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23節

  和信太郎在強羅過了一晚后才不過兩天,也就是大約四十二小時后,我拿著獵槍對著大久保扣下板機。

  要是后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毫無隱瞞地真相大白的話,那四十二小時間,我的精神狀態如何,一定會被拿出來當主要的問題討論。

  一定會有人說,我在聽完沖擊性的告白,到扣扳機那一瞬間為止的四十二小時中,受到生乎前所未有的激烈感情所襲擊而渾然忘我、自暴自棄。精神狀態脫離常軌。而在那樣的情形下,我對大久保的憎恨和嫉妒也就無形中膨脹。

  但事實絕不是那樣。我既不激動,也沒有自暴自棄。在強羅聽了信太郎的一席話,過了一夜,迎接清晨來臨以后,到二十八號的傍晚,在輕井澤古宿別墅拿著獵槍這之間,我甚至可以說是籠罩在寧靜之中。

  當然,不只是單純的心情上的平靜。要是舉例來說的話,肉體的痛苦達到最高點時,會疼痛得麻掉一樣什么都感覺不到。神經極度繃緊的結果,到達了飽和的狀態,什么苦痛、絕望和失落感,都失去了意義,只剩下無形的平靜。我這么說你應該懂得了吧。

  在強羅的時候,我在信太郎前面那樣地飲泣,但從那以后到跑到古宿去為止,卻沒有流淚。在他人的眼光中,或許我是一張正在沉思的臉,但以我自己來看,我當時只不過是一直處在過于疲勞之中,不想和任何人說話而已。

  要是問我當時在想什么,我也無法回答。我的確是在想著些什么,但是那全是無法用言語可以形容的東西。是腦中完全沒有脫離常軌的想法,像是因為對大久保的憎恨一分一秒在增加,想要怎么樣才能把他除掉啦、應該用什么方法啦,這些想法毫不存在。

  卡謬寫的《異鄉人》這部小說中,主角莫里森沒有特別的理由,就對一位阿拉伯人連續開了四槍。我在讀那本小說時不能理解的地方,經由我自己引發的事件而有了答案。人是可以像莫里森一樣地殺人的。

  雖然一般認為殺人必須要具備兇殘,憎恨、憤怒,或絕望這些情緒。但是那是假的。只要被一點點的虛無感所鼓動,人可以輕易地變成莫里森。

  因為大久保礙事所以殺了他。這么想的確是很簡單,他也的確是礙著我,我恨他拆散我和片瀕夫婦。我是想沒有他就好了,但不是因為這樣就把他給殺了。要是想把他除之而后快,即使像我這么笨的人,也會擬好殺人的計劃,然后依計劃行事。

  我好像是站在一片一望無際永遠虛幻的草原的正中央,沒有任何路標,沒有樹木、沒有草,連天空和陸地的界限都沒有。真的是什么都沒有的灰色原野。

  我在那兒什么都沒做,只是手上握著獵槍。獵槍上了膛,除了扣板機以外沒有其他可做的,所以就扣了扳機。

  到現在我也只能這么說。

  抱著秘密在強羅的溫泉旅館過了一夜,第二天我和信太郎回到東京。雖然兩人都不太開口,但是還是交換著普通的談話。像是冷不冷?不冷;前面是在建什么呀?以前只不過是一塊空地嘛;香煙沒了,到下個休息站買。前一個晚上信太郎告訴我的話我沒有去提,信太郎也不提。

  到目黑的家已是下午兩點以后。我和信太郎都不認為雛子會在家。果然,公寓里空無一人。不可思議的是弄得那么亂的室內,卻已恢復得井然有序。破碎的玻璃碗盤、摔壞的小東西全部被收拾得于干凈凈。也沒有碎片,甚至連地板都被吸塵器吸過,只有撕破的窗簾就那樣接著。原本堆放著許多雜物的起居室被這么整理后,反而看起來比以前要寬廣。

  在書房丟得一地的書都歸回到書架上,廚房也整理過了,流理臺的不銹鋼被擦拭過,垃圾也被丟掉了,地板光亮整潔。

  只有夫婦臥房中雛子專用的衣櫥亂糟糟的,好像不知應該帶走哪些衣服。有疊到一半又亂塞到里面的衣服和內衣。

  化妝品雖不是全部,但被帶走了一半。臥室中有雛子專用的衣柜,信太郎將抽屜打開,發現里面副島送給雛子的禮物,那件她一到冬天就相當喜歡穿的絲綢長裙不見了。

  一去看玄關,發現雛子冬天穿的長靴也不見了。當然也沒有看到原本掛在那里的大衣。很明顯的,雛子在收拾了屋子以后,帶了些常穿的衣物就這么出了家門。但是卻沒有看到留下任何書信。

  我看得出整理過的室內,等于是雛子的告別。我想她是真的離家出走了。信太郎應該也是這么想。

  但是我們心照不宣。因為極端的疲勞,加上不知為什么的,那時我感到相當的饑餓,我們到廚房開始弄一些東西吃。

  冰箱里沒有什么可以煮來吃的食物。信太郎煮了意大利面,我就把有的青菜和火腿切好,和煮好的面加上番茄醬炒在一起。我們就在廚房的桌子上一語不發地吃了起來。

  信太郎飯后倒了杯純威士忌喝起來,沒多久就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我不認為他睡著了,我知道他這么一來,就可以不用和我說話。

  室內射進了冬天午后的徽弱的光,只聽到瓦斯爐里冒著煙的聲音。

  我站在臥室的窗戶旁,一面吸著煙,一面望著窗外。冬天的午后天很快就黑了,外面已經漸漸暗下來,將西方的天空染上嫣紅。

  我不知自己想做什么,也什么都不想做。躺下來又好像睡不著,但也不會園為這樣就去喝酒,也沒有傾聽惡魔的聲音說“你還不如這么死了算了”而跳樓自殺。

  那時自己所能做的,只是睜著眼重復地呼吸。只是毫無意義地活著,只是這樣而已。我就一直這么看著天空撤下黑幕,突然感到自己變得空空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我想,就算搞不清楚也沒關系,就這么動也不動地站在那里。

  窗外夜幕低垂,就在這里,信太郎坐著的椅子發出嘎嘎的聲響。

  我回頭,我們倆交換了目光,是在那天第一次的四目交接。但是室內光線灰暗,我無法看出信太郎的臉上是什么表情。

  我曾經想過,要是那天我回到自己的家不知會是什么結局。雛子是在第二天早上打電話回來的,要是我回自己住的地方就當然接不到那通電話,也自然不會和雛子說到話。

  如果是沒有直接和雛子講到話而時間就這么過去的話,或許我不會那么想要見到雛子。雖然我一定會在某一天有所動作,但至少我不會在二月二十八號那天到輕井澤去。要是我沒去的話,或許大久保就不會死。

  明明知道現在去想這些為時已晚。但讓我再次感覺到,自己和片瀕夫婦還有大久保四人間的交會不可思議。主宰我們命運的齒輪,就從那一刻開始一點一點正確無比地運轉著。

  二十七號那天晚上,我問信太郎:“今晚我該怎樣好呢?”他好像有點厭煩,用為什么這種事還要他來決定的神情望著我說“你待在這沒關系”。他就只說了這句話。

  在這沒關系……這種很沒勁的說話方式,讓人感到問題本身很沒常識,回答得也很愚蠢。我想,這是曾經對我抱有過欲望的男人嗎?是愛著我的男人嗎?在他的話語里沒有一絲絲愛意和熱情,也沒有共犯者間的親密感。就好像是身體一部分的頭發、xx毛,或是指甲這些沒有意識的東西,突然開口問說“我要怎么辦好呢”的時候,任誰都會有的那種表情。

  這個人是不是在后悔告訴我那個秘密呢?這個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然后我馬上想,不、不會的,這個人失去了雛子,正被悲傷所淹沒。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來與旁人相處。

  但我并沒有因為這樣,就把信太郎一個人留下來回到中野的公寓。我想在他身旁。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

  那是個暗長的夜。到晚上信太郎進了書房,打了兩三通不知打到哪的電話。他一出書房就對我說:“我明天一定要到學校去。”

  三天后的三月一號是他教書的大學入學考試放榜的時候。不會因為放假就完全不用去學校。他當然不能向周圍的人說:“事實上,我和我的妹妹結婚。而這個我比誰都愛的妹妹,卻為了愛人離家出走,所以我實在是無心工作。請你們諒解。”只要他沒有發瘋,恐怕是說不出口的吧。當然他也還沒有失去作為這社會的一份子的自覺,似乎也無意這么做。

  只有信太郎一人回到現實……我這么一想,突然間感到被遺棄的寂寞。事實上,這種想法也馬上消失了。因為我已經搞不清楚什么是現實、什么是幻象。隔天清晨,信太郎去學校后,我也沒有想自己怎么辦。或許我會一直留下來,或許不會:或許會活著,或許會死去。所謂明天和昨天,對我來說都只是茫然流過的時間中的一點而已。只不過是小小的黑點。

  到了夜深的時候,大概是過了十點左右吧。信太郎在我面前打電話到輕井澤的別墅。響起長長的鈴聲,響了二十八次他才把電話掛了。我想,當時雛子二十八歲,他是不是因為這樣數了二十八下呢?或許只不過是巧合也不一定。

  那天晚上,沒有任何電話。我們不想睡,但是也不想喝酒、聽音樂、吃東西或出門。什么都不想做的我們,到了夜深一起上了床。

  我并沒有那個意思,但是一感到他的溫熱,我就把臉靠在他的臂彎下。這么一來,他誤以為我在等待著他的愛撫。

  信太郎說:“對不起,小布。”他輕輕撫摸我的手,“我今天不想。”

  我感到些徽的羞辱,我離開他的身體翻過身背對著他。信太朗有一會兒沒說話,然后從后面抱住我。

  “為什么向著那一頭,不過來面著我呢?”

  “這樣就好。”

  “不好。”

  “沒什么不好。”

  “為什么?”

  “不為什么。”

  我根本不想怎么樣,也不想跟他做愛。連想都沒想。

  信太郎捉著我的肩想把我轉向他自己。我一激烈地抵抗,他就好像疲倦了一樣停止動作。他把臉靠到我的背后,吐著長長的熱氣。

  那是寒冷的夜晚。關掉暖氣的房間變得很冷,我感到被子也很玲。

  “昨晚的話……”他開了口,講到一半聽不清楚。

  我身體緊張起來。“什么?”

  “昨晚的話,你這一輩子都不要跟任何人說。”

  “我知道。”

  “我說出那件事,你是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我是不會再跟你以外的人說了。”

  我瞪著屋內的黑暗,輕輕地點頭。

  “你覺得責任很重吧?”他問,“你又沒有要求,我就告訴你那樣沉重的秘密,而且還要你不能告訴任何人。你或許不太高興吧。”

  我搖頭。“沒這回事。”

  “我有點后悔,或許不應該把你給卷進來。”

  “沒關系。”

  “要是可以的話,請把它忘了。”

  “什么?”

  “昨天的話。”

  我極過頭看著他說:“這實在是太無理的要求了。聽過一遍的話是很難忘得掉的。”

  “說得也是。”信太郎微笑說,“你說得對。”

  “請放心,老師。昨天的話,我不會向任何人說,我向你保證。”

  “小布。”

  “什么?”

  信太郎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微光。他輕輕地碰我的唇,那很明顯的是感謝的吻。除此之外毫無其他意義的吻。

  二十八號清晨九點整,信太郎出門到學校去。

  他出門時問我今天做什么。我說“回家”,說是這么說,但并不想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只是因為留下來也不知要做什么,所以只好說會離開。

  信太郎向我說要是我要回家的話,把鑰匙寄放在管理員那。我點頭,送他出門。我也沒有想對他說“那么。這是最后的一面。我們短期內不要見面吧。”也沒有像是少女漫畫的主角一樣陷入傷感的情緒,想著搞不好自己再也見不到信太郎了,自己再也不會到這個地方來了。

  信太郎一出了玄關,我就將夾在玄關的早報獨出來。報上的頭版大幅報道著“中美發表共同聲明”。

  我將廚房的碗盤洗干凈,用毛巾擦好歸回原位。只要打開報紙就會看到三大張有關淺間山莊事件的新聞。我應該知道那天早上十點警方要突擊山莊。但不知為什么,那天報紙上我注意到的,只有尼克森總統和周思來微笑的照片。

  在我收拾完屋于抽著煙的時候,電話響了。我心臟噗通噗通地跳。我想或許是雛子打來的,又想,不,可能只是普遍的電話。又轉而一想,不能說一定不是雛子呀。

  在期待與不安中,電話鈴或許會中斷,我決定拿起電話筒。

  是雛子。她用很艱澀的,好像在應付外人有點不自然的語氣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小信在嗎?”

  “他剛剛出門。”我說,“雛子,你在哪?”

  “輕井澤呀。”

  “在別墅吧?”

  “是呀。”

  “昨天打電話到那去,沒有人接。”

  雛子沒有回話。“小信有沒有說幾點回來?”

  “不知道,我沒問。”

  很短暫的沉默。“小布,你昨天就在那嗎?”

  “嗯。”

  “要是你想一直待下去,就待著沒有關系。”

  “什么意思呢?”

  “我呀,我不想再回到小信身邊了。”

  我一不出聲,雛子就說:“對不起,我忍不住感到苦痛。”她吸了吸鼻子說,“已沒辦法了。”

  “可不可以見你最后一面?”我問。有一點想哭但是沒有淚,我感到站著的兩腳穿過了地板往一樓掉下去,而就這么掉進無底的深淵。

  我握緊聽筒說:“我想見你。好不好?”

  “你這么說就奇怪了,從今以后,我還是會常常見到小布呀。”

  “我想去見你。”我說,“就是現在。”

  “現在?”

  “為什么?你說你要來這兒?”

  “不可以嗎?”

  “嗯。不是不能,但是到底?”

  “我這就過去。”我打斷雛子,“我有話和你說。”

  “什么?”

  “電話不好說。”

  “奇怪了,是什么話?”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說,“大久保也在那吧?”

  “在。所以呢?”

  “我要說的話也想讓他知道。”

  “這樣嗎?”雛子說。繼續著猶豫不決的沉默,然后終于說:“好吧,那么我等你。這里可是冷得不得了喲,多穿點衣服。”

  我沒應話就掛了。我后來回想時覺得不可恩議的是,我一掛了電話后,我對雛子的事、信太郎的事、還有自己的處境、接下來到輕井澤要說什么話……等等全部忘了。實在夠愚蠢的。那時在我腦中的第一大事,就是自己身上帶的現金夠不夠到輕井澤去。

  要是不夠的話得馬上到哪兒借錢才行。但是又沒有可以借錢的好朋友。我一面想著怎么辦,一面看著錢包。

  去的錢是有,但是不知夠不夠回來。可是很奇怪的,我似乎根本不在意,只要能到輕井繹就好。我很快地跑到信太郎的書房,從書架上取出時刻表查班次,然后不慌不忙地出門。坐上中午那一班從上野開的特快車的話,傍晚就可以到達輕井澤。

  我進了浴室。對著鏡子擦口紅,用信太郎的梳子梳頭。關了暖氣,確認窗戶都關好以后,我穿上短外套,走出玄關上了鎖,然后到一樓把鑰匙托放在管理員那。

  這期間我的心情都沒有任何的動搖。要是說有什么與往常不一樣的地方的話,可能就是我不管走在哪里、做什么樣的動作都沒有真實感。除了這一點以外,我想,我可以說是相當地平靜——

  轉載請保留!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