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第26節

  我走出了臥室。完全不記得手上的槍放到哪里,是怎么下了樓梯的。我的腦中還有胸中被一大堆碎屑所塞滿。好像自己不是人,而是個布偶。

  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像是跳著踢踏舞的舞者一樣。有好一會兒,只是不停地轉著圈。等到意識過來,發現自己置身在起居室。

  火爐還在燃燒著,炭火已經弱了,變成黑炭啪啪地響。電視機還是放著我不能理解的影像。畫面涌出一堆人群,在用繩子圍起來的通路中,一群男人粗暴地沖撞行走。全部的人頭發都往后梳,所以額頭不自然地突出。看起來充滿仇恨。

  那是被警方逮捕而在電視機前曝光的連合赤軍的成員。他們是在長時間的攻防戰之后被逮捕的犯人,但在那時,我連這一點都無法分辨。

  我腦中想的是,不打電話給警察不行。腦中就只有這個念頭。我到電話機旁拿起聽筒,沒有聲音。我按了好幾次,才想起來電話線被切斷了。

  我腦中完全沒有想到,應該到哪借個電話打給警察,或是到公路上找公共電話亭,叫計程車到警察局自首。我甚至連為死亡的大久保和信太郎,還有為昏倒的雛子叫救護車這么要緊的事都沒想到。

  我到玄關穿上鞋。怎么樣都想不起來警察局在哪。要是打公共電話的話,應該要準備零錢,但我也忘了把錢包拿出來。

  我滿腦只是想,不到外面不行。打開門到了外面。我怎么想都想不起來,那天晚上我是不是穿著大衣。要是穿著,那就是說我到了別墅以后都沒有脫下來。也就是說,我在扣扳機時大衣也穿在身上。

  那時氣溫應該是已經降到零下七度左右。但是我沒有感到寒冷。外面的樹木被罩在冬天的黑暗中,出了別墅發出的亮光的范圍就是一片漆黑。

  我沒有靠別人的燈光,只是靠自己的感覺在黑暗中行走。被雪覆蓋著的石子路滑溜地可怕。皮鞋底簡直像溜冰鞋一樣。我在到達公路前,至少摔了有三四次跤。

  我只聽到自己呼吸和滑走在路面上的腳步聲。有時想起了自己扣扳機的撞擊,就好像在做惡夢一樣。

  我一到公路上,就一直往東邊走。在遠處有警車的聲音,或許是來往車輛相當多,我完全不記得四周的景色。我腦子相當疲倦。或許是因為天冷,我不停地流著鼻水和眼淚。我的腳尖、手指,還有臉和頭部,幾乎凍得失去感覺。但是身體卻是火燙地,甚至還流著汗。

  有時,我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是要做什么、是為了什么在走著。明明眼睛是張開著,但是有時什么都視而不見。

  走著走著還是看不到警察局。沒有其他人在人行道上。包括加油站在內,大部分的店都關著。就算店里有燈光也沒有人影。

  我連續走了五十分鐘。看到一部車閃著照后燈停在路肩,接著長野的車牌。一位年老的男人,在車內的燈光下好像是在找東西吧。他在車座后面的袋子里摸索著。

  我接近車子敲前座的玻璃。男人嚇了一跳望著我。我隔著玻璃問警察局在哪,他好像什么都聽不到,把窗子打開了一只。

  我再問了一次相同的問題。男人說在這前面的交叉路口順著路往直走,左邊就是警察局。然后男人皺眉問道:“怎么啦?是不舒服嗎?”

  我什么都沒說,也沒道謝就開始走起來。走了一會,就像男人說的,在前方有個交叉路。車子越來越多,在各處都聽到喇叭的聲音。不只是一般車輛,還有機動隊的裝甲車,以及電視轉播車。

  交叉路的前方,有不同往常的光亮。可以看到許多人在路上走著,還有跑著。

  我往光亮的地方繼續前進。四周很嘈雜,不管面向哪都有燈,人群的說話聲好像一直在后面追著我跑。

  在警察局前有一大群警察站著。在手臂上別著識別徽章的媒體記者,口中不知說些什么來來往往。建筑物里面燈光大作。

  我越過警員們的身旁,正想進到里面時,一位年輕警官對著我喊:“喂!等一下。”把我叫住。

  “你有什么事?”

  那是與我近乎同年齡的警員。在小小的右眼旁,有一個大大的黑痣。因為實在太黑了所以看起來好像長了三只眼睛。

  我不是看著他的眼睛,而是看著那個痣說:“我殺了人。殺了兩個人。”

  警察露出詫異的神色。我的聲音相當地沙啞,所以他可能以為聽錯了。

  我咳了咳再重復了一次說:“我殺了兩個人。”“大概是在一個鐘頭以前。槍殺。電話不通,所以我是走來的。我該怎么做才好呢?”

  我說著說著,覺得有什么東西在身體里面彈起來。好像是從深的水底浮到水面上一樣,現實感在我心中蘇醒。我說著連自己也聽不懂的話。兩手遮著臉,嗚咽起來。眼淚像泄洪一樣噴出。一滴滴的熱淚掉落在我凍僵的臉上。

  不知是誰扶著我的手臂,不知是另外哪一位抱著我的肩膀,把我帶到里面。但是他們沒有像對待連合赤軍一樣,那么粗暴地對待我。

  在那之后,我的人生中再也沒有可喜的事。但是在某方面來說,即使是那樣,我也已覺得足夠了。信太郎沒死。在幾個小時以后一位警官告訴我。他的腰部被擊中送到醫院,但是沒有生命危險。一聽到這個消息,我吐了一口氣。在激動之余,倒在桌上,放聲大哭起來——

  轉載請保留!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 2015 渡邊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費閱讀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