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终章

  从仙台布美子的葬礼回来后,鸟饲津三彦马上就打电话到出版《玫瑰沙龙》的出版社。因为他实在很想读这本书。

  但是出版社的回答让人失望。对方说,虽然没有正式绝版,但是很?#19978;?#30340;现在没有存货。一本都没?#23567;?br />
  这家出版社是以出现代文学为主,是颇具规模的出版商。曾经担任片濑信太郎编辑的佐川已经超过了五十岁,现在担任编辑主任。

  据布美子说,佐川以超出一般的热情盼望着《玫瑰沙龙》的诞生。鸟饲想,如果布美子的印象正确的话,他家里一定很珍惜地保存着《玫瑰沙龙》才对。同时鸟饲心中有着些许期待,如果能与佐川见面的话,或许会知道片濑信太郎的消息。他先打电话要求见面,然后亲自到出版社去。佐川很快地到接待室?#20174;?#25509;他。

  就像鸟饲想像的,佐川是那种没有失去年轻时代热情的男人。佐川说他看过好几本鸟饲写的书。他有其他不用功的年轻编辑学不来的那?#32456;?#26538;实弹的学问。鸟饲对他抱有好?#23567;?br />
  除了向布美子保证一生绝不说出去的秘密以外,鸟饲简单地将来意说明。鸟饲说原本想写一本矢野布美子犯罪记录的小说,因为个?#35828;?#29702;由而决定放弃。但是想见片濑夫妇一面,想亲口告诉他们布美子病逝的消息。鸟饲一这么说,佐川就大大地点头。

  我见过布美子小姐一面。对了,是因为《玫瑰沙龙》的事和片濑夫妇见面的时候吧,她也在场,脸是圆圆的,但是身材很瘦,整体感觉相当纤细。?#20197;?#20040;也想不到后来会演变成那样。她过世了吗?是这样的吗,是几岁呀?

  “今年是四十六岁。”

  “四十六岁,还那么年轻。”

  鸟饲点头说:“现在还与片濑夫妇有往来吗?”

  “偶尔。”佐川说,“但是最多也不过是一年一次吧。他身体变成那样以后就非常讨厌出门。除非我登门造访,他是很不容易出门来的。”

  “片濑先生现在是在哪工作?”

  “短期大学的教授。是在镰仓罗?”

  “是的。”

  “上下班怎?#31383;歟俊?br />
  “他夫人每天开?#21040;?#36865;。”

  “雏子不是不会开车吗?”

  “那是以前。”佐川笑着说。“?#24405;?#20043;后,老师变成那样,她就去考了驾照。现在可是横冲直撞的,还超速被抓过呢。”

  “是吗?”鸟饲笑着说。

  鸟饲调整坐姿,再一次向佐川说:“如果方便的话,请介绍我和他们认识。”听了这话,佐川马上将身体往前倾。“要是这桩事,我可以来想办法。但是我没有办法向您保证片濑先生会怎么说。我想?#19968;?#26159;必须好好向他传达清楚。”

  “您是指?”

  佐川好像在考虑用词,有一会儿没说话。“我是指矢野小姐去世的消息。事实上他们三?#35828;?#20851;系真的很微妙。片濑先生、夫人和矢野布美子。现在?#19968;?#24819;起来都印象深刻。他们三人感情真的很好,几乎可以说?#29611;?#36229;乎寻常。”

  “三人就像是《玫瑰沙龙?#35775;?#20889;的一样。”

  佐川眼睛一亮,然后眼角有点润湿。不仔细看几乎察觉不到。“就像您所说的。您从哪儿听来的?”

  “从矢野布美子那。”鸟饲说。

  就像鸟饲预料的。佐川家中保存着两本珍贵的《玫瑰沙龙》的初版书。鸟饲一说想到旧书店一家一家找,?#20174;?#27809;有办法买得到,只是很费时间,佐川就说将两本的其中一本赠送给他。

  几天后,就收到了佐川寄来的《玫瑰沙龙》。就像布美子形容的,封面浮着透明的蔷?#34987;?#24418;。是一本很美很厚的书。

  一面往下读着的鸟饲,觉得布美子说的一点都不假也不夸张。就像是所看到的和所描述的一样,《玫瑰沙龙》简直是布美子和片濑夫妇爱情悲欢离合的缩影。是掺杂着很浓郁的情色场面的散文似的小说。就像是他们的故事。

  读完那本书花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之间,鸟饲的睡眠时间合起来不过六小时。在?#24651;?#26102;候,他一直想着布美子,想着这位原本决定把故事随着自己的死一同埋葬的女性,却在最后向他说出一?#23567;?#22905;说的每一句话,就像是眼前的书一样。他读着小说哭了起来。这恐怕是生来的第一次。

  鸟饲打电话向佐川道谢。佐川说,我向片濑先生商量,但是不怎么乐观。好像片濑先生不太愿意与人见面谈有关那?#24405;?br />
  他希望鸟饲再等等看看情形。鸟饲也只有如此。一个礼拜之后,他又接到了佐川的电话。

  “对不起。”佐川说,“?#35805;?#19978;忙,我打电话给他,看他愿不愿意改变初衷,但是?#35805;?#27861;。他似乎不想再想起那件事。当?#35805;?#25324;矢野布美子的事。他说什么都不想知道,那已是过去的事。”

  鸟饲没有放弃。他向佐川要了片濑夫妇的住址,写了一封信给他们。

  矢野布美子因得了子宫癌享年四十五岁。因为某种因缘际会,临终前我在她身边。我想向两位传达她的遗言,所以请一定让我有机会见见您。

  在信?#24067;?#19978;了自己的住址和电话。但是没有勉强他们一定要回信。过了一个礼拜,过了十天都没有下文。

  他又再写了一封信。这封要比上一封长。

  布美子临终前说,她最?#19981;?#24744;们了。她拜托我只要把这句话在死后传达给你们知道。我尊重她的遗志,所以如果日后您想知道布美子的事的话,请不要客气与我联络。他加上了这么一句。

  打着写实小说家?#20449;?#30340;?#35828;?#20449;或许会让人有戒心。担心这点的鸟饲很诚实地把自己接近布美子的前前后后都写在信上。他最后写着,原本是要写她的犯罪记录,但是她什么也没有细说就留了这么一句话与世长辞。

  但是还是没有片濑夫妇的消息。连一张明信片都没?#23567;?#26102;光飞逝。鸟饲因其他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没有一刻忘记布美子向他说过的话。等到夏天接进尾声,进入十月?#20445;?#20986;版社的佐川来?#35828;?#35805;,问想不想知道有关片濑先生的事。乌饲想起来佐川帮他这么多忙,结果自己不但没有向他报告?#24405;?#30340;发展,连写明信片请安都没?#23567;?#40479;饲简单地报告了最新的进展,然后对自己的疏忽表示歉意,想请佐川吃饭。佐川说恭敬不如从命就答应了。

  晚上七点,等佐川下班后,他们约在佐川指定的餐馆见面。那是下着雨带点冷意的晚上。佐川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点到。他说着雨下得真大,然后脱了外套,从口袋?#24515;?#20986;了一?#35805;?#33394;的信封。

  “我想您或许会有兴趣就带来了。是在片濑夫妇家门前照的。”佐川这么说,要鸟饲打开信封。信封里是一张很普通的彩色照片。在满是?#26434;?#33538;盛的绿色庭园中,有一?#38405;信?#36718;椅上的男人白发?#22278;裕?#30475;着镜头。女的弯着腰把手放在男人膝上盖着的毛毯上,只有脸微笑着往前看。

  “是片濑夫妻。”佐川把被雨?#38382;?#30340;皮包放在柜台的角落说,“是三年前照的。那上面有日期对不对?我去看他们?#20445;?#27491;好身上带着照相机,在准备告辞的时候照了这张照片。”

  日期是一九九二年五月三日。佐川利?#27809;?#37329;周的休假,到镰仓片濑夫妇的住处登门造访时照的照片。

  在夫妇的正后方有木制的门柱,那后面有屋顶的车库里停了一部白色的轿车。一株粗大的谈色?#19968;?#26641;和门柱并排。那株树?#30001;?#30340;枝干另一头,可以看到一栋两层的木造楼房。因为很远所以看不清楚。

  除了开着粉红色的?#19968;?#26641;,没有其他鲜艳的植物。长着茂盛枝叶的树木将四周复盖,使周围都有点暗暗的。在树?#37117;?#27969;泄的阳光,说明了那是一个晴朗如洗的日子。

  “比以前较为发福了些。”鸟饲说。

  “谁?”

  “雏子小姐。和从矢野布美子那儿听来的有点不同。”佐川干笑了几声。“至少比以前胖了十公斤。但是比以前更可爱了。现在是个可爱的欧巴桑。”鸟饲不厌倦地盯着照片好一会,佐川见?#28147;?#35828;:“这张照片就给您吧。虽然没有见过他们的面。”

  “谢了。”鸟饲说。

  那天晚上,鸟饲过了十一点到家。马上就进书房再好好端详那张照片。因为人照得很小所以不管怎么看,两人看起?#28147;?#20687;是一对普通的夫妇。

  是飞逝的时光让他们变得如此吗?还是单纯是布美子将他们的容貌美化了呢?确实是长相端正,但是照片中的?#20449;?#23454;在看不出是那种陷入异常情爱,不计生死地疯狂恋爱、堕落无底深渊的那种人。他们看起来实在很平?#30149;?br />
  就在把照片放回信封的时候,鸟伺被照片中唯一的色?#30690;?#21560;引。就是开着粉红花的树。觉得有什么地方吸引他。他停止呼吸仔细一看,它好像在强烈地诉说着什么。是什么呢?他花了两三?#31181;?#25165;清楚回忆起来。

  “对了!”他叫出声说。兴奋之余不禁想大喊。再一次看照片。没错。

  他向着书?#37070;?#30528;头忍住不出声大?#23567;?#31449;起?#20174;?#21147;踏步在屋里绕着走。走着走着还不够,又把书从书架上拿下来敲。老婆从门外往里窥,问他到底在于什么这么大声。

  鸟饲没有回答,只说我明天要到镰仓一趟。那天晚上不怎么睡得着,清楚意识到早晨雨停了,开始了鸟鸣。

  第二天是礼拜六,是充满着阳光的晴?#26159;?#26085;。鸟?#21069;说?#20174;家里出门,到东京车站换坐横须贺线电车。

  在混杂的游客中,鸟饲坐在靠窗的位子。片濑夫妇的住址已完全刻在脑子里不用看笔记本。是由比兵二丁目。地图上显示着从车站走路可以到。

  他不断地看着表。他并没有和夫妇约好,也不是想去见他们,所以几点到都可以,但是还是有点在意。他想现在这个时间片濑夫妇或许还在家里。但随?#20174;?#24819;或许礼拜六学校有课,雏子载着信太郎出门了也不一定。就像是年轻人去查看?#19981;?#30340;女孩子的家一样,令自己有点好笑又有点不可?#23478;欏?br />
  到镰仓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快十点了。在爽朗的秋日,携家带眷前?#20174;?#29609;的?#27599;图?#28385;了车站前广场。鸟饲往江电方面出口走出车站,然后开始走在小小的商店街上。

  从那儿到下马的十字路口,再往若宫大街朝海边的方向走,在左手边是树木座区,右手边是由比兵区。片濑夫妇的家像是在夹着若宫大街的一角。

  一片具有镰仓风情的住宅区,一路上被宁静的气氛所包围。没有行人,每一户都静静地。从海边吹来的秋风吹得四周树梢沙沙地响。

  确实是这一带。但是没看到像是他们的房子。为了不让附近?#29992;?#36215;疑?#27169;?#40479;饲装着在散步。慢慢地假装?#37070;?#36234;过屋据的树木走来定去。不知从哪传来了音乐的声音,是悲伤旋律的探戈。看到一个很像的门校,上面有门牌,写着片濑。

  在屋顶下的车库中停了一台白色轿车。家和车库都被茂盛的树木所复盖,在地上盖着两层的木造建筑看起来很像旧式别墅。也很像是好几代很珍惜地一直住下来的房屋。鸟饲站在门前,往上空看。丝毫无法控制地深受感动。身体跟着颤抖起来。在门边有一株很粗大的树,树枝往四处伸展。上面结着好几个金黄色的果实。

  鸟饲到乡下农村采访时看过的椁花。因为职业的关?#25285;?#36807;目不忘。从佐川那取得的照片上朦?#23454;?#30475;到淡桃色的花。鸟饲就?#26412;?#22320;感到这不是椁花吗。结果没错。

  现在在他眼前的是结得相当好的果实。那一定是以前矢野布美子到中轻井泽车站前的花市时免费?#32654;?#30340;树苗,经过多年之后长出的果实。

  布美子当时想把它种在古宿的别墅,好在自己与片濑夫妇?#30452;?#21518;,他们看到树木就会想起她。现在这个树苗经过了二十年,已经?#27801;?#33537;壮结出漂?#24651;?#26524;实来。

  在树下一站就闻到芳香。

  附近有人影晃动。以为周围没有别?#35828;?#40479;饲一?#24067;?#32966;怯了起来,想?#37070;?#31163;开,但已经太晚了。那人影已察觉到他,往这儿走过来。鸟饲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是雏子。她穿着年轻女孩常穿的橘色T恤和牛仔裤。就像布美子说的,一头带点波?#35828;?#30701;发。但大概是染了吧,不是深啡而是釉黑色。

  “是有什么事吗?”雏子歪着头问。

  但不是那种带着戒心的口吻,可以感到她的好意和亲?#23567;?#23601;像被人问路时一样,微笑着站在鸟饲面前。

  “对不起。我散步到这来,走着走着就被这株树给吸引了。”

  “呀。”雏子说,“今年也是长得这么好。真高兴。”就像是他想像的声音。低而沉,有时像催眠似地。

  “很少见呀。在这会?#23567;!?br />
  ?#29677;擰?#25105;也不懂种树,刚开始的时候真是很难。因为香味虫子会来吃。最初移过来的五、六年都长不出果实。大概是气候不合吧。我几乎都要放弃了。”

  “您说是移植过来的。是从?#27169;俊?br />
  “轻井泽。”雏子说,拭着额头的汗珠,“原本种在别墅。把它移到这来。”

  “那真是相当地珍借这株树呀。”

  雏子轻轻点头说“是回忆?#20445;?#28982;后又马上住口。没有擦口红的双唇浮起一般平凡主妇所没有的谜样微笑。但那也一下就消失了。“要是?#19981;?#30340;话,要不要拿一个去?”

  “不,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今天早上我摘了两三个。你等等,我去拿。”

  雏子往家中走。庭园里仍然放着令人怀念的探戈。因为在树荫下,所以没有注意到,在一楼从窗户往外?#30001;?#30340;一个小阳台上,有一位男?#35828;?#36523;影。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带着黑边眼?#25285;?#30475;着摊在膝盖上的书。音乐好像就是从阳台后的?#32771;?#37324;流出来。

  是片濑信太郎。比照片上看到的还要胖一点,气色也好一点,看起来很健康。鸟饲一往那看,信太郎好使感觉到有人看他,把眼镜摘下来往鸟饲这儿望过来。

  就像布美子形容的,信太郎的眼睛虽然小却很深邃。是很有魅力的双眸。的确有让人看一眼便不会忘记的特征。有些什么牵绊、惹?#35828;?#19996;西。那双眼睛现在正对着鸟饲直直射过来。

  鸟饲轻轻地含?#23383;?#24847;。?#21069;?#21547;了万般?#20889;ァ?#20449;太郎脸上浮现不可?#23478;?#30340;表情,然后也点点头。雏子拿着手提塑胶袋走来。在印着镰仓糕饼店名字的袋子里,装着两大粒甜瓜。“请用?#35831;?#30528;吃。”雏子?#38405;?#39282;笑着说:?#30333;?#26524;酱也不错,但是要花点工夫。”

  “我要先?#37070;?#19968;阵再说。”鸟饲说,“好好?#30460;?#39321;。”

  “那也好呀。”雏子说。有点嫌披在脸上的头发烦人,拨开它微笑说:“您从哪来?”

  “什么?”

  “我是说您不像是这附近的人。”

  “我从东京来。”鸟饲说,“今天休假。天气这么好就想来这走走。”

  雏子笑着点头。吹来一阵海风,攀在墙上的树叶像连锁?#20174;?#19968;样接着沙沙作响。

  鸟饲对自己的贸然路过道歉,然后很客气地谢谢送他的香瓜。然后离开。在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他再一次往阳台望。在轮椅上的信太郎又挂上眼镜专心地看着书。没有再往这望。

  接下来的礼拜二,佐川来了一封信,说从家里收藏室的?#36739;?#20013;找出来《玫瑰沙龙》作者解说文的原稿,解说文的最后一?#25105;?#22312;其?#23567;?br />
  “对翻译这本书出了相当多的心血的佐川先生致谢,还有对在翻译初期不

  时地支持我、同时带给我数不尽的怀念、也是无人可取代的F.Y小姐,从心

  里表示感谢。

  一?#29260;?#20116;年九月十日

  于镰仓秋樱盛开的季节

  片濑信太郎”

  随原稿附上了佼川的信,是这样写着的:

  “我想起?#35828;?#26102;因我的一时之念,要求片濑先生删除感谢文最后的部分。

  事发之后,虽然?#24605;?#29255;濑家的颜面,没有人大声地讨论这个话题,但是在轻井

  泽不少人知道这件事,而在学校有关人士之?#23460;?#24191;被熟知。我的想法是,这是

  老师好不容易重返社会的翻译书籍。?#35789;?#21482;是英文名的缩写,也应该避免提到

  在服刑中的失野布美子。老师很犹豫不决,但最后还是尊重我的意见,同意删

  除。仅供参考。”

  鸟?#21069;?#20449;放回信封里,面向书桌开始重新读片濑信太郎的原稿。原稿是用四百字的稿纸写的,纸的边缘已泛黄,书虫的尸体变?#19978;?#40657;墨一样一点一点的。

  他不厌倦地读了又读。感觉像是为了布美子而重读。?#20146;?#21518;的一段文字,是布美子在狱中不断梦见的梦想,是她不停祈求的世界。

  的确。鸟饲出声说,他们三人感情真是好。

  就像是回答他这句话一样,桌上的?#20185;?#25918;出浓郁的香——

  转载请保留!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24120;?#22238;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渡边淳一作品 (http://www.0273901.com) 免费阅读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
<ins id="fppvl"><i id="fppvl"></i></ins><progress id="fppvl"><del id="fppvl"><dl id="fppvl"></dl></del></progress><cite id="fppvl"><i id="fppvl"><address id="fppvl"></address></i></cite>
<var id="fppvl"></var><address id="fppvl"></address>
<listing id="fppvl"></listing><cite id="fppvl"><video id="fppvl"></video></cite>
<var id="fppvl"></var>
<var id="fppvl"></var>