?#22823;久保的,不是他的肉体面是精神。精神,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没有形状的东西。而且是变化自在。肉体永远无法和它相提并论,它永远扮演着高尚的角色。只想要寻求那样的东西,就只让我觉得不干净、不纯洁。我认为贪婪地寻求肉体的快?#23567;?#27785;溺于性欲中还比较高尚得多。

  和信太郎以外上千个人开心地上床的雏子是圣女,但只将自己的灵魂托付给一个男?#35828;?#38607;子却形同娟妇。

  我痛恨那样的雏子。搞不好我曾在雏子的背后小声地骂过她是淫妇。

  那一阵子,我经常哭。或许真正卖淫的是我。很明显的,我把自己的肉体和灵魂毫不吝惜地卖给了雏子和信太郎。

  到了九月,我从仙台回到东京的公寓。信太郎又找我去他家打工,帮他誊写《玫瑰?#27785;?#30340;翻译。他说要我将反复推敲过的翻译誊好,然后将不需要再修正的稿子交给佐川。我大概算了一下,用四百宇的稿纸誊也要超过?#35282;?#24352;。我记得在那时,最后的校对工作还进行不到一半,让信太即有点焦急。

  那时我正不安地想,不知九月打扰他们夫妇好不好呢。那个凄惨不堪回首的夏天还?#19988;?#29369;新。所以当信太郎自己一来邀,我就高?#35828;?#25509;下来。

  就算我去目黑他们的家不需要找什么藉口,但是我心里害怕地想像着,雏子和信太郎会不会和那年夏天一样渐渐地很不高兴、很见外地来看待我这个外人?要是有正当理由就可以克服恐惧的心理,无视于他们夫妇关系正在恶化,而大大方方地到他们家就好了。

  每个礼拜六我都见到信太郎。虽然说是见面,但已不需要像以前一样关在书房内。只要把在那个礼拜完成的原稿?#26377;?#22826;郎那儿取来,听他扼要地说明一些注意事项,我的工作就完了。剩下?#21069;?#21407;稿带回去,在下礼拜六以前誊好。只不过是这样简单的工作。打工的酬劳和以前一样。

  我向信太郎说不要这么多。他说?#19968;?#24819;再多给你一点呢,以前的工作只不过是末两天而已,现在是每天。虽然是带回家做,但每天都要花时间,只付这样?#37027;?#30495;不好意思。

  那时一种很无聊的想法掳获了我。我不由自主地觉得那是很有魅力的想法。

  我很认真地说:“那么用钱把我买走吧。”

  信太郎露出诧异的神色。我再说一次:“我不要打工的薪水,而是请你用那样?#37027;?#25226;我的身体和心买去。被老师买走是我的希望。”

  “真是乱来。”他讶异地笑,“不要再这样的胡说?#35828;饋!?br />
  “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我越来越搞不清楚了。”我这么一说就悲从中来,“要是搞不懂的话,还不如把自己卖掉。卖给老师还清楚些。”

  他静静地抱紧我。我们是在目黑的客厅,从敞开的窗吹来一阵带有冷意?#37027;?#39118;。远处有卖番薯的叫卖声,空气很澄净。待灯在夜色中清楚?#20102;?#30528;,反而看起来很悲戚。

  那天雏子不在家。雏子已很少会在家了。

  我每个礼拜六到公寓时,尽量用很开朗的声音问:“今天雏子在吗?”胸口就会紧起来。信太郎很难启口似地,一瞬间不说话,令我不知如何是好。

  有时是雏子到轻井泽去见大久保,有时是大久保上来东京看她。不知为什么若是在礼拜六。这么一想,我记起来大久保说过,信浓电器行除了七、八月以外,每逢礼拜天是定休日。

  雏子好像是依着大久保的休假而活,雏子会在都内饭店订好房间。雏子到轻井泽的时候,恐怕就在古宿的别墅内约会。

  然后隔天是礼拜天,两人可以好好享受在一起的时候。在礼拜天的夜晚难舍难分,再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

  那阵子信太郎的生活充满杀气。他决定把我每个礼拜六叫到他那儿去,恐怕是减少一点雏子不在的焦?#21069;傘?br />
  身体不好的老妈常请假,公寓满是灰?#23613;?#37027;么?#19981;?#29038;?#35828;?#38607;子也很少下厨。冰箱内堆的都是冷冻食品。

  雏子不在的周六夜晚,我常和信太郎到外面吃饭。在六本?#20928;?#21040;深夜。信太郎喝?#27809;?#22825;黑地。但是不管怎么喝都不会醉,也不会变得多话起来或是闭不开口。他就是像往常一样。要是死皮赖脸地求他,他会开个小玩笑,把我弄得开怀大笑,让我看到他好像很轻松。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有着无法填充的虚无感一直扩大。等我意识过来,他已铁青了脸变得很恐怖。

  一回到目黑的家,信太郎要我睡在他们房间。我说还不想睡,他?#19981;?#20551;装没听到进到书房。我没法子只好躺在他们卧房的大床上,静下来听书房的动静。床上有雏子的香味,我也变得无法入睡。

  这么不能入睡地迎接秋天的晨曦的我,起身?#24202;?#20986;卧房走到书房前,轻轻地敲门。没有回应。我想像会不会是在里面的信太郎冻?#27809;?#36807;去了,急得想叫出来。

  慌慌忙忙地转动门把看看。门没有上锁。开了一半,就看到背着窗帘的信太郎的身影正朝着书桌不知在做什么。

  他抬起头来,在满脸疲倦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衬衫的钮扣也忘了扣,头发凌乱。在他面前的书?#37070;?#25674;着《玫瑰?#27785;?#30340;原稿。烟灰缸中有好几根烟忘了拧息而冒着烟。

  我一问他是整晚都在工作吗。他说嗯,因为我睡不着。然后他整个身体瘫靠在椅背上,向我招手。“过来。小布,到这来。”

  我进了书房,到他身边。他搂着我的腰,把我抱到他膝上。阳光穿过窗?#38381;?#30528;灰尘像是碎玻璃睡一样闪着光。我因为睡觉时把中仔裤给脱光了,下半身只穿了条内裤。信太郎用?#25351;?#25720;我的大腿,他一面抚摸着一面看着我。

  一阵潜在的快感向我袭来,但是却没有开花结果。而像是被追赶着到尽头一样,取而代之的是悲伤。我凝视着他的?#24120;?#24320;?#21363;?#22768;哭泣。嘴唇激烈地颤抖,眼泪直流。信太郎用指尖?#24202;?#25105;的眼泪,我们就这么自然的双唇相接。

  然后我们会被一种比肉体欲望更遥远更极?#35828;?#24863;情所驱使,互相抱紧了双方的身体。比交?#22930;?#26356;要强上数百倍的愉悦支配着我们,在同时,比交?#22930;?#30340;空虚强上数百倍的空虚,也吞噬着我们。

  那是我和信太郎间进行着唯一有关对雏子的交谈,也是唯一的感情表现。我没向信太即提有关大久保的事,也没有问他对雏子和大久保的事是怎么想。因为不问也知道。故意去问明知?#26469;?#26696;的事未免太无聊了。

  诚实地说,我根本不敢向信太郎提大久保。我想避免两人会一齐责难雏子。我到底是怕什么呢?我想那时,我是相当害怕信太郎会说出要和雏子离婚的话。

  其实,信太郎和雏子分开对我来说,应该是值得高?#35828;?#20107;。但是我一点都不希望会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19988;?#26399;望这么世俗丑恶的结果呢?

  不管怎么说,信太郎和雏子是不能分开的一封。有关这点,我必须不厌其烦地强调。片濑夫妇像是神带给这?#37070;?#19968;匹兼具两性的骏马。对我来说,少了他们夫妻哪一位都无法活下去。要是用比喻来说的话,他们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时十月底吧。在一个颇为寒冷的晚秋的夜里,雏子突然造访我的小窝。那是礼拜天晚上。她说刚送大久保到上野车?#23613;?#24590;么样就是不想回家,所以到小布这儿来。

  好久不见的雏子带着很清澈沉静的表情。脸上白的部分很白,和那成反比的是脸颊像被蔷?#27604;?#32418;了一样。她没有擦口红,整个脸颊?#24651;?#32039;紧的。褐色的头发很自然地被着,美极了。她一直?#24651;?#39321;水昧充满了我的小房间。我记得我当时胸膛燃烧了起来。

  她把穿着的风衣脱了。就像是造访好友的房间时,把身子卷在电暖?#32769;隆?#25105;一到厨房?#24613;?#20914;咖啡,雏子说:“不用了。要是有威士忌的话倒是想喝一点。”

  我点?#35828;?#22836;,把便?#35828;耐?#22763;忌拿给她。我说冰箱的冷冻库坏了没有冰块,不巧可乐喝完了,只能掺水?#21462;?#38607;子微笑说?#21364;?#30340;没关系,倒了半杯满的威士忌。

  她两手捧着杯子,将它转来转去,嘴里好像说了些什么。雏子的声音被路过的?#28982;?#36710;声音盖过,我没听到她说什么。

  等到?#28982;?#36710;走远,我问她,“你说什么”。雏子用同样的口气、同样的声音重复说:“我和胜也上床了。”

  我很严肃地看着雏子。雏子回到往常讲这类话给别人听时的样子,她扭了身,斜着身体。像是回忆?#19988;?#20013;的呻吟声一样大大地喘息。

  “今天下午,在涉谷的宾馆。现在好像还在做梦一样。”

  我没说话。雏子喝了一口酒问:“有烟吗?”我把自己的烟递给她。

  好像本?#28147;?#27809;打算自己点火一样,雏子一含上烟,就理所当然地往我前面将嘴凑过来。我将点着火的火柴伸过去,手激烈地发抖,火焰摇摇?#20301;巍?#38607;子将我的两手稳定住。我撇过脸开始呜咽起来,肩膀颤抖着。

  雏子很讶异地问:“怎么?#29627;?#23567;布。怎?#32431;?#36215;来了。”

  我吸鼻子撇开脸说:“我搞不懂你了。”

  “不懂我?为什么?”

  “你要把老师怎?#31383;歟?#37027;么迷着那个人,你有没有想过老师的?#37027;椋俊?br />
  “有呀。我一直有把小信放在心上。但是小布,奇怪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呢?你不?#19981;?#25105;了吗?”

  我咬唇,瞪着雏子。“你告诉我,那个人哪里好?那人是你的什么?为什么这么迷他?只是一时呢,还是永远?我和老师要怎?#31383;歟?#31561;你吗,还是放弃算了?”

  那是很蠢的质问。是被感情驱使而发出的一连串疑问。雏子也无法马上回答。但是我是认真的,认真的想知?#26469;?#26696;。在?#21364;?#22238;答的时候,我着急地几乎要用指甲搔喉咙。

  雏子叹了一口气。她吸一口烟吐气,用细长的手指点烟灰。有一段颇长的时间不开口。我一直望着她,因为不想逃过她任何的表情,还有每一瞬间嘴角微妙的变化。

  她终于开了口。“小布,你不要吓一跳。这是很认真的话。我想我再过一阵子会和胜也住在一起。”

  我皱起眉看着雏子。

  雏子?#27785;?#25105;一眼说:“拜?#24515;悖?#20808;听我说。说这种话是有点不要?#24120;?#25105;们是认真的。和他不是以前那种好玩的关系,小布。连性这种事做不做都无所谓了。做也好不做也好。当然,刚刚是做了。但说真话,我很想和他做爱看看会是什么样。我要求他只要一次就好。但是好奇怪,就在我想做也好不做也好的时候,突然想就一?#25105;?#22909;,无论怎么样都想做做看。胜也好像已经决定在我和小信分手前先不上床。但是我想试试看。还好做了。和他的做爱可以说是完美极了。让位觉得,?#37070;?#20960;乎不存在那样完美的?#22253;?#19968;样。”

  雏子自嘲地笑着。“但是我爱的不是胜也的肉体,他爱我的也不是我的身体。肉体的快乐马上会消失,但是精神的快乐永远存在。今天我?#31181;?#26032;确定了这一点。”

  “要是不爱肉体那?#21069;?#20160;么?”我挑衅地问。

  雏子眯起眼用手指夹着烟一直盯着我。“小布,你不懂吗?这种事你到底不懂。”

  “我是不懂。”我马上说,“我也不想去懂。”

  “是吗?”雏子说,将烟捻熄。她又看着我:“真?#19978;А?#25105;以为小布会懂,你或许不相信,我和胜也到今天为止什么都没做。是有在一起睡觉,但什么都没做。我不会在小信面前说谎,真的什么都没做。也不想做。”

  “那么一直不做的话不是很好吗?”

  “你为什么生气?小布。我和胜也上床让你生气吗?”

  我摇头,又哽咽起来。眼睛开始润湿。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我说不出话,也失去理性,只有眼泪直流。

  “我呀。”雏子看着我的泪像没看到一样。“我爱胜也。第一次这样爱一个人。这让你生气吗?那我应该怎?#31383;?#25165;好呢?”

  我问:“你已不爱老师了吗?”

  雏子叹息,握住我的手。“那和小布投关系。小布不用担心那样的事。”

  但是我想知?#26469;?#26696;。我低声说:“你已经不爱老师了吧?”

  雏子没辙地看着我,稍微眨了一下眼。“爱的本质不一样,你懂吗?小布。”

  “不。”我粗暴地说。自己再也忍不住,过去抱住雏子。

  我不太记得在那瞬间雏子有没有抱紧我。但是她没有拒绝我。于是我就两手绕着雏子的脖子,将?#38472;?#22312;她的?#22868;淶却?#22905;的爱抚。心脏噗通地跳。我全身都在期待着她,无法动弹。

  她用手拍我的?#22330;?#22905;柔软的秀发弄得我痒痒的。但是她没有爱抚我,只是?#38382;?#22320;捏我的脸颊,静静地解开我绕着她颈上的手,然后按着我的手说,?#30333;?#26377;一天?#20445;?#22905;用橡?#30422;子?#20687;姐姐又像老师的语气说,“一定有一天,小布会懂得的。”

  “我什么都不想懂。”我含着泪说,“雏子已经把老师还有我都忘了,随便我们怎么?#24049;謾!?br />
  ?#23433;?#27809;?#23567;!?#38607;子说,“那和这个是两回事对不对?”

  “亲我。”我说。我的口气并不是耍任性而是命令的口吻,令我自己也感到可怕。但是我念头一转,这又有什么关?#30340;亍?#27604;起雏子的背叛,不管如何大放原词都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过错。

  雏子默默地看着我。“快点。”我急了。但出不了声,自己觉得很悲惨,又流下眼泪。在泪中模糊地看着她的?#22330;?#38607;子用双手把我的脸捧过来,吻了我的唇。轻轻地,轻到像蝴蝶停在花上一样。那是无心的一吻。

  雏子很明显地拿我没办法,同时也感到困惑。我感到雏子分明是向我宣示着……你心中那?#20013;?#20498;错的欲望并不能称之为同性恋。事实上,是我先开始玩起相互抚摸身体的游戏,也感到责任是在自己身上。但是那也已经过去了。我没办法认真地再陪你玩这种游戏……

  “我最?#19981;?#23567;布了。”雏子说,“当然也?#19981;?#23567;信,我最?#19981;?#20197;前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起聊天、喝酒。”

  “以前?”我张大眼,“你是说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

  “对。”雏子喝着威士忌平静地说,“即使?#19968;?#24819;,现实也不许可。怎么样都不可能了。我想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和胜也一起度过。今天我们还在商量这个问题。两人为了要能在一起,可以不顾一?#23567;?#29616;在我脑里想的只有这件事。”

  我想做出一副不?#23241;?#34920;情,像听到嘴里三句离不开情人时那种受不?#35828;?#34920;情。但是怎么样也做不出来。我只是紧抿着嘴撇开?#22330;?br />
  雏子继续说:“目前大概还是我去轻井泽会比较频繁一点。他是一定会辞去信浓电器行的工作到东京来的。但是有某种原因非等到明年的三月不可。所以我只有去配合他的时间。”

  “某种原因?”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因为?#26174;嫉?#20851;系,到明年的三月才会到期。因为他受到老板的照?#32781;?#20182;也是讲情义的人,不能说辞就辞。”

  她讲起来好像是已经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一样。不然就是一生也离不开他的共犯一样。这比我听她说爱他千百次还要更刺耳,雏子简直变成了一个俗物。我想恐怕她过没多久,就会向信太郎提出离婚、分?#25735;?#25644;新家的话吧。

  我好不容易才点点头,然后说:“雏子小姐。我想或许是我们分开的时候了。”

  我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20174;?#34850;的话,讲完了以后头都晕了起来。

  “你说什么?小布,你确定吗?”

  “再会吧。你已经不需要我了。”

  “没这回事,我当然需要你。不然的话我怎么会来这里呢。”

  我实在是昏了头。到现在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可能是太激动了,或许是极度的混乱中激起了我潜在的欲望吧。

  我直直地看着雏子说:“请抱我。”

  雏子没说话。就这么一直保持沉默,面无表情。脸上没有动摇、没有轻蔑、没有厌恶,什么表情都没?#23567;?#22905;?#37027;?#22320;调整了姿?#30130;?#28982;后很平静地挑起眉毛。

  “我是女人哟。小布。”她静静地,并且毅然地说,

  “我?#19981;?#30340;是男人。不管我有多?#19981;?#20320;,也没办法和你做爱。”

  她可是一针见血。一点都没有必要去猜测话中的意思。

  她说得没错,我毫无?#24202;?#20313;地,也没有?#24202;?#30340;权利。我只不过是误解了雏予那种娇野的魅力,和无视于世俗道德的奔放的生活方式,还有她那种毫无邪念抚摸同性的癖好,误以为那是对我有性需求而已。

  羞、后悔、绝望,还有自我厌恶,这些情绪一时间全涌上来。我到底是怎么了?想摧毁自己,无法?#24066;?#33258;己还这么好好地活着。

  但是雏子却很冷静。她慢慢地喝于了杯中的威士忌,望了我一眼。“我?#27809;?#21435;了。?#19968;?#20250;再来,小布。你不要再说什么分开的话。”

  她站起来穿上风衣。我看到雏子右脚的?#23458;?#33073;了线,对我来说那不是常有?#37027;?#20107;后的痕迹,而是雏子和大久保见面时浑然忘我的证据。

  “那么……再见了。”雏子低声说,站在门口回头望着我。

  我实在不敢相信站在那儿的是我那么在意的一个人。雏子像他人一样,朝着我浮起应付似的笑容。为了捞命掩饰,?#25351;由?#20102;虚假,她向我摇摇手。

  就像是和过去的爱人装作只是朋友、笑着谈天的那种酸痛,在我心中扩大。再见了,我说。我是带着深切的含意而说。但似乎雏子没有感觉到。

  我真正地开始病恨大久保就是在那个时候。要是大久保没有出现的话,雏子还会像以前一样和信太即感情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丽我也可以夹在他们中间尽情享受着幸福。那种即使豁出一切也在所不借的幸福。

  在我的想像中,我不知多少次地企图杀大久保。甚至可以说,早在那个时候大久保已经被我杀死了——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36739;?#38190;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36857;?/span>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